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64 夜哥哥?是你吗?

紧接着,在清透的月色之中,便是忽然出现了数道人影,降落在两人的周围!

凤长悦一眼看去,一共有七个人,可以看到大多数是一把年纪的老者。

当然,伴随而来的,自然还有强横的威压。

她大致的看了一下,便已经发觉,这七个人,境界都是在她之上!

其实这也不算什么,毕竟她现在才是中期三星灵宗,艾伦和沈尧既然想要他们两个的性命,那么肯定会倾尽全力,请来的都是强者也是正常。

艾伦和沈尧看着他们两人,感受到那一股威压,相互对视一眼,都是看到了彼此眼中的志在必得。

这一次,他们可是将自己手下最厉害的人都请出来了!任凭这两个人再厉害,这般的年纪,又能强悍到哪里去?

况且,以少敌多,肯定寡不敌众!

到时候……

然而两人心中的得意还没有持续多久,就看到凤长悦和轩辕夜两人竟是分毫不为所动的样子,似乎根本没有将这些突然到来的人放在眼里。

艾伦嘴角的笑容顿时冷了冷,沈尧脸上也是凶狠了起来。

“怎么?不知两位可是对我们的阵容满意吗?”

艾伦开口,眼睛却是死死的盯着两人。

其实,他就是想从这两个骄傲的人脸上看到惊慌的神色,那样他心里才舒服,但是眼看这俩人是波澜不惊,他心里顿时有些膈应,便故意这样说。

越是骄傲的人,将他们的尊严踩在脚下的时候,看到他们惊慌失措的时候,才越是畅快!

然而让他失望的是,站在中间的那两人,却是神色清淡,似乎根本不为所动。

“一个中期六星灵宗,几个五星灵宗…。”

轩辕夜嗓音冷清,在这澄澈微冷的月光之下,显得越发的清卓。

“还不值得我出手。”

轩辕夜轻轻淡淡的一句话,顿时让艾伦和沈尧的脸色一变!

而这一次,连那七个老者,闻言也是脸色难看起来。

“哼!好大的口气!别以为自己有点天赋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这世界上,比你强的人不知凡几!等会儿,我看你还能不能轻松的说出这话来!”

当前的一个老者一声厉喝,显然轩辕夜的话让他十分的着恼。

凤长悦上下打量了这个人一眼,能够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几乎犹如泰山压顶一般的厚重威压,想必,就是阿夜所言的那一个六星灵宗了。

这等水平,看起来是非常厉害了,可惜…。

轩辕夜忽然一声轻笑。

他极少笑,这一笑,薄薄的唇角微弯,整个人的容色都变得生动了起来。

像是在月夜悄然盛放的繁花,又像是踏碎月光,抖落一身星辰。

即便是在场的人和他是敌对的,但是在看到这般不似人间色的容颜的时候,依然是忍不住都愣怔了一下。

而后,便听到那人平静说道——

“这世上,能强过我的,还真是没有几个。”

分明是极为狂妄的话语,然而他这样平淡的说出来,却似乎不过是一句陈述罢了!

那老者顿时想要出声反驳,却在看到轩辕夜深邃如同夜空的眼睛的时候,陡然胸口一堵,而后便是将那些话都咽了下去。

不知为何,这个年轻的男人…。的确总是给他一种…。非常不妙的感觉。

他站在两人的眼前,自然是看的最仔细,而且身为这个等级的强者,对于危险总还是有着不错的感应的,所以他皱着眉头,直觉的没有说话。

但是在场的其他人则是不这么想。

艾伦愣了一下,当即就笑了起来,原本他脸上就总是挂着春风般的和煦笑容,此时笑容加深,笑声也是逐渐的变大,似乎遇到了什么特别好笑的事情一般。

而一旁的沈尧则是嗤笑了一声,像是看个傻子一样的看着凤长悦和轩辕夜。

而其他六个人,也是跟着哄笑了起来:

“哈哈!他说什么?这世界上比他强的没几个?我没听错吧!?这么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竟然也敢说出这样的话?哈哈哈…。”

“原本看你还是有几分本事的,但是现在看来,却也未免太过自负了吧?哼,不妨告诉你,少主要你留下来,那你今天是无论如何都走不掉!”

“既然你这么厉害,不如让我们瞧瞧?哈哈哈哈…。”

当先的老者看着两人始终平静如水的神色,终究还是心有不安,眉头微皱:“废话少说,既然如此,速战速决吧!”

