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61 上古彩翼鸟!

第二天瓦上很快到来。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凤长悦和轩辕夜也打算去那所谓的奥金拍卖行看看。

在出门的时候,刚打开门,旁边一直安静着的房间就忽然有了动静。

率先出来的是白虎长老和青龙长老。

虽然他们不敢反对,但是对于这两个人,他们还是抱着极大的警惕心的,所以一直都十分小心谨慎的注意着他们的动静。

他们刚刚一出来,两人便是迅速出来。

看到这两人出现,凤长悦和轩辕夜两人倒是也在预料之中,不过对他们倒是并不在意,所以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便是没有理会。

两个长老微微有些尴尬,实在是那一眼虽然平淡,但是不知怎地,总是有一种挥之不去的胆怯和忐忑之感,所以对上那目光的时候,总是感觉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已经被对反预料到一般。

这种感觉十分不爽,但是两人却只是彼此对视了一眼,便选择了忍耐。

而同时林远也是已经一早站在了门口等待,见两人出来,林远弯腰行了礼,便退到一边。

但是林远的心里,却是远远没有这么平静。

君上和她睡在一个房间!

虽然不是第一次了,但是林远每次还是会觉得心里有种莫名的兴奋感。

他是知道君上对这女子的情感的,即便是一个圣人,也不可能在面对自己喜欢的女子的时候做到心中毫无波澜,温香软玉在怀,能够克制住的,更是少之又少。

虽然相信君上应该还是守礼的,但是林远看着容色冷清的轩辕夜,却是无不揣测——

谁会知道,这样一个看起来冷心绝情的君上,竟也会有这样的一天?

他面容平静,但是眼底却是闪过一丝期待和兴奋。

而后出现的是凌木,虽然这几天赶路比较辛苦,对他受过重罚的身体而言,是极大的折磨。

但是,他的气色却是逐渐好了起来,只是依旧沉默寡言,像是以往的一般模样。

最后出来的是凌朗。

他走出门,看到一行人都已经准备好,心中了然,面上却是一晒。

“白虎长老,青龙长老,你们两个倒真是无微不至啊!我住在他们旁边,出来的都没有你早啊!两位当真是好精神!”

这几天的相处下来,对于凌朗这般的言语攻击,两人已经可以基本装作无视,但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这样说,两人终究还是有些尴尬,纷纷转开目光,嘴巴却是紧紧的抿住,似乎不打算和凌朗争执。

凌朗冷哼一声,倒也是不在意。

反正总有机会折磨他们的。

“咱们现在就去吗?”

凌朗看向凤长悦和轩辕夜。

凤长悦点点头。

“去,倒是没有问题,不过…。这什么拍卖会的,咱们也是没有什么了解,咱们要是一群人去,未免目标太大了吧?”

凌朗晃悠了两步,思忖片刻,便道:“不如…。咱们分开走如何?”

白虎长老和青龙长老听到“分开”两个字,立刻精神紧绷了起来,连看向凌朗的眼神都是有些怪异。

凤长悦看向轩辕夜,而后点头道:“好。我看昨天那人似乎很是有些神秘,所以为了避免麻烦,咱们还是分开比较好。”

轩辕夜嗓音低沉清冷:“嗯。”

一听这话,两个长老立刻急了。

白虎长老慌忙道:“等等!”

原本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在对上轩辕夜那淡然看过来的眼神的时候,却是不自觉的心脏一缩,而后就忽然觉得脊背发冷,语气顿时降了下来,语气变得很弱:“这个…。这个……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咱们毕竟是一起的,我们三人更是负责带领您们前往采集点的,若是分开,我们只怕是无法时刻在您的身边,那我们回去之后,真的无法对家主交代啊!”

轩辕夜神色冷淡,淡淡道:“你们想跟着?”

虽然只是一句问话,语调也十分平静,但是对着那张容颜,白虎和青龙都是无论如何都说不出来那个“是”字。

青龙长老随即干脆将焦点转移到了凤长悦的身上:“我们也是没办法呀,还请您多多体谅。其实像这样的拍卖行,都是有着包间的,我们一起,别人也是无法发现的。况且,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落加城,能够翻出什么浪花来?”

说道这里,他脸上似乎浮现了几分不屑之色:

“那个人再厉害,这所谓的拍卖行再强横,难道还强的过我们凌家?”

