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66 滚!

唰!

正在轩辕夜的话音刚刚落下的时候,旁边却是忽然传来一阵破风之声!

轩辕夜眸色顿沉!

却是原本倒在一旁的艾伦忽然趁势出手!

他在旁边,一直气息奄奄的样子,所以倒也是没有人将他放在心上。

其实他一直在积蓄力量,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本来好几次都想要出手的,但是后来却是被突然出现的东方兰夕打断,而看过这一段之后,他却是觉得是上天相助,让这么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忽然出现,将那些人的注意力都转移了,这样,他动手就更加方便!

于是,当看到这个合适的时机,他终于选择了出手!

虽然轩辕夜已经抱着凤长悦走出了一段距离,但是其实因为当时和沈尧厮杀的地方就在那附近,所以轩辕夜和他之间的距离,反而是越发的近了。

他身上血迹斑斑,看起来十分狼狈,之前几乎声息全无,此时就是为了能够给出致命一击!

他已经将所有的灵力尽数汇聚到手掌之上,这一次,他的手掌明显比之前的更加雄浑有力,手指变得格外的瘦长,月光之下,甚至可以看到那突然疯狂增长的指甲反射出来的光泽!

而他的神色狰狞,眼底全然的残暴疯狂!几乎犹如已经癫狂的魔兽!

“死吧!”

他从喉咙里挤出这句话,嘶哑凄厉,像是沾了血,让人心中阻塞十分难受。

听到那声音,就像是恶鬼的哀嚎,即便只是短促的两个字,也依然能够感受到其中压抑着的万般的情绪和压力!

而如今,他却是想要谨慎发泄出来,而那发泄的出口和对象,正是轩辕夜和凤长悦两人!

因为知道那个黑衣男人有多么厉害,所以这一次,他是直接使出了杀手锏!

强劲的风疯狂而至!凛冽阴寒的气息,几乎直接钻进心底,让人不寒而栗!

身后的额众人,此时也是都看到这一场景,纷纷神色一变!

白虎长老和青龙长老倒是没那么紧张,脚下微动,似乎有想要出手的倾向,但是这个距离,他们怎么也是无法帮到他的,所以干脆就那样看着。

凌木依然是没什么表情,但是眼底是实实在在没什么担忧之色的。

凌朗倒先是一惊,而后忽然一笑。

他笑的是,经过方才的那一场,那所谓的什么艾伦,竟然还是没有认清楚现实,居然还想着要偷袭那人!?

凌朗在心头为他默哀了片刻,这种人,当真是喜欢上赶着来送死啊!

东方兰夕见此,脸上顿时浮现几分担忧之色,脚步不自觉的向前走了两步,身体微微前倾,若不是此时情况特殊,只怕她已经冲过去了。

而她的脸上,也满是担忧之色,先前的那些悲伤无奈酸楚似乎在这一刻都被压下去,眼里心里,只剩下了那个人被偷袭的一幕。

风老连忙跟上,同时不动声色的半身挡在她身前:“小姐,您不要担心。”

那个人的实力,他虽然也看不出来的,但是却知道那男人肯定不是一般的强者,这样的招数,对他而言,根本没有任何威胁。

尽管如此,东方兰夕咬了咬唇,停了下来,心里还是有些焦虑。

她知道他的身份,所以更加清楚他的实力如何,但是看到这样的场景,却是依然无法完全平心静气。

而几乎是同时,原本就在艾伦不远处的那个六星灵宗,也是忽然腾空而起!朝着轩辕夜而来!

但是他的目标,竟是直指凤长悦!

他袖中挥出一道灵力,直接朝着凤长悦而去!

这两人显然是早就商量好的,只等着这个时刻到来,而后全力出击!

六星灵宗,威压已经极为强大,他忽然动作的时候,身下便是陡然出现了数道裂缝!朝着四周扩散而去!

一时间,烟尘四起!

那一道耀眼的白色灵力,在空中以最快的速度而来!

他很清楚,对面这个男人的可怕,所以就越是要努力拼一次!任何的花招都是没有用处的,唯有一个办法——

快!

只有快到极致,才有可能让那个男人反应不及,而后打中他怀中的人!

是个人都看的出来,他对于他怀中的人有多么的看重,尽管是个少年,但是这个黑衣男人很显然,十分的宠爱疼溺他,若是他遭遇危险,那个男人肯定不会袖手旁观!

