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58 凌家的秘密!

这一天,一个消息像是长了翅膀一样,飞快的传遍了凌家上下,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

家主居然要送出是个采集点,给那个神秘的男人!

十个!

几乎凌家所有人都是不可置信,要知道,虽然凌家是西凌域的霸主,一直掌管所有的矿地,晶石的资源是最好的,但是却也不代表他们会随意挥霍!

十个采集点,不知下面还有多少晶石,竟然都这样说送就送了?

家主到底在想什么?那个人的身份又到底是什么,怎么会让家主一再忍让?

而在众人尚未回过神的时候,另一个消息,也迅速的传开——

凌木居然和凌蓝蓝早就在一起了!家主似乎想要将凌蓝蓝送去联姻,但是却被凌蓝蓝当场拒绝,并且承认自己已经有了喜欢的人,家主大怒,随即凌木便承认,那人就是他。

两人互生情愫,早已经私定终身!

家主惊怒之下,第一次同时严惩了这两个最受看重的人,全部软禁,不准探望。

相比于上一个消息,凌木和凌蓝蓝在一起的事情,对于凌家上下的冲击其实更大。

因为不管怎样,那采集点也是凌家的,他们虽然惊讶,可是实际上对自己也没什么影响,但是凌蓝蓝却是不一样!

凌家上下本家足足有上千人,其中年轻一辈,大多对凌蓝蓝都抱有期望,只是以往大家都知道,凌蓝蓝肯定是要联姻的,轮不到他们,所以虽然期望,但是心里却是几乎从来没有想过的。

可是这个消息,像是平地一声雷,将所有人都雷了了外焦里嫩。

不知多少人期望能够得到凌蓝蓝,但是谁都知道,和凌蓝蓝在一起,却未必是好事。

因为凌蓝蓝是家主培养多年准备联姻的人。

所有人都知道,凌蓝蓝的存在,肯定是将来用来为家族换取最大利益的,但是现在,却被凌木拿下,那对于凌家,可以算是极大的损失。

何况两人这般,几乎算是暗度陈仓,家主这般的生气,肯定也是因为难以忍受两个人这般。

凌木性格沉稳,天赋绝佳,一直是上面最为看重的人物,前途似锦,可是从这件事之后,却是不知会如何了。

不少人唏嘘,当初凌木和凌蓝蓝多受看重,不过是因为两个人在一起,竟然就同时失宠,惹得家主暴怒,最后落得这般的下场,当真是风水轮流转。

所以,震惊之后,嫉妒的人倒是没有,毕竟,就算是能得到凌蓝蓝,修炼的时候可以大大提升速度,对日后的修炼都大有好处,但是得罪了家主,那可真是得不偿失。

一时间,凌木和凌蓝蓝被软禁的住处,一片冷清。

凌朗知道这件事之后,只是冷笑:“那个老东西自私至极,能够做出这样的决定,也是意料之中。”

凤长悦闻言,倒也是不吃惊凌朗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毕竟,他曾经遭遇的,比那两个人还要严重,心里对凌震天的怨愤,肯定也更加深刻。

“不过,这一次,你们能够狠狠的敲诈他一笔,当真是爽!”

话锋一转,凌朗便目光灼灼的看着面色平静的两人,视线从两人的身上来回转动。

呆了几天,他也依然不敢怎么冒犯那男人,心里总感觉有一股压抑的感觉,让他不敢放肆。

连带着对凤墨都不太调侃了。

但是现在他心情实在是太高兴了,想到这两个人去了一趟居然真的拿下了十个采集点,简直觉得不可思议。

当时去的时候,他还很震惊,觉得这两个人的脸皮当真是十分厚,但是现在他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他们两个。

什么样的人能够从那老家伙的手里夺下十个采集点?

这两个人的战斗力简直了!

他心里像是猫挠一样,特别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也特别想问问他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更想知道那时候凌震天的脸色。

“哎,凤墨,你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凌朗舔了舔嘴唇,眼睛里闪烁着兴奋的光芒。“那个老家伙可是吝啬的很,我原本以为….十个采集点,你们也太厉害了!”凤长悦却只是一笑,而后问道:“你难道认为这些东西很多吗?”“…”

凌朗顿时无言以对。

这都不算多?

