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69 吻!

嗒,嗒,嗒。

安静的山林之中,一片寂静,唯有细微的脚步声,听起来格外清晰。落在人心上,一点点都会引起一片激荡。

气氛越发的凝重。

呼啦——

只有风吹过的声音,摇晃起树叶,显得格外的清幽。

一片不算小的山林,居然这般安静,果然有问题。

凤长悦面无波澜,眼神却是已经细致入微的将周围的场景都看了个遍。

一行人在这安静的山林之中行走着,无人说话。

走在最前面的是那三个出现的下属,而后就是白虎长老,之后才是凤长悦和轩辕夜几人,青龙长老和凌木则是在最后面。

是的,在凤长悦的坚持之下,白虎长老和青龙长老最后还是无奈也跟着下来了。

于是,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一群人在一片静谧的山林之中行走着,唯有脚步的声音格外清楚。

凤长悦低头看去,貌似不经意的从下面扫过,眼睛微微眯了起来——其实这声音也不太对劲。

正常的树林之中,如果是这种看似人迹罕至的那种,理当是有很多堆积的枯叶的,那种听起来绝对不是这样有些清脆的声音。

但是眼下,他们脚下却是只有一层薄薄的树叶,所以踩上去,也和那些声音不太相同。

而且其实,这个山林的诡异之处,也不只是这一点。

凤长悦看似散漫,但是其实精神已经完全警戒起来,整个人的注意力都高度集中。

安静。

这里实在是太安静了。

凤长悦之前曾经到过一个类似的地方,就是在刚刚抵达西凌域的时候,醒来的那片死亡森林。

而眼下再度来到的这个地反,居然也是这样子,她心里自然难免怀疑。

但是表面看起来,却是没什么异样。

道路崎岖,似乎的确是没有什么人在这里。

“谁!”

忽然一声厉喝传来,而后两道人影忽然出现。

在前面的三个人连忙挥手:“大胆!还不退下!”

那两个人这才惊住,而后匆忙之间看到在最前面的白虎长老等人,来不及思考,就立刻躬身行礼——

“属下冒犯!”

而后便是再度隐蔽起来,眨眼间就没了人影。

前面的人心神忐忑,连忙回头:“还请诸位见谅,因为这里是新发现的采集点,所以我们在这里的人不是很多,但是都十分谨慎。故而方才有所冒犯。”

见轩辕夜几人没有追究的意思,才松了一口气。

凤长悦心中却是冷冷一笑。

这些人只怕是不曾知道这里的秘密,否则还怎么可能这么尽职的看守着这里?

不过,她也发现了,进来之后,灵力的浓郁程度倒是并不明显,而那一股暴躁的混杂在里面的能量,自然也是几乎没有。

这些人在这里能够呆上这么久,想必也是因为这个原因。

“这里的晶石呢?”

凌朗率先按捺不住,直接开口询问。

他自然也是能够感觉到,这附近似乎和红崖的情况并不相同。

前面的几个人闻言,虽然不知道该如何对待凌朗,但是有轩辕夜几个人在,还是老老实实回答:“马上就到了。”

而后,又似乎觉得这句话解释的太简单,又说道:“这里是一片山脉,地方虽然不大,但是据我们的探查,晶石的数量应当是不少的。而这山林之上,自然是没有。因为那些晶石,应当都在这山下面。”

凤长悦心神一动,却是没有说话。

“而且这开采也是有讲究的,若是没有处理好,贸然开采,那么里面的晶石在一开始就会爆发出极强的能量,很有可能会损毁这一片的山林。那时候就是得不偿失了。”