而那时候,就是他暴露出弱点的时候!

强者之间的对决,有时候只需要这一个小小的迟疑,一个细微的弱点!

再强大的人,暴露了自己的软肋的时候,都不可能是战无不胜的!

所以,艾伦两人先后动作,艾伦率先吸引那男人的注意力,而后他再对那怀中的人出手,这样,那个男人必定会为了怀中的人而改变自己的应对策略,那时候,就是艾伦的机会!

只要将他的节奏打断,就有获胜的可能!

其实他们两个的计划也是很明显,在艾伦出手之后,紧接着出来对凤长悦发动攻击,这想要声东击西的念头,其实对于在场的这些人而言,都是能够一眼看出来的,不过不得不说,这的确是非常有效的办法。

就连凌朗也是神色一动,想不到在这短短时间之内,两人竟是能够配合的这么好,进行这样绝地之中的反击。

很显然,这两个人生死厮杀的经验绝对不会少。

可惜,他们今天碰到的是轩辕夜!

论起战斗经验,在这里的这些人,只怕都是比不过轩辕夜的十分之一!

所以,艾伦两人的小小计谋,他又怎么看不出来?

他不过是——根本不放在心上罢了!

凤长悦甚至可以感觉到那一股劲气已经几乎贴到了脸上,有一点森凉的感觉传来。

那是在面对危险的时候她身体的本能反应。

不过她并没有动,双手搂住轩辕夜的脖子,安定闲适的像是在赏花。

单单是从那一双沉凝冷静的眼眸之中,就看不出任何的惊慌和紧张。

咔嚓!

在轩辕夜的脚下前面的位置,终于出现了一道深深的裂缝!

而且,那裂缝还在不断的蔓延,似乎下一刻讲究想要将轩辕夜两人吞噬下去!

艾伦的手掌变得越发的消瘦,短短时间,上面的皮肉都在迅速的萎缩,只剩下了一层薄薄的皮!看起来竟像是老人的手一般。

但是很显然,那双手之上蕴含的力量,却是格外的阴冷狠毒!

那双手之上的长长的指甲,在浅淡的月光之下,呈现诡异的黑红色!

加上他狰狞的神色,就像是恶鬼突袭一般!

他的手上所蕴含的力量的确十分强大,因为在即将靠近到两人的时候,那双手周围甚至出现了几条淡淡的黑色!

那是空间即将被撕裂的征兆!

足以可见,艾伦这一招,已经到了何等地步!

而另一边,那一道飞速前来的灵力,也似乎挟带着雷霆之力,陡然降落!

艾伦的眼睛都是一片猩红,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场景!

然而下一刻,他脸上的神色,却是陡然僵住!

不仅仅是表情,连同他的身体,也在这一刻,忽然冰凉彻骨!

而后,他就是忽然看到,自己的双手之上,忽然多了一层冰霜!

而后,那层冰霜便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的朝着他的身体蔓延!

几乎只是眨眼时间,他的整个身体都已经被彻底冻结!

而且,从身上的每一处传来了一股寒冷到极致的感觉,几乎连血液都无法流动!

那是几乎让灵魂冰冻的感觉,周身的灵力在这一刻,陡然溃散!

而后,他胸口突然传来一阵温热的感觉。

一股浓郁的血腥气息,弥漫开来。

不用看也知道,肯定是他的胸口已经被洞穿了。

他张了张嘴,脸上也满是冰霜,几乎无法动弹,一点声音也无法发出。

而旁边的那个六星灵宗,也是被这一幕惊住,而后立刻觉察不好,当即收回身上的灵力,转身就打算先撤退!

但是已经晚了!

一道阴影,骤然出现在眼前!

一道强大的威压,陡然降临!

而比这威压更重的,却是一股无法忽视的凶悍气息!

而后,那人便是忽然看到,眼前果然多了一个人!

那是一个年轻的男人,正挡在那两个人的身前,此时双脚错开,一拳正狠狠挥出!

虽然他只是看似随意的挥出了一拳,但是站在他前面的人,还是莫名的感觉到一股无法言书的血腥气息陡然弥漫开来!

这一瞬间,自己似乎不是在荒野丘陵之中,反而是在血山骨海之中,那个人,更是如同从地狱之中走来的杀神一般!