他好像能够从猜到凌震天一口气堵在胸口的感觉了…

“我们不过是来了两天,就闹出了这么多的事情,这点东西,对于凌家而言,似乎真的不算什么。毕竟,相较而言,凌震天更为看重他以及凌家的名声。”

凌朗无言,因为他知道凤长悦说的是实话。

“那…“

他神色微变,却是想到了另一件事。

凤长悦神色从容,似乎并不在意:“那件事不急。“

凌柯已经在她手上,只要一出凌家,就可以逼问当年的真相。

等了解了一些事情之后,再想办法和凌夙他们取得联系,一切再说不迟。

凌朗点点头,随即想到了什么,眼中似有犹豫之色。

凤长悦挑眉:“你想问什么?“凌朗抬头看她,眼中带着几分隐忧。

“凤墨,你们当时就在那里,那….凌木二人的情况….如何?”

虽然他已经离开三年,并且和凌家断绝了关系,但是有些感情,还是在的。

他当年自负骄傲,凌家能够和他玩到一起的,也不过是那几个人。

所以听闻了那件事情,他惊讶之余,也想到两人的日子肯定不好过,心里犹豫再三,想要去看看。

但是他现在的身份,只怕是并不合适,很可能还会让两人的境况雪上加霜。

凤长悦似乎知道他心里想什么,忽然抬手扔给了他一个玉瓶。

凌朗尚未看清,就连忙伸出手去接。

触手温凉,他低头看去,却是一个极为精巧的白色玉瓶。

隐隐似乎能够感觉到里面不同寻常的能量流动。

他疑惑的抬头:“这是….”“不过是疗伤的丹药罢了,你去替我送过去吧。“凤长悦眉色淡淡。

凌朗还想问点什么,见她的神色,却是咽下了喉间的话。

“好,那我这就去了。”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沉默片刻,凤长悦忽然转头,看向轩辕夜。眨了眨眼睛:“阿夜,你不会生气吧?”

轩辕夜眉目清冷,却唯独眸中微暖。

“虽然不必要,但是能为你免去一些麻烦,这人情,还了也是应当。“

凤长悦心中微软,红唇微勾:“等凌家的人来,将那采集点都检查一遍,估计会有新的发现。”“什么新发现?”其实轩辕夜不太了解凤长悦坚持要采集点的原因,他一开始以为是为了晶石,但是现在看来,却似乎不是。

凤长悦眨眨眼:“你很快就知道了。”她不会说,当凌震天提到给出一万紫晶石的时候,空间里那彩蛋不屑的一个转身,更不会提,当她提出十个采集点的时候,那彩蛋又晃晃悠悠的转了回来….

说起来那彩蛋浑身都是彩色的,其实应该是看不出前后的,但是每次有情绪波动的时候,凤长悦都能莫名的感受到它超乎寻常的灵智。

想起来还有娃娃小彩以及这个难伺候的彩蛋要养,凤长悦顿时觉得,那点东西似乎也不一定够的…

另一边,凌朗赶到凌朗的住处的时候,不出意料的被拦住。

凌朗眼睛一翻:“我可是代表贵客前来的,你们可以去请示家主,如果你们坚持不要我进去,我倒是无所谓,不过得罪了什么人,吃亏的最后可是你们。你们自己好好想想吧!“

那看守的人面面相觑,最后还是觉得凌朗说的的确在理,便去询问了管家。

很快就传来消息,说可以允许凌朗进去。

凌朗就轻笑一声,走了进去,剩下看守的人独自紧张。

虽然凌朗被赶出了凌家,但是那一身的气势,却是依然不减,更何况现在跟随的人,似乎连家主也不想招惹。

这般的起伏跌宕,也当真是没谁了。

凌朗走进去之后,一眼看到了正躺在床上的凌木。

记忆中,和他那么张扬恣意不同,凌木一直都十分低调沉稳。

而现在,凌木却是脸色苍白,十分虚弱,显然是受了重刑。

听到声音,凌木抬头,见是凌朗,却似乎并无吃惊之色。

“你怎么来了。”

铃木的声音也有些飘忽,仿佛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凌朗冷笑一声:“怎么?不欢迎我来?”凌木闭了闭眼:“你来这里有什么事?”