走了一段距离,终于走到了大约在中间的位置,才终于停了下来。

这一片都是欺起伏的山脉,接连看去,应当是有着大约七八座山峰。

而他们所在的位置,正是在中间,一个比较高的山之上。

走着走着,凤长悦就逐渐感觉到,似乎周围的灵力变得浓郁起来。

她眉峰一动,转头看了轩辕夜一眼,从他眼中看到了同样的神色。

就是这里。

轩辕夜虽然没有去过红崖,但是却是听凤长悦讲过那里面的事情,也知道那诡异的浓郁灵力里面蕴含着狂暴的可以杀人的力量的事情,所以此行,他心里也是早早做好了准备。

他心里有几种猜测,但是总体和凤长悦是一致的猜测。

所以此时,感觉到那浓郁的灵力,两人都是立刻警觉了起来。

而后面的凌朗和凌木也是貌似不经意的对视了一眼。

马上就可以验证他们心里的猜测了。

让凤长悦比较差异的一点是,这里的灵力浓度变高了,但是这里面却是依然没有蕴含太多的那种狂暴能量。

“一般而言,我们需要等待它自己主动出现,这样才能最大限度的找到晶石,而且这里很明显,灵力浓度已经在增加,只要再过不久,这里应当就会自己出现了。”

前面的人越是解释,凤长悦心中的怀疑就越是增加。

难道,那种狂暴的力量其实不是和灵力一开始就一起出现的?

他们前往红崖的时候,虽然说是新的采集点,但是其实当时已经有不少人都曾经去过了,也出现了不少的自己裂开的地缝,所以他们到的时候,看到的就已经是那般的场景。

“诸位可以先休息一番,最多再有两天,这里应当就会自己裂开了,而后里面的晶石就会跟着暴露出来。”

说完这一句,那几个人都是恭谨的站在一旁,不再说话。

一行人于是就停了下来。

但是刚刚一坐下来,凤长悦就忽然感觉到金色手镯里面似乎有什么波动。

她心中一动,神识探入。

果然看到那已经许久没有动静的彩蛋,竟是再度轻轻的摇晃起来。

她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看过它,此时猛的看到,顿时发现了异常。

那彩蛋之上原本就是彩色的,而最开始找到的那一块彩晶石,被它吸附在蛋壳之上,此时却是似乎已经吸收的差不多了,完全看不到凸起的痕迹,只是那原本附着的地方,竟是有了些变化——

那一片的蛋壳似乎变得晶莹透亮了许多,颜色看起来也鲜艳明亮了许多。

如果说原来的彩蛋看起来不过像是一块彩色的石头,那么现在就有了一点像是晶莹的玉石。

虽然只有那么一块地方,但是却还是十分明显的。

当然,那里依然是彩色的,看不到里面的任何东西。

凤长悦心中一动,靠近了一些。

似乎是觉察到她的到来,那彩蛋摇晃的幅度变得大了一些。

咚咚。

凤长悦可以清楚的听到里面传出来的声音。

这一次,似乎比之前的声音都要清晰,而且好像也变得连贯了一些。

凤长悦挑眉。

她记得上一次,遇到那彩晶石之前,这彩蛋似乎也是像现在这样,有些不正常。

不过这也不能说明,这里就一定有彩晶石。

毕竟它的神智的确不低,可能有其他的原因也说不定。

“娘亲!”

娃娃早就感觉到她,赶快放下手中的紫晶石,飞快的跑过来。

当然,这个飞快,也只是相对而言。

在凤长悦看来,娃娃还是甩着小粗腿,笨拙而欢喜的跑了过来。

那张小脸上的兴奋和喜悦,简直是要开出一朵花来。

“娘亲!你终于来了!娃娃可想你啦!”

一边喊着,娃娃一边冲到了凤长悦的身边。

因为是神识内视,所以凤长悦可以在金色手镯之中呈现一个虚拟的自己,所以娃娃照样很是高兴,跑了过来,仰头兴奋不已的看着她。

若不是因为神识不可以凝实,只怕娃娃已经一把抱上来了。

凤长悦挑眉看它。

好像,她只是几天没来而已吧?

而且,分明平时都有心灵感应的,娃娃这么一副好几年没见的样子是要干什么?

要知道,娃娃真正的身份,还是灵宝之魂,既然射天箭已经是认她为主,那么娃娃自然是可以知晓她心里所想。

娃娃当然很快明白,当即就垮了小脸——

“可是娘亲,娃娃真的好想你啊…。你都好久没来了啊…。娃娃都等的好心焦啊!”

