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65 你喜欢,就继续吧

这一声,顿时让场间的气氛发生了微妙的变化。

凤长悦从轩辕夜的怀中探出头看去,却见轻柔迷蒙的月光之下,两道人影正立在那里。

后面的那个老者,她看的分明,就是今天在奥金拍卖行的那个人,而在他前面,正有一个女子站在那里。

这是个绝对的美人,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的样子,身姿娉婷,容颜俏媚,纵然是穿着一身普通的水红色的衣衫,但是也显得格外的柔媚,而当看到那张脸的时候,却又觉得带着一股纯真的惑人之感。

一张巴掌大的脸蛋上,五官精致,娥眉轻扫,眸若春水,唇不点而红,是个再标准不过的美人,尤其是此时,她的脸上因为激动和兴奋,以及那么一点点的不可置信,而似乎带上了几分流光溢彩的动人韵色。

一双眼睛,异常明亮的看着这边。

准确的说,是看着轩辕夜。

那眼神,配合着方才的那句话,当真是让人浮想联翩。

凤长悦提挑眉。

这女子,看起来身份不凡,应当就是四大家族的人了,不过…倒是从来没有听阿夜提过,他认识四大家族之中人的事情呢。

而一旁的凌朗也是吃了一惊,他跟着这两个人这么久了,从来没有见过任何一个人敢对这男人这么亲近。

当然,除了凤墨。那不一样。

那男人容色乃是人间难寻,一身清贵逼人的气息更是让人望而却步,连仰望都似乎是一种亵渎,更何况这般亲昵地叫着?

这称呼一听就不对劲好吗!

于是,凌朗的眼神就在两拨人身上来回扫动,心里则是忽然生出了一种看好戏的感觉。

不知道为什么,隐隐感觉到那男人身上冰寒的气息,他心里就开心的不行,万分期待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而一旁的凌木则是看了那女子一眼就垂下了眼睛,掩去了眼底的几分波澜。

凌朗注意到他的表情,当即就猜测凌木或许是认识这个人的,当即捅了捅他,低声道:“那女人是谁?”

居然敢这么直接的冲上来,还喊得那么亲切,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有的胆子啊!

凌木神色平静,顿了顿:“你等会儿就知道了。”

“…。”

那女子脸上先是几分隐隐的惊喜和怀疑,而后当看清楚的时候,眼底便似乎有喜色逐渐浮上来。

她正要张口,就看到从轩辕夜的怀中,探出了一张容颜。

她这才注意到,轩辕夜的怀中,正抱着一个人。

因为轩辕夜披风裹得比较紧,兜帽也还在头上,所以虽然凤长悦扭过头看去,但是实际上,也不过是露出了一双湛黑明亮的双眸。

看到这一幕的女子的神色顿时变得错愕万分,原本到了嘴边的话,顿时咽了回去。

其实凤长悦的这个面具很是精致,容貌之上,虽然比不上轩辕夜,但是起码也是会让人眼前一亮,让不少女子看了心动不已的水平。眼下虽然遮住了大半,但是单单看眼睛,也会知道这绝对是个容貌出色的人。

但是这显然不适合眼前这女子。

因为她先前忽略了凤长悦不说,在这会儿终于发现了她之后,却也似乎被她的存在惊住,根本没有时间和心情感叹凤长悦这张脸。

她满心的疑惑,虽然不知道这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眼前的这人,她是认得的。

而他怀中抱着一个人的动作,也是那么的清楚,那么的刺眼。

她有些愣怔:“夜哥哥…。这…。你这是在干什么?”

她其实想问的有很多,想要问问他为什么会在这里,想问问他这么些年过的好不好,想问问他…。

但是现在,看着眼前的一幕,她脱口而出,想要问的只有那个问题:

“你怀里抱着的是谁?”

