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六八章 一木一浮生24

渊炎了解自己的父皇,他若打定主意的事,必定不择手段达也要达到,他想对小衣不利,如果不能及时阻止,只怕她要被伤害。他的确不想她嫁给帝和,但并不想伤害她,父皇不满他的失落,将心里的怒气算到小衣的头上,说不过去,她是无辜的。

“父皇,孩儿知道你疼爱我,但是我的感情之事,并不希望有人插手,还望父皇能尊重孩儿的决定。”

“你什么决定?鲫”

“真心祝福小衣新婚快乐。”如果她觉得嫁给帝和是幸福的,他会祝福。天地何其大,能遇到自己心爱的人,很难。遇上了,谁又不想朝夕在一起呢。她与帝和,倒也般配。他是天界的神,她似乎也是属于那个世界,美好如她并不是异度世界里的精灵,大抵只有俩人来自一处才能牵手吧,她不愿留在异度世界,他也难放弃自己的族人峻。

攻湛的眼中并未出现惊讶之色,渊炎的话和态度在他的意料之中,他很清楚自己长子的性格,只是稍稍有点奇怪不久前为何性情大变,颇有他的几分狠辣,那时心中暗喜他终于像自己的儿子了,怎么没过多久又变回去了?虽然渊炎的性格不像他,但并不妨碍攻湛欣赏自己儿子,很多时候他的见地让他觉得,天魔族交给他,并不会灭亡,应当是能更加壮大。他没有的仁慈,儿子有,虽然有时不赞同他的行事风格,可到底以德服人也是好的美德,他虽然残暴却不糊涂。

大丈夫能屈能伸是为佳,拿得起放得下更是上佳,他高兴儿子这么快能振作起来,但有些事并不能用大度和忍让来解决。神有神的天规,人就人的国法,魔有魔的原则,并非每一件事皆可真心接受。如果事事全退让,他们还怎么称之为天魔族。男人总要做几件心狠手辣的事才会发现当坏人并没有那么难,或许本身骨子里就有邪恶,只不过不曾被挖出。

“你想祝福她,我不拦着你,你祝福就好。但是炎儿,你应该知道,天魔族有天魔族的霸气,心爱的女子被抢走了,不可无动于衷。我不喜欢她嫁给你是一回事,但她先离你而去,你真甘心?”

攻湛慢慢走近渊炎,在他身前一步之外停住,目光紧盯他,“父皇以为,看到她过得不好,你就高兴了。”

“父皇?!”

他这是何意?自己爱着的人,怎能忍心看着她过得不好。

“用她的悲惨来祭奠你逝去的真心,这,才是对她最好的报复,让她深深的明白,离开你是多么错误的选择。”攻湛笑了,伸手拍到渊炎的肩膀上,用力摁住,“炎儿,父皇会让她后悔没有死乞白赖的嫁给你。”

“父皇!”

渊炎担心自己父亲的手段太过于狠毒,一把抓住攻湛的手,父疼子他明白,可他的个人感情不需要他过问,尤其是小衣,他不想她受到一点伤害。

攻湛一把甩开渊炎的手,不满他对诀衣的柔情,大声呵斥道,“炎儿!你不要挑战父皇的耐心,父皇做的一切都是为你好,为我们天魔族好,你现在不懂我不怪你,但是你若想阻止或者破坏父皇的安排,不要怪父皇到时不念父子之情。出去吧!”

“父皇。”

“出去!”

渊炎无可奈何的走出攻湛房间,心中越添烦恼,血魔的事没有想出法子,父皇又想对付小衣,他到底该如何是好?一路回寝宫的路上,渊炎眉心不展,感觉自己实在人单力薄,不怪小衣放弃了他与帝和在一起,为难来临他无能为力,不能守护她,更不能让父皇真心接纳她,弱不可挡风遮雨的他,如何留得美人心。

“到底该怎么办呢?”

低声自问的渊炎没有注意到前面来的人,不小心碰到了端着茶水的侍女。

“啊。”侍女惊呼一声,见自己撞到的人是渊炎,连忙矮身行礼,“请大皇子息怒。”

“无碍,起来吧。”本就是他的错,走路光顾着想事没看路。

侍女收拾好茶杯,战战兢兢的走了。

渊炎继续朝寝宫走,忽然停下脚步,转身看着离去的侍女背影。

“对呀!”

