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281章 担忧的事!

晚上,当管家推着大大的生日蛋糕走进来的时候,安陶陶和成晨曦高兴得手舞足蹈。

“好大的蛋糕呀!”

两个小家伙几乎是异口同声。

管家笑了起来,目光看向安陶陶道:“陶陶,祝你生日快乐!”

“恩恩!”

安陶陶点头,目光急切的看着推车上的生日蛋糕。

因为身高的原因,他根本就够不着。

他挺着急的。

“叔叔!叔叔!”

他连忙回头去看成樾。

成晨曦像是明白了他的意图,不高兴的撅起嘴巴,嘀咕道:“那是我的爸爸!”

安陶陶很诧异的看向自己的小伙伴。

“晨曦!”

那边的成樾出声,作势就欲从沙发上站起来。

“过来,陶陶!”

宋锦丞却忽然毫无预兆的出了声,

这下,连陆吉祥也跟着诧异的望了过去。

“舅舅?”

安陶陶歪着一颗小脑袋,不明所以的看着男人。

宋锦丞倒是好脾气,他走了过来,弯腰便轻松的将安陶陶从地上抱了起来。

“许愿吹蜡烛!”

他说道。

安陶陶先是一愣,随即开始欢呼拍手:“哇哇,再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

宋锦丞如他所愿。

这下,小家伙开始自豪了。

“舅舅好厉害啊!”

他说道,目光盯着近在咫尺的生日蛋糕看了几秒,忽然又转过脑袋望向一边的成晨曦,毫不吝啬的就道:“妞妞,你不是最喜欢吹生日蜡烛的吗?快来呀,我们一起吹蜡烛!”

成晨曦的眼中有些意外。

但更多的,则是期待的光芒。

“好啊!”

她点了点脑袋,接着又看向自己的父亲。

成樾感受到女儿的视线,立刻从沙发上离开,走过来将成晨曦从地上抱了起来。

这下,两个小家伙都可以吹蜡烛了。

安陶陶的声音很清脆:“妞妞,我们一起许愿望吧!”

妞妞瘪了瘪嘴:“可是,今天又不是我的生日……”

“没关系的!”安陶陶说道,一副很老成的样子:“我愿意把我的生日愿望分给你一半!”

“真的吗?”

成晨曦先是睁大眼,很快,又开心的咧嘴笑了起来。

“好啊,我们一起许愿望!”

“恩恩!”

说完,两个小孩子一起闭上双眼,双手合十,虔诚的开始许愿望。

陆吉祥偷偷的看了眼宋锦丞的表情,发现他还是一副淡然的样子,烛光闪烁映衬在他的脸上,恍恍惚惚的,宛若一抹冷冽的魅。

“爸呢?”

她扭过头,轻轻的问向旁边的管家。

管家闻言,小声的答道:“临时有重要的事情,正在楼上处理,应该很快就能下来了。”

“噢……”

陆吉祥点点头。

这时候,那边的两个小家伙已经许完了愿望。

“好了,我们一起吹蜡烛吧!”

安陶陶说道。

“恩!”成晨曦点头,表示同意。

随后,两颗小脑袋同时凑上前,一起吹灭了生日蛋糕上的蜡烛。

管家见状,连忙走过去将客厅灯打开。

霎时间,屋内大亮。

宋锦丞将安陶陶放回了地上,微笑着摸了摸他的小脑袋,问道:“陶陶,你许了什么愿望啊?”

“唔……”

安陶陶红脸,先是歪着脑袋看了眼另一边的成晨曦,紧接着,又摇脑袋道:“不能说!不能说!说出来以后就不灵了!”

这小家伙,整的就是一个鬼灵精怪。

宋锦丞无奈的笑。

“好,不说出来。”

“陶陶。”

另一边,成晨曦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幅画。

安陶陶站得很直,脸上的表情很认真,看起来有点像是一个小战士。

“呐,这是送给你的生日礼物。”

成晨曦开口说道,一边将手里的东西递给了他。

安陶陶挑眉,伸手接了过来,打开以后,发现是一副油彩画,上面画着两个手拉手的小朋友,她们一起奔跑在草原上,头顶是微笑的太阳公公,身后还跟着一直黄色的小狗。

非常和谐的一幕。

安陶陶好像很欣喜的样子。

他指着画里面的小男孩,问道:“妞妞,这个是我吗?”

“恩!”成晨曦点头。

“那这个呢?”安陶陶又指着另一个小女孩。

成晨曦继续道:“这个是我!”

安陶陶立马就笑得更加灿烂。

“我喜欢这个礼物!”

小孩子的心思,向来都是最简单,最直接的。

陆吉祥默默的撇嘴,凑到宋锦丞的身边小声道:“我怎么感觉这两个小家伙在秀恩爱?”

宋锦丞扫她一眼,不予理会。

陆吉祥倒也不介意,上前帮着管家一起切蛋糕,恰好此时,宋顾也办完了公事,正从楼下走下来。

“外公!”

