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天歌,九醉帝姬

第一六零章 一木一浮生16

被帝和的反应吓到,知虞看着他,一下忘记自己刚刚说了什么惹他如此紧张。

颤颤巍巍的,知虞道,“帝和神尊,我、我……我说错什么了吗?”她记得自己并未说不该说的呀,他这样瞪着她是怎么回事。

“你刚才说什么?褴”

“我刚才什么也没说呀。鲎”

帝和的声音因为担心和惊诧提高了不少,“说了!”

“我、我说……”知虞回想后,道,“天姬没有在天界,我看到她跟着我们一起来了这个地方。”这个地方是不是天界她不大清楚,帝亓宫在佛陀天南古天,这儿应该是佛陀天吧。可是,传说中佛陀天佛光万丈,是一个祥和美好的地方,她看到的一切却有些慎人,虽说不出诡异在何处,但总有种让人背脊发凉的感觉。

知虞好奇的问,“这儿,是佛陀天南古天吗?”

她是不是只来了肉身没有带脑子进异度世界,不知道异度世界可以被原谅,毕竟来这儿的神仙不多,而且是他始料不及的带她进来,弄不懂自然可以理解。但是佛陀天是什么地方,她即便没有去过,也该从各种大典册立看到过,从别人的嘴里听说过,佛陀天是神尊和大尊神住的天地,怎会像异度世界这般荒芜和充满血腥味,佛陀天里佛光普照,梵音袅袅,处处鸟语花香。她心中的佛陀天难道是地狱么?

“此处不是佛陀天。”帝和觉得只能直白的告诉眼前的姑娘,“我们离开了天界。这儿是异度世界,如果你不能保命,很可能没法活着回去见你的师父。明白了吗?”

说完,不等知虞理解他的话,帝和加紧问她,“猫猫在哪儿?你看到她来异度世界了?”

“我……这儿是异度世界?”知虞问,“异度世界是什么地方?我师父知道异度世界吗?”

“你现在要做的,是回答本尊的问题。”

他的问题,他的问题是什么来着?知虞想了想,摇头,“我不知道诀衣天姬在哪儿。我进来的时候,看到天姬飞进来了。之后,我、我就看到了神尊你,不见天姬的踪迹了。”停了停,再道,“大概是随着大卷风进来时,被刮到了别的地方吧。”

帝和想到血魔从帝亓宫逃走了,诀衣来了异度世界,却不知在哪儿,有可能独身遇到血魔,她还不知道血魔潜入渊炎的身体,狡猾的血魔如果装作渊炎欺骗猫猫,一骗一个准儿,猫猫的性命,岂非要交代在血魔的手里了。越不想发生的事,越是要发生,最担心的事,反而成了很可能发生的事,真是……

帝和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忍住想发火冲动,这火来的似无名,可他内心却清楚的很,他在火自己。明明是想给猫猫最安全最好的呵护,结果却变成最危险最害怕的事,他不在她的身边,每呼吸一记都感觉有人会要伤害她。没有他在身边,她该怎么办?想吃东西了,没有夙漠,没有他,谁照顾她。想喝水,谁给她倒来。想睡觉了,谁能守着她。遇到血魔了,又该怎么办,过去还有渊炎能在她的身边保护几分,现在渊炎成了最大的危险,他……

马上找到猫猫!

帝和转身飞入天空,知虞眨眼已只见他的一抹模糊的身影了。

“帝和神尊。”

知虞大声的叫着帝和,“帝和神尊,你带上我啊。”

“帝……”

一道金光闪现,在大佛殿门口的知虞被帝和拎到了身边,呼呼的风吹得她几乎睁不开眼,只知道身边的男人飞得奇快无比。

“帝和神尊,你是不是很担心诀衣天姬啊?”

“……”

废话!

