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二百十九章

崔乐蓉那态度看着有几分的嚣张,可在旁人眼中却也觉得这些事情也不能完全都责怪在崔乐蓉的身上,就钟氏那些个所作所为现在郑氏和崔乐蓉所做的也不算个啥了,说白了也就是你做初一我做十五而已,再说了可不就是和人说的这样么,当初你们在人家出门子的时候那样闹了,人家看在那样的日子里头没闹腾,那你们今天凭啥有脸面闹腾呢?

平日里头对于钟氏的所作所为村上也有不少人看不顺眼,所以现在基本上看着钟氏也没觉得这婆娘有啥可怜的。

崔乐雅看着院子里头那些个人,竟然没有一个人为她们说话!

“你闭嘴!”崔乐雅哪里能够忍得了这些,她只知道自己在那么多人的面前下不来台面了,更何况今天还是在她这大喜的日子里头,“我还当你们是什么好东西呢,原来就是一个一个这样的人我们家没有你们家这样的亲戚,滚!给我滚!”

“那挺好的,被搞的好像是我们家就乐意来吃你家这喜酒一样的!”崔乐蓉看着崔乐雅道。

“是啊,不吃你这喜酒也挺好的,还省的再被你们算计了一回!”崔老大也冷着一张脸在那边说道,“梅青你这口口声声说把我当兄弟的,你自己女儿成婚,你哄着我给你女儿买这买那也就算了,现在客人来的多了菜不够你还想拿了我家的猪来杀,这就是你口口声声要把我当做大哥的?你这可真是够好意思的啊!”

在崔乐蓉她们吵起来的时候,崔梅青正在拿这事儿和崔老大说呢,说的那叫一个情深意切的,可说白了还不是想哄着他把自家养了一年的一头猪给搭上么,这叫个什么事儿呢,感情这吃一顿喜酒还得她们这一家子上赶着倾家荡产才好啊!

崔梅青那脸色也难看起来,“大哥,你们今天这一家子是诚心的是吧!你们不来吃喜酒不添妆你们就直接说就行了,干啥非要赶着今天这样的日子来闹的我们没脸,是不是这样一来你们就开心了?大哥你的心肠咋地就这么坏呢,咱们好歹也是亲兄弟啊,你做人也不能到这个份上啊你……”

“你现在倒是说这种话了?”崔老大看着崔梅青,“合着在你口中就我们一家子是坏的,你们一家子就是好的?你们当初自己干出那样的事情来的时候怎么没想着我们是一家子是亲兄弟呢?就你们自己占了便宜的时候我们是兄弟,我们没有如了你们意思的时候我们就不是兄弟了是吧,那和你这样的人当兄弟那可真是没意思透了!”

崔老大这一次也没有想着再想着顾念着什么兄弟之情,自己要是在这么顾念着下去早晚这些事情还会发生第三次的,人家当初这么干的时候都没想着给他留点颜面呢,那现在自己干啥还要想着给人留了颜面,那到时候被人欺压上头的话那也是自找,现在他可没有那么的犯贱!

“你这当兄弟的就是你嫁女儿的时候就要折腾我们一家子的?还好意思提了说我们家的猪养了一年膘足了,你们家的猪就养了大半年膘不够足这样的话,你自己倒是说说看,你自己这种话说出来都不觉得害臊的么?”崔老大也是气的不行,“你们还好意思嫌弃我们给的添妆不好?当初你们自己给的那些个东西你们自己说说看这是当二叔和二婶的么?我今天这还是客套的呢,这好歹东西还是新的,对比起你们来,我也算得上仁至义尽了!你们现在觉得不高兴了?那当初我们一家子就是高高兴兴的?你们觉得我们给你们闹没脸了。当初你们给我们没脸的时候我们当着那么多人的面闹了么?今天这事儿还不是你们闹起来的?现在倒是全怪我们一家子头上了?”

崔老大这一番话说得也算是掷地有声,他从来就没有这么生气过,想当初他也气呢,那个时候还不是生生地把气给憋回去了,而且这一憋了还憋了两次,这是觉得他是缩头乌龟了不成,有啥事儿的就只会往着里头缩,今天他可是豁出去了,半点也不怕的。

“你这畜生!”章氏也是被这阵仗快气死了,鼓着劲儿就是要冲过来打了崔老大,崔老大也是知道自己阿娘的性子,要是现在不趁着机会打他几下,只怕章氏也不会甘心的。

可崔老大哪里愿意就像是以前一样傻不愣登地给人打了,他一双眼睛就这么直勾勾地看着章氏,把章氏挥来的那一巴掌也给挡了下来,倒是扯的章氏想要打却打不着的地步。

章氏那一张脸都气成了猪肝色了,“你这畜生,当初你可是说好了东西也都已经能买好了的!你能给阿萍生的那小杂种买那些个好东西干啥不能给阿雅丫头买点好的,早知道你是这么一个东西,当初你一生出来的时候我就应该一把把你给掐死,省的到现在这个时候还来气我这一场!”