浑身气息凛冽如同寒冬呼啸而过的寒风!

他几乎是不受控制的,心底剧烈的颤抖了一下!

他怎么可能知道,作为黑刹的大统领,林远拥有的能力,远远不是他们这些人可以想象的!

带着黑刹,在轩辕夜的带领下,在永恒之城杀出一条血路的林远,怎么是他可以尝试抵抗的?

林远平时都将身上的气息收敛的极好,一般人甚至可能会以为他不过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下属,性格可能还有些随行洒脱。

但是这些,却都不是真正的林远!

于是,看到这样的林远,旁边的一群人都震惊了。

感受到他身上几乎浓郁的化为实质的血腥杀意,在场的人都是一时震撼无言!

凌木倒是知道他的身份,所以倒还算是平静,但是心底却还是有些惊叹,不愧是那人的心腹,这般能力,这般境界,随便出手便是已经秒杀了不知多少人。

即便是四大家族之中的人都汇聚起来,能够和他一较高下的,只怕也是不多。

青龙长老和白虎长老却是十分吃惊,都是睁大了眼睛,仿佛不认识林远一样,眼底全然的惊愕和不可置信。

方才、方才那个人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他、他不是从奥金拍卖行出来之后,就已经和他们分开了吗?

怎么现在居然出现的这么巧合?或者说…。及时!

在艾伦和那个人两人相互夹击,即将的手段的时候,林远就像是鬼魅一般,忽然出现在轩辕夜两人的身前!而后毫无花招,直接挥出一拳!

他们甚至都没有看清他是怎么对付艾伦的,就看到他已经杠上了那个六星灵宗!

而且,这般气势…。

绝对是在六星灵宗之上!

并且,绝对是完全的碾压!

而凌朗也是微微张开了嘴巴,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心里却是掀起了惊涛巨浪!

这个人…。这个人居然这么厉害!

虽然他知道,能够跟在那人身边的人,绝对不是等闲之辈,但是却也没有想到,他居然一出手就是这般阵势!

他出现那么诡异也就算了,居然还能以最快的速度挡在那中间,而后全力强势反击!

这样的能力…。这人到底是什么境界了!?

而那个人…。

他的目光不由自主的看向轩辕夜,身影颀长,周身清冷,似乎遥遥立在远方的帝王一般,只能仰望,不可靠近。

他心头如遭雷击,脑海之中,忽然浮现了一个可怕的想法!

天下之间,能够驾驭这样的手下的人…。绝对不多!

这个人的身份…。

联想到这么久以来的一些事情,无数场景都在他的脑海之中飞快的闪过!而后逐渐串联出一个主线!

这个人、这个人…。

凌家的那个老家伙都对他十分看重,或者是忌讳,而东方家的那个大小姐也似乎对他十分在意的模样…。

他的手下甚至都有着这样世间绝顶的实力…。

这个人的身份,已经呼之欲出!

他的心中,浮现了一个人。

这个想法让他整个人都惊在当场,浑身僵硬!

他下意识的想要在心里否定自己的这个猜想,但是却有一个声音在不断的叫嚣——

就是他!

他僵硬了一会儿,努力将内心的情绪抚平,而后余光正好看到十分平静的凌木。

他心中一动,便是一把抓住凌木的胳膊,将他往后面拉了一下。

凌木疑惑的回头看他,而当看到他的神色的时候,心中已经想到了什么。

果然,凌朗随即艰难的咽了口唾沫,声音有些低哑:“那个人…。是…。”

他没有说出来,但是那神色已经证明了一切。

凌木眼眸闪了闪,而后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凌朗心中,仿若平地一声雷!

虽然已经猜到,但是当真正证实的时候,凌朗还是觉得有些难以接受。

他的神色瞬间就扭曲了片刻。

随后,他就想到了这一段时间的事情。尤其是…他在那俩人面前那没形象的样子…

啊!

凌朗懊恼不已,早知道那个人的身份,他是怎么都不会那么随便的啊!

虽然,因为一直对那个人有些莫名的敬畏,他也没有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但是现在想来,还是觉得很多事情都做的十分不恰当。

他以前只是在传言中听说过那个人,曾经也是想过要见识见识,究竟是什么样的人,能够有那样的传奇般的经历。

但是万万没想到,居然在这样的场景下见到了,而且…。他居然这么长时间才发现!