他怎么之前没想到这个呢。

帝亓宫。

离大婚之日越来越近,帝和想到千离和幻姬第一次大婚时,事无巨细皆是他亲力亲为,虽然当日并没有成功,是他和河古化作他们俩人的样子成了亲,但是千离对幻姬的用心大家有目共睹。如

今他和猫猫大婚,天界好友虽不能到场,但大婚典就是大婚典,不能因为在哪儿办他就不用心,千离能做到的事,他亦能。

诀衣泡过澡还不见帝和回宫,便到他的书房里去看书,等他回宫一道安歇。半卷书看完,仍旧不见帝和回宫,掐了掐时辰,诀衣朝门口看了看,什么事需要他忙到这么晚还不回来休息呢?自从俩人的大婚定下吉日后,他便日渐渐的忙碌起来,一晚比一晚回宫得迟,倒也不见他累,夜夜睡觉时嘴角上扬。

忙就忙吧,她继续等着他……

寅时两刻,不知何时怎得趴在桌子上睡着的诀衣醒来,抬起头看了看明亮的房间,夜明珠的光芒在夜里格外亮眼,房中细枝末节处看得清清楚楚的。

诀衣冥了下时辰,连忙站起来走出书房到卧房去瞧,果然不见帝和回宫睡觉。他若回来过,不会让她在书房睡着的。过一个时辰天便要亮了,他竟一晚未归?

心中忧情顿起,诀衣快步走出卧房。

“来人。”

很快有神侍走了过来,“天姬有何吩咐。”

“帝和神尊可有回宫过?”虽心里知道,但诀衣还是明白问一声,莫是他太急太忙才不得已疏忽了自己。

神侍摇头,“回天姬,帝和神尊不曾回宫歇息。”

没有回来。

“他在哪儿,带我去找他。”

“是。”

神侍领着诀衣到帝亓宫别处寻人,服侍帝和并不多久的神侍不了解他的习惯,自以为他和往常一样忙着大婚的事,直到在帝亓宫里转了一遍,不见帝和是身影,神侍惊觉诀衣可能要恼了,急忙行礼。

“请天姬饶恕,小仙不知帝和神尊去哪儿了。”

“他出宫的时候,没人知道吗?”诀衣问。

“这……恐怕要问大宫广门处当值的神卫。”

找到神卫询问,才知帝和从晚膳过后便离开了帝亓宫,一晚上不曾回来。

诀衣的心,不知不觉提了上来。帝和最近有个习惯,去哪儿都想带着她在身边,忽然一声招呼不打便独自出宫,让她难免多想。如果是寻常的事,怎么会瞒着她,只怕他所去的地方并非安全之地,因此才不让她跟着一起去。

这个家伙……

诀衣心里暗暗微微的怨着帝和,多危险的地方她也不怕,就不喜欢他这种凡事瞒着她的感觉,要成为夫妻的人,有什么不能告诉她。一道去了,说不定她还能帮上忙。

神卫问,“天姬,可要我带人出宫去寻找帝和神尊?”

“不必,你退下吧。”

“是。”

神卫走了之后,神侍看着诀衣,不明白她为何不让人去找帝和。瞧她的神色确是在担心神尊,可神卫说去寻,她却不同意。

“乏了。”诀衣轻轻的抬了下手,叮嘱神侍,“若帝和神尊回宫,不必叫醒我。”

“是,天姬。”

神侍待诀衣进了寝宫之后,面面相觑,天姬这是怎么了?怀着心思能睡得安稳么?

