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七三章 一木一浮生29

异度圣皇大婚,收到帝和喜帖的众人无不感到荣幸万分,岂会怠慢这次难得来帝亓宫祝贺的机会,不论是帝和给的面儿不能轻易拂了,还是借此心怀攀近关系,人人皆想拿得一件亮眼的珍宝讨帝和的心。喜日的前两天,已有不少远方的妖魔族王灵们带着贺礼和随从来了帝亓神山。不过,因为担心血魔随道贺之人混入帝亓宫,帝和将喜宴设在了帝亓宫外的帝亓神山天渊台上。

天渊台一背靠山,一面临湖,一则是渊,主台正对的是一片不见边际的飘渺云雾天,可谓一台四境,处处可见奇景,一呼一吸间皆是妙处横生,让人叹为观止,用来做喜宴迎客大殿最是有一番奇特之韵。

神侍们迎接喜日前到来的众妖魔王灵的行宫便设在了离天渊台不远的神山中,可听得帝亓宫里传来的梵音,感受其圣光普照的祥和。

诀衣对喜宴设在宫外并无意见,在这片世界里讲究不了太多,寻着规矩,她应该从石山九玄阁那儿被他腾云驾雾丝乐喧天的用喜轿抬到帝亓宫,哪里有从他的宫中出嫁之理。可眼下,在哪儿出嫁嫁给他,半分不要紧。

大婚的前一晚,诀衣睡不着,夜明珠早已暗下,黑暗中的她眨着眼睛,感受着身边人的温暖,心里不觉一遍遍的问自己。明日就嫁他了,大婚并非儿戏,从此在异度世界里,旁人可能不会在乎她是不是极西天的九霄天姬,而是称她为圣后娘娘,做了圣皇的女人,大约一夕之间要多出许多看她不入眼的情敌了。

怕扰了帝和睡觉,诀衣即便手臂压得酸了也不翻动身体,贴在他的胸口,静静的闻着他特有的气息,如今他身上的气味对她来说甚至比自己身上的香味更熟悉。想多了,似乎还能让人口渴,诀衣手脚非常轻缓的起床,走出房间,到外间耳室里面喝水。放下茶杯的时候,闻到熟悉的香气,极淡,但她确信自己闻到了。

转身刹那,一个身影映入诀衣的眼睛里鲫。

“是我弄醒你了吧。”

帝和温柔的笑了,伸开手搂住诀衣,“以后渴了叫我。”

“你吐口水给我么?”诀衣揶揄帝和。

“呵……”

原想柔情表心的帝和不由得被诀衣惹笑,两人间的软暖蜜意化成了笑言,觉得他老没正经的她不想被他调笑,先他一步将话说出来,像是一个把自己夫君算得死死的精明小媳妇儿,帝和好心情的顺着诀衣的话杆上。

“多少姑娘家想吃你夫君的口水还没得机会呢。”

不说还好,一说,可戳了帝和的伤心处了,明儿一过,他便不再是自由自在的身子了,外出游山玩水变得不再能随心所欲,心里肯定要惦记着家里醋劲儿大的媳妇儿,夜猫儿撒起野劲来,可要小心为上。

“哟。听这口气,好像挺不乐意娶我似的。”诀衣扬起下巴,“行呀,正好本君也没想好是不是嫁给你,咱们可趁着今夜月黑风高,此时四下无人,卷上一些金银细软包袱款款的逃婚。”

帝和颇为好奇的问,“你一宿不睡的是这事?”

“想是想了,但是没想一宿。”

她倒还真敢承认!大婚前夜竟然想着卷些钱财去逃婚,她以为这是在凡间么,大姑娘不想嫁给男人,被父母逼得没了法子,不得不偷偷趁夜溜出家门,以保自己的身家清白。果然是凡间多白痴,树大多枯枝,这种见者无语闻者想叹的法子也能流传开。今晚明月高悬,她哪儿也逃不了。莫说明月,便是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不,连十个脚丫子都不见的夜里,她想逃婚也是做做梦儿的事。

“你这么说来,我倒想起一件事。”

诀衣问,“何事?”

