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七二章 一木一浮生28

有神侍每日精心准备,帝和诀衣大婚的事在吉日前三天已备妥当了。稍稍有所欠完好的,是帝和的喜服,虽知虞每日熬到深夜赶绣,可仍旧没有绣完,诀衣帝和不需要多说一二言词,从知虞午膳晚膳皆不与他们一道吃就知她有多心急了。新郎新娘倒心安的很,诀衣更是亲自送了饭菜到知虞的寝宫,劝她不要太着急,万一实在没有赶出来也没事,神侍有呈了一套喜服以备不时之需。

“天姬此话叫我好生愧疚。”

是她主动要给他们绣喜服,婚典在三天后,新郎官的喜服还没有绣好,反而让神侍备好了,她当初可是亲口说不要神侍相助一己之力足以,若不能按时将喜服绣好,她可没脸住在帝亓宫了,他们的大喜之日,如此重要的东西她竟然没能送上鲫。

“呵,愧疚什么,你已做的很好。”诀衣笑道,“不然,叫他穿一人穿神侍备好的喜服,我穿你绣好的。峻”

没想到,知虞想也不想的说道,“不可!”

“天姬,喜服本是一对儿,你们要生生世世在一起,怎么可以大婚之日就穿不同的喜袍,不妥!”

知虞看了眼诀衣送来的饭食,“天姬,你放心吧,大喜之日前,我一定会把帝和神尊的喜服绣好的。有劳天姬亲自送吃食过来,叫知虞受宠若惊。”

“你为我们熬了许多夜晚,我与帝和尚且来不及表谢意呢。”

“天姬客气了。”

诀衣在房间里,知虞不敢怠慢她,但又心系喜服的事,被诀衣看出来,知道她待在房间里劝她早些休息没甚用,便不再多说的离开了。

晚上歇息前,帝和诀衣在花园的草地上赏月,诀衣靠在帝和的怀中,想到此时知虞还在为他绣喜服,问帝和可有难得一见的珍宝。

帝和一只手把玩着诀衣的青丝,不甚在意的道,“难得一见?”

“嗯,要世间少有的。”

“有。”

“我讨一个。”

“好。”

诀衣道,“送知虞。”

“那没有。”

诀衣扭头看着帝和,“你刚说有的。”忒小气了吧!

“世间少有的珍宝,难得一见,除了我,还有别的么?”帝和嘴角含笑着诀衣,“你想把自己的夫君送给其他女子?”

诀衣一本正经,并不与帝和开玩笑,他是活生生的人,她自然舍不得,但俩人在喜服之事上确实多有麻烦知虞,一句多谢怎够。

“明儿我去挑一件送她。”

帝和搂着诀衣轻轻的笑了,“猫猫说什么就是什么。”

大婚的前一天下午,知虞一双眼睛通红的找到了诀衣,欣喜的把喜服放到了桌上,像是对待一件绝世真品,放得很轻柔,生怕弄坏弄脏。

“天姬,喜服全部绣好了。”

诀衣放下手中书卷,从榻上起身,还未走到知虞的跟前,便惊然的一把闪身接住晕厥过去的知虞。

“知虞。”

“来人。”

神侍们很快进来,扶着知虞躺到了诀衣坐着的软榻里。

“去拿一瓶滴云仙露来。”

“是。”

诀衣亲自喂知虞喝下滴云仙露,见她脸色奇差,遂问神侍,“知虞姑娘这两天可有吃完送到她寝宫的膳食?”

“这……”

神侍们相互看了眼,并不知道此事。她们是她的随身神侍,神尊让她们日夜服侍在她的身边,至于宫里其他姑娘,她们并未关心。

“天姬,此事恐怕得问知虞姑娘宫里的神侍,我们……并不知晓。”

诀衣还未出声,神侍又道,“不过,听人说,这两日知虞姑娘为了赶绣喜服,没有休息。想来,是太累才导致她晕倒了。”

恰好,帝和从外面走了进来,见神侍围着软榻,扫了眼榻上的人,“全杵在这儿,看本皇的新娘是不是大美人么?”