她的声音,一如之前在奥金拍卖行时候听到的那样轻柔温雅,但是眼底却是多了几分微不可查的疑惑,以及…。焦灼不安。

然而她问出这话之后,场间却是一片安静。

对面的人似乎没听到她的话,没有回答,反而是垂眸,将怀中的人抱得更紧了一些。

此时月光流淌而下,平旷无垠的旷野丘陵之上,似乎都被镀了一层淡淡的银色,看起来神秘而带着一股莫名的寂静,让人几乎可以听到心跳声。

而在这样的月色之下,那个男人,站在那里,脊背挺直,身材颀长,清淡的月光将他的影子拉长,落在他身上。

他的脸容如同刀削斧刻,流畅的线条像是上苍花费了最多的心思一点一滴的铸就,每一处的蜿蜒都似乎让月光蔓延开去,眉峰飞扬,鼻梁高挺,薄唇微抿,长长的睫毛在眼帘下方投下了一层淡淡的阴影,沉静而惊心动魄。

一眼望去,如同降临人间的神祗,不可靠近。

连多看一眼,都似乎是亵渎。

而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此时此刻,却是那样珍惜的抱着怀中的人,姿态坚定,似乎永远不会松手。

而后,就在她以为他真的没有听到,正打算再说一遍的时候,便看到那个男人忽然抬起头,看向了她。

那一双澄澈的似乎敛尽了天地间所有精华的眼睛,极轻,极淡的看了她一眼。

她的心忽然一凉。

她不知道该如何去形容那眼神,只觉得心脏在那一刻陡然被什么东西死死的压住,沉闷的喘不过气来。

她喉间的话,再次堵住,神色有些痴然,还有些惊慌。

而后,便是听到一道清冷的像是冬天落在黑色屋檐的雨滴碎裂的声音——

“谁是你夜哥哥?!”

谁是你夜哥哥!

她整个人如同遭受雷击,忽然就僵在了那里。

那声音那么冷淡,那么清冷,就像是在和毫无关系的人说了一句毫不在意的话。

而且,她分明可以听出其中的陌生和警告。

是的,他是在警告她!

他不喜欢她方才说的话!并且绝对不准许她继续那样!

她似乎受了惊,就那么呆愣的看着他,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

身后的风老见此,连忙上前一步,顾不得去看轩辕夜,只是满脸担忧的问道:“小姐……”

她恍惚了一瞬,而后便是看到那方才对着她毫不在意的男人,此时却是已经低下了头,低声的询问着怀中人什么话。

“…现在要睡吗?…。吵到你了…。”

她听得断断续续,可是大概意思却也是猜得到的。

于是,看着那男人眉宇间浮现的淡淡温柔,她几乎以为自己的眼睛花了。

那个…。在悉心说话的男人,真的是她记忆中清冷狠决的夜哥哥吗?

那个…。在体贴关照的男人,真的是方才对她那样冷心绝情的夜哥哥吗?

她一阵恍惚,看到那人怀中的人似乎动了动,轩辕夜便小心的调整了姿势,好将那人更好的抱在怀里,严谨细心的像是在照看绝世的珍宝。

可她知道,那不过是另一个人罢了。

于是,她的心里,终于不可抑制的生出了一股酸涩至极的感觉。

像是被连续打击之后,终于有什么东西碎裂的感觉,满心满腔,都是那种无法言说的委屈和疼痛。

她眼睛眨了眨,似乎眼前的场景都变得有些模糊。

“夜…。”

刚一开口,那人冰寒的眼神便是陡然看来!

她整个人如坠冰窟,忽然就失去了言语的能力!

旁边的风老自然是心疼不已,他却是不认识眼前的这个男人,只是看小姐这个样子,难道是小姐以前认识的什么人?

可是小姐也向来极少出来,他怎么对眼前的这个男人完全没有印象?

容貌倒是极为出色的,只是似乎…态度不太和善…。

或者说,那眼神分明就写着——

不管你们是谁,立刻离开我的视线!

风老心中疑惑更多,他自觉是没有看错对方的眼神,但是如果真的是不认识的人,小姐为何…。而且,看样子,小姐先前分明十分惊喜的模样,此时对方这个表现,她这么伤心,很有可能还是小姐十分在意的人了。

他看了轩辕夜一眼,却是立刻避开了视线,心中却是悚然一惊!

这个男人…。不好惹!

凤长悦有些好奇,原本想要问点什么,但是阿夜的那句话一出来,她立刻明白了什么。

阿夜似乎…。对那两个人没什么印象呢…。

“阿夜,你不认识他们?”

