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67 两个耳光!

这一声惊雷般的冰冷斥责,顿时掀起了一道强劲的力量,朝着东方兰夕而去!

她感觉到那一股寒意,顿时整个人都僵住,似乎不知如何反应,而一旁的风老则是眼疾手快,立刻拉了她一把,完全挡在了身后,同时在身前布下了一层透明的结界!

轰!

那道无形的力量,重重砸落在上面!甚至顷刻间产生了数道波纹!看起来,竟似乎下一瞬就会破碎开一般!

而实际上,若非是风老拼命撑着,或许那结界就真的已经撑不住了。

他只觉得一股难以形容的重压降临,像是一座山,重重的压在了他的身上,让他的胸膛憋闷不已,几乎难以呼吸!

他体内的灵力疯狂运转,爆发出极强的力量来抵挡,面上看上去倒是没什么变化,但是心中却是震惊万分!

这个男人…果然实力深不可测!

能够被派出来保护东方兰夕,就证明风老的实力绝好,但是就算是他,在面对轩辕夜的时候,也依然十分艰难的抵抗着。

而且,对方显然只是想要警告他们一番,就已经是这般威力,若是真的出手…。

不知后果会如何了!

而且方才东方兰夕已经报上了自己的名号,他不可能不知道他们的身份,也不可能猜不到,他们身后就是四大家族之中的东方一族,但是即便如此,他们却还是一点好脸色都没有,似乎根本不在意。

这其实也是风老担忧的。

他们东方家族地位超然,一般人绝对是不敢招惹他们的,在这种地方,若是有人知道他们的身份,只怕是要上赶着来巴结,但是这群人却并非如此。

看起来没有一丝半点的忌讳和敬畏,反而还有些不耐烦。

如果他们身后没有超强的背景,是绝对不会这样做的。

风老想要问问小姐,那黑衣的男人究竟是谁,但是当着这些人的面,他是问不出口的,而且根本就没有他说话的余地。

双方只是片刻之间,气氛就已经从一开始的不友善,变成了现在的剑拔弩张!

虽然这里满的确有一些小姐的原因,但是…。对方未免也太不客气!

所以,出于这些考虑,风老才一直忍耐,没有出手。

有时候,一旦出手,就会招惹来无尽的麻烦!

他只能拼尽全力保护小姐,却是不能主动去招惹他们。

但是即便心里已经有了准备,轩辕夜出手的时候,他还是有些震惊,

那男人看起来也不过是二十岁,但是实力却是已经难以捉摸,这般的天赋,加上那周身清冷尊贵的容华,风老想不多想都难。

他灵力涌动,努力平息那翻涌的气息,化解那一份强劲传来的力量,脑海中却是飞快的闪过了诸多猜想。

这人不是东方家族的人,那么就应该是其他三大家族的人了,而且这里毕竟是西凌域,最大的可能性就是,这人就是凌家的人!

虽然凌家有那么一两个比较出彩的相当年纪的天才,但是他心里还是觉得怪怪的。

其实四大家族之中,他们和凌家的关系还算是可以,曾经前几年的时候,凌家的人还去过他们家族,但是那也是几年前的事情了,那时候他在闭关,倒是没有见到凌家的人。

所以他也不能确定,这些到底是不是凌家的。

但是另一方面,他心里还隐隐觉得,应该是有其他的可能的。

虽然面上,没有任何消息传出,说几大家族最近有什么大动作,但是…连他和小姐都偷偷来到了这里,当然保不齐其他家族的人或许也是来到了这里。

千族距离太远,不太可能来这里,倒是越家…。

但是最让他担忧的是,方才那男人分明说出了家主的名字。

他的语气冷清狠厉,那么轻松的说出了家主的名号,如果不是故意夸大的话…。

那么这个人,难道真的连家主也要看重几分面子?

