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54 她在,他来!

凤长悦很快出了门,黑色的身影迅速消失在黑色的夜幕之中。

她精神力弥漫开来,在身体之外都覆盖了起来,形成了一个保护而隐蔽的结界。

她并没有试图将精神力散步出去查探周围的情形,因为这里毕竟是凌家的本家,可能一不小心就会触动什么机关,或者引起什么强者的注意,那就得不偿失了。

所以她干脆敛去了自己身上的气息,完全隐匿了起来,悄无声息的朝着某个方向而去。

凌家很大,构造虽然并不复杂,但是总是看着有些奇怪,凤长悦猜测或许是那上面镶嵌的晶石和魔核组成了特殊的阵法,所以才会呈现出这个样子的建筑分布。

很显然,凌家对自己的本部十分有信心,虽然占地广阔,但是却并没有很多人看守各处。

凤长悦行动便越发的谨慎,精神紧绷了起来,身形如同鬼魅,在其中穿梭。

很快,她抵达了某个墙角,将身形完全隐匿在了墙角那石块之后的阴影之中。

一道极其细微的呼吸声,悄然传来。

凤长悦屏住呼吸,将整个人都完全藏了起来,紧紧的贴在身后的墙面上,耳边却是完全的警惕着。

唰!

一道阴影忽然浮现,而后传来一道轻微的破风声!

凤长悦立刻眸色一厉,猛然出手袭向那阴影!而后脚步微动,身形翻转,已经将那道阴影完全拉到了墙边,死死按住!

“喂——唔!”

刚想说话的凌朗被凤长悦一个用力扼住喉咙,那声音便像是被掐断在了喉咙之中,只留下了一道极短极轻的呼声。

此时天色黑暗,天空之上月亮已经被遮蔽,视线所及,极为有限。

但是凌朗还是在这一刻,猛然看到了那双幽深深邃的眼睛。

那里面一片沉凝,像是终年不化的积雪一般,似乎任何事情都不会让那里面产生波澜,让人看着便心生凉意。

他涨红了脸,想要动弹,但是脖子却被凤长悦死死扼住,当然不敢乱动,只好努力的眨着眼睛,神色憋屈不已。

凤长悦这才缓缓松开手。

凌朗连忙捂住自己的脖子,他甚至觉得,方才那一瞬,凤墨可能是真的想要杀他的,那种从骨子里面散发出来的杀意,让人不寒而栗!

他眼神有些怪异的看向凤长悦,用嘴型说道:“你干什么?难道真的想掐死我不成!“

“下次再这么不注意,你会比现在死的更快。“

微弱却清晰的声音传到耳中,凌朗一惊,而后才发觉是凤墨的声音,但是他明明盯着他的啊!他明明没有张开嘴说话…

等等!

难道刚才凤墨是在用精神力和他说话?!

凌朗颇为震惊的看着凤长悦,果然又听到她说:“不用怀疑了,我现在地区是在用精神力和你说话。“

凌朗这下是真的惊住了。

他不可思议的看着凤长悦,上下打量着,眼睛里是全然的不可置信。

这个人,身上到底有多少秘密?

能够一眼看透红崖的秘密,还能够用精神力说话…要知道,想要做到这一点,是非常困难的。那需要极为强大的精神力。

一般而言,只有天生精神力天赋超群的炼药师能够做到这一点,而且是那种极为卓越的炼药师才能做到。

凤长悦刚才说的声音很细微,但是却又极为清晰平稳,显然功夫十分扎实,也就是说,这人的精神力肯定不容小觑!

要知道,他现在已经是五星灵宗中期,虽然也可以这样,但是却明显和凤墨差了一个等次啊!

他像是看着一个怪物的看着凤长悦,越看越是觉得不可思议,甚至将脖子上的那一丝疼痛都忘了。

凤长悦却是没有心思和他解释这个事情,目光朝着四周看了一圈,警惕的一把将凌朗的脑袋按了回去。

“小心不要暴露。”

“……“

凌朗咬牙,被人一把呼到墙上的感觉实在是不爽至极,但是凤长悦说的话却又很关键,他们现在的确要小心行事,不然一不小心被发现,那才是前功尽弃。

凤长悦很快松开了手,转头问道:“你来的时候有人跟着你吗?”

