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59 来者不善!

跟着出来的两个长老走了没多长时间就开始后悔。

因为这一行人,凤长悦和轩辕夜以及林远,还有凌朗都是一道的,他们包括凌木在内,也一共只有三个人,从气势上根本就没得比。

他们一开始以为,不过是带着他们前去看了那十个采集点就算了,但是却忽略了这样的阵容,相处起来,并不会十分享受,甚至觉得有些难熬。

纵然那个一身黑衣的男人平素不怎么说话,甚至连视线都不怎么看过来,但是那周身冷清尊贵的气息,却是让人无法忽略,以至于两人分明是在前面带路的,却总是觉得如芒在背,总是觉得不太舒服,心里像是被什么东西吊着一样。

而那个凤墨,也是一样的不怎么说话,他们原本想着,就算再嚣张,那也不过是一个比较受宠的少年罢了,结果出来之后发现,根本不是想象中的那样。

这个少年和那个男人很是相似,也仿佛周身都有着一层看不到的屏障,将外人都隔离开。

凌朗倒是没什么,毕竟他们也都是认识的,虽然因为三年前的事情闹得很大,但是好歹也算是知根知底。

唯独剩下的那个随从模样的年轻男人,看起来倒是人畜无害,也没有什么存在感,始终静默无声的跟在后面。

凌木则是跟在后面,看着前面的暗潮汹涌,无声沉默。

凌朗没有问他是怎么做到一天之内,从被软禁的状态成功得到了一同出来的资格,甚至一路之上,也鲜少和他交流,看样子,倒像是不屑于和凌家的人有交流一般。

于是,一路上倒也算是相安无事。

他们出了凌家之后,便一直朝着西南方向而去,一行人凌空飞行,速度倒也是不慢。

过了一段时间,一行人决定休息片刻,便落地而行。

他们所在的地方是一条宽阔的道路,远处可以看到一道隐隐的城门,这才知道是走到了一个城市。

他们随即就朝着城中走去。

“落加城。”

凤长悦抬头看了一眼,那古朴的城门之上,挂着的几个大字,只是一眼,便感觉到一股肃杀的气息扑面而来!

她眸色一沉,精神力陡然建筑起一道防御!

咚!

她几乎可以感受到,那一股无形的力量撞击在那屏障之上的声音。

他们一行人之中,除了她是三星灵宗,其他人的境界都比她高,但是她的精神力却又是极强的,所以这点攻击,对于他们而言,倒是小菜一碟。

而他们这从容无谓的反应,也是立刻引起了城门上人的反应。

然而当看到轩辕夜和凤长悦的容颜的时候,那几道目光都似乎凝住了一般。

凤长悦清晰的感觉到,那目光之中几乎毫不掩饰的贪婪。

她心中一阵厌恶,当下就装作毫不在意的模样,抬脚继续朝前走去。

然而当她脚步落下的时候,城门上的人却是陡然发觉一阵力量陡然袭来!

当先的几人甚至后退两步,才险险稳住身形。

等他们站稳的时候,却见那几个人已经进入了城中。

“去!通知少爷!有几个不错的‘猎物‘来了!’”是!“

站在前面的那几个侍卫相互看了一眼,嘴角都是露出几分残狞的笑容来。

敢一进来就得罪他们?

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这落加城,已经太久没有来过这样胆大包天的有趣的人了!

……

而另一边,一行人已经进入了城中。

这个城市显然十分繁华,道路宽阔,两边有不少正在叫卖的人,街上也是熙熙攘攘,十分喧闹。

站在这里,就能感觉到那一股铺面而来的活泛的气息。

凤长悦目光从两边迅速扫过,倒是看到不少药材和灵宝在叫卖。

不过,能入眼的,则是没有几个。”方才那些人,似乎是故意针对我们?“

白虎长老忽然开口,不知怎的,他总是感觉方才进来的时候,那城门上的几个人,目光似乎都很是不善。

那一点试探性的攻击,虽然对他们而言不过是小菜一碟,但是对于他们而言,常年呆在凌家,身份尊贵,平时出行,向来都是备受尊崇,所到之处,不说是帝王般的待遇,但是起码也是无人敢得罪的。

