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灵泉之悍妇当家

第二百十七章 大戏开锣

崔老大被自己老娘那嗔怪的说话也是给吓得不轻,什么时候老娘也会这样和自己说话了,这可真是要是吓死了他了。

“阿娘知道以前是亏待了你一些,但你怎么说也是个当大哥的,就该大点度量,也该为底下的兄弟妹子做出榜样来,哪能处处那样的计较。阿娘我也是用心良苦的很,咋地你就这么一点也不明白呢?”章氏说着也是露出了几分的愁苦,“我生了你养了你,你难道还真的都不要我这个阿娘了不成?你之前的是那些个作为那是真的让阿娘我寒了心了,你咋能这么干的?说出去咱们家这是要多丢人啊,你这样的做法,等到往后到了地下,你阿爹问起你有没有照应好自家兄弟的时候,你能回答得了个啥呢?”

崔老大不吭声,对章氏这种话早就已经厌烦至极了,从以前到现在她阿娘总是用这种话来压迫着自己,就一副“你是老大你就该如何如何”的态度来要求他做任何的事情,难道他是老大就一定要肩负起这些来么,他掏心掏肺地对人的时候,那他们又是怎么地对自己的呢,遇上困难的时候不拉一把手,只有看到有利可图的时候才会粘上来,一粘上来之后那是完全甩都甩不掉的样子。

“老大啊,现在阿雅就快要出门子了,你这边可别出什么岔子啊。你好歹也是个当大伯的,可不能在这个时候掉链子啊,你想想到时候咱们家的那些个亲戚也都是要来的,怎么得也得让阿雅风风光光地出门才成啊,梅青这孩子命不好也是个没啥本事的,要是能有本事的话肯定也是不会麻烦到你这个当大哥的身上来的,可到时候不是梅青一个人的脸面也同样是咱们老崔家一家人的脸面你说是不是?到时候掉了脸面可不得丢死了人么,所以你可得上点心思才成!”章氏一本正经地说道,觉得自己说出这一番话来那也是有道理的很。

崔老大看了自己老娘一眼,她现在倒是要说让阿雅风风光光地出门的,可他家两个丫头出门子的时候她是咋说来着,说姑娘家的都是赔钱货,干啥要准备好的嫁妆,到时候出了家门进了婆家的门那是就是生死都是别人家的事情了,要风光也没个用,还是把聘礼捏在自己手上靠谱一些。对待梅青家的和对他们家的那可真是两个样子。

“那阿娘你想我们干啥呢?”

“当初梅青不是已经和你们说了么,你们家现在日子不是过的顶好的,手上也不差那么点银子,当然是要好好地给阿雅这孩子添妆的,到时候也得让人瞧瞧咱们老崔家那也是个有钱的!这事儿你得听了我这个当娘的,你可不能小气在这个份上,这个时候可是要怎么大方怎么来的,到时候人家说起来你也有面子不是?你放心,到时候梅青和我都是会记着你这一份情的!”章氏道。

“咋,是不是我现在给阿雅丫头添妆添的厚点,往后我家阿菲出门子的时候老二就会把这一份给还了回来,还是阿文娶媳妇的时候,他也给包个厚实的礼钱?”崔老大道,他的声音里面也是充满着嘲讽的意味。

章氏哪里听得出来崔老大这话里头的嘲讽,她一听到这话就有些不耐烦了道:“老大你咋地就这么的小心眼呢,这一家兄弟的能算的这样清清楚楚的么!兄弟嘛,就是要相互帮衬着才成的,你家现在日子好过了,眼瞅着你兄弟日子过成那样的,你还在想着这些心思呢?我可告诉你啊老大,这种形式可是要不得的!做人得大气点!”

崔老大对于章氏也话也不说啥,他低头看了看还在自己怀里面睡的安稳的平顺,把眼底那些个嘲讽遮盖起来,“添妆的东西已经准备好了,阿娘你也就甭操这个心思了。”

想让他给梅青家的添那些妆,想的美!这么些年他被压榨的还不够呢,还想着现在也一直都被压榨着,要是自己这一次真的蠢的给买了那些个东西,到时候等到梅青家里面娶媳妇嫁女儿的时候还不得用同样的话让他再给置办一些。

他这阿娘还不明白,自己现在还能够耐着性子和她说话,那不是自己打从心眼里面还把她当做一个当娘的看,而是他看在她到底也还是生下了自己所以才没有狠下心来把她赶出门去。

章氏一听崔老大这话那叫一个高兴,以为崔老大真的是听了话买好了东西了,她一下子就给笑得合不拢嘴了,“我就说了老大你这人就不是那么气性小的人,你从小就是个懂事的,也懂的啥是该做啥是不该做的,有你这一句话阿娘我也就放心了。你就放心吧,我和梅青都会把这情分给好好记下的!”