凌朗嘴角抽搐了一下,努力让自己忽略那种似乎面前站着的是他的上司的感觉,也尝试着用精神力回到:“我要是连身后有没有人都发觉不了,那我也不用混了!“

凤长悦其实心里也相信他的实力,这么问只是出于一贯的谨慎,闻言只是淡淡道:

“你要是这么有自信,刚才就不会被我抓住了。”

凌朗:“….我那、我那只是一时的疏忽!明明说好了要在这里碰面的,我怎么会想到你居然对我下手!嘶——你那一下真是一点情面都不留啊!现在还疼着呢,明天不会淤青吧?”

凤长悦黛眉微挑:“在任何时候,都不要放松你的警惕,这应该不用我教你吧?别说是我,就算是你最亲近的人在这里,你没有确定的时候,都应当保持最警戒的状态。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她瞥了凌朗一眼,道:“你那不会有淤青的,毕竟你明天还是要见人的,留下任何痕迹都不好。”

凌朗看她这般冷淡沉稳的模样,就觉得一阵郁闷。

这小子,好像才十六岁吧?半大不小的少年,怎么偏偏这么一副老成的样子?

而且偏偏他说的那些话都很对,让他连反驳的余地都没有。

凤长悦看了他一眼,心中暗叹一声,凌朗心智实力都不缺,可惜有点缺心眼,也难怪斗不过凌震天那群人了。

当年居然落得那样的下场,虽然听起来悲壮,其实很愚蠢。

若是他现在仍然是凌家的少爷,很多事情自然回方便很多。

“走吧。”

她低语一声,便率先抬脚。

凌朗一惊,连忙小心跟上:“你知道凌柯的住处在哪里吗?还是让我来带路…”

“我知道。”

凤长悦头也不会:“这种事情,若是都不知道,那今天来这里干什么?”

凌朗:“…….”

话虽然没错,但是能不能不要这么轻描淡写的说出这样的话啊!要不然总是有一种无形之中被鄙视的感觉啊喂!

凌朗嘴唇蠕动了两下,却还是什么都没说,收敛了周身的气息,紧紧跟在凤长悦的身后。

两人刚才躲起来还不明显,这么一走动,凌朗便发现,这人的行动力简直让人叹为观止。

他跟在他身后,看着他毫无阻碍的在各种建筑的缝隙之中穿行,很显然的确是清楚的知道凌柯的所在地,目标性极强的找了过去。

别说凤墨,便是他,在这凌家生活了二十年的时间,也未必可以有他这么熟练。

凌家很大,而且也不知什么地方就有阵法,所以一般不会有人随便的走来走去,而他若非是后来为了调查凌夙的事情,也不会知道,原来凌柯是住在何处。

至于过去的路线,也没有那么简单。

他那时候就是因为出来的时候慌不择路,被逼入了死角,才会有了后来的那些事情。

所以现在看到凤长悦竟然这么熟练轻巧的穿行而过,凌朗心中震惊不已,但是又不可抑制的生出一股敬佩的感觉。

他出身尊贵,天赋极好,性格便也十分骄傲,极少会佩服什么人,纵然是后来遭遇那么多事情,也曾一度跌入尘埃,但是也没有磨灭他性子里的骄傲和自负。所以,他看的上眼的,真的没有几个。

但是现在,却不得不承认,凤墨的确是极为出色的。出色到,连他也要心生尊敬。

“凌柯的住处在凌家不是秘密,何况之前刚好被责罚呆在自己的地方不准出去,所以想要知道他在哪里其实并不难,可是….凤墨,你是怎么知道,这些复杂的路线的?”

凌朗实在是抑制不住心中的好奇,一边紧随一边询问。

凤长悦一个箭步,闪身停在一处阴影里面,终于回头看了他一眼。

“这是常识。”

“……”

不想说就算了啊干嘛给出这个答案让人心里觉得自己好失败啊!

