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70 她比你疼

轩辕夜紧紧的抱着她,将她扣在自己怀中,而后一个用力,便是向着上方而去。

噗通。

两个人猛的从水里出来,轩辕夜身形一闪,黑色的身影便是瞬间消失,而后落在了远处的岸上。

刚一落地,轩辕夜就感觉到一股热量从凤长悦的身体之上传来。

和记忆中炽热的火焰温度不同,这一股热量传来,熨帖而温暖。

凤长悦双手揽着他精瘦的腰身,在出来的那一刻,身体之内的天堂火就已经自动运转起来,从经脉骨血之中缓缓流淌而过,温养着她的身体。

身体之内的那一股寒意,很快就被驱除,而且顺着她的身体,传递到了轩辕夜的身上。

轩辕夜低头看去,却是忽然咳嗽了一声,而后将她抱在怀中,冷清沉隽的眸子,貌似无意的看向一旁。

凤长悦一愣,而后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

虽然身体温暖了,但是…。

衣服还是湿的,头发也是湿的,本来就薄薄的衣衫紧紧的贴在身体之上,而且经过方才的一阵挣扎,现在领口都已经变得松了一些,几缕尚且滴着水的黑发落在身前。

啪嗒。

水珠落下的声音,在这一刻格外的清晰。

她的脸颊,顿时如同火烧云一般,飞起了一片绯红之色,看起来宛若淡淡云霞,动人之极。

然而轩辕夜看向别处,眼前却还是方才看到的那一幕在不断的闪现。

湿透了的衣服紧紧的贴在她身上,玲珑曼妙,每一处线条都似乎承接了上苍最美的手笔,蜿蜒起伏,都无声的张扬着惊心动魄的诱惑。

衣领微微松开,从他的角度,那原本不经意的一个垂眸,却正是将一片春光揽入眼底。

一抹惊心动魄的玉色起伏,隐约在衣衫之下浮现,而在锁骨的位置,正有一缕黑发贴着,而后,一滴水珠就摇摇晃晃,滴下,没入衣衫,

冰肌玉骨,一抹春色。

他虽然神色清冷,但是凤眸深处,却是闪过一丝深色,耳尖微红。

他似乎这才想到,两人的确已经很久没见过面了,而且…。

小丫头似乎的确…。长大了…。

以前的青涩稚嫩,此时已经逐渐消褪,逐渐绽放出绝世的风华。

这样的她,像是蒙尘的明珠,正在逐渐擦去上面的尘埃,绽放出美丽动人的光彩,让人心醉。

他忽然收紧了手臂,似乎要将她深深的嵌入自己的身体,这样就可以不会分离,不用担心。

凤长悦感觉到他情绪的些微波澜,倒是没想到他会突然这样,但是也没有拒绝,只是双手也揽住他,脑袋贴在他的胸膛,蹭了蹭。

而拥抱的片刻时间,她身上的衣服和头发也终于都干了。

而此时的轩辕夜,也终于将视线投注在周围,神色逐渐微沉。

凤长悦也微微松开,而后看向了四周。

这里猛的看上去,像是一个山洞,但是却又和山洞天差地别。

因为这里虽然是在山体之内,但是…要知道,之前整个山脉,都是已经被从中间斩开!

只怕下面,早已经也是被动打通了极远的距离,也肯定已经出现了极大的空间。

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一个不小的水潭,两人从上面飞下,而后就是落入了这一片湖水之中。

这里光线昏暗,很多东西都是只能看到一个大概的轮廓,但是依然可以看到那一片清澈的湖水,在闪烁着粼粼微光。

而在四周,则是有不少的怪石嶙峋,他们站的这个位置,也不过是岸边一个相对平坦的位置。

这里非常安静,一点也不像是方才爆发出那般能量的地方。

若不是亲自顺着那力量飞下,只怕凤长悦也会以为这里不过是一片早已经被遗忘的世外之处。

而左右两边,都似乎延伸而去,最终隐没在一片黑暗之中。

她感觉到金色手镯之内,那彩蛋的情绪似乎波动的更加剧烈了。

其实这里原本就是在中间的位置,一片起伏的山脉,这里是在正中间,而左右两边,应该就是山脉的前后了。

那么,到底应该往哪里走?

轩辕夜看向她,凤长悦轻轻摇了摇头。

噗通!