“你居然早就知道!而且你竟然没有告诉我!”

凌朗看着凌木淡定的神色,顿时就炸了,想到这家伙这么个样子,肯定是早就知道了,居然一点消息都没有透露给他!

凌木目光有些诡异的看了他一眼:

“我以为你知道。”

凌朗顿时哑了。

是啊,他这次原本就是和凤墨一起从红崖出来的,而后去往了凌家的大赛之上。

随后,更是跟着他们两个人前往凌家。

任何人看来,只怕都不会相信,他真的不知道他们两个人的身份的吧!?

凌朗觉得,自己此时的脸色,一定格外精彩。

凌木的这句话,简直是一下子将他堵死了。

他怎么说?

难道要说,其实他真的不知道这两个人的身份?

他不知道那个黑衣的男人,居然就是那个传说中的人,也不知道,他是为什么来到的这里,更加不知道,他为什么就那么跟在两人身边,居然一直完好无损的活下来了?

凌朗觉得,自己若是说出来,可能这辈子的脸都丢尽了!

但是即便如此,凌木也已经看出来了。

就算是淡定沉稳如凌木,也是瞬间神色变了变。

“你…居然一直不知道…”

“闭嘴!”

凌朗当即一声低喝,凌木识趣的沉默了。

但是那眼神,凌朗怎么看,怎么觉得就是在嘲笑自己。

凌朗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

他眉色一垮,几乎想要捶胸遁地,同时后背之上莫名的冒出了一身冷汗。

他一时间,竟是有些后怕。

毕竟,想到那个人的那些传言,他总归是觉得有些…。

他的目光随即不受控制的看向那个方向,此时再看那两个人,竟是觉得有些不同了…。

怎么说呢?

怪不得那位这么几年,一直没什么消息传出来,原来…。是因为凤墨?

他瞬间明悟了自己似乎知道了天大的秘密,顿时觉得心头一紧。

但是同时,不可避免的又觉得有些莫名的兴奋。

如果能够见证他们两个…倒也是不失为一段极为珍贵的记忆啊…。

至于以后,管他呢!

不过,这次,他倒是更加同情那个艾伦了。

和青龙长老以及白虎长老开打也就算了,居然还妄想偷袭那人,可能真的是生无可恋了。

城主的儿子?

就算是凌震天的儿子,可能都没有这个胆量!

他这么做,只会坑死他爹罢了。

他的这些念头,也不过是眨眼时间闪过,而在另一边,林远出手,也是已经狠狠落下!

那个六星灵宗是很快不错,但是…

他怎么快的过林远?

他那挥出的白色灵力在距离轩辕夜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便是倾然消散!

而同时,林远的拳头,也已经稳准狠的落在了那个人的小腹上!

一拳,洞穿!

他的拳头落在他的身体之上,但是其实并未穿透过去,依然停留在那里,但是那个人的小腹,却是一下子破开了一个血洞!

有鲜红的血液猛然喷出!瞬间染红了他的衣衫!

当然,还有一些破碎的血肉,尚未来得及落在地上,就已经在半空之中,被巨大的能量漩涡搅拌成了一团血雾!

那血雾被强劲的能量冲击,而后几乎彪飞到半空,映透月光!

一瞬间,几乎连浅白色的月色,都似乎被染上了一丝血红之色,显得格外的凄艳!

而在这凄艳之下,便是无可辩驳的碾压!

那个人几乎是下意识的双手向林远的拳头抓去!

然而林远并不恋战,豁然抬眼,几乎连一个正眼都没有留下,只是那么极为清淡的瞥了一眼,像是在看着一个毫无关系的死人。

而后,他的动作极快,在被抓住之前,就撤回了手,而后一脚狠狠踹出!

这一脚出击,那个人顿时飞出!

这个时候,几乎所有人都忘记了,那是一个六星灵宗!

这样被完全的吊打,简直像是一个小孩子被大人欺负一般,毫无战斗性可言。

而之后,林远就看向了一边的艾伦。

此时的艾伦身上已经被冰雪覆盖完全,整个人看起来都像是一个冰雕一般。

他面无表情,伸出手,凌空斩下!

咔嚓!

碎裂的声音格外清晰!

艾伦的身体,陡然碎裂!

而后,在他的周身,似乎出现了无数细细的无形的线,将他的身体完全割裂!