风老心中隐隐不安,但是却怎么也没有想到,眼前这人,却根本不是四大家族的人。

那个唯一的可能,被他直接忽略。

因为在所有人的印象中,甚至是想象中,那个神秘莫测的人,都不可能这样直接出现在四大家族的地盘之上。

这相当于一个极大的挑战,也是一个极大的赌博。

所以他虽然疑惑,想不出来到底是谁,但是却始终没有想到过那些。

砰!

他手臂一震,将那结界化解!而在结界碎裂的同时,那一道挟带着极为强大的威压,也被震散了许多。

虽然还是有一些力量落下,但是总比一开始的好了很多。

所以纵然解决了结界,但是他内里也是承受了极重的威压,他甚至觉得若是那人真的出手,他拼尽全力只怕也是没有赢的可能性。

但是东方家的面子还是要维护的。

他双手负于身后,一张苍老的面容上,眉头紧紧的皱起——

“阁下,我家小姐不过是说了两句,你就这般毫不犹豫的出手,未免也太过分了吧?”

林远嗤笑一声,道:“我家主上已经说了,不想再听到你们家小姐的任何一句话,可惜她听不懂,甚至还妄想对我主上的行为妄加指责。这份罪责,足以让她死上上百次了!所以,我劝你们,不要再继续纠缠了,趁着我们没有改变主意之前,立刻离开!”

林远嘴角露出一抹笑,却是杀意十足:“想必,你们也不愿意给自己家族招惹上什么麻烦吧?”

这句威胁极大的话,被他这么轻松的语气说出来,却只让人觉得一阵心寒,后背都几乎窜上一股凉意。

尤其是,方才众人都是看过了他出手的,此时见到他这个样子,便总是浮现他将那些人尽数碎尸并且完全将那些化为血雾,最终一捧黄土掩埋的场景。

这样的人…才是最可怕的!

风老心里咯噔一下,没想到对方竟然这么硬气,竟是直接威胁到了他们家族!

风老何曾受过这样的挑衅?东方家族向来强势,什么时候竟是会被人这般要挟?

他心头窜起一股怒意,几乎难以压制,但是他毕竟是混了多年,还是知道看重大局的,忍了忍,道:“既然你们这么说,那么我们不如将话都摊开说清楚了。”

他拉住身后状态不是很好的东方兰夕,让她站在自己身边,而后恭敬的微微弯腰:“小姐受惊了。”

东方兰夕摇摇头,虽然眼底依然有些凄惶,但是脸上的神色却是已经调整的差不多了,只是看着依然有些楚楚可怜,唇色苍白,似乎的确受了很大的惊吓。

如果一般人看到这样的美人这样的神态,基本上都会心生怜惜,尤其在场的基本上都是男人。

可惜,却没有一个人的脸上有半分的同情之色。

东方兰夕即便是垂着眼睛,也可以感觉到那*裸的嘲讽的眼神落在她身上,仿佛在无声的指责她的愚蠢和不自量力。

她脸颊两边浮现两团绯红,也不知是因为愤怒还是紧张,或者是其他。

“风老,您放心,我没什么事。”

声音轻柔,但是却依然带着世家培养出的矜贵和优雅,似乎什么都无法改变她尊贵的姿态。

这么一个美人儿,漂亮,温柔,还善良,楚楚可怜,当真是让人心疼——

如果,她的头发没有散开,她的神情没有那么凄楚,她的形态没有那么狼狈的话。

这一招还是非常管用的。

可惜,轩辕夜那一招,虽然没有要了她的命,但是也是存了心要警示她一番的,所以东方兰夕的头上,一片的头发都是被削掉了。

她看到的是只有眼前掉落的那一点,自然是看不到自己头顶上,已经是一片杂乱。

好好的一个美人儿,头顶却是被削去了一片,虽然不至于露出头皮,但是看起来一片乱糟糟的样子…。

还真是让人可怜心疼不起来。

偏偏她还不知道,眼底的那份凄楚酸疼,此时看起来就有些可笑,还有些尴尬。

风老一直忙着保护她,也是没有注意到这个问题,将她带到身边的时候,更是弯腰以示尊敬,哪里看得到她头顶的猫腻?