接连几声什么东西落入水中的声音响起,很显然,是那几个人到了。

两人同时看去,果然见到几道身影,正从中窜出。

率先出来的,竟是凌木。

凌木抬头,便是一眼看到了他们两人,神色未动,只是敛了眉眼,冲着他们两人点了点头,而后便是朝着一旁而去。

而在他之后,水中便是一阵扑腾。

“喂!凌木!你那么快干什么!我手里还有个人呢,你快过来!”

却是凌朗的声音。

凤长悦挑眉看去,果然见到在水中,出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而他的手中,果然还拎着一个人。

准确的说,是死死的箍着一个人。

不是别人,正是还在尝试不断挣扎的青龙长老。

“都已经到这里了!你难道就不能松手吗!”

青龙长老似乎也急了,直接对凌朗吼了出来。

他一把年纪,被凌朗一把抓住不说,还这么狼狈的落下水中,当真是丢人至极!

况且现在,凌朗也不是少爷了,干脆就直接低吼了一声。

凌朗手臂收的更紧,勒得青龙长老说不出话来,一边朝着岸边而去,一边冷哼:

“老家伙,小爷就不松手!既然我下来了,你们一个也别想跑!”

青龙长老简直被气得半死,但是凌朗的力气很大,他轻易无法挣脱,故而只好任由凌朗卡主他的脖子而后朝着岸边而去。

而凌朗无意的抬头,才看到站在那里的凤长悦和轩辕夜两人,顿时咳嗽了一声,而后却是不再怎么张扬的叫嚣,只是将青龙带了过去。

两人上岸之后,青龙还是想要挣脱,但是凌朗不松手,就一直以一个十分怪异的姿势扭曲着。

而几乎是同时,林远也已经抓着白虎长老落下。

他虽然也是落进了水中,但是动作却显然比凌朗快得多,直接一把拎着白虎长老就腾空上岸,而后将白虎长老往地上一掼,就恭敬的弯腰:“主上。方才这两位都是想要先行一步,但是考虑到很多事情都还没有解决,所以属下擅自将他们留了下来,还望主上见谅。”

“哼!”

白虎长老顿时一声冷哼,顾不得此时的自己是多么狼狈,伸出手怒声道:“你太过分了!我们什么时候打算先走了?不过是看这里情况不明,所以打算先观望一下罢了!你居然就采取这样额手段,将我们强行带下来。未免也太不将我们放在眼里了!”

他是真的愤怒,心里隐约的猜测和担忧让他十分抗拒进来这里,原本情绪都已经十分不佳,此时更是被林远一下子抓住而后强行带下来,不管怎么说,面子里子都是有些过不去。

青龙长老被卡住脖子,根本说不了话,但是那看过来的愤怒的眼神,也已经说明了一切。

轩辕夜似是没听到白虎长老的申诉,只是看着林远淡淡道:“你做事,我放心。”

“…。”

原本还打算继续指责的两人顿时惊愕的看向轩辕夜,几乎觉得自己听错了!

他说什么?

他方才居然没有指责他的属下,反而是说放心?

这意思不就是在说,他不仅不会责怪,反而同意这样做!

甚至,他好像还很赞同的样子!

两人气的几乎血液倒流,只觉得这几十年来受的气,都没有这几天的多!

他们两个好歹也是凌家的长老!身份地位何等尊崇?平时除了家主,便是凌家的那些子弟跟他们说话都要十分谨慎!即便是曾经手握重权的凌木,也未曾敢这样和他们说话!也不会当着他们的面这样不给面子!

这根本是没有将他们两个人放在眼里!

先前在路上,其实两人也一直十分不满,但是考虑到这两人,尤其是那个一身黑衣的男人身份尊贵,即便是家主也是始终十分客气,所以他们才不敢轻易得罪,有什么怒火憋屈都会强行忍了,但是今天这未免也太过分了!

事到如今,只怕是不能再忍了!

白虎长老深吸一口气,神色有些阴沉,正打算开口,却又听到凤长悦云淡风轻的声音——

“两位看起来心情很是不好?怎么,你们真的这么不想在这里吗?这可真是奇怪了,这下面肯定都是晶石,两位长老不但不高兴,甚至还十分抗拒来到这下面。难道…是这里有什么东西,是你们不想看到的吗?”

正打算开口的白虎长老心底咯噔一下,到了嘴边的话,顿时咽了下去。

不能说!