安陶陶喊了一声,挥着手中的油画:“你快来看啊,这是妞妞送给我的礼物。”

宋顾满脸温和的笑,他点了点头,道:“外公也有给你准备礼物,过来看看!”

“哇!”

安陶陶赶紧撒丫子跑了过去。

结果,老爷子的礼物竟然是……一把枪!

一把仿真的小手枪!

“外公希望你将来能够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宋顾说得语重深长。

安陶陶怀里抱着那把小手枪,似懂非懂的点了点脑袋。

……

吃过蛋糕以后,时间已经很晚了,陆吉祥哈欠连连,困得一双眼皮儿直打架。

“困了就上楼去休息。”宋顾说道,微微敛眉:“别太累着。”

“恩,”

陆吉祥点点头,下意识的看了眼对面的成樾。

成樾正在替成晨曦擦拭着嘴边的奶油,许是感受到了她的视线,抬头望来。

他目光深邃幽黑,像是蕴含无尽波澜的茫茫大海。

不过,他似乎清瘦了一些,菱角愈发分明。

看到这里,陆吉祥忽然又回过神,赶紧收回了视线,一边起身从沙发上离开。

“爸,我先上楼了。”

她说道,低头离开。

由始至终,今日整整一天,她都没有和成樾说过一句话。

这就好像是一种默契,彼此都在避嫌。

……

刚回到卧室里没多久,楼下院子里便响起了汽笛的声音。

陆吉祥来到窗户旁边,掀开窗帘往下看了一眼,漆黑的夜色里,抱着小孩的男人,身影伟岸。

不知有意无意,成樾抱着晕晕欲睡的成晨曦上车时,无意回头往楼上看了眼。

陆吉祥连忙放下窗帘。

她叹气。

“叹什么气?”

忽然,男人的声音传来。

陆吉祥受惊,转头望过去,却不知宋锦丞何时进了屋,正站在床边看着她。

他目光复杂难辨。

“没有啊……”

陆吉祥摇了摇脑袋,笑得有些勉强。

宋锦丞走向她。

他逆光而站,脸上的表情很模糊。

“不是累了么,还不睡?”

“噢,马上就去!”陆吉祥低下头,准备绕过他。

宋锦丞却忽然伸了手,一把抓着她的手臂。

陆吉祥停住脚,抬头看他:“你怎么了?”

男人的声音很淡:“要我帮你么?”

女孩儿闻言先是一愣,随即满脸通红,她直摇脑袋:“别,我自己可以洗的。”

“恩。”

宋锦丞应了声,却没有松手。

陆吉祥想了一下,小心翼翼的看着他,问道:“宋锦丞,你是不是不高兴?”

男人望向她,没有说话。

陆吉祥反倒是笑了起来,主动的张手抱住她的腰,下巴就磕在他的胸口上,满含笑意:“你吃醋了啊?”

男人沉脸。

陆吉祥倒也不畏惧,只是继续道:“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不过,你都看见了啊,我一直都没有和他说话,我们之间”

“就是没有说话,我才担心!”

男人忽然开口,伸手捏住她的下巴,居高临下的审视着她。

他的目光有些锐。

“吉祥,那个男人对你是什么心思,恩?”

他今天怎么会忽然想起来翻旧账?

陆吉祥想了想,答道:“我和成主任以前是上司和下属的关系,但是现在呢,我们就是普普通通的朋友。哎哟,宋锦丞,你真的在吃醋啊,你怎么”

话没说完,下巴一疼。

陆吉祥住了嘴,不满的看着他。

“以后不准招惹别的男人,明白吗?”他厉声警告。

陆吉祥却觉得不可思议,她瞪着双眼,声音有些尖锐:“宋锦丞,你脑子里究竟在想些什么呢?我都和你结婚了啊,而且,我现在还怀着你的孩子呢,我怎么可能去招惹别的男人?你到底把我当做什么了?我是那种会到处拈花惹草的女人吗?”

面对她的质问,男人只是叹了口气。

“你不招惹别人,不代表别人不来招惹你!”

“……”她的魅力有这么大?

“以后少和那些人接触!”男人说道,一边松了手。

他似乎是话中有话。

陆吉祥皱眉,紧紧盯着他:“宋锦丞,你今天有点奇怪啊,到底是怎么了?”

宋锦丞没说话,沉默的转过身。

陆吉祥不肯死心,追在他的身后,连连问道:“宋锦丞,你别不说话啊,我问你啊,你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我还有工作没忙完,先去书房,你早点休息。”

说完,男人准备提步离开。

哪料,女孩儿竟忽然耍起无赖,从他身后将他抱住,非常的用力。

“宋锦丞,你今天要是不把话给我说清楚,那这事儿就算没完,我现在怀着孩子,你还记得医生是怎么说的不?你是不是想气死我?我、我给你说,你今天要是不给我一个说法,我、我就”

“吉祥!”