白虎长老连连点头。

凤长悦却是嘴角含笑:“两位长老,你们难道没有听过一句话——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就算整个西凌域都是凌家的,但是现在在这里,依然是他们占据优势。如果那个人真的想要针对我们,我们这样早早预防也是好的。分散目标之后,更是不会轻易的和他杠上。两位长老虽然实力强大,但是,如果对方动用全城的力量…。”

她微微一笑,微冷。

“恐怕,你们就真的无法回去跟你们家主交代了。”

两人哑口无言。

“再说了,不过是一个拍卖会,若是两位想和他们斗到底的话…。耽误了我们的时间,我们可是不会那么高兴了。”

微冷的语气,让现场的气氛顿时一僵。

凤长悦却似乎是没有觉察到两人一瞬间难看的颜色,忽然话锋一转,轻松道:

“等拍卖会结束了,我们再在这里会合不就行了?”

这样轻描淡写的几句话,一张一弛,已经将两人的心反复折磨了一遍又一遍。

两人相识无言,最后白虎长老看向一旁始终沉默的凌木:“凌木少爷,您看呢?”

凌木虽然之前遭遇了打击,但是现在看来,却还是在短短几天之内,重新恢复了原本的身份,可见手段,而且毕竟是家主看重多年的人,他们终究还是比不上凌木的身份的。

所以这么一问,若是凌木答应分开,那么就算出什么事儿,那也可以推到他身上,如果他说不分开,那也比他们两个人的话语权更大。

凌木气色恢复了一些,但是唇色依旧有些苍白,闻言,他静默了片刻,而后抬起头道:

“凌木不过是代罪之身,不敢随便做决定,家主既然让两位前来,那么肯定是信任你们可以做好的。我如今这样的身份,不过是随行罢了,并没有什么资格。所以,还是请两位决定吧。”

“…。”

两人心中都是愤愤,虽然知道凌木向来心思谨慎,但是此时却是觉得格外的厌烦!

无奈,两人终究还是不敢真的得罪轩辕夜的,只好点头:“既然如此,那就如您所愿。我们等拍卖会结束再会合好了。”

凌朗笑眯眯的看回去:“早这样不就好了?平白浪费我的时间。”

“…。”

两人忍了又忍,才控制住自己心中憋闷的火气。

凌朗却是已经笑吟吟的走了出去:“既然都分开了,那我自己就先走了!到时候,若是有好东西出现,你们可是一定不要和我抢啊!”

凤长悦看着他晃动的潇洒的背影,挑了挑眉。

这个要求,她似乎,不能答应呢。

随即,一行人纷纷走出了住处,各自分开朝着那奥金拍卖行而去。

白虎和青龙两人自然是一起,凌木自己一人,凌朗自己也是一人,林远则是跟在凤长悦和轩辕夜的身后,低声的回报着自己打听到的内容。

“公子,听闻奥金拍卖行是这附近千里,近五十个城市之中,最大的拍卖行。他们每一个月进行一次拍卖会,虽然次数少,但是规格极高,只有身份最高的那些人才可以进去。所以,能够进入奥金拍卖行的,都是有几分背景的人。”

“因为拍卖的东西都十分罕见,所以他们的保密性也极好,而且绝对不允许在拍卖行之内发生打斗,一旦出手,就会立刻被请出去。而奥金拍卖行之所以这么的强硬,正是因为——它的背景即便是在这些人之中,也是绝对强大的。”

“奥金拍卖行的主人,是落加城城主的独子,也就是我们昨天遇到的那个艾伦。”

林远语气冷静,眉目之间浮现几分淡淡的不屑。

“那个人,仗着落加城是附近最为强大的城市,为人手段也是十分的武断。虽然看起来总是笑吟吟的模样,但是真的下手的时候,方式极为狠辣,所以城中的人都比较怕他,暗中叫他‘笑面虎’。而且,这人还有一个为人诟病的特点。”

林远犹豫了片刻,微微低头,谨慎道:“那人…极为好色。并且男女通吃,只要是容貌出色的少年少女,甚至是半大的孩子,他都…下得去手。虽然众人怨愤,但是迫于他的权势,所以一直没有人管制他,让他变得越发的放肆。”

说道这里,林远心里冷笑。

他喜欢干什么都无所谓,但是偏偏将注意动到了君上以及那位的身上,当真是找死!