“明晚就是我们的洞房花烛夜,我为何不能今晚就让花烛亮起来呢?”左右明天要成为她的男人,早一天也没什么坏事,还能让自己多享用一天‘美食’,于己来说绝美绝妙一事,何乐为而不为呢。

诀衣换上严肃的神情,“不准乱来。”

“乱来是对外人,你算?”

“今晚算。”

“也就你自己不拿自己当我的贱内。”

说着,帝和忽然弯腰把诀衣悬空抱了起来,朝卧房里面走,吓得诀衣以为帝和要言说必行了。踢腾着双腿,想从他的手臂里挣扎出来,一边折腾着一边说话。

“放我下来,帝和,就一天功夫了,你难道忍不了吗?”

帝和

把诀衣放到床上,弯腰笑容满面的看着她,醇厚含笑的声音无比的温柔,“你也知道我一直在强忍着呀。”果然是个坏家伙,每天晚上睡在他的怀中都知晓他在辛苦的忍受‘非人折磨’,有时她玩性来了,还故意的挑撩他,他若有一丝回应,她则全然无辜的退却,晾着他在那儿独自‘冷下来’。玩得不亦乐乎的她还以为他真什么都不知道么。

“你不是说过么,男神首先是正常的男人。”

“是说过。”

帝和躺到被子里,看着眼中藏着小慌张的诀衣,心里乐了。

“所以现在我们……”

诀衣双手撑在帝和的胸口,不让他贴紧自己,“明天要早起,事儿多着呢,别闹。”该明晚发生的事,今夜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得逞。

“亲一口我今晚就不动你。”

“不亲呢?”

帝和笑了,“自个儿的夫君不亲,留给别的姑娘亲么?”

“你会让她们亲么?”

“自己媳妇儿总不待见的话,说不定我还是会考虑让别人亲的,毕竟你夫君我长得这么好看,白白的浪费了这张脸可是暴殄天物。”

诀衣一巴掌呼在帝和的脸上,将他的头推开,翻身背对着他。

“你媳妇儿困了。睡觉。”

帝和把她反身过来,不再多说一个字,狠狠的吻住了她的唇,在她的反抗里把怀中的姑娘吻得身体软绵绵的,哼哼嗯嗯的低吟了好久才放开她。俩人差点儿在成亲的前一晚成了真正有名有实的夫妻。

少了新郎倌儿去新娘娘家迎亲这一大事,帝和晨起之后还算得悠闲不忙。道贺的王灵们皆有神侍在迎着,帝亓宫里如常如旧,只有神卫多了许多,尤其是帝和寝宫的周围,不少人近乎是日夜不分的保护着诀衣。

诀衣起床之后,知虞和她的随身神侍便忙着给她梳妆打扮,帝和好几次想进房间一看究竟,却被两个神侍给大胆的拦住了。

“帝和神尊,今天虽然你是新郎倌儿,可在新娘子盖上盖头前,你不准进来。”

帝和笑了,“我的媳妇儿还不给我看了?”

“你可以等天姬扮好了再看也不迟呀。”

知虞没有神侍更懂伺候人,听到门口的声音,走了出来,见帝和被拦在了门外,抬手掩嘴轻轻笑了,看来今天帝亓宫的大喜事让一贯谨言慎行恭恭敬敬的神侍们胆子都大了许多呢。

“知虞拜见帝和神尊。”

“猫猫可还好?”

知虞笑道,“帝和神尊的话,小仙委实不懂。”

“她可有躁恼的模样?”

帝和不放心诀衣,她是个女战神,出嫁可是头一遭,真担心她熬不住那些个女子家家折腾的细活儿发火。弄不好,喜服头饰凤冠也能给扔了。帝和不说,知虞不懂,他真正的担心的,是诀衣的身体,大喜之日可不要晕厥过去,昏迷多日让他忧心。

知虞低低的笑出声,“我看不是天姬躁恼不安,是帝和神尊你躁恼了。神尊放心吧,天姬她的心情很好,脸色也非常好,不用多久,我们一定给神尊一个美艳绝色的新娘。”说完,知虞看着仍旧是一身神袍的帝和,这日头都高起来了,他还穿着这样的衣裳,可别担心天姬而误了自己的事儿。

“帝和神尊莫不是想穿着这身衣裳与我们的新娘子拜堂么?”