章氏想了一想之后又道:“老大,要不你把东西拿出来给我掌掌眼?”

“有啥好看的,等到阿雅那娃子出门子的时候阿娘你自然是能够看到的,到时候就甭嫌弃我们家小气就成了。现在看了没得到时候又落点啥闲话出来了。”崔老大严肃地说道。

章氏一听崔老大这话心中那是更加觉得定了,老大都已经是这么说了那肯定就是已经买好了的,“也是也是,反正阿雅这孩子出门子也没几天的光景了,到时候再看也是一样的,我也是个管不住嘴的,先瞧见了到时候一不小心说出去了也不好,要是不晓得的人还以为咱们家是故意说给人听的一样。你这么说我也就放心了。”

“对了,到时候阿文来掌厨的事情你可得交代好了啊,到时候可一定是要把宴席给办好了才成。”章氏这才把自己今天过来的目的说出了口道,“阿文那孩子到底也还是年轻了一点,不过到底也还是在酒楼里面呆了好些年了,虽比不上那些个大师傅,但手艺也还成,我就和梅青他们说了就让阿文来试试,也算是给阿文历练历练了。这也算是我好说歹说才给说来的好事儿,到时候阿文可不能掉脸啊!”

章氏那语气那姿态就是一副“让阿文来掌席那也是我这个当奶奶的看得起他才给他的好差事”的模样,看得崔老大也是有些生气。

“阿娘你这话说的,阿文这孩子的确是刚出山不久,我看让他掌勺这娃子也撑不起,我看到时候还是让梅青他们再重新找个厨子算了吧,省的到时候要是闹出事情来的时候反而是不好看了!”崔老大道,“咱们这地界也有几个手艺不错的厨子,到时候也还能够带着人来帮衬着,还省点事了。”

章氏一听崔老大这话就有点着急了,“你看你说的是啥话呢!就是阿文现在还年轻着所以才要让他好好练练手啊,难不成往后就一直在镇子上开那小铺子不成?那一年到头的能挣几个银子啊!咱们这十里八乡的不也有什么喜事丧事的么,我看到时候就让阿文给接接,阿汉那娃子是个机灵的,就好像不是个啥念书的料,我看那孩子不像是文曲星下凡的,但那机灵劲儿说不定就是个财神爷下凡的,今年要是没考上秀才,我看也就甭浪费那些个钱再念书了,到时候就让阿汉上镇子上去帮着阿文收收钱什么的也成的,这小子机灵着呢,到时候肯定是能够给多挣点银子的!”

章氏越说就越发地觉得这主意靠谱的很,在她眼里阿文那孩子会个啥啊,不就是个整天只会围着灶台转的么,这种人有啥出息的,要是到时候阿汉进了铺子里头那肯定是能偶帮着挣钱的,再加上出来自己接点活那也都是有钱挣的,到时候等阿汉多攒点银子她也好托了媒人去找个大户人家的千金,阿汉这娃子长得周正的很,那些个千金要是嫁过来那也是有福气着呢。

崔老大看着那自说自话的章氏,觉得她这是白日里头在做梦呢,“阿娘,那镇子上的铺子可不是我家开的,那是阿蓉和萧易开的,我可管不了那么多。”崔老大庆幸着当初放出话来的时候就说是自己这女儿女婿开的铺子,要不然早就已经不知道给塞了多少人进去了。

“阿蓉开的咋地啦,你难道就不是阿蓉的爹了?你就不能说说的?再说了萧易那人能有几个本事儿,要不是阿蓉跟了他他能娶得上媳妇!开铺子的钱你们难道就没掏一点出来的?就算是他们掏的,那也是阿蓉挣出来的,阿汉怎么说也是阿蓉的堂弟哩,咋地还能够不管了不成?”