绝对不能说!

虽然他和青龙两个人也是不太清楚,但是来的时候,家主的暗示已经给的很明显,尽量要避免进入这些地方。

所以他们两个人始终十分小心,也才会在这样的时候格外的愤怒。

其实这里面,多少是有一些担忧惊惧的成分在的。

但是如果他们两个现在说出来,这件事情肯定不会就这样算了的!

家主赠送了十个采集点,现在才不过是第一个,他们两个若是就这样沉不住气,让他们看出马脚,只怕就算是回去,也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尤其是凤长悦的问话,几乎是字字都敲打在两人的心上,似乎随时都会猜到那真相一般,让两人心惊胆战。

凤长悦眸色微冷:“两位不说哈,难道…这里面真的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吗?”

“没有!绝对没有!”

几乎是条件反射,白虎长老立刻反驳,脸色通红,声音迅疾。

抬头的时候,却只看到一双幽黑的眸子,在昏暗的山洞之中,显得格外的森凉透彻,似乎将一切都看在了眼里,闪烁着神秘莫测的光。

“真的?你们真的不是因为心虚才想要走的吗?”

“当然不是!”

这一次,连青龙长老都是在感觉到凌朗松手之后,立刻开口。

而且因为心急,声音有些大,在空旷的山洞之中,悠然回荡,显得格外的清晰。

于是,场间的气氛,顿时变得更加尴尬。

凤长悦似笑非笑:“哦…。这样啊…。”

两人大气也不敢出,只是都转移了视线,不敢和那双眼睛对视。

良久,在几人以为气氛即将冻僵的时候,凤长悦又忽然开口:

“这里有两个方向,我们是一起走,还是分开走?”

“分开走!”

这一次,最快回答的,意料之中的,是白虎长老两人。

凌朗冷笑一声,看着在自己身边勉强站起来的青龙长老很是不屑的翻了个白眼:“呵,这个时候要分开走了?也不知道当时是谁,一直说要一起走,分开走还那么不乐意。怎么,现在想通了?”

青龙长老被他这样嘲讽,虽然心中生气,但是因为有更大的担忧,所以也并未和他继续斗嘴,只是和白虎长老交换了一个眼神。

“分开走!分开走才是最合适的办法!”

白虎长老的脸色已经恢复正常,此时也似乎找回了自己的思路,并不受凌朗的话的影响,径自看向轩辕夜:“大家也都知道,这个地方,就是这一片山脉最中间的位置,所以,前,后,各有一条道路。这下面肯定是有晶石的,但是究竟是在哪边,我们也不知道。所以如果分开的话,我们找的更快,对您也更加方便。不是吗?”

轩辕夜抬眸看了他一眼,白虎长老好不容易稳住的心神顿时一个颤抖,后背在一瞬间绷紧!

“很好,我也这么想。”

清冷的声音响起,让白虎长老和青龙长老一起松了口气。

白虎长老脸上似乎勉强笑了笑:“既然如此那就太好了。您可以选择一条道路,我们走另一条就可以。若是找到了晶石,我们就可以功成身退,将消息以最快的速度高速您之后,我们再出去,而后前往下一个采集点就可以。”

他微微躬身:“如此,您可以早一些看完这些采集点,我们也可以早日交差,不是吗?”

“而且,您毕竟是贵客,这里也已经是您的,所以,还是您先选择吧。”

这一次,他倒是学乖了。

轩辕夜对这个倒是并不在意,其实别说十个采集点,再多的东西他也没什么兴趣,不过是因为凤长悦坚持罢了。

所以,他扭头看向凤长悦,神色问询。

凤长悦勾了勾唇,既然如此,那么,她也不用客气了。

她纤细修长的手指朝着某个方向指去——

“我觉得这边不错,不如就这边吧!”

轩辕夜自然是没意见,点了点头便同意了。

两人随即就相携离开,竟是真的直接朝着那个方向走去了。

两道身影很快消失在昏暗的山洞之中。

凌朗见此,毫不犹豫,直接跟了上去。

过去的时候,还故意的撞了青龙长老一下,差点让毫无准备的青龙长老踉跄的摔倒在地。

他大摇大摆的过去,青龙长老被摆了这么一道,自然是十分恼怒,站直了身体,怒声道:“你干什么?!”