凌朗随意的在椅子上坐下,抬着下巴看着他,嘴角笑容微冷:“你又知道了,我来这里肯定是有事儿?”凌木不语,但是平静的神色已经说明了一切。

凌朗的视线从他身上扫过,摇了摇头:“哼,那老家伙当真是狠心绝情呢,你可是他最为看重的人,如今竟也落得这般下场。”

凌木沉默片刻:“这不关你的事。”“放屁!你当我想和这件事牵连吗?”凌朗骤然爆了粗口,而后冷笑:“你这份心思,当真是足够深了,竟是连我都没有看出来。”“你想说什么?”凌木表情平静,似乎不明白他在说什么。

凌朗鄙夷的看了他一眼:“哼,人都已经被你这么拿下了,在我这还装什么?你对蓝蓝的心思,我纵然是以前不知道,这事情发生之后,你还以为,我猜不到吗?”提到凌蓝蓝的名字,凌木顿时噎住,而后将视线转移开,眼神有些虚幻。

“我不过是为了帮她。”“你帮她?你帮她什么?”“她不想嫁给那个人。”“你怎么就知道她是不想?毕竟那个人身份尊贵,风华绝代,是个女人看了都忍不住心动,蓝蓝又是正好的年纪,你怎么就知道,她不过是害羞了?“”她亲口说了,她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她天性纯真,若是真的喜欢上什么人,大家会不知道?”“…”“据说,就是那时候你进去说,你就是蓝蓝喜欢的那个人?而且说….你们两个人已经互生情愫,私定终身了?啧啧,我可是记得,前一天见到你们两个人的时候,她看着你,眼睛里有对兄长的亲切和依赖,却唯独没有对喜欢的人的渴慕啊。““我说了,我不过是为了帮她,至于她喜欢谁,根本不重要。”凌木眉宇之间,浮现几分不耐:“如果你来这里,只是为了问这些话,那么你现在可以走了。”凌朗倒是目光兴奋,眼底逐渐生出几分亮光,看着他,脸上的笑意也越来越浓。

他的视线微微转移,定了定,嘴角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

“哦?她喜欢谁,你真的不在意?“

凌木静默不语,苍白的脸上神色似乎有些紧绷。

“我说,你这人什么都好,唯独沉默寡言这一点——太差劲了!“

凌朗大喇喇的坐着,言语之上丝毫没有打算给凌木留面子的打算。

“你说你,说好听的,就是性格沉稳,不好听的,那就是闷葫芦!自小到大,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肯说,自己心里有什么想法,也不愿讲出来。你不说,怎么能要求别人知道你的心思?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让周围的人跟着很辛苦!“”你心思藏得那么深,连我都猜不出来,你以为,蓝蓝那个傻姑娘能看出来?“凌木闻言,下意识的皱眉:”我没有藏什么心思。“凌木笑容奇异:”你对蓝蓝,当真没有什么其他的心思?“凌木不语,只是手逐渐握紧,不肯看向凌朗。

“你对她,真的没有一点点的非分之想?没有一次想过…娶她为妻?“娶她为妻。

这句话听起来如此虚幻,以至于铃木神色微微恍惚,而后垂下头。

“我没有…“

“哐当。“

忽然什么东西打落在地的声音传来,凌木一惊,立刻抬头,却是看到门口处,一抹天蓝。

他心中一颤,抬眸看去,果然看到那张熟悉的娇俏容颜,此时她正伸出手捂住唇,眼睛里似乎有泪光闪烁。

凌木顿时心中一沉,方才的话,她到底听了多少!?

他原本身体受了重刑,状态不如以往,加上被凌木的那些话搅得心神不宁,竟是没有发现她居然来了!

