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68 你害怕什么?

东方兰夕活了这十几年,见识过太多阴谋阳谋,心思手段,但是却实实在在没有见过像凤长悦这样,当面直接打脸的!

而且,是干脆至极的给了两巴掌!

在场的人,个个身份贵重,但是这人却还是这样嚣张!

东方兰夕捂住自己高高肿起来的脸,头发也凌乱的遮住了眼睛,让人看不清神色,掩去了她眼底的一丝愤怒和怨怼。

她从小到大,何曾受过这样的羞辱?

这份“大礼”,她是一定记在心里了!

周围的几人也是有些吃惊,虽然知道凤墨受宠,脾性很是有些张扬,但是真的这样当着众人的面给了东方家的大小姐两巴掌,这份胆量,一般人还真是没有。

白虎长老和青龙长老虽然微微错愕,但是想到这东方兰夕居然偷偷的进入他们的地盘,而且方才根本没有道歉悔改之意,见到她这般被教训,反而是有些爽快的感觉。

他们毕竟是代表着凌家的身份,所以虽然生气,但是肯定不能就真的直接动手教训她,但是凤墨可不一样。

凤墨不是凌家的人,做的事情,和他们凌家没有半点关系,而且就算真的惹恼了东方家,他身后也还有着那位撑腰呢!

没看到那个什么风老想要阻止,都直接被斩断了双腿了吗?

可见,那人对凤墨的包容和宠溺,已经到了一种难以想象的境地了!

东方家族毕竟底蕴深厚,他们不愿意随便得罪,可是那位显然吧这样想。

他们两个人可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留,这巴掌当真是响亮至极!

而他们呢,没有得罪东方家族,也看到东方兰夕受到了相应的教训,自然也是高兴的,倒是头一次觉得这凤墨看起来格外的顺眼。

那飞扬的眉眼,霸道的神情,清淡而有力的语气,听起来更是觉得分外讨喜。

一旁的凌木眸色微闪,但是神色依然没什么波动。

东方兰夕这模样实在是太过凄惨,但是倒也是活该。

而且,这完全就是她自作自受了。

若是不说出来身份也就罢了,偏偏见到那人之后自己交代的清清楚楚。

他们就算是想要当做没听到,想要装作不知道,都没的选择了。

不过….这东方兰夕方才的行为,看上去像是没了脑子,十分冲动,但是…

凌木抬眸,看向东方兰夕和一旁的风老。

谁又可以肯定,她方才说出自己名字的时候,没有那么一星半点想要这些站在一旁的“其他人”听到,而后心生敬畏的意思?

她或许原本以为,再怎么样,当她承认自己的身份的时候,出于双方的面子,尤其是考虑到东方家族的声望,那人怎么也得给出一点回应。

可惜,回应倒是回应了,可是倒是搞得她狼狈不堪。

尤其是凤墨这人,实在是不按常理出牌。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直接把人打懵了。

他这样的人,怎么会去管你是什么家族什么身份背景。

他的意思再简单不过:想和他抢人?找死!

别人看来,他不过是一个受宠一点的少年,可能连东方兰夕也没有想到,这样的凤墨,居然有这样的胆量。

噗嗤。

一片安静之中,唯有凌朗没忍住,直接笑出声来

当然,他是忍不住还是不想忍,也没人在意了。

东方兰夕双拳握的更紧,几乎将银牙咬碎,才克制住自己立刻冲出去将那个人撕碎的冲动!

忍住!一定要忍住!

若是这个时候出手,那么先前的那些努力就都白费了!

那些委屈和屈辱,也都白白受了!

这样想着,她脸上的神情终于逐渐恢复,虽然凌朗的那笑声让她难堪,但是她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这点嘲讽又算什么。

只是,今天这事儿,绝对不能就这么算了!

再怎么样,也得让他们心里膈应一些!

