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二百十八章 不服憋着

一般赶着人家成婚的喜事,吃喜酒的人也基本上会早早地上门来的,再加上夏天的原本就炎热,早早出门还凉爽一些,也还能够是去人家家里面磕点瓜子吃点茶水还能顺便说说话唠唠嗑啥的,所以要不了多久请的人也基本上都到了,就连村子里头的人也都跟着到了,坐在院子里头和认识的不认识的一起唠嗑。

崔梅青看着来人的时候也是既高兴又觉得有些着急,而且左右也还没有看到自家大哥大嫂来帮忙的,甚至还没瞅见自家侄子过来,他也是心急的很,现在人来得这么多人,要是再不回来这酒席啥时候能整好啊?到时候可不得一堆人都在那边等着上菜那说出去也难看的很,这么热的天,亲戚都来得这样的早,指不定一会亲家那边迎亲的队伍也会来的早一些的。

崔梅青看了一圈也没有找到自家那婆娘,心中也是有几分恨恨的,心想这都想什么时候了,她半点正事不干也就算了,现在还跑的不知道上哪里去了。崔梅青这么也没看到自己婆娘,只好去找了自己的阿娘。

此时此刻的章氏正在自己的屋子里头对着自己两个女儿说话呢,今天章氏穿的那叫一个光鲜,为了今天她还特地做了一身的新衣服。

“阿娘,今天你可穿的真好看!这衣衫那也是新做的吧?”崔梅花扯了扯自己身上的衣衫,看着自己老娘身上再看看自家那好几个补丁的衣衫,心里面也觉得有些难受,觉得自己这日子过的还不如自己阿娘呢,看看今天梅青都穿的一身的新衣衫,看着她都觉得眼馋的很。

“今天是阿雅出门的日子,我这要是不穿的好些,哪能见得了人,也不是我说你,你这个当姑姑的人也真是的,明知道今天是啥样的好日子,你咋地还穿的这样破破烂烂的,也不怕被人笑话了去!”章氏看了一眼崔梅花,看到她身上那一身那旧色的衣衫之后也忍不住训了,“你看看你,也不找个好点的衣衫来,被人瞧见你就觉得挺有脸面的?”

“阿娘你这话说的,你也不看看我家里头是个什么样子,这件衣服还是我挑挑拣拣出来的呢,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家是个啥样子的,原本日子就不好过,又不像是小妹一样,嫁的人家原本就是个有家底的……”

“哟,这感情还是怪我当初没给你挑一个好人家了是不是?”章氏一听自己大女儿这话那就觉得有点不重听了,“感情这些年我就没帮衬过你似的,你那次上我这里来的时候不是来诉苦的,我那次不是想着办法给你弄点好东西的,现在感情还怪到我的头上来了!”

“阿娘,你说这个干啥,大姐不是一直都觉得自己当初选的不好么,但这日子也是人过的,就看着我过得好咋地就没想到我这些年也有难处的。”崔红花看了自己大姐一眼,自己这个大姐每次都要说这些酸话,真是厌烦的很,自己没本事怪谁呢,“今天这种好日子,我说大姐你说这种事情干啥呢,今天咱们是来给送添妆的,别的也没有必要在这个时候说,这听起来不是倒是觉得来找晦气了么!”

崔梅花听着崔红花的话,那也都是快被气歪鼻子了,自家小妹可真不是个东西,自己日子过的好了就完全不管别人的死活了。

“小妹这话说的,那这一次你来添妆肯定是拿了不少好东西来了吧,我这当大姐的日子过的不好,到时候肯定是要被你给比下去的,小妹你不如说说看到底是拿了啥好东西来给添妆了?也好过让我这个当姐姐的给看看。”崔梅花闷闷地说道。

她带着几分挑衅的色彩看着崔红花,睡不知道自己这个小妹就是嘴巴上说的好听而已,事实上就是一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可自己阿娘就是吃这一套,在她眼里面小妹就是比自己好的很。

“能有啥好东西啊,我再怎么想给阿雅丫头弄点好的东西来,但是一比对大哥他们要给的东西,我这点算是个啥,说出来也就是个丢人的!”崔红花摆了摆手道,“我就是带了两块布来,一块花布,一块青布,到时候阿雅丫头到了婆家之后也能够给自家男人做一身的衣衫,这样说出去咱们阿雅丫头就是个好的,婆家瞧见了那也肯定会高兴的!”崔红花一边说着一边就把自己带来的那个篮子给打开了,里头果真是放着两块布,一块是粉色之中带着青花的花布,一块就是青色的布,不过这一次好歹也算是比给崔乐蓉出门子的时候那布料要好上不少,上一次那是最便宜的粗麻布,现在好歹还是棉布。

章氏看着崔红花篮子里头的那两块布,听着她所说的话那也是觉得心情舒坦了,“可不就是这么一回事儿么,出嫁的姑娘家,也就是应该懂事一点婆家那头才喜欢!”

