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60 上古凤凰后裔!

虽然不满,但是白虎和青龙也不敢真的当面反驳,只好接受。

一行人随后就进入了一个客栈休息。

看到凤长悦和轩辕夜进入一个屋子休息的时候,白虎长老和青龙长老虽然面上不显,但是心里怎么想的,就是没人知道了。

不过,也没人在意他们怎么想。

因为就连凌木都是直接进入了自己的房间休息,让原本想要拉着他进行商讨的两个长老一阵无语。

而凌朗则是已经司空见惯,根本不放在心上了。

于是,凤长悦已进入房间,轩辕夜就布下了结界。

凤长悦盘腿坐着,神识沉入金色手镯之中。

这一次,她再进去的时候,小彩的情绪似乎好了一些,但是依然紧紧的挨着那蓝绿色的块茎,眼神之中,隐隐悲伤。

而娃娃也呆在一旁,眼睛红红的,似乎刚刚哭过。

凤长悦微楞:“娃娃,怎么了?”

娃娃抬头,见到她,顿时扁了扁嘴,似乎花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忍住不哭,而后似乎想站起身,冲着她跑过来。但是最终却还是坐了下来,呆在了小彩的身边。

但是那眼神再清楚不过的说着:娘亲快过来安慰安慰小彩!

凤长悦已经觉察到你东西,的确是对小彩的影响极大,此时有时间,而且看样子小彩已经平复了一些,她就靠近了一些,仔细的看向那东西。

那是一块通体呈现蓝绿色的块茎,整体不过手掌大小,形状极为不规则,边缘呈现幽幽的蓝色,越是向中间,则是越浅淡,而后转变成绿色。

而那上面,似乎有一层粗糙的皮,有些地方甚至爆了起来,看起来似是风干已久。

那人能够轻易送出这东西,就证明这东西在他眼里,根本不值钱,凤长悦原本也是因为小彩的意思才将它买了回来,并且为了不引起其他人的注意,故意在另一个魔核上纠结了许久,其实,这个蓝绿色的块茎,才是她真正的目的!

她原本也以为,这不过是一个几十年份的冰蓝果的块茎,但是这仔细一看,却是忽然发觉了异常。

冰蓝果,原本只是一种比较普通的药材,因为可以结出带着冰霜的蓝色果子而得名,而那果子也对止血疗伤有着不错的效果。

一般人都会将冰蓝果摘下来,而后用来提炼药材。

但是其实,很少有人知道,冰蓝果真正最有药效的一个部分,是它的块茎。

冰蓝果一般长在悬崖峭壁,并不是十分容易获取,但是对于一般的灵皇灵宗强者而言,倒也不算什么,只要将它的果子摘下就可以。

但是他们却不知道,那深深埋在悬崖峭壁之内的根部块茎,才是冰蓝果真正的珍贵之处。

不过因为那东西藏在石头里面,所以一般人根本不会想到这个。

一般,年份越久的冰蓝果,块茎就会越大,颜色也会越来越深,药效自然也会越来越好。

但是,即便如此,这一个不过是有着几十年份的药材,也不是那么的珍贵,起码,是无法入凤长悦的眼的。

真正引起她注意的,是上面那逐渐暴起的干涸的皮,以及那中间位置,颜色猩红的几滴血迹。

一般的块茎,即便是真的风干,也绝对不会像这样起皮的…。

她心神一动,神识收回。

而后,她翻手将那冰蓝果的块茎取出来,放在掌心仔细观察。

自然,同时也将小彩放了出来。

感觉到娃娃深深的怨念,她干脆让娃娃也跟着出来了。

于是,原本寂静的房间,顿时显得热闹了一些。

因为…。

“爹爹!娃娃好想你啊!”