凤长悦抬眼,瞥了一眼那不远处已经消失了许多的紫晶石,声音凉凉的——

“真的这么想我的话,难道不应该茶不思饭不想吗?这里的那么多紫晶石,都去哪儿了?”

娃娃脸颊一红,顿时伸出肉呼呼的小手,捂住自己的眼睛:“不是娃娃!唔…不是娃娃自己吃的…。”

随即,娃娃又忽然睁开眼睛,想起了什么一般,略微担忧的看向身后。

“还有啊娘亲,小彩最近,也很不好呢…。”

凤长悦眉间微蹙,随即看向娃娃身后。

果然,看到小彩正安安静静的呆在那里,一动不动。

若不是那细微的起伏,还有那睁着的一双彩色的琉璃一般的眼睛,凤长悦只怕是会以为小彩真的出了什么事儿。

她心中微微叹气。

虽然和小彩没有契约关系,但是其实她也可以猜到,最近小彩的情况,肯定也不会很好。

虽然之后,她就将那上古彩翼鸟的尸体放在了这里,但是小彩显然还是十分悲痛。

魔兽之间,血脉的力量太过强大,甚至强过人类之间的血脉和情感。

人类之中,即便是有血缘关系,但是时间久了之后也不会有特别的感觉。

但是魔兽不一样。

它们极为看重血脉,等级森严,越是高等的魔兽,其实反而越是受到血脉之力的限制。

这一只上古彩翼鸟不知已经死了多少年了,但是身上拥有的残存的威压,以及那一股无法抹去的血脉之力,让小彩无法忽视它。

尚未看到的时候,小彩就有着那样强烈的感应,可以想象,这力量对它的影响有多大。

而之后看到那上古彩翼鸟残缺不全的尸体,看到自己的祖先竟是被那样耻辱的放在拍卖会之上,任由那些人类品头论足,它心里所承受的远远不是凤长悦可以想象。

所以,她这段时间也一直没有过多的关注,想让小彩自己恢复过来。

但是眼看,似乎效果不大。

角落的一片漆黑之中,可以隐约看到一片华丽的彩色,也可以看到一片极为隐蔽的起伏。

那里放着的,就是上古彩翼鸟的尸体。

小彩在不远处,一动不动,眼睛却是始终看向那边。

即便是凤长悦,也可以深切的感受到那一股深深的悲伤。

以往凤长悦来的时候,小彩虽然总是带着几分傲娇,但是也总是会第一时间就看来。

今天却是没有。

娃娃这么担忧,想必它这段时间,一直都是这样了。

她想了想,看向那一片隐藏在黑暗之中的庞大的尸体,心里却是闪过了几个念头。

原本她是想要将那上古彩翼鸟的血液提炼出来,而后融入小彩身体当中的。

这样,也算是得到了先祖的继承,不仅小彩可以进一步提升,那上古彩翼鸟也算是死得其所。

但是看小彩的样子,这件事情还是暂且不提的好。

她上前几步,小彩终于回头。

那双瑰丽的眼睛里面,已经没有了一开始那么明显的愤怒和疯狂,但是凤长悦却能够感觉到那一股深深的悲恸。

她叹了口气,终于忍不住看向一旁。

在最中间的位置,正有一道白色的身影,静静的俯卧在那里,安静,平和,悄无声息。

她眉间紧蹙,心脏骤然一疼。

小白已经许久都没有醒来了。

从她来到西凌域,这么久的时间,它竟是一点醒来的迹象都没有。

它趴在一片雪白的积雪一样的冰焰之子之上,整个小小的身体都似乎和那些融为一体。

冰焰之子和一旁的紫晶石,按理说都蕴含着极强的能量,它纵然是昏迷,但是身体似乎也是一直在吸收着那其中的能量,但是这么长时间了,却还是如此,没有一点动静。

娃娃似乎也觉察到她情绪不佳,乖巧的安静了下来。

凤长悦闭了闭眼,随即转过身去。

不管怎样,小白虽然在昏迷,但是肯定会醒来的。

不会很久。

肯定。

转头,她就又看到了那彩蛋。

此时,那彩蛋依然在晃动,而且似乎越来越兴奋的样子。

凤长悦心中早就猜想过这彩蛋和晶石的关系,但是它似乎连紫晶石都看不上眼,如今却是忽然有了这样的反应…。

轰!