她并没有故意压低声音,虽然因为藏在兜帽之下,声音听起来有些闷闷的,但是却还是让人都听了个清清楚楚。

轩辕夜眉宇不动:“不认识。”

凤长悦瞬间释然。

既然阿夜说不认识,那么肯定就是不认识。

就算是认识,看阿夜这态度…。只怕还不如不认识。

而这话显然也是再一次给了对方一击重拳。

那女子听到他真的这么直接的说了,心里便焦急起来,往前走了一步,满脸渴求和不可置信的问道:“…。你、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我、我是兰夕啊!”

见轩辕夜毫无反应,她慌忙道:“你难道忘了,我们当年一起的时光了吗?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吗?”

她这边说着,有些激动,旁人无动于衷,倒是连风老都是觉得有些失态了,连忙拉住她:“小姐!你冷静一下!你仔细看看,你真的认识这个人吗?会不会是认错了?”

“不可能!”那女子一把挣开风老的手,仍然执着的看着轩辕夜,“我不可能会认错的!这般的容貌,这样的气息,天下间也只有他一个人!当年的事情我还记得清清楚楚,怎么可能会看错呢!?”

她喘了口气,眼睛里面的慌张逐渐褪去,带上几分哀色。

“你…公子,你真的不记得了吗?我不相信…我不相信…。”

怕轩辕夜真的发火,她终于不再叫“夜哥哥”,换做叫了“公子”。

只不过还是没什么用就是了。

轩辕夜似乎根本没有将她的话听到耳中,抱着凤长悦便是转身离开。

白虎长老和青龙长老见此,也是立刻跟上。

凌木又看了那女子一眼,却是没有搭话的意思。

凌朗倒是饶有兴致的看了她一眼,心里倒是有些好奇。

其实他也觉得,这女子应该不太可能是认错人了。

天下间,怎么可能会有人将那样的人认错?

任何人看到过那个一身黑衣,清贵绝伦的男人,只怕是都不会忘记。

这个女子很明显,是有些喜欢他的,那么就更没有理由看错人了。

极有可能,这女人的确是认识他的。

不过,他根本不记得罢了。

凌朗吹了个口哨,嘴角露出一丝古怪的笑意:“这年头,当真是什么事儿都有啊!小姐,既然人家都说不认识你了,你何必苦苦纠缠呢?”

他的话顿时让那女子一愣,而后便是不可抑制的羞愤的红了脸。

她自然知道自己这样子是多么失礼,可是,可是这么久了,她这么多年都没有见过他了!曾经以为此生可能都不会有机会再次见到的人,却是在这样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忽然出现,她就算是再理智,再教导自己应该保持一个女子应有的矜持,也都是控制不住心中奔涌的那些情绪啊!

那怎么可能是压得住的呢?

她惊讶,欣喜,欣慰,期待,却不想最后竟是这样的结果!

她脸色有些难堪,毕竟是世家大族宠爱长大的女子,凌朗这样一个陌生男人当着这么多人说出这话,着实是让她有些受不了。

一旁的风老也是面色沉了沉,心中大为不悦。

“阁下,还请注意你的言辞。我家小姐的事情,还轮不到外人置喙。”

他的语气带着几分警告,同时还带着隐隐的威压。

不过,凌朗这人如果吃这一套,那么就不是凌朗了。

别人越是这样,他就越是要然对方难受。

“当然,我是外人,毕竟我可是不认识你们这样,可以随意见到一个男人就喊哥哥的人呢。”凌朗笑的欢畅,“不过,这个被你们打扰的人,是我们的人,那么我让你们不要这样,也是错了?你们不会看不出来,现在是个什么情形吧?”

他下巴抬了抬,眼神从轩辕夜两人身上扫过,似笑非笑:“人家话都说到这一步了,你们如果还是坚持纠缠的话,那可就是真的自找苦吃了。我不过是好心劝告,你们不领情,那也是没办法咯。”

说着,他似乎颇为遗憾的看了一眼那女子:“美人,你可是要知道,这世上,不是每个人都和我一样,怜香惜玉的呀。”

“你!放肆!”

那老者终于按耐不住,往前走了一步,面露怒容,语气严厉,看样子,如果凌朗继续这样说下去,很有可能他就要打算出手了。

凌朗毫不在意的耸肩:“最后一句——好自为之。”

说完,便是抱臂跟着轩辕夜的方向而去。

那女子眼看着那一行人要走了,心底还是有些不甘心。

她不相信他真的不记得了,毕竟曾经的那些事情,怎么可能轻易忘掉?