凌朗算是明白了,这次跟凤墨一起来,就是自己找事儿,凤墨今天的每一个字,都在表达着对他的鄙视!

凌朗终于闭嘴了。

但是他却不知道,凤长悦是真的觉得这就是常识。

前世太多次的任务让她形成了极为警觉的本能,也让她拥有着旁人不可触及的能力。

她以前执行任务的时候,每到一个地方,都会立刻将周围的地形都探查清楚,给自己找好路线。进攻不成起码不会逃不出去。

常年在生死边缘游走,这已然成了她的本能,不然早就死了百八十次了。

而即便是穿越到这里,她也依然保持着这个习惯。

所以,在凌家的一天多时间,她已经将那所有的路线都查探清楚。

所以此时才,才会这般顺利的前进。

当然这些,凌朗是不会知道的了。

两人动作虽然快,但是都毫无声息,凌朗本身实力强横,而凤长悦又有着极为强悍的精神力以及敏锐的反应能力,所以倒是很快就抵达了目的地。

看着不远处的那个房间,两人一阵沉默。

“看来,那老家伙是真的心虚啊。”

凌朗盯着那边,缓缓吐出一句话。

凤长悦不语,虽然在之前已经预料到凌震天肯定会加派人手看住凌柯,但是这样的阵势,的确是让人不得不怀疑,他心里是不是有其他的心虚事情了。

这是个独立的院落,凌柯就在最中间的那个房间里面,然而外面却是已经重重把守。

一眼看去,至少有三队人在看守,几乎形成了三层的屏障。

而且,凤长悦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那一股隐隐的威压,显然那些侍卫都不是等闲之辈。

想要进去,必定是难上加难。

凌朗神色沉沉:“这么多年,我以为我已经看清了那老家伙的面目,却没想到,他竟然真的连自己的儿子都不相信到这种地步。”

凌朗几乎可以肯定,凌柯在里面的日子肯定不会好过。

那天情急之下,凌柯差一点将当年的事情抖落出来,凌震天自然是气急,面上虽然是软禁,但是眼下看着这般情形,其实也就和牢笼无二。

其实凌朗心中还是有一点疑惑的,当年虽然凌夙被追杀,但是其实凌夙的身份,在凌家是有些特殊的。

当初他小的时候,天赋尚未觉醒又是旁系,所以倍受欺负,但是当后来他的天赋觉醒,逐渐变强之后,他在凌家的地位已经十分不错。

但是纵然如此,若是想要他的命,凌震天大可以随便给他一个罪名,而后正大光明的杀了他。

可是没有。

凌夙最终还是以最诡异的方式,消失在凌家,并且从此成为了凌家的一个禁忌,再也没有人提起。

这个疑惑,曾经困扰他许久,但是当时他满心愤怒,自然是没有细想,可是现在,看到凌柯居然是这样的待遇,凌朗心中,终于再度想起了这一点。

凤长悦眼睛微眯:“看来,当年的事情,或许有很多疑点。”

凌朗没有说话,既然凤墨认识凌夙,并且凌夙肯将这些事情都告诉他,那么他看到这一场景,肯定也是有所怀疑的。

“我们怎么进去?”

凌朗看着那重重的关卡,眉心微皱:“这些是凌家最精英的护卫队,虽然猛的看上去,和一般的护卫队没有什么两样,但是相信你也看出来了,这些侍卫,根本不普通。“

凤长悦点点头。

在这外面,守护的大约有三十人左右,人数其实不算很多,可是如果是用来软禁的话,着实是有点多了的。

而且,这些人的实力明显不弱,凌朗虽然被赶出了凌家,可是这些事情,肯定还是看的清楚的。

“静观其变。”

凤长悦眼下最在意的,其实并非是这三十个人的严密看守,而是….

“你记得这里有什么阵法吗?”凤长悦转头看了凌朗一眼:“听说当初你就是在这里被抓的?”