一道惊雷般的声音,骤然炸响!

凤长悦一惊,立刻感觉到脚下一阵山摇地动!

她立刻站起身,轩辕夜也同时握住了她的手,站在了她身前,警惕的看向眼前的场景。

而周围的其他人也是被这一声巨大的动静惊住,神色纷纷变换。

尤其是那三个看守的人,感觉到这一股颤动,几乎是立刻变了脸色。

相互看了一眼,都是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几分不可置信!

白虎长老身体一个晃荡,立刻厉声道:“这是怎么回事?!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三个人连忙道:“长老,这…这似乎是…。提前了!”

白虎长老眼睛一瞪:“什么提前了!?”

“原本还需要两天才会出现这般场景的,但是现在…。这是晶石要提前现世了!”

“什么?”

白虎长老眼皮一跳,万万没想到,自己不过是才来,竟然就赶上了这事儿!

“怎么会这样!?”

原本在最后面的青龙长老也是立刻变了脸色,一个箭步冲了上来,一把抓住了站在最前面的那个人的衣领,怒声质问:“你不是说还有两天吗!?这是怎么了!?”

那人被这阵势吓得浑身颤抖,虽然吃惊这里提前暴动了,但是却还是被白虎和青龙长老两人的反应惊住,一时间双腿瘫软,冷汗涔涔,竟是说不出什么话来。

砰!

见他这样,就知道问不出什么的青龙长老一下子狠狠的将他掼在地上。

这一下虽然只是用了几分力,但是盛怒之下,他也没顾得上自己的力道,那人摔在地上,一下子喷出一口血来!

人另外两个人见此,也是一惊,而后不敢过多言语,只是连忙过去将那个人扶起来,一边还不忘求饶——

“长老息怒!长老息怒!”

但是这口怒意,怎么可能那么轻易的咽下去?

但是就在白虎和青龙两人怒意未消的时候,一旁却是忽然传来一道冷清的询问——

“山体摇晃,能量暴动,晶石即将出来了,这本来是好事儿,两位长老,怎么这般反应?”

两人一惊,这才反应过来,旁边的几个人都还在看着!

而问话的人,自然是凤长悦。

觉察到自己两人的反应有些异常,两人的脸色都是有些不好,但是还是勉强压下心中情绪,道:“您误会了…我们不是在生气晶石要出来了,而是…而是生气他们竟然这么失职,竟然连这种重要的事情都搞错。”

凤长悦似笑非笑:“哦?”

两人勉强点点头,却是没有再说什么。

但是心里究竟在想什么,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

两人这般,却是不知,将这一切看在眼里的几人,都是已经有了自己的肯定的猜测。

凌朗和凌木相互看了一眼,都是看到对方眼中的肯定和了然。

果然如此。

即便这两个人不知道具体的事情,但是肯定也知道这新的采集点,最开始的时候,的确十分危险,即便是灵宗强者,进来都讨不了好,否则绝对不会这般的排斥。

而此时,山体已经更加剧烈的颤抖起来。

轰隆隆!

似乎从远处不断传来轰鸣的声音,脚下的地面也在剧烈的颤抖。

咔嚓!

凤长悦的脚下,顿时出现了一道巨大的裂缝!

她眸色一厉,轩辕夜却是已经袖袍一动,将她抱在了怀中,瞬间转移。

那一道深深的裂缝,竟是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反而是越发的加深并且延长,眨眼之间,已经蔓延了很远的距离!

并且,从一开始的手臂粗,很快扩大成了足足有好几米宽的巨大沟壑!