这个时候,她不是应该在自己的地方带着么!?“蓝蓝,你听我说….“

他努力镇定着声音,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不那么颤抖,但是不知怎么,连他自己都觉得无力。

“蓝蓝,你都听到了吧?他说根本没想过呢。“凌朗冲着凌蓝蓝招招手:”这小子,我刚才说了那么多,他都不肯承认,我看,他可能真的对你没什么想法,一开始救你,肯定也是站在兄长的角度的。蓝蓝你居然还想着来给他送东西,真是白瞎了你的一片心意啊!“

凌蓝蓝的脸色也十分苍白,眼睛里的泪水也几乎落下,听了凌朗的话,更是转身就匆忙朝着外面走去:“我、我没有想什么的….我这就走…你好好休息….“

凌木顿时有点慌乱,想要起身,但是一个慌张,竟是直接从床上摔下来。

凌朗听到动静,又连忙回头看,结果看到凌木居然摔在地上,什么也顾不上了,立刻冲了过来,将他小心的搀扶起来。

凌朗声音凉凉的:“蓝蓝啊,虽然我们三年没见了,但是好歹你也是我最疼爱的妹妹,如今我可是见不得你受这般的委屈,你还去帮他干什么?我看,就让他在地上躺着吧!地上冷,也让他好好冷静一下!想象自己错在哪里!“

凌蓝蓝闻声,顿时觉得尴尬不已,只好硬着头皮将凌木扶好,而后连忙松开手,看向凌朗。“凌朗哥哥,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但是…这事情,原本就不能勉强的….我、我当时情况很乱,如果不是凌木哥哥站出来,我只怕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所以我还是很感激他的,你就不要说他了。而且,他现在身体还很虚弱….”凌朗似笑非笑:“他身体虚弱,我原本以为是为了你,倒也是觉得他算是可靠,但是没想到他心里根本没有这么想。所以,我看你也什么都别想了!跟我走吧,天下之大,哥哥肯定给你找一个如意的!“凌蓝蓝的脸色顿时涨红,双手搅在一起,觉察到身后那道视线,也觉得如芒在背,紧张道:“不、不用….我这次已经招惹了很大麻烦了,不能再…”“走走走,反正凌木也没那个心思,你在这也是受委屈。还是跟我走吧!”

说着,凌朗就伸出手,要将凌蓝蓝拉走。

凌蓝蓝不知所措,正感觉到凌朗的手即将伸过来的时候,却忽然感觉手腕被抓住,而后一股大力传来,而后便是跌坐在床上,正靠在一个宽阔的怀抱里面。

虽然那人很快松开,但是凌蓝蓝还是觉得脸几乎如同火烧,整个人都窘迫了起来,手足无措。

凌朗看着空空的手,看向凌木,挑了挑眉:“凌木,你这是什么意思?“

凌木因为方才的用力,此时脸色越发的苍白,但是眼神却是变得坚定了许多。

他没有理会凌朗,反而是看向坐在身边的脸色绯红,不肯看向他的凌蓝蓝,顿了顿,才说道:

“蓝蓝,方才的那些话,都不是我真实的心意。我….我在家主面前说的话,句句属实。”

凌蓝蓝虽然想过,但是经历了方才的事情,此时已经觉得有些虚幻,鼓起勇气看向凌木,鼓了股腮帮子,睁着一双依然带着泪痕的眼睛问道——

“凌木哥哥,你….你到底什么意思?“凌木纵然成熟稳重,但是此时却是难得为难。

他定了定心神,握住她的手腕,缓缓收紧。

“我说,我对你的心思,已经很久了,久到,我甚至都已经忘了时间。“

凌蓝蓝几乎连耳朵都红了,但是却依然有点耿耿于怀的问道:那、那你方才说没有、没有想过….“

“我没有一次想过,是因为….”凌木看着她的眼睛,认真道:“我已经想了太多次。“

对自己喜欢的人,怎么可能没有幻象过那样的一天?

