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62 为她清场!(周年庆甜!)

凤长悦从那上古彩翼鸟出现的时候,就一直紧紧的盯着,而后当它完整的呈现在眼前的时候,她心中一动,便将小彩放了出来。

果然,小彩此时眼睛里面已经满是泪水,贴在窗户上,看着那圆台上的巨大的尸体,身体僵硬,情绪激动。

凤长悦都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小彩从骨子里渗透出来的巨大的悲痛和愤怒。

他们可以清楚的看到外面的场景,但是外面的人都看不到里面的,所以小彩这样站在那里,凤长悦也不担心会被看到。

她眼神微动,心里却是叹了一口气。

没想到居然会有这样巧合的事情。

前一天得到的那三颗血珠,其实她猜测就是上古彩翼鸟的血液,毕竟那是最有可能是彩冰雀一族先祖的一脉,但是因为她也没有见过,对这方面的了解也不多,所以并未确定。

但是,却没想到这时候居然在这里,看到了真正的上古彩翼鸟的尸体!

上古彩翼鸟的尸身非常巨大,虽然很明显伤痕累累,有很多地方出现了巨大的伤口,甚至有的地方已经露出森森白骨,但是却依然看起来十分庞大。

那样的身躯,若是飞起来展开翅膀,大约是可以承载十几个人的。

不过现在,它只是一具毫无动静的尸体罢了,通体呈现灰蓝色,唯有翅膀是耀眼华彩的彩色。

一眼看去,十分瑰丽。

凤长悦好小彩在一起很久了,它的身体之上,是完全覆盖了彩色的羽毛的,平时看的多了,其实就会觉得没有一开始震撼了。

甚至小彩因为是彩冰雀之王,所以身上的色彩分布的十分均匀漂亮。

但是即便如此,凤长悦在看到那一双彩色的翅膀的时候,却也依然控制不住的惊艳了瞬间。

那不是一种单纯的色彩感官,而是蕴含了一种从骨子里散发出的尊贵和力量。

那上面的还有几处血迹,但是却依然无法掩盖那双翅膀的美丽动人。

从方才那么多人顷刻间就陷入到那双彩色翅膀之中的迷阵就可以看出来,即便死已经死去多年,但是所拥有的力量,依然是让人望尘莫及。

上古彩翼鸟。

凤长悦曾经听过这个名字,但是因为是早已经消失在岁月长河之中的神兽,她之前也是从来没有注意过。

却没想到,小彩的先祖居然就是它们,而且,竟然会在这里碰到。

回想起那庞大的身体之上的几处触目惊心的伤口,凤长悦便是联想到了前一天提取出来的三颗血珠。

看来这只上古彩翼鸟肯定是生前遭遇了劫难,才会死的这般凄惨。

因为她虽然对这些了解不多,但是却也知道,魔兽界的等级森严,而神兽都对自己的尊严十分看重。

这份尊严,包括不会轻易为人契约,也包括绝对不会允许自己的身体流落在外。

尤其是像这样,有着极为强悍尊贵血脉的神兽,它们在死之后,要么尸骨无存,要么就一定要将自己的身体全部留在家族之内。

即便是落在了敌人手中,它们也会拼尽全力将自己族群的尸身抢回来。

所以,对于这样一只居然遗落在外,并且被公然放在拍卖台上的上古彩翼鸟而言,这着实是天大的耻辱。

凤长悦看了一眼小彩,果然见到它身体微微颤抖,显然正在拼命压制自己的情绪。

凤长悦安慰道:“小彩放心,我一定帮你将它抢回来。”

小彩回头,彩色的琉璃一般的眼睛里,此时竟是染上了一些血红,显得悲愤而疯狂。

它朝着凤长悦轻轻点点头,而后便再度看向那旁大的阴影。

虽然那上古彩翼鸟它从来没有见过,可是天生的血脉却是使得它在尚未见到它的时候就感觉到一阵汹涌澎湃,而后看到的那一眼,更是重重一击,打在它的心脏之上。

听到凤长悦的话,它总算是安心了一些,眼睛死死的盯着,不肯放松一分。

而这个时候,场下的人也已经在短暂的安静之后,开始叫价!