一眼看去,甚至深不见底!

这裂缝,竟是还在不断的朝着里面扩散而去!

一行人都是被这动静惊住,但是好歹都是强者,所以反应倒是都很快,都是迅速躲开!

咔嚓!

一系列的声响,迅速传来!

却是那裂缝,在不断蔓延扩大的时候,将无数的树木也一同撕裂吞噬!

然而在看到这一场景的时候,凤长悦的眼眸却是陡然锋利起来!

因为那被吞噬的树木,根部竟然已经全部枯死!

虽然只是一瞬间,但是她还是看的清清楚楚!

那些被撕裂而后被全部吞噬进入那裂缝之中的树木,树根全部都是枯死了的干褐色!

可是,那些树木,分明看起来还是葱葱郁郁的!谁能想到,它们的根部,竟是已经成了这般模样!

如果这根部早已经是坏死的,那么这树木又怎么可能长成这般模样!

而且虽然是匆匆一眼,但是她看的清楚,那根部不像是一般的枯死,反而像是被什么东西吸收了能量一般,完全枯涸了生机的样子!

这里面,果然诡异!

然而那裂缝实在是扩大的速度太快,以至于很快蔓延下去,将那些树木都吞噬的时候,众人已经是看不清晰了。所以这场景,根本没有几个人看到!

轩辕夜却是收紧了手臂,腾空而起!

从半空俯视,更是可以清楚的看到整个山体崩裂的情形!

他们所在的位置,是处在中间的山峰,然而此时,伴随着剧烈的颤动,中间裂开了那样的一道巨大的沟壑,竟是飞快的蔓延到了其他山峰之上!

一眼看去,竟像是有人从天空斩下一剑,将整个山脉都从中间横劈开来一般!

似乎一切都在这一刻,翻天覆地!

巍峨的山脉尽数裂开,中间产生了一道深深的黑色的裂缝!似乎下一刻就会将人完全吞噬!

白虎长老和青龙长老的脸色,已然青白交加!

他们两个相互看了一眼,眼底都是闪过几分狠色。

在来之前,他们就知道,如果能够不进来,就尽量不要进来,这种新发现的采集点,通常都是交给那些下面的人去做,在凌家真正有身份地位的他们,则是不用去的。

其实,他们两个倒也是不知道这里面真正的秘密,只是因为曾经听过一些风声,所以有些警戒罢了。

但是没想到,一来到这里,就被一同拉了进来,出于对轩辕夜的敬畏,两人先前都是没有动作,但是现在,山体崩裂,谁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情!

总之,一定要趁着这个机会逃走!

先前交代这个任务的时候,家主脸上的表情就很是讳莫如深,两人虽然没有问出口,但是心里却是隐约猜到了一些,所以此时,几乎是立刻做出了决定!

轰!

陡然之间,在那巨大的裂缝之中,忽然喷涌出了浩瀚的力量!

几乎是倾泻而出,喷薄而来!

强劲的能量朝着四周扩散而去!

众人皆是吃了一惊,而后纷纷后退!

唰!

几乎是顷刻之间,那传出的能量,在这一刻,陡然朝着四周扩散而去,而后将整个崎岖嶙峋的山峰都削为平地!

无数碎石和尘土在这一刻被尽数卷起!

几乎犹如秋风扫落叶一般,那力量出来之后,便是立刻将周围的一切眨眼摧毁!

那看守的三个人早是惊呆,他们虽然知道这两天会爆发,但是却不知,会是这样的一番场景!

白虎长老和青龙长老相互看了一眼,而后同时微微点头,随即竟是身形一闪,就要冲着外面飞去!

然而就在两人即将离开的时候,眼前却是忽然出现了一道黑影。

两人慌忙停下,仔细看去,却发现竟是跟在轩辕夜两人身后的那个人。

林远。

想到之前见到的林远出手横扫斩灭艾伦等人的场景,以及挥手间就将那丘陵夷为平地的能力,两人的脸色都是有些难看,心知若是他有意阻拦,只怕今天真的很难出去了!