城门处的那几个人,他已经可以肯定就是那个艾伦的爪牙,他们尚且如此大胆,可见艾伦已经猖狂成了什么样子。

可惜,这一次,他算是踢到了铁板!

居然还主动迎上来,邀请君上他们去拍卖会,这不是自己作死吗?

林远已经可以想象到,那人凄惨的下场了。

轩辕夜闻言,凤眸之中闪过一丝暗沉的光。

“既然他喜欢,那就送他一份大礼。”

他忽然比出了一个手势,林远见了,立刻变得严肃了起来,而后恭谨的点头:“是!属下这就去办!”

说完,便是立刻离开了。

凤长悦略微有些好奇的问道:“你刚才说,要送什么大礼?”

轩辕夜牵起她的手,向前走去。

“很快你就会知道了。”

……

当凤长悦和轩辕夜一同来到的时候,奥金拍卖行的门口依然十分冷清。

除了门口的两个看守的人,其他竟是丝毫没有一丝人气。

不过凤长悦和轩辕夜倒也是并不奇怪。

既然是所谓的高级拍卖行,那么肯定是不会人声鼎沸的。

两人神色自如的走了过去。

似乎是早就被交代了什么,看到他们两人过去,门口等待的人见到陌生的面庞,却是分毫没有吃惊,反而是直接弯腰:

“欢迎来到奥金拍卖行。”

凤长悦挑眉,这艾伦,倒是早已经做好了准备。

两人随即进去,而后又有人前来,一路带领,态度都是十分恭敬。

最后,两人在一个房间的面前停住脚步。

进去之后,凤长悦就发现,这个奥金拍卖行的建筑有些奇特。

这整个是一个圆形的大型拍卖房间,二楼的位置都是一个连一个的包间,都可以正好看到中间的拍卖台,当然,下面也有一些座位,是留给那些愿意露出面容的人的。

在这里的人,要么是身份一般,所以也不会去争抢那些会引发灾祸的东西从而心里并不但有的,要么,是身份极为强悍,所以敢当面抢东西的。

而在二楼包间的,都是一些并不愿意露出面容的。

凤长悦一眼看去,此时拍卖会似乎已经快要开始,下面也已经坐了不少人。

她正看着,轩辕夜便从后面走来,将她抱在怀里,便坐在椅子上,静静的看着这即将开场的拍卖会。

“如果这个艾伦和奥金拍卖行真的有两把刷子,出现了不错的东西,其实倒也是可以看看的。”

凤长悦挑眉,身体向后靠在他宽阔坚韧的怀中,也拭目以待的等着。

轩辕夜眸光微闪,却是没有说话。

很快,下面中间空旷的一个圆形的台子之上,逐渐升起了一个拍卖台,大约有半人多高,通体黑色,呈现一种神秘而诡谲的感觉。

凤长悦唇角微微一笑,看来奥金拍卖行名字也不是白叫的,这拍卖台,竟是通体用的黑玉石铸就,这样的材料不仅十分坚硬,而且本身拥有极强的屏蔽能量的作用。

也就是说,即便是蕴含着极强能量的东西,放在上面,也基本上会被控制住波动。

这样,就进一步的为拍卖品留下了一点神秘的猜测。

而后,一个长相极为艳美的女子,不知从何处走出来,而后款款走上了台子,站在了拍卖台旁边。

她穿了一身白色紧身的旗袍一样的衣服,诱惑的曲线毕露,容颜眉眼,笑容妍丽,眼波流转间,不知勾去了多少男人的魂。

这一上去,场下就出现了片刻的安静,而后便是猛的爆发了一阵喧闹。

“居然是可斯莱亲自来?看来这一场真是有不同一般的宝贝出现啊!”

“可不是,她已经半年没有上过台了吧?而今居然出现了?啧啧,就算今天抢不到什么宝贝,能看看美人一饱眼福,也是不错啊!”

“哼,这女人美是美,不过,能在那家伙身边待了三年依然活的这么风生水起的,你们当真以为这女人是个没脑子的吗?”