帝和笑道,“本尊这就去换衣裳。”

知虞微微施礼,看着帝和转身走开,莫名在别人的婚典时想到了她的师父。也不知道师父他现在好不好,是不是夜夜思念着她。

没人知道,连帝和也不知,他的担心并非多余。诀衣知道自己为何晕厥,她一次次逼自己不要对帝和心动,大婚要备的事不少,她并非心里无动于衷的看着他忙前忙后,她只是不敢细细的去想他为她做的事,怕自己被他的体贴入微感动,从而一次次的为他心动情深。大婚在眼前,她只能稳着自己的心,与他一道顺利拜堂,行完天礼做他名正言顺的娘子。

可让诀衣最担心的,是他们的洞房花烛夜。拜堂后,成了他的妻,莫非还不做那事么,也不晓得那会儿她的心会不会受不住为他悸动难忍,若是……

想到自己晕倒在婚床

上,诀衣的心不由得沉了。只是脑中想也觉得大煞风景,如果真是那样,他得多怄气才是。夫妻免不得亲热,她亦不可能每次拒绝他的求欢,往后对他心动恐会越来越多,回回昏死过去,他们夫妻的日子还要不要过了?

看着铜镜里的自己,决心微微才蹙眉,暗想是不是告诉帝和真相,叫他与自己一道想法子解除圣烨中在她身上的紫红蟾蜍剧毒。他瞒着她出宫办事,她气得几天不理他。此时她却瞒着他,竟有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霸道了。

“真是漂亮呀。”

“是啊,真好看。”

神侍们在一旁小声的说着诀衣的妆容,当知虞将喜服全然展开在衣架上时,神侍们又是好一阵感叹喜服的精美,直夸知虞手巧。

帝亓宫的喜气让宫外潜藏的血魔感觉到自己的机会来了,如此多的妖魔王灵来贺喜,虽然大家没有进帝亓宫,可天渊台并没有七彩佛结,人人皆能进去。想混在其中接近诀衣并非难事,堪称易如反掌。

血魔在天渊台的上方俯视越来越多的妖魔王皇带着贺礼赶来,一个个的看着,想想自己进入哪个人的身体最合适。他知道天魔族的魔皇攻湛会带着自己的长子渊炎赶来,可帝和知道他占过渊炎的身体,此次必定会留心渊炎,何况渊炎那小子是他的情敌,大婚当日,新郎倌儿可不会让想抢自己新娘子的男人靠近她,帝和他丢不起这个脸面儿。

用力的拂袖一记,血魔双手反备在身后,在人群中找自己看中的人。最好的寄居鲜体是渊炎的肉身,但他一旦进去,这个痴情郎便不会主动靠近诀衣,此又是弊处。找着找着,血魔看到攻湛带着儿子渊炎来了,渊炎的身边还有一个人,他记得不错的话,是他的三弟清沨,在魔宫时曾见过一边,小伙儿精神异常的好,除了修为不如他的哥哥以外,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正当血魔准备飞身而下潜入清沨身体时,停在了半空,又回到了他原本的高处,藏起身体不让人发觉他的存在。

“不行!”

血魔自言自语。

帝和防渊炎必然不消多说,他身边人也一定会留心。他得用一个帝和怎么都不会怀疑的身体,而且是能靠近诀衣的人。如此一来,天渊台的神侍在最好不过了。只是,血魔迟迟没有找神侍下手,是因为神侍要忙迎客,一旦稍有异象,怕是要引起旁人的注意,他不想打草惊蛇。

“啊!”血魔的眼睛在看到了一个人后,亮了。

妃色身影从高处飞下,瞬息间进了一个娇小的身体。是了,血魔把自己藏进了一个妖王带来的孩子身体里,天真无邪的孩儿最是不会引人注意,想必帝和怎么都想不到,他居然会委身在孩童的灵魂边吧。

第一次来帝亓神山的妖魔王灵们见到天渊台的奇景,一个个惊艳非常,常年战乱的王不见王,皇不喜皇,此时殿中是难得一见的大和谐,人人喜笑颜开,暂时放下了仇恨和不满。

“圣皇就是圣皇,看看人家住的这地方,可是我们那儿比不得呀,做梦我都梦不到这种地方,待我万万年后修得仙位,可能梦得一个。”