“两位长老这是打算干什么?”

林远嘴角微弯,语气也十分平和,似乎只是随口一问。

如果忽略他身上那隐约压迫的气势,和眼底的冷意的话。

两人静默了片刻:“你也看到了,这里现在这般场景,十分混乱,我们只是先出去,等这里平静下来再说。反正晶石都出来了,也是丢不了的。”

林远却是一笑:“两位真是喜欢开玩笑,这晶石出来了,难道不是应该立刻去取吗?混乱?这场景,对于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两位长老而言,应该也算不得什么吧?”

两人心中着急,但是林远这么气定神闲的挡在身前,当真是什么解释都说不出来!

其实就算是说出来,只怕也没有几个人相信。

但是,他们怎么能在这里继续待着!?

砰砰砰!

就在这个当口,下面激荡的能量持续不停的击打着,那裂缝变得更大了一些,而且还有一些破碎的东西被那能量瞬间绞碎,瞬间化为齑粉!

“我们不过是不想呆在这里罢了!你未免也管得太宽了一些!”

情急之下,白虎长老说话的语气也严厉暴躁了许多,毫不客气。

林远尚未说话,就听到旁边忽然传来一道清冷而掷地有声的声音——

“两位,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这里似乎,已经是我们的地盘了吧?”

两人脊背一僵!

凤长悦眼睛微微眯起,嘴角的笑意极冷:“想要在我们的地盘上撒野,我们可是没有那么好的脾气。两位,还是慎重一些的好吧?”

说着,她貌似无意的看向轩辕夜:“你觉得呢?”

轩辕夜容色不变,眉眼清隽,却如同千年积雪,冰寒迫人。

无形的威压,陡然降临!

“违者——杀!”

话音刚落,白虎两人便是猛的同时身体一颤!喉间涌起一股血腥之气!

然而,凤长悦和轩辕夜却是并不会在这种事情上浪费时间,等看到下面的裂缝已经完全扩大,而且里面的能量也逐渐的减弱之后,两人十指相扣,便是猛然朝着那里面冲去!

两道身影,霎时间相偕离去!消失在那一片死寂可怖的黑暗之中!

在场的其他人都是吃了一惊,没想到他们两人不但不闪躲,甚至还主动冲了进去!

凌木目光微深,看着那黑黝黝的裂缝,没有说话,但是身形一动,竟也是打算立刻冲下去。

凌朗一把拉住他:“等等!你难道也要下去?”

虽然还没有下去查看,但是基本可以确认,在那下面,肯定存在着什么诡异的东西!

凌木看了他一眼,神色镇定,点了点头。

如果不去,就可能永远也无法查清楚凌家真正的秘密!

那么他们的道路也会越发的艰难!

所以,既然机会就在眼前,还是抓住的好。

凌朗也明白他的意思,但是心里总觉得有些不安。

尤其是,他当时被骗去红崖,在那里呆了不短的一段时间,如果不是后来凤墨的出现,他这个时候很有可能已经是一堆白骨。

所以,他心里对这个终究是有着一点阴影和担忧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感觉到了什么,两人同时神色一动,而后看向那一道已经逐渐停歇下来的巨大的黑色裂缝!

凌朗感受到那逐渐蔓延开来的熟悉的狂暴的能量,瞳孔都在这一瞬间陡然扩大!

来了!

那股不同寻常的诡异的力量,果然还是来了!

混合在浓郁的灵力之中,几乎是瞬间就消失了踪迹!让人难以辨别!

但是,他却是对这个东西再熟悉不过!

凌木自然也是觉察到,神色微肃。

凌朗松开了他,凌木随即就飞了下去!

凌朗双手紧握成拳,目光紧紧的盯着那迅速将人影都吞噬了的黑色裂缝。

而后,他忽然腾空而起!而后,一把抓住了青龙长老!

“既然要去,那就大家一起好了!”

林远眼疾手快,也是立刻将白虎钳制住,而后一同带着飞了下去!

