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七零章 一木一浮生26

悔婚?

她倒是敢想敢说,进了他的门就是他的人,想悔婚?莫说门,连窗户缝儿也不会给她留下。大神娶亲的人本就不多,他不娶也就不娶了,娶到宫里的人还能让她后悔了离开?传开后,让别人怎么看他堂堂万神之宗,许会以为他‘不行’,这种折男神尊严的事他可不能背黑锅。女人后悔嫁给自己的夫君,事因不过几种,若非他身体不行,便是不懂得心疼爱护她,而他并非不疼惜她,她不可能因此后悔嫁予他。再则,嫌他家贫么,更是不可能。其余诸多可能让女人无法忍受自己夫君之事,他皆不会有那样的臭毛病,她有何理由后悔?

退一步而言,他们还没拜堂成亲呢,她如今就想着悔婚,其心究竟真在他这儿吗?他可为了心中的责任娶她,但却不会容许自己强娶一个对己并无真心之人,若她心有所爱,他绝不把她封后鲫。

“你想悔婚?”帝和心静气平的问面前的诀衣峻。

“我们非成亲不可吗?”

看着诀衣,帝和心里有一股说不出来的气恼,可他不愿对她表露出来,大婚是喜事,他不想两人心生不快,若她此时不想嫁他为妻,他给她七日考虑,于是,对她说道,“从今晚开始,我们同房不同床,若七日之后你仍然有此一问,我们便不成亲。”说完,帝和再无一话,转身走开了。

望着他渐渐远处的背影,诀衣心底当即觉得她不嫁了。可真要对他说出这句话,还得细细三思而行。看似并无几多严肃的他仍旧保留三分清醒,给了她七天思虑,这份尊重她很感动。

晚膳时,知虞感觉到帝和诀衣之间有点儿怪异,偷偷的观察他俩人,见他们竟然一句话没说,各自静静的用膳。虽说,食不言寝不语,可他们以前并不这样,今儿是怎么了?

晚上绣着帝和的喜服,知虞伸腰缓缓略有酸疼的腰,想到了晚膳时诀衣帝和间的不对劲,想了想,起身出宫去找诀衣。还没帝和的寝宫,路过殿前大花园时,见到湖边有一个很像诀衣的身影,拐上花园青石小道走了过去。

果然是她。

“知虞拜见天姬。”

“你怎么来了?”

知虞起身后,稍稍走近诀衣,但没有与她并身而立,而是在她的侧方,如实告知她,“我是来找天姬的。”

“何事?”

知虞沉默了片刻,像是没有想好要怎么开口与她说来。她虽没有日夜跟随在她的身边,但住在帝亓宫里这些日子也能看出些事儿。诀衣天姬并不常与神侍们闲聊,在帝亓宫里,除了帝和神尊在她身边时,别时她不是在看兵书便是修行和休息。饭后,她会在宫中的花园里或湖边散步,静静的,仿佛世界里只有她一个人。

过了好一会儿,知虞说话了。

“我并非有足够的身份来与天姬说这番话,可这宫里,神尊之外便是神侍神卫,知虞窃以为自己比神侍还是有稍稍的不同,得神尊和天姬的照顾,心中万分感激。今日斗胆来找天姬,如果天姬不嫌弃,心中烦忧的事,不妨说给知虞听听吧。”知虞真诚的看着诀衣,“我保证,不会再有第三人知道天姬你说过的话。”她与她一样,在这宫里,并没有真心朋友,甚至连帝亓宫外面她亦不能轻易出去,她要命,更想回到簿兮仙山再见师父。

诀衣并没有出声,她认同她说的,在这儿,她并没有可以诉说心中烦恼的人。不过,在极西天的九霄天姬宫,她也没有知心的好友,心中烦闷难解时,会去皇母西山拜见恩施西极皇母,希望她能为自己指点迷津。回想她的世界,领兵征战守护天界的安宁占去了太多太多时光,留下给她,并不多。不用紧张战事的时候,她只想轻轻松松不想世事,或许正是这样的态度,才让她的朋友没有多少。毕竟,哪个神女仙娥喜欢每次去找好友品茗时总是失望而归呢。