说着,他便是陡然腾空而起!周身气势陡然再度提高!

只是这一次,凤长悦却是没有再感觉到那威压。

因为轩辕夜袖袍微动,便是将那气势通通化解!

“我看他们两个似乎不是那么容易对付,但是今天一定要将他们两个人拿下!否则,依照他们两个的背景,只怕是不小的麻烦!”

沈尧低声对艾伦说道,眼睛却是盯着场中,精神有些紧绷。

艾伦咬牙:“那是当然!”

就算是沈尧不说,他也知道今天不管怎样都要将这件事解决!

对方显然身份不凡,他既然今天敢在这里拦截,就是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

否则,一旦让这两个人逃离,那么之后会有什么麻烦找来,谁也想不到!

今天在这里的七个人,四个是他的人,三个是沈尧的人。

而中间的那个中期六星灵宗,更是他们家族之中的供奉长老。

如果不是特殊时期,他是绝对不会请动这个人的,而今天,为了阻拦这两个人,可见他是下了怎样的决心。

加上其他六个五星灵宗,他原本以为,无论如何都是绝对可以的了!

却不显,情况竟是比想象中的更加困难一些。

对方似乎根本不畏惧他们,而且口气十分狂妄!

艾伦双拳紧握,嘴角的笑意逐渐消散,最后紧绷出一线冰冷,整个人都显得有些阴狠冷绝,被那一双眼睛看着,就像是被一条毒蛇缠住,心脏冰冷十分不舒服。

然而轩辕夜却并没有出手的打算。

他微微抬起下颌,形成流畅的弧度,似乎有月光沿着他的容颜顺着他修长的脖颈一路流淌,让他整个人都带着不可冒犯的清贵之意。

“我说了,你们还不值得我出手。两位长老,你们要等到什么时候?”

话音刚落,艾伦和沈尧便是一惊,随即才意识到,这是对方在叫人!

这里什么时候有其他人?

包括那几个原本已经严阵以待的老者也立刻警觉起来,看向四周!

一片安静之中,忽然从一片黑色的暗影之中,缓缓走来了两道人影!

不!不是两个人!

在众人的惊愕之中,便看到从那之中竟是走出了一共四个人!

尤其是当前面两个老者都走过来的时候,现场的气氛便是再度的僵冷起来!

因为——每个人都可以觉察到那两个人身上非同一般的威压!

这两个人…。实力绝对不容小觑!

然而谁也不知,此时白虎长老和青龙长老的心情,也不是那么的美妙。

他们几个原本从拍卖行一路追踪过来,结果之后就发觉了不对,随后就看到现场对峙的情况。

虽然这些人他们并不会放在眼里,但是让人郁闷的是,轩辕夜分明是早就知道他们的存在,却始终没什么反应。

亏得他们还以为自己的手段很是隐秘,但是轩辕夜这一举,却是让他们意识到自己先前的想法是多么的幼稚!

而且现在的情况很明显,他说这些人不值得他出手,却是紧接着就叫他们两个出来…。

这么不动声色的将他们两人整了,偏偏他们还什么都说不出来!

毕竟他们两个不可能当面反驳,而且再怎么说,对方也是贵客,这里还是西凌域,还是他们凌家的地盘,所以出了这样的事情,自然也是应该他们来处理的。

凌木跟在后面,一贯的没什么表情。

凌朗脸上则是挂着几分得逞的坏笑,也不知是在笑谁。

不过,他倒是很快走到了凤长悦二人的身边,姿态懒散:“哎,这是干什么呢?居然有人要对你们两个下手?这谁啊,这么大的胆子?”

凤长悦抬了抬下巴,朝着艾伦和沈尧指了指。

凌朗这才恍然大悟的拍了拍手:“哟!原来是这样啊!我当是谁呢,这不那谁…。那叫什么名字来着?”

艾伦平素心思颇深,遇到什么事情,往往都能笑着应付过去,而且手段极为狠辣,解决的干脆利索,但是今天不知为何,面对这一群人,总是觉得心浮气躁,脸上的笑容是怎么也挂不起来了。

尤其是听到凌朗这么大声这么明显的嘲讽,心里更是怒火熊熊。

凌朗忽然敲了敲脑门:“我想起来了!你不是那个…请我们去奥金拍卖行的人吗?”