一出来,娃娃就一眼看到了坐在一旁的轩辕夜,立刻高兴的眼睛都亮了起来,立刻软软的喊了一声,似乎忘了刚才还在心疼小彩。

此时的它,眼里心里已经只剩下轩辕夜一人了。

于是,娃娃顾不得其他,便甩着圆乎乎的手臂冲着轩辕夜飞奔了过去。

它长大了一些,但是看起来,也不过和人类两岁的孩子一般大小,而且格外的晶莹圆润,身前的一个淡紫色的肚兜,让它看起来更是多了几分人类孩子的气息。

它满脸兴奋的笑着冲轩辕夜跑去,但是没跑几步,就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脸上的神色忽然变了变,脚步也随之慢了下来。

它咬着手指,心里一阵忐忑:似乎上一次出来,惹爹爹生气了呢…。爹爹现在会不会还在生气?是不是不喜欢它了?

这样想着,娃娃心里就越发的担忧,眼眶再次红了起来,眼睛里面水光盈盈,似乎下一刻就会哭出来。

看到它这模样,原本闭目养神的轩辕夜,忽然睁开了眼睛。

一瞬间,那双澄澈的凤眸之中,似乎经历了万千星辰幻灭,深邃无边。

只是一眼就似乎让人沉沦,永无出路。

就连娃娃都是猛地一惊,而后彻底停下了脚步,呆呆的看着他。

看到娃娃这般模样,轩辕夜神色未变,只是眸色逐渐清朗起来,周身气度虽然一贯的清贵雍容,但是却不会让人觉得危险。

娃娃看着他,迟疑了片刻,才怯生生的叫道——

“爹爹…。”

这不是轩辕夜第一次听它喊爹爹,但是此情此景,却是多了另外的一种感觉。

此时天色已晚,只有房间之内的夜明珠,散发出淡淡的辉光,映在那正盘腿而坐的少女身上,更加衬得她肌肤如玉,眸似墨玉,任是无声也动人。

一片安静之中,只有她和他,光线浅淡,身前还有一个小小的人儿在喊着“爹爹”。

轩辕夜心里,忽然涌起了一种奇异的感觉。

这样的场景,他从未见过。

他自出生起,就没有梦境,自然也是不可能在梦中想象过这样的情形。

但是当这一幕真的发生的时候,他却忽然可以感觉到内心的一片柔软。

似乎有微风,轻柔而不可抗拒的吹来。

他忽然伸出一只手:“过来。”

声音虽然冷清,但是对于娃娃而言,却是巨大的鼓励,当即就脸色一喜,露出大大的笑容,飞快的跑了过去。

轩辕夜的手,触碰到它小小的身子,几乎是不受控制的,将它抱了起来。

触手温软。

娃娃一被他抱起来,就自动的伸出手臂,努力的抱住了他的脖子,然后蹭了蹭,声音甜软:

“爹爹——”

轩辕夜忽然看向凤长悦,眸色微深。

也许,必须要加快速度了…。

凤长悦似有所觉,忽然抬头看了他一眼。

相视无言,却已经胜过千言万语。

凤长悦定了定心神,压下心中的悸动,而后将注意力放在了眼前的冰蓝果块茎以及小彩的身上。

小彩自出生起,就继承了彩冰雀之王的血脉之力,所以虽然年纪小,但是却拥有着彩冰雀家族源远流长的历史和记忆。

它这个样子,难道是那血…。有什么问题?

但是那血迹很明显已经干涸了很久,凤长悦也无法辨认出来,而且看着那起皮的块茎,泛着幽幽的蓝绿色,总是觉得,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她怀疑这变化就是因为那上面的血迹,但是却不知道这到底是属于谁的血。

凤长悦看向娃娃:“娃娃,你可知道,小彩为什么这样?”

娃娃正在轩辕夜的怀中享受着难得的“父爱”,听到凤长悦问话,刚刚打算扭头,就发现已经身形挪动,瞬间出现在了凤长悦的身前,旁边,正是哀哀不已的小彩。

娃娃愣了愣,却是忽然听到头顶上传来一道冷清的声音——

“你娘亲在问你话,好好回答。”

娃娃:“…。”

它已经要说了啊喂!爹爹你这么快的将我送到娘亲身边,真的没有想过我的感受吧!