不过是瞬息之间,那浩淼强悍的能量才逐渐消停下来,在周围的这些人,就已经尽数消失!

只剩下那看守的三个人,震惊而恐惧的看着这一幕,心惊胆战。

“快、快去通知其他人!全部警戒!还有!上报…。呃!”

话还没有说完,便是忽然有一道灵力,从下面陡然飞出!而后,直接刺穿了那个人的眉心!

速度实在是太快,以至于他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直接两眼一翻,死了。

另外两个人见此,心中都是涌起巨大的恐惧,但是同样,还是没有来得及逃跑,刚刚转身,那一道已经飞出的灵力,竟是再度转回!

而后,分成两道力量,将两个人同时斩杀!

几道血迹飚起,而后无声落下。

在纷乱的尘土和飞石之中,消匿于无形。

很快,这里就再度恢复了平静。

但是,却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切看上去,就像是刚刚经历过一场天劫一般。

然而在这看似平静的下面,却是已经有暗潮,在疯狂的涌动!

……

凌木虽然是代罪之身,但是跟着白虎和青龙两人,又是一直跟着轩辕夜等人,这任务原本就极受关注,所以消息也是很快传到了凌家本家。

噼里啪啦!

书桌上的东西被尽数扫落在地,破碎的声音让房间变得更加安静。

通报消息的人头垂的更低,两边坐着的几个长老,则是神色不一,但是却都是带着几分愤怒。

“家主!东方家族的人居然擅自进入我们西凌域,这样的事情,我们怎能容忍!这分明是没有将我凌家放在眼里啊!”

“没错!东方家族未免欺人太甚!这样无视我们,一点消息都没有传出来,就在我们的地盘这样潇洒随意的行来移去,未免过分!若是我们不采取措施,只怕东方家族还以为我们好欺负!”

“若不是凌木少爷他们遇到,只怕是真的出了什么事儿,我们都不知道!”

“必须严惩!这件事情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东方家族虽然厉害,可是我们也不是好欺负的!东方兰夕虽然受宠,但是东方家族真的肯为她得罪我们吗?不管怎样,我们要拿出一个态度来!让他们知道厉害!”

一些人群情激奋,一些人则是沉默不语,但是总体的态度却是一致的。

凌家毕竟是四大家族之一,这么多年以来,在整个西凌域习惯了上位者的位置,不得不说,也是有着自己的骄傲甚至是自负的。

尤其是,前一段时间,遭遇了那些事情,凌家的人都处在十分敏感的时间段。

任何人的行为,都会被他们放大,而后看作是挑衅。

他们被人闯劲凌家本家,凌柯也被人当着那么多侍卫的眼底下劫走,连七星阵都直接被人毁掉…。

这一系列的事情,让凌家的人倍受打击,所以此时,在遇到这件事情的时候,就格外的暴躁易怒,恨不得立刻讨回,而后狠狠的教训一番,以恢复家族的名望,重新建立信心。

下面的人吵闹的不行,坐在最上面的凌震天的脸色,也是阴沉的可怕。

“家主,东方家族的人这么悄无声息的来了,之前不知道还做过什么事儿呢!只怕先前的事情,他们也是脱不了干系!”

“就算没什么证据,但是最大的怀疑对象,只怕就是他们了吧?”

“不管怎样,东方家族这一次,如果不能给出一个解释,咱们绝对不能轻易就这样算了!”

凌震天沉默不语,眉头皱的死紧。

其实,他比在这里的任何人都知道那些事情是谁干的,但是,他却是不能说出来。

一方面没有证据,这样的指责万一隔墙有耳,也是会招来不少的麻烦,另一方面,这件事情若是全部揭发出来,很多不能被人知道的秘密,也会被逼出来!

所以,从那些事情发生到现在,他一直在隐忍,就是怕小不忍则乱大谋。

眼下,这些长老的猜测,他虽然知道可能性不大,但是心情也是十分糟糕。

因为东方家族实在也是一个极大的麻烦。

现在四大家族之间保持着一个微妙的平衡,谁知道东方兰夕竟然来到这里,虽然传来的消息,说并未发现她做过什么事情,但是这恰恰是最让人担心的!

