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63 放肆!截杀!

所谓清场,就是指的这东西他是要定了,别人每一次加价,他都会比对方多加一定的钱。

这个方式在即便是在超大的拍卖行一般也很少出现。

因为一件东西,无论如何,都几乎是有着自己的价值的,若是想要,连番竞争,几轮下来,应该是不会有跑的,那东西肯定也是能够拿到手中的。如果选择清场,那么每一次无论对方说多少,他都要比对方多出那么多,其实算是比较吃亏的。

尤其是,各大拍卖行的规矩不同,所以清场的加价也是不同,但是一般而言,都绝对不会少。

像奥金拍卖行这样的,基本上如果清场,那么每一次的加价,基本上是不少于一百万黄晶石的。

这绝对不是一个小数目,所以一般人是不会这样做的。

但是现在,这个神秘的男人不仅清场,而且追加的清场费用居然是一百万紫晶石!

这是什么样的手笔!

很多人可能连一百万紫晶石都拿不出来拍卖自己想要的东西,对方却是这么轻易的清场了!

而且,是在喊出一千万紫晶石之后!

几乎所有人都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变化惊住,有些人甚至掰着指头算了算,随即就都是倒吸一口冷气。

这人到底是谁!?

先前一声不吭,却在最后来了这么一记绝杀!

这样下来,怎么可能还有人愿意继续和他抢?除非对方愿意在一千万的基础上,追加多于一百万紫晶石的费用!

那是谁傻了才这样做!

在一片死寂之中,那坐在暗中的女子嘴角的笑容终于散去,抿了抿唇,才终于道:

“既然如此,那我也不好夺人所爱。这上古彩翼鸟既然你们坚持,那么我放弃。”

“小姐…。”

一旁的老者微微蹙眉。

这些钱对他们而言,倒也算不得什么,关键是,小姐很少喜欢什么东西,这一次出来,难得遇见这么个看的上的,竟然都要被人抢了,他心里着实是有些心疼。

似乎觉察到他想说什么,那女子微微摇了摇头:“风老,若是方才那人想要和我争,那我也是不会避让的,毕竟我真的很喜欢。但是既然那人说,是想要送给自己心上人的,那…。不如成人之美吧。”

那老者脸上的神情舒缓了一些,带着几分骄傲和宽慰:“小姐向来最是心地善良。既然如此…。”

他转头,扬声道:“看来阁下是非要不可了,那我们就不继续了。”

可斯莱率先反应过来,脸上因为激动和兴奋而变得绯红,烟波流转,分外的诱惑。

她倒是没有想到,这一个上古彩翼鸟,居然能够引起这样激烈的竞争,并且最后甚至有人清场!

即便对方放弃,但是拍卖价也已经到了一千万紫晶石!

这是奥金拍卖行最高的成交价!

可斯莱也是难以抑制心中的激动,紧紧的握住了小金锤,而后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平稳下来——

“这位公子出价一千万紫晶石!那么…。一千万一次!一千万两次!一千万三次!”

咚!

小金锤重重的落下,清脆的声音传遍了整个拍卖行。

“成交!”

凤长悦用胳膊肘捅了捅轩辕夜的胸膛:“阿夜,虽然我也很想要上古彩翼鸟,但是这东西,未免也太贵了。”

轩辕夜却是握住了她的手腕,而后伸出手,和她十指交叉。熨帖的温度,从指间传到心底,鼻端萦绕的雪松般的清新气息,让人迷醉。

他淡淡道:“你喜欢,已经足够。”

凤长悦心中像是被什么东西用力的撞了一下,柔软而酸涩,却又从心底生出不可抑制的欢喜来。

虽然这男人是霸道了一点,但是好像,刚刚好都是她喜欢的样子。

其实她也知道,这些对于阿夜而言或许不算什么,但是她知道他的心意。

“你喜欢的,别人想都不要想。”

轩辕夜忽然道,语调清冷,眉目从容,却莫名的让人觉得心神一颤,不可违逆。

她忽然低头看去,她的手和他十指交叉,骨节分明,白皙清透。

一看,就带着不容置疑的强大力量,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这男人的手上,掌握着天下不知多少人的生死,但是却唯独和她十指相扣,紧紧相连。