艾伦没有说话,目色极为不善的看着凌朗。

可惜,凌朗是谁?

整个西凌域,找不到第二个比他更放肆的人了。

连凌家他都可以一力相抗,而后彻底决裂,不知见识过多少人情冷暖,明谋暗箭,各色人物也是见得不少,又怎么会被一个区区艾伦惊住?

他似乎根本没有将艾伦放在眼里,当然,实际上也的确是这样。

“我们不过是晚了一会儿,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怎么?艾斯?艾莫?你那什么的,明明是你请我们的,怎么现在还要带着人来围堵我们?”

根本不去看因为他交错名字而气的脸色发绿的艾伦,凌朗兀自思考道:“这大半夜的,该不会你一直在这里等着我们的吧?哈,这我可是想不通了,昨天你还说想交个朋友,怎么现在就翻脸不认人了?等等,我想想,你该不会是舍不得拍卖的那些东西吧?”

艾伦只觉得荒谬,而且眼前那个自说自话的男人真是厌恶至极!

“你…。”

“如果你真的舍不得,那你还搞什么拍卖啊?”凌朗笑着似是无意的打断了艾伦的话,眼中却是沾染了几分冰霜,“你是老板,自然是知道那些东西都在谁的手上。我们这些人,也不过是只有一瓶丹药和一只魔兽的尸体罢了,而且仅仅是那什么上古彩翼鸟,就花费了足足一千万紫晶石,你可知道,如果反悔,等待你的是什么?”

这件事情如果被外人知道,那么不仅仅艾伦的名声受损,整个奥金拍卖行也不用办下去了!

艾伦自然是知道这个,所以他今天就打算下死手的!

“废话少说!我们想要什么,看来你们也都知道了,再这样平白争论下来,也没有什么用,还是等你们赢了再说吧!”

说完,艾伦便是猛的挥手:“上!”

而在这一刻,白虎长老和青龙长老也是同时发飞出!冲向那一群人!

不管怎样,面子上还是要过得去的。

况且,其实进入落加城的时候,他们就已经遭受了一番羞辱,如今正好是给他们一些教训的时候!

所以,两人虽然心中有些不舒服,但是还是一出手就使出了真正的实力!

而他们两人的靠近,则是直接将那几个人逼退!

因为——气势实在是太强了!

两人同时出发,而后,白虎长老径直朝着那个六星灵宗而去,而青龙长老则是冲着其他人而去!手腕一抖,竟是直接飞出了六道白色的灵力!

这是要——以一挑六!?

艾伦和沈尧同时瞳孔一缩,看到受到那强大冲击力而朝着后面退去的几人,心中终于是有了一丝不确定。

尤其是艾伦,看着那瞬间战作一团的场景,几乎怀疑自己前一天看到的是不是这几个人!

那时候,他不以为他们是随便在外面游历的世家子弟,但是看着他们的关系也不是很好的样子,所以根本没有在意。

可是现在,看着眼前的情形,他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判断,很有可能一开始就出了错!

而一旁的沈尧也是脸色难看,低声喝道:“艾伦!你不是说,这一次只有他们几个人,肯定可以围堵截杀成功的吗?”

现在算是怎么回事?

不说方才出手的那个黑衣男人,便是后来出现的这两个随从模样的老者,都是实力不凡!

他站在这里,都可以感受到其中的威压!

场中已经出现了两个战场,而且最关键的是,对方的那两人却是都没有为难之色!反而是十分淡定从容,出手堪称游刃有余!

轰轰轰!

几方交手,还是产生了极为强烈的能量波动!

有白色的灵力砸落在地,顿时出现了数道裂缝,还有的是出现了巨大的深坑!

一时间,场面极为混乱!

凤长悦和轩辕夜则是早已经离开了战场中心,在一旁十分悠闲的看着。

不得不说,虽然白虎和青龙长老两人并不讨喜,但是本身的实力还是放在那里的。

几乎是毫无疑问,两人都是处于上风!

凌朗摇头感叹:“虽然不指望你们能知己知彼吧,但是居然连对方是什么身份背景都不知道,就这样大胆的拦截,真不知是该说你们什么好了哈哈!”

他见过不少人找死的,却是没见过这种花样作死的。

且不说轩辕夜,便是白虎长老和青龙长老两人,虽然他平时没少嘲讽他们,但毕竟是在凌家长老团的人物,如今被这样挑衅,自然是不可能放过他们。

那个艾伦,当真以为自己是什么所谓落加城的城主儿子,就有多了不起了吗?

