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六五章 一木一浮生21

“天姬!”

帝和瞪了一眼知虞,这会儿紧张害怕有甚用,把人喝成这样,待会儿再收拾她。二话不说,抱起诀衣快步走出膳厅,进了寝宫里。

靠在帝和的肩窝里,诀衣有气无力的叮嘱帝和,“莫要生她的气。无心之失罢了。鲫”

“除了蛇是忌物之外,你可还有别的禁忌?峻”

帝和看着诀衣额头上开始渗出汗珠,脚下生风,眨眼把她抱进寝房内,轻轻的放到床上,喂她吃下一个神丹。随后,广袖拂扫,从寝宫大门一直到寝房之间的门一扇扇次第关上。三两下把诀衣身上的衣裳除尽,扶着她坐起来,自己坐在她的背后,用法力将她体内的蛇灵气息逼出体外。

很快,诀衣通红的全身渗出一层红色的细汗,像是把她皮肤里的红色清洗出来,细细密密的汗珠汇集成滴,从她的脸上流下来,划过她的身体,沁入了坐下的被褥,慢慢的把被褥染出了一片红。

把诀衣体内所有的蛇灵气逼出后,帝和收了法,搂着倒进自己怀中的诀衣。

“好些了么?”帝和温柔问道。

蛇忌雄黄人人皆知,可她是龙,九彩玄龙,怎会忌蛇?实让他匪夷所思。

诀衣拉着帝和的广袖遮上白皙的身子,留下两截似白藕的小腿在外,轻声道:“没事了。”

“回头把你禁忌的东西全告儿我。”

“呵……”

诀衣很轻的笑了下。她最禁忌的,不就是他么。不能对他动心,一动心就会昏死过去。她知道每次她沉睡过去他很担心,悉心号脉却不知为何,不能将她及时唤醒。他已去北荒日峰神山找过圣烨,对他用了法诀重惩,若是让他知晓是圣烨印在她后背的紫红蟾蜍惹的,不晓得回到天界之后又要去怎么对付圣烨了。她恨圣烨,可终生囚禁已是天责,他不要再为她去惩罚他,若失手灭了他,到头来,天要降惩于他,吃罪的是他,何苦为了圣烨害了他自己。

只是,诀衣也知道,想做到对帝和不动心很难。她如今知晓真相,每每被他感动时,总是克制内心对他的情动。但时日长久,她不可能每次皆成功自制。情之所以是婆娑世界里的奇迹,便是在于它得难忍难藏,能抑忍的感情,又怎能称之为发自心底的真意呢。

“你这次不是知道了么。”

“只忌蛇?”

诀衣勾笑,半认真半玩笑的道,“还有,忌你。”

“猫猫别闹。”

“我没有闹,说的就是真的。”

帝和哪里会听真诀衣的话,忌他,怎么忌?不喜欢他么,还是不跟他亲密。显然两者不可能,他会是她的夫君,也会成为她的男人,她不爱他还能爱谁?俩者更不可能不亲密,他虽为君子,可君子之前是男人,总有些情之外的东西会发生在他们之间,像别的夫妻那般,亲密无间。

“假如是真的,这个忌,要除掉。”

“呵呵。”诀衣被惹笑,“既是禁忌,就不能除。”

话说完,纤细的身体被帝和抱着旋躺,密实的把她压在修长的身下。

帝和含笑,“能不能除,我说了算。”

他的脸在她眼前落下,带着柔情与蜜意。

柔软的唇贴到了她的上面,温柔轻允,像品绝世佳肴,流连不欲停,缠绵随情深,一丝丝一点点变浓烈,似莲业梵火,将他们焚烧在一块儿,难舍难分。

他的吻,渐深渐热……

媚喘中,诀衣声音低低的,还有点断断续续,“帝和,帝……”喘了一口小气,“好像有……人……”

帝和未停亲热。

没一会儿,听到知虞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帝和神尊,我煮了一碗祛蛇腥的药汤。”

房中无声传来,知虞害怕自己做的烈蜥蛇羹让诀衣出现危急要命之事,担心不已。慌急中,不顾自己已是不请自来的闯入帝和寝宫的犯上之举,抬手敲门。

“帝和神尊。”