起拍价是二百万紫晶石,这个价格,即便是在场的很多人,也是十分肉疼的。

但是,不得不说,这个东西,的确是值得这个价格的,甚至更高的话,他们也愿意去尝试一下。

可斯莱只是讲了几句,但是他们都已经了解了这上古彩翼鸟的价值。

即便是原本觉得那不过是一个尸体的,经过方才的事情,也是感觉到这东西的确还是非常神秘莫测。

于是,很快就有人高声喊道——

“二百一十万紫晶石!”

这个声音很快被压下:

“二百二十万!“

“二百四十万!“”二百五十五万!“

此起彼伏的声音,很快将价格提了上去。”这好歹是神兽等级的存在,你们的加价,也未免有些掉价吧?“忽然一道声音忽然从二楼的包厢传出,似乎带着几分不屑。

这句话,顿时将下面的不少人惹急了。

这句话,简直是直接的一巴掌!

但是鉴于对方不知道是谁,所以还是小心行事。

一个男人抬眼看了一下,而后冷哼一声。

“既然阁下在包厢,那想必是不想被其他人看出来是谁的吧?但是这也不意味着你就可以随便口出狂言!说我们掉份儿的,你倒是出一个高价?!“

楼上传来一道带着明显的不屑的声音:

“既然大家都有兴趣得到这东西,那我就先出三百万!若是有继续的,大可放马过来!“

纵然生气,但是三百万喊出来的时候,还是让不少人面色一变。

就连那个主动叫嚣的男人,闻言都是脸色一僵。

三百万紫晶石!

即便是城中那几个大家族,只怕拿出这些也是肉疼的不行吧!

甚至,如果继续下去,很有可能直接掏空家底!

倒是有不少看热闹的人都看了过来,想要看看他怎么反应,眼底大多是带着几分幸灾乐祸。

“那克劳尔平时总仗着自己家族势力不弱欺负别人,甚至好几次抢了别的家族的晶石资源。我倒是要看看,他这次能拿出多少?“”可不是?平日里总是一副很厉害的样子,现在可别怂了啊!““”嘿嘿,我倒是好奇,能这样直接和他杠上的人,到底是谁?可惜在包厢,看不到。“

这些声音虽然都是压低了声音,但是在场的大家都是实力不弱的,自然是听得清清楚楚。

那克劳尔的面色顿时难堪起来,咬了咬牙,道:

“三百零一万!”

这已经几乎是他大多半的家底了!对方若是继续,那他…

不少人低声笑开,显然觉得不过是多了一万竟也是敢叫价,看来是真的拿不出什么来了。

那那人的脸色郝然,但是却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呆着。

果然,楼上的那个声音再度响起——

“三百一十万!”

克劳尔的脸色终于青白交加,而后低下了头。

这意思已经是十分明显,不再继续竞争。

众人面色各异,倒是乐得看到这场景。

唯有站在拍卖台上的可斯莱,一直微笑着看着这些事情,面上倒是看不出什么情绪。

“三百一十万,还有更高的吗?”

那个带着几分傲慢的声音再度响起,带着几分挑衅。

台下一片安静。

虽然上古彩翼鸟的确是很珍贵,但是三百多万紫晶石,对于在场的任何一个家族而言,都不是什么小数目。

后面说不定还有更加珍贵的东西,所以,暂且留着底儿,这东西,不要也罢!

一时间,场下虽然有一些人对那个人的挑衅十分不满,但是却也没有打算继续。

然而可斯莱却似乎不急,她鲜艳的红唇勾出一道弧度,而后魅惑的目光从场下扫过,而后也看了一圈二楼的那些,随后淡淡一笑道:

“诸位可能不知,上古彩翼鸟是上古神兽,所以即便是死后,威严始终很强大。当时为了得到这个尸身,我们足足损失了七个五星灵宗,一个六星灵宗!其他强者更是数不胜数!”

一句话,顿时让在场的人都震惊的睁大了眼睛。

一个六星灵宗,七个五星灵宗?