凌朗冷笑。

只怕是平时嚣张威风惯了,所以才会这么大胆。

可惜,这一次,他再也没有机会反悔了。

战况激烈,强悍的能量几乎形成漩涡,将地上的碎石和尘土全部卷起!

砰!

一道沉闷的声音响起,众人看去,却是其中一个老者被青龙一脚踹到了地上,并且身体已经碎裂成了好几块儿,尤其是心脏和小腹位置,各有一个深深的脚印。

他的胸膛都因为这一脚而深深的塌陷进去,血肉飞溅,可以想象青龙这一脚是用了多大的力气,这个人又是遭受了怎样的痛苦。而小腹就更加不用说了,整个已经算是拦腰而断了。

他几乎是没有什么挣扎,就脑袋一歪,彻底死了。

虽然是灵宗,但是显然,心脏和灵宗之心同时被踢爆,那么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无法将他救回来了。

而这个人的死亡,也是让场中的气氛变得有些微妙起来。

他们那边一共就七个人,此时短短时间,就已经死了一个,而且还是在六个人打一个的时候死的,这其中的差距,令人心神震颤!

而另一边的艾伦和沈尧,脸色也终于完全沉了下来。

沈尧觉得自己的太阳穴都在突突得跳,他一把拉住艾伦:“你不是说,这一次肯定有把握的吗?”

艾伦此时心情也是极为糟糕,一把甩开他的手:“我怎么知道会是这样子?再说,你不也是同意的吗?如果不是你坚持想要那上古彩翼鸟,我怎么会帮你?!”

沈尧几乎气疯!

他和艾伦相识多年,虽然彼此关系却并不好,但是却也从来没有闹得十分厉害的。

但是现在,他终于明白什么是混淆是非,颠倒黑白!

他冷笑一声,陡然伸出手,指向远处相携而立的两人,故意扬声道:“艾伦!你现在在老子面前装什么清高?不是你想要得到那两个人,供你自己玩乐,而且主动找到我,我又怎么可能做这样的事儿!就你还想摘清关系?我呸!今天咱们俩,谁也别想跑!”

凤长悦几人早就料到,所以倒也是没有露出惊奇之色,反而几乎都是有几分讽刺。

那神色看的艾伦两人心中都是怒火中烧!

他一把推开沈尧,眼神阴狠的从周围扫过去,像是即将疯狂的野兽,分毫不似之前看到底的温和青年的模样。

“沈尧,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契约魔兽虽然是九级魔兽,但是你早就嫌弃它弱了!所以这一次,有了上古彩翼鸟,你才会这样激动,说什么也要将它抢过来,你就是想让自己的魔兽突破晋级成为神兽罢了!只是,最后你争不过罢了。哼,没有我,你难道就不会动手了吗?”

他的视线从那激烈的战斗场景扫过,冷笑:“你可别忘了,这里面,还有你的人呢!”

沈尧眼眶几乎都红了,下意识的就要挥出拳头来!却是被艾伦轻巧避开!

凌朗感慨的看着这一幕:“终于知道什么叫愚蠢了,敌人在前,自己人居然先闹掰了,互相指责甚至想要开打,这样的智商,杀了你们都觉得脏了手啊。”

那两人身体一僵,顿时觉得丢人至极!

两人暂时停了下来,但是心里却是已经有了芥蒂。

不过这也没什么,毕竟这两个人最后都要死。

场上的局势变得越来越明朗,那些人再怎么样,也不可能是白虎和青龙两人的对手,即便是那个六星灵宗,也是在勉强而战。

他心里则是暗暗后悔,早知道出来的时候,应该先让少主查清楚这些人的身份背景,或者是摸清他们的实力,否则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因为疏忽大意而饱受折磨!

轰!

一道巨大的灵力陡然炸开!

一个人的尸体,再度被扔了下来!

砰!

却是正好落在了艾伦的身前!

看着那在眼前轰然炸碎的尸体,艾伦的眼皮跳了跳,心里原本就已经涨满的情绪此时轰然爆发!

他眸光之中,似有红光闪过,而后他整个人便是忽然冲了出去!

竟是冲着凤长悦而去!