她双手握拳,转身看向那逐渐走远的几人的背影,深吸一口气,而后忽然开口——

“我是东方兰夕!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东方!

凤长悦耳中传来那女子明显带着强烈的压抑情感的声音,倒是忽然心中一动。

这女子…是东方家的人?

阿夜什么时候和东方家有过牵连?

凌朗也是突然一惊,而后回头看去,上下打量了那女子一会儿,眉间微皱:“你是东方家的?”

而白虎长老和青龙长老也是回身,有些惊愕的看着她,倒是没有想到东方家族的人来到了这里。

两人几乎是立刻,同时心中一沉,相互看了一眼,同时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几分警备。

四大家族之间,向来井水不犯河水,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是绝对不会相互牵扯的。

一方面,虽然相互之间没有什么大的矛盾,但是不可避免还是有一些微妙的竞争和彼此看不惯的感觉,不过这些他们都隐藏的非常好,起码表面上都是和乐融融的样子,甚至偶尔还会有联姻,以维系关系。

但是即便如此,四大家族之中,有身份的人,没什么特殊的原因,一般是绝对不会去往另一个家族的地盘的。

而像东方兰夕这样,他们凌家根本没有收到任何的消息,他们居然就已经在这里了!

两人心中都是有些不悦和警备,暗暗打量起东方兰夕起来,连她身边的那个风老也是没有遗漏。

东方兰夕,是东方家族年轻一辈之中十分受宠的一个人。

他们之前也曾经听闻过她的名字,因为她本身容貌十分出色,天赋也极好,更加因为,她还有那样一个哥哥。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备受宠爱的东方家的小公主,居然在这样一个时候,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了西凌域!

若不是他们今天遇到,只怕就真的不会知道这件事了!

她的到来,到底预示着什么?!

而一旁的凌木则是没什么意外的神色。

早些年他曾经见过东方兰夕,所以在第一眼的时候就已经认了出来。

不过他现在心思越发的深沉,面上根本看不出什么。

白虎长老和青龙长老也是很快想到了他,纷纷转头,用眼神询问。

凌木轻轻的点了点头,默认了东方兰夕的身份。

两人心中更是担忧,虽然看凌木少爷不是很担心的样子,但是…。还是小心为上不是吗?

看来,是需要回复家主一些消息了…。

而在东方兰夕说出之后,站在她身边的风老便是神色一僵,而后心中一沉。

他之前交代了好几次,千万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不然这一次,就算是没什么事儿,只怕也是会闹出什么事情来!

这里毕竟是凌家的地方,他们两个没有通知,便是直接来了,若是凌家人不知道也就算了,若是给他们知道,只怕又是一场风波!

之前她也表现的很好,这一路上一切都很是顺利,但是没想到,居然在即将离开的时候,产生了这样的事情!

小姐向来十分温雅自持,遇到事情从来都是十分镇定,怎么今天…。遇到这男人之后,便是成了这个样子?

但是话已经说出口,也是无法收回了。

现在唯一能办到的,就是让这几个人保密,绝对不能将这件事情泄露出去。

他仔细的看着对面几个人的反应,原本期待他们不要将这话联想到家族,但是很显然,对方似乎是一下子就猜到了。

而且那两个实力不错的老者,竟是有些戒备的看着他们!

他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然而他的这些担心,此时的东方兰夕却是分毫都体会不到了。

此时此刻,她的眼里心里,只有眼前的那个人。

见凌朗有些诧异的神色,还有另外几个人似乎有些异样的模样,以为他们是听到自己的身份终于产生了一丝忌讳,心里总算是恢复了点底气,而后才猛的觉察到自己这个样子,或许是有些狼狈的,连忙将脸上的神色调整了一番,将脸上有些悲戚激动的神色收了起来。

这样一来,毕竟是真正的大家小姐,倒还是有几分尊贵清雅的气质。

只是那有些泛红的眼的眼眶,昭示着方才她内心的激动。

可惜,轩辕夜一点要停下来的意思都没有。

凤长悦揪了揪他的衣服,抬起眼睛看他:“阿夜,那好像是…。”

“不认识的人,无需多言。”