所以,看到那眼神,白虎长老心里已经十分不满。

一旁的青龙长老闻言,也是冷哼一声:”不过是小门小户,自然是都没见过什么世面的。不过,我们倒是也犯不着跟这种人生气,平白降低了格调。“

这样的城市,整个西凌域不知多少,那些城主之类的人物,不知凡几,而他们,也大多都将能见到凌家本家的人当成是自己的荣幸。

毕竟,即便是凌家每一次的家族大会,在下面的这样的地方预选,也都是七郡的人前来,凌家的人却是都不太会出现的。

所以,面对这些蝼蚁的挑衅,白虎和青龙两位长老,自然是心有不平。

白虎长老闻言,也是点点头:”不错。“

太过渺小的人,即便是张牙舞爪,在他们眼中,也不过是小丑罢了,甚至连入眼的资格都没有。

为这样的人生气,当真是降低了自己的身份。

一旁的凌朗闻言,却只是眼神嘲讽,并未说话。

凌家的人,未必也高贵到哪里去。

不过,他也很不爽方才那几个人找死的动作罢了。”喂,方才你怎么只是就那么放了他们?“

凌朗向前走了两步,走到了凤长悦的身边,小声问道。

他看的清楚,那些人的目光实在是令人厌恶,一直黏在凤长悦和那男人的身上,按照这两位的脾性,可不是忍气吞声的主啊。

凤长悦却只是一笑,并未言语。

别人看不出来,她却是觉察到了。

在她出手的那一瞬,阿夜同时也动手了。

他的动作极为隐秘,若不是她精神力超强,只怕也是难以觉察的。

所以,她根本不在意这个事儿。

凌朗见问不出什么,只好撇撇嘴。

一行人走在街上,也是迅速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因为凤长悦和轩辕夜的气质容颜,实在是过于出色,仅仅只是站在那里,就已经是清卓绝伦,秀雅清贵至极。

平素连一个这样的人都难以看到,而今竟是同时出现了两个,自然是让不少人都侧目。

虽然对这样的目光已经习惯,但是凤长悦还是觉得,出来的时候,本应该用一个比较平凡的面具的,这样便也少去许多麻烦。

正想着,却忽然感觉眼前一阵微风浮动,而后头上竟是忽然多了一个帷帽。

她侧头看去,却见阿夜也带了一个。

两人的容颜,顷刻间就被掩盖。

但是纵然隔着帷帽,她也能看到落下时,他嘴角微抿的模样。

她嘴角微勾,吃醋的模样,好像更让人喜欢呢。

两人的袖袍宽大,她便悄然将手伸到了他的袖中,捏了一下。

想要撤回的时候,却是已经被紧紧的反手握住。

此时旁边的人也不少,她下意识的挣扎了一下,却是看到他一个冷清的眼神飘来。

她顿时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两人随即并肩继续朝前走。

从外面看,自然是看不出什么异样,而且两人将面容遮起来之后,旁边的视线明显变少了。

但是即便如此,他还是觉得似乎被他握住的手灼热,那热度从手指之上蔓延开来,逐渐传到全身。

她甚至觉得自己的耳朵都一片潮热。

但是心中的那份炽热的热切欣悦,却是无法忽略。

两人就这样,静默无声的朝前走去。

跟在身后的林远努力控制自己的表情,但是眼角依然忍不住抽了抽。

他想要努力忘掉刚才看到的一幕,视线努力的不要落在两人身上,以免被那两个人发现。

但是他心脏剧烈的跳动,几乎无法控制。

啊啊啊啊!

林远内心无限咆哮,君上居然也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天啊!这一定不是真的啊!

那个残酷冷血,手段狠厉的君上,到底是去了哪里啊?眼前这个因为吃醋而将对方的脸容遮住,并且这样光明正大的偷偷牵手的人,真的是无上尊贵的君上吗!

林远的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只觉得自从君上遇到这个女子之后,一直都在做着无数让人震惊不已的事情。

但是虽然是这么想,林远心里,却还是十分兴奋的。

视线不敢看向两人的后背,就看着两人紧挨着的袖袍,眼睛里逐渐泛起一抹奇异的笑意——

这件事情,回去告诉那几个家伙,肯定是打死都不会相信的吧?