而几乎是同时,沈尧竟也是同时出手!朝着轩辕夜而去!

同时脚下骤然浮现了一个银色的圆阵,一道青色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了他头顶之上!

唳!

却是沈尧召唤了自己的魔兽!径直朝着轩辕夜而去!

沈尧眼中杀气浓郁,跟随在后的青色的大鸟也是张开了双翅,飞速的朝前飞去!

此时此刻,艾伦的眼中,便是只有那一抹红色的纤瘦身影!

他看的出来,这个红衣少年的水平明显只是三星灵宗,不过是仗着身边那个黑衣男人的保护,才那么嚣张。

如果一旦将他们两个人分开了,那么拿下那少年,也肯定是手到擒来!

这两个人各有千秋,而且他看的出来,那黑衣男人十分在意那红衣少年,所以只要将那红衣少年控制住了,再解决那个黑衣男人不迟!

方才他和沈尧看似是争吵,但是其实早已经交换了眼神。

这样的时刻,他们当然不会内讧,只会想着如何将事情解决罢了!

所以,在那几个人放松警惕的时候,陡然出手,两人各自行动,肯定可以成功!

这么想着他眼底的红色越发的鲜艳!整个人看起来都是有些癫狂!

而他的手,也是在空中陡然成爪!挟带着无尽的凌厉狠辣气息,朝着凤长悦纤细的脖颈而去!

而另一边,沈尧头顶之上的那一道青色的身影,也是终于双翅一震!飞快的朝着轩辕夜而去!

月光之下,几乎有道道阴影落下,落在了轩辕夜的身上。

他握紧了凤长悦的手,而后往前走了一步。

他微微抬头,看向那一只即将袭击的青色的大鸟,也就是沈尧的九级契约魔兽。

他深邃辽远的目光如同暗夜,又像是最深的海,一丝波澜都没有,充斥的是一派让人心中畏惧的死亡般的安静。

而后,那青色的大鸟看着那眼睛,忽然一声惊叫!而后猛然停了下来,随后竟是落荒而逃!

即将出手的沈尧顿时傻了眼,不可置信的抬头看向那已经震动着翅膀摇摇晃晃飞回来的自己的魔兽,顿时胸膛之内一线灼热的愤怒便燃烧了起来!

然而在他即将开口训斥的时候,却是感受到了从心底传来的万分的恐惧!

他愣住,动作缓了缓。

这恐惧并不是他的,而是他的契约魔兽的,心意相通,他自然是可以直接感受到它的情绪变化!

那几乎是从灵魂深处传来的深深的不安和忐忑,让大胆如沈尧也犹豫了起来。

他不知道,方才分明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那个男人甚至还没有出手,竟然就让他的魔兽这般胆怯?

这可是九级魔兽!

他从来没见到过自己的契约魔兽会是在开打之前,就变成了这般模样。

不管沈尧是多么的蛮横强势,自己魔兽的反应,终究还是让他产生了一丝动摇。

但是不管怎样,这一击,他还是要打出去!

这么一想,他立刻在心里命令自己的魔兽即刻反击!

然而换来的却是一阵微不可查的呜咽之声。

那是极端的恐惧,才会发生的状况。

无奈,沈尧咬牙,手中拎着一把长刀就上去了!

一道明亮的泓光闪过!

映在轩辕夜的黑色眼眸之中。

咔嚓!

什么东西碎裂的声音陡然响起!

沈尧一惊,瞪大了眼睛,看着手中顷刻间碎裂成一堆碎片的刀,几乎不能言语!

他的手微微颤抖,因为他可以感觉到,方才那一股无形的力量过来的时候,已经差一点就从他的双手之上飘过!

最后那眸光落在了刀上,刀就顷刻间碎裂了!

若是落在他身上…。后果不可想象!

沈尧不是没有经历过生死厮杀,实际上,虽然身份尊贵,但是他生性极为暴躁狠辣,所以对一切血腥的东西都十分喜欢,常常用一些残酷的手段去对付自己看不惯的人。

出于他的身份以及其他很多原因,他虽然也经历过几次比较危险的状况,但是却也因为对自己的实力十分自信而从来没有放在心上。

实际上,他几乎没有输过。

所以,在看到眼前这一目的时候,他几乎颠覆了自己之前的认知!

他这才意识到,眼前的这个男人——很强!非常强!

强大到,第一次让他产生了放弃的念头!