“你要去说你自己找阿蓉去说,反正我是没这个脸开了这个口的。”崔老大道,“阿汉这事儿你也甭在我面前提。”

章氏一听崔老大这话就要发火,等到骂人的话都快要从喉咙口蹦出来的时候才想起现在还不是吵架的时候,真要是吵架了自己肯定是得不到好的,她恨恨地地瞪了崔老大一眼,觉得老大就是个不贴心的,这事儿要是搁在梅青身上那肯定就会一口应下了,哪里还会这样推三阻四的。

“成吧,这事儿到时候就再商量商量。但阿文哪儿你们可是要上点心思,可别让阿文搞砸了,到时候要是搞砸了可别说我这个当奶奶的说话不好听还是啥的,我可是要骂人的。”章氏道。

“看在好歹也是亲戚一场的份上帮着办那一场酒席也没个啥,只要梅青他们酒席钱给足了,阿文肯定也是会办好的。”崔老大轻飘飘地落了一句,“一桌酒席多少个钱想必梅青他们也已经是商量好了,一桌酒席的钱,酒席上的菜色都商量好,那就拿了钱办事就成了。到时候也不会出什么岔子,要是钱不够的话那就不好说了,毕竟那些个摊贩上头也不会让人给赊欠的。”

崔老大哪里不知道自己阿娘提这酒席的事情,而且给了五十文钱说要给办十六桌酒席的事情,那一看就是想要宰了她们的,崔老大也从自己女儿哪儿知道了他们想怎么办的,也不打算拦着。

“这话说的,就一场酒席难道还会亏了阿文不成?到时候只管往着好的里面办,钱不够就让阿文给先垫上,回头再给不就好了。按我说就算是差了点就让阿文自己垫上算了,他这做堂哥的虽说不用给堂妹添妆啥的,但这酒席整治好了也就算是给堂妹一份出门子的礼了!”章氏老神在在地说着,“我看就该是这样的。到时候让阿萍阿菲他们就帮着忙端端菜啥的,原本这事儿我也不想说的,阿萍这人也算是晦气的,我原本就想着甭让阿萍上桌吃酒席了,免得到时候沾了她的那些个晦气,那阿雅到时候可不得倒霉了么,但后头想想吧,到底也还是自家姐妹的,要是不叫她也不大好看,我就觉得到时候就让阿萍端端菜啥的在后头吃点差不多了,也算是沾沾喜气。到时候指不定就能够把身上的晦气给除了,等到再过些日子就给她找个男人,也甭管是死了婆娘的还是瘸腿歪眼的,哪有人呆在娘家的,还是个被休了的姑娘。你这脸不觉得害臊的,我还觉得一把年纪丢不起这个人呢!”

章氏絮絮叨叨的,左右就是对崔老大一家子的不满,崔老大也不理她,就低着头看着自己怀里面的小平顺,那样子就好像章氏压根就不在他身边念叨一样。

章氏见崔老大一直闷不吭声的还以为他是听进去了呢,可算是逮着了机会把人好一通说,愣是没一个好人的,等到自己说的畅快舒坦了,见崔老大也不气不恼的,她也就没觉得有啥不对的。

“成了,事情都已经这么说好了。我也就回去了。”章氏觉得今天自己在大儿子的面前又重新拾回了当娘应该有的崇高无上的感觉,只觉得之前堵在自己胸口的那一口恶气总算是出了。

她站起了身来,拍拍屁股一脸的得意洋洋地就走了,她也赶着回去和钟氏好好说道说道,老大这娃子到底还是看重自己这个当娘的,看吧,自己到了老大家里头来,对于自己的要求老大有啥不应下的,到底也还是自己的面子足的很呢。

等到章氏一走,郑氏这才从厨房里头出来了,一出来就是狠狠的一声呸,“她这是越发的把自己当一回事儿了啊,要求这要求哪儿的,该明指不定还要咱们家都给让出来给她那宝贝小儿子宝贝孙子的。”

郑氏刚刚在厨房里头那听得是一清二楚的,恨不得就直接冲了出来狠狠给章氏两巴掌,这老婆子当自己是皇后还是太后啊,真当自己是个角了不是,竟然还要求这要求那的。

“干啥那么生气!”崔老大看了郑氏一眼道,“就这么点事儿值得你这样生气么,可别先气坏了自己的身子,到时候那才划不来呢!”

