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285章 这个男人喜怒无常!

“要说什么?”

翟耀低声,玩味儿的睨着她。

周潇潇先是吸了一口气,勉强维持着镇定:“我、我有个事,想、想和你说……”

她好像很忐忑的样子。

翟耀看着她這般模样,倒是不禁来了几分兴趣,抬了抬下巴,示意她继续说下去。

周潇潇抿了唇,乌眸里有些湿润。

“我们今天晚上吃鱼,好不好?”

她表情诚恳地望着他,语气里全是小心翼翼。

男人皱眉。

“你要说的就是这个?”

周潇潇点头,一副怯生生的模样,樱红的唇,愈发的诱人。

翟耀颔首。

“听你的。”

语毕,骤然俯身将她吻住。

周潇潇想躲开,可是,她只来得及发出‘唔’的一声,下巴被男人捏着往上一抬,整个唇舌便已沦陷。

他吻得很深,像是要将她吞噬毁灭般的狠,整个大脑里一片空白,呼吸交织间,只有男人那双充满浓重*的眼,让人心惊胆战。

以前曾经在网上见过一段话,说是接吻能让人感到身心愉快。

可是,周潇潇从来就没有感受过愉快,她只有痛苦,深深的痛苦,就像是深陷在沼泽潭中,步步惊心,步步要命。

……

傍晚。

周潇潇亲自下厨,做了整整一桌子的美味佳肴,其中,糖醋鲤鱼尤为诱人,就连家里大厨看了都不禁伸出大拇指赞美一声。

“周小姐,您做的这道糖醋鲤鱼,真的很地道!”

“真的?”周潇潇闻言,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继续道:“这道菜还是我以前在大酒店里打工的时候,偷偷的跟着大厨师学的,我奶奶很喜欢吃鱼,不过,那时候家庭条件不是很好,所以我也很少亲自操作。但是我一直都记得它的制作顺序,至于这些调料的用量,还是多亏了您的指导!”

“周小姐太客气了。”

厨房连连罢手,说道:“这和你的天分有关,我只是提了点小小的建议而已。”

“这做菜哪需要天分啊。”周潇潇摇头,说道:“女人天生就会做菜,而我……大概也只能做这个吧。”

此话刚出,厨房里的气氛忽然有了变化。

厨师有些尴尬,站在原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周潇潇忽然回过神,继续又道:“那个,你们都把菜端出去吧,我去叫翟先生吃饭。”

“好好好!”

厨师连连点头。

周潇潇取下了围裙,将双手洗干净以后,上了楼。

她来到书房门前,先是轻轻的敲了敲门,才出声道:“翟先生,晚饭已经做好了,您请下楼用餐吧。”

房里安静了片刻。

很快,男人低沉的声音传出:“进来!”

周潇潇迟疑了一下,最终还是推门走了进去。

书房里很安静,男人穿着家居服坐在办公桌前,上面的台式电脑和笔记本都是开着的,不过,他的目光一直都落在旁边的笔记本上。

“翟先生,我已经做好菜了,您”

“来!”

翟耀朝她招手。

周潇潇皱了下眉,乖乖走了过去。

翟耀将她拉到腿上坐着,难得笑起来:“你今天出门的时候,觉得外面冷吗?”

周潇潇一边揣测着他的意,一边很小心的点头,答道:“是有点。”

“有点?”

翟耀挑眉,说道:“你穿得很厚,潇潇,你是个怕冷的小家伙!”

小家伙?

他或许只是无意一说。

可不知怎的,周潇潇忽然就想到了自己肚子里的那个小家伙。

她脸色一白。

“潇潇!”

下一刻,男人的声音响起。

周潇潇慌忙的回过神,抬头对上他的视线。

“你在想什么?”

翟耀眯眸,审视着她的目光里有几分锐利。

周潇潇忙道:“那个,楼下的饭菜已经摆好了,您还是尽快”

“潇潇!”

男人出声打断她。

周潇潇当即闭起嘴巴,惶然的看着他,一副挺委屈的样。

“你有点奇怪。”

翟耀开口说了句,不过,他没太在意,继续又道:“整天除了做吃的以外,你就没有别的想法?”

她有什么想法?

她能有什么想法?

她想离他远远的,但是,可能吗?

思及这里,周潇潇的心里有些难过,不过,她表面上却维持得很好。

“我想你下楼吃饭。”

她这样说道。

怎料,翟耀竟然哈哈大笑了起来,胸腔微颤,搂着女人的手,不禁用力将她揉进怀里。

“傻女人!”

傻?

周潇潇抬起脑袋,呆呆的看着他。

翟耀的心情似乎很好,他先是在周潇潇的唇上轻啄一口,才又接着道:“我过几天要出国去出差,你想跟着去吗?”