听到她声音尚且稳妥,他也就没有过多担心,此时此刻,他心里更多的是想要知道这几个人的身份,或者,是和他们说明一切,而后好将这些麻烦纠葛的事情都解决了。

他转而看向林远:“想必你们也已经知道了,我们的确是东方家族的人,我家小姐,是当今东方家族的大小姐。不知你们到底是谁,但是想必也的确是四大家族的人。你们这般对待我家小姐,当真是不将东方家族放在眼里吗?!”

说道最后一句,风老的声音俨然已经严肃低沉了起来,一字一句,带着隐隐的质问。

他这么说,是因为笃定四大家族的人,不管是谁都肯定不愿意破坏彼此之间的关系。

就算是凌家的家主在这里,想要这么轻易的惩罚小姐,只怕还需要考虑一番,毕竟这些人都知道,小姐在家族之中的地位如何。

先前他不愿意说出身份,是因为他和东方兰夕本来来到这里就是偷偷来的,根本没有对凌家发出任何的消息。

凌家知道之后,必定是会不太高兴的。

但是眼下也是没有别的办法了。

将身份亮出来,只怕的确是最好的办法。

到时候,即便是凌家真的想要追究或者问罪,再说也可。

但是绝对不能在这里,这样忍气吞声的被人欺负!

若是先前他们出手毫不留情也就算了,若是闹起来,他们说不知道东方兰夕的身份,他也没什么办法,但是现在,他分明揭示了自己的身份,甚至直接将家族的名号都搬出来,为的就是之后若是闹起来,他也好有些底气。

阐明了身份,他们就不可能再那么私自妄为了。

但是风老的话说完,就发现现场的气氛,竟是变得更加的诡异了。

那些人的脸上,没有一分惊讶——当然,他们可能之前就已经猜到了,不吃惊也是正常。

但是,同时,他们眼中甚至连一丝的忌讳都没有!?

他当然是不知道,他这么看似坦荡而且底气十足的说出自己是东方家族的人,在场的人听来,是多么的…。讨厌。

白虎长老和青龙长老眉头微蹙,先前他不说也就算了,这么直接的说出来,是想要干什么?

想要彰显自己的身份有多了不起吗?

而且这脸色这么平静,还带着几分世家大族才有的矜贵自持,以及淡淡的骄傲。

他是不是忘了自己是在哪里?

这里可是西凌域!是他们凌家的地盘!

这么无视他们来到西凌域,本来就是极为敏感的行为了,而现在,更是这么毫不避讳的说出来,他们是真的没有将凌家放在眼里吗?

凌朗捅了捅凌木,他记得,早几年的时候,凌木是去过东方家的,应该也是见过东方兰夕的,即便是没见过,她方才喊出来,他也肯定都知道了。

可是这家伙却是一直没什么反应…。他真的不是故意的吗?

凌木随即神色一肃,便是朝前走了两步。

“既然是远来贵客,不知为何,竟是没有任何的拜帖,甚至连一星半点的消息都没有?”

这话顿时让风老和东方兰夕愣住。

这话的意思…。

风老的瞳孔顿时微微放大:“你、你是…。”

东方兰夕这才注意到旁边站着的凌木,在听到凌木的那些话之后,终于是仔细的看去。

这一看,她的神色顿时微变。

风老没有注意到她的变化,只是狐疑的看着凌木:“你是…。凌家的人?”

凌木尚未回答,东方兰夕带着惊讶的声音便是忽然响起——

“凌木?”

她伸出手,微微掩住了红唇,眼眸微微睁大,似是十分惊讶。

凌木微微点头,但是脸上却没什么笑意:“兰夕小姐,好久不见。想不到我们再次见面,会是这样的场景。”

东方兰夕意识到他话中有所指,神色顿时有些尴尬。

此时,她仿佛才意识到,自己方才的行为,是多么的过分。

风老回头看了一眼:“小姐,您认识他?他…就是凌木?”