于是,东方兰夕顽强的抬起脸,那一瞬间泪眼朦胧,但是很快,那眼泪就像是雾气一样消散,神情隐忍而委屈,看上去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强忍着自己天大的委屈。

这样的神情一般来说,最容易引起人的同情,可惜这几个人,此时都是带着敌对的态度看她,而且个个都是心思通透的家伙,怎么会轻易被她左右情绪?

其实东方兰夕已经知道这一招没什么用,但是….

她已经习惯这样了,一时间还真是改不过来。

所以,她坚强的咽下了自己的眼泪,声音略微有些哽咽,似乎极为隐忍:

“我、我没有想要抢他…我什么都没做,你凭什么这般诬赖我?而且、而且….他也不是你的男人….”

她眼神之中似乎有一些疑惑,还有一些质问:“两个男人,又怎么能这样…”

她不是不知道有的人有这样的癖好,但是却从来没有想到过,他居然也….

若是一个女人也就算了,她可以有很多手段去对付,但是一个少年….

和这样一个毫无廉耻嚣张跋扈的少年抢男人,她怎么想都觉得不舒服!

凤长悦却似乎没生气,脸上还挂着几分笑:“我是男人又怎么了?你是女人,不是也连抢的资格都没有?”

东方兰夕一下子被噎得半死。

正在看笑话的凌朗也是没想到凤长悦竟然说得出这话,顿时被口水呛住,激烈的咳嗽起来。

白虎和青龙长老两个人也是脸皮涨红,虽然两人一路上没说什么,但是听到这话,未免还是觉得有些尴尬。

站在旁边的林远也是差点破功,连忙调整气息,生怕被看出异常。

天知道他忍得有多辛苦!

东方兰夕气的脸色都变了,眼睛里似乎有火光冒出!有那么一瞬间,她几乎失去理智,想要立刻不管不顾的冲过去!撕了那一张笑的讽刺的脸!

但是在她的理智即将崩溃的时候,却好似忽然听到旁边的人在交谈。

凌朗捅了捅凌木:“凌木,我倒是不知道,你曾经还认识这样的人物?”

凌木神色淡淡:“兰夕小姐姿容极好,天赋绝佳,而且性情温婉,心地良善,所以极为受宠。早些年我跟随家主千万东罗域的时候,曾经和兰夕小姐有过一面之缘,印象极为深刻。“

性情温婉,心地良善。

这八个字像是钢针一般,狠狠的刺进东方兰夕的心脏!顿时让她动弹不得!

忍!

她只能这样告诫自己,而后用尽全身力气去忍耐。

凌朗其实是有些奇怪的,虽然知道凤墨和那人感情好,但是东方家族毕竟是四大家族之一,这样对东方兰夕,其实也相当于打了东方家族一个巴掌!

凤墨居然真的这般大胆,不,应该说,那男人真的那么宠溺凤墨。

若不是他,凤墨又怎么会做出这些?

“这小子…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那么大胆量…“

凌朗笑了笑,压低了声音,喃喃道。

凌木没有说话。

他当然有这样的胆量。

因为身后有那样的靠山,换做是谁,只怕都会这样嚣张吧。

再说,方才东方兰夕的那些行为,其实也的确过分了。那些小手段,当真是上不得台面。

这个时候,让凤墨代替他们教训她一番,也是好的。

当然,还因为——

他,就是“她“啊。

凌木垂下眼睛,掩去眼底的神色。

凤长悦随即转身,和轩辕夜相携离开。

两人缓步而行,看似很慢,但是身形却是很快消失在远处。

隐隐能够听到两人的谈话。

“吵到你了?”