章氏气极了,合着当初不给她看就是怕她知道买的是这么个玩意所以才不给看的,亏得她还满心欢喜的还真以为他是买了点好的呢!

“什么小杂种你倒是给我说说清楚!”郑氏一听到章氏这样说了平顺,她哪里受得了这么一口气,那也是她的外孙呢,才这么大点,就被人这样说的,郑氏哪里能高兴的起来。

“不是小杂种是个啥,都已经被王家休了还巴巴地生了那孩子出来,亏得你们还有脸养着,我们老崔家的脸面都是要被你们丢光了!”章氏凶狠地道。

“老崔家有多少脸面?当初是奶奶你给挣回来的么?你自己上村子里头问问,村子里头多少人觉得你这个当娘的当的妥当的?是,我爹是你不怎么喜欢,但好歹也是从你的肚子里头爬出来的吧?当初分家的时候你偏心,我们家认了,平常的时候还让我爹娘上二叔家的田地里头忙活养活你们,我们也认了。我阿爹脚伤了的时候,你们也没拿出钱来还一个劲地哭穷,这些年供养你的份我阿爹阿娘再怎么日子难过好歹也是没亏了你那一份的,这些我们都认了!今天感情你都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合着就二叔是你的儿子,我爹是村口杨树下捡回来的吧?”崔乐蓉问道,“我姐是我阿爹和阿娘生下来的,她回了娘家我阿爹阿娘高兴养着怎么了。我们是问你家要了口粮了还是问你家要了银子去养人了?我可不知道这些年奶奶你还偷摸着拿点什么好东西到我阿爹家过,就恨没把我阿爹阿娘家扒拉了屋顶上的茅草拿去给二叔家当柴烧了!奶奶你还记得老崔家的脸面啊,当初我二婶要抢了亲事的时候你怎么没说我们老崔家的脸面来了?在你心里面,什么老崔家的脸面,那就是我二叔一家的脸面,我们一家子的脸面算个啥啊,我们家就算是被人作践死了你还要叫一声好的!”

崔乐蓉才不管章氏所说的呢,她就是一个两面派的,严以律人宽以律己,只要不损害了他们的利益,就算他们一家子日子过的再难过她也能够镇定地说出她们日子也很难过有事儿也甭找上门来这种话的。

“你不当阿萍是孙女不要紧,你不中意毛头也不要紧,这都是我家的事情,都已经分了家了,我们家想怎么养着怎么养着,我当初就说了,我家就算是穷死饿死去讨饭也不会往着你们家门口过的!”郑氏的目光环顾过章氏她们,冰冷的很,“我们自家挣得钱,我们爱怎么花怎么花,我们愿意买个毛头就买给毛头,我宁可把钱都扔了茅坑里头我也不高兴给这丫头买了东西涨了她的脸面!”

“什么侄女不侄女的你们也甭在我面前说,说着我都觉得恶心!我原本还以为当初钟氏你抢了那亲事这丫头是不知道的呢,结果在我们家阿蓉出门子的时候这丫头上门来对我们家阿蓉说的是个啥,说我们家阿蓉不好,明明有别的去处的干啥还非要闹出那么大的动静来坏了她的名声,说把上水村的亲事让给她也不是什么打紧的事情!这天底下还有这么当堂妹,有这么当人侄女的呢!合着当初她自己都是想着要抢了上水村的婚事嫁过去过好日子的!当初要不是我阿蓉要出门子,我早撕烂了这张脸了!”郑氏看着崔乐雅,原本她还想着给这个丫头留几分的脸面来着,但是看今天这人的做派那是和钟氏一个德行的,那她干啥还要给她留了那一张脸,“阿雅丫头,你这一回称心如意了吧,不知道你这一门亲事又是从谁的手上抢来的!”

钟氏那一张脸铁青,看着周遭看着她和自己闺女的眼神那叫一个鄙夷的时候心中也是恨极,“你莫要在这里胡说!你就是想诚心搅合了我们家的亲事!”

“是不是胡说你自己心里面有数!”郑氏才不怕钟氏呢,“你这个当娘的是这样的脾性,干了第一次就能够干第二次的,为什么不能是从别人的手上抢来这么一门亲事的!”

钟氏被气的很了,手指着郑氏那抖的厉害,一张嘴却是半个字也说不出来。

“抢什么抢,她要是有本事把那一门亲事给留住,就算是我阿娘抢了能抢的过来么!也不看看她是个啥样的,就是给人当丫鬟的料,人家凭啥能看上她!”崔乐雅尖叫地道,“也不看看她配不配的!”

------题外话------

今天有点事儿,更新少了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