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六三章 一木一浮生19

听到诀衣将真心清晰言表于外,帝和的心柔软得像瑶仙池的水。他对姑娘素来心慈手软,如今有个姑娘钻进了他的心里,与别些女子大为不同,越发得他备至呵护。心里想着她的话,忍不住含笑逗她。

“此时此话,是否言之过早了些。峻”

诀衣听了颇有些不高兴,他这话便是怀疑她将来移情别恋吗。

“我可不是情圣。”

帝和低声笑了,怎得闻到了一股子酸味来了。

“你就那般肯定将来给我生的小殿下是闺女么?”帝和笑问,“若是个讨人欢心的男崽,莫非你这个当母后的便不心疼他了?鲫”

“……”

强词夺理,她说的话,自然说得是那些与她毫无关系的男人,自己儿子乃自家人,她疼爱深怜不在话下。莫非她心疼他们的孩子,他也要醋上一番么。渊炎不过是她的朋友,男女私情从未有过,他还这般不待见他,若是曾经真有个郎情妹意的相好,不晓得要被他酸成什么样儿。俩人如今还在异度世界里出不去,血魔未收服,回天界更是遥遥无期,他更是想渡劫为圣尊之后再成亲,诸多事要办,竟想到了生娃娃,不害臊的很。

嫁他似乎并非是个遥不可及的事,但她为女子,他这样随意的说出来,该端着的时候,她还是得端着的。诀衣似有不愿的道,“谁说我一定会嫁与你的。”

“噢?”

诀衣嘴角噙着极淡的笑容,“噢几次也不嫁。”

“那你想嫁谁?”

“不嫁。”

帝和乐了,“那可不就对了嘛。要么,不嫁。要么,嫁我。这不是就是在告诉天下人,你非我不嫁么。”

“……”

诀衣仔细一想,可不就是他说的这个意思么。明明是要挫挫他锐气的话,怎得到了他嘴里,成了非君不可的挚心表白。

“那我不嫁。”

想到幻姬第一次在佛陀天见到千离时在宴席上说的话,帝和拿了过来,笑道,“说不定我真会成为幻姬嘴里那种霸居一处危害八方的孤苦老人。”

“你去啊。”

“猫猫如此狠心待我?”

“嗯。”

帝和忽然将诀衣拦腰抱起,稍稍抬头看着因为抱起来高他一个头的诀衣,“你嫁得嫁,不嫁我便强娶。”

一句浅话,惹笑诀衣。她岂非不了解他,虽游嬉天地,却不会强迫他人做不愿之事,何况是她,越发不得为难,所谓强娶,不过是软磨硬泡吧,耍耍无赖,让她心甘情愿嫁到帝亓宫。

诀衣笑得柔婉邃深,眼中带着俏兮兮的自信,“那你试试。”

帝和亦是跟着她笑了。

佳人在侧,他不再担忧。有他安护在身边,她亦不急赶盲目乱寻。祥云之上,帝和看了诀衣一眼,浅浅的笑了下,伸手握住她的手,不让她抽离。

“飘萝和星华出宫的时候,两手总爱挽着他的手臂。千离幻姬一道外出时,千离那小子总要搂着她的细腰。”她的性子和俩尊后娘娘大不同,他不求她如飘呆呆那么黏人,也不希望她似幻姬那么善良,曾觉幻姬心善理所应当,见她为天地付出时,亦不觉得心有所动,她是女娲后人,悲悯苍生与生俱来,女娲娘娘亲自教导的后人,怎会不完美。那时千离的心痛,在他眼中不过是十丈红尘的情爱所致,没了男女情,他又怎会对幻姬有半点怜惜之情。可不论是那时的千离,还是此时的他,不重要了。他只知晓,他不需他的猫猫为天下可以放弃自己的生命,虽说神仙不死不老,可一旦羽化或者化成轻烟,则再无转世可能。飘飘漫散,仿佛从来没有出现过。太过善良的人,委屈的是自己,受伤也要比常人多些,他既懂怜惜世间女子,又怎会让自己的女人受苦受累。飘萝是星华的徒儿,从小便依赖他。千离对幻姬的霸道保护,是他的性格使然,也是她太善良,总让他想把她周全无缝隙的呵护起来。他家的这只,在他身边时,他就一点要求。

帝和笑眯眯的看着诀衣,道,“从今儿起,出宫在外时,你就这样对我,可好?”说着,举起了他俩紧握在一起的手。

“旁边有别人的时候,也要这样吗?”