轩辕夜淡淡一句话,直接让现场再次冰封。

凤长悦微微眯起眼睛,虽然她可以猜到这里面应当是有过什么事情,但是心里却并不在意。

这女子很显然在东方家族也是十分受宠,不然身边也不会跟着那样一个实力深不可测的老者,也不可能花费八百万紫晶石,只是为了上古彩翼鸟的几根羽毛。

这绝对是真正受宠长大的女子。

方才在奥金拍卖行的时候,她就猜测,这般手笔,应当就是四大家族的人了,但是却并没有招惹的打算。

谁知竟然在这样的地方都能碰上,还真是巧合。

先前她对这女子倒是没什么感觉,现在倒是觉得,东方家族似乎太过宠溺她,虽然猛的看起来清雅温柔,但是性格里终究还是有些任性。

以至于居然干得出这样当面将自己的身份说出来的事情。

她估计已经忘了这里是哪里了。

这样自曝身份,若是遇到一般人也就算了,不太敢招惹倒也是没什么。可惜,今天在她眼前的这几个人,却偏偏有凌家本家的人!

这时候,想必白虎长老和青龙长老内心已经拐了十七八个弯儿,在想着他们为什么来这里,以及他们打算干什么了。

不过既然阿夜都不在意,那么她就更加不在意了。

现在,还不是她去靠近这些人的时候。

可惜,她不想去招惹这些人,偏偏就是对方不肯消停。

是个人都知道,在方才的情况下,阿夜那样的态度,已经说明了太多东西,可是她也不知是怎么想的,居然这么坚持不懈,一定要阿夜当面承认她的身份。

这是要干什么?认亲吗?

凤长悦无不可笑的想着,看着眼前那白皙如刻的下巴,流畅如画的侧脸,以及那周身清隽冷淡的气息,忽然就心中念起。

她忽然靠近他坚韧的胸膛,鼻端是熟悉的他身上的冷香,甚至可以隐约听到他平稳的心跳声。

只是隔着几层薄薄的衣衫,她甚至可以感受到那衣服下的熨帖的温度。

她嘴角忽然勾起一抹笑,而后靠近,一口咬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轩辕夜身体陡然一僵!

凤长悦可以感觉到,抱着自己的铁臂在一瞬间收紧,几乎将她镶嵌到他的身体里面!

感觉到他身体的紧绷,她嫣红唇角的笑容更深了。

此时,他们两个人在最前面走着,后面的人都只能看到他们的背影,不,准确的说,只能看到阿夜的背影,自然是不会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

她心里莫名的生出几分高兴来,但是心里终究还是舍不得,其实咬的时候也没有很用力,感觉到他的反应,她当即就松了口。

他的胸膛稍微剧烈的起伏了几下,她甚至可以感觉到他的心跳都似乎加快了。

没办法,男人长得太好,有时候真是忍不住啊…。

她无不感慨的想着,却是不知,此时的轩辕夜,眸色深沉的几乎如同没有星辰的暗夜!

他微微垂眸,看着怀中的人儿。

兜帽将她的容颜都遮住,月光轻淡,只能看到她嫣红的唇角,还带着几分弯弯的狡黠笑意。

他眸中便逐渐生出几分微不可查的宠溺来。

她当真以为他不知道吗?

若不是放松肌肉,只怕这一口下来,疼的就是她的了。

而且,她分明只是轻微的咬了一下,根本算不得疼,反而…。

有些痒。

她咬过的地方,似乎被打开了一个小小的口子,有威风徐徐吹入,有些痒,有些热。

那份痒,迅速的传到了心底,几乎让他难以克制。

这人,现在是越发的会捉弄人了…。

轩辕夜这么想着,嘴角却是不自觉的浮现几分笑意。

他知道,唯有和他在一起的时候,她才会是这样的她。

所以,连带着每一分的变化,狡黠,小意,恶劣,都变得格外动人起来。

他压下心中窜起的火苗,平静了呼吸,而后才继续朝前走去。

但是身后的东方兰夕却还是没有意识到自己到底是什么处境,见他虽然不回头,但是方才似乎有所触动的停了片刻的样子,就有些意动。

但是想到方才他说的那句“陌生人”,又难免酸涩。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你不肯和我相认,但是能够再见到你,我也已经很高兴了。”