“你倒是不生气的?听听那些都是个啥话了呀,我能不生气的?”郑氏到现在还气得不行呢,“我嫁给你这么多年,咱两吃亏那么多年,合着都是该的不成?人家是从她肚子里头爬出来的,感情你就是从外头捡回来的?没得这样作践了咱们两口子的,作践咱们两口子也就算了,可不能让你娘还把咱们家闺女儿子给祸害了,刚刚要不是你一个劲在那边朝着我摆手,我刚刚都想操着菜刀冲出来了,拼了命我去坐牢偿命!”

“你这话说的!你觉得你把人给劈了你坐牢偿命的合算了啊?”崔老大听到郑氏这话的时候也是有几分的着急了,他不就是知道自己这婆娘的性子,还时常说阿菲是是个炮仗性子呢,他看自己这婆娘也是不差的,也和那炮仗一样。

“就你在哪儿一声不吭的,我这心里面能不着急的?”郑氏道,“我这听着能不觉得火气大的?”

“感情你是觉得这狗咬了咱一口咱还得咬回去不成?”崔老大一本正经地道,“你觉得我阿娘那些个话说着不是个人话,难道我听着就觉得她那是个人话了?既然不是个人话我搭理她干啥?她是啥样的性子我能不清楚?越搭理她越起劲的,难道我还真的那么蠢得答应了她的那些个事情不成?”

郑氏听到崔老大这话的时候也是有些忍不住了,那火气一下子就散了,还忍不住笑了起来。原本还以为自家男人是个嘴笨的,现在看来自家男人这嘴皮子也算得上是利索的很,听听他说的那些个话,这要是被章氏给听到那还不得吵翻了天去。

“现在知道笑了?”崔老大看到自家媳妇笑了之后也是露出了点笑意来,“成了成了,阿娘她老糊涂偏心眼也不是一两天了,以前还是我蠢的,当人是兄弟是亲戚的一直没怎么吭声,那些时候也的确是让你跟着我吃苦了。我现在都一把年纪了要是再不想想清楚的,我这还能想着我阿娘待我像是老二那样?我也懒得搭理她,反正等到阿雅出门子的时候这情分也就该断的差不多了,我原本也是想着兄弟之间我这个当老大的吃点亏也就吃点亏了,但现在想想凭啥就要我这当老大的一直吃亏呢,这不是还有句话亲兄弟明算账的么,该算的账那也是应该要算算清楚的了。”

郑氏被崔老大这一番话说得舒坦了,想想也是,干啥现在和章氏闹的,闹起来了虽说章氏不像话,但怎么说老大也还是从章氏肚子里头出来的,“孝”这个字是跑不掉的,吵起来打起来到底也还是他们不孝顺的,他们不是那么要脸面么,还是让他们在阿雅出门子的时候丢了脸面的好,往后也省的总是一门心思地往着他们身上钻营,恨不得有什么都给什么的模样。

“成了,我做饭去,你抱着平顺再晒一会太阳也成,可别把娃子给晒坏了,一会记得给进屋子里头去。”郑氏这么说着也就没啥好气的了,还是回了厨房决定该干啥还是干啥的好。

章氏春风得意地回了家里头,和钟氏说的自己是多么的能干,说自己一出马老大一家子那叫一个服服帖帖的,完了之后还说老大家是早就已经准备好了添妆的东西,虽说是没看见,但保证是当初自家要的,至于这喜酒的事情也都已经是搞定了,肯定是让阿文给办得好好的,就说是他这个当堂哥的送给堂妹的出门的礼了。

钟氏被章氏这么一说之后那也是高兴的很,这么一来自家不知道是要省下多少钱呢,这些钱都给攒着,到时候也都能够给儿子留点好的。

“我就说你这婆娘没用吧,这关键的是时候到底也还是靠了我才成的,要是没有我,你这不知道得花多少的冤枉钱呢。这些钱省下来到时候还能够给阿汉给留着呢,他这年岁也不小了,我也已经和老大家说好了,今年阿汉要是再考不上秀才,我看这书也甭念了,每年在县城书馆里头都好多钱呢,考不上就回来,去镇上那铺子就给管着钱就成!”章氏道。

钟氏听了章氏这话,她心里面还是指望着自己儿子能够给自己挣个功名回来的,要不然考上个秀才也好,可自打自己儿子四年前考上了童生之后就一直没考上秀才过,县城里头的书馆可不比他们平安镇上的书馆,一年可不少的银子,要是一直这么没考上的话,家里面也不能一直这么供着。一想到镇上那间铺子,钟氏也就觉得有些心痒痒的了,那铺子生意可好着哩,到时候自己儿子去管着钱也好,也能挣不少呢!