东方兰夕点了点头。

早几年凌木跟着凌震天去过一次东罗域,东方兰夕那时候曾经见过他。

虽然已经是几年前的事情了,容貌身材之上都有了很大的变化,但是眉宇之间,还是可以看出几分熟悉的感觉的。

所以,东方兰夕几乎是立刻就认出了凌木。

得到肯定,风老的心情顿时沉了沉。

他知道这个人。

凌木,是现在凌家整个家族之中,名声最盛的几个人之一。

天赋尚且在其次,主要是因为性格极为沉稳,所以倍受凌震天的信任,年纪轻轻已经是手握凌家大权,据说很多事情都是已经由他一手掌控。

他们来到这里,原本就是没有送出任何消息,此时却是偏偏正面撞上了凌木!

而且看样子,凌木分明是早已经认出了他们!

那他之前的那些话,岂不是如同笑话一般!

他的脸色顿时青红交加,想到自己居然当着凌木等人的面做了这些事情,早早的就暴露了身份,却还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当真是…。

“原来是凌木少爷,真是久仰大名。”

虽然心里尴尬至极,但是面子上还是要过得去的。

风老牵强的笑了笑:“看来小姐和凌木少爷也算是旧识了,怎么方才竟是一直没有认出来…。还闹出这样大的误会…。”

“不是误会。”

凌木面无表情的打断他的话,不顾他的神色,道:“两位来我西凌域,原本是我们的荣幸,但是很可惜,我们没有接到任何的消息,没想到竟是在这里遇到,原是我们的失责。所以,我们会尽快的将这件事情上报给家主,以好盛情款待两位。”

这话说的客气,但是却是风老最不想看到的情形!

他们偷偷的来这里,原本就犯了大忌,四大家族之间的关系十分微妙,此时若是这件事器暴露出去,说不定会影响东方家族和凌家的关系,更甚至会让四足鼎立的情势发生微妙的变化。

所以,这必须是要慎重之至的。

他们这一路都十分顺利,马上就要离开了,怎么能再平添事端?

于是,风老立刻神色一变:“凌木少爷,这只怕就不用了吧。我们原本也只是无意间从这里路过,这就回去了,若是此时再麻烦你们,当真是十分不好意思。你还请放心,我们绝对会立刻离开的,而这之后也绝对不会有其他人知道这件事情。”

东方兰夕眉间微蹙,美丽的脸庞上似乎有些担忧。

谁也不知道她到底是在担忧什么,不过也没有人有兴趣知道。

其实在看到凌木的那一瞬间,她是有一刹那是有些慌乱的,因为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如果他们私自来西凌域的事情被传出去,且不说家族之间会如何想,又会做出什么样的决定,且说她自己的名声,就肯定会受到影响!

到时候,就算是她有再多的理由,也会成为众多矛盾的发泄口!

她眸光微闪,心里却是已经想过了很多猜想。

“凌木,我方才没有认出你,你不要在意。其实,我和风老这一次,真的不是专门来西凌域的,否则肯定会给出帖子,登门拜访的。现在我们正打算回去,就不打扰了。省的还要给你以及凌家家主添麻烦,你说呢?”

凌朗冷笑两声,这东方兰夕避重就轻的本事的,当真是不错。

可惜,这点小心思,小手段,在他们这些人面前,根本是没有什么用的。

凌木不语。

东方兰夕以为他同意了,眼角眉梢都是微微上扬了起来,露出了一分喜色:“多谢你…。”

“兰夕小姐。我也并不想麻烦家主,但是这件事情,你真的觉得,只要你不说,我不说,就真的没事儿了吗?或者,你的确是以为,你们悄无声息的来到西凌域,对我们而言,其实不过是一件小事?”

凌木淡淡开口,东方兰夕的脸色一下子僵住。

风老心中一沉,就知道这件事情不会轻易过去!