“去哪?”周潇潇下意识的问了句。

“俄罗斯。”男人答道,顿了顿,又补充一句:“我看了下当地的天气,很冷,比首都的温度还要低!”

周潇潇闻言,不禁缩起脖子,没说话。

她是怕冷体质,就算是夏天的时候,她睡觉都要盖着被子。

况且,跟着翟耀出差,她根本就不感兴趣。

只是,她不能把这话说出来。

这一边,翟耀还在继续说着话:“这次的行程安排是五天,如果你要去的话,我就通知秘书延长时间,陪你在莫斯科里逛逛。”

他说什么?

专门陪她!

周潇潇瞪大双眼,觉得不可思议。

翟耀敛眉,没什么耐性:“回答我!”

“我、我……”

周潇潇张嘴,结巴了好几下,她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所幸打了回太极:“您想我去吗?”

她又将这个皮球踢回给了翟耀。

男人先是一愣,脸色忽然变得奇怪起来。

他没说话,深邃的眼,一直落在女孩儿的身上。

直到,旁边的手机忽然响起来。

周潇潇赶紧将手机拿了起来,双手恭敬的递到男人面前。

翟耀随意看了眼,没有接。

“下楼吃饭!”

说完,大手将她松开,径直往书房外走了去。

只可怜周潇潇,她看着手里不断响铃的手机,完全不知所措。

直到它变得安静以后,她才反应过来,赶紧追了出去。

……

在楼下用餐的时候,翟耀很沉默。

他沉默的吃饭,沉默的看着坐在对面的女孩儿。

这让周潇潇如坐针垫。

她根本就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周小姐!”

管家走了过来,弯腰小声的在女孩儿的耳边道:“您要的冰糖雪梨银耳汤已经做好了,厨房让我来问您,接下来打算怎么做?”

周潇潇先是想了下,才答道:“先搁着,等它放凉。”

“是!”

管家点头,无声的退了出去。

周潇潇重新拿起筷子,挑了一片鱼鳃下面最鲜嫩的肉,放到对面男人的盘中。

翟耀瞥她一眼。

“你还做了菜?”

“没……”周潇潇摇头,顿了顿,又解释道:“饭后甜品。”

翟耀没有急着说话。

他慢慢的咽下鱼肉,方才缓缓说道:“你倒是上心,整天琢磨这些。”

周潇潇低着脑袋,没吭声。

她在家中整日无聊,除了研究饮食以外,还能做什么?

“记得后天把行李收拾好!”

男人的话传来。

周潇潇睁着眼,不明所以的看着她。

翟耀放下筷子,邪魅的容颜,在餐厅明亮的灯光下,透着几分邪狞。

“虽然国外天冷,不过,你的义务是陪我,没必要把你放在家里。”

周潇潇咬着唇,白着脸承受着他的这些话。

“是!”

她低低的出声,放下桌下的左手,暗暗捏成了拳头。

静默了几秒。

她又小心翼翼的出声:“那个,我明天想去看望奶奶,可、可以吗?”

翟耀已经从桌前起了身。

他一边往外走,一边丢下话:“中午之前回来,和我一起出门!”

周潇潇有些喜悦。

“好,我一定保证中午以前回来。”

说完,终是不由得长舒了一口气。

无论怎样,只要能时不时的去看望奶奶,她的心里还是很满足的。

……

次日。

周潇潇在噩梦中醒来,胸口那里像是压着什么东西,让她呼吸不过来,像是随时都会窒息而亡。

可是,更惊恐的还在后面。

翟耀正压在她的身上,埋头在她胸前,身上的睡衣不知何时被丢在地面上,此时此刻,她身上不着片缕。

对方的企图很明显。

“啊!”

周潇潇惊叫一声,本能的就开始反抗起来。

“潇潇!”

翟耀压着她,倾身将冰凉的吻印在她的唇角。

“别怕,是我!”

低低沉沉的嗓音,像是醉人的酒。

周潇潇的浑身开始颤抖起来,晶莹的泪,无声无息的就这么顺着眼角滑落。

她几次张嘴想说话,可是,看着男人充满*的那张脸,她又像是如鲠在喉,那句话,怎么都说不出来。

就在这么一愣神之间,他就已经不管不顾的冲了进来。

她惨叫,脸色霎时惨白如雪。

头顶是不停旋转的天花板。

周潇潇仰躺在男人的身下,睁眼看着上方的灯,早已痛到麻木。

她早就不期望什么了。

又或许,她在隐隐的期待着什么。

如果他知道了她的身体,还会这样吗?

她不信善报。

但坚信,恶有恶报。

……

郊区疗养院。

一辆黑色的轿车驶了进来,停了以后,司机下了车,恭恭敬敬的拉开后座车门。

在众人的好奇瞩目下,穿着白色羽绒服的女子走了出来。

头顶是一片艳阳天。

周潇潇仰着头,眯眼看着天空中的和煦太阳。

只可惜,天地依旧寒冷。

“周小姐!”