凌朗回头,嘴角虽然挂着笑容,但是眼角眉梢却是带着十分冷意。

“你挡着路,我不过是要走过去罢了。”

“你!”

青龙长老没想到凌朗如今竟越发的变本加厉,在凌家闹了那么多事情之后,竟然出来也要继续和他们过不去。

他身体之内的灵力隐隐流动起来,若不是想着在这里不好动手,只怕此时他真的已经冲上去了!

然而凌朗看到他的动作,却是眉开眼笑,脸上的笑容格外灿烂——

“想动手?尽管来啊!我等着你,相信,那两个人肯定也想见识见识,凌家的长老,都是什么水平呢!”

一句话将青龙长老的愤怒浇熄了一半。

想到那走到更里面的两个人,他心里就莫名的心虚起来,而后咬了咬牙,狠狠一挥袖:“随你!”

说着,就朝着相反的方向愤而离开!

白虎长老虽然面色也不好看,但是却是比青龙长老看的清楚。

凌朗是故意挑衅,而后让他们也跟着过去?

哼,想太多了!

如果是之前或者之后,他们肯定会跟着,但是唯独现在…

他们绝对不会跟他们一起!

他看向凌木:“凌木少爷,您打算如何?”

凌木似乎思忖了片刻,而后道:“我自然是跟随两位长老。”

白虎长老松了一口气:“既然如此,那我们走吧!”

不管怎样,凌木可是跟他们一起的,若是遇到什么事情,多个人也多个照应。

凌木和凌朗擦肩而过,连一个眼神都不曾交汇。

白虎长老不疑有他,三人随即同时朝着另一个方向而去。

脚步声逐渐远去。

林远看着他们离开,却是忽然笑了一声。

这几个人当真以为,就这样分开就安全了吗?

或者,他们想要借此机会离开也说不定。

不过,世界山哪里有那么便宜的事情?

他手腕一抖,便是有什么东西朝着那个方向而去,很快消失不见。

而后,他身形迅速前行,也追随轩辕夜几人而去!

……

行走了一段时间之后,凤长悦就发现,这里果然和猜测的一样,成为了一个巨大的从中间被劈开的山洞。

其实很是神奇,上面的裂缝虽然扩大了,但是肯定也是没有这般的宽阔的,下面的空间却是十分宽广,随着他们的行走,不仅没有变得狭窄,反而是变得越发的宽敞,而且…。

连光线都变得强烈了起来。

看着周围时不时出现的白色的点点光亮,凤长悦已经可以确定,这里的确蕴含着不少的晶石!

他们原本落下的地方虽然是一个水潭,但是朝着里面走去的时候,那潭水却是沿着行进的方向一路蜿蜒而去,两边是嶙峋的怪石,可以看到隐隐约约有白色的晶石出现。

虽然这些都是零散分布的,但是越是往前走,白色晶石的数量就越多。

凤长悦心中感受到的那一股强烈的召唤力量,也是越发的激烈!

白虎他们怎么想得到,她选择的这个方向,的确是最有可能的方向!

这种感觉,和曾经在红崖的时候的感觉十分相似!

她记得,在从半空俯视的时候,这整条山脉看起来就像是一条龙,而他们现在所前往的方向,正是龙首的方向!

凌朗和林远很快也跟了上来,一时间,空旷的空间里面,便是只剩下了脚步声。

偶尔还有水滴落下的声音。

当然,那一股蕴含的暴躁的能量,也是越发的浓郁!

凌朗对这个比较敏感,走着走着,神色就变得难看起来。

虽然这个样子,几乎可以肯定东西就在前面,但是这东西毕竟是太危险,他身体里面的余毒尚且没有清理干净,而今又来,自然心里是有些负担的。

于是他终于按捺不住,往前走了几步,跟在凤长悦后面,皱着眉头道:“凤墨,你先前答应我帮我的,但是现在…。我万一真的出了什么事儿,你可是一定要救我啊!”

凤长悦回手扔过来一个玉瓶:

“担心的话,就将这东西吃了。也是可以暂时保证你的安全的。”

“真的?”

凌朗顿时眉色一喜,而后毫不怀疑的打开了玉瓶,而后便是立刻感觉到一股炽热的温度陡然传来!