他往前走了一步,挡在她身前,微微弯腰拱手:“凌木少爷,老夫知道,这件事情是我们做的不对,但是,这的确也没有到张扬道让所有人都知道的程度不是吗?我们来到这里,什么都没有做,不然你们也肯定早就发现了。而现在我们就要走了,若是再闹起来,只怕是两家都不太好过。而如果我们产生了什么波动,其他人作壁上观,那时候谁才是受益方,想必凌木少爷这般聪慧的人物,不会想不到吧?”

“所以,不如我们各自退一步,我们道歉并且立刻离开,而你们也当做从来没有这件事情,如何?”

风老屏住呼吸,紧张的看着凌木。

原本一切都很顺利,没想到竟是在最后关头出了问题!

就连东方兰夕都是有些震惊。

她之前只顾着轩辕夜了,就真的完全忽略了其他人的存在,只一心想要轩辕夜认出自己,甚至喊出了自己的名字,承认了自己的身份,却是全然没有想到,这周围的人里面,竟是有凌家的人!

而且,还是凌家身份地位颇为不错的凌木!

所以她心里一时也是有些错愕,随即心情就不太好,但是面上却是不显。

凌木神色有些神秘莫测起来:“你是说,你们不说,我也不说,将这件事情揭过?”

风老立刻点头:“不错!”

凌木沉默片刻,就在那两个人以为他即将答应的时候,却是忽然转头,看向了身边的两人——

“两位长老,你们看呢?”

东方兰夕和风老再次僵住!

长老?

什么长老?

难道是…。

他们此时才看到一旁始终没有出声的白虎和青龙长老!

凌木纵然身边不会是自己一个人,但是这才几个人,竟然就有两个人是长老?

风老心里尚且抱着一丝希望,但是随后就听到凌木继续道:“按照他们的提议,我们不说,不让家主知道这件事情,可以省去许多的麻烦。那么那么觉得…。如何?”

觉得如何?当然不行!

东方家的人都这么悄无声息的来了,他们却是一点都没发觉!若不是这一次正好碰上,只怕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情呢!

他们倒是想相信他们说的,不过是从这里路过。

可是天下哪里有那么单纯的事情?他们要是信了,那才是蠢到家了!

这件事情,是一定要上报给家主的!

他们若是同意了,那不是在给那两个人方便?省去了这什么大小姐的麻烦是不错,可是他们身上却是会沾染上不少麻烦!

若是真的隐瞒不说,日后一旦揭发出来,受苦的只会是他们!

白虎长老神色严肃:“自然不行。既然贵客远道而来,那么自然是要让家主知道的。”

东方兰夕咬了咬唇:“我们马上就走了,实在是不想麻烦你们…。”

“我们不麻烦,东方小姐。”

青龙长老瞥了她一眼,眼神里的神色有些奇异,说出的话却是不带温度。

“若是你们不愿意去,我们也不会勉强,你们要现在走,我们更加不会阻拦。我们只是将这件事情告诉家主罢了,您不必担心。家主向来好客,但是也绝对不会不体谅你们的。”

风老的脸色已经有些挂不住了。

谁都知道,这件事情闹起来,肯定是他们理亏,就算是有再多的理由,他们也是不能够随便进入别人的地盘的!

到时候,只怕就算是跳进海里也洗不清了!

他倒是无所谓,但是小姐的名声,却是不能沾染上一丝半点的污点啊!

“这…。”

他艰难的吐出一个字,却是紧接着被白虎长老打断:

“风老是吧?我看你也不必担心,我们并没有打算将你们怎么样不是吗?你们若真的只是从这里路过,下一次再正式前来,我们肯定也是欢迎之至的。”

可是,如果不是那么简单的路过,可是没那么简单了……

东方兰夕心里其实是有些混乱的。

她知道轩辕夜的身份,此时凌木等人的身份也已经很清楚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向来不会和四大家族有所牵连的他,会来到这里,而且和凌家的人一起行动,但是显然,双方肯定是达成了什么协议,否则是不可能这样的。

