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56 我的人,也是你们看得?

轰!

一道惊天的声响,骤然响起!

整个庭院,那七块玉石,忽然同时爆裂开来!

强大的冲击力量,从那之中朝着外面疯狂席卷而去!

而同一时刻,在天空之上的那众多联手的人也同时遭受重击,身体剧烈颤抖之后纷纷从天空之上坠落而下!

凌木眸色顿时一沉!

而其他人也都被这一幕惊住,慌忙召唤灵力铠甲,同时布下结界,然而那一层结界却是顷刻间破裂开来!

而他们身上的灵力铠甲,也是纷纷爆裂开去!血肉四溅!

这一切不过是瞬息之间的事情,等凌木等人反应过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已经成为一片废墟。

房子已经完全破碎,庭院之内也留下了无数的深坑和废墟,一眼看去,竟是弥漫一股灰败苍凉之感。

而其中,自然也是已经没有任何人影,连一点人的气息都没有。

“少爷,这…。”

看着面前的场景,下面的人都是双腿一软。

“…。已经跑了。”凌木声音紧绷,容色冷峻。

“即刻封锁这里!不允许任何人靠近。”凌木说完,便转身离开。

然而刚刚一回身,却是僵在当场。

一道人影,已经朝着这边飞来。

他愣了片刻,立刻跪倒在地——

“见过家主。”这一声,也立刻将其他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来,回头一看,果然看到凌震天正满脸阴沉的站在那里,纷纷心中一沉,而后连忙跪下:“见过家主!”

夜色正浓,凌震天的神色看不清晰,但是即便如此,众人也可以看到他的脸色格外阴沉,几乎风雨欲来。

一时间,场面僵冷,无人说话,似乎连呼吸都变得多余起来,一不小心就会触发可怕的开关。

“人跑了?”凌震天沉声问道,带着显而易见的肃杀之意。

众人皆是噤若寒蝉不敢出声。

凌木头垂的更低:“是我等无能,让那人逃脱了。”凌震天向前走了几步,视线从那已经损毁的不成样子的庭院之中扫过,脸色更加难看。

“连七星阵都可以一力破开…。那人的实力不容小觑,原本你们也不是对手。”凌震天缓缓说道,声音低沉。

凌木等人都未曾言语。

“凌柯呢?”

凌震天忽然问道。

凌木身体几不可查的动了动:“那人十分狡猾,杀了一个侍卫,并且伪装传达了消息,调虎离山,从而将剩下的一个在门口的侍卫杀害,而后进入了房间里面。凌柯…。应当是被那人杀害了。”“杀害了?”凌震天双手紧握,声音似乎压抑着什么。

“哼。凌根本没死!”凌震天目光沉沉的看着那一片废墟,眼睛里蕴含着极大的怒意。

若非此时旁边还有其他人在场,他必定已经发怒了。

但是他却不能如此!

凌柯是他的儿子,凌柯未死,他应当是庆幸的,高兴的,却唯独不能是恼怒的!

但是…。凌柯这次,死了当然比活着更好!

不然,依照凌柯的个性,逼问之下,肯定什么都会说出来!

虽然凌柯知道的不多,但是对方显然就是冲着凌柯而来,也肯定知道一些其他的事情,并且目标极为明确,说不定就是为了那件事情而来!

若是被人知道,那么…。凌家必定岌岌可危!

凌震天静默不语,天知道他花费了多少力气才克制住自己狂怒的情绪!

这些人,没有看护住凌柯,就通通该死!

“来人!今天在这里看守的人,通通拉下去,立刻斩杀!”

凌木一惊,豁然抬头,没有想到凌震天这一次竟然真的狂怒至此,竟是转瞬间就要了这么多人的性命。

要知道,这些人都是凌家最为精英的侍卫!

下面的人也是傻了,而后便是纷纷脸色惨白,跪地磕头求饶。

一时间哀求不断,场景悲戚。

然而凌震天却是心意已决:“还不快!犯下这样的错误,要你们有何用!当真是丢人至极!凌柯失踪,用你们的性命来赔,本就是理所应当!立刻拉下去!”

