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286章 戒备心!

这是一间很大的活动室,外面窗台上摆满了绿色植物,几名穿着白衣的护工正站在外面窃窃私语,当看到周潇潇走过来的时候,立刻便停住了交谈,规规矩矩的站直身子。

周潇潇并未在意,她径直走到门口,当看到里面的一幕时,瞬间就愣住了。

大片大片的金色阳光里,几位老人正各自坐在轮椅上,而在他们的前面,一个年轻男子正在熟捻的变幻着手部动作,忽然,眨眼的功夫,一只鸽子便出现在他的手里,只需要轻轻的往前一送,鸽子便飞了起来,扑腾着一双翅膀在房间内来回翱翔。

“哇!”

几名护工同时低呼,像是很惊艳的样子。

周潇潇却拧了眉。

她提步走进活动室内,目不斜视的来到自己的奶奶面前。

“奶奶!”

她弯下腰,笑意盈盈的唤出声。

周奶奶只是一动不动的坐在轮椅上,当听到声音的时候,呆呆的抬头看她一眼,浑浊的眼里,并无丝毫的情绪变化。

她的年纪大了,前段时间,更是患上了几乎很多老人都会有的老年痴呆。

只是,周奶奶的情况还算乐观,偶尔的时候,她还是会记起来自己有个孙女叫潇潇!

不过今天,她似乎没记起来。

周潇潇倒也没介意,她扭头看向身后跟着的司机道:“帮我把奶奶推出去!”

“好的!”

司机闻言,立马就要上前来帮忙。

“等下!”

魔术师开了口。

他缓缓走过来,身穿黑色燕尾服,手上戴着白色手套,令他看起来很优雅。

周潇潇却不买账。

“真是令人意外,何先生竟然还是志愿者!”

她的态度很冷淡,甚至,还有戒备。

何亦然不由失笑。

他一边取下头上的黑色高礼帽,一边启声道:“周小姐似乎不相信?”

周潇潇冷着脸,没说话。

她不傻!

这是现实社会,不是童话世界。

而最近这些日子里,她总是接二连三的偶遇这个男人,哪有这么巧合的事?

就在这时,院长已经闻讯赶了过来。

周潇潇看见他,非常生气的斥道:“我花钱让我奶奶来到这所疗养院里是希望她能安享晚年,而不是让一些居心叵测的陌生人来一次又一次的打扰她,院长,我不希望下次还能看到这种事情!”

“是是是,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们考虑得不周到。”院长也是惊出了一身冷汗,周潇潇的这种反应完全出乎他的意料,按照一般的家属而言,他们对于志愿者的态度都是非常亲近和宽容的,况且,何亦然本身也是一位非常出色的医生,他愿意来到疗养院里帮忙,其实也方便了很多事情。

比如,他会定期给老人们免费检查身体!

按照何亦然的身价来计算,此举会替疗养院里省下一笔不菲的钱。

“把我奶奶带走!”

周潇潇厉声。

司机走了上来,准备推着周奶奶往外走。

哪料,老人竟然叫了起来,大概是不愿意离开,像个孩子似得撒娇。

“奶奶,我们回房里休息好不好?”

周潇潇蹲到周奶奶的身边,很耐心的看着她,继续道:“我给你讲故事,好吗?”

“不……不……”

老人很固执,目光一直都盯着那只在房子里到处窜来窜去的鸽子,很感兴趣的样子。

看到这里,周潇潇忽然站直身子,略带不悦的看向旁边的男人,就道:“你能不能把那只鸽子收起来?”

何亦然摊开双手。

他笑得很无奈:“我只会把它变出来,暂时还不会把它变没有!”

“你!”

周潇潇被他噎住,美眸瞪圆。

院长生怕他们吵架,赶紧走出来打圆场道:“周小姐,这位何先生是志愿者,他基本上每周都会来这里做表演,您放心吧,他是我们这里的常客,非常的安全。而且,他还是一位很有名的医生,您”

“这又关我什么事?”

周潇潇很不高兴的打断他,接着又望向司机,语气变硬:“把奶奶带走!”

司机迟疑了一下。

“这……”

老人根本就不愿意走,如果强行的话……

“没有听到我的话吗?”

周潇潇看见司机没动,心里火气更大,上前亲自推着周奶奶就往外走。

“啊,鸟……鸟……”

周奶奶很不安分,眼看着自己要被推着离开房间,她竟然想从轮椅上跳起来。

“奶奶!”

周潇潇被吓得惊叫。

司机和何亦然同时大步上前,赶紧扶住了周奶奶的身体。

其中,何亦然显得非常得心应手。

“奶奶,您看,这是什么?”

他张开手心,一颗彩色的糖果出现。

周奶奶见状,开心的拍手。

“糖……糖……”

何亦然保持着微笑,继续说道:“你要听话,我才能给你吃糖!”

