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凤临之妖王滚下榻

353 一个不留

凤长悦黛眉微扬,却是笑而不语。

凌震天的心思,其实昭然若揭,她并非是高兴,只是觉得可笑罢了。

天生灵体,她倒是听说过这个。

有一种人,天生修炼天赋异于常人,而且因为自己身体的原因,对周围的灵力吸收非常快,虽然可能转化为自己力量的多少不能确定,各有差异,但是那些能量,却是可以大量的储存在他们的身体之内,在真正关键的时候派上用场。

这种人也许修炼晋级的速度不是最快的,但是却是最能够利用周围的天地灵力的,他们的身体就相当于一个巨大的容器,可以将那些灵力,全部储存在自己的身体之内。

而最让人心动的一点是,他们身体之内的灵力,不单单可以转为自己的,也可以注入别人的身体之内,帮助别人晋级突破。

若是能够有天生灵体的人帮忙修炼,那对于任何人而言,都是一个巨大的诱惑。

当然这样的人也是非常少的,便是凤长悦也不过只是曾经无意间听闻过罢了。

却是没想到,眼前的这个娇俏的少女凌蓝蓝,居然也便是天生灵体。

难怪凌震天一副隐隐骄傲的模样,对凌蓝蓝也显然是宠爱有加。这样的特殊体质,的确是值得这些的。

不知有多少人暗中羡慕以及渴望能够得到凌蓝蓝,只是看来,凌震天将她保护的很好。

而现在,他显然是将主意打到了阿夜的身上。

不过…。

凤长悦眉色淡淡,唇边的笑容泛起了一丝冷意。

想要献殷勤,也得看看这殷勤,别人是不是看得上呢。

他以为凌蓝蓝这样的条件,是个人都会心动?未免也太小瞧了阿夜。

她虽然从来没有问过,但是阿夜的实力始终深不可测,她自己还是靠着神火的力量才能这般快速的成长起来,但是阿夜却是纯粹的拥有极高的天赋。

他的身份,实力,又怎么可能去依靠别人来晋级?

凌震天太把自己当回事儿,很多事情也都想的太天真了。

当然,他这样做,也是很明显的在暗示想要联姻了。

不管他是不是想的太美,凌家好歹也是四大家族之一,若是联姻,这般倒也算是门当户对。

只可惜,这一招,真是太失策了。

且不说阿夜答不答应,她在这里,就不可能让凌震天的想法有一星半点的可能!

她垂下眼帘,看了凌蓝蓝一眼,轻声笑道——

“倒的确是美人呢。你说呢?”

轩辕夜明知她是在调侃,但是却也还是容色冷清,淡淡道:“不如你。”

凌震天的脸色顿时僵住。

这么当面将凌蓝蓝和一个…对比,他心里着实是不痛快的,甚至觉得算是对凌蓝蓝的轻视了,但是从另一方面而言却也可以看出,这位对凤墨,倒是真的上了几分心思。

但是这句话,也已经是十分明显的拒绝了。

凌震天心中倒是有些惊诧,没想到天生灵体对他居然依然没有什么动摇力。

他似是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爽快一笑:“哈哈,也是,天下美人不知凡几,蓝蓝在其中,倒也是沧海一粟了。”

轩辕夜揉了揉凤长悦的脑袋,才懒散的靠在椅子上,看向场中。

凌震天面上,也是暂时不打算提这件事了。但是心中想了什么,却又不得而知。

但是就在凌震天也想要翻篇的时候,凌朗却是偏要找找他的麻烦。

“呵,凌家主此言差矣,蓝蓝可是天生灵体啊,怎么会是沧海一粟呢?虽然我已经和凌家没有什么关系了,但是我分明记得,蓝蓝从小就备受宠爱,也有很多人喜欢啊。”

他邪邪一笑,似乎没看到凌震天瞬间难看的脸色,目光从周围坐着的凌家的那些年轻一辈的身上扫过,喟叹一声:“想当初,蓝蓝还小的时候,就已经有无数人对她十分渴慕,提出来想要娶她为妻的,更是数不胜数,怎么这短短三年时间,蓝蓝在凌家主的嘴里,就变成了无人问津呢?这世道,未免也变得太快了吧?”

这话简直是啪啪打脸,凌震天胸口像是一团火在一下下的往上拱,若非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肯定立刻就让人将凌朗带下去了!