这上古彩翼鸟不是已经死了很久了吗?为什么还拥有这样强大的杀伤力?

看到众人神色变了,可斯莱不紧不慢笑道:

“而且,诸位可能以为,这真的只是一个尸身,其实不然。这上古彩翼鸟可是全身都是极为珍贵的东西!且不说这里面,尚且有魔核没有取出,单单是这一身的皮肉血骨,就是极大的财富!“”可儿,这话怎么说?“

有人终于忍耐不住,开口询问。

怎么觉得,这东西好像是比他们想象的更加厉害呢?

可斯莱眼眸流转,不经意间又是让不少男人眼睛都直了。

“不妨告诉大家,我们的人在将这个尸体带回来的时候,曾经不小心碰到了它的伤口,沾染上了几滴血,而后没过多久,就发觉身体里面似乎有一股莫名其妙的强大力量,而后他便潜心修炼,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便是从初级四星灵宗,成功晋级成为了中级四星灵宗!可以想见,那血液里面蕴含的力量,是多么强大!至于血肉皮骨,大家自然可以自己想象了。可儿在此也就不多说了。诸位若是有想要的,还是多考虑一番,毕竟,这样的机会,可真是千载难逢呢。“

一番话,顿时再度挑起了众人的*!

不少人都是眼中泛光,脸色都激动的涨红!

一个月的时间!居然能够从初级四星灵宗,晋升为中级四星灵宗?

要知道,成为灵宗之后,每一个星级之间的差距犹如鸿沟,即便是初级和中级之间,也是相差巨大!有时候一个人辛苦修炼了几年,也未必可以直接晋级的!

然而不过是几滴血液,竟然就有着这样的逆天效果?

方才他们看到,那上古彩翼鸟的身体可是十分庞大!里面不知多少血液!

而且,连血液都有着这样的效果,那说不定血肉骨头都有着更加强横的作用!

如果能够得到它,那么之后几乎可以肯定,会成为绝世强者了!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便是值得奋力一搏!

不少人摩拳擦掌,咬了咬牙,便是继续叫价!

“三百二十万!“”三百五十万!“”三百五十五万!“

这个时候,留下的能够竞争的,便是实力最强的几家了。

这毕竟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弱肉强食,此时这么大一个能够变强的机会放在眼前,他们当然要努力抓住!跟这想必,那钱财就真的没有那么重要了!

“三百六十万!“

一个男人几乎是颤抖着声音,喊出了这个价格。

旁边不远处坐着的人闻言,有几个看过来的,而后调侃:“兄台,这么多紫晶石,你们若是真的全拿出来,只怕是会倾家荡产了吧?“

那人脖子一梗,冷冷道:”老子高兴!关你屁事!“

那几个人闻言,神色讪讪,无趣的闭嘴了,但是相互之间,还是交换了彼此了悟的眼神。

其实这也不难理解,就算真的是倾家荡产,如果能够成为顶尖强者,那什么没有?

所以,这个其实还是值得的!

然而很快,似乎是没有想到事情会突然变成这般模样,楼上的那人好像有些怒意,便是再度喊价——

“四百万!“

这样直接的提价,又是让不少人神色一怔,而后便是脸色难看的安静了下来。

到这个时候,剩下的人已经只有那三四个人了。

听着传来的叫价声,凤长悦却是始终神色淡淡,似乎不为所动。

不过听到那不断加价,而后直接到了四百万的时候,她垂眸看了可斯莱一眼。

这女人,能够走到今天的这个位置,绝对不是凭借着那张美艳的脸庞。

小小手段,已经将在场的这么多世家之人都掀动起来,原本那三百一十万已经是顶端了,短短的两句话,便是再度让众人的激情燃烧了起来,并且心甘情愿的砸钱。

这份心思和手腕,倒不是一般女人能够有的。

想到那张如同春风拂面但是眼底却闪着精光的艾伦,凤长悦神色平静,眸色微深。

也是,能够在那个男人的身边带着,这可斯莱,倒的确是有几把刷子。

即便是不喜欢她了,凭借着这份姿容和心思在奥金拍卖行,也能风生水起。

恐怕连艾伦都是舍不得这么一个聪明的女人吧。

可惜,也不过如此。

听到可斯莱后来解释的那些话,小彩的情绪便是越发的激动起来!