只有她。

她忽然勾唇一笑,嫣红的唇角似是带着春日繁花般的璀璨笑意,连眼角眉梢看起来都是轻盈了起来。

但是语气却十分认真,一字一句,像是石头落在湖心,荡起涟漪。

她忽然看向他,凤眸澄澈。

这个男人,清贵绝伦,眉目如画,每一处都像是上苍精心描绘,蕴含了天地之间所有的精华气韵,即便只是单纯的坐在这里,也依然让人心动不已。

这样的男人,是她的,只是她的!

她的心滚烫如同岩浆奔涌,黑色的瞳仁里面几乎燃起火焰!

“我最想要的,只有你。”

“所以,任何人敢抢,我一定不会手下留情!”

她极少会这样直白的说这些话,所以每一次,轩辕夜都觉得分外珍贵。

他定定的看了她一眼,眼眸深深,几乎如同深邃的夜空,漆黑的什么都看不到,容颜清隽的像是一幅淡漠清雅的画。

“我不会给任何人机会,和你抢我。”

他说着,便凑了过去,含住了那肖想已久的娇嫩唇瓣。

然而很快,凤长悦就感觉到脚边似乎有什么东西。

轩辕夜却是陡然眸色一冷,而后退开,看向了凤长悦的脚边。

她低头一看,顿时无语了。

因为原本在窗户旁边的小彩,此时竟是已经到了她脚边,而后张开翅膀,抱住了她的小腿。

脑袋还在她的小腿上流连忘返的蹭着,眼睛闭着,但是神情却是圆满而感激的。

显然凤长悦将上古彩翼鸟抢下来,小彩心里十分开心。

开心的,以至于完全忽视了冷风嗖嗖的轩辕夜的眼神。

不过过了一会儿,小彩终于还是觉察到了什么不对,恍惚的抬头看来。

轩辕夜却是一只手将小彩拎起来,而后毫不留情的扔到了远处,面无表情道:“少儿不宜。”

“…。”

凤长悦看着还蒙着的小彩,顿时想要扶额。

小白沉睡了,娃娃也没有出来,可是居然还有一只小彩…。

凤长悦咳嗽了一声,看了一眼脸色格外清冷的轩辕夜,又咳嗽了一声。

随即转移话题:“阿夜,你认识那两个人吗?”

说着,她抬了抬下巴,示意某个方向。

轩辕夜眸色微动,自然知道她是在说哪两个人。

能够如此轻描淡写的甩出八百万紫晶石,而且只是因为喜欢那羽毛,不管这后面这话是真是假,但是起码,能够拿出八百万的人,肯定是背景不凡。

而且,他们刚刚从凌家出来,却是对这两个人分毫没有印象。

当然,凌家的人比较多,他们没有见过全部,不认识也是正常。

但是凤长悦却总是莫名的觉得,这少女应当不是凌家的人。

凌家年轻一辈之中,最受宠的应当就是凌蓝蓝,可是凌蓝蓝此时分明还在凌家,而且方才那女子的说话语气,也是和凌蓝蓝大相径庭。

而那个老者,身上气息雄浑神秘,凤长悦根本无法探知他的实力,却也能够感觉到绝对是顶尖的强者!

所以这两个人,是怎么看,也不会和凌家有关系的人。

轩辕夜眸色微动。

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

这女子,倒是极有可能是其他三大家族的人!

若是真的,那么,她前来这里,倒是不知到底是所为何事了。

但是现在,还是静观其变比较好。

然而在两人猜测那女子身份的时候,那女子安静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倒也是在想一样的问题。

她虽然不经常出来,但是看风老的意思,一般人是不会有那样的手笔的。

对方的背景,很有可能也是十分厉害。

不过她也只是想了一下并未放心上,这些终究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只是…。

想到方才那清冷的声音,在说出那话的时候,带着的绝对的宠溺和疼爱,她便是微微垂眸,叹了一口气。

任是那声音再淡漠,再清淡,却也在提到自己喜欢的女子的时候,带着一丝不易觉察的温柔。

其实,是个人都能看出来,那男人能够因为自己的心上人喜欢,而做出这些事情,原本就已经证明了他是最在意那女子的。

能够被这样的男人爱上,那个女子,倒真是十分幸运…。

她轻微叹了一口气,嘴角微弯,却是带着几分艳羡。

一旁的老者见她如此,顿时心疼:“小姐,您怎么了?”