“帝和神尊,诀衣天姬没事吧。我不知道她不能吃蛇,对不起,对不起。”

本想无视她的打扰,没想到她竟然还敲门,更敲得急,生怕他听不到。脑子不够灵光,眼

力见就必须得好,如果连眼睛也不能看懂,手脚千万不要贱兮兮的,宁可安安静静在一旁待着也不要弄出些莽撞的事。比如此时,她在宫外不声不响的坐着,一定比她闯来敲他的房门要讨喜许多。这姑娘的师父究竟是怎么教她的,如星华对飘萝的宠爱吗,无法无天,肆意妄为。有这样的心不是他的错,可他得想想,他有没有那个足够宠溺她的本事。

帝和恼火的从诀衣的胸口抬起头,脸色异常难看,声有含着莫名的压抑,道,“滚!”

啊!

听到房间里传来的声音,知虞大惊失色,帝和神尊大怒了。

“帝和神尊,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我真的不知道诀衣天姬不能吃蛇,我是想为她好来着,没想到……”

说着说着,知虞的眼泪一颗颗涌出了眼眶,滴落的飞快。

“还要本尊再说一遍?”

“帝……”

知虞知道现在自己说什么亦无济于事,诀衣天姬肯定中毒不轻,不然一向温柔的神尊不会如此生气。在门口跪下三拜后,知虞端着煮好的解汤离开了,从尖尖下巴滑落的泪珠滴到了汤碗里,轻轻的叮咚声,不觉更让她的泪滴掉得更快。汤中浮起热气,若是平时,气味颇好闻,可此时却让知虞闻着感觉像剧毒之药,走出帝和寝宫,站在门口哭得双肩耸动。她害了诀衣天姬该怎么办?

“知虞姑娘,你怎么了?”神侍走过来关心问道。

“我……呜呜……”知虞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话也难说得顺溜,“我……”

一个宫外侯着的神侍将知虞手中的汤碗接过去,虽是帮她,却面无表情。

“你不要哭,慢慢说。没什么事不能解决。”

知虞一个劲的摇头,这件事没法解决,她害了天姬,神尊对她大为震怒。

端着汤碗的神侍声色平缓的道,“哭,没用的。说不定,还会让神尊大人心烦。”

刹那,知虞止了哭,看着说话的神侍。

“真的吗?”

“一个人一直在门外大哭,换做你,你不烦吗?”

知虞想了想,点点头,是烦人。

“让天姬误食蛇羹虽然有错,但不在你。天姬没说,你事先并不知晓,不必担心受罚。”神侍冷静的告诉知虞,“我们虽今日才开始服侍帝和神尊,但你应当知晓,神尊并非一般神仙,修为高深,法力不可测,只是误食一口禁忌羹汤,神尊不会让天姬有事的。”

知虞的眼泪再次掉下来,只是这次无声。她的话说得没错,但她不能不为自己的失误心生愧疚,还想着要赔罪,没想到帝和神尊不给她这个机会。

“天姬没事最好不过。往后,还请各位神侍多加用心照顾天姬,我走了。”

最先关心知虞的神侍出声问道,“你去哪?”

“我也不知道。”

“既然不知道就在此等着吧。”

知虞摇头,“帝和神尊让我滚。”

“……”

宫外的神侍们面面相觑,这么小的错就让她离开帝亓宫吗?既然是帝和说的,神侍们也不再挽留知虞,更不敢执意让她在宫外侯着,若是因此罪了神尊,连自己恐怕也要被逐出宫。

知虞从门前走开后,诀衣看着某张俊脸上写着某事未满,忍不住笑了。

“你刚才可凶了。”

帝和低头想继续亲热,诀衣别开脸,双手捧着他的头。

“我还想吃点东西呢。”

“我就是东西。”

诀衣笑,“你不是东西。”

“还有心思揶揄我,看来精力恢复得不错。”

“哎,别。”诀衣用力撑住帝和的脸,“起来吧。”

亲密的感觉被知虞打扰,帝和也知,只能作罢。太清醒时,不适合俩人情海中畅游。遂,和诀衣从床上下来,给她找来自己干净的衣裳,为她穿上,眼中柔波荡漾。

寝房中间的摆设和南古天的帝亓宫寝宫大有不同,什物到底比不得在天界,可在异度算得

极品了。流花棂梅窗,异常大而明亮,从窗内看出去,园中佳景一览无余,甚为惊艳,像是一幅挂在墙壁上的天画。足不出户,只身房中,便可看尽万千风雨,四季风华,还有什么画能比这个更绝妙的呢。

“看什么呢?”