他的手几乎像是被火焰灼烧了一般,差点将那玉瓶扔出去,同时整个人都立刻后退,生怕真的将自己给贡献出去了,手忙脚乱的将盖子盖上。

直到确定那炽热的力量终于被锁住,他才惊魂未定的看向凤长悦:“喂!你这什么东西?也太危险了吧!我觉得我要是动作再慢一点,只怕这力量都要钻到我的身体里,将我烧成一堆黑炭了!”

凤长悦回头看了他一眼,神色有写奇异。

凌朗被她的眼神看的心里毛毛的,刚刚放下的心顿时又提了起来,声音也颤抖了起来——

“你、你这是什么眼神!?”

凤长悦同情的看了他一眼,而后平静说道:“其实…你可以运转一下灵力试试。”

虽然知道这个表情说出这话肯定不是什么好话,但是凌朗还是莫名其妙的尝试着运转了自己的灵力,沿着筋脉流转起来…。

“啊!”

一声惨叫,顿时远远传开!

凌朗几乎在原地跳起来,整个人都像是真的被火烧起来了一般,脸色都变了:“你、你这是什么东西!?我身体里面快烧起来了!”

凤长悦淡淡道:“你不是着急吗?这个方法虽然粗糙了一点,但是效果还是不错的,你凑合着吧。”

凌朗简直要哭了,凑合?怎么凑合?

他身体里面,灵力刚刚运转起来,简直像是立刻星火燎原一般,立刻被一股灼烧的力量充斥了全身!

他几乎觉得自己的血液在这一刻都沸腾了起来!

但是越是着急,他的痛苦就越重,而且当他想要停下来的时候,却发现已经无法控制了!

像是有一团火焰,在沿着自己的经脉在全身奔涌,骨头肌肉都几乎被灼烧的畏缩起来!

疼!

他的脑子里,很快就只剩下了这一个字眼,整个脑海都是空白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是疼的在地上打滚。

而后,好像是因为太疼了,他竟是用双手狠狠的捶打地面,而后抱住自己的头,生怕自己一个冲动,就直接冲过去一头撞到山洞之上!

痛苦的嘶吼声低低响起,听起来都几乎让人鸡皮疙瘩都起来。

林远报以同情的目光,面上无波,但是心里却是觉得有些畅快,十分随意的看着。

听到动静的轩辕夜忽然停下了脚步,而后缓缓的转身,看向在地上无尽痛苦的哀嚎的凌朗。

凤眸沉沉,谁也看不出来他在想什么。

但是那周身的气息,却是陡然间变得凛冽了许多。

林远直觉不对,立刻挺直了脊背,眼观鼻,鼻观心。

凤长悦扯了扯他的衣袖:“阿夜,怎么了?”

他怎么忽然这样了?看起来心情不是很好的样子。

轩辕夜深深的看了一眼正在痛苦哀嚎的几乎恨不得立刻死去的凌朗,眼中似乎在一瞬间酝酿起了滔天的风暴,然而在听到凤长悦的声音的时候,还是转瞬归为平静。

几乎无人看到,他眼底掩藏的万般波澜!