她知道自己绝对不能问,也不能说,一旦说出来,就真的没有回环的余地了。

可是,她也的确是不想因为这次的事情将自己来到西凌域的消息散出去。

那样对她而言,百害而无一利。

先前虽然因为见到轩辕夜有诸多情绪,但是现在她还是能够分清楚事情的轻重缓急的。

她将自己的神色敛了敛,认真而诚恳道:“凌木,你我也算是相识一场,难道连这点事情都要计较吗?我知道我们这样是不对的,但是我们真的没有做什么。我可以告诉你,我来到这里,不过是因为在寻找一个看中已久的魔兽。那只魔兽原本我也已经要契约了,但是却在最后关头跑了出来。我和风老一路追寻,昨天才将它找到。”

她叹了一口气:“想必你也知道了,我之前的确还在奥金拍卖行拍卖东西。虽然那东西最后我没有得到,但是不少人都见到了风老的。若是我真的想要做什么理亏的事情,我又怎么会这么光明正大的将自己暴露出来?”

她看了一眼凌木,想要从他脸上看出点什么来,但是凌木几乎就是个木头,脸上向来没什么神色,所以也看不出什么。

她微微皱眉:“所以,这样,你还是不肯相信我吗?这件事情,真的不能就这样算了吗?”

“当然。”

没等来凌木的回答,却是忽然传来了一道清朗的声音。

像是初春积雪融化汇聚的溪水,从蜿蜒的道路之上蔓延而过,溅落在玉石之上发出的声音。

清凉,干净,却又带着一股让人神思清明的果决。

仅仅是一道声音,便是已经将人的注意力拉去。

东方兰夕心脏猛地一跳!

她听出来了!那个声音,就是从前面传来的!

是…。轩辕夜身前抱着的那个人在说话!

她几乎是立刻,抬起眼睛,转移了视线,看向了那个方向。

轩辕夜身影颀长,肩背宽厚,腰身精瘦,一身黑袍,线条极为流畅。

在浅淡月光的映照之下,虽然只是一道背影,却依然像是亘古存在的永恒定格一般,醉人心扉却又无法靠近。

他将自己身前的人,挡的严严实实。

东方兰夕心里如同猫挠一般,几乎向前探出身子,想要看看那人到底是谁!?

一片寂静之中,那个人的身影,逐渐浮现。

一片浓郁的黑色率先出现,却是方才轩辕夜用来将那人裹住的黑色披风。

可以看得出来,两人站的很近,轩辕夜虽然挡住了那人身体的大半,但是还是可以看到一点轮廓。

看到那黑色的披风无声的委落在地,在半空之中划出一抹无声的动人弧度。

像是翻飞的黑色蝴蝶,沉默的张扬着。

东方兰夕双手不自觉的握紧,而后觉得自己这样未免有些过于弱势,便深吸一口气,道:“你说什么?我是在和凌木讲话,并没有问…。”

她剩下的话,突然像是被掐断了一般,骤然消失。

她微微睁大了眼睛,心脏却像是一瞬间被什么东西攥紧!

因为,她看到——

那个人从轩辕夜的身上跳下来,虽然看不清晰,但是却忽然可以看到轩辕夜抬起了手臂,而后——整理了那人身上的披风。

似乎还细心而轻柔的将那人的兜帽重新整理了一下,似乎是担心遮住那人的视线。

她整个人愣在当场,几乎怀疑自己的眼睛。

然而随后,她尚未来得及心酸难过,就忽然看到了一双湛黑如同黑曜石一般的眼眸。

而后,是半张玉似的容颜!