凌震天话已至此,所有人都明白,事情已经无可挽回。

那些人神情绝望,但还是很快就被带了下去。

凌木跪倒在地:“家主息怒。那人这般的手笔,说不定会留下一些线索…。”

“哼,凌木,你的脑子今天也不够使了吗?那人既然能够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手段岂是一般人可比?你以为,那人会给你留下蛛丝马迹,让你查探到什么吗?”凌木当即不说话了。

“今天,当真是给了我凌家一个好响亮的巴掌啊!”

凌震天回头看了一眼,视线落在他来的方向,语气森凉:“重兵把守看守的凌柯被人劫走不说,还将七星阵破解了……连我的住处也被放了火。哼,当真好手段!我凌家什么时候,竟是变得这般不堪一击了!”他袖袍一挥:“立刻封锁凌家!禁止任何人进出!我倒是要看看,到底是谁,竟然这般的胆子!”“是!”凌震天随即目光就看向了某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

“另外,彻查所有人!不准放过任何一个地方!”

短短时间,他就不相信,那人真的能够如此神通广大,离开凌家!

“是!”凌木站起身,传达了命令之后,却是忽然想起了什么,看向凌震天,微微垂下目光:“家主,不知…。那位,可还是要查?”

凌震天眉心一跳。

这个问题,其实才是他最在意的!

其实,他心里也已经有了猜想,能够有这般实力和手段的,凌家本就不多,何况,凌家本家的人,应当是没有什么理由这样做的。

如果不是出了内奸,那么…。

这件事情十有*,就是那那人干的!

但是,凌震天实在是不能理解,如果真是为了这个,那么那人未免也太大费周章了。

况且,一个凌柯,他实在是无法想象,怎么会引起那人的注意?

依照那人的身份,这样的事情,应当是不屑去做的,毕竟四大家族的事情,他从来不会搀和。

难道…。他的想法改变了?

凌震天心里也着实是忐忑烦躁起来。

他宁可想是凌家的仇敌前来报仇,或者是凌家本家出了内奸,他也不愿意相信,是那个人做的这件事!

因为那意味着——那人很有可能已经知道了一些事情!

而那是凌家绝对不能被人知道的秘密!

凌震天从来没有一刻,如此希望凌柯是死了的!

他一个人死了,挽救整个凌家也算是为凌家做了贡献了!

当年他心里想着,毕竟是自己儿子,而且知道的也不多,一向胆小怕事,肯定会死守秘密,一时也就心软,留下了他的姓名。

然而现在,却成了他最为后悔的事情!

凌柯的玉符在他的手中,他自然是知道凌柯未死,这恰恰却成了他最为担忧的事情!

另一方面,他也着实疑惑,凌柯在凌家,向来是没什么存在感的,成天就是混日子的代表,即便是本家的人,除了知道那事情的人,也绝对不会想到他身上竟然藏着那样的秘密!

凌柯失踪,如果真的将那些事情都说出去…。

凌震天犹豫起来。

若非是万不得已,他是绝对不愿意去得罪那人的。

不管是不是他,只要去了,这份怀疑肯定会破坏彼此的关系。

那么今天做的这些…岂不是都白费了?

看到凌震天犹豫的模样,凌木忽然道:“家主,在您的地方防火的人可曾抓到?”凌震天忽然明白了凌木的意思,神色一定。

“传令下去,有人闯进凌家,并且大胆纵火,此时已经逃离,为了凌家上下的安全,务必将所有地方全部彻查一遍!”

“是!”

话音落下,凌震天便直接朝着某个方向走去。

整个凌家,都因为这突如其来的一切而全部闹腾了起来。

因为被吵醒,加上被查看房间,很多人心里都十分不满,但是当听说居然连凌震天的住处都着火了之后,便都不敢说话了。

而心里,大家也都知道,今天这件事情,家主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了。

而至于凌柯失踪的消息,则是被逐渐压了下来。

当一行人赶到轩辕夜所在的院落的时候,里面一片漆黑,也安静无声,似乎什么动静都没有。

凌震天等人在外面停了下来。

看着外面的结界,凌震天眯起了眼睛。

虽然来到另一个地盘上,会有一定的警戒,但是这样布下结界,未免也太过分了一点吧?他沉了沉气,扬声道:“阁下可是休息了?”