安静的世界,她早已习惯。并不会因为心中的郁结无人可说而沉闷许久,她享受独处的风景。

“知虞知错。”知虞等不到诀衣的话,猜想自己自作多情让她烦了,连忙道歉,“知虞以后不会再多嘴了。”

知虞欲离开,诀衣的声音响起。

“你没有错。”

“天姬……”

“不过是我不习惯将心中的事说出来罢。”

知虞理解的点点头。也许是她身份太低微了,不配知晓她的心事,又或者她不想把心中事讲出来。没关系,她只是问问。

“虽然我

不知道天姬你在烦恼什么,但是我觉得,要成亲的新娘子是最美的,也应该是最开心的。如果帝和神尊做了什么事让你不高兴,你可以告诉他,让他改变。我觉得,他肯定会为了你改变,他真的很喜欢天姬。”

“你怎么知道?”

问完,诀衣发觉,她在乎的到底是帝和。美不美,开不开心,皆不如他的喜欢。更是间接的让知虞知道,她的心事的确是因为帝和,尽管她并不愿承认。

诀衣又问,“他惹我不快,你是怎么知道的?”

“呵呵。”

知虞低声的笑了,莫非要成亲的新娘子会变笨么?她与帝和神尊晚膳一句话不说,此时心中烦忧独自立身湖边,不是帝和神尊惹她不高兴了,还能是谁?

“天姬可还记得今日最后与帝和神尊说话是在何时么?”

诀衣回想后,扭头看着知虞笑了,是啊,她有好几个时辰没理他了,确实容易叫人看出来他们欠平和。帝亓宫里敢惹她不悦的,除了他,并无别人。而她不高兴他不闻不问,作事者不是他又能是谁。

“男女之事知虞懂得并不多,更无资格在天姬面前为帝和神尊说上三言两语,不过我想,大概许多女子要羡慕天姬了。”

“是么?”诀衣轻轻的笑了一下,“圣后娘娘这个名号,当真那么吸引人吗?”

知虞无声的扬起嘴角,“天姬错了。”

“哦?”

“天姬被众多女子羡慕的并非是成为圣后娘娘。”一个名号而已,有是好,没有也不必太在意,独一无二的名号,终究只能有一个人得到,得不到的姑娘莫非都要难过么?那天地间多少事得让人伤心垂泪呢。她让人羡慕的,是她得了有心人,对她一人有心的男神。知虞微微施礼,“知虞逾矩了,有些话并非我应当说的,还望天姬听后莫要生气。”她自个儿的感情尚且不知该如何落尘,哪里敢说看得清神尊和天姬的情爱呢,但若不宽宽她的心,只怕今晚她连觉也睡不安稳吧。

“我曾跟随师兄们去人间济世苦难凡人,为自己修行积攒福德,遇到了一个穿着华丽但面容十分憔悴的少妇,当时我想,她站在河边是吹风还是宁静自己的心呢,没想到,不待我转身随师兄们离开,那个妇人跳进了翻浪的河水。”知虞说起当初的故事,脸色十分平静,“我不能显身救人,只得施法让她被河边垂下的柳枝救下。”

知虞师兄化成凡人的模样,将女子拉上岸,问她为何要跳河。寻常关心话语,惹得女子放声大哭。

她有家境殷实的娘家,更有显赫望门的夫家,夫君让她衣食华贵穿金戴银,服侍她的随从婢女更是十人有余,若是寻常百姓见了,必然觉得她生活十分幸福。可高墙之外,无人知晓她在府中过的日子。

她的夫君每隔几日便从府外带素不相识的女子回家中,夜夜笙歌,好不热闹。最初他领回家的女子还是身家清白的姑娘,只不过贪图他的尊贵和钱财,她说上一二他会稍稍收敛。但渐渐的,他把青楼的姑娘也带回了家,她说什么已是不听,说得多了,他甚至有一次出手打了她耳光。人人得以敬畏的大宅门内,家奴们对她这个堂堂正正的大夫人慢慢失去尊敬,看了她许多笑话。