娃娃满心悲愤,已经彻底认清了自己的身份地位。

虽然并没有想和娘亲抢爹爹,但是…。刚才那个“慈爱”的爹爹,在娘亲面前彻底消失了啊!爹爹你这样只考虑娘亲自己的行为真的好么!?

娃娃咬咬唇,扁了扁嘴,心里默默的为将来的弟弟妹妹伤心了一下。

这样的爹爹,当真是靠不住啊…。

娃娃扭脸,看了小彩一眼,顿时神色变得哀伤起来。

“娘亲,小彩说,这是它的家人的血。”

“家人?”

凤长悦心中一定,果然如此。

但是小彩从出生就在伽陵学院,后来前去荆棘沙漠找她,之后就一直跟着她了,所经历的一切,凤长悦也都知道,但是除了彩冰雀之王,它好像并没有什么家人啊?

等等!

凤长悦忽然脑海之中一道亮光闪过,心里陡然划过一个想法。

家人?

莫非小彩是值得自己的同族?

彩冰雀家族也算是庞大,小彩有血脉之力,能够辨认出来,也是正常。

然而娃娃却是接着道:“嗯,家人!好像还是很了不起的家人呢!而且和小彩有着血缘关联,所以小彩才这样伤心的!”

娃娃语气忽然低沉,可怜的看了一眼小彩:“它说,它的家人死的时候,一定很痛苦…。”

凤长悦心中的那份猜想,却是越来越肯定!

小彩是新的彩冰雀之王,虽然对整个族群的生死存亡负有责任,但是其实,某一两个的生死,基本不会被它放在心上。

那么这血液,绝对来历不凡!

正在这时,小彩却是将脑袋放在了那上面,而后看向凤长悦,低低的哀鸣了一声。

凤长悦心中微动。

这冰蓝果的块茎本身并没有什么特殊,但是那几滴血液,却是十分神秘,而且似乎正是因为血液的缘故,它才会产生那样的变化。

她伸出手,准备摸摸小彩的脑袋,却是忽然看到那九根彩色的翎毛,竟是忽然微微颤动起来,而后上面的颜色竟是逐渐发出淡淡的辉光。

凤长悦一惊,却见是那冰蓝果的块茎之上的那几滴血,似乎缓缓的流动了起来!

这块茎通体呈现蓝绿色,越是靠近边缘,颜色就越深,在小彩靠近那血液之后,凤长悦清楚的看到,那几滴原本看起来已经干涸的血迹,竟是忽然缓缓的动了。

那猩红的颜色,原本是有些发褐色的,但是当小彩靠近,它竟是忽然凝聚了起来,而后竟似乎像是新鲜的滴上去的血珠一般,在里面缓缓的流动起来!

小彩似乎并不惊讶,脑袋贴在上面,彩色的琉璃一般的眸子里,泪光闪烁,而后,轻轻闭上眼睛,终于,落下了一滴泪——

它的眼泪猛的看上去,分明是透明的,但是当滑落的时候,凤长悦却似乎从里面看到了绮丽的色彩。

而后,那眼泪终于落下,滴在冰蓝果的块茎之上,瞬息消失。

但是那几滴血珠,却是动作忽然快了起来。

原本只是在原地轻轻的晃动,这一下,却是开始彻底的游动起来。

但是凤长悦看了一会儿就发现,那血珠似乎是被锁在了里面一样,看着似乎是在表面游动,但是其实外面还有着一层薄薄的壳,将那血珠困在里面,无法真的渗出来。

小彩看向凤长悦,眼神切切。

凤长悦心中一动:“你想要那血液?”