里面一片安静,无人回应。

凌震天心中一沉,却是越发的肯定自己的猜想,眼睛里面顿时产生了一抹危险的光。

“凌家有贼人闯入,为了避免给阁下造成麻烦,还请回应一声!若是他躲在了阁下的院落,那可是会给阁下带来不小的惊扰!到时候,却是我凌家的不是了!所以,还请阁下见谅,让我们进去查看一番!”依然死寂。

凌震天的脸色终于完全沉了下来。

不管怎样,如果人在的话,就算是睡着了,这样的动静,那人怎么可能还睡着?

可是却迟迟不应声,难道…。

“家主!凌朗带到!”

正在他准备说话的时候,身后却是忽然传来一声通报。

凌震天回头看去,却见从暗影之中,逐渐走来一行人。

中间那个被押解着的,不是凌朗,又是何人?凌朗衣衫不整,满脸厌恶之色,眼底似乎还有着一丝疲倦,似乎是在睡梦之中,被人强行拉起来。

凌震天看了他一眼,随即问道:“凌朗是在什么地方找到的?那时候他在干什么?”旁边的人恭声道:“禀告家主,我等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在自己的住处睡觉。”

凌木抬眼看了凌朗一眼,没什么表情。

凌震天却是眸色微深:“哦?你们难道没有看看,他是不是真的睡着的,还是…。匆忙从外面回去的?”下面的人相互看了一眼,随即跪倒在地:“家主明鉴!我们绝对不敢撒谎!当我们找过去的时候,他的确是在睡觉的。而且我们也的确在那附近勘察了一番,也找人询问过,今夜他并未离开过。”

“我说,你们这是干什么?难得睡个好觉,你们就这么把人折腾醒了。虽然这是凌家的地盘,可是你们好像忘了,我现在也是你们的客人,谁给的你们资格这么对我?”

凌朗满脸厌烦的一把挣脱旁边的人束缚,大概是摄于他的气势,旁边原本抓着他的人竟是心中一颤,随即就松开了手。

凌朗活动了一下身体,随即冷笑着看了周围一圈:“哟,我当时怎么了呢。今天这大半夜的,你们居然都在呢?怎么,有什么热闹事儿,说出来我听听?”“放肆!”凌震天原本心情就极为暴躁,此时听到凌朗居然当面嘲讽,自然是怒火中烧,一声厉喝。

“你知不知道你在和谁说话!几年不见,当真是胆大妄为!”

凌朗一声冷笑,眉眼弯弯:“我当然知道我在和谁说话——凌家家主啊!整个西凌域都是你的,所有人都要听你的,我不过是一个被赶出去的人,当然不敢和你对着干了。不过,你这话说的,的确是有问题啊,我可不是这几年才胆大妄为的,我以前有多胆大,你不是最清楚吗?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我现在也不能是这个境地,你说呢?”凌震天几乎被气得说不出话,这个凌朗,当年做的那些事情,已经几次三番的触及底线,原本以为这几年他会有点长进,没想到…。却是变本加厉!

他随即一挥袖袍,冷声道:“这件事情,早晚都会查出来,若是这里面有你的事儿…。这一次我绝对不会再放过你!”

凌朗微微一笑:“欢迎之至。”

“不过,今天这阵仗…啧啧,真是难得一见呢。”

凌朗目光从那一片漆黑扫过,唇角笑意微深:“怎么,这是要查谁呢?”

凌震天不再理会他,转身看向那一片黑暗。

“若是阁下迟迟不出来…。还请见谅!”

轰!

话一说出口,凌震天便陡然推出一掌!

磅礴的白色灵力形成巨大的手掌,猛然轰击在那结界之上!