那女子一愣,随即淡淡一笑:“不过是突然想起一些事情罢了。风老,反正这里的事情也快要结束了,等这场拍卖会结束了,我们就回去吧?”

那老者看了她一眼,确定她眼中的确没有伤心遗憾之色,才点点头:“既然小姐这样说,那我们随后就启程。想必族中众人都已经十分想念小姐。”

那女子笑了笑,未再说话。

而这短短时间,众人便是见证了历史性的一幕,尚未回神。

仔细回想,在方才的那一会儿时间里,居然几度波澜起伏,简直精彩至极!

那向来喜欢仗势欺人的沈尧这一次总算是踢上了铁板,碰得一鼻子灰不算,还被人隔空扇了几个耳光,啪啪打脸!

他就算是想再闹事儿,也得考虑考虑,对方的背景!

眼下,就算是个傻子都看的出来,后来出现的这两拨人,都绝对不是一般人!

一个为了喜欢的彩色羽毛而甩下八百万紫晶石,一个为了自己心上人喜欢可以直接清场!

这两方,只怕都不是一个沈尧可以招惹的起的!

不少人在震撼之后,都是收起了脸上的震惊之色,仔细想了想,反而觉得一阵好笑。

这世上,原本就是一山更比一山高,这落加城平日是艾伦一手遮天不错,而那个沈尧也是经常胡搅蛮缠霸道欺凌不错,平日里不少人都对这两个人,尤其是沈尧很有意见,只是苦于没有实力可以教训对方,才一直隐忍。但是现在,显然出现了更加强悍的对手,他们自然乐见其成!

虽然看不到沈尧,但是只要想想他从方才开始到现在,无比的憋屈,就有不少人觉得高兴。

一想到那张总是嚣张的脸上,此时该是怎样的一番难看模样,更是让不少人在心里嘲讽不已。

从方才那老者喊出了五百多万,而那女子更是直接说,她不过是为了那上古彩翼鸟翅膀上瑰丽的羽毛的时候,沈尧只怕就已经意识到,自己这一次终于是遇到了更加厉害的人了吧?

虽然因为担心当面嘲笑被沈尧看到从而记恨报复,众人都是几乎面无表情,但是心里却是心思各异,彼此交换了意会的眼神。

一股尴尬和难堪,逐渐弥漫开来。

当然,这尴尬和难看,是针对沈尧而言。

“砰!”

坐在包厢之中嗯哒沈尧一把将身边的东西打落在地,发出沉闷的声音。

他长得一般,但是眉目之间自由一股粗放狠厉的气息,让人一看就知道这个人绝对不是好相于之辈,此时更是情绪激动,因为极致的愤怒,而脸色潮红,双眼光泽凶狠至极。

“真是可恶!”

他一声低吼,这一次,他倒是留了心眼,没有让外面的人听到他说话。

本来以为,这东西肯定是他的了,没想到半路居然杀出了这两拨人!

而且居然一个比一个狠!

他虽然骄纵蛮横,但是却也知道,这两拨人他若是招惹了,只怕是极大的麻烦。

而且,这里毕竟不是他的地盘,不管做什么都会十分的不方便。

下面的那老者和那女人倒是好说,直接可以认出来,倒是最后出现的那个男人…。

在包厢里面,他也不知道对方到底是谁!就算是想要私下报复回来,也是要花费一番功夫。

想到这里,他更是怒意凛然,一拳头狠狠的砸在了墙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拳印!