因为未知——才是最可怕的!

若是她真的做了什么,或者说,东方家族已经做了什么,那么他们想要回击,也肯定是已经吃亏了!

他没想到,自己还没动作,竟是先被人摆了一道!

“传令下去!立刻向东方家族发帖!要求他们对这件事情做出解释!另外,立刻前往,搜寻东方兰夕的下落!绝对不允许她再这样随便在我凌家的地盘上行动!东方家族的人来之前,绝对不能放走她!”

“是!”

而后,凌震天心里却是又忽然想起了什么,沉声道:“东方兰夕…若是找到她,务必第一时间传回消息!”

“是!”

凌震天拳头握的死紧,苍老的眉眼之中闪过一丝杀意。

他忽然想起来,那个东西已经出现,只怕是不止他有觊觎之心。

这个敏感的时候,东方兰夕却出现了…。

若她真的是冲着那东西来的,只怕,和东方家族之间,就真的要掀起一场大战了!

他豁然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立刻传令!凌家上下权限境界!做好一切准备!”

四大家族之间的平衡,只怕,也是维持不了多久了!

……

眼前的黑暗变得越发的浓郁,凤长悦可以感觉到那能量虽然看似在逐渐平息下去,但是却隐隐约约依然存在并且弥漫开来。

她伸出手,正打算用火焰照亮前面的场景,轩辕夜就已经袖袍一动,甩出了一道白光。

而后,眼前的空间,就瞬间被照亮。

那一道白光化为诸多小小的星火,接连落在两边,却是一些极小的白色玉石,但是极为明亮。

她看了一眼,就发现那是极为珍贵的可以发出荧光的玉石,因为可以温养人的身体,所以价值极高。

别人求一块儿用来疗伤,他却用了这么多,只为了照明。

凤长悦只能再一次感受到阿夜的底蕴深厚。

呜呜——

忽然,有什么声音传来,凤长悦心神一紧!

似乎有一点微光,在前面出现!

而同时,她身体内的那彩蛋,也是快速的旋转起来!

一股极为强烈的召唤,忽然从那遥远的微光传来!

这沟壑本来是山体裂开产生,但是两人却似乎已经往下走了许久,却始终没有看到什么。

直到看到这微光,两人对视一眼,便是毫不犹豫的冲了下去!

然而就在此刻,一股大力忽然传来!

她只觉得身体似乎被什么东西紧紧束缚,几乎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起来!

而那一股力量,还在疯狂的拉拽着她的身体,似乎想要将她彻底吞噬!

另一边,轩辕夜也承受着同样的拉拽!

两人原本是十指紧扣的,这一股力量传来,竟是想要将两个人分开!

凤长悦几乎是下意识的立刻握紧了他的手,而在这一刻,也骤然感觉到腰间被一只铁臂揽住。

而后,轩辕夜一个用力,她就被死死的扣进他的怀中。

轩辕夜凤眸深沉,几乎比这无边无际的黑暗还要诡谲莫测!

他的眼底,在这一刻,忽然闪过令人胆战心惊的狠决!

哗——

他周身力量暴涨!

白色的灵力顿时倾泻而出,将两人包裹其中!

噗通!

两人就这样飞速下滑,而后突然落入一片水中!

那种难以呼吸的感觉,顿时更加强烈!

凤长悦甚至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脸肯定都红了,她胸腹之间也被一股大力狠狠压制!

然而正在她觉得憋闷不堪的时候,忽然,唇上覆盖了一层温柔的唇瓣。

微凉,却霸道的不容拒绝。

一股凉气,忽然涌入胸腹。

她神思忽然清明,眼神朦胧之中,却只看到一片浓密的睫毛,一双动人心魄的凤眸。

------题外话------

今天在实验室忙活,结果大姨妈还来了,疼的受不了了,更新晚了不好意思么么哒。明天争取调整时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