强大的能量波动,陡然扩散开来!

咔嚓!

一道碎裂声,陡然响起!

随之,那冲击的混乱力量,便陡然冲向那扇门!

凌震天眼睛死死的盯着那里面,场中气氛已经一片凝滞!

凌朗的目光,也不动声色的看向里面,在袖笼之中的手,逐渐握紧。

砰!

大门忽然碎裂!

然而正当众人准备冲过去的时候,却是忽然感觉到一阵更加强悍的能量,陡然从里面传出!

与此同时,一道清喝之声,冰冷响起!

“滚!”

凌震天一惊,立刻挥出一道灵力!

两道力量轰然撞击!

一时间火光映亮了半边天空!

而在这样的光亮之中,站在最前面的几人却是隐隐约约从破开的大门看到,里面正有两道人影,重叠在一起。

一人斜躺在床上,此时那清贵无双的面容上,如同千年寒雪一般冰冷刺骨,只是看上一眼,便觉得几乎肝胆俱裂!而那双凤眸之中,此时却是如同深海之中的火焰一般,深邃而令人畏惧!

一眼,便似乎可以夺人性命!

然而纵然在看到他的一瞬间众人连忙低头,也依然有一些人看到,他虽然容色冰冷,但是衣衫却是十分凌乱,隐隐约约甚至可以看到仿若上天精心雕刻的锁骨。

而他的旁边,正隆起一道人影,却是被他严严实实的用被子遮住,紧紧的抱在怀中,虽然光线昏暗,距离也比较远,但是却依然可以看到,那一头瀑布般的黑发。

火光只是霎那,然而这一场景,却是深刻的留在了众人的心中。

不少人低下头去,心中惊惧却又慨叹,为自己看到的情形而震惊不已。

而凌震天,此时也是难得愣在当场。

他、他方才那是看到了什么?

那、那人身边…。是不是有人?

而且看这样子,分明就是…。

便是凌震天纵横一生,此时却也忽然觉得脸皮涨红,窘困不已,内心尴尬的几乎想要立刻将周围的一切都摧毁,只想装作从来都没有来过这里,也从来没有见到那样的场景!

凌木也是匆匆一瞥,却是立刻低头,敛去了眼中的神色。

而一旁的凌朗,原本心中正担忧着,但是看到这个场景,却是也瞪大了眼睛。

这、这个是什么情况?

那里面的那个人,他没有看错,就是那个神秘的男人!可是,他怀中抱着的人…。他抱着的是……。

虽然只能看到头发,但是凌朗却是直觉,那个被子中的人,肯定是凤墨!

他们两个…。

纵然凌朗知道,肯定是那个男人将凤墨救了回去,这个场景,大约也是做出来给他们看得,但是……

凌朗依然控制不住的抽了抽眼角,只觉得整个人都不太好了。

连他知道内情的人都这样,何况其他的人?

虽然知道那位对凤墨宠爱有加,可是这般的情形,亲眼看到所造成的冲击力,依然十分巨大!

凌震天活了这么久,向来呼风唤雨,但是此时,却也是脑子一懵,完全不知道怎么办了。

轩辕夜却是目光如同寒冰:“凌家主,你这般不请自来,甚至强行破开我的结界,未免也太失礼了吧!”

凌震天忽然不知该说什么。

他难道说,是因为我方才几次叫你,你都没有回应,我迫不得已才这样的?但是这个情形,是个男人只怕都不会回应!

而且,看这脸色,已经不是扰人清梦了,这是在扰人好事儿吧!

便是凌震天再淡定自如,老谋深算,还是第一次撞上这样的事儿,一张老脸青红交加,精彩纷呈。

“我、我只是…因为有人闯了进来,担心他扰乱阁下…。”“凌家主,现在擅自闯进来的,似乎是你吧。”轩辕夜凤眸微眯,“难不成凌家主有特别的习惯,喜欢夜闯别人的住处?”凌震天苦着一张老脸,当真是有苦说不出。

他是打死也没有想到,里面竟然是这般的场景啊!