凌朗的神色顿时变得不太好看,但是这也的确是事实没错,仔细想了想,严肃道:“我当时是想要进去找凌柯询问一些事情的,其实当时我已经找到了一些证据,是当初凌柯联合其他人,要求杀死凌夙的证据。我当时带着证据去找他,但是没想到,他抵死不承认。我一怒之下,就说要将这件事情告诉那老家伙,你不要这么看着我,我当时也没有想到,这件事情居然是那人一手策划的。凌柯听说之后,便冷笑几声,神色很是怪异,当然,现在想来,那也都是对我无知的嘲笑罢了。“

凌朗的神色变得有些苦涩,顿了顿才道:“就在我准备离开的时候,刚刚走出房门,就遭遇了外面铺天盖地的攻击。其中,包括这外面的阵法,也包括….那老家伙的人。“”我那时候才知道,原来我触碰了一个禁忌,原来我还有那么多事情都没有猜测到。只是却也已经晚了。于是,再之后的时期,整个西凌域都知道了。我因为要‘杀害‘自己的叔叔,并且妄图抢走凌家的通灵玉石,才被逐出了凌家的。实际上,我不仅没有见过那所谓的镇族之宝,更加没有打算杀凌柯。我当时,不过是想要为凌夙讨回一个说法罢了。“

可惜,后来他身处劣势,被一味的打压,天下悠悠众口,凌家想要怎么说,事实就是什么样的。

除了一些少数的亲信跟随,他孤立无援,几度将死。

“当时的场景十分混乱,我也记不太清,但是凌柯外面,起码有着一个阵法的——七星阵。”

凌朗努力的回想着,缓缓道:“凌家的阵法有不少,几乎每一个地方都会设置不同的阵法,水平各有不同。而凌柯无论如何,身份算是尊贵,所以他外面的这个七星阵,也绝对算的上是凌家上乘的阵法之一。我对这个也不是十分了解,因为所有的阵法,都是凌家的长老团一起行动布置的。我能知道的,就是七星阵是由七块黄晶石按照一定的方位摆放的,而且其中注入了很多各个长老的灵力,一旦开启,就会爆发极为强大的能量,也会让在其中的人产生幻觉,所以极为难以应付。只是不知,三年过去了,这里的一切有没有变化。“

凤长悦不语。

其实她也是在想这个问题。

凌朗知道一些还好,可是现在,看着外面那般的阵势,凤长悦几乎可以肯定,外面的阵法肯定也是动了的。

但是如果就此放弃回去,再想要查清楚,或许只会难上加难。

“我先进去,你在这里等着。“

凤长悦低语一声,不等凌朗反应,身形便是陡然消失在原地!

凌朗一惊,连忙看去,却是发现人已经彻底看不到了。

他想要追过去,但是却是完全无法确定方位,只好忍了忍,暂且呆在原地。

而另一边,凤长悦却是已经飞速的朝着那最中间的房间而去。

她的身影如同鬼魅,快速闪过。像是夜幕之中投下的一抹暗影,转瞬消失不见。

“嗯?刚才怎么好像有什么东西?”

一个正看守的侍卫只觉得眼前一道黑色闪过,但是当再次看的时候,却是什么都没有了。

“你眼花了吧?”旁边的人仔细看了看:“这不是什么都没有吗?

“可是….我方才好像真的看到有一道黑影….但是太快了….“那侍卫依然有些不放心,朝着四周看了又看,可惜还是什么都没有看到。

“算了吧,你肯定是看错了!你也不想想,这里有谁会来?眼下,里面那位可是被家主亲自下令软禁了的,这等关口,怎么会有人来这里?现在整个凌家上下,只怕都是避之不及呢!”