东方兰夕笑了笑,嘴角弯了弯,但是眼角眉梢却是平的,显然并不高兴,依然有些心绪难平。

她曾经以为,此生或许再也没有机会见到,所以心里的那份念想,也就从来没有拿出来过。

而现在,终于见到之后,却也和想象中无数次的遇见不同。

他依然和以前一样高不可攀,冷清尊贵,但是身上浓郁的杀气却是收敛了不少,但是看起来却是更加的让人不敢冒犯。

他仅仅是往那里一站,像是一抹沾染了冬日冰寒的月光,也让人心动,而畏惧。

是的,畏惧。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在心底,她也觉得,他的确是变了很多,而身上的那股气息,更是凛冽。

他是天生的王者。

她听说过后来他的一些事情,无非是说他做了什么样的事情,用怎样残酷绝情的手段,杀了多少人手上沾染了多少鲜血…。

可是那时候,她尚且没有直观的感受,但是总觉得那些事情都很遥远,而且那个人,似乎做什么都是对的,他是天生的统领者,生来就光芒万丈,应当成为像是传闻中那样,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强者。

所以那时候她也并未多想,反而是为他高兴。

但是现在,真的见到的时候,她才知道,那些经历,到底意味着什么。

那让一个注定的强者,成为了一个真正的君王!

如今,她连看他一眼的勇气都没有,因为他身上的寒气太过凛冽,会将人杀于无形。

而越是如此,她就越是疑惑,他怀中抱着的,究竟是谁!

虽然被包裹的很严,但是她可以感受到他唯独对怀中人的温柔宠溺。

他只有在和怀中人说话的时候,眉宇之间,会浮现淡淡的温和和纵容。

要知道他向来不喜欢人近身,而现在居然这般将一个人死死的抱在怀中!

这已经说明了很多事情!

她心里终究意难平,那句“陌生人”,像是一根刺在心里,让她无法释怀。

风老一边警戒着那些人,一边注意着东方兰夕的反应,很快就感觉到,她似乎情绪并没有面上看上去的那么平静。

他心下担忧,看着她,轻声问道:“小姐,您没事儿吧?老夫看那人,的确是不认识您…。咱们原本就和这些人就没什么关系,而且现在那边也一直在催着咱们回去,不如,这件事情就暂且搁置吧。咱们先回去要紧…。”

“风老,您不用说,我知道的。”

东方兰夕咬了咬唇,神色有些挣扎,最终却还是道:“您的考虑和担心,我也都了解。但是…。今天,我真的不能就这么走掉。”

若是今天走了,日后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再次见到了!

到时候,风云变幻,谁知道又会发生什么事情?

所以,她今天一定要问清楚!

她双拳紧握,修剪完美的指甲几乎镶嵌进掌心,生疼。

“无论是因为什么样的原因,让你选择跟我成为陌生人,我都不会在意。但是,我只是想知道你过的好不好…。连这几个字你都不愿意跟我说吗?”

她鼻尖一酸,心中有些凄楚,嘴角扯了扯,虽然没有流泪,但是却还是会让看到的人心酸疼惜不已。

可惜,今天在这里的,能够疼惜她的,只有风老一个了。

白虎和青龙长老能抑制住心中的怀疑不上去质问她,已经是尽了最大的努力了。

凌木和凌朗则是更加不在意,尤其是凌朗,看笑话的成分居多。

轩辕夜根本没有理会她,径直朝前走去。

方才他已经说得很清楚,而且那两句话还是看在东方家族的面子上说得,如果她继续这样的话,他不担保自己不会出手。

但是浪费时间在这种人身上,他真是觉得可惜。

所以,干脆就不理会,抱着人就走。

东方兰夕见他竟然是这种反应,心里的情绪一下子就不受控制了。

她忽然向前走了几步,声音提高了几分,眉头皱紧,银牙紧咬:“你不想说也可以,但是…。你这样怀中抱着其他人,你、你……”

凤长悦听着,怎么听怎么不对劲。

这语气怎么听着,像是捉奸在床呢?

这男人可是她的!

从头到脚,从里到外,早就刻上了她凤长悦的名字,这莫名其妙钻出来的女人这酸涩的语气到底是从哪儿有胆子冒出来的!?