而在他嘴角忍不住勾起一抹笑意的时候,却忽然觉得脊背一凉,立刻身体一僵,然后飞速的转开了视线,而后终于按捺不住,朝前走了几步。”公子,我在前面开路。“

说着,便匆匆的走到了前面。

直到感觉到那威压消散,他才微不可查的吐出一口气。

其他几个人都是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不知他这是在干什么。

开路?

这道路之上人虽然不少,但是却也远远没有到走不动路的地步,根本不需要所谓的开路啊。

况且,原本,前面走着的是白虎长老和青龙长老,他这么一走,便是直接走到了两人的中间。

两人被他的出现惊了一下,随即心中就有些不满,但是想了想,最后还是忍了。只是各自朝着两边走了走,不愿和林远靠的太近。

林远倒是并不在意,他正好也不想和他们走在一起,如果不是君上的威压太盛,他还真不想走到这里呢。

他们离开一点,反倒是省的他挤着走了。

凌朗则是略微有些嫌弃的看了那两人一眼,低声嘟囔:”谁让你们长得那个样子?难怪被人看!“

凤长悦笑而不语。

相处的时间长了,她就发现,凌朗看似心思深沉,实际上大多数时候,都像是一个半大的孩子,任性而骄傲。

她的目光随意的从街上扫过,看到的大多数都是极为一般的货色,是以一行人的速度,也就并不算慢的朝前走着。

但是在即将走到街中间的时候,凤长悦却是忽然心中一跳,而后便是感觉到,金色手镯之中,传来了一阵波动。

她有所感应,分散出一缕神识探入,却是看到,向来安静的小彩,居然忽然展开了翅膀,热切急迫的看向她。那双彩色的琉璃一般的眼睛里,似乎有光闪烁。

凤长悦一愣。

小彩除了一开始找过来的时候,会表现的十分亲近之外,其他时候基本上都十分的安静,一般只是和小白斗斗气,但是其实也不过是调侃罢了,也不会过多的表达自己的情绪。

这般模样,倒是有些奇怪。”怎么了?“

没想到,一问出口,小彩变得更加的急切,竟是朝着她的方向走了几步。

凤长悦看向一旁的娃娃。

说起来也是奇怪,小彩出生的时候,已经是七级魔兽,这么长时间,早已经晋升到了九级,但是却始终无法开口说话。

再加上因为和小彩并不是契约的关系,所以凤长悦平时只能大概的猜出它的心思,但是并不精准。

在这样的时候,一般都是有小白做翻译。

只是现在小白沉睡,倒是只能依靠娃娃了。

娃娃虽然是灵宝之魂,但是似乎也能知晓小彩的意思。

娃娃手上还抓着一块紫晶石,感觉到凤长悦视线,立刻停下动作,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脸色微微有点羞红。”…。“

凤长悦顿时有了扶额的冲动,吃都已经吃了,居然还不好意思…。”娃娃,你问问小彩想说什么?“

娃娃闻言,立刻看向了小彩,两只叽里咕噜的说了一段,娃娃便扭过头来,奶声奶气道:”娘亲,小彩说它好像感觉到了什么东西不一样的气息!那个东西,对它很宝贵!它很想要得到它!“”哦?“

凤长悦微微惊异,小彩追随她许久,提出这样的要求还是第一次。

不过也可以证明,小彩的确是很迫切的想要得到那东西。”是什么?“

娃娃扭头确定了一下,道:”它说…。嗯…。它不清楚具体是什么,但是那东西好像就在这附近!如果走进一些,它就可以确定了的!“

凤长悦心神一动,随即道:”好,那我找找试试。“

娃娃大力的点了点头。

凤长悦抬头看去,此时他们已经走到了这条街的中间,前面那么长的距离,小彩都没有动静,可见那东西是在前面。

她忽然道:”阿夜,我们在这里看看吧,我正好需要一些东西。说不定这里会有的。“

轩辕夜脚步放缓:”好。“

她一般是不会缺少什么东西的,既然这么说,肯定是有了什么事情。

于是,两人放慢了脚步。凤长悦就逐渐朝前一些买东西的人走去。

经过一个个的摊位,都似乎有意无意的看上两眼,似乎真的打算看看,是不是有自己看中的东西。

这个举动自然是引起了那两个长老的不满。

他们走了几步才发现他们两人竟是停了下来,在一个摊位前仔细的看了起来,顿时皱起了眉头。

他们现在是在赶路,虽然时间不急,但是他们两个是一点都不想在这样的地方耽误的,能够尽早将他们带过去,才是他们最希望做的事情,也省的看他们的脸色。

而此时的凤长悦,也不停的和娃娃进行着交流。”是这里吗?“”不是不是,还要再往前!“”这里?“”不是的,好像是右前方!“”哎!就是这里!娘亲,小彩说,它感觉到那一个东西,就是在这里!“