“说的也是….”那侍卫似乎被劝动,点了点头。

“不过,家主居然让咱们来这里,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不过就是看守个人,居然还要调动我们这么多人。”

另一个侍卫似乎有些不满,抱怨道:“咱们又不是一般的侍卫,却要在这里做这样的事情,真是大材小用。“

“嘘!你小声点!这毕竟是家主的命令,咱们只有遵守就可以了,要是随便议论给人听去,那才是后悔都来不及!“”行了行了,我知道!我又不傻,这些话我也不过是偷偷说的。不过,看来这一次,里面那位想要翻身,可是难得很啊!“

“怎么说?主母好歹也是他的生母,肯定不会坐视不理吧?“”哼,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主母现在自身难保!因为白霖的那些事儿,现在家主对主母已经十分不满了,主母怎么可能会在这个时候再出头?哼哼,听说那白霖是得罪了那两个带着凌朗少爷一同来的人,也不知他们是什么身份,竟然能让家主做到这一步!“

“算了,这些事情不是我们能讨论的,还是好好看着吧!“

说着,两个人终于再度朝前走去。

而此时的凤长悦,却是已经翻过了中间的墙壁,走过了好一段距离。

此时夜色正浓,成了最好的保护色,加上她动作是在是太快,自然轻松的躲过了第一队人的看守。

她很快到达了庭院中间的位置,然而此时,也正有另一队人走了过来。

她心中一动,而后迅速就地一滚,躲入了一棵树木的后面。

随着那些人的靠近,她的位置也不断变化,但是却始终都藏在那一片阴影之中,悄无声息。

而在最后一个人经过的时候,她迅速的靠近,从身后猛的给出一掌!

那人似乎有一点反应,但是凤长悦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他连张开口的时间都没有,脖子刚准备扭过来,凤长悦的另一只手同时出击,一把扼住他的脖子,狠狠一拧!

凤长悦抓的时候很是小心,尽力压低了所有的声音,若是不仔细听,根本什么都听不到。

因为这些人彼此之间的距离比较远,所以凤长悦的动作竟是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她迅速的将人拖到一旁的阴影处,而后将他身上的外衣脱掉穿在了身上,同时带上了头盔,身体的姿态稍微变化了一下,一眼看去,竟是和方才倒下的那人有七分的相似。

她随即微微低头,朝着前面走去。

那走路的模样,更是和那人别无二致。

于是,她就这样在庭中走动起来。

她脚步稳健,看似缓慢,其实很快的走进了那房间。

走廊之上,十个人严防死守,将整个房间的四周都看守了起来。

这些人显然比外面的人更加强势,浑身上下头透出一股浓重的血腥气息,俨然是最为严格的一道屏障。

看到凤长悦走进,那站在门前的人立刻严肃道:“止步!有什么事?“

凤长悦的声音忽然变幻,变得略微低沉:”方才我们在外面巡守,似乎看到了有人进来!但是我们并没有看清那到底是谁,眼下只怕那人已经混了进来,你们务必要仔细查探!若是出了纰漏,那罪责可不是我们担当的起的!“

她站在走廊台阶下面,光线昏暗,她的身影正好落在一片阴影之中,看不清晰,加上带着头盔,更是辨不清晰,但是声音低沉,带着一股淡淡的肃杀之意,让人不自觉的心中一颤,紧张起来。

果然,她这句话一出口,那前面的两人都是一惊:“什么?有人进来了?“

凤长悦点点头:“那个人动作极快,我们只是看到了一个影子,当我们想要去追的时候,已经是看不到人了。估计现在,已经闯进来了!所以我来提醒你们,一定要严防死守,将那个人抓住!否则要是出了什么事儿,我们谁都担待不起!“

话一出口,那两人脸色纷纷一变。

“快!传令下去,立刻加紧防守!”

其中一个人立刻低声厉喝,同时回头看了一眼紧锁的大门,确定自己两人在这里始终看着,应该是不会出什么问题。

“那我就先回去了,若是那人逃出来,我们也是吃不了兜着走。”

说完,凤长悦便转身离开,身形很快消失在黑夜之中。

而这里看守的两人,也是立刻派出了一个人,前去告诉其他人这个消息。

过了没一会儿,还在原地的那人却是再度看见了之前的那个人。

“我忘记还有一件事情没有说。”

那人去而复返,终于让这个侍卫觉得有些不对劲,他上下打量着凤长悦,眉头逐渐皱了起来,怎么看怎么觉得奇怪。

“你….今天似乎有些不对劲…你还有什么事儿没说?“

一片静穆之中,那人隐藏在黑暗之中的脸容,终于露出一双幽黑的眸子。

这下,那个侍卫终于明了,这个人的确不是他们的人!