“嗯。”

“没人时,可以答应。”

帝和不解的问,“有人怎么就不行?”

“我是女战神,牵着你的手,岂不是像一个需要保护的弱女子,不能给对方震慑。”

诀衣又道,“你在异度是圣皇,在天界是万神之宗的神尊,到哪儿都握着我的手,太损你的威仪了。不好!”

“你以为,异度亦或是天界,有谁不晓得诀衣天姬是我的人?”

“既然晓得,牵不牵手又有何关系?”

“我想牵。”

诀衣:“……”

此三字倒是霸道的很,无关乎任何人,只是想他罢了。

见诀衣没有出声反对,帝和笑了,“你不说话我当你默认。你说话我当你答应。”

看着身边的帝和,诀衣出声不是,不出声也不是,左右皆是得照着他想的做。

飞了许久,诀衣不说话倒让帝和觉得甚是无趣了。一个人说了许多,还是没能让她愿意与他聊。

“生气了?”

帝和定定的看了诀衣片刻,见她脸色平静,说道,“猫猫乃一代天姬,心胸开阔,一定是我误会了。嗯?”

没想到,赞美并无用。

“猫猫你真的不想与我说话么?”

诀衣瞟了他一眼,当真是废话,若是想说话,还用他这般讨好。

大朵大朵的白云从他们身边掠过,帝和随手抓住一朵,变成一只小白猫崽,送到诀衣的面前。

“好看么?”

“给你。”

诀衣接过来,帝和问她,“你怎么不对我道谢?”

“……”

诀衣把云朵猫崽塞回帝和手中,还情圣呢,也忒不会讨姑娘欢心了。送了她东西是为了让她出声,还说得如此直白,当真没兴趣与他玩闹。

看着手中的猫崽,既然不喜欢,那再换个法子逗她。于是,扬手让猫崽飘到了空中。

“我一点儿不在意别人眼中的我是不是很有威仪。”强大的人,不需要靠外表来让世人明白他的强悍。如同河古穿着粉色的衣裳,可谁人见到他不恭恭敬敬的尊他一声御尊。他在异度为圣皇,人人敬畏,靠得是他的修为,哪怕他全身上下嵌满花朵儿,别人也不敢在他的面前造次,这就是真正的威。牵着她便失去了威仪,莫非他的名声是靠独身天地得来的么。

帝和捏紧诀衣的手,“我希望每一次都让人清楚的知道,你是我的。”

很久以前,他和月老神君一道喝酒。他笑道,天下的姻缘皆在月老老人家手中的红线里,那些善男信女或清香敬奉的人,易得好姻缘。而那些并不虔诚信佛的人,莫非就要孤身一世么。月老言,此言差矣。

天下众生,并无注定孤苦一生之人。每个人既是天地间独一的生灵,却又是相连一对儿的伴儿。茫茫人海,总有一人如你身上的一根骨,未相遇时,你以为他不在,可一眼定缘后,深心自会告诉你,就是他了。在临世的时候,你们并不知道他是谁,在哪儿,甚至有可能耗尽一生一世也未必能寻得到他。但,不曾遇见不代表他不曾来过世界,或许在你与他长街上的一次擦身而过。又或者,只是在你不经意的一瞥中,错过了他。能遇见自己的骨,是天赐的良缘。没有遇到亦勿需愤懑不满,不过是时候未到,属于你的,终将穿过无尽人影来到你的身边,只为与你携手一段时光。或若错过,亦是有缘,缘来了,相遇。缘浅了,走散。他来了,相拥是命,无奈错失,也是命。