“这…。实在是抱歉,我这就带人离开,明天一定向阁下赔罪!”说完,便是向后转身,似乎打算离开。

“慢着!”轩辕夜忽然一声清冷的低喝,顿时让凌震天等人不由自主的停住了脚步。

“凌家主,看了我的人,还想就这样离开?”

凌震天一惊,心中顿时知道这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但是…。看了他的人?

他们根本什么都没有看到啊!再说了,一个男人,有什么可看的?

但是他也不可能当面说出这样的话,只得硬着头皮道:“那…你说如何?”轩辕夜不语,目光如深沉的如同深海,又像是锋锐刺骨的刀锋,从那些人身上扫过。

他的声音很清淡,却带着无尽的杀伐之意!

“看在凌家主的面子上,我也不会过于追究,所以……我只要这些人的眼珠子。”

凌震天豁然抬头看他!刚要说话,就看到了那双凤眸之中的一片翻涌!

他顿时喉间一堵,竟是说不出话来。

而身后的人,先是愣了一下,随即才意识到这是在要他们自残双目!

凌震天心里几乎颤抖起来,一股深深的寒意从心底陡然升起。

这个人…这个人…。

不过是看了一眼头发,竟然就要他手下这么多人的眼睛!

原本他还以为,那些传闻肯定都是夸大了的,然而现在却是终于明白,原来这个男人,是真的如同传言一般——冷酷狠辣!狠心绝情!

在凌家的地盘上,却是依然这般的嚣张!开口就要他这么多人的眼珠子!

他这要的不是那些人的眼睛,而是要的他的低头!

虽然他闯进来是有些突然,但是先前也是已经打过招呼的,都是他没有回应,他才会这般强硬的采取手段破开结界,可是谁承想,里面居然是这样的场景!

于是,情况斗转直下!

无论怎样,他都成了理亏的一个!

但是这般的条件,未免也太过分了!

可是…如果不这样的话…情况必定会变得更加复杂!

凌震天心里几乎只是纠结了一瞬间,他对这些人倒是并不在意,他在意的是,自己若是应了,几乎相当于是将脸凑上去让人家打,可是如果不应…。

他现在,还不想和他撕破脸皮!

这些念头在脑海中只是一瞬间闪过,凌震天几乎是立刻就做出了决定。他忽然回身,手中一片银光闪烁!

“啊!”

痛呼声四起!

嫣红的血液,在暗夜之中,也依然黏腻腥稠!浓郁的血腥气息,顿时让场中多了几分肃杀之意!

身后的众人,纷纷捂住眼睛,哀嚎不已,掌间不断的有血流出。

凌震天面色极冷,而后看向轩辕夜:“这次,阁下可是满意了?”轩辕夜嘴角似乎泛起一丝笑容,却是极冷,像极了雪上之上的终年积雪——

“凌家主果真干脆,既如此,那这件事情,便了了吧。”

凌震天咬牙,双手负于身后,几乎捏碎骨头。

“走!”

一声厉喝,凌震天转身就朝着外面走去。

而剩下的人,虽然都哀痛不已,却也不敢停留,连忙跟在后面离开。

凌木看向轩辕夜,微微弯腰:“今日之事,多有得罪。还请阁下见谅。”