“你…”

剩下的话,却是永远都说不出口了。

他看着那张陡然变大的脸容,但是尚未来得及辨析这人是谁,他就陡然感觉到胸膛一凉。

他缓缓的低头,却是看到自己胸前,已经破开了一个血洞,不断有血从里面汩汩流出。

他张张口,却是什么都没有说出来,终于缓缓倒了下去。

凤长悦无声的打开门,而后将这人的尸体也拖了进去,随即反手将们反锁,并且布下了一层结界。

房间里面的人似乎觉察到了动静,忽然停顿了片刻,而后有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

“谁?”

凌柯的声音比前一天虚弱很多,若不是凤长悦记得清楚,只怕此时也无法听出来这是凌柯在说话。

而且声音极为紧绷,显然是有些心虚紧张。

凤长悦无声的靠近。

凌柯也似乎感觉到不对劲,缓步走来,小心翼翼的张望。

而后,就看到了一张他绝对不会忘记的面容。

“是你!”

凌柯脸色顿时一变,声音也变得尖锐了不少。

“你来这里做什么!?”

他就是再没脑子,也不会不知道,这么晚了,这个人来这里,肯定是没什么好事!

况且、况且外面分明有那么多人在看守的!

他忽然变得有些慌张起来:“你、你是怎么进来的!”

凤长悦却是神色冷淡,微微抬起下颌,目光平静如水,却含着让人心惊的力量。

“凌柯,你可还记得——凌夙?”

凌夙!

这个名字像是一把刀,狠狠的砍在了凌柯的心上!脑海之中,顿时有无数的记忆倾泻而出!

他立刻站起身来,目光像是毒蛇一般,阴沉的盯着凤长悦:“你到底是谁!?”

凌夙这个名字已经太久没有被人提起过,如果不是今天听到,他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再想起来!

但是眼前这个凤墨,怎么会突然半夜突破重重阻碍,来到他这里,还知道凌夙!?

凌柯心都提了起来,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然而正在等着凤长悦说话的时候,却又余光看到了凤长悦脚下的一道阴影。

他不由得仔细看去,却正好看到那人就是守在他门前的一个侍卫!

看样子,分明是已经死了的!

凌柯心神巨震,那侍卫的水平他是知道的,可是却就这样悄无声息的被杀了,凤墨是怎么做到的?

他生性贪婪,嚣张跋扈,没少仗着自己的身份作威作福,但是其实他十分怕死,眼下看到那侍卫竟然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死了,好不容易鼓起的那一点气势顿时消散!

但是想到自己这样未免也太过怯弱,便瞪着眼睛怒声道:“你居然敢擅自闯进来!你可别忘了,这里是凌家!就算你身后的那个男人能够保护你一次,难道还能次次都护着你吗!?这一次,你杀了凌家的护卫,偷偷闯进来并且威胁我,你可知道你会有什么下场!”

嗤!

凤长悦眉色冷淡,却是忽然挥出一道灵力。

那白色的灵力幻化成飞刀,快速的朝着凌柯而去!

凌柯没有来得及反应,等意识到的时候,便是觉察到自己的脖子上陡然一凉!

他心脏剧烈的一颤,然而不可置信的颤抖着伸出手,摸向自己的脖子。

触手黏腻。

他顿时一个寒噤,脸色变得刷白。

“若是你不想说,我有的是办法让你永远都不说。“

凤长悦扬眉,忽然抬起脚,一下子踩在了那个死去的侍卫的身上,轻轻一碾。

凌柯随即就惊惧的看到,那已经死去的侍卫,竟是在这轻轻一脚之下,陡然碎裂!

他那身体之上,无声的出现了无数裂缝,飞快的蔓延而去!