章氏伸手摸了摸那两块布,感受到那绵软了之后这才觉得自家小女儿这一回总算是没怎么小气了,然后又看向大女儿:“梅花,你这一次送了点啥?”

崔梅花被章氏那么一问,面色上也露出了不好意思来,踟蹰了半天之后这才从袖子里面摸出了两双鞋底。

章氏看到那两双鞋底的时候那一双眼睛都能够把崔梅花给瞪出一个洞来,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这个女儿竟然好意思就给两双鞋底!

“我说梅花,你可真是够好意思的,就你这点东西你还好意思拿出来的?!”章氏那脸色上写满了不满。

“阿娘,这鞋底是我亲手纳的,可厚实着呢!”崔梅花也知道自己这添妆的东西是少了点,可当初阿萍和阿蓉出门子的时候自己没有添妆自己阿娘也没有说点啥,她家是什么样子自己阿娘难道还不清楚么,那婆婆也不是一个好相与的,钱都在婆婆的手上捏着,她能拿出点钱来给买点啥么,就连纳的这两双鞋底那也还是自己偷偷给纳的,要是给自家婆婆知道那也肯定是要少不得一顿念的。

“就两双破鞋底你还得意了啊!”章氏道,“哎哟,我就知道靠你肯定是靠不住的了,就两双鞋底你也好意思拿出来添妆的,你干脆就空着手来光吃个喜酒算了!”

“阿娘你这话说的,当初阿萍和阿蓉出门子的时候我不是也没送点啥么,到时候人家说前头两个姑娘出门子的时候我这个当姑姑的啥也不送,现在要是给阿雅送的好了,人家心里头咋想?”

“嘿,你还有理了你,咋地说出这些话来的时候你也不晓得脸红的?那两个丫头和阿雅丫头咋地能比的,你这当姑姑的就该送点东西来的,丢了自己的脸面不说你还有话说哩你!”章氏伸手就狠狠地拧了崔梅花一把,“你这么多年都活到狗的身上去了,咋地就半点也不懂的?难怪这日子能过成那个样子还一门心思地怪我当年没给你找个有钱的人家,就你这样的就算是给你找个有钱人家你能干点啥,能给我捞点啥好处来么?”

崔梅花被自己老娘那一把掐的有些生疼,对于章氏那是更加的没好气了,可不就是不一样的么,这同样都是女儿的,她这个当大女儿的一把年纪了还要被她这样的训斥,而那当小女儿的从小就没有装的。

崔梅花也不说话,干脆就摆出一副破罐子破摔的脸面来了,她今天就是拿了两双鞋底当了添妆了那有咋地,有本事就干脆把她赶走算了,到时候看看是谁更没了脸面。

章氏也看出来自己女儿那泼皮的态度了,也是拿人完全没有办法,总不能把人给赶走了不是?崔红花心中得意,嘴上也是劝着:“阿娘算了,大姐的婆婆是个啥样的人你又不是不知道的,能省下点料来纳了鞋底对大姐来说也算是不容易了。阿娘,就算咱们两个当姑姑的送的东西不好,这不是还有大哥在么,我可是没少听说了啊,阿娘,你说大哥这人是不是也是有些不仗义啊,我听说今年咱们村上和杨树村上打谷的时候可不知道是多省事儿,我可听说了这还是阿蓉她男人做出来的,你说这都是一家人家的,咋地就没想到咱们呢?”

“你还好意思说这个事儿呢,我也懒得提这个事儿省的一说起来的时候就是一肚子的火气,”章氏道,“你们没事儿也少在我面前说这事儿!”