娃娃兴奋的大叫声,让凤长悦挑了挑眉,随即便停了下来,站在了那摊位面前。

这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摊子,上面放着的大多是药材,还有一些是颜色各异的魔核。

这些药材和魔核看起来都还很新鲜,上面有的甚至还带着血迹和泥土,显然是这人新得到的。

看到这么一行人停了下来,而且明显气度不凡,那摊主以为是大生意来了,脸上当即露出了笑容。

只是他身材格外魁梧,脸容看起来十分凶悍,这么一笑,胆小的人可能反而会觉得不舒服。

凤长悦和轩辕夜倒是并不在意,凤长悦的视线从那药材之上略过,似乎根本不感兴趣,反而是在看到那魔核的时候,眼神一定,似乎有些心动。

那摊主看的仔细,虽然隔着帷帽,但是依然可以感受到那人的视线是落在了那魔核之上,当即解释道:”公子,可是有看得上眼的?“

他声音粗放,虽然只是这么说了一句,却似乎落下一声惊雷,连带着耳膜都有些震得慌。

凤长悦目光从上面扫过,而后落在了一个紫色的魔核之上,抬手指向那魔核——”这个怎么卖?“

那摊主在她伸出手的时候,呆了一下,实在是因为那只手太过修长白皙,显然是大家公子养尊处优才会有的手。

而说话的语气也是淡淡的,却带着几分矜贵,这更加让他确定这人肯定是一个大客户,当即心里就打起了主意。

看到凤长悦指向那紫色的魔核,他嘿嘿一笑,无不骄傲的说道:”公子好眼力!竟是一看就看中了我这最好的魔核!实不相瞒,这东西,还是我三天前才从山中得来的。这魔核,可是九级魔兽——紫风虎的魔核!里面的能量,可是精纯的很!公子若是真的想要,不多,一口价——五千黄晶石!“

凤长悦晒然一笑:”我当然看的出来这是紫风虎的魔核,不过,就算是九级魔兽,好像也不值这个价吧?你当我是冤大头呢!?五千黄晶石,买十个这样的晶石都还绰绰有余吧!?“

那人脸色一阵尴尬,没想到这看起来年纪轻轻以为没有出来见识过什么世面的公子,居然对这些一清二楚,被当面揭穿,未免有些困窘。

但是他却也是不肯吃亏的,眼睛一瞪,道:”小公子这话虽然不错,普通的紫风虎的魔核的确是不止这个价格,但是,公子可是看清楚,这可不是那些一般的魔核!这可是即将晋级的紫风虎的魔核啊!五千黄晶石,其实也是值得!但是既然公子看上了,那…四千五黄晶石如何?“

凤长悦语气淡淡:”即将晋级的紫风虎?那境界,应当不是你一个初级二星灵宗可以对付的吧?“

要知道,虽然一般的九级魔兽对灵宗而言,并不算是十分难对付,但是一旦进入到即将晋级的状态,战斗力就会极其强悍,即便是普通的三星灵宗,凭借一己之力,只怕也是难以对付。

那人听她居然怀疑这魔核的真实度,顿时急了,道:”公子,这话我怎么可能乱说?这魔核之上,你仔细看,可是有隐隐的条纹的,那可是遭遇了天劫之后才会留下的痕迹!“

凤长悦”哦“哦了一声,便将那魔核拿起来,仔细看,果然看到上面有一条淡淡的条纹,只是十分虚幻,并不流畅。

她当然看的出来,这的确是差一点可以晋升为神兽的紫风虎的魔核,上面的这一条淡淡的痕迹,就是曾经遭遇过一道天劫的证明。

可惜,看样子是没有成功,否则,这一条纹应该是十分流畅而且深刻的。

那人看她拿着,似乎看得十分仔细,搓了搓手道:”公子看,如何?“

凤长悦将东西放下,似乎并不留恋。”这条纹看起来,倒是很一般啊。显然是个想要晋级,但是最后却死了的紫风虎的魔核,你就用这个来打发我,并且要四千五黄晶石?我看你是没什么诚意,算了,这东西我不要了。“