男人转过身。

陆吉祥张着嘴,呆呆的看着他。

宋锦丞像是犹豫着,眉头深皱,英俊的脸上像是笼罩着乌云。

“好嘛,我不问你了……”

陆吉祥倒也知趣儿,乖乖的就撒了手。

“这事以后再说。”

宋锦丞出声,稍微迟疑,看着女孩儿委屈的样子,深叹一口气,俯身在她额头吻了一下。

“宋锦丞……”

陆吉祥可怜兮兮的。

宋锦丞看着她,皱了下眉,屹然头也不回的出了房。

陆吉祥觉得很纠结,想来想去,始终没明白宋锦丞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

晚上的时候。

宋锦丞工作完回屋,陆吉祥早已上床休息,屋子里亮着暖黄的小壁灯,专门为他而留。

男人心里温暖,轻轻的拿着睡衣去了浴室。

可是,等着他洗完澡出来躺上床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陆吉祥竟然还是睁着一双眼。

“怎么还没睡?”

他敛眉,有些不满。

陆吉祥缓缓的看向他,语气很哀怨:“还不是因为你嘛……”

宋锦丞根本不用想,便知道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今天那话……不是刻意针对你的……”他缓缓的开口,敛着眸:“不用太在意。”

怎么可能不在意?

这个男人都快把她形容成了那种到处拈花惹草的女人。

陆吉祥扭过头,委屈的缩在被窝里。

宋锦丞看她這样儿,不禁叹了口气。

他伸手把她搂进怀里,慢慢的拍着她的后背,说道:“吉祥,我今天说话是有些欠考虑,不要太在意,好么?”

陆吉祥一忍再忍,最终还是没有忍得住,开了口:“你为什么会觉得我是那种拈花惹草的女人?”

宋锦丞诧异。

“我是这样说的吗?”

陆吉祥咬唇:“反正……你就是这个意思!”

“没有!”

男人否认,毫不含糊。

陆吉祥仰头看着他,乌眸湿润。

宋锦丞很无奈。

他只有开口解释:“吉祥,我不希望我们之间产生任何误会,你知道的,我不会离婚,更不会把你拱手让人,但对于我们的孩子,我始终希望他能生活在一个健康幸福的家庭里。今天你也看到了,不管是安陶陶,还是那个小女孩,他们幸福吗?”

陆吉祥吃惊地看着他。

“你是因为这个才……”

宋锦丞忽然收紧手臂,将她搂在怀里。

“行了,睡觉!”

他厉然出声,似乎……有些别扭!

陆吉祥挺郁闷的,缩着脖子躲在男人的怀里,声音有些闷:“你是不想我们的孩子像陶陶和妞妞一样是吗?陶陶的父母不爱管他,而妞妞又是单亲家庭,所以,你是在担心我和孩子,你怕我们得不到幸福?”

男人闭着眼,不说话。

陆吉祥的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儿。

她抬手抚上他的脸。

这个英俊又专情的男人,是早已埋藏在她心底最深的那颗种子。

今时今日,它早已不知不觉的发了芽。

“宋锦丞,谢谢你!”

她很认真很认真。

男人却依然没有睁眼看她。

“睡觉。”

他拉起被被褥,将她紧紧的摁在胸口。

谁也不知道,他曾日夜担心,如果,他怀里的女孩儿,忽然后悔了怎么办?

可不论如何,他都不愿失去这抹唯一的温暖。

……

次日,陆吉祥被一通电话惊醒,闭着眼睛将床头柜上的手机拿起来以后,她也没有看屏幕,接通以后直接放在耳边。

“喂?”

“大吉祥!”

周潇潇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她的语气有些着急:“我已经回首都了,你在哪里?”

“家里……”

陆吉祥答了句,懒懒的翻个身,将电话压在耳朵底下。

周潇潇的声音有些低,她应该是偷偷的在给她电话,声音里有几分掩盖不住的颤抖。

“大吉祥,我出事了,你要帮帮我……”

“恩……恩?”

陆吉祥忽然惊醒,她睁开双眼,几乎是连想都没想的说道:“翟耀那混蛋又对你动手了?”

“不是!”

周潇潇急急地说道,她的情绪好像有些激动,连连深呼吸了好几口气,才把下面的话说出来:“我的身体好像……好像出了点问题,我们、我们能见一面吗?”

“好!”

陆吉祥没有多想的就答应下来。

末了,她又问一句:“我们怎么见面?在哪里见面?”

周潇潇正欲说什么,电话那头有男人的声音传来,低低沉沉的,好像是翟耀的声音。

陆吉祥当即噤声,将电话放在耳边,屏着呼吸。

所幸的是,电话那头并没有发生什么异样,两人只是说了几句话,大约两分钟以后,周潇潇的声音才再次传来:“还记得我们学校附近的那家咖啡屋吗?我们在那里见面,好不好?”

“好,什么时候?”

“今天下午就见,大吉祥,只有你能帮我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