可是偏偏在这个地方,这个情形,而且凌朗还不是以凌家人的身份前来,他坐在那两个人身边,他根本无法命令人随便将他处置了!

他没什么笑意的笑了笑:“你说的没错,三年时间,实在是不短了,已经足够很多事情都产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了。你已经不是凌家人,对这些事情一无所知,也是正常。况且,我也并非是说蓝蓝没有人提亲,只是她自小备受宠爱,我自然是舍不得委屈她的。能找到她喜欢的,并且能够好好照顾她的才是最好,不是吗?”

凤长悦伸手托腮,并未看向两人,却是能够想象出来这两人的神色,以及周围人听到这些话的胆战心惊,心中暗笑,面上却似是全不在意。

凌朗冷笑一声,大声道:“也是!我怎么忘了你对蓝蓝不是一般的宠爱呢!毕竟——那可是天生灵体啊。她从小的待遇,可算是年轻一辈之中的翘楚了,你对她的终身大事这么上心也是正常,毕竟,你向来,不做赔本的买卖嘛!”

“你!”凌震天终于忍不住脸色微变,一声厉喝,“你放肆!”

凌朗翻了个白眼:“你是第一次见到我这么放肆?”

“…。”

凤长悦伸出手,掩唇咳嗽了一声,越发觉得带凌朗来这个决定,真是再正确不过了。

凌朗这显然是已经豁出去了,一点脸面都不给彼此保留,凌震天道行虽然深,心思也狡诈,可是却也耐不住凌朗这么光天化日之下的撕破脸皮。

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凌朗现在的战斗力简直爆表啊!

“凌朗!注意你的言行!”

正在几人之间的气氛极为尴尬的时候,却忽然传来了一声低沉的喝声,还挟带着几分怒意。

凤长悦抬眼,却是看到凌朗脸上的神色,顿时变得冷沉下来。而周身的气势,也是顿时变化。

如果说方才,凌朗不过是耍着大刀玩玩,现在则是已经将大刀紧握在手中,随即准备出击,给予对方致命一击!

感觉到他的变化,凤长悦心中微动,便转眼看向了那声音的来源。

却是一个看起来三十多岁的男人,面容普通,此时满脸愤怒看着凌朗,似乎他犯下了不可饶恕的天大的罪过。

看到他所在的位置,凤长悦已经猜到了他的身份,顿时微微眯起了眼睛。

果然,下一刻,凌朗就缓缓转头,看向了那人,冷嗤一声,抬起了下巴,睨了他一眼。

“我在和凌家主说话,你算是个什么东西?”

那人显然没想到凌朗居然当面直接给出这么一句,当场愣了一下,随即才意识到这是凌朗在当着众人的面侮辱他,顿时脸色涨得通红,伸出的手指颤抖不已的指着凌朗——

“你!你!你大胆!你居然敢这般的辱骂你的祖父和你的叔叔,真是大逆不道!”

凌朗看着他,眼底暗潮涌动:“哦?我辱骂了我的祖父和叔叔?我怎么不知道?要知道,我可是孤家寡人一个,什么祖父,什么叔叔?”

那人没想到凌朗的态度这般强硬,恨恨道:“你!凌朗!你别装疯卖傻!你姓什么你难道忘了吗!”

凌朗随即也收起脸上的笑容:“凌柯,我劝你也别在这撒泼,三年前我离开这里,就已经和凌家没有半分钱的关系了,现在你跟我拉关系,当我跟你一样蠢呢!再说了,我可是记得清清楚楚,当时你可是最支持将我赶出去的人呢。怎么,现在你也脑子不好使,全都忘了?”

凌柯,自然就是传闻中,凌朗试图杀害的亲叔叔。

自从他一开口,看到他的反应,眼底对凌朗的恨意,凤长悦就已经猜出了他的身份,不过倒是没想到,身为凌震天的嫡亲儿子,居然这般的没有脑子,被凌朗两句话逼得退无可退,骂的狗血淋头,也着实是有些出乎意料。

不过,这倒也是可以解释,为什么凌震天会最为看重凌木,并且将重要的事情都交给了凌木去做了。

这中间的一辈,可真是没有几个拿得出手的人呢。

凌柯正要再骂,凌朗原本冷肃鄙夷的脸上,又浮现璀璨的笑。

“再说了,你难道不知道,我今天是跟着谁来的?你这么骂我,不也是将他们两个,也一起骂了?凤墨,你能忍?”