崔红花原本还想着说这样的好事儿应该还能够挣点银子来着,但是看自己阿娘这个阵仗那就是真的不打算再提这个事情了,这让她觉得有些恼火又觉得无可奈何。

崔红花原本还想说说别的,她可是听说了自己那大哥现在日子过的还是正经不错的,刚刚不是还说要送一份厚的添妆么,她那也是有女儿的,到时候也该让自己大哥给自己女儿添妆上一份厚的才好。

“阿娘,”崔梅青进了自己阿娘的堂屋就瞧见了大姐和妹子,那脸色上也没有好看上多少,“阿娘,这都什么时候了,人都快来得差不多了,咋地大哥他们一家子还没来的?大哥他们迟些来也就算了,阿文咋地到现在这个时候还没来的?他这身为掌勺的,不知道要早早地过来么,再说了,今天来的人多,之前定的十六桌我看也不够,到时候还得商量出对策来,就算是要杀猪,也得紧着时间来了!”

章氏哪里想得到那么多,只是在一听到说要杀猪的时候就开了口:“咱们家的猪才养了大半年呢,正是长膘的好时候,你可别打了主意!那些个多出来的人还不是钟氏哪儿多出来的,这要是不够就找钟氏去,一点小事都办不好的,那什么远的拐七拐八的亲戚全都上门来了,也不知道是怎么递的信!”

“当初也是说好了远房的亲戚一家来两的,哪里晓得人家是全来了,这人都来了,我也不好把人往外赶,现在要咋地还是要趁早商量出一个对策来,我看咱们家的猪现在个头不大,中午一顿晚上一顿的怕也是不够吃的,大哥家的猪也已经养了一年了,正是香头的时候,我就想着让大哥家的猪先给咱们家用了,等到过年的时候咱们家杀猪再给分点肉给大哥家就成了。”崔梅青道。

“这样也好,到时候多出来的肉就让红花拿点回家去。”章氏应道,那么大一头猪到时候肯定是要吃不完的。

“阿娘,那我就没了啊?”崔梅花一听这话就不干了,咋地杀那么大一头猪就打算给了小妹不成,她就半点也没沾上啊?

“你还有脸说了你,要东西的时候那叫一个利索的,真是一个讨债的!”章氏没好气地说了一句,觉得这个大女儿就和大儿子一样,不贴心,生来就是讨债的。

“……”

崔梅花看着章氏不说话,心道还好意思说自己是个讨债的呢,阿娘和梅青不也是个讨债的么,想要什么就想着从梅林那边拿的,既然他们都好意思拿了干啥不能让她在后头喝点汤?

“成了成了,别苦着一张脸在我面前搞的好像是没养了你一样的,到时候不会少了你的份,成了吧?”

章氏对于自己大女儿那也是有些不耐烦,见天地露出一张苦瓜脸来,也不知道上辈子到底是欠了她什么这辈子要这么地还了她的。

崔梅花听到章氏这么说的时候这才露出了一个笑脸来。

“阿娘,你看要不你去大哥家看看?我这里也走不来呢,现在日头热的很,指不定什么时候那迎亲的队伍就过来了,到时候还得坐茶,总不能到时候就让人等着吃饭吧!”崔梅青道,“你看今天那些个客人都那么早来了,指不定男方家的就会早来了。”

章氏一想也觉得这事儿可不好弄,得赶在人来之前先张罗好了才成,要不一会可不就要手忙脚乱的,当初不是已经和老大说好了么,到时候早点过来帮帮忙什么的,咋地现在又开始使这点小性子了?那脾性也不知道是和谁学的。

“成成成,我去叫了人去!老大一家子那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当初都说好了要来帮忙的,咋地到现在还没来帮忙呢?”章氏也恼了,“我看就是郑氏和那几个丫头给挑的事!”

章氏一边絮絮叨叨地说着一边站起了身来,又看了一看在屋子里头的两个女儿道:“你们两个上阿雅屋子里头去吧,尤其是梅花你,趁着现在人少赶紧把东西给塞了,等到人多的时候你好意思拿出来给人看么?”

崔梅花也不好反驳了自己阿娘的话,她可半点也不觉得自己做的有啥不对的,就阿雅那丫头又不是个金娃娃银娃娃的,人家姑娘出门子的时候送的添妆东西那也随意的很,就鞋底子啥的不也是照样能送的么!