说着,竟然真的抬脚准备离开。

那人一看,立刻急了,连忙道:”哎!等等!我给你便宜点不行了吗!你说吧!你要多少!“

再怎么说,这人也算是一个大客户,他是怎么也不肯错过的。毕竟这魔核虽然不错,但是在这里的摆摊子的人,大多都是用性命来换取这些东西的,能够得到一两个不错的宝贝,都十分不容易。

但是同时,在这里逛的人,大多也不是什么有钱人,毕竟真正的好东西,和有权有势的人家,大多有自己的渠道。

当初他抢到这魔核,也的确是因为正好遇到了奄奄一息的紫风虎,他见那魔兽身上鲜血淋漓,气息低迷,而旁边也是一片狼藉,还有很多烧焦的痕迹,就已经猜到是这紫风虎没有成功渡过天劫,只剩一死。

他自然是捡了个漏,欢喜的将魔核挖了出来。

但是在这里两天了,周围的人,要么不相信他这是真的,要么就是觉得那魔核虽然不错,但是还是觉得价格贵,所以不少人过问,但是买的却不多。

今天碰到凤长悦他们,自然是想要抓住机会。

他咬了咬牙:”这东西,你看着给吧!“

凤长悦伸出三根手指。”三千黄晶石?“那人眼睛一瞪,而后连连摆手,”不行不行!三千未免也太少了!再怎么说,这也是…。“

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对面的人摇了摇头。”三百黄晶石。“

那人一听,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眼睛顿时瞪大:”什么?三百黄晶石?你当是打发叫花子呢!?不行不行!三百绝对不行!“

凤长悦凉凉道:”你这魔核,别人看了以为是即将晋级的紫风虎的魔核,还以为是什么好东西,其实,这里面蕴含的能量已经不精纯了,因为遭遇天劫,所以里面也早已经遭受了一番动荡,若不是因为里面蕴含着一丝强悍的天劫力量,当真是连一般的九级魔兽的魔核都不如。“

凤长悦每说一句,那人的脸色就难看一分,原本以为这公子哥什么都不懂,不想竟是什么都知道!而且砍价砍得这么厉害!

凤长悦的视线看向其他的东西:”而且,看起来,你旁边的这些魔核,似乎也都有点问题啊…。怎么?这一个八级魔核怎么看着颜色这般不纯净?该不会还是你从那将死的魔兽身上挖来的吧?只有那样的才会这样…。“”行了行了!三百就三百!我怕了你了还不成吗!“

听到凤长悦的话,那人越发的心惊胆战,只好连忙出声阻止。

虽然心中不甘,但是生怕这人再当众说出什么话来,只好同意了这个价格。

凤长悦轻笑:”这个价格倒是不错,不过…。“”不过什么?“

那人眼皮一跳,只想赶快让这一行人离开,万分后悔自己竟是招惹了这个瘟神!”不过这魔核,终究里面蕴含着极为狂暴的能量,虽然等级不错,但是这么看,却是不知道该怎么用才好呢…好像总是有些危险。我看,我还是不要了吧。“

说完,不顾那人陡然变色的脸庞,便抬脚欲走。

这一次,那人终于是认输了,急忙叫住了她,道:”你你你!这个价格你还不买,你到底还想干什么?“

那些话,周围的人听去的不少,若是想要再卖出去一个好的价格,已经是不太可能了!

这个人,当真是好手段!