若是不说也就算了,凌朗这么直接说出来,顿时让场面变得越发的尴尬和紧绷。

凌震天闻言,终于是坐不住了,当即斥责了凌柯:“还不回去!贵客在此,岂是你能冲撞的!?”

凌柯刚要辩驳两句,却看到凌震天眼中深沉的威严,顿时一个寒噤,闭嘴不言了。

但是眼角余光,却仍然朝着轩辕夜和凤长悦的身上瞄着,眼中依然不忿至极。

显然,若不是凌震天在这压着,只怕凌柯还会继续骂下去。

真是没有脑子,不顾大局。

凌家能培养出这样的子弟也当真是走了霉运。

凤长悦嘴角勾起一抹笑意,道:“凌朗,你这么生气做什么?”

凌朗微微睁大了眼睛:“你不生气?他这么骂我,也是根本没有将你们放在眼里啊!”

能这么理直气壮的说出这话,凌朗也当真是…。够洒脱…。

凤长悦却是淡笑:“凌朗,毕竟他也是凌家主的儿子,你再怎么看不上,也起码给凌家主一个面子不是?”

凌朗彻底睁大了眼睛,他没听错吧,凤墨居然在为凌震天说话?

然而随后,就听到凤长悦继续淡淡道。

“再说,被狗咬了,你难道还能咬回去不成?”

“…。”

场上顿时一片死寂。

凌朗啧啧称奇的看着凤长悦,顿时觉得自己方才的那点想法真是错到离谱——凤墨这个人,怎么可能会站在凌震天的那一边!

他刚才甚至还觉得,凤墨是在为他们说话,哈哈!

这话当真是响亮的巴掌,一下子扇在了他们的脸上!

凌朗顿时恍然的点点头:“你说的好像很有道理啊!唉,那我还是不跟他们计较好了!”

凌柯几乎吐血,这两句话,就将他从里到外讽刺谩骂了彻底!

被人欺负到了这个地步,凌柯要是能忍,那就不是他了。

且不说这话是多大的侮辱,便是凌朗什么都不说的站在那里,他就已经恨不得将他千刀万剐了!

这三年的时间,并没有让他化解心中对凌朗的仇恨,反而越发的积累到了近乎恨不得立刻杀死他的地步。

当初凌朗差点杀了他,单单是这点,他就不可能原谅凌朗!

原本凌朗被逐出凌家,却没有被直接斩杀,已经让他十分不满,后来更是不断听说一些关于凌朗的事情,似乎离开了凌家,他也活的十分潇洒自如,更是让他心有不甘。

而今天,他甚至重新大摇大摆的回到了凌家!而且跟着神秘的“贵客”,身份不凡,以至于让他要忍受凌朗的嘲讽侮辱!

这口气,是无论如何都咽不下去的!

他顿时看向了凌震天:“家主!凌朗这般侮辱我,您难道真的要坐视不理吗!?您难道忘了,当初他是怎样的大逆不道,差点将我斩杀甚至将…。”

“退下!”

凌柯情绪越来越激动,甚至差一点都要将当年的秘密倾吐出来。

凌震天精神紧绷,立刻低声厉喝,同时袖袍一挥,便是将凌柯打倒在地。

“我看你最近是不清楚自己的身份了,居然敢当着贵客的面这般无礼,来人!将他带下去!关在他自己的院子里!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准放他出来!”

“是!”

凌木应了一声,当即面无表情的命人将凌柯带了下去。

凌柯虽然被吓一跳,但是激动之下,还是想要将那些不甘的话都喊出来:“家主!您不能这样!您难道忘了当年…。”

砰。

凌木身形忽然消失,下一刻陡然出现在凌柯的身边,一个手刀下去,凌柯便是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凤长悦眼角眉梢泛起一丝冷意。

凌震天对自己的亲儿子尚且可以如此,可见的确是心狠手辣之辈。

而且,他显然是担忧凌柯说出什么不该说的话来,才会这般蛮横的让人将他带下去。

看来,很多东西,或许从凌柯这里,就能找到一些线索啊…。

凌震天嘴角笑容有了一丝不自然,看着轩辕夜道:“见笑了。”

轩辕夜却是眉色冷清,似是不为所动。

“凌家主的家事,我自然不会在意。”

凌震天这才松了一口气,不知为何,他总是觉得隐隐有一种不安的感觉。

当年的事情,原本就应当永远烂在所有人的肚子里。

若是有任何人想要提起,那么,就是自寻死路!