小彩点点头。

娃娃在一旁补充:“娘亲,小彩说那血液对它很重要,它不能就这样坐视不理的。”

凤长悦颔首,看向那蓝绿色的块茎。

经过刚才的一番动静,此时那上面原本爆出的皮,竟是似乎更加有想要脱落的趋势。

她心里略过几种猜想,这东西在里面,看样子小彩都无法将它弄出来,那么…。

她伸出手,右手之上,赫然出现了一团紫金色的火焰,而在那火焰的边缘,隐隐还能够看到一丝银色,看起来更是多了几分神圣和神秘。

整个房间的温度在一瞬间升高!

一旁的轩辕夜看着这一幕,嘴唇抿了抿,清澈的眉目之间,却是浮起几分淡淡的骄傲之色。

他手一挥,外面的结界再度加固。

神火的威压毕竟太盛,而且一出现,肯定会导致周围的温度都升高,不过这一次,就算是紧挨着的隔壁,也不会觉察到这里的异常了。

看到那腾跃的紫金色火焰,小彩直起身,似有期盼之意。

凤长悦心中确定了一些,心念一动,那块茎便是忽然腾空而起,紫金色的火焰朝着那蓝绿色的块茎而去!

如果是一般的冰蓝果块茎,接触天堂火的一瞬就会产生反应,而后迅速被提炼成粉末状,但是这一次,当天堂火靠近的时候,那块茎却是没有一丝反应。

像是一块石头被放在了火焰之中一般,分毫看不出来异常。

凤长悦没有泄气,反而是持续的燃烧着,终于,过了好一会儿,那上面的血珠,终于再度加快了迅速游动,在里面来回的徘徊。

而那表面上的龟裂的干枯的皮,也终于发现了一些变化,在紫金色的天堂火的灼烧之下,逐渐蜷曲,而后萎缩。

凤长悦可以清楚地感觉到,那块茎之内,传出的隐隐的能量波动,她心中更加确定,也加大了火焰的灼烧。

又这样过了一段时间,那上面的一块小小的皮,终于似乎经受不住灼烧,终于逐渐脱落下来,而在这个过程中,更是瞬间成了纷纷扬扬的蓝色粉末。

而就是在这一瞬,凤长悦清楚的感觉到,一股狂暴的能量忽然从里面冲击而来!

那似乎是挟带着无尽的怒意和威严,汹涌而来!

凤长悦神识一动,精神力倾泻而出,狠狠回击!

唳!

隐隐约约,凤长悦似乎听到了一声熟悉而陌生的鸣叫。

说是陌生,是因为她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个嗓音,像是积压了千年的怨怼,无尽的仇恨。

而说熟悉,是因为…。小彩的声音,和这个很像!

她余光看向一旁的小彩,果然看到在听到那声音的时候,小彩的神色陡然一变。

那九根翎毛,微微晃动起来,眼睛里面也骤然浮现了一丝压抑的悲愤。

凤长悦心神一定,手中火焰持续燃烧。

而当第一块脱落之后,剩下过程就顺利了许多。

不断的有东西脱落而下,最后都是变成了粉末状,全部飘洒而下。

而那里面的几颗血珠,颜色也是越发的嫣红,游动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到了后来,凤长悦甚至可以感觉到那从里面传达出的强烈的想要挣脱的*。

她心中一动,眉目微凛。

这东西比想象中的,似乎更加的…。

仅仅只是几颗血珠就蕴含了这样强大的力量,可以想象,这血珠的主人,当年是何等的威风强悍!

凤长悦几乎可以肯定,就算是一般的神兽,只怕都无法做到这一步!