“沈兄,什么事儿让你发这么大火?不如说出来给我听听?说不定,我也可以帮忙解决呢。”

忽然一道带着笑意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沈尧一惊,立刻回头,却见来人姿态闲适,一脸春风般的笑意。

正是艾伦。

他微微眯起眼睛,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冷笑一声:“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向来和艾伦的关系不怎么样,若不是因为顾忌着彼此的面子,只怕早已经闹翻了好多次了。

看到艾伦前来,他是怎么也不可能相信他是真的想要来帮他的。

看到他警戒的模样,艾伦似是并不在意,仍是笑着走了过来,并且坐到了他的对面。

“沈兄,你我之间,也算是多年的交情了。咱们就算是彼此看不惯,但是你说,我当真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吗?”

沈尧不语。

他当然知道艾伦不会做很过分的事情,但那都是出于对彼此都好,相互不打扰罢了。而今在这里,他们两个人谈交情?

真是天大的笑话!

但是艾伦这人,偏偏还就是这样的性子。不管对方什么脸色,心里想什么,他只要是想做成一件事情,那么肯定能够将对方说动。

“你到底想说什么?”

沈尧不耐烦的问道。

艾伦嘴角笑意略微深了些,目光随即从周围扫过。

地上碎裂的东西,以及墙上那深深的拳印,还有沈尧怒意未消的脸色。

“沈兄,我方才不是说了吗,我就是看你很不高兴,所以想帮你啊!”

沈尧开口就像讽刺回去,但是随即却是想到了什么,上下打量了艾伦一眼,缓缓道:“你想对那几个人下手?”

艾伦双手一拍:“不愧是沈兄!当真是对我十分了解啊哈哈!竟是一猜就猜中了!”

沈尧却只是冷笑连连。

这艾伦的那些怪癖,倒也不是什么秘密了,这副神情,还能是想干什么?

而且专门来到他的包厢,显然是想要和他联手,对付那几个刚刚和他结仇了的几个人。

艾伦却似乎看不到他眼中的鄙夷,目光转向窗外,而后轻笑一声:

“那几个人,既然同时招惹了你我,那为何不联手呢?”

沈尧向后一靠,眼底闪过一丝算计。

“你想要我答应,也不难。但是你要将那上古彩翼鸟给我!越快越好!”

艾伦闻言,眉间微不可查的蹙了一下,似是有些为难的解释道:

“沈兄,我知道你很想要那上古彩翼鸟,但是规矩是不能随便破的,既然那人都说清场了,那么这上古彩翼鸟,我也只能给他了。毕竟,我这拍卖行,还是要继续混下去的,声誉可是比什么都重要,你说呢?”

沈尧的脸色顿时冷了下去:“既然如此,那你就自己…。”

“哎!沈兄!你先别急着拒绝啊!”艾伦连忙打断,“我说要守规矩,没说那上古彩翼鸟不给你啊!”

沈尧狐疑的看着他。

“若是我们联手,最后人是我的,上古彩翼鸟是你的,不就行了吗?”

艾伦笑的欢畅。

“这样,也算是,各取所需啊。”

沈尧看了他一眼,而后嘴角逐渐浮现一丝冷冷的笑容,眼神有些意味深长。

“看来,那人是很合你的胃口了?不过我倒是好奇,他们是做了什么事儿,居然让你能有这样坚定的心思要这样做?”

艾伦平时是很有一些奇怪的癖好,但是艾伦同时也是知道分寸的,他向来只招惹自己拿捏的住的人,像今天这样的,明知道对方可以提出清场,那么肯定不是一般人,他却是依然坚持这样,可以想象,肯定是对方做了什么事儿,招惹到了艾伦。

艾伦脸上的笑意微淡:“这些,就是我的事情了。你只要答应和我联手就可以,等事情结束,我们就一拍两散。”

说着,艾伦伸出手,等待这沈尧的决定。

沈尧看了他伸出的手一眼,却是没有理会,而是站起身。

“既然如此,那就联手好了。等他们从这里出去了再说。”

艾伦倒也不尴尬,自然的收回了手,笑意融融:“自然。”

无人知晓这片刻时间,在这个包厢之中发生的这些事情,拍下了上古彩翼鸟之后,虽然后面也还有三件珍宝,但是却都是没有再拍出那样的价格。

凤长悦看了看,倒也是没有合适的,所以两人未曾再开口竞争。

不过虽然如此,但是在场上的可斯莱也知道,那样的事情毕竟还是少数,能够拍出一千万紫晶石,已经是天大的运气,所以后面的东西也都顺利拍出,她已经十分满意。

场下还有不少人在回味方才发生的那一系列事情,想想都知道,这必定是让人难以忘记的一天。

这一天在这里的人,只怕是都不会忘记这一幕吧?