所谓,家丑不可外扬。她恨极了这句话,却不得不用这句话来忍受夫君的不忠。公婆甚言,男人三妻四妾十位正常。她道,若明媒正娶进干干净净的姑娘回府做妾,她容。可搂着不三不四的女子回家,完全不顾她的颜面,她委实难以容忍。

“天姬一定听过凡间这样一句话,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知虞凝望着诀衣,天有不公,人人与生俱来便有着诸多不平,但在不平的世界里,必须自己安慰自己的心,“我救那个少妇一次,救不了她一世,凡人有凡人的宿命,除非阎罗王给她改命,她遇人不淑,我亦无能为力。天姬你知道吗?我在凡间见过很多相爱的男女,欢欢喜喜白头偕老的见过,吵吵闹闹情散也见过,两情相悦的男女让我好生羡慕,爱而不得的更让我唏嘘,看了那么多人,我只有一个想法。”

诀衣微微挑眉,示意知虞继续说,她等着她的话。

“贫穷富贵,尊尚卑微,这些在男女的情爱里,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心中喜欢的那个人是不是真心想与自己在一块儿,一生一世。”人生未完便移情别恋的,算不得一生一世,不算真正的感情。

诀衣淡淡的问,“一生一世很长吗?”神仙的生命不死不老,他们要在无极时光里过许多许多年,若帝和与

她仅有一生一世的缘分,那他们恐怕早已挥霍掉了他们的缘分了,难怪到了此生才会让他们难以完全契入彼此的生活里。

“我不知道一生一世够不够,但是我知道,帝和神尊非常在乎你。”

“是吗?”

“假如我为师父做了什么,我肯定欢欢喜喜的跑去告诉师父,想他知道我对他好,就算他没有回应也没关系,只要他知道在他不知道的时候我还惦记着他,关心着他,为他做了很多事,就足够了。”不能光明正大的相爱,她就要师父记得她的好,只有这样,她才可能让他被别的姑娘示好时,觉得谁都比不上她。

知虞笑容灿烂的看着诀衣,眼中有着不做掩饰的羡慕之色,“可是你知道吗?帝和神尊为了流血了,却不愿你知道。”

“嗯?”

诀衣疑惑了。

“我给天姬绣喜服的时候,有一天帝和神尊找我,隔开了他的手腕,将他的金赤血滴在了天姬你的喜服上面。他说,你穿上喜服,妖魔若想伤害你,他的金赤血会保护你周全。”

知虞忘不了自己看着帝和滴血入服的画面,上古神兽之血何其精贵,喜服那么大,并非一滴两滴能够,他为她的喜服撒了许多的热血,更在事后让她不要对她说。

“簿兮仙山有许多师兄弟,他们有人心中也有爱慕之人,可没人能做到如此份上。天姬,如果不是心里太在乎一个人,怎么心甘情愿为她撒遍护身之血呢。”

知虞轻轻的叹气,“假如有人能默默的为我做到如此,即便他不是师父,我也愿意以身相许。”

“……”

诀衣沉默,长长的沉默。

“帝和神尊来异度世界时,并不知道你也来了,他们回了帝亓宫。可当他听说你来了,立即飞出宫寻天姬,又担心你回来被人伤害,将宫里的神侍全部换掉,用佛灵*把整个宫群清理干净。我以为,不入心,不可如此体贴入微。”

“还有,在天界时,天姬你不知为何身体不适,帝和神尊不是寸步不离么?”知虞看着诀衣,“他对你如此好,就算惹天姬你不高兴了,多想想他平时的好,难道还不能让你释怀吗?”

诀衣看着知虞,似乎有些道理,平时那些好并不是他装出来的。现在总觉成亲太快,何不如他所说,成亲之后再细细了解。

“假如我和你在凡间见到的少妇一般,在成婚之后发现所嫁非人,又当如何?”