凤长悦转身,十分洒脱道:”要我买也不是不行,但是总觉得有点亏,不如这样你再送我一点东西?“

那人脸上的肌肉都几乎跳起来:”你、你说!你要什么!“

凤长悦这才往前走了一步,目光看向了那些药材。

而后,随后指了几个。

那人一看,都是一些不值钱的东西,这才不情不愿的答应。”老子也真是服了你了!就没见过你这样的公子哥,砍价居然也这么丧心病狂!“

一边絮絮叨叨,那人一边将东西收了起来。

凤长悦眼看着他将那两株药材以及一块根茎都拿了起来,才轻描淡写的笑道:”哪里。不过,勤俭持家总是好习惯不是。“

那人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嘟囔道:”你这样的公子哥,居然也要勤俭持家?这世道,当真是不让人活了…。“

凤长悦笑而不语,却忽然感觉掌间的大手忽然微微用力。

纵然不回头,也可以感受到那人凤眸之中的一片如同深海火焰一般的色泽。

轩辕夜看着她,帷帽几乎完全遮掩了她的脸容,但是他却依然似乎可以看到她嘴角调侃的笑意,总是一片平静的心底,便似乎起了微澜。

而后,那波澜逐渐扩散而去,逐渐增大,几乎拍打在心脏之上,发出汹涌澎湃的声音。

勤俭持家。

虽然他不需要她这样做,然而…。

这个词,却是忽然让他的心温暖起来,像是有灼热的温度,从身上的每一处传来,直至心底。

这世上,唯有她有资格,为他这样做。

也唯有他,令她甘愿如此。

世上最好的事情,莫过于此——

既可以与你轰轰烈烈共生死,也可以陪你安安稳稳度流年。

凤长悦却是不知他心中所想,给了那人一块黄晶石,将东西接了过来,而后放进了空间。

送出黄晶石的时候,她的视线不小心看到上面的一些痕迹,当即咳嗽了一声。

那上面…好像还有娃娃的牙印…。

那人虽然不满,但是好歹也算是解决了这件事情,当下就催着他们离开,否则老是想起自己几乎赔本的买卖,心疼不已。

当凤长悦将东西放进去的时候,就感觉到小彩几乎是立刻飞扑了过来。

双翅展开,十分迫切。

凤长悦清楚的看到,它是直接扑向了那一块蓝绿色的药材块茎之上。

只是在即将扑上去的时候,小彩却是忽然变得谨慎小心起来,彩色的琉璃一般的眼睛里,竟是瞬间涌出了泪水。

凤长悦微愣。

却见小彩动作极为轻缓,将脑袋凑近那蓝绿色的块茎,轻轻的蹭了蹭,似乎极为依恋,而却又含着极大的悲痛。

即便是当年小彩出生,亲眼见到彩冰雀之王为它而死,凤长悦也未曾见过它这般的模样。

她仔细的看了一眼,却是隐隐的看到那蓝绿色的块茎之上,似乎是有一点猩红。

那是…。血?

凤长悦眉间微蹙。

能让小彩产生这样大的反应,却不过是几滴血?

那这血,到底是…。

她想了想,见小彩悲恸的模样,也就并未开口询问,无声的退了出来。

而另一边,因为他们在这里买东西,耽误了一点时间,前面的两个长老,此时已经是皱着眉头看着他们了。

虽然这两个人不是轻易可以招惹的对象,但是总是这般不顾及他们,似乎也有些说不过去吧?

两人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个意思:不管怎样,还是得表明态度,让他们知道,他们两个,也不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

于是,白虎长老犹豫了一下,终于走到了两人身前,道:”两位,你们在看什么?这里能有什么好东西?“

凤长悦尚未说话,倒是前面的摊主立刻变了脸色:”你说谁呢?什么叫这里没有什么好东西?“

白虎长老平素身份尊贵,便是家主也未曾这样和他说过话,当下就心头火气,道:”怎么?我难道说的不对吗?你这里的东西,还真是没有一个上得了台面的!也是,像你这样的人,原本手上也不可能有什么宝贝。“

那摊主立刻怒了,原本看起来就满脸横肉,被这么一说,当即就怒上心头,眼睛里几乎喷出火来——”好你个老东西!不来买东西也就算了,居然敢当面这么侮辱你爷爷,当真是活腻歪了不成!“

白虎长老一听,脸色顿时一变!

他何曾听人这样当面粗俗的骂过?当下觉得面皮涨红,气血上涌,立刻手腕一动,就要出手。

凌朗却是忽然往中间走了一步,当即挡住了双方的视线。

白虎长老连忙收回手中正在凝聚的灵力,无论如何,现在他也是不敢真的对凌朗下手的。”哟?这是干什么呢?不就是买个东西,至于吗?我说,人家做生意原本就不容易,你何必这么站着说话不腰疼,为难人家呢?看看,人家这身上还带着血呢,显然这东西都是得来不易,你这么说话,可真是不地道啊!“

白虎长老被这么一说,脑子顿时懵了。

这是什么话?