整个身体,都无声的碎裂开来,嫣红的血液掺杂在碎裂的骨肉之上,看起来格外的血腥凄厉。

凌柯虽然也是灵宗,但是却因为天赋一般,而且不求上进,懈怠惫懒,本身的实力根本上不得台面,加上被软禁之后,他就被暗中摆了一道,身体原本就受了伤,此时对上凤长悦,他就是再傻也知道自己肯定不是对方的对手!

所以,他根本就没有想过和凤长悦正面对抗,而那个侍卫的凄惨死状,更是压垮了他心中唯一的一点希望。

他脸色青白,嘴唇颤抖,看着凤长悦像是看着一个魔鬼。

凤长悦缓缓走进,一步步,虽然无声,却像是踩在了凌柯的心上。

“现在,你想说了吗?”

凌柯点头如捣蒜:“我说!我说!你想问什么我都说的!”

不管怎样先保住自己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

凤长悦声色平静,却带着无形的压力。

“我来到这里的目的很简单,只是要问你几个问题。“

凤长悦淡淡道,目光却如同刀锋一般锋锐,让凌柯忍不住出了一身冷汗,几乎汗毛倒竖。

凌柯心里其实已经猜测到凤长悦想要问什么,脸上的表情已经变得纠结起来。

凤长悦似乎没看到他的神色变化,往前走了一步:

“凌夙当年,到底是怎么死的?”

凌柯这下是真的肯定,这个凤墨就是为了凌夙而来了!

他心里叫苦不迭,想不到一个已经死了那么多年的人,居然还能折腾出这么多的浪花来。

他颤抖着声音问道:“你、你和他是、是什么关系?”

凌夙当年身死的时候才不过二十出头,正是风华最好的时候,但是因为他迟迟没有娶妻,所以一直没有妻儿,孤身一人。

怎么会有人在十几年之后,突然出现并且提到了凌夙?

而且很明显,凤墨分明是要为凌夙来报仇的!

嗤!

“啊!“

凌柯浑身僵硬,脖子几乎疼的他昏过去,他慌忙的用手堵住自己的脖子,却是血流不止。

“我让你说什么你就说什么,若是再问,你的脖子只怕就没那么结实了。“

凌柯几乎肝胆俱裂:“我说!当年、当年是凌夙自己找死的!“

似乎是生怕凤长悦真的要了他的命,他连连喘气,道:”当年,他、他不知怎么触怒了家主,自然是死路一条!别说在凌家,就是整个西凌域,也没有人敢和家主作对!他触及了家主的底线,当然必死无疑!我、我不过是听从上面的指令罢了!“

凤长悦继续朝前走了一步,缓声问道:”哦?据我所知,凌夙不是这样的人。他出身一般,天赋被发觉之后虽然也受重视,但是他本人却并非是不知轻重的人。你所谓的‘触怒家主’,又是指的什么事?“

“这…这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接到消息说要除去凌夙,至于他做了什么…我不清楚….“

凌柯垂下了眼睛。

凤长悦轻轻道:“你不知道?“

凌柯心神一颤,只觉得那一道清清淡淡的声音,像是死神的镰刀一般,就那样架在了他的脖子上,随时都会要了他的命。

他连忙点头:“真的!我说的都是真的啊!我、我虽然向来看不惯凌夙,但是却也不会主动对他下杀手啊!如果不是家主的命令,我怎么可能会去做那些事情?你要知道,凌家这么多年,凌夙的死连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怎么可能会是我的手笔?!“

凤长悦眸色微动:“那凌朗,又是怎么回事?“

说道凌朗,凌柯明显脸色变得阴沉了一些,眼底闪过的狠毒之色,被凤长悦看的清清楚楚。

“他?他做的那些事情,全西凌域的人都知道,你不会不知道吧?他想要杀了我,还想偷走凌家的至宝,理当千刀万剐!家主却只是将他驱逐出去,当真是轻饶了他!“

他这样子,显然是依然记恨着当年凌朗逼问他的事情,但是凌朗似乎没有怎么对他下手啊….