可是他自己也知道,这件事情实现的可能性有多小,对于他而言,甚至都恍如一个遥不可及的梦想。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想要得到她,有多么艰难。

所以那份心思,埋得比任何人都深,几乎让他几度忘记,自己曾经有过无数的幻象。

但是当听到家主说起,要将蓝蓝送出去的时候,他心中猛的抽疼,才让他明白,自己原来从来没有放下过。

于是,想尽办法,用尽手段。

甚至在最后,什么都不顾的站出来,说出了那深埋心底的话。

他承认自己是有私心的,如果他站出来了,那么无论如何,蓝蓝肯定是无法当面反驳的,她能够有一刻的沉默,对他而言,就可以当做是虚妄的答应。

蓝蓝生性天真,很多事情都不清楚,不明白。

他也害怕这件事情让她心里不舒服,所以打算绝对不再提起。

可是却没想到,半路居然杀出个凌朗。

凌蓝蓝觉得头晕乎乎的,凌木哥哥向来沉稳,她一向将他当做最能够依赖的人,从来没有想过其他的事情。

可是经过这件事,她心里的感情似乎已经发生了变化,虽然是和他分开了,但是她心里却始终如同一团乱麻,听说凌木遭受严惩,她心里很是慌乱担忧,而后终于等到了禁令解除,她就求了上面,让她来看看他。

虽然这个事情闹得很厉害,但是大家也都知道,凌蓝蓝的体质在这,那么肯定家主还是不舍得真的罚她的,加上她原本就很受宠爱,所以很顺利的进来了。

结果一进来,就听到了那些话。

她心里原本是有些模糊的期待和兴奋的,结果听到之后,心里就觉得十分难受,好像被什么堵住了一样,眼泪也不受控制的涌出来。

所以此时,听他这么说,心里不可抑制的生出了欢喜,却也觉得有些不确定。

“你说的是真的吗?“凌蓝蓝犹豫了一下,偷偷看了凌朗一眼,“不是因为凌朗哥哥….”

凌木轻叹一口气。

“当然。若是我不喜欢你,他就是杀了我,我也绝对不会说出这些话。”

凌蓝蓝这才放了心,嘴角不可抑制的扬了起来,眼眶还有些红,唇边的笑容却是格外羞涩而灿烂。

凌木见她如此,心里终归是安了下来。

这才确信,她终于明了,并且和他有了一样的心思。

凌朗在一旁看着,原本是当做看热闹的,结果看到这两人,一个眼晶晶亮的羞涩笑着,一个目色微暖认真的凝视着,两人之间竟是无比的和谐,竟是忽然觉得自己竟然多余了。

他心里顿时堵了一下。

在那边看凤墨两个人秀恩爱也就算了,来这里原本是调侃的,结果还是不小心被秀了一脸。

虽然这个场景是他十分愿意看到的,但是最后觉得有点心酸是怎么回事….

“咳咳。“凌朗只好用力的咳嗽了一声,彰显自己的存在感。

凌蓝蓝这才想起旁边还有个凌朗,顿时脸色一红,站起身来:“我、我刚才给你拿的伤药,掉在地上了,我去找回来….“

“…“

凌朗咬牙:“那瓶子不就是在门口吗?还要找?“凌蓝蓝顿时困窘。

凌木微微一笑,看向凌朗:“如果你今天来的目的是这个,那么现在,你的目的达到了。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吗?“”…“

凌朗瞪眼:这么明显的过河拆桥凌木你太过分了吧!

凌木淡笑:这个人情我记得了,但是现在是你离开的时候了。

凌朗看着凌木脸上的笑,竟是从来没有觉得那么刺眼!

“哼!我来这里,当然不仅仅是为了这个事儿!”

凌朗向后靠在椅背上,顺手忽然扔出了一个东西。

凌木伸出手借住,不由得一愣,却见是一个白色玉瓶。

他见识很广,自然能感觉出来这玉瓶里面似乎不凡。

“这是….”他迟疑片刻,眉间微蹙。

“这是凤墨给你的。”凌朗瞟了他一眼,“人说了,不是什么好东西,一点心意,就当是谢你的了。”谢什么?