它的翅膀“唰”的一声,陡然张开!

上面流光溢彩的羽毛,在这一刻都似乎被情绪感染,因为些微的颤抖,而流动着越发惊心动魄的美丽光彩。

但是此时,凤长悦却是没有心情去看它翅膀的美丽,因为即便是没有契约,此时她也可以感受到小彩即将爆发的情绪!

它眼睛里面已经是猩红一片,带着少有的戾气和狂暴,几乎让凤长悦看的一惊,而同时,它震动双翅,朝着面前的窗户狠狠拍去!

暴怒之下的小彩若是全力一击,凤长悦可以肯定,这窗户肯定会碎裂开来!

她立刻站起身来,低喝一声:“小彩!回来!”

这一声清朗而严厉的声音,顿时让小彩精神一震,而后缓缓回过头来。

凤长悦可以清楚的看到,那双眼睛里的绝望和滔天的愤怒!

她虽然不能感同身受,但是因为跟小白小彩呆了很久,她清楚的知道,血脉对于魔兽而言意味着什么。

但是此时,亲眼看到自己的祖先,竟是那么耻辱的被放在拍卖台上,任由那些卑鄙而贪婪的人类来评头论足,别说小彩,就是凤长悦都觉得愤怒。

而且,方才可斯莱的那一番话,分明是再一次的羞辱!

这根本是将这上古彩翼鸟的尸身,当做是一个极为不错的商品,一点点的出售!

这些人甚至对它的骨血皮肉都有了兴趣!想要据为己有,而后利用那些来提升自己的实力!

凤长悦几乎无法想象,小彩听到这话,内心究竟承受了怎样的折磨。

她站在这里,小彩就在她身前不远处,双翅展开,神色凶戾,似乎下一刻就会冲出去和那些人决一死战!

她从未见过这样的小彩,似乎身体里面所有属于魔兽的残暴和狂躁,在这个时候都在蠢蠢欲动!

她心中一沉,面容之上似有微霜。

“过来,小彩。我说会帮你,就一定不会食言。但是现在出去,是绝对不行的。”

她倒不是担心打不过那些人,只是若是将那些人惹急了,将上古彩翼鸟的尸身趁机损毁了,才是得不偿失。

小彩听到她的话,过了好一会儿,那猩红的颜色才逐渐褪去,而后露出那原本瑰丽的彩色眼眸。

只是这眼神,着实是太过哀切可怜。

凤长悦上前,摸了摸它的头,低声承诺:

“你放心,那些将它的尸身抢回来的人,以及将它拿出来拍卖的人,我也绝对不会放过!”

小彩这才安心了一些,展开的翅膀逐渐收回。转头看向那一片隆起的黑影。

凤长悦也看了过去,眼眸深深。

虽然隔着一段距离,但是….

她依然可以感受到,空间里面,那个装了三颗血珠的玉瓶,产生了异常强烈的波动!

其实从那上古彩翼鸟的尸身出现的时候,凤长悦就已经觉察到了,那几乎疯狂的感应。

她几乎可以肯定,那血珠,就是这上古彩翼鸟的!

不知当年它到底是遭遇了什么,竟然落得这般凄惨的下场,而且竟然始终未曾回到家族中去,反而是长久的流落在外,一直到今天,更是无比耻辱的被拍卖。

轩辕夜见她神色微凝,清冷的眉目之间闪过微风小雪,深邃的凤眸也随即扫过了那已经被遮掩起来的上古彩翼鸟,却是没有说话。

听着外面此起彼伏的声音,凤长悦一声冷笑。

“这些人,当真是贪婪的可以。不过,他们大概不知道,上古彩翼鸟身上,除了双翅,只有血液蕴含着强大的力量的吧?”