“没有,原本也不是那么想睡觉的。”

“不会有下一次。“”原本就是小事啊,不用在意。对了,方才你是不是说,让我继续?“

“…“”是不是呀?你不说话,我就当做没听到。“”…随你。“”什么?“”随你咬…“

分明是极轻的声音,像是夜空之中,最温柔清淡的一缕风,却是让人格外的舒畅和羡慕。

默契,切合,相溶,亲密,无间。

这就是给人的最清晰的感觉。

此时,月光已经逐渐淡了,但是映照在两人身上,依然留下了两道格外清晰的背影。

一个高大挺拔,一个消瘦颀长。

紧紧相连,似乎千万年以来,都是那么自然的存在在一起的,从不分离。

两人周身似乎有一层看不见的屏障,将他们两人都包裹在里面。

外人进不去,也无法投注任何的觊觎之心。

这样的人,似乎唯有一个词来形容——

命中注定。

即便是后面看着的几人,见到这场景,也是忍不住心生感慨。

这样的两个人,无论性别如何,这看起来,倒真是最合适不过。

“兰夕小姐,看样子你并不愿意将自己在这里的消息泄露出去。但是….很可惜,我们必须将这件事情告诉家主。曾经家主见到你之后,对你赞不绝口十分喜欢。所以知道你来,肯定会十分高兴的。所以,你也不必担心。我们一定会用最快的速度,将这件事情通报上去的。”

凌木说着,东方兰夕的脸色就苍白一分,直到最后,已经成了一片惨白。

而一旁的风老,此时也是终于忍耐住了腿上的疼痛,服下丹药,飞速的恢复着身上的伤势。

因为是灵宗,所以这点伤痛,倒其实影响不是很大。

经过这一小段时间的恢复,他已经可以勉强站起来。

他连忙踉跄的走近,而后想要搀扶着东方兰夕。

“小姐….”

东方兰夕手一动,便是避开了他的动作。

风老一愣,随即讪讪的收回手,但是心里却是有些怪异的感觉。

虽然被零散的头发遮掩,但是风老还是觉得,似乎在方才的那一瞬间,小姐似乎….情绪有些不对劲?

他好像从来没有见过小姐那个神色…

但是转而一想,今天遭遇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小姐一时情绪激动,控制不住也是正常。

她向来受宠,今天被这样羞辱,心里落差肯定极大,受到刺激情绪不佳其实也可以理解。

他心里终究还是心疼的,想到以前小姐的样子,再看看她现在的狼狈模样,只觉得是自己没有能力保护好她,所以全然的自责,倒是并未将东方兰夕的异常放在心上。

而听到凌木的那些话,风老的眉头也是立刻皱了起来。

他们这一次,原本就要圆满结束了,若是这个时候出事…

他想要说些什么,但是看凌木的神色,虽然清淡但是神色极为坚定,显然已经没有回环的余地。

而另外两个长老,也是眸中略微带着几分异色的看着他们两人。

他的心如坠谷底,已经知道这是绝对没办法的了。

“既然你们坚持,那么就去做吧。我们没有做过什么错事,自然不会心虚。只是希望,不要影响两个家族的关系。”

东方兰夕深吸一口气,忽然微微抬起头,语气竟是格外的冷静。

只是可能因为毕竟对脸上的情况有些在意,她并没有抬起脸颊对着凌木,反而是用凌乱的头发遮住了大半张脸。

不过,凌木又怎么听不出来,这最后一句的威胁?

但是他也不在意。

凌家现在遭遇了一系列的事情,早已经是心浮气躁,尤其是凌震天,现在的脾气可是没有以前好了。

这件事情传到凌家,若是之前,凌家肯定会出于多方面的考虑,最后不会有什么大动作。

但是现在….

凌木心里笑了笑。

凌家可是有太多的怒火,需要找到一个出口来发泄了。

“兰夕小姐果然坦荡,只是此行,我们有要事在身,所以无法一路陪同。而既然你们也打算走了,想必也是有急事,我们也不多留。这件事情想必很快双方就会知道,但是想必,依兰夕小姐的身份地位,肯定不会有什么意外。说不定,会促进双方的交情也说不定。“