当然是谢他站出来。

不过其实凌木自己也知道,他那一个举动,究竟隐藏了多少私心,所以对方说谢,他倒是有些受之有愧。

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凌朗挥挥手:“你不用想什么,他那肯定不缺东西,你就收了吧。省的我还要拿来拿去。“

凌木犹豫了一下,便打开了瓶口。

一股炽热的能量,陡然弥漫开来!一股浓郁的药香,顷刻间充斥鼻端!

凌木一惊,立刻下意识的盖上了。

但是那萦绕的药香,却是依然存在,不过是闻了一下,竟瞬间觉得似乎身体都通常舒服了许多。

他眼中闪过异色,看向凌朗。

这东西….虽然他猜到肯定不一般,但是也没有想到,对方一送,竟然就是五品巅峰丹药!

而且几乎不用思考,凌木都知道这丹药虽然是五品,但是药效肯定胜过很多六品的丹药了!

凌家贵为四大家族之一,原本是不缺这些,家族之中也有很多供奉的炼药师,但是即便如此,这样媲美六品的五品丹药,凌朗也极少见到。

他隐隐感觉到里面那炽热的能量,已经不是一般的丹药能够拥有。

一出手,就是这般手笔….

凌朗也是吃了一惊,虽然没看到,但是那馥郁清香的味道,他还是闻到了的。

他虽然知道凤墨那里,并不缺丹药,但是却也没想到,竟然一出手就是这。

他顿时想起自己身体之内,似乎还有在红崖留下的很多毒素,说要找凤墨清除的,但是一直奔波,却是始终都没顾得上。

凤墨也是给了他丹药,暂时维持,速度极慢的清理着。

此时看到凌木竟也是一样的待遇,凌朗顿时略微不爽了一下,想着回去之后一定要让凤墨先帮他治好。

想到这个问题,凌朗的神色逐渐冷了下来。

凌木也觉察了凌朗的异色:“怎么了?“凌朗直直的看着他,忽然看向凌蓝蓝:“蓝蓝,我有事情和凌木说,你先在外面守着。”

“啊?哦,好的。“

凌蓝蓝虽然奇怪,但是向来乖巧,所以将瓶子送了过来之后,就走了出去,站在外面看守着。

“你想说什么?“凌木眉头微蹙,心里却是已经预料到了一些。

果然,凌朗顿了顿,才一字一句道:“凌木,我进入红崖的事情,是你一手操控的吗?“话音一落,场中一片死寂。

空气像是绷紧了的弦,似乎轻易就会被打破平静,爆发出不可预想的洪流!

良久,凌木才道:“你知道了?“

凌朗心中一沉,目光如同刀锋:“我只问你,这里面,有没有你的‘功劳’。”

凌木握紧了手中的瓶子,也毫不避讳的看向他。

“这件事情,是家主的意思,但是的确是我下令的。”

凌木的神色顿时阴沉下来,手紧紧的抓住了椅子上的扶手。

咔嚓。

一道裂缝,忽然蔓延开来。

“我原本以为,我们是兄弟。”

凌朗的声音十分压抑,却带着一股咬牙切齿:“你就这么对我?“凌木见他这个模样,心中却是有些奇怪,眉间微蹙。

“家主这样也是为你,纵然瞒着你做这些事情是我的不对,但是你也不必这样….“”你说我不必这样?!“

凌朗似乎听到了什么笑话,大笑起来:“哈哈哈哈….你当真是我的好兄弟!亏我还想着你,你就这么想送我去死?!“

凌朗心中愤怒憋闷至极,似乎有一把火,在身体之内灼灼燃烧,几乎将他整个人都点燃开来!

看到他这个样子,凌木直觉有什么不对劲,勉力撑起身体,皱眉说道:“你在说什么?没有人要你的命!我承认,为了完成家主的命令,我是用了一些手段,将你引到了红崖,但是也是为了你好。红崖是新找到的矿脉,晶石资源是最为丰富的,你在那里可以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下面虽然也有一些从其他地方招来的人,但是一般人怎么会是你的对手?正好也可以让你练练手….““凌木!”