总有人,是为你而生的。

帝和看着诀衣,其实当初他并未把月老神君的话放在心上。他是神,女儿私情从不入他的眼。美人再美,皆是他生命里的过客,可赏但不会放入心底。自以为,他就是独身来这个世界,不需要所谓娘子的陪伴,更不曾想过,哪一个女子会让他愿风光大娶。便是此时,他仍不敢笃定的告诉任何人,他深爱诀衣。问世间爱为何物?星华知道吗?千离知道吗?修行得道的大神,全知吗?可他也不会否认自己对她的感情,他心甘情愿的娶她,而且是真心想娶她进帝亓宫。尽管,这份真心里,有不少因他要了她的清白。所有人皆知道她和他亲近了,不娶她,会让旁人看她的笑话,她已不易,他怎舍得让他人再欺辱她。只是,谁又敢说,不舍就是深爱呢?他喜欢她,深深的喜欢,男人对女人的欢喜之情,可深深的喜爱想来亦不是爱吧。

他想,深沉的喜欢之上,浓浓的

独爱之下,便是他此时对她的心吧。

“我还没有星华那么会烧菜,也不像千离那样眼里只看得见幻姬一人,或许往后还会做让你怒火狂烧的事,但我希望从此只有我能欺负你,别人不行。”

“……”

帝和再道,“当然,我会努力当一个好夫君,不惹你生气。”可是他的性子实在不太乖,自由散漫惯了,到了他这样的尊位,更是没人敢管束他,越发养成了他自有的性子。而她,师从西极皇母,学艺修行皆规规矩矩,领兵征战多年更是从严治军,来不得半点儿马虎,这样有板有眼的人,与他生活在一起,少不得对他各种不满。

“我没答应嫁你。”

总算是说话了,虽然说的不得他的心。

“别生我的气。”

“你说可能做让我大怒的事,我不要嫁。”

帝和纠正她的话,“只是可能。”

“为何就不能变成不可能呢?”

“因为男人和女人想的有时候不同。我想的,未必是你赞同的。”一旦有分歧,矛盾自然来了。连幻姬那么好脾气的姑娘有时候还会生千离的气,何况他的猫猫并不算好脾气的女子。他不怕两人磕磕身体绊绊嘴皮子,只是不想争执出现后,她伤心。

诀衣道,“你若有理,我必服你。”

“猫猫,很可能有些事没有道理可讲。”

“你说说。”

祥云御风明显慢了下来,世间哪有件件事能分得清楚对错。法理之外还有情,情深情浅,难说得清楚。事出有因的故事更是不少,无法指责谁人一定对,谁人又绝对错了。

“此时并未想到。”

诀衣目光深深的看着帝和,他如此睿智,随口一个故事便可让她无言以对。竟然说没想到,看来真是有事想与她说。

“你说吧,我不生气。”

帝和挑起眉梢,“噢?真的?”

“嗯。”

“知虞在帝亓宫里。”

帝和起了一个话头,很仔细的注意诀衣听到之后的脸色,若是她因此不悦,可得让他一番头疼了。知虞是无辜的,她的师父说不定正在急寻她。吓唬她的话可以说,但却不能让她被血魔伤害到,否则难以像玺阳交代。而且,找到白幻熹曜灵尊后,未必还有上一回的好运,只能听天由命。那只灵尊吃了他一次亏,如今不晓得躲到哪儿,必不会那么轻易被找到。

原还担心知虞和她一样被冲散了,既然在帝亓宫,她倒可以放心了。诀衣道,“她可有受伤?”

“没有。”

“如此甚好。”

帝和诧异道,“你不生气?”

“我为何要生气?”

“我带她进来了。”

“生气也是生你的气,生她的气做什么。”

帝和心一提,看吧,果然还是要生他的气,他当然是担心她生自己的气,她气不气知虞与他何干。实话说来,确实也没气她的事儿,无辜被牵累的姑娘,他对她心生歉意。

“我知道你是为我好。”

诀衣一句话把帝和的心安放下来。他并不是个自私的人,换作别时,决计做不出牵连无辜人的事。为了他,竟然出手带来了知虞,虽是对不起她,但她明白他的苦心。既是为她的安危考虑,她哪里会真的生气。

“我看血魔的法力增进了不少,知虞的修为不高,可莫要让血魔伤害了她。”

帝和点头,“我也有此担心。”

诀衣想了想,“她此时一人在帝亓宫可安全?”