崔红花见自己大姐也走了,也干脆地提了自己的篮子去阿雅丫头屋子里头看热闹去了,那屋子里头也肯定是有热闹可看的。

章氏也想着赶着时间去看看到底是咋回事儿,现在日头也的确是不早了,虽不到吃饭的时候,但也是坐茶聊天等时间的时候,基本上该来的也都来了。

就在章氏和崔梅青刚刚踏出门口,就听到了那锣鼓“咚锵咚锵”的一阵响,那是远远地过来了。章氏和崔梅青的脸色就不怎么好看了,刚刚还在说也许这些人会趁着早上凉快点早点出门,但也没有想到男方家那些个人会那么早就来了。一想到现在自己家还没张罗好呢,崔梅青就更加的着急了。

院子里头的人哪里晓得崔梅青心里面的苦楚,那敲锣打鼓的声音就算崔梅青想要掩盖那都掩盖不了的,不少人还哈哈大笑呢,说男方家那叫一个心急的,现在就已经忍不住先来了,那调侃的话语也是逗得旁人也跟着一起笑起来。

那阵仗可是要来了啊!

崔梅青那面色都有些铁青了,正想着看自己阿娘问她咋办的时候,章氏已经一马当先地冲了出去拍起了崔老大家的门。

崔乐蓉他们也都已经在院子里头听到了那敲锣打鼓的声音,果真这夏天的时候太阳起的早,自然地来的也早,现在人家迎亲的都来了,那自家肯定也是不好再不过去的。

所以在章氏拍了一下门之后那门就一下子开了。

章氏看着从里头走出来的崔老大和郑氏,还有崔乐蓉他们的时候那一张脸都是铁青的,“老大家的,你家是咋回事儿啊,没听见那些个阵仗么,亲戚都过来了咋地就你家还没过来呢?你们不过来帮忙也就算了,还在这里躲懒,你们这是个啥意思啊?”

“什么啥意思啊?现在是我叔嫁女儿又不是我爹嫁女儿,当初我出门子的时候也没见二叔和二婶来搭把手的,那干啥要我们去给人端茶倒水当丫鬟使呢?”崔乐蓉对着章氏道。

“我说你这丫头说的是啥话呢!有你这么当表姐的么!”章氏一听这话就恼了,“你……”

“奶奶,你是要在这个时候在我们这儿吵架是不是?我是不介意的,但是现在看,你那孙女婿就快上门来了,到时候要是给人瞧见咱们在这里吵的,你觉得这样子好看么?”崔乐蓉似笑非笑地看着章氏,“我是不介意和你在这里吵上一场的,要不,咱们吵吵?”

章氏被崔乐蓉这话一噎,也想起现在的确不是啥好说话的时候,到时候吵开了被孙女婿家给听去了还不知道是要咋样说的呢。

在章氏被堵的说不上来话的时候,崔老大和郑氏也就越过了章氏走了,崔乐蓉看了一眼明显偃旗息鼓的章氏之后也懒得和她说话,扯了萧易和崔乐菲就过去了。

崔梅青也正等在门口呢,看到崔老大和郑氏过来的时候,他急忙咧出了一个笑来:“大哥……”

崔梅青也就叫了那么一声,崔老大哼也不哼一声就越过了人往着里头走,郑氏也不说话。

村子里头也是有人专门帮着收礼钱的,崔老大就直接走到了那收礼钱的人面前,从怀里面拿出了一串钱,那一串钱也差不多是有一百文左右。

像是他们这村子上吃个喜酒啥的,那也基本上都是意思意思,包的红包不大的,崔老大这样拿了一串钱出来,那也算的上是十分的大方了。

“大哥大嫂你们可算来了!”钟氏也听到了锣鼓声,急忙从自家娘家窝着的屋子里头出来了,刚到院子里头就瞧见崔老大站在那收礼金的地方拿了那一串钱出来,钟氏看了那一串钱还是觉得有些不大满意,心想着老大家的可真是够小气的,就给了一串钱的礼钱!

