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闪来的暖婚

第276章 我也想对你好!

“他过来做什么?”

男人的脸色不愉。

陆吉祥耸了耸肩,满不在乎:“过来蹭饭呗!”

宋锦丞皱眉,他目光打量着女孩儿,透露着几分锐利:“你让他过来的?”

陆吉祥闭着嘴巴,没吭声。

“吉祥!”

男人声音转沉。

陆吉祥忽然就裂开嘴笑了,她主动的抱住男人的手臂,笑嘻嘻的:“大方点嘛,再怎么说赔钱货也是你的朋友,偶尔请他来家里吃顿饭又怎么了?再说了,大家都这么久没见面了,是该找个时间好好聚一聚了!”

宋锦丞很不高兴。

“不行!”

“为什么?”陆吉祥不解的看着他。

男人瞥她一眼,什么都没说,直接开始掏手机给裴谦打电话。

“哎哎,你干嘛啊……”陆吉祥连忙阻止他。

宋锦丞不悦的拂开她的手。

他一边拨电话,一边说道:“今天只能有我们两个!”

霸道!

陆吉祥撅着嘴,可这心里,却是甜甜的。

“你想和我过二人世界啊?”

她笑眯眯的看着男人。

宋锦丞没反应。

她转而抱住他的腰,仰头亲了亲他的下巴,不厌其烦的再次道:“喂,你说话啊,是不是想和我过二人世界了?”

“闭嘴!”

宋锦丞神情淡漠。

不过,说归说,他还是抬手顺势搂住了她的腰。

适时,电话接通。

宋锦丞还没来得及开口呢,裴谦咋呼呼的声音已经传来:“不要催,不要催,我已经到你们家楼下了,马上就来,你们先帮我把门打开,我手里拎着东西呢,实在是不方便讲电话啊,我先挂了!”

说完,‘啪’的一下,挂了电话。

宋锦丞微楞。

女孩儿则是在他怀里笑得天花乱坠。

“只要是提到吃的,赔钱货的速度可真快!”

宋锦丞叹气。

看来,今天这二人世界是过不了了。

回到皇朝上院时,裴谦正可怜兮兮的蹲在大门口,像是一只遭遗弃的小狗似的。

“赔钱货!”

远远的,陆吉祥喊了一声。

裴谦听到声音,瞬间抬头望去,待看见她们两个时,眼中顿时冒出光来。

“嗷,你们终于回来了!”

他赶紧从地上站了起来。

陆吉祥走到他面前,左右打量着,一边道:“我怎么觉得许久未见,你好像变帅了呢?”

“是吗是吗?”

裴谦一听这话,高兴得原地直转圈,连连道:“你快说,我哪里变帅了?”

陆吉祥翻白眼。

“赔钱货,我只是说说客气话而已!”

“……”

“行了,别站在门口,进屋吧。”

宋锦丞出声道,一边掏钥匙开门。

陆吉祥跟在后面进了屋,她在换鞋的时候,扭头看着裴谦,问道:“喂,我说,你和秦可卿是不是在家里打仗了?”

“啊?”

裴谦没明白。

陆吉祥解释道:“你看看,我们家的这些装修,这些各类家电,全被你们给毁了!”

裴谦闻言,不禁连忙解释:“哪有毁?拜托,我可是专门请设计师过来看过,你们家的这些彩电家具什么的,我都是根据设计师的建议而采购的,你看见这张茶几没?整整五位数的价格啊,专门买来配这个地毯的,还有啊,这个窗帘也是”

“停停停!”

陆吉祥打断他。

她继续道:“你就说,你们到底在家里干了什么?”

“咳……”裴谦的脸色变得奇怪。

“你快说呀!”陆吉祥催促。

裴谦走到沙发边落座。

他清了清嗓子,故意转移话题道:“哎呀,我好渴啊!”

“你等着!”