凌木说完,便是一拱手:”兰夕小姐,告辞。“

说完,便是真的直接转身离开,随着轩辕夜两人方向而去。

现场很快就只剩下了东方兰夕和风老两人。

一片寂静。

风老想要开口劝慰,但是不知为何,看到那沉默的人,他就莫名的觉得有些怪异,心里总是有些不安,就一直没有说什么。

终于,过来不知多久,东方兰夕终于抬起头。

一霎间,那双原本美丽的眼睛里,闪过了几分怨毒。

但是速度极快,就连站在附近的风老都没看到。

“走吧。“

东方兰夕轻声说道。

风老越发的觉得诡异。

虽然小姐的性格来讲,的确是应当这般温柔,但是方才分明遭受了那般羞辱,怎么小姐还能这般…

但是他也不敢违背,弯了弯腰:“是,小姐。“

东方兰夕随即朝着某个方向而去。

风老紧随在后。

过了一会儿,风老终于忍不住问道:“小姐,方才凌木说要将这件事情上报,您看….“”随他的便。“东方兰夕似乎并不在意,径直朝前走去,“反正不管怎样,他既然知道了,就肯定不会保密不说的。”

凌木这个人她虽然只见过一面,单但是这两年却是听到过他的不少事情和传言。

凌木几乎已经算是凌家的继承人了,也是凌震天的左膀右臂,他知道了,原本也就相当于凌震天知道了。

凌家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不过,有什么事情到时候再说也是一样,她心里现在对这些不是十分在意。

因为她心里,现在想着的,还是轩辕夜的事情。

她的脑海里,不断地浮现方才的场景。

她和风老原本是无意间来到这里的,结果就远远地看到了那个几乎算是魂牵梦绕的身影。

那一瞬间她以为自己看错了。

虽然心里衷情那人多年,但是却也从来没有想过,会在这样的地方,这样的场合再次遇到。

而在看清那眉眼的时候,她终于肯定了自己的猜测——这世上,再也没有一个人,有那样出色的姿容!

他身上的气息似乎比以前越发的冷清尊贵,不可靠近,整个人看上去,都恍若神祗,难以亲近。

甚至连仰望都似乎亵渎。

但是她的心脏,那么激烈的跳动!

尚未靠近,她的脸颊就已经通红,可以想到她的心里,到底是何等心情。

她先前有多高兴,在看到那人怀中竟然抱着一个人的时候,就有多失望,多愤怒!

争辩了一番,她整个人都有些惊慌失措,犯了很多以前从来不会犯下的错误。

而后,她终于发现,那些都没有什么用。

并且,她还遭受了这么多年以来,最难堪的一次羞辱!

不过….

那个人不管怎样,都不过是个男人,那么,就绝对构不成威胁!

因为她相信,没有任何一个人敢于将一个男人放在妃子的位置上!

那个人就算是此时再嚣张,将来也是得不到任何的承认的!

就算是轩辕夜想,其他人也肯定不会同意!

他站在那么高的位置,拥有天下最大的权利,但是也面临着天下最大的危险。

他的属下,他的臣民,怎么可能同意他将一个男人带在身边?

而她不同。

她是东方家族最受宠爱的大小姐,有家主以及长老的疼宠,有长兄的悉心照顾,有绝世的容貌和天赋,又怎么会输给那么一个人?

这天下若是有人能够有资格站在他身边,那么她肯定是前三个!

比起其他女人,她比他们知道轩辕夜的这些事情,比起那个男人,她又有着绝对的资格。

所以,她的赢面,反而是最大的!

这么一想,她的心情就好了许多,眉眼舒展开来,嘴角微微勾起。

正好经过一片小小的水洼,她不经意低头,看到那水中映出的一轮明亮的月亮,以及——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声忽然响起!

跟在身后的风老顿斯一惊!

“小姐!”

他下意识的就要靠近,但是却被东方兰夕一把挥出!

他不敢反击,而且身上的伤势还没有痊愈,一下子倒在地上。

而在这个角度,正好看到微微垂着脸颊的东方兰夕的表情。

她低着头,死死的盯着那一片水洼,眼睛通红几乎如同厉鬼!

风老心中咯噔一下,从未见过这样的小姐….