而随着那上面皮层的脱落,那块茎越来越小,血珠在里面,挣扎的也越发的厉害。

而随之而来的,自然就是一*的能量冲击。

那般狂暴悲恸的情绪,似乎连凤长悦都感受到了一些,心情略微一沉。

但是很快她就调整了自己的状态,将那些乱七八糟的心思全部都清除了出去,平心静气,再度认真的提炼。

而小彩却是几乎不受控制,听着那一声声的呼唤,头上的九根翎毛,晃动的也是越发的厉害。

凤长悦就算是和小彩没有契约,此时也很明显的感觉到了它的波动。

娃娃在一旁看着,有些担心,小脸上眉头紧骤,眼神也满是担忧,想要去安慰一下小彩,却还是在即将伸出手的时候克制住了自己。

它虽然懵懂,但是也隐隐知道,这个时候,还是不要上前的好…。

轩辕夜也是觉察到了那能量,眸中闪过几分异色,看向小彩。

这小东西,当年是在伽陵学院后山上出现的,出生的时候,动静闹得很大,他虽然知道它身上继承了彩冰雀之王的血脉之力,却也是没有想到,它能够有这般的机遇。

他唇角微勾,看向凤长悦。

她似乎总是这样,有着超乎寻常的机缘,能够得到很多其他人想也想不到的东西。

可是与此同时,她自然也是付出了别人无法想象以及承担的痛苦折磨。

当时为了救这彩冰雀,她着实是付出不少精力和心血,而如果不是来到这里,也无法发现这东西。

所以说,这些终究还是她应得的。

这样的她,甚至无法让人嫉妒。

因为太努力,也因为,太出色。

他虽然不是十分在意下面的这些事情,但是她能够得到这东西,也算是身边多了一层保障,总是好的。

不然,一个九级的彩冰雀,虽然在一般人看来,的确算是不错了,但是,于她而言,却是稍显逊色。

终有一天,她会站在这大陆的顶端,能够陪她一路走过的,自然也要是不断提升的。

哪怕,只是一个没有契约的魔兽。

而另一边,凤长悦经过一段时间的提炼,终于是将上面的皮都已经炼化脱落下来,一眼看去,上面倒是光滑了不少,而且颜色更加的纯净瑰丽。

所以,那血珠看起来,在其中也越发的澄澈透明,徘徊的速度减慢了,却是开始一下下的向着外面撞击,似乎疯狂的想要出来。

凤长悦眼睛紧紧的盯着,信念一动,精神力骤然清楚!

紫金色的天堂火,忽然分开!

霎时间,四道颜色各异的火焰,在那块茎的周围,将它包裹了起来!

一道紫色,一道银白,一道赤红,一道金色!

四种神火在这一刻,陡然分离!

而后,凤长悦眼眸在这一刻似乎变得格外的深邃!

那双原本幽黑的眼睛,此时双双出现了四道色彩的火焰!而后聚拢在一起!

轰!

那原本在周围的神火,也骤然朝着那蓝绿色的块茎而去!陡然将它吞噬!

咔嚓!

就在这一刻,凤长悦的心底,陡然响起了一道清脆的声音!

有什么东西,猛的破碎开来!

而后,当火焰散去,中间终于出现了三滴血珠!

静静的悬浮在半空之中,颜色浓郁,隐隐狂暴!

那蓝绿色的块茎,也终于完全消散,全部化为了粉末,而后彻底消失在火焰之中。

因为能量太过巨大,甚至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

看着那三滴血珠,凤长悦手一挥,便是陡然出现了一个玉瓶,而后那血珠便是纷纷落在了那玉瓶之中!

然而凤长悦却是立刻发现,那三滴血珠,即便是进入了玉瓶之中,却也并不融合,而是相互之间都隔着一段距离,所以在瓶子里,也是始终悬浮着的。

但是无论怎样,总算是将它解决了,凤长悦看向小彩,果然见到它神色终于平复了许多。

见到她盖上盖子,小彩向着她的方向而来,走了几步,走到了她的脚边,而后双翅展开,抱住了她。

凤长悦这一次,终于摸了摸它的脑袋。

她能够感觉到,小彩内心总算是平静了一些,看来这东西,的确是对它十分重要。

“彩冰雀的先祖,是有着上古凤凰的血脉的,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它们这一支逐渐落寞,即便是还有着血脉之力,但是那其中所蕴含的上古凤凰之力,却也是所剩无几了。这血液,应当就是它们的先祖留下的,若是给它用了,倒是可以提升它的实力。一举突破神兽,也不无可能。”

