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六肆章 一木一浮生20

诀衣噗嗤笑如清铃,双眼里满满的开心,不承认吃醋就得被治。

不放心的帝和再又叮嘱,“记住了,没有我在身边,不准单独见渊炎。”血魔对她可不存善意,抓到了,一灭一准,到时他莫说灭了血魔,就是让整个异度世界的魔灵为她陪葬,也唤不回她。

诀衣还是笑,帝和暗急峻。

“记住了吗?鲫”

“记住了。”

看他紧张的样儿,仿佛她下一个时辰要去见渊炎似的。

两人御风腾云穿山过海,回到了帝亓宫。

听到神侍说帝和回来了,吃了满嘴油光的知虞嘴里鼓鼓囊囊的,勉强吐清字音。

“诀衣天姬找到了吗?”

神侍模糊听清知虞的声音,想到帝和身边的女子,猜测她问的就是那个女子,点点头。

知虞惊喜的站起来,“找到了?”

神侍还未来得及说什么,一卷风刮过,不见知虞的身影。

帝和牵着诀衣在宫里正慢走,一个匆忙的身影冲了过来,差些儿撞到诀衣的身上。

“何事慌乱至此。”帝和看着忙着稳住身子的知虞。

定住身后,知虞面色微窘,话音里有着淡淡的慌意,“知虞失态,望神尊宽谅。”这上一口气才道完歉,下一口就转向了诀衣,欢喜不已,“诀衣天姬,你回宫真是太好了。我可担心你了,生怕你遇到一个长得很好看但是心地不善的男人。那个男人在帝亓宫……”

帝和伸手将知虞从诀衣的跟前扯开,脸色十分平静,心中却觉知虞甚为不懂事,不单单不懂事,对男人的欣赏还大为不正常。渊炎哪儿好看了,还说什么长得很好看,他那般模样,在天界一扫帚扫过去,还不是大把大把,这姑娘什么眼神儿。竟然还在猫猫的面前夸渊炎长的好看,不像话。

“帝和神尊?”知虞莫名其妙的的看着帝和,为何把她拉扯开?她说错话么。

“你吃得油嘴嘛哈的,往猫猫面前凑什么凑。”

知虞语结,“我……”

“去,擦嘴。”

“是,神尊。”

知虞恹恹的转身离开。

瞟了眼知虞,帝和牵着诀衣继续漫步,风悠水涟,帝亓宫里好一派芬芳华景,行路三曲蜿蜒,可有人的心里仍留小结。

话虽少,可诀衣哪还能不知晓身边男人的心思呀,瞧了他一眼,“她又没说错。你还能跟她一个姑娘家计较呀。”

“她哪儿说对了。”

“渊炎是好看呀。”

知虞在诀衣面前夸渊炎已让帝和颇不高兴了,结果诀衣竟然还当着他的面夸渊炎好看,顿时不悦浮在脸上,半点儿没藏在心底。

“他哪好看了?”

诀衣实话实意,“哪儿也好看。”

“瞎说!”

帝和看着诀衣,她怎么也觉得渊炎好看呢。明明不怎么地的一个男人,她却说好看,把他的脸搁在哪儿了,他的脸可比渊炎好看许多,怎得从来没见她夸他呢。

“你倒说说哪儿瞎说了。”

“貌似马面,男人的脸长那么长,不好看。形身削瘦,一口风能吹飞,不像男躯,不好看。缺仙风道骨,少一派雄姿,不像个皇子,不好看。”

帝和越说越觉得渊炎实在是长得不怎地,也不知猫猫和知虞怎么会认为他好看,“他有……”帝和低头看看自己,“我高吗?有我白皙吗?”帝和颇为得意的看着诀衣,将自己的脸颊从到她的眼前,“你看看我,我这张脸上是不是一点儿瑕疵没有。再看看我这气度,他就算成为天魔族的魔皇,也比不得我三分,不假吧?”

听他言语,酸。赏他气度,倒确实要比渊炎好上许多。只是,他乃堂堂万神之宗,为上古神兽,又比渊炎要年长许多,无极时光里的日日夜夜那可不是闹着玩儿的,他若比渊炎还差几分,可要叫人看笑话了。

帝和用扇头戳戳诀衣的腰带,“你说话,我是不是比他好?”