院长亲自迎了出来,满脸谄媚的笑:“您来了啊。”

周潇潇扭头看他一眼,淡淡的点头。

她提步往前边的楼体走去。

院长跟在旁边,先是一阵嘘寒问暖,接着又指向疗养院旁边的一片绿草地道:“周小姐,您看啊,院里前几天来了一位设计师,他说咱们疗养院这片地的风水很好,特别是那块草皮,如果能修成一个人工湖的话,那里面还可以养鱼,现在的污染這么严重,如果老太太每天都能吃到健康无污染的家养鱼,那对她的身体康复也是有极大的帮助的。您也知道,现在的药物都有副作用,别说是咱们的中医,就连西医大夫都说了,所有的药物都比不上食补,您看?”

周潇潇停住了脚步。

她回头看向院长。

“您说的是哪块草皮来着?”

“您看您看,就是那里,您看到没,这么大一块草皮,如果能修成人工湖的话,那得养多少条鱼啊,咱们疗养院里的所有老太太和老大爷们都能得益,这是善举啊!”

“噢?”

周潇潇转头,顺着院长所指的方向望去。

她记得,这片草地不是刚修好么?

上次,院长还跟他说,现在的污染很严重,如果疗养院里能够修得有很多绿草地,就能够净化空气。

这才多久的时间?

“你想在这里修个人工湖?”

“是啊!”院长点点头,笑着说道:“人家设计师说了,这片地的风水很好。”

“风水很好?”周潇潇闻言,不禁冷笑:“如果真是风水好,那就不该修人工湖了。”

院长闻言,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他有些不明所以的问道:“您的意思是?”

周潇潇瞥他一眼,有些讥讽:“若是真想行善积德,还不如修个祠堂什么的,你也说了,风水好么,供奉先人岂不是为后人造福了?”

院长愣住。

他笑得尴尬:“您这不是开玩笑呢么……”

周潇潇没说话,转身继续往前走。

进了楼以后,司机忍不住嘀咕了一句。

“那个院长还真把您当摇钱树了!每次来都要您捐钱,说得好像这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似得。”

周潇潇抿唇,无所谓的摇头道:“其实,他这个院长也好当,疗养院里面全是老人,招护工都只能找有经验的老护工,这不单雇人难,而且工资也很高,他想捞点油水也正常。”

“可是,他也不能老是来坑您啊。”司机说道,满脸的愤愤然:“只要有点脑子的人都看得出来,那块地才多大点,修人工湖?我看修个水塘还差不多。”

周潇潇忍不住笑。

她看了眼司机,难得开起玩笑:“他哪是坑我啊,我可没钱。”

只因,她的背后是翟耀!

司机顿时噤声。

他小心的观察着女孩儿脸上的表情。

只是,周潇潇的反应一直就淡淡的。

她站在电梯跟前,静静的看着正往下变化的楼层数字。

她把自己过得很严实,脖子上围着厚厚的白色围巾,几乎挡住了她的小半张脸,只有那双乌黑的眼,像是黑色的夜。

‘叮’的一声,前边的电梯缓缓打开。

周潇潇深吸一口气,慢慢的走了进去。

其实,司机早就注意到了,她走路的姿势有些不对,只是,作为下人,他无权过问,只要保护好她就可以了。

其余的,不该他管,也轮不到他管。

老太太的房间在五楼的东面,是所有房间里采光最好的。

电梯到达楼层以后,周潇潇迫不及待的走了出来,轻车熟路的就来到了奶奶的房门前。

“奶奶!”

她高兴的出声喊了一句,抬手推开门。

她满脸的笑。

然而,就在她看到空空如也的房间时,脸上的笑容瞬间凝固。

两秒后,她骤然转过身,满脸的惊恐:“我奶奶呢?”——

“啊?”

司机愣住。

“我奶奶呢?”

周潇潇再次问了一遍,急红了眼。

司机还是满脸的迷茫。

“请问……”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道怯生生的女声。

周潇潇转头望过去。

是一个年轻的护工。

“请问,你们是看望周奶奶的吗?”她不确定的问道。

周潇潇点头。

她忙道:“我是她的孙女,我叫周潇潇。”

“噢,周小姐!”护工笑了笑,指着走廊另一边的方向道:“周奶奶这会儿应该是在活动室里,最近新来的志愿者在表演节目,院里的很多老人都喜欢……”

护工的话还没说完,周潇潇已经一瘸一拐的转身跑走。

司机被吓到,连忙追了上去:“周小姐,您小心一点。”

可是,周潇潇哪听得进去。

今生今世,她就只有一个奶奶!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