陆吉祥闻言,赶紧跑到厨房里去给他倒来了一杯水。

裴谦接了过来,先是慢慢的喝了两口,才出声说道:“那个,我有给你带礼物,在门口搁着呢,你去看看喜欢不!”

陆吉祥皱眉。

不过,她还是依言去拿礼物。

结果,裴谦送的是一套餐具。

陆吉祥左右打量了几番,不明所以:“你送我这个干什么?”

裴谦解释道:“你没看到是三副碗筷吗?以后等你把小宝贝生下来以后,你们一家三口正好够用!”

噢,原来是这个寓意!

陆吉祥点点头,很愉快的收下这个礼物。

“谢谢你啊,赔钱货!”

“不客气!不客气!”

裴谦笑了笑,准备开电视。

哪料,女孩儿接下来的话,继续传来:“既然我都已经收下礼物了,那么,我们现在是不是该谈一谈你和秦可卿的事情了?”

裴谦差点就哭了。

“大姐,你怎么这么八卦啊!”

他真想给跪!

陆吉祥则是一脸的正经。

“哎,你别叫我大姐,我可没你年纪大!”

裴谦叹了口气。

他说道:“好吧,我承认,我和秦可卿之间……额,我们是发生了一点故事,哎哎哎,你那是什么眼神儿?”

陆吉祥摇脑袋。

“没,你继续说!”

裴谦重新又端起了茶几上的水杯,仰头喝了一口水,才道:“她最近有和你联系过吗?”

“没有。”

陆吉祥继续摇脑袋,并说道:“我刚才有给她打电话,但是她关机了。”

说到这里时,裴谦的神情有些落寞。

“我也打不通她的电话,前几天我去她单位里找人,结果她单位的同事告诉我,秦可卿已经被调到外省了,可能要很久以后才能回来。”

陆吉祥变得紧张:“调到外省了?她好端端的怎么可能会被调到外省去?”

裴谦看她一眼,道:“是她自己申请的。”

“不可能!”

陆吉祥闻言,当即就斩钉截铁的道:“秦可卿怎么可能会申请外调?以前我和她是同事的时候,她就给我说过,她是绝对不会离开首都的,因为出去容易,再进来就难了,她怎么可能会放弃?”

“这个是真的!”裴谦说道:“我已经问了她的好几个同事,他们都是这样说的。”

陆吉祥皱起眉头。

她想来想去,总觉得这里面有问题。

她紧紧的盯着裴谦:“赔钱货,你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欺负秦可卿了?”

“天地良心!”

裴谦举起双手,连道:“我哪敢欺负她啊?你是不知道,那家伙老凶了,每天天还没亮就要叫我起床跑步,整天把我折磨得够呛,我哪还有机会欺负她?是她欺负我还差不多!”

“是吗?”

陆吉祥狐疑的看着他。

裴谦重重的点头。

他道:“真的,我没骗你,秦可卿她人不错,我怎么可能会欺负她?再说了,我们是共患难的革命同志,我们的友谊是非常坚定的,哪能窝里反啊?”

“是吗?”

陆吉祥还是不相信他。

裴谦长叹了口气,说道:“好吧,我承认,我的确是犯了一个错误,但是,但是这件事情吧,它真的是一个意外,而且我已经取得了她的原谅啊,可我怎么都没想到,这才眨眼的功夫,她就消失得干干净净,我除了知道她是去了外省以外,具体是去了哪里,我是一无所知,他们单位里的人也只说是上头的命令,其它一律保密,我也很着急啊!”

“那就奇怪了……”陆吉祥想了又想。

忽然,她又想到了一个关键的问题。

“你到底是犯了什么错误?”

她目光炯炯的盯着裴谦。

裴谦先是一愣,目光闪烁着没吭声。

“赔钱货,你到底”

“吉祥!”

这时,厨房里传来宋锦丞的声音。

陆吉祥瞪了他一眼。

“你等着!”