因为背对着月光,头顶的兜帽也有些宽大,将那人的脸容遮去了一些,但是还是可以看到一双格外明亮而沉凝的眸子。

她双手紧紧的握住,精心修剪的指甲几乎嵌进掌心,生疼。

她想过能够被轩辕夜看中的人,必定是有着一张倾国倾城的容颜的,眼下虽然尚未看的清楚,可是…。

纵然心里再不愿意,她也必须承认,她从未见过这样的人。

只是一双眼睛,便是已经敛尽了天下最美的风景。

或者说,那眼睛本身,就已经是人世间最动人的景色。

分明是冷的,可是眼底却似乎有火焰升腾,前一刻看去,还像是寂静黑暗的夜空,明亮的星辰闪耀,下一刻再看,就像是冰河下面隐藏的火焰,燃烧了所有的激情和热烈,只剩下了让人心头喟叹的淡然从容。

矛盾到了极致,也美到了极致。

纯粹的黑,却似乎蕴藏了太多让人心醉的气韵风华。

她见过的美人太多,甚至连她自己也是世间少有的姿容,即便死在面对初姐姐的时候,她也从未有过这样…。

自愧不如的感觉。

她几乎是有些狼狈的转开目光。只觉得自己方才那一瞬,似乎已经被按一双眼睛看的彻底。

但是刚刚一转头,她心里就有些后悔。

她未免也太没有出息了!

对方不过是才露出半张容颜,她居然就这样差点临阵脱逃!

她不要也就罢了,可是轩辕夜这人,是她倾慕了那么多年的,怎么能说被人抢走,就被人抢走了?

然而不等她开口,那人就忽然再度开口——

“我是说,我们之间的事情,可不能就这样算了。”

东方兰夕一愣,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这话的意思。

凤长悦朝前走了一步,看着她,黛眉微挑:“我见过不少人对阿夜有窥探之心,但是像你这样厚脸皮到一定程度的,我还是真没见过。几次三番的让你离开,你装聋作哑…。哦不,你没有作哑,你自顾自的说了很多呢。但是,东方兰夕,你既然是东方家族的大小姐,如此尊贵,难道就没有人教过你做事的分寸吗?”

东方兰夕脸色一下子涨红。

且不说从来没有人当面这样说过她,就算是真的有人这样骂她,她其实心里都可以当做没有听到过,因为她有很多办法讨回来。但是眼前这人说这话,却是真的让她格外难堪!

因为,轩辕夜就在那里!

她可以忍受侮辱,但是却无法接受当着他的面被这样羞辱!

“我…我没有…。”

她一开口,声音就带上了些微的哽咽。

风老一听,当即心疼不已:“小姐…。”

他随即转身,怒目而视:“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但是绝对不可以这般的辱骂我家小姐!否则,东方家绝对不会放过…。”

“我在和你的主子说话,什么时候轮到你插嘴!”

凤长悦一声清喝,眸色微冷,眼神如刀,从风老的身上扫过。

风老瞬间僵冷。

他几乎觉得像是有刀锋从肌肤之上刮过,一不小心,就会留下数道伤痕!危险之极!

他被这么一噎,顿时不知该如何是好。

东方兰夕的脸色也是微微难看了起来。

打狗还要看主人,对方这么目中无人的指责风老,分明就是没有将她放在眼里!

“你不要太过分!”

东方兰夕银牙暗咬,心里怒意凛然,却还在拼命忍耐。

这个人显然现在很是受宠,在东方兰夕看来,肯定是轩辕夜将那人宠的不知天高地厚了!

但是,他却是可以任由她被这样的羞辱,全不在意!

甚至此时,他还站在那人的身边,微微垂眸,还握住那人的手!

他清秀绝伦的侧脸,在这一刻,那么摄人心魄,那么…。冷心绝情!

凤长悦眉眼微弯:“我再过分,也不会不顾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厌恶,双耳失聪,恨不得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自己的辛苦和心酸。”

东方兰夕双眼通红,胸膛起伏,脸色也因为激动而泛红,显然是已经十分愤怒,但是眼中似乎有泪光闪烁,下一刻就会落下来。

凤长悦伸出手:

“别哭!眼泪掉下来,看起来就没有那么楚楚可怜让人心疼了。真的。”

东方兰夕原本真的打算哭的,结果这句话说出来,她眼泪瞬间就收回去了。

噗嗤。

凌朗不厚道的笑了一声。

凤墨这人,当真是损得很啊!可是他听着好开心是怎么回事?