嗨,别说,诀衣还真是睡着了,而且将帝和的枕头抱在怀中,想着他要是回来歇息,必然得惊醒她。

血魔到了帝亓宫外,见帝和布在宫外的七彩佛道结,知晓自己用魔灵穿不过,便在宫外等待从宫里出来的人。在他的等待中,见到有宫外的人想求见帝和,皆被宫门口的神卫拒了,帝亓宫不容许任何外人踏入。他想,帝和是在防备他和渊炎吧。宫外的进不去,宫里的总是要出来,他潜占在帝亓宫中人的身体里,神卫又能奈他何。

可是,让血魔差点儿气得呕血的是,帝亓宫里一整天没有一个人出来。

连续三天,血魔没有见到一个帝亓宫内的人。

“好你个帝和啊帝和。”竟然小心到了这个份上,也罢,越小心越有意思,看看到底是你保护她保护得周全还是我的本事大,从你的手心里杀人,这感觉想想心底竟期待非常。

血魔得不到潜入帝亓宫的机会便在宫外吞噬生灵,以期能把自己的法力增进得更加强大,帝亓宫周围的生灵感觉到巨大的恐慌。帝和不在宫里的时候,血魔霸占帝亓宫,将宫殿变成

炼狱一般,宫外无生灵敢出没。后来帝和回来,帝亓宫佛光普照,很多害怕血魔的妖灵魔灵又聚在宫外生活,感觉到圣皇的庇佑,生活变得很安然。可没想到,血魔再度出现,人人心慌不安,不少的生灵想着是不是离开帝亓神山,去远方寻求安逸之地。

帝和回宫的时候,血魔将好不在帝亓宫的外面,一直不知道帝和不在宫里,若是晓得,怕要后悔没有杀将进去。

“帝和神尊。”

“拜见神尊。”

“帝和大人。”

一路神卫神侍的行礼没能让帝和减缓自己的脚步,见诀衣的随身神侍有两个在花园里摘花,微微蹙了下眉头,把她们叫到了身边。

“本皇不是叫你们随侍在天姬的身边吗,怎么在这儿采花?若是天姬有什么不妥当,本皇决不轻饶你们。”

两个神侍被帝和的话吓到,跪倒在地上,额头贴到地面上去了。可话中,却有几分为自己辩驳的不甘之意。

“神尊请明察,并非我们二人不随侍在天姬的左右,而是她不让我们跟着。”

另一个神侍也道,“天姬在寝宫休息,不让我们打扰。”何况,还有四个神侍姐妹在那儿侯着呢,怎么单单就说她们俩呢,她们摘花也是为了给天姬晚上泡澡用的。

帝和看看日头,日晒三竿了猫猫还在睡觉?二话不说的朝寝宫步如流星的赶去。

卧房内,看到诀衣安好的睡在被子里,怀中还抱着他的枕头,帝和扬起嘴角笑了。轻手轻脚的走到床边坐下去,眼含柔情的凝视她好一会儿,鼻息全是她的九玄绫姬花香气,心里的暖意慢慢的上升转浓。在外头的时候他的心里便总挥不去她的样子,一心想着早点儿回来,明知道自己做的事是对她好,必须得做,不做他难以安心。可若不是想到血魔会杀死她,只怕根本做不了,尽想着回宫抱着她柔软的身子安睡,闻着她的发香,听着她均匀的呼吸,还有躺在他怀中的乖巧。

男女之情最是想不得的一件事,越想越不得了,尤其是当着面的时候,心里挠痒痒似的,看着触手可及的人,便心撩难耐了。

人说,日日思君不见君,相思之苦何人知。可有句话,比那相思更让人心醉莫了。

想你,便是面对面的看着你,还是想得紧。

帝和附身,伸手想把诀衣抱进自己的怀中,没想到,沉睡的她竟像是睁开着眼睛一般,巧妙的裹着被子翻身滚到了床里边去了。

“呵……”

帝和轻轻一笑,看着诀衣的后脑,宽衣解带,穿着白色中衣躺了下去。哎哟哟,看来他家的猫猫生气了,怪他晚上没有回来陪睡,这会儿正使性子呢。既是如此想他陪着,他岂有不合了娘子心意的道理。

“啊!”

帝和还没躺好,身子被诀衣一脚踹到了床下,翻身坐起,看到诀衣已翻身过来,侧躺在床上,一只手撑着她的头。双眼缓缓的打开,看着地上坐着的帝和,嘴角轻轻的扯了下,一丝非常寡淡的笑容变成从她的嘴角消失不见了,让人一眼明了,姑娘此时的心情不佳。

“猫猫。”

帝和笑嘻嘻的从地上靠了身子过来,俊脸含笑,笑惑人眼,似桃花盛开,含情脉脉。

“猫猫昨晚睡的好吗?”