她心下一动,便忽然伸出了手,紧紧的搂住了轩辕夜的脖子。

原本她被包裹的严严实实的,连手也只能少少的探出啦,揪揪他胸前的衣服,而现在,她轻易的挣脱,而后就直接抱住了他。

于是,莹白如玉纤细修长的手一伸出来,就立刻让东方兰夕闭上了嘴。

那双手…。

就连东方兰夕也不得不承认,那是一双极为美丽的手。

一眼看去,竟像是玉雕的一般。

于是,这双手的主人有着怎样的动人容颜,也不难想象了。

东方兰夕心里,便是越发的难受。

她原本有些强硬的质问,此时也在这无比明显的昭示所有权的动作面前,显得格外苍白无力。

连她自己都忽然觉得,自己有些狼狈不堪了。

那双手,就那样轻松的伸出来,而后轻巧的搂住了那个人的脖子。

而他…。

没有动作!

他是默许了那个人这样做!

东方兰夕几乎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

在记忆中,那个小小少年一身清寒,不可靠近,绝对不允许任何人近身,也似乎从来不会对任何人有多余的感情,她曾经怀疑他天生就是那样的,也会一直是那样。

所以,也就从未奢求过什么。

但是现在,她却是忽然意识到,原来,有的人,那样冰冷,那么狠决,只是因为,没有遇到他愿意去温暖的人,没有见到他愿意投注温情的人。

现在,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居然任由那个人这样!显然已经是极大的宠溺!

当然,实际上,轩辕夜是有动作的。

他看了怀中人一眼,正对上她璀璨笑意的眼眸。

他心中一动,忽然觉得有些渴,喉结便上下滚动了一下,微微眯起了眼睛——

“回去再…。”

他的话被打断,因为…。

凤长悦咬住了他的喉结…。

虽然只是蜻蜓点水,但是…。

温热微湿的触感,那样清晰的传到全身,让他整个人都紧绷了起来。

他眼中深色越发的沉凝,眼底有危险的光闪过。

凤长悦见好就收,随后竟是抱紧他的脖子,老老实实的靠在了他的胸膛之上。

“走吧!”

这样的人,实在是无需过多理会。

当然,必要的警告还是需要的。

显然,这昭告天下的动作,的确是取得了成效。

东方兰夕显然是没见识过这样的,或者说,她没想到,在轩辕夜的身上,也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那个在他怀中的人,显然是他疼爱至极的,否则,不会任由这样做。

她心里苦涩,忽然觉得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坍塌。

虽然她没有奢望过什么,但是一下子看到这场景,却还是发觉自己真的接受不了。

风老见此,心情复杂。

一方面,那男人很显然绝对不是一般人,而且小姐分明是对他十分上心的。

那么多青年才俊,小姐从来没有一个看得上眼的,原本以为是小姐心思单纯,并没有将心思放在这上面,却不想…。

原来是早就心有所属。

但是对方显然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这…。

小姐纵然委屈,却也是没有办法啊…。

东方兰夕神情有些失魂落魄。

“你原来真的可以这样…。”

这样温柔的对待一个人,而后万般绝情的对待千万人!

她知道,这么些年,他的身份越发的贵重,即便是四大家族的人,也未必想要招惹他。

其实,想要联姻的人,不在少数。

他那样的实力,那样的身份,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

可是他身边,却从来没有传出任何关于女人的暧昧消息。

虽然极少听到他的消息,但是因为备受宠爱,所以她知道,各大家族其实也是想要和他攀上关系的。

他早已经不是当年的他。

她心里也曾经浮现几分希冀,毕竟,整个家族最合适的人,就是她。

而且,他们以前…。

可是现在,一切都被打碎了!

她身体微微颤抖,眼睛却是不受控制的看着那个颀长的身影越发走远。

而另一边,轩辕夜正低声问着什么——

“你什么时候这么喜欢咬人了?”

“我只喜欢咬你。”

“…。”

“不喜欢?那我睡了。”

凤长悦靠在他怀中,似乎真的消停了,闭上眼睛,黑色蝴蝶一样的睫毛洒下淡淡阴影。

轩辕夜看着,忽然就觉得有点后悔。

他咳嗽了一声,胸膛一震。

凤长悦就睁开了眼睛:

“怎么?”

轩辕夜目光直视前方,似乎不为所动。

“你若是喜欢,就…。继续吧。”

------题外话------

真正的周年庆的日子!甜!不过这两天二月君很忙,所以更新大概都是在晚上了么么哒!周末调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