一块块,几乎完全碎裂开来!

但是因为被冻着,甚至连血都没有流出来。

于是,这样活生生的将人完全切碎的场景,顿时让场中的人都神情一变。

这手段…。未免也太过残忍了些吧?

但是场中气氛太过特殊,无人敢说话。

林远扫视了周围一圈,手掌微动,剩下的无论是活着的,还是死了的,身体通通遭受了同样的惩罚!

于是,场中越发的安静肃穆,浓郁的血腥气息,几乎充斥鼻端。

但是,林远却在之后,停下了对艾伦的折磨。

此时的艾伦,身体几乎已经完全碎裂,但是因为林远的控制,他尚未昏迷过去,反而是越发清楚的承受着一切的痛苦折磨。

若不是一早,喉咙就已经被割裂了,此时的艾伦只怕是早已经开骂或者求饶了。

不过,他永远都没有那个机会了。

只能瞪着一双早已经猩红的眼睛,几乎脱出眼眶,一开始还带着无尽的愤怒和挣扎,而后就逐渐变成了绝望和悲戚。

那样的徘徊生死之间,遭受无尽痛苦折磨,却不能一死的感觉,其实比死亡更加可怕。

他现在就遭受着这样的非人的折磨。

林远眸带寒光的看了他一眼,而后转身单膝跪地——

“主上赎罪!属下来迟!”

轩辕夜似乎对眼前的这些血腥场景视而不见,语气清淡的如同这夜的月光——

“事情办得如何?”

林远恭声道:“请主上放心,已经完全解决!从此之后,这世上,再也没有奥金拍卖行!”

艾伦原本已经奄奄一息,听到这声音,便是陡然睁大了眼睛,脑袋死命的挣扎,似乎想要挣脱那无形的牢笼,但是却只是在脸上留下了几道深深的血痕。

看他目眦欲裂的疯狂模样,林远顿了顿,才道:“奥金拍卖行,此时已经成为一片废墟!”

艾伦一下子愣住,似乎没有明白这句话的意思。

随后,他才意识到了什么,眼中几乎有愤怒的火焰冒出来!

那样深刻的仇恨的神色,分明在说,他成为厉鬼也不会放过他们。

林远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放心,你不会有成为厉鬼的机会的。”

而后,他的手指忽然一动,艾伦便是疼的顿时扭曲了脸色。

这般被羞辱,折磨,早已经让艾伦痛苦不堪,再坚强的人,被这样折腾只怕也是坚持不住多久,所以他眼中,终于闪过了一丝决绝的死意。

而后,他的嘴中,忽然一阵蠕动。

林远眼疾手快,迅速的一掌拍在了他的天灵盖!

林远想要保全灵魂体,最终尝试逃走,可惜被林远一下子断绝了念想。

“不用担心,你不会孤单,你的家族,也很快会跟着你去的。”

似乎是在传达什么好消息,林远的神色竟是有些轻松,挑了挑眉,语气轻快。

和方才似乎从地狱之中而来的杀神不同,但是说出的话,却是让人越发的惊悚。

这意思…。他居然灭了艾伦家族的满门!?

艾伦终于承受不住,在反复的挣扎和折磨之中,最终咽气。

连灵魂体都完全消散。

至于那个六星灵宗,先前也就已经被林远直接斩杀。

整个荒凉的丘陵已经是一片狼藉,满是血迹,还有散落的一地的碎裂的血肉,仿若经历了一场格外惨烈的厮杀。

实际上,厮杀倒是算不上,应该是碾压绝杀比较合适。

林远面无表情的看着,心里并没有一丝的动摇。

实际上,他觉得这些惩罚,还是远远不够。

君上是何等人物?这些宵小居然也敢妄想,并且几次三番的冒犯,只是杀了一些他们家族之中比较重要的人,未曾诛九族已经是仁慈处理了。

如果不是因为这一次只有他跟随在身边,他们肯定连同整个艾伦家族有关的人都不会放过!

实际上,虽然是黑刹的统领,但是林远做事情很有分寸,如果是赤一那几个在这里,必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所以,对于很多人而言,这场景或许是的确有些过分的血腥凄惨,但是林远却是根本未曾放在眼里。

轩辕夜似乎也不为所动:“将这些都处理了。”

林远立刻躬身道:“是。”

他转身,猛的挥出一道灵力!打在远处的丘陵之上!

