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七五章 一木一浮生31

攻湛走近给自己敬酒帝和是颇为高兴的,儿子不喜欢他,老子却对他恭恭敬敬的,渊炎看着恐怕更讨厌他几分。有话如何说的,看不惯,可又干不掉。这滋味,别提让他多暗爽了峻。

“久闻圣皇千杯不醉,今日可得让我好好见识见识,圣皇,请。”

帝和笑了,谦虚道,“虽不晓得是何人在魔皇面前夸的本皇,但真是过赞了。本皇不胜酒力,不胜酒力呀。”

攻湛显然不信,“哎,圣皇这样说,可就真是看不起我了。莫非,圣皇以为我连陪你畅饮三九杯的酒力也没有吗。”攻湛看上去心情十分的好,大有陪帝和大战三千场的豪气。

只是,攻湛想敞开了喝,帝和似乎并不愿多饮,仍旧是谦虚的说自己酒量不好。盖着盖头的诀衣无声的笑着,难得见到帝和如此谦逊,让她忍不住想到他为何不肯喝酒的缘由。如果她猜得不错的话,他不是酒量欠佳,而是不想喝得太多醉上个三分五分,怕晚上吃她的亏吧。

“虽不敢多喝,但这杯酒……”帝和端起来,敬攻湛,“本皇该敬你。鲫”

“噢?”攻湛颇有兴趣的看着帝和,“为何?”

帝和看了身边的诀衣一眼,“若是本皇记得不岔的话,我家娘子还曾在魔宫里做过客,打扰过魔皇一段日子。旁人不了解她,我还能不了解么,一定给魔皇添了不少的麻烦吧。”

攻湛愣了愣,诀衣在魔宫住他是知道的,可那时并未听闻她认识圣皇,更不知晓两人的关系如此亲密。他一度以为诀衣在认识渊炎之后才遇到圣皇,贪图圣皇的尊贵身份而嫁了他。若说当时圣皇知道诀衣住在魔宫,为何从来不见他去魔宫里面找她?帝和说得如此客气,让他有些迟疑心中的事,对于天魔族,他好像知晓不少,当初诀衣住在天魔宫里难道是为他打探天魔族的秘密?想到渊炎一直痴心爱着诀衣,攻湛不知自己的儿子是否将天魔族的诸多事告知了诀衣。若是说了,恐怕他不得不猜测帝和是否对天魔族动了他不知道的心思。

“哈哈,圣皇哪里的话。圣后娘娘能去魔宫做客实乃我们天魔族的荣幸,怎有添麻烦一说。”

说着,攻湛看着一旁的诀衣,不浓不淡的笑容里,有着一代皇者的潇洒和气韵,“那时若有怠慢了娘娘的地方,还望娘娘能够见谅。”

诀衣勾勾嘴角,“魔皇太客气了。”

“若是娘娘日后还想去魔宫里做客,我十分欢迎。”

还去?

帝和心道,莫非他的帝亓宫还不如天魔族的魔宫?他的女人不在他的宫里住着,跑去魔宫住,怎得?今儿是父亲陪着儿子一道来抢他的亲么?

“多谢魔皇。”诀衣声音淡得近乎有一丝少有的清冷,“日后如有机会,必定与圣皇一道去。”

诀衣此话可是说到了帝和的心坎儿里,心中那丝不快烟消云散,满脑子是他带着她去魔宫里面做客的样子,最好怀中还要抱着一只小猫崽,那模样,必定是要气煞某人才是,光想想他就全身得劲的很。

在别人听来,诀衣的话滴水不漏,说得没错也得体,可攻湛自己心里却明白的很,诀衣在暗示她不会一个人再去魔宫了。一个人不愿意独自再去某个地方,在并非因为心懒或者路途遥远之外,必然是她非常的不喜欢那儿。他清楚,眼前成为圣后娘娘的女子对他并无甚多的好感。也罢,没有好感便没有,他从来也不求哪个女子觉得他是好人,他攻湛不稀罕做好人,魔就是魔。

“攻湛恭候圣皇和娘娘。”

话过三,酒来伴。

攻湛敬帝和诀衣两人酒,诀衣因为盖头未掀,客气的婉拒了。

“圣后娘娘,你的盖头自然只能由圣皇掀开。可这杯酒,我若是没有记错的话……”攻湛环视喜殿一遍,再看诀衣,说道,“可是喜宴畅饮到此时敬你的第一杯酒。虽说我算不得尊贵之人,可这第一杯酒你就拒绝,怕是不太好吧。而且,我这酒敬得是你和圣皇,你们结为夫妻共饮的第一杯喜酒你便不肯,不愿与我面子倒没什么,不给你的夫君面子,未免说不过去吧。”