话一出口,不少人都是面色微变,而后闭上了嘴。

的确,可莱丝是一个极为特殊的存在。

她是奥金拍卖行最出色的拍卖师,但是也是艾伦的爱宠,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

除了她,艾伦身边,还没有一个可以撑得过半年的,所以相比较而言,她这三年能荣宠不衰,并且逐渐成为了奥金拍卖行中心的人物,也的确是手段非凡。

不过虽然这美人如蛇蝎碰不得,但是下面的不少男人还是难掩惊艳的看着她,面色痴迷。

可莱丝也显然很知道自己的优势,也明白这些人要的是什么,站在那纯黑色的拍卖台旁边,一白一黑,更加显得她身姿妖娆,烟波含情。

但是周身隐隐的气场,又让人无法真的对她产生什么亵渎之意,或者,是不敢。

“多谢诸位今天能够前来捧场,今天的拍卖会,当真是迎来了不少贵客呢。”

她婉转一笑,便是十分的风情。

然而随即又眉间微蹙,似是有些烦忧:“可是,可儿已经半年未曾登台,这一次,当真是有些忐忑呢。”

看到美人蹙眉,下面不少男人顿时忘了方才要对这女人敬而远之的想法,身体都坐直了不少,微微前倾,似乎恨不得立刻冲上去,好好安慰一番。

不过可莱丝也很会把握气氛,只是说了这一句,便是再度含笑道:“不过,诸位能够前来,当真是对可儿的最好的褒奖呢。所以,可儿在这里,也恭祝大家都能拍到自己满意的宝贝!”

短短几句话,已经将现场气氛控制在自己手中,并且让现场热烈期待了起来。

这女人,倒真是有几分本事。

而后,可莱丝向旁边稍微走了一步,让所有人都能够更加清楚的看到那台子。

她笑容魅惑,声音也十分甜美还带着几分成熟女人才有的诱惑。

“第一件拍品,七品幻灵丹!”

哗!

这第一件宝贝的名字一从她口中说出来,现场顿时气氛一变。

纵然知道能够让可莱丝出来的,必定拍品都不错,但是第一个东西就是七品丹药,这规格…。

当真是这几年少见!

不少人惊愕之后,都是露出兴奋之色:看来今天这一次,肯定有不得了的东西出现了!

可莱丝显然也是预料到了现场的反应,嘴角笑容更深,纤细如水葱的手指在那黑色的台子上轻轻一点,而后那上面便是逐渐升起了一个巴掌大的白色玉瓶。

而那里面,想必就是七品幻灵丹了!

不少人的眼神都是热切了起来,甚至有人忍不住舔了舔嘴唇,难掩内心渴望。

“这是一颗中等七品幻灵丹,能够生死人,肉白骨。即便是灵尊强者丹田受伤,即将死亡,用这颗丹药,也能力挽狂澜,救回一命!诸位,想必是都不介意多一条性命的吧?”

可莱丝短短两句话,已经是将这东西的效果说了出来,并且成功的引起了众人想要得到的*。

七品丹药已经十分少见,中等的更是少之又少,然而最让人心动的,还是它超强的效果!

可莱丝的那一句“多一条性命”,显然戳中了不少人的心。

毕竟,就算是再强悍的强者,也不能肯定自己可以一直赢下去,一直没有任何危险,所以,这个时候,能够用一颗丹药换回一条命,自然是再好不过!

对于很多人而言,都是巨大的诱惑!

看众人已经被调动起来,可莱丝莞尔一笑:

“中等七品幻灵丹,起拍价——一千黄晶石!”

果然开口就是黄晶石!

在整个奥金拍卖行,只怕也只有可莱丝主持的拍卖会有着这样的规格了!

一千黄晶石,在一般人看来,或许是天文数字,但是对于这里的人而言,一千黄晶石,其实倒也算不上什么。

毕竟,这可是中等七品丹药!

于是,话音刚落,台下便是有人立刻道:“两千黄晶石!”

一人开口,其他人自然也是不甘落后,随即又有一些人开始叫价。

“三千万黄晶石!”

“三千五百万!”

“四千万!”

场内此起彼伏的叫价声,足以证明这是一个多么让人渴望得到的东西。

价格飞快的上涨,很快就突破了六千万黄晶石。

而场下的人,也有很多都已经脸色涨红,十分激动。

唯有中间台子上的可莱丝一脸笑意盈盈的看着。

凤长悦和轩辕夜都静静的看着,似乎并不受下面气氛的影响。

六千万黄晶石,已经是极大的手笔!即便是城中的权贵,也鲜少有人能够为了一颗丹药,投下这样大的资本!