“大哥大嫂来就来了,还这么客气干啥?”钟氏口是心非地道。

“该给的还是要给的,免得说你们在我们家吃了两场姑娘出门子的喜酒,轮到你们的时候那是一分钱也不出的。”崔老大道,“这礼金钱还是要的,省的到时候扒旧的时候就给扒出来了。”

钟氏那面色一凝,听着崔老大这话也觉得是有些不对味的,这一张口咋地就是那么大的火气呢。

“大哥你这话说的,都是一家人哪里还要说这种两家话的,今天这么大喜的日子咋地还说这种气话来,大哥你去那头坐,我有事要和你商量商量。”崔梅青也觉得自己大哥这话说的那是有些难听了,不管咋地也不能在这个时候说这种话的。

“不是已经分家了么,说成这样子别人还以为咱们两家人住以一起过的呢,有些事儿还是得掰扯掰扯清楚的好。”郑氏道,心中止不住地骂娘,特么的想要点好处的时候那就是一家人了,觉得累赘了就能够一脚踹了,这得多倒霉才能够和这些人成为一家人呢!

郑氏说完这一句话之后这才看向崔老大,“我过去添妆,你可甭答应什么不该答应的事情,免得到时候被人卖了还不知道。”

郑氏说完这一句话之后,也不去看崔梅青的脸色是有多么的难看了,直接掉头就走,崔乐蓉朝着萧易看了一眼,示意他陪着阿爹之后也提着一袋东西跟在郑氏的后头走了。

钟氏气得不行,但又不能在这个时候和人撕破了脸皮,看着四周围那看过来的眼神,她也觉得有些难堪,和人寒暄了几句之后也就跟着往着阿雅的屋子里头走。

郑氏对于自家这个侄女的屋子那也是熟悉的很的,进去了之后瞧见的就是钟氏娘家的那些个人,还有就是崔梅花和崔红花两个人,还有几个村子里头的婆娘也在,崔乐雅穿着一身的红嫁衣,就坐在床头上,一张脸扑了厚重的粉,在崔乐蓉的眼中看着就完全像是和艺妓一样的装扮,白的地方白的像鬼,红色的唇像是要滴血一样,乍一眼看上去的时候还是有些觉得惊讶的,但周遭的人可并不这么觉得,还觉得这样的妆容好看的很。

崔乐雅看到郑氏进门来的时候,那神色之中闪过几分的得意,甜甜地叫了一声“大伯母”,刚刚她们还在说呢,一会郑氏就要给她送好的东西了,趁着这些人在的时候,也好给人掌掌眼。

郑氏看着这个侄女,这丫头也算是自己从小看到大的,在以前的时候自己还真心是有把她当做过女儿来看待的,但现在看着她,郑氏觉得到底还是从钟氏的肚子里面爬出来的,一脸的贪婪模样。

“今天是你的好日子,我这个当大伯母的也没啥好东西给你,就上镇子上的时候稍微买了点,你甭嫌大伯母我小气就成了。”郑氏道。

“大伯母哪里的话,我知道你一直都是疼我的,不管大伯母你给什么,我都不会觉得大伯母小气的!”崔乐雅笑眯眯地道,奶奶都说了东西都已经买好了,大伯母还这么说也实在是太客气了,就应该好好地拿出来给人都看看才成!

“你这么说,大伯母我就放心了。”郑氏道,她笑着从自己的衣袖里面扯出了一块蓝色的碎花布,那布料一看就是粗麻的。

“好好收着吧,按着你的身量扯的,等你到了婆家之后也能做一身衣衫。作为新媳妇还是得做几身的新衣衫才成。”郑氏说着就把那一块碎花粗布给塞到了崔乐雅的手上了。

崔乐雅看着自己手上的那粗布,觉得自己整个人像是被雷给劈了一样,“大伯母,你这……你这是不是拿错了啊?”

崔乐雅的声音里面都带着几分的颤抖和哭腔,不是说好了是银子打的首饰么,咋地就变成了一块粗布了?

“恩?怎么会有错,还是我亲自选的布呢!”郑氏镇定地说道。她一听崔乐雅这话就知道,章氏和钟氏那肯定是没少在人面前说自己要给准备怎么怎么好的东西了,这丫头心也够贪的,还真以为他们会给她用银子打的当嫁妆呢!自家女儿出嫁的时候都没轮上的,还能给她准备了那些个好东西?光是用脚趾头想想都觉得不可能嘛。

“是啊,这可是我和阿娘一起看的,堂妹你皮肤白,穿蓝色花布做的衣衫肯定是好看的。对了,这些是我给你的添妆,你今天怎么说也是出门子的好日子,我这个当堂姐的虽说日子不怎么好过的,但是给你添妆点东西还是可以的。”崔乐蓉说着就把自己提在手上的一个袋子放到了崔乐雅的脚边,“不用太客气,这也是我这个当堂姐的应该做的。”