血魔不在帝亓宫,他都不敢把她独自留在帝亓宫里,猫猫一个人在异度世界里,她的封印没有完全解开,遇到血魔必然打不过,何况血魔对她是非杀不可的心,让他如何不担心,他担心的恨不得将异度世界翻过来。

“不用担心,天姬法力高深,会保护自己的。”

“……”

猫猫的法力对付一般人没有问题,对付血魔必然不可能。血魔利用渊炎,她对渊炎没有防备的心。

越想,帝和的心越难静。过去万万年,他从未有过的心慌和不安,猫猫在异度世界这个事,委实让他很受惊吓。他以为到最后的关头,她懂了他的心,会安安心心在天界等他回去,没想到她竟然进来了。神算不如天算,倒不如最

开始便和猫猫一起回来,将猫猫带在身边,他此时亦不至于如此慌乱,更不必连累无辜的知虞,这姑娘的脑子实在让他着急。

事不临头不懂情。星华紧张飘萝,千离紧张幻姬,那会儿他可是笑话了他们好久。没有他们的时候,俩姑娘还不是长大成人了,怎么遇到他们之后,他们反而担心她们哪哪不会呢,纯粹多余的忧心。可临到他了,他才明白,与她们能不能照顾自己无关,不过是她们活在他们的心尖尖上,总担心她们受到伤害和委屈。

“帝和神尊,你说,我们去找诀衣天姬的时候,她会不会去帝亓宫找你啊?”

是啊。

帝和忽然想到,这个可能并非没有。猫猫知道帝亓宫在哪儿,也知道他和知虞来了异度世界,到了这儿,很可能会到帝亓宫找他。可转念又想,她看到自己带知虞进来,不晓得会不会误会他,从而不管不想见到他呢。但愿她能明白,他并非喜欢知虞,不过是不想她进来遭遇危险。

知虞忽见云彩斗转,帝和带着她竟然回了帝亓宫。

不知帝和要做什么,知虞安静的跟着他,从他的脸色看到自己不该多话,这会儿感觉到自己似乎做错了。她应该来这儿便告诉帝和神尊看到了诀衣天姬的,现在耽搁这么久,让他那么担心。

帝和回到帝亓宫,血魔逃离之后,他想的是作法半月,为宫里所有神侍的灵魂驱魔,可眼下他没有更多的时日来做这件事。宫里所有的神侍是他用佛法化出来的,服侍了他很多年,若不得法,他实不想将他们化走,可此时他不得不选择用佛灵*将整个帝亓宫清洗一遍,把血魔留在宫里的痕迹清理干净,于此,猫猫来帝亓宫找他,才可能更安全。

一场佛灵*约莫半个时辰,知虞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帝和施法,吃惊又惊艳。猎猎衣袍,游龙如劲,气宇非凡,帝和神尊真是好看的紧。为何他能如此俊美呢,听闻神尊的年岁比她大了许多,比师父也大很多,可看上去,竟然和师父一样儿的俊。头一回见到神尊施法,施的还是*,知虞被震撼的无以复加,仿佛一场佛法大雨在洗礼她的心灵,让她心身从里到外感受到无边佛法的智慧,原本对帝和崇敬的心变得更甚。

帝亓宫里的神侍被帝和全部化走,群宫里血魔种下的魔法也被他清理干净,乌烟瘴气的帝亓宫变成了鸟语花香的天地。

看着焕然一新的帝亓宫,知虞惊艳得不知要说什么才好,连忙站起来走到帝和的身边,“神尊,你真的太厉害了。”

帝和看了知虞一眼,没说话,走下大佛殿,在花园里摘了两朵花,花瓣飘入天空之后,在一缕升起金色烟雾里,变成了一个个妙龄女子,身着帝亓宫神侍的衣裳,恭敬的站在花园里。

知虞了悟,原来宫中的神侍是如此来的呀。

帝和拂袖,从花园里取了许多的花草变成了神侍和神卫,看着重新化出来的众人,神色严肃,“本尊要出宫一趟,尔等在宫中侯着,若是有一个绝色女子寻来,你们问她,可是诀衣天姬。若是,必要将伺候好。”

“是,神尊大人。”

“记住,问她名讳时,必须要恭敬。你们可说,是本尊叫你们问的。”

“是。”

帝和扭头看着知虞,“你在宫中待着,莫要出宫半步。”

“我想与神尊一起去找天姬。”

“记住本尊的话。”

知虞无奈点头,“是,帝和大人。”

帝和眨眼不见,知虞和神侍随后见到帝亓宫外笼罩了一层透明的金色结界,有一瞬间,知虞被帝和的细心温暖至骨。他明明很担心诀衣天姬,却还会把宫里化成宁和的天地等她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