轩辕夜淡淡道:“他们想得到,自然是希望上古彩翼鸟全身都是宝贝。”

上古彩翼鸟身上,双翅是最为强横的部分,蕴含的力量也是最为神秘而强大。

除此之外,它们身上的血液也是拥有着极强的力量,因为真正的血脉之力,其实就隐藏在血液之中!

但是,上古彩翼鸟那么庞大的身躯,却不是每一滴血都蕴含强大力量!

凤长悦曾经听小白提过,神兽身上的血脉之力,因为通常都极为强大,所以并不会蕴含在每一滴的血液里面,很有可能一只神兽身上,只有几滴是拥有血脉之力的。

所以,上古彩翼鸟,凤长悦几乎可以肯定,身上也是只有一点点是有着令人惊叹的血脉之力的。

其他的,也不过是一般的血液罢了。

至于可斯莱那个所谓的一个月晋级….

凤长悦冷笑。

上古彩翼鸟身上只有那么几滴是包含了强大力量的,如果那个人真的那么巧,刚好吸收了一滴,那么实力提升也没什么不对,不过,上古彩翼鸟可是上古神兽,身体里面强横的力量,又怎么是人类脆弱的肉身可以轻易承受的?

若是没有强大的炼药师,只怕那个人很快就爆体而亡了。

就连凤长悦现在也没有把握,可以完全将上古神兽的血脉之力之中残暴凶残的力量化解,何况不过是一个拍卖行的属下?

只怕,是任由那个人死了。

如果真的那么有效果而且安全的话,这上古彩翼鸟,又怎么会被拿出来拍卖?

果然,下面很快有人开口询问:

“可儿,若是这上古彩翼鸟真的如同你所说,那么…那么又怎么会将它拍卖了自己留着,岂不是更好?”

现场出现了片刻的安静。

所有的人都忽然神色一怔,而后纷纷意识到,这的确是个问题。

顿时,不少人的表情都变了变。

是啊,谁不是有了好东西自己留着的?而且听描述,还是可以直接提高自己实力的珍宝。

这奥金拍卖行后面真正的主人是艾伦,他们也都是知道的,平素并不愿意和他杠上,毕竟他是城主的儿子。

虽然艾伦天赋不错,但是在同龄人之中,却也只能算是个中上,却绝对不是顶尖的天才。

有这样的好机会,他会平白放弃?

不少人心中都是摇头,艾伦可不是那样的人。所以,这上古彩翼鸟,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一时间,叫价已经到了四百二十万的拍卖场内,忽然安静。

可斯莱不愧是见识过不少大场面的,虽然出现了这样的情形,面上却是表情分毫不变,嘴角的笑容甚至更加深了一些,看起来越发的美丽妖娆。

“诸位有所不知,这上古彩翼鸟的力量极为强大,但是却有一点,就是也会对修炼者的契约神兽产生影响。如果是一般的魔兽,基本上会变得更强,尤其是飞禽类的魔兽,更是能够精进一层,但是如果契约魔兽本身就是神兽的话….那就没什么作用的。”

众人了然,艾伦身上,的确是契约了神兽的。

那么这样看来,倒是可以解释。

看着可斯莱的淡定模样,肯定也是早就准备好了会有人提出这个问题。

不过,就算她现在才说,众人也没有办法苛责她。

因为这实在是不算一个非说不可的东西。

在场的这么多人,即便是加上包厢之内的,契约神兽的肯定也绝对不超过一手之数。所以这对于一般人而言都算是好事儿,大家自然也是没什么意见。

至于有神兽的,其实也都不会再花费大价钱来拍这东西了,因为他们自己也会知道,神兽彼此之间并不相融,所以也不会脸红脖子粗的叫价。

所以在听了她的这一番解释之后,现场的人纷纷点头,而且放下了心。

凤长悦挑眉。

这些人大概真的已经被贪婪冲昏了头脑,虽然上古彩翼鸟是已经死了,但是那毕竟是上古神兽,怎么可能和那些普通的神兽甚至是魔兽相提并论?