轩辕夜不语,却是起身,将人用被子包裹的严严实实,打横抱起,朝着一旁的房间而去。

凌木垂首,等人终于离开,才站直了身子,脸上没什么表情,深深的看了一眼,而后离开。

这一场闹剧,终于是落下了帷幕。

甚至连一旁的凌朗,都无人理会了。

于是,一片狼藉之中,只剩下了凌朗一人。

耳边寂静无声,眼前破碎不堪。

谁也想象不到,不过是短短时间,这件事情竟然就这么结束了。

他眨了眨眼睛,似乎依然有些反应不过来。

原本凌震天那么气势汹汹的来,他心里还是有些担忧的。

在凤墨离开之后,他一直在外面等待,但是没有过多久,里面就传来了一阵惊动,原本安静巡守的侍卫们开始行动起来,他才意识到,可能凤墨在里面已经混了进去。

他想了想,没有进去,反而是趁乱离开,而后潜入了凌震天的住处。

他对于凌震天的住处,是最为熟悉的,曾经来过不少次,加上那边正好闹了起来,一片杂乱,他也就趁势进去,并且放了一把火。

当然,那火也不是一般的火,而是他曾经从神兽身上取来的兽火,所以一时之间很难处理,便是凌震天,也是花费了一点功夫的。

而那个时间,正是他唯一可以为凤墨争取到的可能。

他一早就溜了出来,原本想要去接应凤墨,但是却很快看到那一片火光冲天,他便知道人肯定都已经赶过去了,他心中一动,便先回到了自己的住处。

因为他是和他们两个人一起的,所以住处倒也是离得不远,所以他原本是想要找那个男人的,却不想,而后天空之上,竟是已经出现了数道人影,相互联手。

他才心中一惊,知道这些人竟是启动了七星阵,并且使用了最为复杂消耗最大,到那时杀伤力最强的星罗棋布。

他心中担忧,却也知道以自己的实力,即便是冲过去,只怕也是无法将凤墨救出来。

但是正在担忧的时候,他便再度听到一声轰响,而后看到天空之上的那些人,竟然全部坠落!

看样子,竟是被人强行破除了七星阵,而且完全摧毁了星罗棋布!

他心中一喜,猜测凤墨应当是能够逃出来,就先回到自己的屋子里,伪装成睡觉的模样。

不过是片刻时间,就有人找了过来。

而当他被带过去的时候,就正好看到了后来的事情。

原本他心里还是有些担忧的,虽然面上冷嘲热讽,但是心里却是一只记挂着里面的情况,生怕凤墨还没有回去,又担心即使是已经回去,凌震天的那阵势,显然是要冲进去彻查的,到时候只怕是无法掩饰过去。

不过,实在是没有想到…。

凌朗长叹一声,脑子里面几乎是不受控制的浮现了方才那一幕。

白色灵力撞击,强大的能量波动几乎无法抵御,周围无比暗黑,然而那一片火光瞳瞳之中,大门破开,却是有一人,眉色冷厉,杀意逼人,望向这边!

他衣衫虽然凌乱,却是不掩风华,甚至因为那修长的脖颈,散落的黑发而显得越发的魅惑。

而他的怀中,紧紧的抱着那人。

虽然用被子包裹着,只有一头瀑布一般的黑发垂落在被子上,和他的交缠在一起,但是却也让人觉出一股无法言喻的暧昧动情。

那是只有至亲至爱的人在一起时,才会有的氛围。

凌朗忽然觉得,虽然是两个男人,但是就冲着那人对凤墨几次三番的维护,凌朗就明白,这两个人,别人是无法插入,也没有资格置喙的。

只是因为看了一眼头发,就要了凌家这么多人的眼珠子,偏偏还要凌震天说不出话来,甚至亲自动手,这份简直霸道至极的疼宠,只怕这天下,也是少有了。

他最后看了一眼,而后转身离开。

……

另一边,轩辕夜将凤长悦抱回另一边的屋子里,轻放在床上,将她落在外面的黑发拢了拢。

“人已经走了。”

凤长悦猛的将被子掀开,而后直直地看着轩辕夜。

轩辕夜将她的黑发理顺,看她视线凝注在自己身上,嘴角微勾:

“怎么了?”

凤长悦却是不说话,忽然将被子完全掀开,身上却仍然是一身黑衣,哪里有半分暧昧的痕迹?