一道疯狂的能量漩涡,陡然升起!

而后,将那碎裂的丘陵之上的尘土和碎石都席卷而起!尽数卷来!

站在那里的几个人都是下意识的伸出手,挡住了眼睛。

但是当过了片刻功夫之后,感觉到似乎已经平静了下来,再度看去的时候,却是都震惊当场!

狂风过后,脚下的那些痕迹,竟是被完全掩盖!

一眼看去,竟然似乎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虽然脚下土地的那些表面看去,还有些新鲜的感觉,但是…。

那些痕迹,的确是完全被掩盖了!

纵然是有人从这里经过,也不过是会以为发生了争斗,而后摧毁了一个丘陵罢了。

谁能想到,这一层尘土之下,竟然掩盖着那样的秘密!

落加城曾经嚣张一时的艾伦,以及向来霸道的沈尧,都是被埋在了这下面。

实际上,连一个尸体都没有,不过是一片片的血雾落下罢了。

看着这场景,场中陷入了一片死寂。

白虎长老和青龙长老倒是还好,两人之前也是和艾伦有过节,此时见到他们这般的下场,倒也是没什么反应,只觉得这是应该的。

凌木面色平静。

凌朗脸色扭曲了一瞬,但是很快就恢复如常。

他在那一瞬间想到的是,原本以为那人和传闻中的并不完全相似,毕竟传言总是有失实的地方,但是当看到这场景的时候,他终于承认,原来关于那人心狠手辣,狠决冷情的说法,是再准确不过的了。

不过,他倒是不觉得畏惧,反而是觉得有些敬佩。

男人,向来无法停止对权利和实力的追求。

而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天生的王者,就连骄傲自负如同凌朗,也不得不承认,他自愧不如。

这份心性和手段,他更是心中喜欢,而且有些敬佩。

有时候,的确唯有暴力强制的镇压,才能得到想要的结果。

轩辕夜也不过多停留,脚步一抬,便是决定继续向前走去。

但是,在这里的,还有一个人,对这些有些无法接受——东方兰夕。

在这短短时间,她见识了这些东西,看到了这些事情,心里遭受的冲击不是一般的大。

其实一开始,她还是可以理解的,虽然没有看到开头,但是想也知道,肯定是那一群人想要对轩辕夜下手。

轩辕夜做出反击,杀了他们,原本就是理所当然。

但是…

他为什么要用那么残忍的手段?

她看的清楚,最后那几个人死的都十分痛苦,场面血腥至极。

她虽然也见识过不少厮杀的场景,但是却从未见过这样的,血腥,残酷,几乎惨无人道。

她的心脏都似乎在颤抖。

“你…你们不觉得,这样有些残忍了吗?”

她声音有些颤,显然还是有些没缓过来,美丽的眼睛之中,似乎还带着几分惊慌惊悸之色。

她一出口,原本已经几乎将她忘掉的几人,顿时同时眉头一皱,回头看她。

这才想起,原来还有这么个麻烦在这里。

凌朗听到了,所以神色有些怪异:“你说什么?”

东方兰夕却是不看他,只是看着轩辕夜的背影,向前追了几步,咬了咬唇,眉间微蹙,似乎十分挣扎。

“我、我知道我没有资格评论什么,那些人的确有错在先,但是…。直接杀了他们不就好了?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

她说着,脑子里就出现方才的那凌虐杀死人的情形,还是觉得身上有些僵冷。

他以前虽然冷清寡言,出手也狠辣,但是…。却从来不会这样…。

这是在让对方生不如死,给了最大的惩罚啊。

这样折磨人,他很开心吗?

面对那样的场景,淡定冷漠的他让她感觉害怕和陌生。

她觉得惶恐,这个人,和记忆中的那个人,正在逐渐脱离。

他似乎…。改变了太多…。

然而她在这边纠结,听到她的话的几人,却是都无语至极甚至嘲讽的看着她。

凌朗几乎怀疑这位东方家的大小姐是不是脑子有洞,否则为什么会问出这样的问题?

什么叫“为什么要这样?”

那人本就该死,还问这个问题?

她不是喜欢那谁的吗,居然还问得出这样的问题?大小姐的同情心,未免太泛滥了吧?