说完,起身去了厨房。

宋锦丞已经换了身衣服,此时仅穿了件简单的V领羊毛衫,开口不大,随着他切菜的动作,隐约的露出微凸的锁骨。

都说工作时的男人最有型,同理,男人在做家务时,亦有一番风情。

“怎么了?”

陆吉祥站在厨房门口。

宋锦丞听到声音,抬头看她一眼,道:“想怎么吃排骨?”

“唔……”陆吉祥想了一下,很快说道:“我想吃糖醋排骨,啊,不不不,还是粉蒸排骨吧。”

“好!”

宋锦丞点头,顿了顿,又问:“鸡肉呢?”

陆吉祥裂开嘴,很不客气:“能做成辣子鸡不?”

宋锦丞不答反问。

“你觉得呢?”

陆吉祥吐了吐舌头,道:“那就做成白切*,你会这道菜吗?”

宋锦丞稍微想了想,继而道:“可以。”

这下,陆吉祥彻底激动了。

“我的天,宋锦丞,你简直是全能啊!”

男人没理会,侧身掀开电磁炉上的锅盖,查看里面煮着的食物。

他边道:“只要你平时肯多吃点,想吃什么都给你做!”

陆吉祥感动得不行。

她重重的点头:“行,我还想吃韩国料理,你会吗?”

宋锦丞瞥她一眼。

陆吉祥又赶紧赔笑:“我是开玩笑的,呵呵,你继续,你继续!”

说完,退出了厨房。

裴谦正坐在客厅里看电视。

陆吉祥径直回了卧室,再出来的时候,她的手里拎着一袋糖。

“呐,给你的!”

她直接扔到裴谦的怀里。

裴谦拿起来看了看,挺奇怪的:“这是什么?糖?你给我这个干什么?”

陆吉祥瞪着他。

“这是我从鹿城回来的时候,特意给你们带的土特产,哎呀,你不要就算了,还给我!”

说完,作势就要伸手去抢回来。

裴谦赶紧撕开了包装,并从里面拿出了一颗糖,毫不犹豫的就扔进了嘴里。

下一刻,他哇哇大叫。

“啊啊啊!”

陆吉祥笑得肚子疼。

裴谦一阵上蹿下跳,最后冲进了卫生间,直接将糖吐进了马桶里。

“你想毒死我吗!”

他嗷嗷叫唤。

陆吉祥瞄他一眼,淡定的从袋子里拿出了一颗糖,当着裴谦的面,扔进自己的嘴里。

“为了证明没毒,我亲自吃给你看!”

她满脸的笑。

裴谦则是苦着一张脸,重新拿起包装袋,仔细一看,上面赫然写着榴!莲!糖!

天啊!

是榴莲,怪不得这么臭,而且又难吃!

“哈哈哈哈……”

陆吉祥笑得好不开心。

……

傍晚,一桌子的好菜。

裴谦摩拳擦掌,欲欲跃试。

陆吉祥落座以后,看着他两眼冒光的样,很鄙视:“你至于么?”

裴谦连连点头。

“我这辈子,就吃过三次宋锦丞做的菜,其中两次还是托了你的福,实在是太不容易了!”

他作抹泪状。

“切!”

陆吉祥满脸的嫌弃,道:“去,给我盛饭!”

裴谦照做。

他很大方的道:“你是孕妇,家里就你最大,我不惹你!”

他哪是不敢惹她啊。

还不是顾忌着陆吉祥背后的那个人!

宋锦丞从卧室里走了出来,身上又换了一套衣服。

陆吉祥皱起眉。

“你干嘛呢?一会儿换一套衣服的,搞表演秀呢?”

宋锦丞瞥她一眼,语气清淡:“你洗衣服?”

“我错了!”

陆吉祥举起双手。

宋锦丞落座,理所应当的坐在女孩儿的旁边。

裴谦将盛好的米饭放到他面前,谄笑:“来,宋大厨,您辛苦了!”