喊出六千万的是一个中年男人,在喊出这额价格之后,周围便是陷入了短暂的寂静之中。

六千万黄晶石,这对于他们而言,用来买一颗丹药,实在是有些贵了。

而且,那个中年男人在那里坐着,神色坦然也带着几分得意,似乎那丹药已经是自己的囊中之物。

旁边不少人已经放弃,原本就只剩下了两三个人在竞争。

这六千万,更是让不少人都吃惊的长大了嘴巴。

不过,在场的人倒是都基本认识,也认出来这男人是城中一个极有势力的帮派的当家,平素为人就极为剽悍霸道,所以当他喊出来之后,不少人都是偃旗息鼓。

在台子上的可斯莱看了他一眼,嘴角含笑,然而心里却是并不十分满意。

也许对于大多数人而言,这个价格已经算是拍卖出的极好的了,可是她却是觉得,这个价格可以更高一些。

于是她魅惑一笑,目光似是有意无意的从某处扫过,红唇轻启:

“六千万,可是还有更高的价格了?一个可以救命的机会,六千万,可是不亏呢。”

坐在另一边的一个年轻点的男人,原本也打算竞争的,但是六千万而言,实在是有些高了,所以他原本已经打算放弃,可是可斯莱的眼神轻飘飘的扫过来的时候,他就觉得自己半个身体都酥了,当即心神一醉,就脑子一热,直接开口——

“六千一百万!”

听到居然还有人继续加价,不少人看了过来,而那个年轻点的男人还觉得这样的目光十分享受,心里原本的那点心疼也就消散,潇洒的坐在那里,看着可斯莱,眼神热切。

虽然这女人是艾伦的,但是现在在这样的场合,谁还能拦住他看她不成?

这种被人羡慕嫉妒看着的眼神,真是太爽了!

当然,另一个中年男人就不是很爽了。

他眼睛危险的看过来,而后冷笑一声,再度加价——

“六千三百万!”

这个时候,其实大家都知道,这个价格已经有些超出那丹药的实际价格了。

于是,旁人自然也就只是围观,看这两人到底谁能赢。

那中年男人自然不是为了一个可斯莱而花费这样的价格,他其实是真的想要得到那丹药,从而让自己的生命多一点保障,毕竟越是像他这样的人,就越是害怕死亡。

但是跟这么个幼稚的人竞争,实在也是把他气得不行。

那年轻男人一听,顿时又犹豫了起来。

六千三百万,若是他继续…。只怕回去之后,家族之中的人肯定会生气啊…。

可是…。

他抬头飞快的看了一眼,正看到可莱丝正满脸笑意的看着另一个男人,他顿时心中一怒,便高声道:

“六千三百五十万!”

“哈!”

他一喊出来,那中年男人就一声冷哼,嘲讽的看着他。

两人之间隔着一段距离,但是依然可以看清彼此的脸色。

他清楚的看到对面的男人,正用不屑的眼神看着他:

“就多了五十万?哈哈!你如果没钱了,就别在这死撑了!”

一句话说的那男人脸色涨红。

“谁说我没钱了?!我只是觉得,这东西的价格,也不过如此罢了!”

那男人闻言,却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而后一字一句道——

“六千六百万!”

再次直接提升了二百五十万黄晶石!

现场的气氛顿时变得更加微妙,那年轻男人一听,脸色就一下子白了。

他实在是拿不出那么多的钱,毕竟他不是家主,这次也只是代表家族出来看看,他手上一共只有六千五百万黄晶石,若是以往肯定可以拍到自己满意的了,可是谁知道今天的拍卖会居然这么高规格!

看到他沉默不语脸色难看,众人便也都已经猜到了他已经喊不出了,便也都是各自交换了微妙的眼神,却不说话。

可斯莱也看的出来,这个价格应当是今天最高的了。

一方面,这个价格已经不错,另一方面,这人已经当面几番叫价,分明是要定了,在座的不少人,都还需要好好处理彼此的关系,所以未必是没有人不愿意开更高的价格,只是卖个人情罢了。

可斯莱见好就收,深深一笑。

“六千六百万一次,六千六百万两次…。我宣布,这个七品幻灵丹…。”

“七品幻灵丹…”

凤长悦眸中闪过微光,倒是有些心动。

她现在最多只能炼制出高等六品丹药,一直无法突破七品的屏障,而这个丹药,倒的确是不错的样子…。

轩辕夜看了她一眼,觉察到她似乎有些意动,便再次抬眸,看向那场中,清冷的声音,瞬间传遍了整个拍卖场——

“十万紫晶石。”

这声音一出来,顿时让现场陷入了一片死寂。

众人都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然而却的确从彼此的眼神之中看到了同样的震惊。

十万紫晶石!