凤长悦看到他的神色,却是一愣。

轩辕夜看着她,忽然握紧了手掌,将她的手紧紧的握在掌心。

凤长悦能够感觉到那一股不同寻常的力量,也能够感觉到他的心绪似乎有些起伏,几乎是心有灵犀一般,耳边传来凌朗痛苦的呻吟声,眼前是轩辕夜隐忍疼惜的神色。

她微不可查的摇摇头,示意自己无碍。

轩辕夜却是依然觉得心脏像是被什么东西死死的攥住一般,生疼。

她不过是给出了一个玉瓶,里面装着的,大概也不过是一缕神火,而且肯定是已经被炼化了的神火,否则一定瞬间让凌朗身死魂灭了。

就只是那么一缕神火的力量,进入凌朗的身体,却是让他那么痛苦,几乎恨不得立刻死去,好结束这一切的痛苦。

他眼前忽然浮现曾经在荆棘沙漠的时候,亲眼看到她的身体被一团紫色的火焰包裹的场景。

身体不断的被灼烧的萎缩,肌肉,骨血,都遭受着非人的折磨,而后再在即将死去的时候,重新生长出来,而后再一次承受那样的炼狱般的痛苦。

那样的场景,他此生,看一次,绝对不会忘记。

像是烙印在脑海里,在血液中,在根骨上,不可磨灭。

凌朗毕竟是一个二十几岁的大男人了,而且身为凌家曾经十分看重的大少爷,他的天赋和实力,绝对不容小觑,而*也肯定曾经受过极强的训练和温养,所以绝对堪称强悍。

然而就算是这样的凌朗,在遇到这样的一缕力量的时候,却也是疼成了这个样子。

然而,她却从来没有喊过一声疼,说过一句苦。

他忽然不忍心看她那双幽深沉凝的眼睛,那一分黑曜石一般的璀璨的光辉,掩藏了多少不为人知的痛苦,他只要一想,就觉得心口疼的无法呼吸。

他忽然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发,而后按住她的后脑勺,向自己靠近。

凤长悦微微睁大了眼睛——这家伙,不是要在这里亲吻吧?

林远立刻乖觉的死死的垂下了脑袋,保证自己没有任何看到的可能,当然,还同时竖起了耳朵,生怕错过一点。

然而轩辕夜最终却只是让她的臻首贴在了自己的胸膛之上。

凤长悦可以听到那强烈有力的心脏在跳动。

他以前极为冷心寡情,唯独在遇到她之后,将人世间的情感全部都尝过。

贪嗔痴念,俱都为她。

她曾经遭遇的那些苦痛,他多么想,全部为她分担。

沉默片刻,他握住她的手,径自朝着里面走去。

只是手心却是握的更紧,凤长悦甚至可以感觉到那手掌在方才那一瞬的颤抖。

她的心像是被什么温柔的包裹起来,温暖而触动。

两人随即继续朝前走去,然而身后却是再次传来凌朗有些虚弱的声音——

“你、你也太狠了…。疼死…疼死我了…。”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痛苦,也不知道是那股力量逐渐消褪了,还是他已经疼的麻木了,他终于可以勉强恢复神智,而后看着两人的身影,咬牙控诉。

凤墨的手段也实在是太…。他知不知道这样会死人的!

“你知不知道这有多疼啊!好歹也要跟我打个招呼啊你!”

疼的他脸色都一阵发白了,额头上也满是冷汗,所以一时之间,也就根本没注意到场中的气氛有些不对劲,只是一心的想要控诉自己的痛苦。

凤长悦尚未来得及说话,轩辕夜就已经先她开口。

他没有回头,清冷的声音带着几分微不可查的杀意,极冷极淡——

“你这些痛苦,和她曾经遭受的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

凌朗顿时愣住。

他?

谁?

难道是…凤墨?

可是……

这怎么可能?他们两个人感情这么好,想也知道他肯定将凤墨完好的护在身边啊,凤墨又怎么会遭受什么痛苦?

或者说,这句话的意思,实在是有些让人心惊。

任何人都听得出来,如果这句话是值得凤墨,那么就是说凤墨曾经遭受过比这还要痛苦的折磨!

他心脏微微一颤——他方才已经是觉得自己足够痛苦了,他这么多年,都未曾受过那样的折磨了,那种痛苦,简直让人疯狂的想要立刻自杀好吗!?

而如果是更加残酷的痛苦…。凤墨真的曾经遭遇过?那么他…居然还活着?

凌朗觉得自己简直无法想象那个场景,看向凤长悦的目光也是微微变化,说不出话来。

凤长悦却不是很在意,随后就和轩辕夜一同离开。

那些痛苦只需要一个人知晓理解,就已经是人生大幸。

凌朗脑子更蒙了,浑身被汗水湿透,脸色极为狼狈,愣怔在那里。

林远虽然未曾见过那场景,但是却也极少见到轩辕夜那般的神色,故而也是吃了一惊。

而后,他就微微叹气。

其实也是,他听泽尔讲过,君上第一次见到那女子的时候,她尚且不过是一个二星灵者,而短短不到两年的瞬间,她就已经成为了三星灵宗,并且从那边来到了西凌域。

这般的进步,若是说出去,只怕是不会有人相信的吧?