诀衣微微一笑,“你这房间不错。”

“不是我的房间。是我们的。”

诀衣不置可否,血魔是得防,可不用防到他的床上去吧。俩人一边朝外走,诀衣一边与他商量。

“非这样不可吗?”

“嗯。非而不可。”

“血魔现在有伤,并不会来帝亓宫犯你。”

帝和想到血魔如今的模样,“他不犯我却一心想杀你。这帝亓宫,我原本也以为很安全,如今再看,未必。”渊炎与她到底是有交情的,若血魔拿渊炎来威胁她,难说她不会为了朋友执剑相对。与君子相斗,乐趣无穷。与小人斗,却要提心而上。血魔可非君子,即便渊炎不想伤害她,但他可没有操控血魔听令于他的本事。

诀衣皱了眉心,走出房间后,展开了,心里想着帝和的话。为她好,可总觉得日日同床共枕不妥当,但想起在天马大轿中的相拥而眠,没了他在身边,还真是缺了一份安心。

从寝宫出来后,帝和诀衣再到膳厅里吃了点东西,不见知虞,想着是帝和刚才的话吓到了她,诀衣想过会儿等她情绪缓了再找她。只是,没想到,晚上诀衣去找知虞的时候,神侍告诉她,知虞早就离开了帝亓宫。

“何时走到?”

“大约一个半时辰前。”

诀衣道,“她可有说去哪儿?”

神侍摇头不知。

诀衣暗道,这丫头的心气真是大得很,帝和说她一句便受不得了么。那会儿他正……也该得他怒气上来,好巧不巧的,那会儿她怎么就不知道避避。异度世界妖魔横行,她那点儿道行哪里能在这个世界生活的周全。

不再多言,诀衣打算出宫寻找知虞。

神侍见诀衣要出宫,四人领着一队神卫立即跟随着她,更有懂事的神侍急忙去找帝和,在诀衣离开帝亓宫没多远的地方,帝和带着不少神卫追上了诀衣。

“小猫猫出宫不跟我说一声,可是想偷偷摸摸去见小情郎呀。”

诀衣笑道,“哪个傻子偷晴还带着这么多人在身边。”

“你呀。”帝和笑着牵起诀衣的手。

“去,你才傻。”

“夜深人静的,遇到不识好歹的人可怎么办,回宫吧。”

诀衣道,“你扪心自问,真得没愧疚?”

当然有。

可是,说她一句便离宫出走,这姑娘的脾气可有些大,他不喜欢不可爱的姑娘。接二连三的犯错,虽无心,可得学着灵光,让人一次次的原谅,他又不是她师父也不是她夫君,凭什么要万般包容呢。

“我去找。”帝和道。总好过她带着几个人在夜里漫无目的的寻人。话落,帝和又道,“不行。你一个人在宫里我不放心,得跟我在一块儿。”

诀衣笑,“一起找吧。”

帝和让神卫们分开在近宫天寻找知虞,而他则带着诀衣飞远宫天找那个叫人不省心的姑娘。

好在,知虞胆儿不大,并没有走太远,心里还想着要补偿诀衣呢。约莫半个时辰后,有神卫找到帝和,说在帝亓宫的北角找到了躲在的树下的知虞,她躲藏的地域猛兽出没十分频繁,万幸的是,姑娘运气不错,只遇到了一只老虎,被她用仙术定住了,并没有伤害到她,如果遇到真正的妖兽,可就仙体无存了。

“把人带回帝亓宫吧。”

神卫道,“已在宫中了。”

“嗯。”