这个人,他就算是拼尽全力,只怕也是不可能赢!

这一刻,他才感同身受,原来方才自己的契约魔兽那个反应,不是没有原因的!

魔兽通常对危险有着比人类更加本能的感知,所以它才会那样!

只是现在,他反应过来,却是晚了!

这些想法不过是一念之间,实际上在感觉到刀裂开的时候,沈尧就已经下意识的轰出一拳!同时召唤灵力铠甲防御!

“千重拳!”

打不过,起码要先逃!保全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于是,在外人看来,沈尧手中的长刀碎裂的一瞬间,他身上就已经覆盖了青色的灵力铠甲,而且同时狠狠挥出了一拳!

重重拳影,立刻朝着他身前的轩辕夜而去!几乎将他笼罩在里面,看不清人影!

这一击,他是倾尽了全力,身上的灵力都在这一刻汇聚起来,而后倾泻而出!

于是,那些青色的拳影也就越发的凝实!

然而,就在沈尧以为,那拳影终于落在那人身上的时候,却看到那拳影竟是穿过了那身形而过!

他心中陡然一惊,脑子里瞬间浮现两个字——残影!

只有在移动的速度极快的时候,才会留下残影,速度越快,残影就越是真实,但是…。方才他分明没有感觉到有任何的能量波动啊!

他心里忽然窜上了一股凉意,身上的汗毛也是立刻竖起!

轰!

他下意识的回身,同时挥出一道灵力!

然而眼前,却是什么都没有。

下一刻,他忽然感觉到后背之上,陡然传来一阵剧痛!

他悚然一惊,立刻凝聚力量,肩膀狠狠一震!

有什么东西被猛然震开!

但是他心里却是一点都不轻松,反而是立刻回头,这一看,果然——

躺在地上,手上还带着几丝血迹和抓下来的肉的人,不是别人,却是艾伦!

而艾伦却是反应稍微慢了一些,在地上深呼吸了一下,似乎忍耐了疼痛,才抬起头来。

然后,他这才发现,似乎有什么不对劲!

看到沈尧目光怨恨的看着他,他立刻低头,果然看到自己的手上的确是有血不错,可是站在他面前,后背之上被掏出一个大洞,而且血流不止的,不是他想象中的红衣少年,而是沈尧!

几乎不用想,他就已经知道了这是怎么回事!

他豁然看向一旁,果然看到那两个人正在旁边,姿态悠闲,神色平静的看着他们!

那眼神,冷漠如同冰雪,连一点愤怒都没有!

那是强者对蝼蚁才会露出的表情!

这两个人,根本从头到尾就没有将他们放在眼里过!

艾伦咬牙。

他方才分明是冲着那人去的,旁边那黑衣男人有沈尧牵制,他以为自己一定可以成功,可是却不想,这全力一击下去,竟是打在了沈尧的身上!

而一旁的沈尧自然也是怒不可遏,他心里既是痛恨凤长悦轩辕夜几人,此时又恨上了艾伦!

肩背上的疼痛越发的剧烈,根本没有随着时间减轻的趋势,反而是越来越清晰的疼痛着,几乎让他无法忽略。

他陡然想到了什么,忽然看向艾伦!

看到艾伦眸光闪烁的模样,他才忽然想起,艾伦这人,有一些特殊癖好,其中,更是传言他喜欢圈养一些有毒的魔兽!

他的身上,经常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小东西,而且几乎堪称浑身有毒!

他方才那样伸出一爪,会不会…。

看到沈尧突然变化的神色,艾伦就知道他应该是猜到了什么,不过他心里可是并不在意。

沈尧这人,向来和他合不来,平时不过是顾忌着面子罢了,今天这一下,虽然是误伤,但是…。他死了,对他而言也没什么影响不是吗?

沈尧一下子就看懂了他心中所想,当即怒火冲了上来,立刻一声怒吼——

“来人啊!杀了艾伦!”

这一声厉喝,立刻让原本还在上面打斗的几个人都是一惊。

之前死掉的两个人,都是艾伦那边的人,所以现在艾伦剩下了两个人,而沈尧有三个人。

不过艾伦这边,还有那个六星灵宗,所以谁输谁赢还未可知。

见到自己主子居然受伤了,那原本和青龙长老缠斗的几个人,立刻想办法摆脱开来,而后径直冲着艾伦而去!

敢对他们主子动手,这仇一定要报!