即便是在四大家族,甚至是永恒之城之中,这样的也绝对算是妖孽般的天赋了。

更关键的是,她一直是孤身一人,身后没有任何的背景势力支撑。

于是,这样的飞跃的背后,曾遭遇过怎样的折磨,只怕不是一般人可以想象。

他跟上,在路过凌朗身边的时候,站定,而后扔下一句话——

“那位可是比你想象中的,更加厉害。另外,一个大男人,叫成这般德行…。”

林远摇了摇头,走了。

凌朗顿时脸色涨红:“真的很…。”

看着林远逐渐走远的身影,凌朗一咬牙将剩下的话通通咽了回去。

他踉跄起身,一瘸一拐的跟在后面,虽然身体还是觉得有些疼痛难忍,但是相较而言,已经是比起一开始好了许多。

他一边走,一边在心里不断的念叨,瞪着眼睛,紧随在后。

然而在走出一段距离之后,他终于发觉,身体里面似乎有什么不一样了。

他猛的一愣,而后小心翼翼的再度调动灵力,却是发现,身体之内那始终如影随形的狂暴的力量,似乎忽然间消失了一般!

他心里一喜,随后立刻加快了速度,灵力在体内绕行了一个周天之后,果然是和之前的情景大不相同!

那种似乎死亡如影随形的感觉,终于消散!

他心中终于涌起巨大的喜悦,嘴角也忍不住大大的咧开一个笑容,而后连忙加快了速度。

“等等我啊!凤墨!谢谢你!你们等等我!”

凤长悦倒是没有放在心上,其实一般人她也不会用这样直接的办法,但是凌朗自己本身实力不错,所以这样倒也算是以毒攻毒,不必担心他什么。

只要之后再仔细将剩余的那些都清除了,而后再炼制丹药给他温养身体就可以。

凌朗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三人倒是都不在意。

反而是道路之上的场景,越发的奇异,让凤长悦和轩辕夜同时警惕起来。

眼前的道路变得越发的明亮,两边的石块也逐渐被白色的晶石取代。

那股召唤的力量,也是越发强烈,然而却是始终没有出现和在红崖之中一样的情形。

两边的白色晶石虽然多,但是却也没有形成宫殿一般的存在,反而是比较随意的散落着。

眼前忽然出现一抹比较强烈的光亮。

凤长悦心中一动,和轩辕夜对视一眼,便是同时向前走去。

而另一边,白虎长老和青龙长老,一同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

凌木跟在两人身后,始终沉默不语。

直到确定已经有了一定的距离,两人的神色才一起阴沉了下来。

“实在是太过分了!”

青龙长老一拳狠狠的打在旁边的山壁之上,神色凶狠。

“他们未免也太将自己当回事儿了吧!真以为我们不敢得罪他们不成!?”

白虎长老在旁边,沉默不语,但是显然,神色也极为不虞。

“那个什么凤墨,一直出言挑衅,我们不过是不计较那么多罢了,他却是一直那么不长眼!若非是看在那人的面上,怎么容得他这样的人在我们面前叫嚣!”

“现在说什么都是没用的,最关键的是,如何从这里出去。”

白虎长老倒是镇定许多。

青龙长老这才意识到这点,恨恨道:“都是被他们扰乱了心思!你说的没错,我们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从这里出去!这里绝对不能久待!”

他皱起眉头:“要不,咱们原路返回?那样肯定能最快速度的出去!”

“不行。”

白虎长老直接否决,他们朝着这边走的时候,那个人还在那里站着,说不准他会做什么手脚。

如果回去,说不定就会立刻被发现,也有可能根本就出不去了。

“那怎么办?来的时候,家主可是…。”

正说着,白虎长老忽然使了个眼色,青龙这才意识到,身后还有凌木在跟着,顿时停住。

虽然凌木是一直跟着他们的,但是…。

他知不知道那件事?

似乎没有觉察两人的一样,凌木径直朝前走去,看了两人一眼,淡淡道——

“绝对不能从原来的地方出去,另外,按照家主的吩咐,我们虽然不能在这里久待,但是也不能露出任何的异常,若是被他们发现,就功亏一篑了。”

他声色微微严厉,和以往发布命令的时候,没有任何不同。

两人顿时放心不少,点了点头。

“走吧。”

凌木不再多言,径直朝前走去。

……

凤长悦一行人沿着那一条道路行走,不知过了多久,那一片光亮,终于出现在眼前!

强光所至,凤长悦微微的眯起了眼睛。

而后,当眼睛适应了眼前的场景的时候,终于看清了那里面的场景!

一抹紫色的光彩,骤然闪现!

而她金色手镯之中,也是忽然不受控制的飞出一抹彩色!

她眉色一厉,立刻跟上!

同一时刻,正在凌家的凌震天,忽然起身!

“那东西出现了!立刻前往搜寻!务必先于其他人找到!”

“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