“拜见帝和神尊。”

帝和抬手,示意神侍们出去。

“哟,我家猫猫这么心疼人呀。”帝和笑着凑到诀衣的身边,“这些日子我忙前忙后的,怎么不见你让我睡在你的眼皮子底下呀。”说着,用力的吸了一口气,“九玄绫姬花香醉,入心旷神梦怡春。猫猫,你这样我感觉很不公呀。”

诀衣朝帝和摊开手,帝和不解。

“什么?”

“神丹。”

“给她?”

“是啊。”

“猫猫。”帝和探究的看着诀衣,仿佛想将她仔仔细细的看透,“你知道除了男女之爱以外,世间还有一种感情叫龙阳之好么。这个……既然男人和男人间能有真挚的、深厚的、非好友的感情,女人和女人吧,她们可能……”

不等帝和说完,诀衣自己拉过帝和的广袖,从他的袖中找神丹,一边道,“我喜欢男人。”他还真是敢想,她怎么会对知虞有不寻常的感情呢?

“确定?”

诀衣扯着帝和的衣袖,眼中带着嫌弃,“她为了赶你的喜服两宿没睡,像你讨一颗神丹还这么小气,以前不是最懂怜香惜玉的情圣么。怎么,想在我的面前装一把对我忠贞不二?”

帝和抬手刮了一把诀衣的小鼻头,“什么叫装忠贞不二,本皇对你本来就一心一意。”说着,从袖中取出神丹给诀衣,“最后一颗了。”本是想留着给她强身健体的,既然她想给知虞吃下,便给她罢。

“再炼一炉便是。”

帝和轻轻笑了,“呵。”说得轻巧,炼这种神丹哪里那么容易,一炉丹才得三颗,需要用帝亓神山山心里的金鼎炼制,鼎下烈焰狂火,鼎内天啐蓝火,双火同燃,九千年才可练一炉,他也就得了一炉而已,之前喂她吃了两颗,哪里还能再生第四颗出来。有心再炼,也未必能短时日内找齐炼丹的灵药,其中的药引三十六色菱花可遇而不可求,当初他若不是偶得,也不会兴起炼了这三颗神丹。

果真是圣皇的神丹。

诀衣喂知虞吃下神丹之后,她立即苏醒,脸色变得十分红润,眼中的血色不见,一双清澈的眼睛像清清的湖水泛着光。

醒来的知虞从软榻上慌忙下来,施礼,“知虞拜见帝和神尊与天姬。”

“听说你为了绣本尊的的喜服两夜未合眼。”帝和边说话边甩开了百色扇,摇着折扇,走到了桌边,看了一眼上面的喜服,嘴角勾了勾,倒是精美华贵的很,“你这么尽心尽力,莫不是爱慕本尊吧?”

帝和一句调侃知虞的话,吓得她花容失色,急忙跪到了地上,话语更是急促,担心诀衣误会,更怕帝和误会她的初衷。

“请神尊明察,知虞万万不敢有这样的想法。小仙承蒙神尊和天姬的照顾,有幸在帝亓宫住下已是深感多年修来的福气,绝不敢对帝和神尊你有非分之想,天姬待我好,我就算不明天下所有事理,却晓得做人要凭良心,绝不能辜负天姬的信任和照顾。请神尊相信我。”知虞转头看着诀衣,眼中吓得涌出了眼泪,“天姬,我没有爱慕帝和神尊,请你相信我,我只为报恩两位尊神才绣的喜服,并没有其他不该有的心思。”

吓得慌了神的姑娘让诀衣心生不舍,伸手把知虞从地上扶起来,不满的看着帝和。

“着急忙慌不吃不喝不睡的给你绣喜服,你倒把人吓坏了,没良心。”

“呵。”帝和笑了,“对我没爱慕之意的话,做一件事,本尊就信你。”

“神尊请说。”

“去藏珍楼里挑一个你喜欢的珍宝,本尊就信你。”

知虞愣了,“啊?”

诀衣当即明白了帝和的用意,笑了,他这人也是,想谢知虞就好好谢,非要吓人。

“知虞你去拿吧,你若不拿,他会以为你看上的宝贝是他。”

“不不不。”知虞双手摇摆得像是要摔断了一般,“我对神尊只有敬仰,别无其他。”

帝和笑道,“去吧。”

“多谢神尊。”

知虞带着一颗差点儿蹦出喉咙的心走出了房间——

题外话——二殿下:今天(09-10)实在太累了,更3k然后去洗澡休息了,大家明天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