“神侍神卫在,又有结界在宫外保护,当是无事。”

诀衣想到渊炎,“血魔霸占了渊炎的身子,你说,可有能把他们分开的法子?”

“为何要分开?”帝和问。

“他们本不是一个人,为何不分开?”

帝和悠悠然的,很不以为意,道,“血魔是魔。天魔族的大皇子也是魔族。他们本就一类人,血魔没有形体,在渊炎的身体里住得挺好。而且,你不

觉得他们双贱合璧打架的威力大增么。”

“怎能混为一人呢。”

诀衣拧起了眉心,都是魔不错,可血魔有星宿卦诀,论起身份地位,比渊炎高出许多。当然,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渊炎是个好人,他心善,并不曾如他的父皇那样残暴统领魔族人,也没有虐杀过他族生灵,与血魔合为一体之后,渊炎的性情大变,笑起来的时候,让人不寒而栗。

“猫猫。”

“嗯?”

“你想他们分开,真的没有别的用意?”

诀衣莫名其妙的看着帝和,“渊炎性子良善,不该与血魔为伍,仅此而已。你以为,我为何想他们分开?”

“没了?”

“没了。”

腾云驾雾飞过一座高山后,诀衣恍然大悟帝和的话。

“你是不是怀疑我对渊炎有情?”

帝和摇头,“我可没说。”

“你吃醋?”

诀衣的心情忽然转好。他那么多桃花儿她都没背醋酸死,区区一个渊炎就让他醋了,这醋劲可比她大多了,往后若是她与男人走得稍微亲近些,如何了得。

“本尊能吃他的醋?”

帝和摇着百色扇,模样很是傲气,“我乃圣皇,去了天界,亦是圣尊。他不过一个魔皇的儿子,能让我醋?”

“我也想也。”诀衣笑道,“堂堂帝亓宫的圣皇怎会如此小看了自己呢,是我小心眼了。如此,我便放心的去找渊炎了。”

闻言,帝和骤停祥云,惹得诀衣身子朝前一个踉跄,差点儿摔倒,幸亏他拉住了她。

“你要去找渊炎。”帝和言语间含着几分藏得很深的紧张,“作甚么?”

“我劝他和血魔分开呀。”

帝和收了百色扇,轻轻的敲了一把诀衣的头,她可是被知虞传了呆笨*,如此荒谬的想法竟然能出现在她的脑中。

“莫不是你以为他自愿与血魔共用身体?”

没得选!

血魔看上了他的*,他那点儿修为,哪里抗拒得了。

“就算如此,我也不能什么都不做。”

“血魔在他的体内双灵调换十分顺手,你又怎知面对的他是渊炎还是血魔。而且,就算与你说话的是渊炎,血魔在他的体内同样能听到你们说的话。找他,毫无秘密可言。”

诀衣很有底气的微微扬起下巴,“我总能想到找他的法子。”

“不准想!”

“理由?”

“你不准单独去找渊炎,往后每日必须呆在我的身边,哪怕是晚上,也得睡在我身旁。”她执意来异度世界,血魔恨的可就是她,除了放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没哪儿他能安心。

见帝和霸道的很,诀衣心情更是美丽了。

“渊炎不喜欢你,血魔现在有些怕你,我不单独去找他,带上你,一定见不到他。”

“不带我,不准见他。”

“偏要!”

帝和抓着诀衣的手不觉用力了,“你定要跟我逆着么?”

“我没有呀。”

轻轻的,帝和叹了一口气,瞧她无辜的小表情,真是又爱又恨的。

“好,我承认,醋了。”

诀衣噗嗤笑如清铃,双眼里满满的开心,不承认吃醋就得被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