可斯莱的这话说的很有技巧,解释了一部分,却掩藏了一部分,导致大家都没有了疑问并且再度开始提价争抢。

就算是契约魔兽可以承受那力量,也不想想自己的肉身,有没有那么强悍。

“四百四十三完万!“

价格已经比最开始翻了两倍不止,但是区位依然没有停下来的趋势。

虽然大部分人都已经放弃了竞争,但是却还是有坐在台下的一个老者在不断的提价。

和他杠上的,是包厢之内的那个人。

场面逐渐安静了下来,似乎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四百四十七万!“

包厢之内的人,此时加价也不再是随随便便就多几十万紫晶石,毕竟,这个价格已经是超乎了众人的想象了。很有可能,这个数目已经是场下好几个中等家族的家底总和了。

这样程度的竞争,已经不是一般人可以参与的,虽然遗憾,但是却也没有办法,只能退出了。

而虽然只剩下了两个人的竞争,周围比较安静,气氛去是越发的紧绷。

“四百五十万!“

那老者没有犹豫,再度开口。

这一次,包厢之内,稍微停顿了片刻。

没有人说话。场中陷入死寂,有种微妙的尴尬。

不少人都是猜测,也许那人是不愿意再提价了,毕竟四百五十万紫晶石,实在是太多了!

这场竞争,终归于要结束了吧?

但是就在众人以为,这个就这样的时候,那包厢里面,却是忽然传来了一阵笑声。

只是那笑声虽然大声,却很阴冷,似乎带着无尽的愤怒。

众人心神一凛。

“哈哈哈…看来,今天你是要和我杠上了?”

这声音一出来,场下的众人脸色遽变!

就连在台子上一直挂着魅惑笑容的可斯莱,也是瞬间脸色一僵!而后眼底飞快的闪过了一丝不安!

显然,这些人都是瞬间听出了那人的声音。

凤长悦饶有兴致的看向那个方向。

包厢原本是可以将人的声音进行转变的,而且这里是圆形的建筑,只要你不想暴露身份,那么就可以变化声音,而且还可以让声音在这里面环绕,让人听不出到底是哪个方向的。

但是现在这人竟似乎是被逼急了,直接喊出了自己真实的声音。

自然,众人也就都知道这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也知道了这是谁。

凤长悦捕捉到了可斯莱眼底闪过的那一丝不安和厌恶,倒是有些好奇。

可斯莱可不是一般人物,她背后更是有着几乎可以在整个落加城一手遮天的艾伦,怎么会仅仅只是听到一个声音,就产生了这样的情绪波动?

声音听起来倒是挺年轻,只是带着一股子的戾气和阴沉,而且十分的傲慢,让人很是不舒服。

凤长悦不知道这人,但是其他人却都是认出来了。

这个人,并不是落加城的人,而是另一个相邻城市的城主家的小儿子,沈尧。

为人性格极为暴躁骄纵,但是因为天赋极好,所以也备受宠爱,没少胡作非为,仗势欺人。

他和艾伦之间,其实彼此看不惯,但是出于面子上的考虑,两人倒是也没有发生过太大的矛盾,尤其是这沈尧,平素经常来奥金拍卖行,成交率也非常的高。

按理说,他出手也算阔绰,身份尊贵,应当是十分受欢迎的贵客。

不过,却因为他实在是有些行为太过分,而导致几乎所有人都对他敬而远之。

他曾经有两次没有拍到自己喜欢的东西,但是因为奥金拍卖行对包厢内的客人的*保护的极好,所以他当时并没有发作。

但是之后他就用尽手段,让下面的人顺藤摸瓜,找到了将东西抢走的人,通通残忍的杀了。

两次,皆是如此。

虽然事情做得十分隐蔽,但是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这些自然也逐渐的被人知晓。

纵然憋屈愤怒,但是能够和他杠上的,可是没有几个人。

至于艾伦,更是直接甩下一句“离开了奥金拍卖行,生死与我们无关”,自此导致众人更是厌恶沈尧的到来。

他来了,就意味着绝对要抢东西,而且绝对不允许别人和他争的。

尤其是现在,居然主动暴露身份,显然是在威胁了!