“成吧,回头我和梅青说说去。”钟氏也没啥犹豫的地应了下来,“阿娘你可真本事!”钟氏急忙地拍着章氏的马屁,把章氏说的更加的心里头舒服无比,也觉得这家里面到底也还是要靠着自己的。

钟氏那边被章氏这么一说之后,也就没想着给崔乐雅准备多少嫁妆了,事实上他们这农家户的姑娘出嫁的,一般也的确是没多少的嫁妆,又不是那些个有钱人家,一般都是给打几口的箱子箱笼的,出嫁之前的旧衣衫收拾收拾再给做两身新衣衫,再给扯点布,差不多也就凑合着了。

钟氏也就是这样安排着的,扯了点花布给自己女儿做了两身新的,又买了两块新布,其余的也就是崔梅青从山上砍了两棵树下来,打了两口箱子和一个箱笼。

崔乐雅看着自己那嫁妆那叫一个不高兴的,真心觉得寒碜死了,就这么点东西到时候给抬出去门去还不得被人笑话死。

但崔乐雅闹了也是没啥用的,这也算是比着村子里头嫁姑娘的行情来了,钟氏安抚了人说等到添妆的时候就会还给了贵重的首饰,到时候肯定不会丢人,又偷摸着给了一两银子给她,这才暂时把崔乐雅给安抚住了。

转眼就到了崔乐雅出门的日子,七月里头那正是天热的时候,一般嫁人都是爱选在年底或是年初头上没那么热的时候,可崔乐雅出门的日子却是选在了顶热的时候,那树上蝉鸣声叫的人都有些止不住的心浮气躁,那稍微动弹一下就忍不住出一身的汗水。

一大清早开始就有人陆陆续续地来了,多半还是沾亲带故的,像是崔家亲戚还算是不多,就出家的两个姑子,还有就是几个远亲,倒是钟氏那边来了不少的人,钟家的人来了,钟家的一些个远亲也跟着来了,一下子就把崔梅青家里面挤得都是人。

院子里面也都已经摆好了酒桌,这桌子凳子的也还都是从村子里头借出来的,崔梅青算是十六桌的时候那基本上也都是把村子里头吃喜酒的,再加上崔家的那些个亲戚再加上钟家比较近的亲戚还有就是男方家接亲的人给算上了,但怎么也没有想到钟家的人来了也就算了,还有那些个远的什么七大姑八大姨的也都跑来了,这一跑来还都是拖家带口的,倒是一下子就把那桌子给占去了好几桌。

崔梅青的脸色也是有些难看起来了,他咋也没有想到竟然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的,一般这比较远的亲戚来吃酒,最多也就来两个人,可现在倒好,钟家来就来了,一下子还来了那么多的人,这样一来十六桌那就根本摆不开了不是?而且今天这样的日子他还不好说啥难听的话。

钟家那些远房亲戚也没啥自觉的,看到崔梅青的时候还在那边笑呵呵地吆喝着:“梅青啊,今天可是大喜啊,咱们这好不容易的赶上了这么一趟酒的,前头收第一季稻的时候那都是辛苦狠了,就想着今天沾沾你们家的油水呢!”

那言外之意就是今天是来吃大户的。

崔梅青那真是有苦说不出,但那嘴巴上却还是在那边招呼着人道:“说的啥话呢,今天这样的喜事那肯定是要让你们吃饱喝足了才成的,就是今天人多,有些乱,到时候要是招呼不周你们可别说啥啊!”