凌朗见她也没有看自己的意思,甚至一直将周围人都当做空气,执着的只跟那人说话,不管别人说什么,也不管那人是不是理会她,简直觉得好笑。

他也的确轻笑了一声,随即不再说话。

他怕自己再问下去,就真的会忍不住想要打开她的脑袋,看看里面装的都是什么。

白虎长老和青龙长老以及凌木三人,也是难得的神色相同,无语的看了她一眼,随即都转过头去。

这真是被东方家族宠坏了,这般年纪,居然还这样…。

怎么说?天真?

别闹了,这个年纪,能在东方家族成长起来,并且在诸多的子弟之中独独受尽宠爱,怎么可能真的天真单纯?

不过他们也是没什么心思去揭发她,这些小手段,用来哄她自己家族的那些人差不多,但是真的拿出来对付其他人,就真是有些可笑了。

而一旁的风老闻言,也是欲言又止。

他想要让她别说那么多,毕竟这些事情都是别人的事情,和他们没有任何的关系。

而且显然,对方是一点都不想搭理他们的。

小姐向来聪慧,怎么今天这么…。

但是毕竟在这么多人面前,他总是要维护自己小姐的面子的。于是靠近了一步,方便能够更好的保护她。

见轩辕夜他们根本不理会,东方兰夕顿时有些急了。

她又不可能冲上去拦住他们,那实在是太失礼了,但是就这么算了?

她不甘心。

她沉默了一会儿,而后又说道:“可能我说的这些话你不喜欢,但是我还是要说。那些人虽然应该死,但是这样折磨他们,也未免有些残忍了。而且,犯错的是他们,你为何竟是连他的家族都一同灭杀了?你这样…你这样…。真的和以前,太不一样了…。”

说到最后,俨然十分失望悲伤的样子。

林远像是看着一个傻子一样看着她。

这人是不是疯了,还是真的就这么傻?

她居然当面对君上说这些话?是真的不想活了吧?

况且,她到底是有什么立场,说这些话…。

林远仔细的看了一眼,而后微微眯起了眼睛,随即才认出来东方兰夕的身份。

原来是东方家的那位…。的妹妹啊。

真是可惜,东方家的那小子倒还是不错,传闻有个妹妹也是十分优秀讨人喜欢,而今看来,怎么…。竟然是个白痴吗?

而且,这语气,这神情,怎么一副和君上交情很深的样子?

她眼里的倾慕,已经快溢出来了。

其实林远见过不少女人这个样子——在看到君上的时候,但是敢这么表现的,这还是第一个。

容貌——不错。

身姿——不错。

天赋——似乎也不错。

可惜,脑子是个有病的。

林远遗憾的摇摇头,就算是东方家的家主,也不会这么不识趣的和君上这么说话,她倒是真把自己当什么了。

他转眼,想看看君上的表情,当然,实际上,他是想看看那位的表情的…。

这可算是当面的挑衅吧?那位不知道…。

砰。

一道轻巧的落地声,忽然传来。

林远连忙站直,眼观鼻,鼻观心,收回视线,却是竖起了耳朵。

却是凤长悦从轩辕夜的怀中跳了下来。

一时间,她的动作像是一个危险的信号,顿时让场中的气氛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凤长悦其实是不想理会这东方兰夕的,毕竟算是陌生人,她自作多情,说两句也就算了,毕竟她不想招惹那么多麻烦。

她和阿夜在一起的时间很宝贵的。

但是她给她脸,她却很干脆的不要,那么,就怪不得她了。

轩辕夜看她下来,眸色顿时一冷,随即转头看向东方兰夕。

东方兰夕见他回头,顿时心里一喜,以为是自己的话起到了作用,红唇一张,眼睛里盈光闪烁,就要开口——“你…。”

“打扰她休息,你当真是…。罪无可恕。”

极冷的一句话,顿时让人如坠冰窟!

东方兰夕瞬间僵住,唇色陡然苍白。

“若非是看在东方雄的份上,此时你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他袖袍微动,一道劲气,陡然飞去!

唰!

“啊!”

东方兰夕睁大了眼睛,避让不及,心里顿时涌起巨大的恐惧,而后一下子瘫软在地上!

而她的一缕头发,正缓缓坠落。

那是,她的额发…。若是再近一分…。

她真的会死的!

“滚!”

------题外话------

明天全天实验室,更新可能在晚上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