宋锦丞一边挽起衬衣袖子,一边头也没抬的说了句:“赶紧吃了滚!”

“哪有你这样对待客人的!”

裴谦欲哭无泪,可怜兮兮的捧着碗落座。

陆吉祥则是咬着筷子。

她含糊不清的道:“赔钱货,谁让你不老实交代了,我可警告你啊,关于秦可卿的事情,你要是不给我交代个清清楚楚,你就死定了!”

裴谦才不怕她呢。

他自顾自的往嘴里扒饭吃,目光往桌上一扫,立马锁定粉蒸排骨。

他开始大快朵颐。

陆吉祥见状,伸筷子跟他抢食。

很快,两人斗了起来,搅得桌上是天翻地覆。

宋锦丞在旁边淡定的吃饭,过了一会儿,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才出了声:“吉祥!”

好吧!

陆吉祥一听这声,立马变老实了。

裴谦笑得奸诈。

他得意洋洋的夹起一块排骨,当着女孩儿的面,丢到自个儿嘴里。

他故意吧唧着嘴。

“哎呀,真香!”

“宋锦丞,你看他!”

陆吉祥焦急的看向旁边的男人。

宋锦丞敛眉。

他扫了眼裴谦,接着又望向女孩儿,问道:“吃虾么?我给你剥?”

噢,对了!

桌上还有水煮虾。

陆吉祥点头,挑衅的看向裴谦。

宋锦丞开始给她剥虾。

裴谦很郁闷。

“吃个饭也要秀恩爱!”

败得彻底!

……

晚上。

临睡前,陆吉祥洗完澡以后,盘腿坐在床上,手里拿着指甲刀,正在费力的给自己剪指甲。

男人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正好看到这一幕。

那丫头正费力的佝偻着腰,伸着手给自己的脚趾头剪指甲。

“你在做什么!”

他皱起眉。

陆吉祥头也没抬的答了句:“剪指甲!”

宋锦丞走了过去,将擦头发的毛巾放到一旁,边道:“拿来!”

“哎?”

陆吉祥抬起脑袋,不明所以的看着他。

只听男人继续道:“我给你剪!”

陆吉祥有些吃惊。

不过,她还是老老实实的把指甲刀拿给他。

“你真要替我剪啊?”

她挺忐忑的。

从小到大,除了父母以外,还真没人给她剪过脚指甲。

“躺好!”

宋锦丞出声,握住女孩儿的小脚丫子,低着脑袋开始认真的给她剪指甲。

陆吉祥仰躺在床上,心里说不出是个什么滋味儿。

其实,不用任何人说,她都知道。

宋锦丞待她极好,是真的非常好!

结婚两年多,他基本上什么事情都顺着她,只要是她想要的,他也总是尽可能的满足她。

可以说,在这全天下里,再也找不出第二个能够对她如此的男人。

她总是怀着感恩的心。

“宋锦丞……”

想到这里,她不禁闷闷的出了声,目光盯着上方的天花板。

“嗯?”

宋锦丞专注着手中的动作,一边没太在意的应了声。

“以后……”

她慢慢的说道:“我也替你剪脚指甲吧!”

男人的动作歪了一下,差点剪到她的肉。

“怎么忽然想起说这话了?”

他问道。

陆吉祥歪头看他一眼,说道:“以前吧,我觉得你对我好,那是理所应当的,谁让我嫁给你了呢?可现在,我又觉得吧,我也应该对你好,不然的话,我的心里不舒坦,总觉得有什么事情没做。而且,我今天看到你一个人做了那么多菜,我还挺挺过意不去的,想帮你吧,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帮,有些心疼!”

宋锦丞抬起头,目光含笑的看着她。

“不错,还知道心疼老公了。”

陆吉祥赶紧扭过脑袋,用手挡住泛红的脸蛋。

“得瑟!”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