一般而言,就算是真的很想得到这东西,知道了沈尧在这之后,大多数人都会选择放弃。

东西没有就没有,不值得搭上一条性命。

大约,除了艾伦,是没有人愿意直接和他作对的。

而可斯莱厌恶他,纯粹也是因为这个沈尧过于嚣张,而且曾经出言侮辱她,所以她也是这个反应。

但是不管心里多么厌恶,表面上还是要继续笑脸迎人的。

她以最快的速度调整了自己的表情,宛然一笑:“四百五十万,不知可还有更高的价格了?”

这句话,她也只是走个过场罢了,只要不傻,不会有人在沈尧这么直接暴露身份之后依然选择继续。

但是没想到,在她的手已经握住了小金锤的时候,那老者居然再一次出声!

“五百万。”

居然直接加了五十万紫晶石!

这已经不是要和沈尧竞争了,这是*裸的要打脸沈尧啊!

在沈尧以为对方没钱,或者会因为自己爆出身份而忍让的时候,偏偏继续加价!而且一张口居然就是这样的价格!

这简直是一巴掌打在了沈尧的脸上!

众人都是倒吸一口凉气,不可置信的看向那个方向!

就连可斯莱也是伸出手,掩住了红唇,魅惑动人的眼眸中闪烁着震惊的光泽。

就连沈尧,也是瞬间敛了脸上阴沉的笑容,毒辣的眼神猛的看过去!

因为是坐在场下,所以并没有什么掩饰的东西,大家都是一眼看到了那老者。

那老者坐在偏僻的角落,光线比较昏暗,但是却依然可以看个大概。

这一看,却是不少人都一怔。

因为这个人他们不认识。

看到那张陌生的苍老面庞,不少人愣了之后纷纷和周围的人交换了眼神,便发现,原来大家都不知道那是谁。

这…看起来不像是城中的人啊…

怪不得,他可能根本不认识沈尧吧!?

但是即便如此,能够轻松拿出五百万紫晶石,也足可以看出这老者,绝对不是一般人!

场中只有那老者淡然平静的声音回荡,氛围显得格外的紧绷。

沈尧在短暂的沉寂之后,忽然笑了一声。

众人立刻缩了缩,恨不得立刻隐身,远离这里。

沈尧这是已经愤怒到了极点了吧?

按照他一贯的作风,这次知道是谁,而且对方这么不给面子,该不会直接在这里直接打起来吧?

但是随后,不等沈尧说话,那老者便是看向了沈尧的方向,似是有些疑惑道:“怎么?拍卖会不是价高者得吗?你这是想抢这东西,却没钱了,所以恼羞成怒了?”

嘶——

众人几乎连呼吸都恨不得消失!

这句话,真是火上浇油啊!

果然,沈尧立刻道:“放屁!老子没钱?你是什么东西,敢这么和我说话?”

那老者眉头微皱,显然有些不满。

但是随后,他却是忽然转向一边,低声道:“小姐,让您听到这般的污言秽语,是老朽的过失。还请小姐见谅。”

众人一愣,这才发现,在那老者的旁边,更加昏暗的地方,原来还坐着一个人!

“无碍。风老您不用在意。”

一道清泉般的声音,忽然响起。

这声音十分的干净清澈,即便是看不到人,却也能从这声音和那淡雅的语气之中,感觉到这一定是一个矜贵自持而优雅从容的女子!

一时间,倒是有不少人的眼神都转移了过去,眼底有几分热切。

这样的声音….一定是个难得的美人啊!

而且这女子身份看起来十分尊贵,只是因为听了几句粗话,那老者就请罪,肯定是被保护的很好的世家小姐吧?

不过,虽然没机会得到,但是纵然是看上一眼也好啊!

那老者闻言,似是松了一口气,苍老的面容上露出慈祥而疼宠的笑容。

很明显,虽然是属下,但是他却是将这女子当做自己宠爱的孙辈看待的。

沈尧被这么直接忽视了,已经怒不可遏,纵然似乎这两个人身份不凡,他现在也是什么都顾不上了!

“不就是五百万吗?老子加价!五百四十万!我倒是要看看,你要和我争到什么时候?”