她直起身,伸出手,将他的衣衫拉了拉,挡住了那一线精致的锁骨,也掩去了那份让人望而心动的魅惑。

她看着他的眼睛,低声而霸道:“你只有我能看!”轩辕夜原本以为她想要说什么,没想居然冒出来这么一句,登时失笑。

“好啊,以后肯定不会让别人看了。至于你…。随时欢迎,想看哪里都可以。”

他语调低沉,分明是说着暧昧的话,然而神色却是异常的认真,似乎在说着一件无比严肃的事情,眉宇之间,满是郑重的承诺。

凤长悦下巴一抬,一下子咬住他带笑的唇瓣,咬牙道:“那些人看了你,要了他们的眼珠子,真是便宜了他们!”轩辕夜低笑,张唇回吻,一下子含住了她柔软微凉的唇瓣。

世界上当真有这样的女子,和他如此心意相通。

两人之间似乎有一种神奇的心里默契,当在七星阵之中的时候,他就感觉虽然在环境中,看不到彼此,但是一举一动,却似乎都可以看到。

仰头看到那星空的时候,甚至有种她触手可及的感觉。

而现在,甚至也因为他不过露出了一点锁骨,就这样任性而霸道。

他没有说话,心中却是弥漫而出一阵无法言喻的欣喜和完满。

于他而言,在方才的场景之中,她被人看去了黑发,已经是极为不满,却不想,她心中,却也是同样的想法。

他含着她的唇,双手抱住她的腰身,便是猛然按到了自己怀里。

心里像是一直有一团火,只是之前一直压抑,然而方才听到她那样的宣言,却觉得忽然无法控制的剧烈燃烧起来。

胸膛之中,似乎有一列火线,升腾而起!让他整个人都忽然燥热了起来。

然而片刻之后,他便是忽然感觉到她唇中淡淡的血腥气息,心中一沉,便松开了她。

凤长悦此时黑眸晶亮,白皙如玉的肌肤之上,似乎带上了一丝绯红,红唇润泽,正认真的看着他。

只是这么一看,轩辕夜就觉得,心中几乎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忽然伸出一只手,盖住了她的眼睛。被那样的眼神看着,他真的无法保证,自己是不是忍得住。

掩去了那双惊心动魄的眼睛,他目光微凉,声音之中却是暗藏冷意。

“你受伤了?”

之前他破开七星阵,万星坠落,幻境坍塌,他只顾得上一把拉住她,而后死死地抱在怀里,而后用最快的速度赶回来,安全起见,甚至干脆采取了方才的办法来应付。

以至于他都没有时间看看她的神色,查看她是不是受伤了。

方才一吻,他才惊觉她口中淡淡的血腥气息,顿时心中一沉。

凤长悦虽然看不到他的神色,但是也可以想象出他的模样,却是一笑。

“不过是之前受到了一点冲击,倒是算不上受伤,而且我的身体你又不是不知道,恢复的很快的。现在已经没什么感觉了。”

他望着她,良久。

“这些,我会让他们百倍偿还。”声音清淡,字字如惊雷落下!似乎惊起一地风雨!

……

第二天天亮的时候,整个凌家的气氛都变得极为紧绷。

一夜之间,凌柯被劫,家主的住处被纵火,什么都没找到不说,反而是因为彻查的时候闯入那位神秘的贵客,而得罪了他,从而让跟随而去的那些侍卫通通挖掉了眼珠子。

这么多事敢在一起,简直是给了凌家好几个响亮的耳光!

在凌家本家,居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简直如入无人之境,在这里连番肆虐之后潇洒离开一般!

一时间人心惶惶,气氛僵冷。

甚至在路上,遇到熟人都不敢过多的说话,相互之间彼此各自慎重。

而凌震天,不仅当时就下令封锁了凌家,更是要求彻查所有人,连夜召唤了长老团,一同商议如何处理此事。

听闻凌震天书房的光,一夜未眠。

上面的人都这样紧张了,下面的人自然是更加谨小慎微,一举一动都小心的很,就算不是心虚,却也担忧触了霉头,给自己惹上麻烦。

而那天的事情,也不再有人敢过多提起。

而至于轩辕夜那边的事情,更是无人议论。

那血腥的一地眼珠子,已经说明了太多东西。他们可是还想好好的活着呢!