最终,这场拍卖会还是顺利结束。

而在两人即将起身离开的时候,便有人敲门,而后得到了两人的允许,才走了进来。

见到来人,凤长悦挑眉。

来人竟然是可斯莱。

她竟是一下来就来到了这里?

可斯莱心中原本就有些莫名的忐忑,一脚进来,便是觉察到了令人心惊的视线落在身上,让人不寒而栗。

她也算是见过不少大世面的,不然也不可能在这里混的风生水起。但是即便在来这前已经做了心理准备,但是真的到来的时候,还是觉得莫名的不安和胆怯。

她心中安抚了一下自己心中的情绪,而后嘴角挂起最完美的笑容,缓缓抬头,确定此时旁边的柔光可以让她以最漂亮的姿态呈现在这屋子里人的眼前。

但是她一抬头,视线就立刻凝注,整个人都忽然愣怔了。

实在是因为,眼前的少年,姿容着实卓绝。

他站在那里,身姿挺直,虽然有些消瘦,但是却让人一下子想到了雪山之上笔直的松树,永不弯折,带着清新冷清的气息。

此时他正双手抱臂,带着几分审视的目光打量着她。

那目光如此直接澄澈,却又清透,似乎在那样的一双眼睛之下,什么秘密都无处隐藏。

尤其是那双湛黑的眼眸,竟像是暗夜星辰一般,沉凝却又带着几分璀璨的光,不像是刀锋会让人觉得疼痛,可是却莫名的觉得有些自惭形秽。

她心里一惊,下意识的移开了目光,但是脑海中却是一只清晰的浮现着那双眼睛,心脏有些快速的跳动着。

“今天您开出了我们奥金拍卖行的最高价,所以理当是可儿亲自送来,请您验收。”

她聪明的先解释了自己来此的目的,态度诚恳,语气轻柔。

她自然明白,在包厢里面的人,都是不愿意被人知道身份的,尤其是方才一眼,她已经知道这人绝对不是落加城之中的人,所以便率先说了这话,让他们不要那么警惕和敌对。

一般而言,男人都会吃她这一套,起码都会给点面子。

但是这显然不适用于今天的这个人身上。

她说完了那话,却丝毫没有觉察到那目光变得轻柔一些。

她心里有些紧张,而后便是听到了脚步声。

她这才小心翼翼的抬眸看去,然而却看到那堪称绝色的少年,竟是往前走了两步,离她很近。

这里光线昏暗,根本看不清里面的情形,只能看到近处的场景,而当那少年走到跟前的时候,她便是觉察一道淡淡的阴影投下。

她不自觉的屏住了呼吸,却是聪明的将手中的托盘呈现到了身前,好让那人查看。

在红色的托盘之上,放着一个银白色的空间戒指。

“这里面有您先前拍下的七品幻灵丹,还有上古彩翼鸟。而且这空间戒指并没有任何的封印,您大可以现在就直接检查。”

这也是必须要做的一件事情,正是因为奥金拍卖行规格不低,所以才会每一次都让人当场验货。

这样,人一出来拍卖行,这东西如何,就彻底和他们没有关系了。

凤长悦也毫不犹豫,伸手拿起了那银白色的戒指,而后分散出一缕神识探入。

果然在一片空旷的空间之内,看到了一个玉瓶,和那只庞大的上古彩翼鸟。

确认了没有问题之后,凤长悦就将这空间戒指扔到了自己的金色手镯之中,而后从手中翻出一张紫金色的卡。

“这里面是一千零十万紫晶石。”

可斯莱有些激动的看着那张卡,而后微微弯腰:“多谢您。您放心,拍卖会已经结束,您可以从贵宾通道离开,确保不会被任何人知道踪迹。”