帝和若到此时还听不出诀衣和攻湛之间有异常的话,倒也不必当圣皇了。诀衣婉拒攻湛的酒,他还以为是盖头盖着不方便,亦有今日殿中人多她害羞的缘故,但听完攻湛的话,他方明白是两人不喜对方。渊炎爱他家猫猫,渊炎的爹却不待见猫猫,这关系看起来怎得如此有趣呢。也好,攻湛不喜她真是不喜的好,不喜她,渊炎之前才没法向她开口求爱吧。猫猫有傲骨,攻湛不待见他,她

可不会死皮赖脸的住在魔宫,更不会非要嫁给他的儿子。攻湛的酒,他得喝。不过……

帝和暗暗的想,人家挑衅他媳妇儿,他怎能在一旁窃喜呢?媳妇儿比天还重要,轮到他四两拨千斤的挺身而出护媳妇儿了。

“呵。”帝和淡淡一笑,“魔皇有所不知,我们家她说了算。”

“……”

盖头下的诀衣轻轻笑了。

攻湛的酒,帝和诀衣到底没喝,也不管是不是让他在大殿上折了面儿。帝和素来与人为善,哪怕是妖魔,他也并不低看或者刻意为难,与攻湛之前并无往来,也不曾见过,只不过今日不便喝太多的酒故而才不与他结交,但不想,诀衣不甚喜欢此人。她的性格不像他随和,不喜欢即是不喜欢,劝也无用,尊贵的身份让她从不愿委屈自己,也好,成为他的娘子本也不该受些不必要的委屈,不想做的事便不做,不想见的人便不见,不想喝的酒自然也可以不喝。

兴恹恹的攻湛回到自己的桌后,落杯的时候,手中的力道格外的大,虽然听不到声音,但同桌的渊炎感觉到了父皇的怒气,桌面平静纹丝不动不响,可桌子中流窜着一股十分强劲的道气,像是人的心中埋藏着最深的怒火,久而不得发泄出来。不敢惊扰了周围的人,更不能搅了帝和的婚典,天魔族的人明知魔皇心中不悦却还面色欢喜。渊炎的脸色本就不好看,此时担心攻湛隐藏不住怒气,越发神色谨穆,这种大喜的日子若是出了差池,帝和绝不会放过天魔族的人。当年不云寒山的艺柳便是因为惹得帝和不悦,一夕之间被他削平了不云寒山。

“父皇。”

攻湛缓缓的转头,冷冷的看着看着渊炎,全是他干的好事,若是不喜欢帝和的女人,怎会有今日他丢脸一事。原本想借接近诀衣得她身上的什物,不想她竟然如此不给面子,一杯酒都不肯喝,不愿给他一丁点接触她的机会。

不爱喝酒的清沨喝了数杯,见还是风平浪静,坐不住了,哼了一声,看着渊炎愤愤不满。大哥骗他!

待攻湛回位之后,帝和为自己斟满一杯酒,看着酒杯里清晃晃的酒,扬起一个微微的笑。

“累了吗?”帝和轻声问诀衣。

“呵。”

低低的笑声从盖头里传了出来,“你想问的,不是这个吧。”

“娘子笑起来真美。”

“你都未见到我的脸,怎知我笑得美?”

帝和笑,“你的美早已不仅只是在我的眼中。在眼中的美,是世俗的美。”

“哦?”

“我娘子的美……”

帝和故意不说完,诀衣只是轻笑,并不出声问他,这招对她没用了。

攻湛被诀衣拒绝之后,没人端着酒再去朝他们俩人敬酒,帝和不介意,诀衣更加不在意了。帝和把杯中酒喝完,轻轻的放下酒杯,起了身。宾客以为帝和要说什么话,没想到,他只是缓缓的弯腰,将诀衣扶着站起来。

“为夫送你回宫。”

诀衣问道,“此时便回去吗?”

“不累么?”

“人不累。”

帝和了然的笑了,懂了。

蒙着盖头的新娘子一直坐在喜殿上不吃不喝,大家也不好意思,见帝和站起身是要送诀衣回去,有几个大胆的人起哄,不让帝和亲自送,留他下来喝酒。

帝和牵着诀衣的手,笑道,“众位有所不知,我家这个……凡事都得我陪在身边才行。大家喝尽兴玩尽兴,本皇暂且失陪。”

双双眼睛中,帝和牵着诀衣腾起七彩云朵,离了天渊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