然而此时的东方兰夕,却是已经没有心情去理会他。

她双眼一眨不眨的看着那水洼,准确的说,是看着那水洼之中的自己——

月光明亮,映在其中,却也将她的脸容看的清清楚楚。

两边的脸颊高高肿起来,整个人看上去狼狈不堪,最重要的是,她的头顶之上,竟是被削去了一块!

原本整齐漂亮的头发此时竟是齐齐斩断了一片!看起来格外丑陋!

她就顶着这样的模样在那些人面前….还说了那么久!

她想到自己之前的诸多模样,再看看此时自己的这个模样,心中简直崩溃!

砰!

她一脚狠狠的踩到了水洼之中!

那映出的景象,顿时破碎!

看到那些都完全消散,她才喘着气,豁然扭头朝前走去!

风老立刻跟上,但是却也没有再说话了。

不知为何,他总是觉得,小姐今天似乎格外的不一样…

东方兰夕快速的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了一个斗笠,戴在了头上,遮掩了那面容,也遮去了她眼中滔天的愤恨!

这个仇,终有一天,她要千百倍讨回!

而另一边,凤长悦和轩辕夜也已经走出了很远。

凌朗等人跟在后面,并不靠近。

就连林远也在后面跟着,和两人保持了一定的距离。

凌朗看着看着,实在是有些忍耐不住,频频看向林远。

林远自然是觉察到了,两三次之后,终于无奈问道:“你想问什么?”

凌朗不一惊,其实知道自己的动作肯定逃不过这人的眼睛,但是当真的被当面问道的时候,还是有些不太适应,而且总是想到方才林远那般的狠辣手段,他心里终究是对林远有些敬畏的。

他不好意思的咳嗽了一声:“咳咳,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我比较好奇,这件事情,你们真的打算就这样算了?“

你们,值得自然不是林远,而是那两个人。

但是现在那两个人在一起,任何人都不敢打扰,他也不傻,自然是不肯上前的。

况且,如果是一开始,他还可以去调侃,现在知道两人的身份,心中难免有些不一样的感觉。

所以,也未曾上前问凤墨了。

林远看了他一眼,心里却是在翻白眼。

这凌家的少爷怎么个个都这么奇怪?而且这个尤其有问题。

这个问题还用问吗?

当然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看到林远的样子,凌朗顿时不好意思的咳嗽一声。

林远似笑非笑:“且不说我们,就连你们凌家,不也是没打算就这么善罢甘休吗?“

凌朗顿时严肃说道:“不,你误会了,我不是凌家的人。我三年前就和凌家没什么关系了。”

林远一噎,虽然知道这事儿,但是当着凌木和其他两个凌家长老的面这么直接真的好吗?

果然,白虎和青龙长老的神色,立刻变得不是那么好看。

凌朗却是全不在意:“不过,其实这件事情闹起来,还不一定是什么结果呢。”

四大家族之间向来井水不犯河水,如今东方兰夕来了,而且在这里堪称逍遥洒脱,甚至还有兴致参加拍卖会,显然是对自己的隐藏十分有信心。

事实上,如果不是遇到了,只怕凌家的人真的不会知道他们来过。

所以这几乎也是一巴掌打在了凌家所有人的脸上!

任由对方的人在自己的地盘上潇洒,自己却是一星半点的觉察都没有!

凌家怎么会甘心咽下这口气?

所以这一次,不管怎样解释,东方家和凌家,肯定是免不了一场斗法了。

“四大家族表面上一直风平浪静,但是这一次之后,只怕是不可能维持那份平静了。”

凤长悦眉色冷静,眸子沉凝,对这件事情之后的发展,倒是看的十分清楚。

轩辕夜并不意外,面色无波:“预料之中。“

四大家族维持表面功夫这么多年,已经是十分艰辛了,但是忍耐太久,总是会受不了的。

没有人不想拥有更多的权利和资源,更不可能有人想要屈居人下,这几年,相互之间的小摩擦其实一直不断,所以,矛盾不是不存在,只是时机不成熟,一直没有爆发罢了。

而这一次,说不定就是一个契机!