轩辕夜忽然开口,迎上凤长悦的目光,淡淡道:“毕竟,上古凤凰的血脉,的确已经十分稀疏了。刚才那虽然只是三滴血珠,但是其中所蕴含的力量,却是已经不弱。”

凤长悦点点头,她心里其实也是一样的想法。

因为有小白,所以她对于魔兽之类的都还有一些了解,也曾经听闻过上古凤凰的名号。

只是这一族虽然强大,但最终还是因为一些原因消亡了。

现在所剩的有上古凤凰血脉的魔兽,已经是少之又少。

凤长悦低头,看着趴在她脚边的小彩,刚才阿夜的话,似乎让它产生了一些波动,但是最终却还是保持了沉默,显然也是默认了这些话。

她倒是有些出乎意料,没想到在这里居然也能够碰到这样的事情。

想到当初遇到小彩的时候,看着它出生,看着它尚在幼年就承受了太多,看着它不远万里,从学院后山翻越千山,只为寻找在沙漠之中遇险的她,看着这一路它无声却默契的陪伴…。

当初,又怎么能想到,会有如今的这一系列的事情?

纵然小彩现在没有表示,但是这最后肯定还是要用在小彩的身上的,也算是继承了血脉。

到时候的它,又会变成怎样的模样,凤长悦也觉得,无法想象。

只是,它终归会变得越来越好就对了。

而正在这时,她手中的玉瓶似乎微微颤动,从里面传来一阵阵的能量波动。

她神色一动,尚未有所动作,却见小彩忽然直起身子,而后用脑袋蹭了蹭玉瓶。

自然,是用的那九根翎毛。

而说来也大概是血脉的感应,小彩做完这个动作之后,凤长悦就清楚的感觉到,那里面狂暴的气息,似乎都减退了,变得平和了许多。

看来,小彩倒是真的和这东西很有缘分。

怪不得它那般的热切渴望,原来这是它的祖先。

凤长悦虽然没想到会遇到这事情,但是终归算是一件好事。虽然这东西的存在,证明小彩的先祖说不定已经遭遇了不幸,但是好歹被他们找到了。

只是…。

凤长悦眉目微敛,陷入深思。

小彩本身的战斗力已经十分强悍,拥有血脉之力的它,即便是在同样的九级魔兽之中,不说是属于最上乘的一类,也绝对算是中上的水平了。

而这血珠的主人,显然应该是比小彩强了太多,所拥有的上古凤凰的血脉之力,也远远高出小彩不知凡几。

从方才的能量波动,她就能隐约感觉到,这个的主人肯定是极为强悍的存在。

然而,这样强大的存在,又到底是遇到了什么情况,才会沦为这样的境地?

凤长悦觉得,极有可能,它已经死了。

但是当着小彩的面,她也并不想多说,免得惹得它伤心,于是便沉默了下来。

轩辕夜看她一眼,自是明白她心中所想,也就转移了话题:

“这个事情可以暂且搁置,但是明天晚上的拍卖会,你有什么打算?”

说道这个,凤长悦嘴角勾笑,眼角眉梢却都是染上了几分冷意。

“来者不善,那也就无需忍耐。且看看,他到底想耍什么花招。”

她看向轩辕夜,黑曜石一般的眼眸,在淡淡的辉光之中,显出格外醉人的色彩。

“先前城门上的那些人,应该就是他的手下。已经给了他们教训,却还是不肯放弃,那只好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了。”

轩辕夜走进,将她抱在怀里,而后斜躺到床上。

“这些都是小事,不值得你费心,有我在,你安心的呆着就好。”

说着,将她的脑袋埋在了怀里。

然而凤长悦却是挣扎着将脑袋探了出来,抬眸迎上他的眸色,深沉莫测,心中一动。

“那些人,你后来怎么样了?”