帝和靠在床边,将自己的脸朝诀衣凑过去,像是要讨一个温柔的亲吻。

诀衣慵懒的伸出一只手指戳在帝和的脑门上,双眼微微睁开,仿佛看着帝和,又仿佛根本不在意他是不是靠在床边,更有几分半梦半醒之间的娇憨感,惹得帝和眼中的温柔越发多了。

“离我远一点。”

帝和哪会听话,笑了。

“离猫猫太远我怕你会寂寞。”说着,帝和抬手去抓诀衣的手指,被她飞快的缩回去,没有抓着,落了空。

“你离我近了我才会寂寞。”

帝和笑得邪肆,“噢?此话怎讲?”

诀衣的眼睛还是没万全睁开,懒懒的道,“看着烦。”

“猫猫,你这样说,很伤我的心。”

“你的心还没有被我伤透吗?”

帝和笑道,“娘子伤为夫的心,是爱夫君。为了娘子能有一个完好的心日

夜戳,为夫不敢让心被伤透,每日被伤之后,会默默的躲到角落里偷偷疗伤,再见娘子的时候,又是一颗好心了。”

诀衣睁开眼睛看着帝和,冷冷的道,“去吧,找犄角旮旯修补你的心去。”

帝和忽然从地上站起来,坐到床上,因为诀衣就侧躺在床边,他一坐下去,两人的身体免不得碰到,见诀衣丝毫不退缩,心知诀衣是心里真不悦,忙换了严肃的脸色不与她玩笑闹腾了。

“猫猫,别生气。我出宫办一件很重要的事,本来想带着你一道去的,后来觉得吧,还是我自己一人过去更方便些。你莫要觉得我对你有二心。”

帝和试着用手抓住诀衣的手,紧紧的攥着,不让她抽离,“昨晚没有回来陪你睡觉是我不对,以后不会了,晚晚陪着你,嗯?”

诀衣不是不讲理的姑娘,帝和的态度好了,她也端不起冷脸。

“我不是生气你晚上没回来陪我。”她不娇气,也不想成为他一个办事时心里的包袱,她只是感觉这种不知他何所去的感觉很不好。

帝和笑着把诀衣掀抱到床里面,手法迅速的躺在她的身边,想与她温存会儿,不想惹得诀衣倏的一下从被子里坐了起来,眼神落在帝和的脸上,十分严厉的模样,瞬间让他不敢造次再惹逗她。

“……猫猫。”

“我们不用多久便大婚,夫妻既是同林鸟,为何你出宫办事不肯告诉我一声呢?”诀衣生气的质问帝和,“以后你做什么是不是只要你觉着不必告诉我的,全都我行我素?”若是这样,他们还是不要成亲的好,免得她日后总要担莫名的心,甚至觉得自己不是他的娘子。

帝和自由自在惯了,诀衣是他很努力接纳的一个人,不算漫长年月里,想完全融到他的世界里,尚有难处。这会儿诀衣生气,他的安慰不过是觉得当夫君要宠爱自己的娘子,至于错,他全然不觉得。他何错之有?莫非成亲了,他便完全没有独自出宫的权利了?事事要告诉她,这便是他不想沾惹十丈红尘情爱的缘由,他可不想找个人处处管束着他,干什么都不舒坦。

“此事我一人去办就行了,你在宫里休息,不好么?”

依他这样说,他一个人能做好的事,全不用告知她,那……诀衣问道,“天地间有什么事是你一个人做不好的呢?”

“有啊。”

帝和笑了,一把将诀衣拉下来,翻身压到她的身上,“此事……没你,不行!”

诀衣用力把帝和掀下,“我不喜欢不知夫君踪影的感觉。”

帝和暗道,他还很不喜欢有人管束着他的感觉呢,可他生她的气么?

“好。这次,我错了。”

“我要的不是这句话。”

帝和心知她想得他哪一句承诺,可他并不愿说出来,言出必行,他可不想给自己以后的日子找不自在。

“猫猫,想不想知道我一夜未归是做什么了?”

诀衣何其聪慧,当即明白帝和并非真觉得自己有错,他不想日后被她束着。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