“没事儿没事儿,都是一家人还怕个啥呢,就冲你这一句话吃饱喝足的咱就高兴了!”那些个人嘻嘻哈哈地笑着。

崔梅青也虚应了几声,又招呼了几个人之后这才走开了一些,抓了钟氏到了后门去了。

“咋地今天来了那么多人呢,我看好几家还是你家那远得不能再远的亲戚,他们就恁个好意思拖家带口地来吃喜酒了?!就他们那样子,到时候十六桌都是坐不下的!你那个时候是咋说的啊!”崔梅青看着钟氏都是要把她瞪出火来了。

钟氏也觉得自己冤枉死了,她哪里晓得今天会有那么多人来的,“你还说我呢,我让人传信过去的时候就是请了两个来的,咱们这里的规矩我也不是不晓得的,我咋晓得人家那么好意思拖了一家人过来吃的!现在人都来了,我总不能把人往着外头赶吧,不管咋说今天也是个大喜的日子,真要干出这种事情来,咱家的名声还要不要了?到时候指不定人家是在背后咋说的哩!”

崔梅青也知道是这么一个理,就是有些气不顺,可人都来了,也不能把人都往外赶着不是?

“今天说好了十六桌,我看现在十六桌都是不够的,人来了不能赶,那菜啥的你和阿文是咋说的,说好了是十六桌,那可咋整?到时候缺了啥可咋地?”崔梅青着急的就是这个,酒席是定数了,菜也都是按照这些定数来的,现在临时多了桌数,就怕菜是不够分的。

“怕个啥,每个桌里头扣出点来不就好了,哪里是不好整的,大哥他们家田里头还有好些鱼呢,到时候捞点起来做点鱼啥的,再从大哥地上折腾点菜来,这看着也不就能够应付过去了?”钟氏一开始也是着急了一下,但后头一想之后也就觉得没啥了,“大哥家里面不是还有去年留下来的一头猪么,我看长得也挺不错的,膘够足的,到时候就直接杀了,来一个刨猪汤也够人吃了不是?这样还有啥不好的。”

崔梅青一听钟氏这话也就没有刚刚那么的着急了,也是,自家地头上的菜不够,大哥家低头上的菜那种的可是不少的,到时候就从大哥他们哪儿摘点,还有鱼和猪的,崔梅青原本还想说要不就杀了自家养的猪,但想了想自家的猪那是开春才养的,这才半年的猪正是长膘的时候,要是现在杀了那多不舍得,大哥家的那都养足了一年了,个头也不小了,到时候杀了也有不少肉。

“这事儿要是说了我怕大哥不同意!”崔梅青道。

“怕个啥,到时候让阿娘说去,大哥不是最听阿娘的话么,阿娘让他往东都不敢往西的。”钟氏浑然不在意地道,“一会看看阿文来了没,然后再把大哥他们给叫来,今天这样的日子我看大哥他们也是不好意思闹的,最多咱们就不收了他们的礼金了呗,这就算是他们的礼金了还不成么!”

钟氏觉得这点事情比起自己女儿出嫁的事情来那压根就不是什么大事,总不能因为这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就耽误了她女儿出嫁的事情吧?

崔梅青想了想,反正现在也没有更好的主意了,“那大哥他们过来了没?”

“还没怎么瞧见,”钟氏想了一想之后发现崔老大一家子还真没怎么看见的,这么一想之后钟氏也就不高兴了,“你说你大哥大嫂他们算是个啥意思啊,咱们阿雅今天这么大喜的日子,他们这当大伯当大娘的咋地也不晓得早点过来给帮帮忙呢?给端端茶倒倒水也成啊。没看见我都快忙不过来了么!还有阿文也是,今天多大的事儿呢,到现在也还没回来的,不知道他今天是当掌勺的啊。要是到时候客人都齐了都该到吃饭的时候了他这菜还没做好的,那多难看呢!”

崔梅青也懒得听钟氏那念叨,“成了成了,你也甭在这里说这种话了,说了也没啥意思。你先去忙着,看大哥大嫂来了就让阿娘和他们说事儿去。我还得上前头去招呼着呢。”崔梅青道,今天他的那些个小兄弟也跟着过来了,他说啥也得去招呼招呼着的。

钟氏应了一声,也不敢和崔梅青在后门处说的太久,这家里面现在不少人的,她娘家的人也来了不少,她也要去照应着呢,今天那可是要忙的脚不沾地的。

钟氏一走出去之后就被娘家嫂子给拉了过去进了自家阿雅屋里头。

现在她娘家的那些人也都是崔乐雅的屋子里头,或坐或站的,挤了一堆的人在。

崔乐雅也觉得闷得慌,自己屋子里头挤了那么多的人,但今天是她出门子的好日子,就算是不怎么高兴崔乐雅也没吭气。

“妹子啊,听说你大伯家的要给阿雅添妆好些值钱的东西?”钟家大嫂就忍不住问了,刚刚在院子里头她可是和中央村村子上的婆娘聊了一会,也是听到这事儿的,所以现在也算是专门逮着钟氏来问的。