周奶奶点头。

“听话……听话……”

“我们出去吃糖好不好?”何亦然说道,声音很温和。

周奶奶点头,表情很天真:“出去吃糖……吃糖……”

何亦然见状,这才直起了身子,看向司机;“好了,你可以把奶奶推出去了。”

司机闻言,先是看了眼周潇潇,然后才小心的推着周奶奶走了出去。

周潇潇的表情很复杂。

她一声不吭的准备跟上去。

“等下!”

何亦然伸手将她拦住。

周潇潇站住脚,没什么表情的看着他。

她倒要看看,这个男人究竟想干什么!

“呐,糖给你。”

何亦然伸出手,将糖果递向周潇潇。

女孩儿一愣,不明所以的看着他,像是有些意外,又像是无法理解。

“你真的是志愿者?”

她开口问道。

“恩,我是!”何亦然点头,笑笑道:“我已经在这家疗养院里担任了七个月的志愿者,这里的老人很可爱。”

周潇潇盯着她,依旧有质疑:“可是,这里并不是养老院,如果你真的想做善事,为什么不去外面的那些真正需要帮助的地方?”

言下之意就是,这所疗养院里的费用很高,如果是普通的家庭,他们根本就不会选择把老人送到这里来。

所以,这也是周潇潇怀疑何亦然的地方。

按照正常的逻辑而言,如果要做志愿者,难道不是更应该去那些需要帮助的地方吗?

“噢,此事说来话长。”

何亦然笑道。

周潇潇却并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

“那你就长话短说!”

“你似乎很在意这个问题的答案。”何亦然看着她,顿了顿,他又继续开口:“好吧,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长话短说吧。其实,我最初的时候,并不是一个志愿者,我朋友的父亲住在这里,他患有很严重的老年痴呆,而我的朋友为了讨他父亲的欢心,每周都会来这里为他的父亲做表演,久而久之的,我也学会了不少。”

这个解释,真的是漏洞百出。

周潇潇双手环胸,冷冷的笑:“你的意思是,你在替你的朋友做表演?”

“是的。”

何亦然点头。

周潇潇见状,真想仰天大笑。

“拜托,如果你是想说谎话的话,请你提前打个草稿好吗?你既然说,你朋友每周都会来这里,那么,请你告诉我,你的朋友呢?他在哪里?还有,你也千万不要说什么他出差了,你是来顶班的,这样会显得很假哎。”

何亦然沉默。

周潇潇看他一眼,以为他是默认,不禁一声嗤笑,提步就准备离开。

不曾想,男人的声音忽然传来:“他的父亲已经去世了,就在上个月!”

周潇潇没有回头。

她继续在往前走。

“那天,我朋友正在外地出差,他为了看望伯父最后一眼,冒雨连夜开车回来,结果,在路上出了车祸。”

脚步停住。

周潇潇回过头。

“所以,你在完成你朋友的愿望?”

“其实也谈不上替他完成愿望。”何亦然淡笑,他低头看着自己手里的礼帽,继续道:“我也想做点善事,只是不知道做些什么好,与其捐钱什么的,还不如我自己亲自来做。你说得对,这家疗养院并不需要志愿者,所以,今天是我最后一次表演,我已经联系到了另外一家福利院,以后我会继续给小朋友们做表演。”

周潇潇挑了眉梢。

不过,她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转身离开。

……

一个多小时以后。

周潇潇走出了疗养院大楼,准备乘车离开。

翟耀原定于三点出门,她必须赶在这个时间点以前回去。

“周小姐。”

正要上车之前,身后传来何亦然的声音。

周潇潇转头望去。

不远处,何亦然小跑了过来。

“你要走了?”

他满脸的笑,双手上还沾着黑色的泥土。

“恩。”

周潇潇点头,末了,又问一句:“你在干什么?”

“填土啊!”

何亦然答道,看着周潇潇一脸的迷茫之色,他又继续解释:“我在那边种了一棵桃树,你要去看看么?”

周潇潇迟疑了一下。

最后,她摇头,道:“算了,我下次再看吧,我还有别的事,要赶时间!”

“行,祝你一路顺风!”

何亦然说道,一边往后退了一步。

周潇潇说了句‘谢谢’,低腰钻入了车里。

司机关上车门,戒备的看了眼何亦然,一声不吭的进入驾驶座里,发动引擎上路。

途中,车里很安静。

周潇潇将额头抵在玻璃上,没什么表情的看着窗外。

过了会儿,司机迟疑的声音传来:“周小姐……”

周潇潇听到声音,不禁转头看向他。

“怎么了?”

“我有件事,不知当讲不讲……”司机从后视镜里看她一眼,内心里像是在做着极大的心理斗争。

“你说吧,没事的。”周潇潇一笑,并没有太在意。

事实是,周潇潇为人亲善,在翟宅里,不少佣人都喜欢她。

不过,碍于翟耀的威严,无人敢轻易接近而已。

这位司机很善良。

“上次我被先生派来给您当司机的时候,管家曾在私底下里找过我。”

“噢?”