“哪儿比他好啊?”

“我哪儿都比他好

吧。”

“我想想。”

帝和急了,“还要想?”难道不是明摆着的事吗,他可是佛陀天的神尊,降尊与一个天魔族的皇子相比已是跌份儿了,她竟还要思辨,莫非在她的心里渊炎真就那么好。

见帝和不满,诀衣噗嗤笑了。

“我说你羞不羞呀,堂堂圣皇和渊炎争高下,有可意思?”

“你这话还是没说谁更好。”

诀衣用手指用力戳帝和的胸膛,“你呀!”这个小心眼儿的,以前怎么没发现他这个毛病儿,怎么就和渊炎硬杠上了呀,“我的意思非要明说是也不是。”

“你不明说,我不懂。”

这家伙,还真是傲气的很。

“你与他,哪有相比之可能。你愿放下身份与他比,我可还不答应呢。”

帝和严肃着一张脸,“你怎么不答应呀?”

“你是我的人。我不答应,就不答应。”

诀衣并未将帝和夸得直白,只霸道一语,让他清明她的心。渊炎在他人眼中是否好看,她概不关心,也不在意。而他,在她的眼中却是越来越好,对渊炎尽管心眼儿像绣花针一般细微,可让她好生暗暗欢喜。渊炎再好,也只是他自己的好,与她,与他,毫无关系。他在天地凡灵的心里,不知要比渊炎好上许多,何必为了一股酸味与渊炎计较那些个她全不入眼的东西呢。

你是我的人。我不答应,就不答应。

此话,倒是钻进帝和的心,让他美了,而且还美得很。他可不就是她的人吗,她不答应的事,他便不做。

“我是你的?”帝和嘴角翘了,眼底流光,酥心笑意,他可没忘她先前说不嫁给他的话。女子家,果然是口是心非的很。

“好了,不许再酸了。知虞说渊炎好看,他好看便好看呗,亏得你还与她置气不满。”

帝和再携诀衣慢慢的走起来,她不懂,男人可不愿在自己的女人面前不如别人,尤其是别的男人。他更是如此。若换做某个脾气不大好的男神,渊炎早给灭成渣了。

“这并非酸不酸,而是讲究一个实事。你说,我和他,哪个更好看?”

又来了,他是不是听不到她明明白白的说出来心就不解开这个结了?

“猫猫。”

“没听见。”

“猫猫。”

诀衣停下脚步,“你烦不烦?”

“不烦。”

“我烦。”诀衣道,“我想泡个澡。”去极西天的路上,只好好的洗过一回,到今儿都好些日子了,脏不脏别人不知,她可觉得自己脏得没说了。

帝和笑着拉过诀衣,“走着。泡个温泉将将好。”

诀衣跟着帝和进异度世界之后,千离等人心中多有惋惜。眼看着能留住她,偏生闹了这么一出,他们还只能理解她。

飘萝目光落了在一直轻纱蒙面的勾歌身上,“这位,应该是勾歌吧。”

勾歌朝飘萝微微颔首,算是招呼,眼中清清冷冷,不躁不喜,极为沉静。

“我是飘萝。”

勾歌静静的,一个字未说。

幻姬也随着飘萝的话看勾歌,倒听过几次她的名讳,竟不知是如此绝冷的姑娘,话语少得音字得用手数。

见几人的目光皆投向了勾歌,河古忙出声转了话。

“莫看她了,想想刚才那个不相识的姑娘吧。”

说完,河古忙慌解释,“哎,莫误会,莫误会。”话虽是对着几人说的,他的眼睛看得却是勾歌,“我的意思是,那看姑娘的装束,不是独山单宫的主子,想必她有师父师兄姐妹们,活生生的人一下子不见了,可会让人担心的。不管怎么说,误入异度世界连累了无辜的她,在那儿帝和会护佑她的安危,可我们总要告知她的师父一声才是。”

星华点点头。几人中,就他受过徒儿,莫名丢了一个人,当师父的确实不能坐视不管。

“是得与她师父说一声。”

幻姬看着河古,“你可

知道她师父是谁?”