她出手的时候,看似并未动真格的,但是其实反抗的精神力之中,已经携带了一丝狂暴的力量,冲着那些人而去。

一眼看去,那些人似乎只是觉得一阵威压降临,但是并不会觉得身体有什么损害,肯定会以为凤长悦不过是简单的试探性的攻击。

不过…。

凤长悦怎么可能真的放任不管这些人的冒犯?

那一丝狂暴的力量,足够他们受到无比痛苦的折磨。

算算时间,现在也应该差不多了。

轩辕夜闻言,神色分明是平静的,但是眉宇之间,却是浮现淡淡杀意,让人不寒而栗。

“那些人…。自然该千刀万剐。”

只是几个字,含着的那份冷酷狠决,却是让人心中一颤。

凤长悦看着他,其实已经猜到了一些,毕竟当时阿夜也出手了,不过听到他这样说,还是觉得心情畅快。

她璀然一笑,眼睛在一瞬间晶亮如同暗夜的星辰。

轩辕夜看着她这样的笑容,心中如同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而后就感觉到,趴在身体上的身躯无比柔软,两人肌肤相贴,薄薄的衣衫根本无法阻挡熨帖的温度。

他甚至可以感受到她身上如同山峦起伏一般,流淌着的上苍最精心的线条。

他忽然觉得一阵燥热,喉结滚动了一下,眼眸变得暗沉,紧紧的盯着她:

“要是再不睡,今天晚上,你就别想睡了。”

感觉到他身体的变化,便是凤长悦也是忍不住脸颊微红,而后却是低低一笑。

“阿夜,我看,睡不着的,应该是你把?”

“…。”

轩辕夜盯着她看了一瞬,而后却是一把将她拉到自己怀中,两人相拥而躺。

“这些帐,我们日后,慢慢算。”

凤长悦也不过是开玩笑,却也不忍心真的让他难受,就乖乖地躺好。

两人呼吸相闻,就可以听到彼此的心跳声。

听到耳边传来的他低哑而认真的声音,她心中一暖,而后抱住他的腰身。

轩辕夜闭上眼睛,合上了那里面的惊心动魄。

“我们有一辈子的时间。”

凤长悦闭着眼睛,嘴角含笑,眼角却是微光闪动。

好啊。

一辈子的时间。

……

而在城市之中的另一边,却是没有这般的平静。

安静的房间内,一道人影坐在椅子里,光线昏暗,看不清晰。但是却可以感觉到压抑的气氛,让人一进来就会不自觉的提心吊胆。

“少主,您看那几个人,如何?”

下面跪着几个人,小心翼翼的开口,语气带着讨好。

“那般的容貌,别说是落日城,即便是放眼这方圆千里,只怕也是无人可及啊!”

说着,那几个人就回想起了在那一瞬间,看到那两个几乎遗世独立的清卓绝伦的人时,心里闪过的震惊和痴迷。

纵然他们没有和少主一样的喜好,但是这样的容貌,甚至已经可以让人忽略男女了。

所以,就连他们,也是依然有些留恋。

只是他们离开的太快,以至于他们都没有仔细的多看两眼。

一片安静。

“人倒是不错,只是…身份你们可是查到了?”

坐在椅子里的人漫不经心的问道。

“这…这…。少爷,我们私下已经问过了许多人,包括在其他地方的人,都说没有见过这几个人。看样子,应该是从很远的地方来的。不过,看着身份应是不凡。”

那样的姿容绝世,风姿卓越,几乎不用想,就知道肯定是大家族的人。

不过,那坐着的人似乎并不是十分在意,只是轻轻淡淡的“嗯”了一声。

他不发话,下面的人自然也是不敢随便说话。

“其实,身份什么的,倒是不重要,毕竟…。最后死了,也是神不知鬼不觉的,不是吗?”