轩辕夜随即却是忽然道:“不过,方才墨儿的话,凌家主也不要见怪。”

凌震天脸上堆起笑容:“哪里哪里…。”

虽然一开始那句话他听了的确很生气,但是后面的事情却是更加需要重视,再说,他都这样说了,难道他还真的要继续追究凤墨的错吗?

“凤公子年纪尚小,倒是天真率性呢。那些话,我也未曾放在心上,且可放心。”

轩辕夜嘴角微微泛起一抹淡淡的笑意。

“这就好,毕竟,她最大的毛病,就是喜欢说实话。奈何我也没有什么办法。”

“…。”

若非是还有这样多的人,看到轩辕夜脸上那自然而霸道的神色,凤长悦简直就要笑出声来。

阿夜还真是…。她之前怎么就没有发现,他一句话噎死人的本事这么厉害呢?

看着凌震天,连凤长悦都觉得,遇到他们的这两天,可能是凌震天近些年来最为憋屈的日子了。

纵然有再好的气度和修养,表面功夫做的再好,那一瞬间的情绪波动,也是难以避免的。

凌柯被拉下去,顿时让不少正在观望的人都是一个寒噤,统统变得收敛了许多。

原本以为,凌朗那人自从做了那件事情,肯定是不会再回来了,没想到,居然还能这般风生水起!当真是不能小瞧!

其实这一次,有不少人都是抱着和凌柯一样的心态的,当年凌朗做的那些事情,着实牵连不少人,而那些不知道内情的人,自然是被专门散出去的那个说法深信不疑,认为凌朗才是犯了最大的错误,对他十分厌恶。

所以,很多人原本都是等着看,这一次凌朗回来是如何被教训的,却没想,凌柯先出手,竟也是落得这般的下场。

于是,不少人顷刻间就已经做出了决定,暂时收回那些心思。

不管怎样,现在的凌朗,看起来可是没有那么好欺负。

而那些少有的和凌朗关系不错的人,见此场景,虽然为他没有吃亏而庆幸,但是看到凌朗和凌家闹得这么僵,也是心情复杂。

起码,凌风他们就是这样的感觉。

他们几个都是凌家重点培养的对象,当年的情分自然也是最好,尤其是凌朗其实早些年虽然有些过于骄傲散漫,但是对他们却还是没得说的。

就连场上的蓝蓝,也分神看了这边好几次。

她对面的那人,是一个身形剽悍的少年,两人站在一起,越发的显得蓝蓝娇俏柔弱。

但是当两人交手之后,众人就都发现,他们真的低估了凌蓝蓝。

她身姿轻盈,在场上不过是短短时间,已经转变了好几处地方,总是出其不意的送出强大的攻击。

而那个少年,能够被选中来到凌家本家,自然是不弱的,可惜跟凌蓝蓝比,还是错了一些。

所以,凌蓝蓝甚至有时间朝着这边看来,虽然听不到说什么,但是场景却是看的清清楚楚。

尤其是凌柯被带下去,凌朗却是一脸自然的坐了下去的时候,一切都明了了。

不过凌蓝蓝的心中,也是有些复杂的。

她在凌家身份特殊,从来没有人给过她脸色看,别说同龄人,便是一些长老,见到她也总是态度格外的和蔼,所以她算是真正的凌家的千金。

然而这样的情况下,她也就真的很难辨别,到底哪些人是对,哪些人是错。

她虽然可以分清楚谁是真心对她好,谁是假意想要讨好她,但是实际上那些人都和她没有什么利益冲突,当年那些事情发生的时候她更是一无所知,根本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实际上,她并不相信那些人给她说的。

她心里,知道凌朗对她是真的爱护,所以她时至今日,看到凌朗没有吃亏也依然感到轻松。

她想,有机会她还是需要去问问的。

“啊!”

凌蓝蓝的分神,显然刺激了对面的少年,他一直对自己充满信心,却是没想到,遇到的这个小姑娘,居然这般的不将他放在眼中,和他打斗的时候还分神想着其他的事情!

这显然是对他的轻视!