一个打破四大家族之间平静的惊雷!

轩辕夜对这些事情其实倒是不是十分在意,他其实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所以对于这些,他不惧,甚至等待已久。

只有真的闹腾起来,才能够拥有最大的机会!

而且现在,这一切不过是刚刚开始,他并不愿意为这样的小事浪费时间。

他比较在意的是她。

“悦儿,难道你不想问,我是不是认识东方兰夕吗?“

他转过头,认真的看着她,眸色微深。

凤长悦停下脚步,转头看向他。

她眸子纯黑如墨,平时总是一片沉凝安寂,偶尔有锋利的光泽闪过,只会让人觉得寒风凛冽。

但是唯有在看他的时候,眸若星辰,格外璀璨。

她微微一笑,摇了摇头:“那不重要。“

她虽然在意他以前见过什么人,想要知道他曾经都经历过什么事情,但是,却绝对不会因为那些而苛责或者抱怨什么。

因为正是那些,早就了现在的他。

而且,对于相隔两个空间和世界的人而言,他们两个能够遇到彼此,已经是天大的运气。

凤长悦何等聪慧,虽然东方兰夕的话语十分暧昧,但是从阿夜的反应也可以看出来,两人可能顶多也只是曾经“见过”罢了,至于“认识”,那可能根本就算不上。

至于其他,更是想都不用想。

她相信他,自然是不会对他有什么不开心。

东方兰夕的那些小手段,若是一般的女子,可能的确会有所怀疑,但是她不会。

她相信他,自然信任他的全部。

因为他值得。

她看着他,想到无数次在梦中曾经见到这双醉人心神的凤眸,每每醒来,都是一片空旷。

然而现在,他就在她眼前,伸出手就可以够到。

她轻轻喟叹一声:

“你的现在,和将来,才是我最看重的。“

她说的是心底最诚挚的话语。

轩辕夜看着她,眸色如同黑夜,深不可测。

微风吹来,卷起两人的衣角和头发,纠缠在一起。

似乎从很久之前,就已经是这样不可割舍。

“悦儿。“

他忽然开口,声线冷清却带着几分低哑——

“我不能完全参与你的过去,但是从我们遇到的那一天开始,我就已经决定,接手你的现在和未来。“

“而在这条道路上,只有我们两个人,只能是我们两个人。”

其他任何人,我都不要,只要你。

凤长悦感觉到他握着她的手微微收紧,像是将心脏也攥紧。

她颔首。

与尔同心。

“我曾经去过一个地方,在那里曾经遇到过东方兰夕,当时她和其他人,都想和我抢那东西,不过最后,都没有成功罢了。而之后不久,我就出去了,再次见到,便是方才了。“

轩辕夜淡淡道:“若不是她自己报出自己的名号,我也不会想起。“

语气虽淡,却是带着几分微不可查的杀意。

“怎么?她当时对你不是现在这样倾慕?“

凤长悦忽然调侃,看方才东方兰夕的样子,怎么看都是一片痴情的模样,阿夜这般的杀意,却又是为何?

轩辕夜眉宇清冷:“她不过是当时想要和其他人一起对我暗下杀手,虽然最后她只是起了一个辅助的作用,但是却是一样的罪无可恕。“

若非是因为她的身份,他当年怎么可能会放过她?