“可是凌朗似乎当年没有打算杀你吧?你对他这么愤恨,究竟——是因为什么?“

凤长悦清楚的看到,凌柯的眼底,闪过了一丝慌乱。

“还能是因为什么?那件事情你并未亲眼见到,他说的没有对我下杀手,你就真的以为是这样吗?“

凌柯恨恨道:“他不自量力,逼问我不成又要对我动手,幸好当时家主已经早有准备,将他拿下,否则….哼,不过,他有今天,也是自己找的。虽然没死,但是,想必从顶端跌落的感觉,肯定也不错吧?他做的那些事情,家主不过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若是他越过了那条线,死,也不过是眨眼之间的事儿!”

凤长悦挑了挑眉毛,向前走了一步,将凌柯无形的逼入死角。

“哦?底线?是什么底线?”

凌柯一惊,这才意识到自己一时不忿,说漏了嘴。

“我不知道…”

“我记得你刚才也说了,当初凌夙是因为触怒了凌震天,才会惨遭灭口,那么这个秘密,你肯定知道了?不然,肯定不会让你搀和这件事不是吗?”

“我没有….”

“凌夙的死,原本就是因为触动了什么禁忌,以至于连整个凌家都完全抹杀了他的存在。而凌朗想要将这件事情查清楚,揭开谜团却是在即将知道一切的时候,被驱逐出了凌家,并且身败名裂,境况凄凉。”

“…那些是…”

“而凌朗之所以还可以活着,其实就是因为,他尚未找到那最关键的秘密,对不对?”

凌柯的额头有大量的细密汗珠落下,冷汗涔涔却是什么都说不出来。

“所以,现在,你有两个选择——要么,你将秘密告诉我,要么….”

凤长悦微微一笑:“我的时间很宝贵,若是你不愿意说,我也不勉强,正好可以和这个侍卫做个伴,你觉得呢?”

凌柯顿时一个激灵:“我…我不能说!”

说了也是死,不说也是死!

凤长悦不再犹豫,伸出手,掌间灵力汇聚!

“来人啊!将这里包围起来!那人肯定就在里面!务必不能让他逃出去!”

正在这个时候,外面忽然火光冲天,喧哗骤起!

凤长悦豁然回头看去,纵然房门紧闭,却也是可以看出来外面的人已经飞速的朝着这边聚拢而来!

“二队的一个人被杀了!尸体就在这里!那个人先前肯定是混进了队伍!彻查!今天务必要将人抓住!”

“结界!封锁!”

“无论生死,一定要将人找到!”

凌柯听到这声音,从来没有一刻觉得如此的狂喜,这些人来了,他有救了!

这样想着,他就开始缓缓挪动身体,而后,正当他身形一动,准备逃跑的时候,却是忽然感觉到一阵剧痛传来!

而当他反应不及的时候,凤长悦手中便是飞出一团紫金色火焰,将他包裹在其中!

不过是片刻时间,凌柯的身体就已经完全消失。

而他的灵魂体,却是挣扎尖叫着被包裹在了天堂火之中。

凤长悦当机立断,立刻将那一团透明的灵魂体塞进了玉瓶之中,瓶口之处更是用天堂火灼烧了一圈封口。

“那人肯定已经进去了!我方才在门口看守的时候,曾经有一个人前来,我就是听了那人的话才离开去通知其他人警惕起来的!却原来是调虎离山!门口没人,他肯定已经动手了!“

门外再度传来一阵喧闹,威压也逐渐增加,显然人都已经汇聚而来!

“打开门!抓住那个人!“

一声怒吼,近在耳边!然而凤长悦却是忽然发现,周围的结界,不知何时竟是已经完全封闭!她竟是无法离开!

凤长悦目光之中,似有光火燃燃!

“砰!“

大门——骤然被踢开!

------题外话------

九月八号是周年庆,到时候会有活动,大家一定要记得啊!关于进群的问题,也在最新的公众章节,不小心穿插到了第322章和第323章之间,大家可以去目录看一下么么哒!另外,最重要的是,从明天开始,二月君每天的更新时间是早上九点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