钟氏一听这事儿就有几分的得意了,“说好些值钱的东西那也算不上吧,咱们这样的人家添妆基本上也就给个一两样的东西,我也不晓得阿雅他大伯到底是要给个啥玩意,琢磨着就是银子打的玩意吧,也不知道是手镯还是链子的。”

钟氏这话一出口,钟家大嫂那眼睛也都是亮了,“那你家大伯也可真是够舍得的呀,可不得花好些钱么!”

“我大伯和我们家亲厚啊,阿雅他也是当做自己女儿来看的,以前家里面穷了点也就没给个啥的,现在日子好过了,又见阿雅要出门子了,就说是要给点好的了。我那大伯就是太客套了,闹的我们都不知道要咋办才好了。”钟氏谦虚地道。

钟家大嫂听着钟氏这话心里面也是羡慕的很,自家就是没有这样的一个阔气的人,一想到那只要是银子打的东西她心里头那就痒的厉害。

“那可是大好事儿,我可得在这里等着看看了,我这一辈子就瞧见过那些个精贵的玩意,还没上手碰过呢,一会可得让我摸上一摸过个干瘾才好!”钟家嫂子道。

钟家嫂子这话也使得在屋子里头的人应和了起来,一个一个都是有些羡慕的,那态度也是让钟氏觉得高兴的很,“这有啥不成的啊,一会大伯他们就要来了。”

钟氏高高兴兴地和自家娘家的人说着话呢,一下子也就把崔梅青交代的事情给忘记了,她也是想着反正日头还早了一些,现在人也还没怎么齐呢,再等一会也是没啥关系的。

崔老大一家子也都在自家屋子里头,崔乐蓉和萧易来的时间也不算太早也不算太晚的,也都隐约听到了崔梅青家那热闹的声响,他们自然是没想着去帮忙的,郑氏也不愿意给崔梅青家去帮忙,自家女儿出嫁的时候那一家子都是掐着吃饭的点来的,也没想着要帮个忙啥的,那为啥自己还要上赶着给人当丫鬟使呢,干脆一家人就在自己家里面说说话,逗弄逗弄娃子。

花婶子倒是个热心的,她跑去了崔梅青家看了一圈,回头来就和崔老大一家子给聊上了,“我看啊,今天那十六桌怕也是不够坐的,钟家那边亲戚就来了好几桌,我瞅着崔梅青那脸色都有些不大对的了,怕是有些是往来不勤快的远亲,这些个远亲都是拖家带口来了,就这光景,咱们村上的人都还没去,还有你们家的那些亲戚也都还没上门呢,这桌子都快坐了一半去了。”

“那可真是热闹了。”崔乐蓉听着花婶子这话就笑了,“怕是我那二叔现在正在着急午饭的事情了,来了那么多人,那酒菜也是不够分的,指不定这主意就要打到咱们家头上来了。”

崔乐蓉会有这样想法那也是不奇怪的,这就是自家二叔二婶的脾性,要是不把事情闹到他们头上来才不会觉得甘心呢。

“肯定啊,我瞅着一会肯定是要和你们家说的,要你家给点啥给点啥的。”花婶子点了点头道,“你们可不能应了人去。”

“放心吧,我咋能应了人去,又不是一早起来脑袋被门给夹了的,这么多年被算计的还算不够呢,现在是一个子也不能倒贴了人的、”郑氏道,“小安,你上村头去看看,要是瞧着你哥回来了就回来说一声。”

崔乐安也是知道今天自家阿娘是要大干一场了,他笑了笑,一溜烟地就出门去了。

“阿娘你放心吧,阿哥没那么快回来呢,我让他晚点回来的,一会等人都来的差不多了咱们再去二叔家,我保证今天二叔二婶他们一定是能够记一辈子的。”崔乐蓉拍了拍自己阿娘的肩膀道,这么一场好戏哪能唱的那么早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