“凡人有七情六欲,管不住的污孽太多,世间诸多妖魔鬼怪无间横行,在花花世界里,人灵变得丑陋很容易。但是帝和神尊是神,是尊贵的佛陀天大神,他的为人和品行难道天姬你还能信不过吗?”知虞坚决道,“少妇遇人不淑的事,在天姬的身上绝对不会发生,帝和神尊必定不是那般无情之人。”德行恶劣,果位欠满,如此怎么可能尊列神位,岂不是要将三十三重天变成了妖魔的世界吗。

诀衣心里轻轻的叹气,是啊,以帝和的为人,恶事不必担心太多,他知晓分寸,不会沾惹让人瞧不起的脏污。而她所担心的,也不是他的品行是否好。

“成亲之后,若后悔,又当如何?”

“为何悔?”

诀衣说不上来更多,便将帝和瞒而不言的习惯拿将了出来。

“若成亲之后发现他有许多行事风格并非我所喜好的呢。”

哪知,知虞笑得像个凡事皆懂的大姐姐。

“天姬,我发觉你有点儿像小女孩儿。”

“嗯?”

“比起找到一个真心对自己的人,你说的这种事何以成为问题呢?”

诀衣摇头,“不,这就是问题。”

“如果你不喜帝和神尊的习惯,让他纠改不就好了。”

“若他改不了呢?”

“明着改不了,暗着天姬你还不能让他改么?”

诀衣将身子转过来,正对着知虞。有她说得这么简单?

“天姬,百炼钢最怕什么?”

“绕指柔。”

“是呀。英雄最难过的关是美人关。天姬你这么美,难道还不能让帝和神尊心猿意马吗?”知虞得意的将自己所想告诉诀衣,“冷冰冰

的叫人改变可能一时让人难以接受。”神尊可非一般的男神,高高在上的他们哪里会听令与别人,尤其是修为不如自己的女子,让他们心甘情愿的为一个人改去对方不喜之处,绝非易事,大神哪一个不有着自己的脾性。

知虞继续道,“但天姬你温柔似水潜移默化,把神尊那些个你看不得的坏毛病改了,神不知鬼不觉,说不定他自己也不曾发觉呢。”

一话点醒梦中人。

诀衣心想,是了,她怎么就没想到,帝和从来是发号施令者,那些个爱慕他的神女哪一个不是听他话的,自己强势冷冰的话语免不得让他心中不适,就连今日问他是否他们却要成亲的话,回想起来也是太过于冷淡,若能像幻姬那么温柔,或许他便不难该了。

“若是我不肯改呢?”诀衣道。她是诀衣,不是别人。

“那就得看帝和神尊对天姬你的情,有多深了。”

“……”

此后,诀衣又是沉默不语,知虞陪她在湖边站了许久,再说了几句并不多有效的话,见她似乎想一个人待着,便施礼后回到寝宫继续绣帝和的喜服。

远山不清,烟雾蒙蒙。

湖面上浮现一层越来越浓的雾气,远处的山水很快看不清了。夜晚的风,慢慢大了,湖面荡起了一轮轮越来越大的涟漪,湖风卷着雾气吹到岸边,撩起诀衣的衣袂,像在轻声的安抚她。

“哎……”

诀衣叹了一口气,她的脾性自己多少也了解些,倔强难改。因领兵多年,着实不会对男人示弱,更从不求人,悍战女神的名号没吓退他已是让她要偷笑了。知虞说,默默改变帝和,其实在她看来,首要的不是改变他,而是她自己要做出妥协退步,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她自不愿为他改变,又怎能要求他为她变化。

午时一刻,诀衣从湖边走回了寝宫,到卧房看到帝和盖着被褥睡在窗下的软榻上,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无声的走过他,泡澡去了。

这小子,竟然真的与她分床睡了。

从浴池中站起来,诀衣伸手去够池边架子上干净的衣袍,竟然……不见了。

“还给我!”

诀衣拉着脸说道。

等了会儿,不见帝和现身。

“再不现身,我可要动手了。”

还是无人应她。

诀衣心道,不是挺有骨气要分床睡不理她么?怎么又玩这招。

被照顾习惯的某个姑娘压根没想起,看到帝和睡在软榻上,她直接走过他,进来泡澡事先并没有拿衣袍进来,平时总帝和给她送来,惯坏了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