按照换算的利率来讲,即便是方才出现的最高的六千六百万黄晶石,也不过是不到七万紫晶石罢了!

而且,一般而言,不是到了关键时候,是不会有人愿意拿出紫晶石的!

但是现在,却是忽然有人直接出了十万紫晶石!

而场中间的可斯莱,也是震惊的睁大了眼眸,而后掩住了红唇,似也是十分震惊。

她看向二楼的方向,虽然下面的人不会知道到底是哪个包厢的,但是她是可以知道的,虽然还不知道里面是谁,但是…。

这个价格,的确是出手阔绰啊…。

她很快调整过来,将脸上的神色都收了起来,而后露出了十分甜美的笑容。

“这位当真是豪爽,便是可儿都敬佩不已呢。十万紫晶石,不知在场的诸位,可还有人想要出更高的价格?”

这句话不过是走个形式罢了,连可莱丝自己都知道,这个价格,已经远远超出这丹药的原本的价值,能够拍出这个价格,如果不是那个人脑子有问题,就是背景太过雄厚,以至于可以用十万紫晶石,拍下一颗七品丹药!

果然,场下一片死寂。

那原本以为胜券在握的男人脸色格外难看,他原本以为自己坐在这里,其他人肯定是不会撕破脸跟他抢的,可是…。他却是忘了上面还有包厢的那一群人!

若是让他知道是谁,必定要将这笔账好好算算!

“哼,真当自己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了,也不看看人家那手笔,岂是我等可比的?自取其辱。”

却是先前被打压的年轻男人开口嘲讽。

无这边剑拔弩张,但是却分毫不影响场上的可斯莱心中的激动和兴奋。

她以前当然拍过不少高出这个价格很多的宝贝,但是这次,毕竟是第一个拍品,就出了这样的价格,对她也无疑有着很多的好处!

她心里甚至有种感觉:今天的拍卖会,可能会出乎意料的精彩!

这一次,她脸上的笑容更加灿烂了,直接伸出手,握住了小金锤,笑意盈盈宣布——

“十万紫晶石一次,十万紫晶石两次,十万紫晶石三次——成交!”

咚!

一声锤落,台下陷入死寂!

某个包厢,凌朗翘着二郎腿,正在喝茶,结果听到那冷清的声音的时候,就已经没控制住一口水喷了出来。

而后,他狼狈的擦着水渍,一般絮叨的感慨。

这男人,真不是一般的有钱,也不是一般的宠爱凤墨啊。

凤墨本身是六品炼药师,他居然也肯用这么多紫晶石来换取一颗七品丹药。

不说话还好,一开口直接秒杀全场!

这般的气魄,这世上只怕是没有几个人能够做到了。

而另一边,凤长悦也是扭头看了轩辕夜一眼:“阿夜,你出价太高了。”

话虽这样说,她却是嘴角含笑,暗夜一般的沉黑眼眸里,闪过狡黠的光。

轩辕夜将她锁在怀里,眉色淡淡。

“既然你喜欢,那么多少都无所谓。”

这点东西他还是看不进眼里的,但是若是能够让她多几分安稳,那么也是不妨拍下。

凤长悦开玩笑道:“你再这样,我可是要败光你了。”

轩辕夜却是忽然笑开,胸膛微微起伏。

凤长悦倚在他怀中,也感觉到他胸膛的震动,那份快慰几乎传到她的心中。

而后,他的头逐渐靠近,搁在她的肩膀上,语调一贯的清冷,却是些微的低哑——

“荣幸之至。”

…。

两人谈笑间就这么把这件事情算过去了,分毫没有想过这样直接而残暴的碾压,对下面的人造成了什么样的压力。

不少人都是异常的沉默,目光紧紧的盯着台上,精神也是紧绷而忐忑。

看来今天的拍卖会东西很罕见,可是也出现了了不起的人物啊…。

而拍卖出了超乎想象价格的可斯莱,自然是心情愉快。

这个价格,已经刷新了奥金拍卖行这么多年,第一单的记录!