那人低低笑了一声,却似乎像是从地狱之中传来的森冷声音,带着一股子的诡谲阴森,还有无尽的贪婪阴暗。

“毕竟,的确是少见的猎物……而且,看样子,分明还有点小脾气,呵。有趣。”

听到他这么说,下面的几个人都是松了一口气,同时心里高兴起来。

少主的口味越来越挑剔,他已经很久没有得到过满意的货色,而今的这几个人,倒是来的正好。

说不定,少主一个高兴,直接让他们晋级了也不一定!

似乎是觉察到他们的心思,那坐在椅子里的年轻男人一声轻笑。

“放心吧,如果我满意了,自然不会少了你们的好处的。”

“多谢少主!”

终于听到了这句话,几人都是一阵惊喜,而后立刻弯腰磕头谢恩。

“多谢少主的提拔!我们肯定…。啊!”

话还没说完,那个人却是忽然一声痛呼!

他连忙低头看去却见到自己的手掌竟是不知何时,出现了一道划痕!此时正渗出血来!

然而不等他反应过来,却忽然听到身边的人连连惊呼,而后竟是都开始朝着后面撤退,似乎他身上有什么可怕的东西。

而后,他就看到他们都伸出手,指着他,虽然看不清晰的,但是他们脸上的惊慌和震惊,却是一清二楚。

而后,他再度感觉到一股疼痛。

他低头看去,却见手掌之上,那一道血口的旁边,不知何时竟是也出现了数道划痕!

此时,竟都是开始渗出血来!

这时,他才忽然感觉到,全身上下,似乎都开始疼痛起来。

他连忙看去,果然看到手臂上,腿上,也是出现了很多的刀痕。

血肉翻卷,不断淌血。

看起来,竟像是有无数隐形的刀锋在他身上切割!

他的内心突然涌出无限的恐惧,连忙看向那椅子里的男人——

“少主!少主救命啊!”

然而这句话刚刚喊出来,他就感觉到身上的疼痛更加剧烈了。而且眼前也忽然变变得猩红了,他想要伸出手摸一把,却是见到自己的手掌已经血肉模糊,可以看到里面的森森白骨。

他几乎说不出话来:“少、少…。”

他剩下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因为他的舌头,也被无声的割裂了。

最后,他无力而绝望的躺在地上,身体微微抽搐,只能发出哀哀的呻吟,看起来无比凄厉。

而坐在椅子里的那个男人,见此情形,嘴角的笑容也是逐渐收敛,眉宇之间,浮现几分残暴的戾气。

他坐在那里,安然不动,但是周身的气势,却是已经变得极为危险!

而很快,旁边的几个人也开始一声惊呼,而后遭遇了一样的折磨。

昏暗的地面上,只能隐隐看到一块块碎裂的血肉,和暗沉浓郁的血液。

他的脸色越来越阴沉,但是却也没有打算出手的意思。

因为他知道他出手也是徒劳,这几个人是死定了的。

于是,他就这样,静静的看着,眼底却是逐渐有风雨凝聚。

终于,不知过了多久,这几个人终于完全没了声息。

地上一片狼藉。

一片死寂。

他望着那血腥凄厉的场景,脸色终于彻底的阴沉下来。

咔嚓。

椅子的扶手,被他轻易的掰断,而后碎裂成粉末,消散在夜风中。

他豁然起身!

真是完美的猎物!居然敢尝试着反抗?

想用这样的手段给他警告?

呵,当真是有趣…。

他忽然转身离开,身影消失在黑暗之中。

但是,谁是猎物,谁是猎人,亦未可知!

------题外话------

今天二月君考试科二,不知道能不能及时赶回去,不过尽量争取明天依然九点更新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