但是即便如此,第二天两人一同出来的时候,凌朗远远看着,还是眉心一跳。

这两个人,面色竟然没有一点尴尬,甚至相互之间还对视的那么默契!根本没有将这件事情放在眼里阿喂!

凌朗顿时觉得,自己前一天的担心,真是白瞎了。

看这俩人分明享受的很啊!他跟着瞎操心!

两人逐渐走进,凤长悦扭头就看到了凌朗,黛眉微挑。

“昨天多谢了。”

凌朗却是看了一眼一旁的轩辕夜,晒道:“这谢谢就不必了,毕竟咱们是一起的,而且后来我也没有帮到你。”

凤长悦眉目舒朗,倒是没有再说什么。

凌朗后来烧了凌震天的住处,肯定也是花费了不少心血的,只是既然他这么说,那么她记得就好,也不必再说。

见两人继续朝前走去,凌朗一惊:“你们现在要去做什么?”按照那些人的说法,凌柯失踪,那肯定是被凤墨他们带走了啊。

这还是去干什么?

凤长悦看了他一眼,极为自然说道:“昨天有人说要赔礼道歉,我们当然要去了。不然显得多没有诚意,岂不是破坏彼此的关系?”噗。

凌朗顿时觉得一阵内伤,颤抖着伸出手指,指着这俩人,不可置信的问道:“不是吧?你们俩居然是因为这个原因去?”

有没有搞错!

分明、分明是他们两个劫走了凌柯,摧毁了七星阵,将凌家上下搅得不得安宁,昨天甚至逼得凌震天亲自动手,毁了下面的人的眼睛。

而现在,他们俩居然还要去接受道歉?

这不是啪啪的打脸凌震天吗!?

是个人都知道凌震天昨天的话只是场面上说说罢了,毕竟他后来的确已经按照那人的要求,将下面的人都惩处了…。

似乎是看透了他的想法,凤长悦嘴角勾起一抹璀然的笑容,很是认真道:

“昨天那只是因为他们看了不该看的,至于他们闯进去…。这件事,可是没完呢。”

虽然是笑着,凌朗却是从那双幽黑沉凝的眼眸中,看到了一丝凛冽的杀意。

他这才猛然心中一惊,而后看了一眼旁边的黑衣男人。

是了,这个男人的身份可是不简单,能让凌震天如此忌讳,并且将他逼到这种地步,依然不肯撕破脸得罪的人,被人这么对待,自然是不可能就这样算了的。

看着那男人通身冷清尊贵的气息,他忽然觉得有些兴奋起来。

“走走走!我跟你们一起吧!咱们快一点!”

“……”

凤长悦无语的看了凌朗一眼,这家伙看热闹的兴致,怎么和卡西尔一样一样的?

不过不管怎样,三人终究还是朝着凌震天的所在地而去。

于是,当正在和众长老商讨了一夜,却依然没有得出什么有用的东西的凌震天,听到下人传话,说轩辕夜携带凤墨凌朗前来的时候,顿时心中咯噔一下,随即就是滔天的怒火!

这是明显来找事儿的啊!

昨天晚上难道还不够吗?他身为凌家家主,亲自动手,按照他的要求惩处了下面的人,已经是给了极大的面子,原本以为那件事情就算了了,但是现在这是几个意思?其他在座的长老们,也都是脸色阴沉。

“怎么?这人到底有完没完?昨天的事情闹得还不够吗?居然还来?他当真以为,我凌家好欺负不成?”“没错!这件事情不能任由他胡来!否则置我凌家的颜面于何地?”“家主!您说怎么办吧!那人就算是厉害,难道咱们联起手还怕他不成?前一天那么多事情,正是需要重振家族声威的时候啊!”

听着长老们群情激奋的建议,凌震天只觉得脑门一阵阵发疼。

他只是说了这人身份不简单,不可轻易得罪,却是没有告诉他们,那人真正的身份。

沉默片刻,周围的长老们也都觉察不对,声音逐渐小了下来,面面相觑。

“来人,请他们进来!”

凌震天顿了顿:“去,将蓝蓝也叫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