凤长悦了然。

亏得东方兰夕还以为自己的一片情意会让人动容,却没想过当初的行为早已经给自己留下了死路。

只是,时候未到罢了。

她失笑:“怕是她现在还觉得自己委屈吧,也许这会儿,正想着怎么报复回来呢。“

她说的轻松,显然并未将东方兰夕放在心上。

见她如此,轩辕夜唇角微勾,他本来也只是担心被东方兰夕破坏了两人的好心情,眼下看,却并不会。

而且,东方兰夕的下场,已经可以想见不会多好。

凤长悦眼睛微微眯起来。

这次得罪了他们尚且不说,就连凌家都不会善罢甘休。

有的是折腾了。

就算她再受宠,也绝对比不过整个家族的利益。

东方家族可能会为了她和凌家闹翻吗?只怕还是有待思考。

她就算是有完美的解释,这件事情本身就已经是一件不可能说清楚的事情了。

凌家肯定会对东方家族有所忌讳,而她为自己家族引来这般的麻烦,日后的处境也不会好到哪里去。

况且,十分不巧的是,凌家最近正好遭受了那么多的意外,此时东方兰夕的出现,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因为那些情绪,那些怒火,总需要一个发泄口,那些罪责,那些意外,总需要一个罪人。

东方兰夕真是再合适不过了。

凌震天虽然怀疑他们两人,或者也怀疑凌朗,但是手上却是没有任何的证据,所以肯定不会轻易就闹起来。

但是暗中肯定不会放弃清查这件事情的。

而很关键的是,凌木在这其中,也早已经是和他们站在同一个立场了。

凤长悦其实对凌木不熟悉,所以也说不上信任。

但是她相信自己的眼光,也相信自己的判断。

凌木衷情凌蓝蓝已久,这么漫长的时光,那些情感沉积下来,只是短暂的安静罢了。

一旦找到一个机会,肯定会轰然爆发!

而之前凌震天想要将凌蓝蓝送出去的行为,已经是触及到了凌木的底线。

看凌木当时的表现,他是一个有野心的人,然而他最大的野心,很有可能就是凌蓝蓝!

凌震天做了那样的事情,凌木为了自己和凌蓝蓝,做出这样的选择,再正常不过。

所以,她并不担心这件事情。

有凌木在,很多事情会轻松许多。

到时候,该受到惩罚的,自然逃不了。

东方兰夕到时候的日子,肯定比今天还精彩。

她将身上的披风紧了紧,仰头看着轩辕夜。

刀削斧刻般的轮廓,清隽魅惑的容颜,像是暗夜之中,踏过万千曼陀罗花而来的神祗一般,清贵无双,却又带着致命的诱惑。

这样的好容貌,好风致,天下再也没有第二人。

“以后,不管是谁,想要和我抢男人,通通都是这个下场!不,比这个更惨!“

凤长悦眉色飞扬,似乎在说着一件极为普通的事情而非是在宣布对某人的霸占。

语气凿凿,似乎已经握着斧头,随时准备砍向那些觊觎他的人。

轩辕夜面上未起波澜,心里却是有细细碎碎的喜悦弥漫开来,唇角微弯,却是认真说道——

“我不会给任何人这个机会。“

他看着她,握着她的手,俯首。

吻上她的眉心。

“我怎么舍得。“

我怎么舍得,让你为我颠沛流离,让你为我费尽心思,让你为我百般辛苦。

这样好不容易,从另一个时空穿越而来,行走过那么多的轮回,终于抵达的她。

他怎么舍得。

她本就应当,站在他身边,和他看最好的风景。

至于那些风霜,他皆会为她遮挡。

……

经过了这一场闹剧,一行人的形成虽然被耽误了一些,但是还是很快抵达了第一个采集点。

看着眼前的一片起伏的山脉,凤长悦神色不变,心中却是已经开始思量。

这样子,看着倒是和红崖有些不同。

红崖看起来格外的宽阔荒凉,一眼看去,皆是晶石聚集产生的红色。

而这片山林…

虽然算不上郁郁葱葱,但是上面额树木也的确不算少,一眼看去,整体还是绿色的。

而且看起来,也似乎有挺有生机的,怎么看,都不像是盛产晶石的地方啊…

白虎长老和青龙长老却是没注意到她的神色,刚一抵达,白虎长老就忽然仰头,挥出了一道灵力。

那一道白色的灵力在半空之上忽然炸开!

像是一个信号,在这灵力出现之后,从树林之中便是迅速的出现了数道人影!

而后纷纷朝着这边而来!