“就听帝和嫌她碍事说了一句让她走,别得一概不知。”

“这可如何能知晓她何门何派?”

星华道,“看她的修为不高,想必并不是离此处太远的神山仙徒,单独一人外出,不论是她师父还是她自个儿,必有忧虑。我们在周围神山里转上一圈,大概能寻得她的山门。”

商议后,星华飘萝往东寻,千离幻姬朝西去,河古去南,勾歌飞北,若是看到与知虞穿着一样衣裳的仙徒,便亮身份与她的师父解释一番,望她莫要见怪他们的失手,也不要太担心徒儿的安危。六人散开,两对夫妻自是寻得紧密,独独河古,不去南,飞了北方,赶上了勾歌。

“我与你一道儿寻那姑娘的师父。”

勾歌冷漠得一眼未瞧河古,只是御风飞得更快。

河古加紧追上勾歌,“心肝儿,你慢点飞,风太大我怕吹伤了你。”

缓缓的,勾歌侧脸,冷冷的看着河古。

“我一个人去南边害怕。”河古表情可是足真的很,好像南边真有什么吃人不吐骨头的怪兽,双手更是紧张的一把挽住勾歌的手臂,还傲娇的翘着兰花指,“你可不知道,天界虽然是神仙住的地方,可蛮霸凶兽亦不少,我这个人出门少,别看我长得又高又俊,其实骨子里弱不经风。万一遇到个容易对付的野兽,我三下两下对付过去也就罢了,可如果是美若朝霞的天仙,她们见到我,被我的风度迷倒,非要和我那啥。”河古紧紧的蹙眉,仿佛经历过惨痛的威胁,“我肯定不愿意跟她们那些人那啥,她们为了得到我的心,决定先强行得到我的人,把我绑起来,扑倒,最后让我无力反抗得必须和她们那啥。我该如何是好?我又拿什么脸面来见你,我的小心肝。”

勾歌冷冷的,道,“滚。”

“滚哪儿去?”河古问,恍然大悟,“啊,我知道了。”

说完,一脸幸福的滚进了勾歌的怀中,“就知道我家心肝儿最心疼我。”

“起开!”

勾歌一把掀开怀中的河古,他好意思说自己弱不经风?还想被天仙强扑,想得到美。

“我跟你先去北方寻人,没有我们再一道去南边。”

“簿兮仙山玺阳是她师父。”

河古明白过来,“刚才你怎不说。”

“他们会遇到。”

“他们?”

“簿兮仙山在西。”

河古了悟,千离与幻姬去西方了。

玺阳听幻姬道说一番后,不免提了心。知虞的修为几何他了如指掌,意外去了异度世界,怕是要给帝和添乱。去了哪儿,几时能回来,更是未知。或许,再也回不来了吧。

“我知此事甚为突然,但请放心,帝和神尊绝不会让旁人伤害到知虞的。”

“帝后娘娘所言玺阳自然相信。”

幻姬深感抱歉,“今日事,实在是我们的过失,连累了无辜的知虞,还望你能原谅。”

“帝后娘娘言重了。生于天地之间,谁人不是修行。她今日去异度世界,想必是她人生里应该经历的劫数。既是命中注定有此一历,又何能怪帝尊帝后娘娘的失手呢。我只希望她在那个世界莫给帝和神尊诀衣天姬带了麻烦。”

从簿兮仙山离开后,幻姬依偎在千离的怀中,刚才见到玺阳,他一个字都没说,莫非还在介意河古说知虞长得很像舞倾的事。

“你怎么不说话?”诀衣问。

“嗯?”

“刚才见到知虞的师父,你似乎很不高兴。”

千离道,“他不高兴,我为何要高兴?”