看到凤墨一句话秒杀这女人,他也好兴奋是怎么回事?

林远立刻低下头,遮住自己嘴角的笑容。

这位当真是…。杀人于无形啊!

这让东方兰夕哭也不是,不哭也不是,真是里外不是人!

君上眼光,看来的确是非常好啊…。

东方兰夕终于被刺激的不行了,这一串的事情冲击太大,她脑子忽然就混乱了起来,而后,她往前冲了两边,忽然伸出手,愤怒的指着凤长悦——

“你又有什么资格说这话,说到底,你不也只是仗着他短暂的宠爱才这么嚣张的!不知你是用了什么狐…。”

她的声音忽然被掐断,惊愕不已的睁大了眼睛。

场中也是一片寂静。

却是凤长悦取下了兜帽,露出了脸容。

她神色冷清,嘴角微嘲,眼中却是有冷光闪过——

“你说什么?继续。”

东方兰夕和风老都是傻了。

这、这分明是一个少年啊!

虽然姿容绝世,肌肤如玉,眸似星辰,但是…。

这的确是一个少年啊!

那眉宇之间的英气尊贵和凛然决绝,绝对不是女子可以有的!

这、这到底是…。

“你、你是男人?”

东方兰夕忍不住开口,眸中万分震惊。

同时,眼睛却是不自觉的看向了轩辕夜。

这怎么可能?

他喜欢一个男人?

她神情忽然怪异,似笑非笑的看着凤长悦:“原来,你不过是一个娈…。”

啪!

一记响亮的耳光声,忽然响起!

东方兰夕不可置信的捂住自己的脸颊,可以清楚的感觉到脸颊红肿!

她猛然扭头看向凤长悦!

“你居然敢打我!?”

她根本没看到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就感觉到了一阵火辣辣的疼!

凤长悦眉眼弯弯,而后精神力便是又一巴掌狠狠打出!

啪!

这一次,东方兰夕的两边的脸颊都高高的肿了起来。

凤长悦满意的点点头:“这从对称了,倒是漂亮不少。”

东方兰夕气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她何曾受过这样的侮辱!?

别说是耳光,就算是一根手指头,平时都绝对没有人敢打她!

风老也是急了,怒声道:“你好大的胆子!”

咔嚓!

他话音未落,便是忽然双腿剧烈疼痛,而后传来了骨头碎裂的声音!

噗通!

风老一下子跪倒在地上!

他惊恐交加的看向轩辕夜,是他!

却见轩辕夜收回手,宽大的袖袍划出一抹弧度。

他眉色从容,周身清寒如雪,唯有眼底的那分冷到极致的杀意,让人无法动弹!

一股巨大的恐惧,忽然升腾而起!

他的人在教训人,什么时候轮到别人来置喙?

东方兰夕也是没有想到,轩辕夜居然真的到了这般地步!不过是一个比较受宠的少年罢了,这般卑陋的人,怎么能够打她!?而他甚至纵容!

似乎是看懂了她眼底的愤怒和不解,凤长悦忽然唇角微弯,决定为她解决疑问。

“第一个巴掌,是因为你想要抢我的男人。别说你,任何人想要来抢,都会比你今天更惨!这不过是一个警告,下一次,你等到的,就绝对不是一个巴掌了。”

凤长悦说着,一边反手握住了轩辕夜的手掌,一字一句,轻声细语,却如同惊雷!

“这个男人,是我的,懂吗?”

东方兰夕浑身颤抖,说不出话。

而后,凤长悦宛然一笑。

“至于第二个巴掌…。不过是为了让你对称一些,这样好看点。”

她歪了歪头,眉眼微弯——

“买一送一,不用感谢。”

------题外话------

哎,一天的实验,晚上回去差点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了,已经熄灯了,大家早点睡觉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