而在靠近之后,看到竟然有好几个人站在那里,都是有些吃惊。

仔细看去,才发觉除了发出信号的白虎长老,青龙长老居然也在,而且,凌木少爷居然也在!

还有….凌朗少爷?

凌朗毕竟曾经是凌家的大少爷,虽然离开已经三年,但是那容颜却是没怎么变化。

而且就算是一开始不知道,后来出那种事情,凌家一些有点身份地位的人都认识他了。

几人掩下心中的震惊错愕,速度却是不减,很快到达了他们身前。

当然,他们也一早就注意到了前面的凤长悦轩辕夜,以及林远。只是连凌朗都出现了,所以竟是一时间没有十分在意。

想也知道,肯定是出什么事儿了!

“参见凌木少爷!白虎长老,青龙长老!”

来的一共三个人,气息强悍,同时行礼。

凤长悦微微眯起眼睛。

这三个人,水平都比当时在红崖的那些人强上不少,可见这地方,肯定是被投注了更多的精力。

换句话说,这个地方,极大可能是更受关注。

凤长悦不知道的是,其实是因为这个地方的确是才刚刚发现,按照惯例,这种地方一开始的时候,的确是需要强者来看守的。

等过了一段时间,找一些下面选拔出来的人来,才会逐渐放松。

所以眼下,这地方倒的确是新发现的采集点。

白虎长老脸上严肃:“还不见过贵客?“

只是”贵客“两字,便是让那三人一愣,随即才猛的醒悟过来!

贵客!?

之前曾经传来过消息,似乎家族之中有什么事情发生,要将新采集点送出去几个,他们却是没想到,居然是自己看守的地方?

“见过公子。”

因为不知道怎么称呼,只好这样尴尬的行礼。

三人都十分好奇,但是也知道这不是自己可以去问的事情,所以十分谨慎,一直没有抬头。

“这地方,可是曾有人来过?“

青龙长老问道。

“回长老,并没有。“三人连忙弯腰,”这地方是新发现的,一直谨慎看守,自从…接到消息之后,更是已经禁止任何人靠近,所以尚未有人进去过。

青龙长老点点头:“如此便好。“

白虎长老也是松了一口气,随即伸出手——

“您请——“

轩辕夜却是没动,只是静静的看向那一片山林。

凤长悦也没有动,反而是似笑非笑:“这地方,怎么和红崖很是不一样啊。这山林下面,真的能够有晶石不成?可别是随便找的地方来糊弄我们的吧?“

白虎两人都是心中不悦,但是也不能表现出来,只好解释道:“您有所不知,采集点都是不一样的。这里虽然是新发现的,但是里面肯定是有不少晶石的。我们既然已经答应您,又怎么会随便来糊弄您们?“

凤长悦目光从下面扫过,这一片山林,蜿蜒崎岖,从半空看去,竟像是一条蔓延而去的…

龙。

她心中一跳,面上却是微微一笑:“既然如此我们就放心了,只是这地方太大,两位长老,不如和我们一同进去?“

凌木抬眸,看了一眼。

凌朗也是精神一震,貌似无意的看向白虎两人。

那三人不敢多言,只是小心的等待着。

一片安静。

白虎长老却是忽然一笑:“哈哈,您这说的是什么话?这里的面积,可是只有红崖的四分之一啊,怎么算得上大?而且这晶石,应当是在山里面的,若是您去找,肯定很快就找得到的。这毕竟是家主赠与您们的,我们又怎么能跟您一同进去呢?“

凤长悦嘴角笑意微冷,一字一句,铿锵冷硬——

“白虎长老,我不过是请你们一起,怎么你这么大的反应?况且,还有下面的采集点呢,我们也不会在这里对你们做什么,不是吗?你在担心什么呢?“”所以,还是先请白虎长老,青龙长老——先行一步吧!“

------题外话------

完了,从现在开始,二月君要每天去实验室了,包括星期六,全天的。更新已经十分艰难了。今天在实验室十个小时么有出门,回来就急急忙忙的,没有周六了,不开心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