而后,再不停留,识趣的转身准备离开。

然而正在她即将走的时候,却是听到那少年回身,对屋里面一片暗影说道:“走吧。”

她一惊,却是发现这声音似乎和一开始听到的不太一样。

但是转而又想到,这里面的声音原本就是经过变化传出去的,不一样也是正常。

但是无意间的抬头,她却是看到在那暗影之中,似乎有一双眼睛,淡淡的看了过来。

一瞬间,她以为自己看到了寒冷冬夜的一抹清冷的光。

她心中剧烈的一颤,而后整个人都似乎被冻僵了一般,无法动弹。

但是那眼神很快转移开,她也迅速的转身离开。

但是直到走出了好远,她匆忙的脚步才停了下来,而后一抹额头,竟然全是冷汗。

她深吸一口气,而后努力的抚平心中的恐惧和不安。

不知为何,分明只是看到了一双眼睛,却是似乎看到了地狱般!

她晃了晃脑袋,让自己将这些都忽略,而后才双腿微软的远离。

而另一边,凤长悦却是已经和轩辕夜共同离开了包厢。

果然,如同可斯莱说的那样,一出来就有人恭敬的指路,并且都站在自己的位置,并不会跟随他们一起走。

他们两人便是不紧不慢的走了出来。

回头看去,却见他们出来的地方,是一个极为隐蔽的地方。

若不是这里面的人只怕是无论如何都很难找到。

凤长悦看着那恢弘的拍卖行,挑了挑眉:“阿夜,这地方,难道就这样放着吗?”

轩辕夜握紧她的手,转身离开,似乎并不在意,声调冷清。

“这些交给林远去做就可以。”

凤长悦了然。

在来的时候,阿夜就吩咐林远去做了一些事情,看来就是已经做好了准备。

只是,艾伦到现在也没有动手,看来,是铁了心要一把将他们拿下了。

凤长悦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

那艾伦可能永远都想不到,这一次踢上的铁板,会直接将自己送到地狱吧。

她目光似是不经意的扫过几个地方,嘴角笑意微深。

正想着,便忽然感觉到腰间一紧,却是轩辕夜已经一把将她揽在怀中,而后身影一闪,便离开了原地。

两人的身形只是一转,顷刻间便是消失了踪迹,似乎从来没有人来过一般。

这一幕,却是让在暗处的几双眼睛蓦地睁大!

“快!去通知少主,人丢了!”

“是!”

“剩下的人,跟我去找!他们从里面出来,身上已经有了千里香,我们只要跟着它就行了!”

说着,一只蓝灰色的麻雀样的魔兽忽然出现,而后飘飘摇摇的朝着某个方向飞去。

“哼,走!”

而在另一边,也逐渐有人从正前面的门陆续走出来。

白虎长老和青龙长老动作很快,一出来等待了片刻,就看到了在后面依旧面无表情的凌木。

但是等了好一会儿,却还是没看到轩辕夜和凤长悦出来。

两人对视一眼,都是从彼此的眼中看出了几分担忧。

他们不会真的趁着这个机会离开了吧?

“我就说不能相信他们!”

白虎长老怒火中烧,如今人丢了,可如何跟家主交代?

一旁的青龙长老也是眉头紧锁:“我看,我们先在这附近找一下,如果找不到了,那么…到时候再说吧!”

两人在这里兀自担忧着,唯独一旁的凌木没什么表情。

“凌木少爷,您怎么看?”

凌木抬头,却是目光微微转移,似乎在看着什么:“他们没什么理由甩开我们,不是吗?”

“……这…。”

两人一下子哑口无言。

而顺着凌木的视线看去,正看到晃晃悠悠走出来的凌朗。

“哎,你们在这里干什么?”

凌朗一副好奇的模样。

无人说话。

凌朗却是忽然笑起来,眼中讽刺:

“你们不会说找不到人了吧?白虎长老,青龙长老,我记得你们两人的手段可是不少啊,怎么,在分开之前,你们难道没有在他们身上留下什么痕迹用来追踪?”