“哈哈,狐妖王真是会说笑。”小灵魔王看着狐妖王,“你是妖王,怎么修也修不到仙位的。还不如跟我一样,每日畅快的玩乐,苦短人生,及时行乐,说不定哪天血魔就找上门来了。”

狐妖王身边的小妖王看着说话的小灵魔王,眸光冷寒,让人不觉心生战栗。

小灵魔王打了个激灵,看着小妖王,感觉到一丝不寻常,“我说狐妖王,帝和圣皇邀请我们来喝喜酒,你带个孩子来是做甚么。”喝酒不能喝,助兴不能助,就算是打架还嫌他太小呢。

“小灵魔王这是在嫉妒本王有儿子么?”狐妖王被小灵魔王之前的话说得心底不悦,脸色上虽为表现出来,但话语里显然不如之前的随和了。

“哈哈,本魔王想生多少儿子都有,你家这个小妖王,本魔王可瞧不上。”

小灵魔王的话才说完,忽然感觉到喉咙被什么东西掐住,越来越紧,让他喘不上来气。很快,小灵魔王的脸色变得通红,仿佛下一瞬间便要死在天渊台的喜殿上。一时,桌边的人慌乱了。

神侍闻声赶了过来,快到小灵魔王的桌边时,他脖子上的力道消失了,猛烈的咳嗽着,庆幸自己捡回来一条命。

“请问小灵魔王你方才怎么了?”神侍关切的问,“可是身体有所不适?”

小灵魔王抬起手摆了摆,红透的脸颊让他看上去并不太好,无力的回了声,“无碍。”

神侍看了眼他桌上的东西,皆是他们呈上来给宾客吃喝的仙果仙酿,理说不会出现不适才是。

“若是小灵魔王不舒服可唤我。”

“嗯。有劳仙子关心了。”

神侍走后,没多久,小灵魔王在喜殿上差点被掐死的事传进了帝和的耳朵。

神卫首领问,“神尊,现在该怎么做?”

“不必着急,如常便可。”

“是。”

神卫出去之后,帝和慢慢的从椅子上站起来,走到高大的水晶镜前,看着镜子里一身贵艳喜炮的自己,嘴角微微的上扬。帝和啊帝和,从今往后,你也是有媳妇儿的人了,从此她就是你丢不掉的团儿,攥在手里不能太紧,扔在宫里不能太疏。

“帝和神尊,吉时快到了。”

修身赤色神容俊朗的帝和带着微笑转身,步步如莲走出了房间。身后跟随的两列神侍皆将腰封腰带换成了大红色,每人的手中皆端着一个金色的托盘,上面盖着一张大大的红绸,不知底下放着的是什么。

寝宫外,神侍见帝和走来,连忙伏礼。

“拜见帝和神尊。”

帝和问,“天姬好了么?”

“已好,正等着神尊。”

神侍让开,帝和迈步进了房间里。

第一次,帝和感觉自己的卧房很大,大到对面那个人儿感觉小小的,坐在那儿,乖乖的等着他。原本清色的房间已经变成了红色,窗上贴着大红的囍字,他的姑娘正坐在他对面的梳妆镜前,端正的身体,红色的喜服,瞧不见她真容的喜帕盖着她的头,放在双腿上的手在一片红色里,显得十分才白皙。

帝和暗暗的吸了一口气,无声长呼,一步两步,走到了诀衣的面前,微微弯腰,伸出手去牵诀衣的手。

盖着盖头的诀衣听到帝和的脚步声一步步朝自己走来,只需面对他一人,却让她感觉比面对千军万马的敌军还要紧张。看不到他,却清晰的感觉到他停在自己的面前,尤其看到他修长的手指探下来牵她的手,心里忽然猛的颤了一下。

一指情牵,不离不分。

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所谓凡人白首不离,该也是这种心了吧。

帝和将诀衣慢慢的牵着站了起来,“猫猫,你可悔嫁予我为妻?”

盖着盖头的诀衣一刻不犹豫的摇头。

无悔长生!

牵着诀衣,帝和携她走出了寝宫。宫门之外,所有的人脚下皆生出了金色的祥云,而到了天上时,竟然变成了七彩的祥云,飞向了天渊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