而艾伦那边的两个人见此,也是立刻行动!紧追而来!

只是那个和白虎长老纠缠的六星灵宗,原本就略逊于他,此时心神分散,更是直接被白虎长老抓住破绽,一击出手!

噗!

那人顿时一口鲜血猛的喷出!

但是此情此景,也是顾不上那么多了,他甚至连嘴角的血液都来不及擦去,便是直接冲着艾伦而去!

双方顷刻间再度交缠决斗在一起!

艾伦那边三个人,沈尧这边四个人,一时间倒是打的十分激烈。

只是沈尧的状况却是越发的糟糕,他甚至可以感觉到后背之上,似乎连血肉骨头都想要腐烂!

于是,下手也就越发的狠辣!

很快,现场就是一片血腥。

天空之上的青龙长老和白虎长老见此,也是面容微微扭曲。

这些人,原本不是一起的吗?现在这是在干什么?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随后同时将目光落在了站在不远处,作壁上观的两人身上。

一黑一红,分明是那么浓郁的色彩,却是在那周身冷清的气氛之中,让人觉察到一股无法言喻的尊贵。

仅仅是看上一眼,也似乎有所亵渎。

两人心中已经不断刷新对他们的认知,但是这一次,还是忍不住心中暗叹。

凌木神色微深的看了那场中打斗的双方,看不出什么情绪。

凌朗则是啧啧称奇:“你们两个也真是绝了!方才你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那两个人原本是冲着你们俩各自去的,结果最后却是自己人打在一起了!”

不仅打在一起了,还因为艾伦手段阴狠,将沈尧打成重伤从而导致双方直接决裂!

一切,都不过是眨眼间的事儿。

几乎是不花费分毫力气,就让对方自己瓦解了。

要说是没用一点手段,凌朗是绝对不相信的。

凤长悦勾唇一笑:“不过是用了一点点的障眼法,他们本身就对彼此充满怀疑,自然是轻易就被攻破。”

轩辕夜静默片刻,随后淡淡道:

“我说过,这些人不值得我出手。”

凌朗瞠目,不值得你出手…

是啊,那些人的确是不值得你出手,可是你不照样将他们虐杀的不行不行的吗?

这所谓的“不动手”,可是不知比多少人拼命的效果都好了!

凌朗看着那在月光下显得越发淡漠冷清的两人,不自觉的往后走了一步。

这两个人…真是太可怕了!

他已经决定了,从今天起,无论如何都不要和这两个人为敌!

否则,那都不是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了,而是明知道自己会怎么死,还要上赶着去死!

青龙长老和白虎长老此时也已经回来,闻言,也是脸皮抽搐了一下,越来越后悔自己居然跟着这几个人走了!

场上很快决出胜负,虽然人少,但是好歹有六星灵宗撑着,而且艾伦受伤比沈尧好得多,所以艾伦他们便是再度占据了上风。

沈尧身边的三个人,逐渐都没了声息,死状凄惨的倒在地上。

只剩下沈尧,还在苦苦挣扎,但是也已经是强弩之末。

凤长悦抬头看了看月色,在这里也消耗了不少时间,正好撞上轩辕夜的眼神。

他看着她,眉间似乎浮现一丝波澜,而后低声道:“困了吗?”

其实灵宗的身体强度已经非常好,不需要吃很多东西,也不需要睡很久的觉。

但是听他这么问,她偏了偏头,唇角勾起一抹狡黠的笑:

“我如果说困了呢?”

她微微仰头看着他,嘴角的笑容无比璀璨,黑曜石一样的眼眸,闪动着动人的光泽。

一颦一笑,皆是心动。

轩辕夜眸色微深,而后竟是忽然从空间中取出了一件黑色的披风,而后披到了她的身上,手指轻巧的系紧,同时将兜帽为她戴上,遮住了那一头的黑色秀发,只能看到秀挺的鼻子和嫣红的唇角,隐约能看到那星芒一般的眼眸。

随后,在众人震惊的眼神中,将人拦腰抱起,将她的脑袋按在自己的怀中。

“睡吧。”

“…。”

凤长悦失笑,正要挣扎着下来,却是忽然听到一道带着几分惊喜几分惊愕的轻柔女声——

“夜哥哥?是你吗?”

------题外话------

重申!此文一对一!无误会无小三!白莲花绿茶婊通通退散!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