两人的脸色青红交加,说不出话来。

虽然的确是这样,但是这一向是秘密,凌朗这么直白的说出来,便让人格外的难堪。

然而凌朗却是毫不在意,径直朝前走去,走了几步回头问道:“怎么?不去?”

“…。”

无奈,青龙长老和白虎长老脸色极为憋屈的朝前走去。

而凌木则是跟在后面,抬眼看了一眼凌朗,果然看到他脸上得逞的笑容。

一行人终于离开。

…。

轩辕夜和凤长悦动作极快,很快就到达了城外。

这一次似乎顺理了许多,两人平静的走出了城门,并且很快走到了城外的丘陵地区。

虽然城中十分平坦,但是在落加城外,其实是一片起伏的丘陵,一点遮挡的东西都没有。

而且关键是,拍卖会开始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现在更是已经几乎如同到了深夜。

天空之上,只有一轮明亮的月亮照耀下来,清澈的光流淌下来,映出远处的丘陵之上,片片起伏的阴影。

但是整体看过去,虽然没有白天清晰,但是还是可以看得到眼前的场景的。

像是被月光披上了一层淡白色的纱,整个看起来都是有些虚幻,似乎看不真切。

两人的脚步声极轻。

走出几步的时候,凤长悦和轩辕夜同时停下了脚步。

相互看了一眼,皆是从对方眼中看到了一丝预料之中的冷冷笑意。

周围似乎变得更加的寂静了,连风声都几乎可以听到。

而后,凤长悦脚步微动,而后一道劲气,忽然从脚下传递出去!

而轩辕夜也同时朝前轻轻送出一指,一道白光陡然射出!

轰轰轰!

两人身前传来了一阵剧烈的爆炸声!无数的碎石飞土挟带着强大的冲击力量朝着四周飞散而去!

而在那一片混乱之中,却也是出现了数道黑影!同时腾空而起!而后,朝着两人飞速前来!

数道银光闪烁!

轩辕夜袖袍一挥,黑色的衣袖划过一抹弧度,那数道银色便是陡然间停了下来,而后竟是朝着原来的方向飞去!而且明显速度加快了许多!

一瞬间凌厉了数倍的反击,让那些人都是吃了一惊,慌忙召唤灵力铠甲,同时布下结界想要抵御,但是却是一点作用都没有!那些原本用来攻击凤长悦和轩辕夜的飞刀,顷刻间已经洞穿了那些人自己的身体!

而在这时刻,凤长悦身体里面涌出的一道劲气,已经沿着脚下的裂缝,朝着身后霹雳而去!

咔嚓!

数道土地裂开的声音传来,顿时让人一阵心惊胆战!

而这一出手,也是让他们身后原本平静的土地下忽然一阵疯狂的涌动!似乎有什么东西在下面快速的动着!

凤长悦陡然转身,眉眼冷厉如刀!

同时双手合十,而后做出了几个繁复的动作!

“昆仑掌!”

一声清喝,一道强大的灵力,便是瞬间在她眼前凝结成了一个巨大的巴掌,朝着远处的地面而去!

随着靠近,那地面也是陡然被掀起一层地皮!

强大的劲风将那些全部都席卷飞起,而后几乎形成了一道狂暴的漩涡!

而那只手掌,也终于是狠狠的一下子拍在了地上!惊起烟尘碎石无数!

一道深深的巨大掌印,刻在了地面之上!

而在这一时刻,那地面之中,也终于是出现了数道人影!疯狂的朝着凤长悦两人而来!

而在那些人即将冲过来的时候,凤长悦正要出手,却是忽然感觉手腕一紧,紧接着后背就撞进了一个坚实宽阔的胸膛。

轩辕夜原本正看着眼前的那些人纷纷落地,就听到身后一阵叫嚣的声音,而后下意识的便伸出手将人拉到了自己怀里,顷刻间回眸!

这一眼,犹如星河坠落!万物寂灭!

那些正疯狂的冲过来的数道人影,似乎被一只无形的大手阻挡,僵在空中片刻时间,身体便是陡然炸开!

一时间血肉飞溅!嫣红的血液在清透的月光之下,显得格外的凄艳!

不过是一眼!便是已经将对方尽数毁灭!