周潇潇扬眉。

她已经基本猜到司机要说什么了。

“管家说,要我随时保护您,包括、包括”

“包括我跟什么人见过面说过话,你都要一一汇报给他?”周潇潇适时的接了口,脸上并未意外神色。

司机却很诧异。

他再次从后视镜里看了眼周潇潇,说道:“您都知道?”

周潇潇闭了眼,没有回答他的这个问题。

司机嗫嚅了几下唇,接着道:“今天在疗养院里的那个魔术师,我看着挺眼熟的,好像就是上次在超级市场里见到的那位,他是您的朋友吗?很好的朋友?”

周潇潇像是稍微斟酌了一下,才答道;“他是一位医生,以前在医院里见过几次,并不算是很好的朋友,只能算是普通的吧,最近挺巧的,连续偶遇了他两次。”

司机点了点头。

他道:“既然只是偶遇,我想我也没必要向管家汇报了。只是,周小姐,我觉得翟先生肯定是不会喜欢您的这位朋友。”

司机纯粹是出于好心的提醒。

周潇潇的心里很暖。

“谢谢。”

“您不用跟我这么客气,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司机笑了笑。

周潇潇没再说什么。

很快,轿车开回翟宅。

周潇潇走进房里时,管家正在指使着佣人更换客厅里的鲜花。

“先生呢?”

周潇潇随口问了句。

管家转过身,恭恭敬敬的答道:“先生在健身房里。”

“在这个点?”

她颇为意外。

记忆里,翟耀的健身时间一般都是在早晨,或者就是傍晚,他可从来没有在下午的时候去过健身房。

“先生的心情好像不大好。”管家提醒了一句,声音刻意放低:“今天您出门以后,先生的家里打来了一通电话。”

周潇潇皱眉。

“什么意思?”

翟耀的家里?

说真的,她跟在翟耀身边这么多年,还从未见到过除了翟耀以外的任何翟家人,他们家似乎有些神秘。

或者,是她的身份太低,根本没资格见到吧。

“总之,您要小心一点。”

管家说道。

“好的。”

周潇潇点头,拎着包上了楼。

她先是回了卧室,刚把外套脱下来,就听到外面有脚步声。

紧接着,卧室门被人推开,男人颀长的身子出现在门口。

周潇潇先是微微愣了下,随即笑道:“需要我给您放洗澡水吗?”

翟耀没理会。

他径直走了进来,淡淡的瞥她一眼,自己进了浴室里。

周潇潇正觉得奇怪。

男人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把衣服拿进来。”

周潇潇闻言,赶紧从衣柜里翻出了一套崭新的衣物,双手捧着来到浴室门外。

她试探性的敲了敲门。

“我把衣服放在外面?”

隔了两秒。

男人出声:“拿进来!”

周潇潇有些踌躇。

毕竟,对于浴室这个地方,她拥有太多不好的回忆。

可她没有选择!

深深吸了一口气,周潇潇抬手推开了门。

浴室里一片朦胧,隐约间,男人正赤身站在莲蓬头下,健硕挺拔的身材,能够让任何女人尖叫。

当然了,周潇潇是司空见惯。

她目不斜视的将衣服放到旁边,转身就准备退出去。

“让你出去了?”

蓦地,男人的声音传来。

周潇潇瞬间站住脚,僵硬着背脊,没敢回头。

她知道,一旦后头,后果不堪设想。

今天早上的情事,令她现在都隐隐作疼,怎么敢再撩火。

可奇怪的是,翟耀又临时改口。

“算了,你出去吧。”

皇帝都下令了,她哪敢多加停留?

赶紧退出了浴室,临了还不忘把房门关上。

周潇潇拍着胸口,暗叹好险,对于翟耀的奇怪变化,她倒是觉得挺奇怪的,那个男人居然就这么轻易放过自己!

在她的记忆中,翟耀就是一头随时发情的野兽,只要想要了,何时何地都敢拉着她做!

奇怪!

最近都很奇怪!

不过,她也没多想,因为手机响了。

对方是一串陌生手机号,她看了眼,很快接通。

“喂?”

“是周小姐么?”

周潇潇吃惊:“何先生?”

何亦然的声音很温和:“很冒昧的给你来电,希望没有打扰到你。”

周潇潇皱起眉。

“你是怎么知道我的手机号的?”

“疗养院这边有你的记录。”

“他们这是侵犯我的*!”周潇潇怒道。

何亦然像是笑了一下,说道:“作为赔礼道歉,我愿意请周小姐吃顿饭,希望你能赏脸。”

“我”

周潇潇正欲说什么。

前边,浴室门打开了。

翟耀一边擦头发,一边走了出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