随后,可斯莱终于开始了第二件的拍品。

这一次,出现的是一个高级地阶灵宝。

凤长悦手上已经有了射天弓,自然对这些都是没什么兴趣了。

但是对于下面的人而言,这也还算是不错的宝贝,于是,最终也拍出了五千八百万黄晶石的价格。

场上的气氛越来越火热,人们之间的竞争也是越发的紧张。

他们已经可以确定,今天的这一场拍卖会,绝对是奥金拍卖行这几年来规格最好的一次。能够诶呈上来的,基本上都是绝佳的宝贝。

人们也就愈发的期待下面的东西,脑子里也都各自猜想了很多。

然而当第三个拍品出现的时候,整个会场,还是陷入了新一轮的兴奋之中!

在第三件东西出现之前,可斯莱宣布那东西即将到来的时候,却是先离开了一段距离。

在众人疑惑不解的时候,却见她手指一动,原本的那个半人高的拍卖台,无声的落了下来。

而后,再次升起的,却是一个巨大的圆形拍卖台!

在那圆台之上,被黑色的布匹盖着,隆起了一个巨大的弧度。

神秘的东西让场中莫名的变得紧张起来。

可斯莱脸上也是变得严肃郑重了一些,但是同时也没有掩饰眼中的兴奋。

她看向四周,缓缓道:

“诸位,即将出现在你们面前的第三件拍品,是…。”

哗!

她陡然掀开那上面盖着的黑布,头顶上一道月光一般柔和但是明亮的光照耀下来,正好让众人看得清清楚楚!

“上古凤凰后裔——上古彩翼鸟!”

随着她话音落下,那黑布也已经完全抖落,那圆台之上的情景,也终于呈现在众人眼前!

那是一个巨大的魔兽,静静的躺在那里,似乎已经死去多时,骨架极大,消瘦的灰蓝色的身上有几处惨不忍睹的伤痕,但是唯有那一双彩色的翅膀,格外引人注目!

是的!那只被拍卖的魔兽,有着一双彩色的巨大的双翼!

虽然看起来死去很久了,而且死状惨不忍睹,但是唯有那双彩色的翅膀,格外的漂亮耀眼,看的久一些,似乎会让人产生眩晕的感觉,整个人都变得恍惚起来。

不少人的眼神都微微变化了。

可斯莱见此,手中黑布一抖,将那魔兽再度遮盖了起来,淡淡笑道——

“各位,这上古彩翼鸟的翅膀虽然漂亮,但是也是它身上杀伤力极强的地方。各位可是要把持住心神,千万不要被迷惑了哦。”

这一番话,才顿时让众人回神。而后便是一身冷汗。

方才、方才不过是看了那翅膀一眼,竟然自己就不知不觉的产生了一丝迷幻的感觉,而且整个人变得有些飘忽,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如果不是可斯莱将那东西遮盖起来,只怕他们接下来发生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但是虽然不少人心惊胆战了片刻,还是很快的意识到,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宝贝!

原本还觉得可斯莱是故弄玄虚的人,此时也纷纷坐直了身体,紧紧的盯着那黑布。

如果能够搞到手,可是能出其不意的将人给迷惑了啊!

这样的东西,一定要争一争!

可斯莱明白这些人的心中想法,其实就连她自己第一次见到这东西的时候,都是吃了一惊。

而后,她就知道,这绝对是能够拍出一个天价的!

“如大家所见,这是一只死去多时的上古彩翼鸟,相信大家也都知道,上古彩翼鸟是有着上古凤凰血脉的强大的神兽,有的甚至可以进阶成为超神兽。但是在上千年之前,上古彩翼鸟就已经完全消失。我们的人也是无意间找到的这具尸体,经过长时间的鉴定,可以确定,这只上古彩翼鸟,是在即将晋级成为超神兽的时候失败,并且遭遇袭击而死亡的。”

“它的珍贵程度,可儿不必多说,大家也都知道,方才更是领教了一二。要知道,它身上,可是不止这么点宝物的。”

“话不多说,起拍价——二百万紫晶石!”

------题外话------

二月君特别幸运的考过了科二,已经回到学校啦啦啦啦啦。明天中午十二点更新,抢订阅有奖励,v群也有红包么么哒。庆祝周年庆啦啦啦啦啦~详情见最新公告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