这样的力量,只怕可比肩鬼神!

甚至连躲在暗处的艾伦和沈尧也是吃了一惊,同时心中一沉。

原本以为是背景不错的纨绔子弟,毕竟肯为自己所谓的心上人这样一掷千金的行为,怎么看都是那种人干的。只要他们联手,动作干净利落一点,对方绝对不会有什么反手的余地,而且也绝对不会留下什么痕迹。

谁知道,竟是个厉害的!

轩辕夜凤眸清冷,却似乎含了千年积雪般的冰冷,让人看上一眼,便不敢与之对视。

“滚出来!”

轩辕夜一声清喝,艾伦和沈尧同时感觉到胸膛剧烈一震!

相互看了一眼,两人眼神都是有些阴狠。

既然已经到了这一地步,那么…不如干脆拼了!

这么想着,两人随即便是缓缓的走了出来。

却是两人躲在了不远处的丘陵之后,一直静观其变。

他们两个联手,阵容自然是不容小觑,但是却也没想到,居然一出来就被对方杀了个落花流水。

啪,啪,啪。

艾伦最快速度恢复脸上的表情,嘴角的笑容却是极冷极狠。

“阁下当真实力超绝,居然能够一个照面,就送出这样的大礼。看来先前是我低估了你啊,真是失敬呢。”

说着,他的视线从地上前后两拨已经死的干净的人身上扫过,眼角微微抽搐。

这样的实力…。看来真是小瞧了他们。

不过可惜,他今天还是要留下这两人!

轩辕夜看着他们两人,凤眸之中却是一片淡漠沉静。

“来送死?”

轩辕夜站在那里,眉目清隽。若不是刚才看到那一幕,任何人都不会相信,正是这样一个清贵的男人,竟是眨眼间杀了那么多人!其中不乏三星灵宗强者!

“哼,我奉劝你也不要太嚣张。”艾伦冷笑一声,“你的实力是很不错,但是可惜,这世界上,有的是比你厉害的人!今天,既然来到这里,想必你也知道我们的目的——将上古彩翼鸟交出来,而你们两个…。则是任由我处置!”

凤长悦眉间微蹙,侧头跟轩辕夜说道:“现在,脑残都出来混了吗?”

轩辕夜唇角微弯,铁臂微松,而后改为握住她的手。

“也许。不过这样的人,通常死的比较惨。”

“哦——”

凤长悦恍然大悟的样子,最大程度的刺激了艾伦和沈尧。

两人都不是什么良善之辈,被人当面这样骂,还是第一次!此时心中的怒火几乎燃烧殆尽!如何忍的!?

“真当我们不敢出手了不成?你们算是什么——”

沈尧立刻伸出手,怒指凤长悦。

轩辕夜眸色陡然一冷!

“放肆!”

袖中一道黑色的光陡然挥出!

感受到那一股力量,沈尧一惊,而后便是立刻后退!而同时,一道人影,忽然挡在了他的身前!

但是那一股黑色的力量,却还是准确无误的穿透了那道黑影,而后狠狠打在了原本以为已经没事儿了的沈尧胸膛之上!

噗!

沈尧立刻喷出一口血来,身体受到巨大的力量向后飞去!

落在远处,在地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痕迹,才终于停了下来!

艾伦心中那种不好的感觉更不好了,转头看向那原本阻拦在沈尧身前的人,怒道:“你就是这么护着你的主子的?”

那是一个中年男人,此时肩头也是受了伤,虽然被责骂但是态度依然恭谨,连忙回身冲着沈尧求饶:“少爷!是属下无能!”

艾伦狞笑一声:“你们以为,这就是全部了?”

他忽然伸出手,捏碎了掌中的一块玉符!

刷刷刷!

数道人影,骤然破风而来!

强大的威压,陡然降临!

------题外话------

二月君明天满课,可能不能九点更新了,但是也会尽量早的么么哒!奖励名单等晚上会发布么么哒!然后留言来领奖励哈!多于999的请一次多留两条,因为一条只能奖励999哒!最后,推荐最近单曲循环的陈小春的《相依为命》。真好听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