“……”

她的意思他是真的不懂么。知虞去了异度世界,当师父的担心极为自然,玺阳难以高兴理所应当,而她也非让他高兴,那样太伤玺阳的心了。她感觉到,是他颇为不待见玺阳,说来是他们欠了他一个徒儿,怎么他反而不悦呢。思来想去,只有知虞很像舞倾一事了。他对舞倾的恨,可还在心里埋着呢,莫要以为她不懂他,当年她被陷害去半魂烬墟,在那犯了天忌,与他分开多年。

“语儿,

你不觉得玺阳有些怪异么。”

幻姬想了想,“哪儿怪?”她并未察觉出来。

“瞧着感觉他身上要出茬事儿。”

“好还是坏?”

千离朝自己媳妇儿淡淡一笑,“出了事,不就知晓了么。”

在温泉里泡过澡的诀衣感觉神清气爽,整个人仿佛轻了。合身的衣裳神侍们尚未赶织出来,便穿上了帝和的袍子,宽大许有,但别有一番风韵,行走见如流云飘袅。

知虞见诀衣走出来,欢喜的迎上前,“诀衣天姬你出来啦。”

“你等许久了?”

知虞急忙摆手,“没有没有,我刚在这儿等了一会。”

诀衣低头挽着过长的广袖,问道,“找我有事?”

“没大事。”

“说吧。”

“我烧了菜,请天姬过去用膳。”

诀衣抬头,朝知虞微微一笑,“多谢。”

“天姬你太客气了。”

俩人到了膳厅,帝和将好拿着一坛酒走来,见到诀衣,嘴角随即扬起来,眼中温柔如水。

知虞本想在帝和诀衣吃饭的时候退出去,他们虽没说,可她觉得自己的身份不配与他们二人一起用膳,正退至门口,诀衣发觉她的用意,叫住了她。

“知虞,你过来与我们一起用膳吧。”

“小仙身份低微,不敢打扰神尊和天姬。”

诀衣是个干脆人,不愿说些客套虚话。

“往后你与我们一起用膳,不必在意身份之事。”

知虞低着头,并未走过来。直到帝和出声,方才走过去。

“往后猫猫与你说什么,你照做便是。”

“是。帝和大人。”

知虞自以为诀衣心善,可她并不知道,诀衣只是鉴于她和舞倾长得一模一样,总有种十四妹在身边的感觉,她是九姐,不能不管她。舞倾当年虽然娇惯,但比其他的姐妹脾气好许多,对她也好,与她也亲近。尤其还有一股子倔强,曾跟着她征战沙场,尽管最后她迷失心智做了大错特错的事,可一日姐妹,一生姐妹。妹妹犯错,她会心痛惋惜,但却不能丢弃她不顾。如今见到知虞如此谨小慎微的服侍她,免不得感觉被自己的十四妹照顾,心中涌起几分不舍。

圆桌上,知虞初始有些局促,可帝和诀衣并不端尊态,逐渐放松下来。

三人正吃得和谐,忽然,诀衣在吃入一口浓羹时,不顾仪态的尽数喷了出来。

“噗。”

帝和顿时紧张,急忙起身走到她的身边,“猫猫怎么了?”

已有眼力见快的神侍端着清茶送了过来让诀衣漱口。

知虞更是紧张不已,“天姬,你怎么了?是我做的东西不好吃吗?”

诀衣连连漱口,脸色沉红,顾不得说话。

帝和肃声问道,“这是什么?”

“烈蜥蛇羹。”

知虞急道,“无毒的。”

诀衣不单单脸颊红透,红色蔓延到她的脖颈处,像是贪杯大醉的模样。

“猫猫。”帝和问,“告诉我,哪儿不舒服?”一边问着,一边给诀衣把脉,脉象上并无大碍,可她的脸色特为不正常,叫他不得不担心。

诀衣的声音很低沉,“我忌蛇。”

知虞刹那扑通跪到了地上,“诀衣天姬我该死,我不知道你不能吃蛇,烈蜥蛇羹大补,我只是想给你补补,并无加害天姬之心,请天姬明察。”

“起来。”

知虞继续跪着道歉,“天姬对不起,对不起。”

“我让你起来,不知者不罪,你是一片好意,是我没有事先告诉你。”

知虞一颗心才稍稍放下来,从地上站起来,见诀衣的手也变得通红,被吓得不轻。

“天姬!”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