帝和诀衣腾云驾雾飞回帝亓宫,在宫门口见到低头失落的知虞。帝和抬腿走过去,被诀衣拉住了。

“我找她聊聊,你先去吧。”

帝和微微想了想,点头,走前附唇诀衣的耳蜗说了一句什么话,惹得诀衣瞟他一眼,粉拳捶了他的胸口一记。

帝亓宫的大花园中,

诀衣和知虞无声的走了好一会儿。知虞每次想出声,见到诀衣的脸色,又把话咽了回去。她不知道,诀衣只是怀念和舞倾在一起的时光,那个对她总有一种崇敬之情的九妹,比起舞倾,知虞要笨多了,她的九妹极会察言观色,可说不可说,可为不可为,甚是精明,不会犯错。有错,也是唯一的一次,毁了西海与她自己。

“知虞。”

听到诀衣叫她,知虞立即停住跪下。

“天姬对不起,我并非有意而为,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我……”

诀衣微微愣了下,看着突然跪下的知虞,“起来。”

“天姬我真……”

“我不喜欢一句话重复说。”

诀衣的声音略显干硬,可并不厥冷或不悦,看着知虞的背脊轻轻的颤了下,但好在听话的站起来,只是仍旧低着头不敢看诀衣。

“你不要动不动便跪下,我不喜欢,帝和他也不喜欢。”

为将者,缜密而爽豪。为尊着,心宽而气长。

知虞小声的道,“是。”

“异度世界不比天界,往后心中多有不满和愤气时,在宫里发泄发泄即可,莫要冲动的跑出宫,尤是晚上。”

“知虞并无不满。”

诀衣看着知虞,“神尊是个心善之人,只是你尚且不得讨他喜的法子,故而觉得他是个严厉之神。今夜之事,我希望仅有此次。”

无奈的,诀衣叹了一口气,眼前的姑娘太青葱了,若是在三十三重天还可放手让她出宫游历,唯此界不太平,放出去,很可能回不来。她对帝和没有不满,不是不敢便是傻愣愣的直听了他的话。他说滚,不过是让她离开房门。她端着汤闯进寝宫的事,他可是半点儿没计较,让她到寝宫外面侯着,没成想,这呆瓜居然以为帝和要赶她出宫。

“知虞,有些话我只说一次,你要记住。”她是领军杀伐之人,不温柔也并无太多的耐心,尤其是对无足挂齿的小事,“日后在异度世界,第一要事是保住自己的性命。你可随在我的身边,也可在帝和神尊的身边,若是皆不想,则在帝亓宫里安心的住着,若非我们俩人带你出宫,无事莫要乱跑。即使我们有心护你,也得在力所能及的之地,若不知你身在何处,可是鞭长莫及有心无力。”

“是,天姬。”

“这帝亓宫,你且安安心心的住着,直到我们带你回天界见到你师父。”

知虞点点头。

“还有,莫把帝和今夜的话放在心里,他只是想你倒寝宫外头侯着。”

知虞双眼发亮,“只是这样吗?”

“宫里不缺你住的宫寝。”

“多谢帝和神尊,多谢诀衣天姬。”

见一眼头顶星空,诀衣淡淡一笑,“夜深了,回去休息吧。”

“是,天姬。”

“对了。”

走开三步的知虞回身看着诀衣,“天姬请吩咐。”

“不是吩咐,是嘱咐。”

“知虞洗耳恭听,必定铭记在心。”

“你白日里见到的白衣男子叫渊炎,他体内有两个灵魂,一个是他自己的,一个是天界窜入异度的血魔。不要招惹他,万一日后遇到他,能躲则躲,莫要叫他伤着。”

知虞一边听着一边想到白天的事,渊炎嘴里说了很多‘她’,她明白是说天姬,渊炎和天姬之间有深仇大恨。

“多谢天姬警醒。”

“去吧。”

“是。”

诀衣在园子里一个慢步走了一炷香光景,没想出如何灭血魔之法,也不知要怎么送知虞回簿兮仙山。衣袂轻飘,园中草尖摇摇,一个身影挡在了她出园的路上。

“美人儿。”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