凌朗忽然一声怒喝,死死的盯着凌木。

“你当真以为我傻吗!?锻炼我?为了我好?这话,你若是之前告诉我,我肯定是深信不疑的!但是现在,你以为我还是那么好骗吗?“凌木看着这样的凌朗,心中的疑惑也是越来越深,心中敏感的感觉到,似乎有什么事情不太对劲,但是却又不知到底是哪里出了错。

凌朗看他神色微变,以为他承认了,心中一疼,却是低低一笑:“凌木,你当真不知道,红崖那浓郁的灵力,是可以轻易致人死亡的吗?一般的三星灵宗强者,在那里三天就会暴毙而亡!我却是因为猜到是你引导我去,心里放松了警惕,足足在那里呆了十天!你可知道,这十天,对我而言,意味着什么?“迎着凌木骤然震惊的眸子,凌朗一笑,极为讽刺:”若不是我命大,经得起折腾,你可能连我的尸体都看不到了呢。“凌木如遭雷击,整个人都呆在原地。

看到他这神情,凌朗心里也忽然觉得似乎有点不对,上下打量了他一眼。

“怎么?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

凌木吐出一口气:“我….真的不知道。家主说的时候,意思就是磨练你,等过几年,你的心思也收了,可能就不会像当初一样,那么到时候再回来,也是可以的….但是我从来不知道,红崖,居然有着这样的秘密!”凌朗半信半疑的看着他,最后发现,凌木是真的不知道。

凌木此人,或许过于低调沉稳,手段也未尝不多,但是却不会在这样的事情上撒谎。

他脑海里迅速的翻涌着,无数的片段不断的出现,但是却总是缺少一条线,将它们连接起来。

他冷冷一笑:“我当年做出那样的事情,你以为,他真的还会让我继续潇洒的活着?”“可是,如果他真的想要你的命,为何要这么大费周章?”

凌木问的,其实也是凌朗心中的疑惑。

他虽然早年十分受宠,但是做的事情,却足够他死好几次,况且从这一次蓝蓝和凌木的情况看,就知道他其实是怎样自私自利的人。

别说是他,就算再多人,他为了他自己,也能毫不犹豫的舍弃!

所以,三年他吃尽苦头,但是却一直活着,可是最后,却是忽然进了红崖,若不是遇到凤墨,只怕他现在真的已经死了。

他为何用了三年的时间才决定杀了他,又为何要用这样复杂的手段?

但是看到凌木也明显不知道的情况,凌朗心中的那份怨怼,却是减轻了许多,想到不是凌木要杀他,他的心情总算是平复了一些。

“红崖的灵力浓郁,但是其中也搀着许多狂暴的能量,因为灵力过于丰沛,所以基本上没有人会注意到这些。而且,你高踞在上,只怕是不知道,每次进去的人,都要求三天必须出来吧?我当时还以为,那是为了不让那些人过多的卷走晶石,现在看来,我却是蠢到家了!“”他深知我的性格,肯定会偏偏在里面呆着,所以才会那么放心的让我进去。纵然我出去了,没有死在里面,那么身体里面的毒素,也会对我造成极为严重的影响,此生都停步不前。“

凌朗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都像是惊雷,在凌木的心头炸响,让他整个人都僵在当场。

凌木拍了拍手:“这样神不知鬼不觉,当真是好手段。我就算是死,又怎么想得到,是因为这个原因呢?“凌木说不出话来。

凌朗却似乎将情绪发泄了出来,好了一些,挑了挑眉。

“我猜想,不只是红崖,只怕…不少新发现的矿地,可能都有这个问题吧?而进去的那些人,肯定也是跟我一样了。一般有限制的,三天出去,不会当场死,若是强一些的还好,一般的人,却再也不会有什么非凡的进益了。”

这么说着,凌木的心中,也逐渐觉得震惊而荒唐起来。

凌木缓缓道:“你可能也不知道,每次,新的采集点发现的时候…都会派去不少从地方选中的人前去。等过了很久之后,才会让本家的人前去掌控。“迎着凌朗逐渐睁大的眸子,凌木声音低沉,字字如同巨石压下——

“所以…新的晶石采集点,才是最危险的地方!”