现场无人说话。

五百四十万紫晶石!

这样的大手笔,纵然是沈尧的家族,只怕也不是那么好拿出来的吧?

可是现在,他分明是要和对方杠上了啊!

倒是有不少人反应过来之后,纷纷幸灾乐祸,不管怎样,总算是有人站出来对付这沈尧了!不管结果如何,这过程已经是十分酸爽!

但是沈尧这边激动愤怒,那老者和那女子却似乎根本不在意。

听到沈尧继续加价之后,那老者转头,看向那女子。

“小姐,还要继续吗?”

那女子顿了顿。

众人心头一动,难道这就停了?他们也没有继续的打算了吗?

然而沈尧得意的笑容刚刚露出来,还未说话,就忽然听到那女子的声音。

“虽然好像对方很想要,但是….我实在是觉得,那羽毛很是漂亮….”她轻轻一笑,“虽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如果把羽毛做成扇子,送给初姐姐,她一定会很高兴的吧?”

一声落,众人惊!

这、这是什么意思?

她要这上古彩翼鸟,不过是为了那瑰丽的彩色羽毛?并且做成扇子送人?!

众人都是震惊不已,但是又觉得这女子的语气,并不像是故意说这话来刺激沈尧,所以心中更是震撼无言。

这女子到底是什么人!?

在别人都为了上古彩翼鸟争得一塌糊涂的时候,她居然只是为了那几根羽毛?

就连沈尧也是懵了,而后便是下意识的觉得,这女子肯定是在说假话!

怎么可能有人要这上古彩翼鸟,只是为了漂亮的羽毛?

但是那老者却是没有在意周围人的视线,只是点了点头:“是的,小姐对初小姐,倒真是上心。她一定会喜欢的。“

随即,他转头,道:

“既然我们小姐喜欢,那么….就麻烦诸位让让了。”

“八百万。”

八百万!

整个会场回荡着那老者的声音,几乎让人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方才还是五百多万,这一说,竟然直接提到了八百万紫晶石?

这般的价格,生生翻出了起拍价四倍!

关键这老者的语气十分自然,似乎根本不觉得这八百万是什么事儿!

就连沈尧都说不出话来,看着那老者,以及那隐藏在黑暗之中的女子,嘴唇动了动,却是说不出什么来。

这….

这人的背景,绝对不一般!

整个会场,这一次是彻底没有人说话了。

可斯莱甚至激动的连小金锤都快握不住了。

她不是没见过财大气粗的,却没见过在这种程度的!

八百万紫晶石,不过是为了几根羽毛,博人一笑?

这般的水平…只怕连他们都无法抗衡!

而此时,白虎长老和青龙长老也是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但是没有看出来那是谁。两人相视一眼,没说话,但是心中却是有了猜测。

而独自在一个包厢的凌朗,却是摸摸下巴。

不知道,这一次,那位会如何应付?

可斯莱握着小金锤:“八百万一次,八百万两次….“

想到那彩色的羽毛,那女子轻轻笑起来,红唇微弯。

而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个价格肯定是最后的结果,这上古彩翼鸟也肯定属于这神秘的女子的时候,却是忽然异变突生!

一道冷清的声音,再度传来!

“一千万。“

轰!

几乎犹如平地一声雷,这声音顿时让现场的气氛再度冻僵!

那女子嘴角的笑容忽然淡了,看向某个方向,声音略微有些清淡。

“不知这位…为何要抢我的东西?我很喜欢….“

“不巧,我的女人,刚好也喜欢那上古彩翼鸟。“

轩辕夜却是忽然将凤长悦拉到了怀里,静静的看着场中,深邃的凤眸之中,犹如星辰变幻!

“所以,这东西我是要定了。“

在那女子想要开口的时候,轩辕夜的嗓音微沉,似是千年积雪冰封。

“另外,这一次,任何人加价,我都多加一百万紫晶石。“

“清场!“

------题外话------

谢谢大家一路相随么么哒!奖励名单会在明天或者后天公布,大家注意看!到时候留言领打赏!群么么!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