崔乐蓉说着就拉着郑氏的手出了门,留下屋子里头的这些人面面相觑,不是说好了是要给好东西的么?咋地就给了一块碎花布?也有好奇的人去解开了崔乐蓉刚刚放下的那一个袋子,打开一看之后发现里面是十几个番薯,番薯上还沾了点泥,像是刚从地里面挖出来没多久的样子。

看到那番薯的时候,屋子里头的人那可都傻了,这添妆就给点小半袋的番薯的?怎么也不能干出这种事情来的不成?

崔乐雅现在那脸色是真的青了,在今天这样的日子里头,她们母女两个人竟然是这样对她,她们什么意思?!

崔乐雅想也不想地就冲了出去,把刚刚进门来的钟氏也给撞得歪到一边,“你这丫头干啥呢不呆在屋子里头!你哪能出去?”

钟氏急忙想要去拉崔乐雅却是半点也没抓住人,可把她给急的。

崔红花一直在一旁看戏,原本还以为大哥家是真的会给准备上好东西来着,等到看到那粗花布的时候崔红花都觉得自己是白想了,大哥家准备的比自己家还不如呢,就一块粗麻布,想她好歹给的还是棉布呢!亏了!早知道就送一块就好了!

“我说小妹啊,你不是说你家嫂子会送点好东西的么,亏得咱们都眼巴巴地看着呢,咋地你家嫂子就送了一块粗麻布和小半袋子的番薯啊,这添妆添的可真够稀罕的!”

“就是啊,我还当是多么好的东西呢,就这些个玩意,早知道还不如在外头吃茶嗑瓜子呢,我还以为真是要送啥好东西了呢!”

那七嘴八舌的声音吵得钟氏脸色一白脑仁也疼了起来,她急忙挤开人一看,果真看到丢在床上的一块粗麻布,和床边的已经打开了袋子的小半袋的番薯,她咬了咬牙,跟着崔乐雅一样像是一阵风地冲了出去。

郑氏和崔乐蓉才刚刚走出门到了院子里头就听到了背后冲过来的脚步声。

“郑氏,崔乐蓉你们给我站住!”崔乐雅现在那浑身都是火,几乎是要被这一把火给烧起来了,她一看到两人就高声叫了起来,完全不顾自己现在是新嫁娘的身份,也不顾现在在人来人往的院子里头,她只在乎的是今天自己在那么多人的面前丢人了,等一会这些人就会把这事儿给说出去,那自己的脸面还能够往着哪里放?

郑氏和崔乐蓉听到崔乐雅叫声的时候就停下了脚步转过了身,看到的就是迎面冲过来,扬着巴掌就想着打了她们两人的崔乐雅。

崔乐蓉轻轻松松地就拦下了崔乐雅的巴掌,“我说你是什么意思,还想着打了我们不成么?怎么说我和我娘也算是你的大伯母和堂姐吧!”

“我呸,你们算是哪门子的大伯母和堂姐!看看你们给的添妆的东西那都是个什么!郑氏你怎么好意思就给了一块烂粗麻布给我当添妆,还有你,就给一小袋子番薯是个什么意思,有你们这么做人的吗?”

崔乐雅奋力地抵抗着,想要从崔乐蓉的手上给解脱出来,但崔乐蓉原本就清楚人体的弱点再加上这一段时间来她也没少干那些个农活,手上也是有力气的很,怎么可能会被崔乐雅一下子就给脱出来。

“哟,这还嫌弃上了?刚刚不是你说不管我们送什么东西都不会觉得我们小气的么,咋地现在又觉得我们小气了?我可告诉你了崔乐雅,你觉得我们不会做人,但你们又是个什么好东西了?”崔乐蓉冷笑一声。