凌朗震惊无言,他知道铃木的话说明了什么——

每当有新的采集点出现,就让那些人去,就可以将里面的大量狂暴能量吸收,但是每一次都要求三天出来,所以很多人不会死在里面,甚至连身体有什么异样都不会发现。甚至,那些人出去之后,也不太有可能成为顶尖的强者,那么自然无法对凌家造成威胁,只能一直屈居在下。

而且,里面每当发现晶石的时候,都会造成极大的轰动,从而让很多人前去争抢。

这过程,自然也是少不了死人的。

于是,再也不会有人怀疑,这其中有问题。

当凌家本家的人去的时候,晶石还有很多,但是却已经没有那么可怕。

真正的掌权者,是在拿下面无数的人的性命,来换取凌家的繁荣!

凌朗内心,几乎翻起滔天巨浪!

他忽然觉得,似乎正有一个巨大的黑洞,呈现在自己的眼前!

而在那里面,无数的黑暗残暴以及可怕的事实,都在狰狞着,等待着将人吞噬!

他强自压下心中的翻涌,看到凌木也是一眼的神色,显然两人都已经想到了那些。

凌朗忽然起身。

“凌木,如果你坚持在这样的家族效力,那么….从此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我们两个,自此不再是兄弟!咱们下次再见,我必定不会再手下留情!“凌木的面上,也是一片震惊,听到了凌朗的话之后,他沉默良久。

凌朗的视线看向门外,凌木也顺着看去,只见一抹天蓝,悠悠荡荡。

“今日,你可以为她受刑,让那老家伙将她留下,可是,你以为,她当真就会是属于你的吗?”

“你可别忘了,其他家族,多的是青年才俊,等着和蓝蓝联姻。至于你…不过是一个棋子罢了。”

凌木闭了闭眼,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已经是一派如水。

他缓缓伸出手:“我答应你,和你联手。”

凌朗有一句话是对的:如果他手上没有足够的权利,那么,那个人永远都无法安心的呆在他身边!

凌朗伸出手,利落的击掌。

“一言为定!”凌朗心中一定,随即想起了什么,脸色忽然一变——

“等等!凤墨先前从那老家伙手里抢来了十个新的采集点…”凌木也是脸色微变,是了,那人怎么可能甘愿吃这样大的亏?

表面忍痛割爱,其实——却是暗度陈仓,一举报复!

凌朗说着就往外面走去:“事已至此,这边你看着办,想做什么肯定也有你自己的手段,我先回去。这件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

凌木颔首:“自然。”……

“什么?你早就猜到了?”

凌朗难掩震惊的看着凤长悦,似乎要将她看出一个洞来,他方才回来,小心翼翼的将那些告诉了他,他居然反应这么平淡,然后说他早就猜到了?凤长悦唇角微勾:“不然,你以为呢?”凌朗顿时挫败,而后又不甘心的问道:“那你还要十个采集点?这不是….”

自己送死吗?凤长悦笑笑,却是极冷。“他既然肯送,我就却之不恭了。到时候,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呢!“

于是,当第二天,凤长悦和轩辕夜说打算离开的时候,凌震天果然派了两个长老一同带着他们前去那十个采集点。

但是让凌朗刮目相看的是,凌木也不知怎么做到的,居然也争取到了机会,一同随行。

虽然没有的大张旗鼓,脸色也苍白,但是那两个长老,也显然依然十分看重他,并没有为难。

于是,一行人,就这样出了凌家,前往西凌域的西南方向而去。

“家主,真的就这样放他们走了吗?那两件事情,几乎可以肯定就是他们做的,只是一直没有证据….难道就这样算了吗?“

看着逐渐消失的人影,凌震天眼睛逐渐眯了起来,嘴角逐渐泛起一抹冷笑。

“当然不。我已经准备了大餐,只看他们,会不会撑死了。“

------题外话------

周年庆在九月五号!中午十二点啊啊啊啊啊!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