他的东西来的是不是容易关他什么事?凌朗怎么不听那个人那么骂他了!”分明是他自己的问题,那都是些什么东西?竟也有脸拿出来卖?我不过是说了实话罢了!“再说,在这样的地方待着的人,都不过是一群最底层的蝼蚁罢了!”

白虎长老一说话,就感觉到,周围的视线一下子看了过来。

不少人都目露不善的看着他,甚至还牵连着看向了凤长悦和轩辕夜两人。

凤长悦并未说话,就是朝着后面退了一步,扭过头去,意思是自己和这个人也不熟。

凌朗目光之中也露出嘲讽之色。

白虎长老尚未反应过来,见那摊主不说话了,还以为是他们怕了自己,当即整了整衣服,好整以暇道:“身处低位的人,就该明白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别以为声音大一点,就气势强了。殊不知,那在别人的眼中,也不过是笑话罢了!”

话一出口,凤长悦就感觉到,整个周围的气氛都变了。

也不知该说这长老是太自以为是还是太不知世事。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侮辱了对方,就算他是强者,那也同样是作死的行为。

当下,就有一些人逐渐靠了过来。

白虎长老这才发觉不对,但是看到那些人的神色,也是毫不在意,反而是一声冷笑。

“你们也不用逞凶斗狠,强撑面子。人要学会认清现实,你们这样的身份,能够得到我的批评,已经是荣耀了。可懂?”

依着他的身份,这些人原本是永远也不可能有机会见到他的,如今能够被他“指正”,自然是应当感恩戴德。

可是那些人怎么会买账?大多目光阴沉的看着他,似乎并没有就次算了的意思。

青龙长老走进,对这些人同样不屑。

“怎么?现在什么人都想送死了吗?”

“他们送不送死我不知道,但是这位前辈,这毕竟不是你们的地盘,这么说话,未免有些过分吧?”

正在剑拔弩张之时,忽然传来一道声音。

凤长悦眉间微动,随即转头看去。

这声音,听着似乎就在耳边,但是凤长悦可以感觉到那一股能量波动是从比较远的地方传来,而后迅速的靠近!

而听到这声音的众人,则都是一脸不出意外的神情,显然并不惊讶。

而后,凤长悦就看到一个人影,瞬间而至!

却是一个一身白衣的青年。

这人看起来大约二十五六岁,一身白衣,容颜英俊,脸上挂着和煦的笑容,看起来倒是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只是,凤长悦却是没有错过他眼中的那几分精光。

白虎长老连城主之类的人都不会放在眼里,何况这种?

当即就只是冷哼一声:“这么说,这里是你的地盘了?年轻人,我还是奉劝你一句,有的人,不是你可以得罪的。”

那青年嘴角笑意不减:“在下艾伦,乃是‘奥金’拍卖行的,若是诸位在这里没有看的上眼的,倒是可以来我们这里看看。我这人没有其他的爱好,只是喜欢交个朋友。其实方才看到你们,我就觉得十分投缘,只是这些人在这里,做个生意,也不过是谋生罢了诸位倒是犯不着和他们计较。”

“另外,看样子,你们是刚刚来到落加城?那正好,明天晚上,在城中我们正好有一场拍卖会,到时候,诸位可以前来一看。如何?也权当我一尽地主之宜,如何?”

白虎长老刚想要反驳,却见艾伦最后一句,是冲着轩辕夜说的,顿时心里一堵,喉间的话也就咽了下去。

凤长悦微微眯起了眼睛。

这个人不简单,一番话说的圆滑无比,而且能够一下子认出来阿夜才是他们几个人之中的核心,看来是有备而来。

轩辕夜迎上那人的目光,却见那人隐隐露出几分异色。

他的话在喉间一转,凤长悦便已经轻快答应——

“好!”

这人来者不善,但是,既然招惹到了他们,那就只能让他——自求多福了!

------题外话------

亲们,二月君今天要回家包车,然后明天考科二,所以没有时间赶回学校码字,所以明天的更新很有可能会在晚上,但是绝对不会断更么么哒!二月君会提前发公告在评论区,大家不要多等了哈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