“你们明明答应了要给我银子打的东西当嫁妆的!”崔乐雅尖叫着道。

“谁答应的?明明都不往来了了,还好意思跑上门来要求我们给你添妆一定要给好东西,什么银子打的手镯链子啥的,倒是真好意思开了口了?我阿爹阿娘当着人的面应下了吗?你们不就是怕我们不给所以想逼着我们给,一个劲地往外说我们要给你用银子打了东西好让你风风光光地出门,我倒是奇了怪了,你们这一家子咋地就这么好意思说呢,你想要风风光光地出门干啥不让你们自己准备,要我们一家子来准备的?你是从我爹娘肚子里头爬出来的还是我们家的祖宗啊,你们要啥我们就得给啥,是不是哪天你们要我们家得命我们家也的乖乖给了啊!”崔乐蓉嘲讽地道。

这阵仗早就已经引得在院子里头吃茶的人上前来看了热闹了,钟氏看着那些人,脸都黑了,上前叫道:“我说阿蓉丫头你可别胡说,你家可是答应了的!”

“我家什么时候答应了?村子里头的人都在呢,你倒是问问看,是不是你们一直在外头说我家要给啥给啥好的,要给你们家丫头风风光光出门的,我什么时候应下了,哪个上门来的时候我不是说压根没这事儿的!”郑氏开了口道,“谁要是说出来我是一口应下的,我就一头撞死在你家这儿!”

村子里头的听到郑氏这话说的时候也才恍然,可不是就是这么一回事儿么,打从一开始的时候就是钟氏和章氏在外头说的,看热闹的人里头也有人上门问过郑氏的,郑氏还从来都没有应下来说是要给的,都说没这事儿的,可架不住钟氏和章氏老是在外头说说说的,闹的村子上的人也都觉得有这么一回事儿了,也都以为老大家是打算给点好的添妆了!

“咋样,没一个人听过我们说要给吧?”郑氏环顾了一周道,“打从一开始不就是你们想着这么说的么,就想着说多了大家都信了到时候我们想不出都不成了,我呸,你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是什么好主意呢,告诉你可没有这样的事情!”

“大嫂,可没你这样做人的!你不愿意给你早说啊……”钟氏拉着嗓子嗷道,“可你们也不能这么干啊,给一块粗麻布也就算了,咋还好意思给番薯当添妆的?”

“二婶,那我可都是和你学的。咱们做人就讲究个有来有回的,你们说吃了我们家两场酒,你们家来吃酒的时候给的礼钱是五文钱,不管是我姐出嫁还是我出嫁那可都是五文钱啊。我们家今天来吃你家这一场喜酒,礼钱给了一百文也算是客套了吧?你觉得我们家添妆添的不好,我姐出门子的时候你给了她一件你穿的都已经打了补丁的旧衣衫说是添妆,说当农家媳妇的就是要干活的,穿太好了还心疼还是旧衣衫来的稳妥。我出门的时候你给了我十根玉米棒子,说你家日子过的清苦,说我去了萧家之后那就是吃香的喝辣的,也不稀得那点添妆,十根玉米棒子磨了还能做几个玉米饼吃吃还能饱个肚子的最好不过了。咋地,我们今天好歹还是给了一块新的布和小半袋新垦的番薯呢,你有啥不满意的?”崔乐蓉说道,“说起来还是我们客套了不是?至少那粗布还是被穿旧了的,那小半袋的番薯的话,至少还能吃上两三顿呢,可比你当初给的大气多了!”

崔乐蓉的话也让村子上的人倒抽了一口冷气,原本就知道钟氏是个刁钻的,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钟氏能够刁钻到这个份上,这么一对比的话,也不能说老大家添妆的不好啥了,还不是自己造的孽,这能怪谁!

“你这丫头是诚心的!诚心就是捡着这一天来闹的!”钟氏气急败坏地骂道。

崔乐蓉把自己手上还压制的崔乐雅往着钟氏身上一推,钟氏被崔乐雅那么一撞一下子就跌了个四仰八叉。

“我说二婶,你这话说的,当初你不也是捡着我和我姐出门的时候闹的一出么,当初我们看在大好日子的份上也都没和你计较也没有闹个啥,怎么到了你们这里就不成了呢?你们也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那怎么就没学着把这一口气给咽下了?现在知道我们一家子当年是个啥感受了吧?”崔乐蓉看着钟氏,嘴角的笑意冷冷的,怪他们选了今天来闹,那当初她怎么就没觉得自己在那一天是个大好日子不该那样作的,“二婶,你是不是不服气?不服也得给我憋着!”

------题外话------

昨天头疼,原本就想睡一会起来再码字的……但是一觉睡过去了半点没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