于是,他终于忍耐不住一声怒吼,再度全力出击。

当然,凌蓝蓝是没有想到这人心中的这些想法的,实际上她也没有不尊重对方的意思,只是今天的事情实在是太多,就连她向来轻松的心情,也变得有些莫名的压抑。

而且,另一方面,她心里,终究还是记挂着凌木之前跟她说的那件事情。

她虽然抬头看,但是却总是让自己的视线避开那坐在家主旁边的黑衣男人,不去看,似乎就可以忽略那件事情,忘记家主是想要将她送出去的这个事儿。

她能够感觉到那几个人都在看她,她一旦抬头,他们肯定都看的清清楚楚,而她的心思,只怕也都是一目了然的。

凌木让她千万不要露出异色,她原本以为很简单,可是真的到了这个时候,却又莫名的觉得担忧畏惧。

而在对面的少年一声厉吼,冲过来的时候,凌蓝蓝一惊,随后便陡然出手!

一道难以想象的磅礴灵力,忽然从她手中挥出!

那是一道极为精纯的力量,和一般的灵力都不太相同,拥有着极为强横的摧毁力量,当那力量飞出的时候,场上的不少人都是眼前一亮。

便是凤长悦也仔细看去,感受到其中蕴含的极为自然强大的力量,心中微动。

她身体之内有着天堂火,天将神火,位列十三,这些神火其实都是蕴含大量的自然力量,所以在凌蓝蓝施展的时候,她明显的感觉到那一股力量的非同寻常。

凌蓝蓝根本不用出全力,这一招出手,已经是立于不败之地。

果然,下一刻,站在凌蓝蓝对面的少年,手中的招式刚刚打出一半,就已经被凌蓝蓝的威压打压的连连后退,最终狼狈的被打出台子。

地面之上,也留下了一道清晰的血迹,正是那少年最后尝试反击却失败的时候留下的。

最终被打出去的时候,凌蓝蓝显然手下留情了,但是即便如此,那少年也依然负伤,狼狈的跌倒在地。

他这才知道,自己和对面那少女之间的距离,是多么遥远。

而其他人见此,也都纷纷神色微变。

这些刚刚进入凌家的天才们,此时才终于知道,这个看似柔弱活泼的少女,竟是如此深藏不漏。

方才的那个少年虽然不算是最为厉害的几个,但是在这些人之中,也绝对算是中等的水平,但是没想到,不过几招,就已经败北,自然是让不少人都开始重新认识这场比赛。

他们终于明白,凌家,终归还是凌家。

他们以为自己天赋纵横,实力卓越,却再次此时才知道,天下之大,最不缺的就是天才。

而在整个西凌域的统领者——凌家这里,想要凭借一己之力完全杀出一片天地,简直是难于上青天。

于是,这一场之后,不少人都变得越发的严肃起来。

不管怎样,能够在凌家留下来,就是最大的成功!

而凌蓝蓝打过一场之后,便是走下了台子,很快又有其他凌家的子弟上去对打。

凌蓝蓝原本是打算在自己的位置上歇着的,但是怕什么来什么,果然很快就有人来说,家主有请。

凌蓝蓝便只好硬着头皮上去。

因为知道是为了什么事儿,所以她心里更是别扭的不行,全身上下都似乎僵硬了不是自己的一般,只得一步步的朝着那边走去。

于是,当她出现在几人面前的时候,就是微微低着头的样子。

凌震天见到她,脸上便是露出笑容:“蓝蓝,来。见见贵客。”

凌蓝蓝无法,只得走上前去。

还没有抬头看,就已经感觉到了不同寻常的气氛。

这让凌蓝蓝更是担忧不已,只是匆忙的抬头见了个礼,便再度转开视线。

凤长悦颇为有趣的看着凌蓝蓝,上次在荆棘沙漠见到他们的时候,尚未料到会有这样的一天。

许久未见,这少女的实力显然精进不少,方才看性子似乎也依然是天真活泼,只是怎么一上啦就这么个安静的鹌鹑样?

凌震天显然也是没想到她会是这个反应,心里稍微有些不满,但是毕竟不好发火,只是笑道:“蓝蓝,不必害羞,今天在这里的都是贵客,平素难得一见。你还是抬头吧,不然他们还以为你太过害羞了呢,谁会知道其实你才是个活泼的?”

这么说了,凌蓝蓝也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只好低低应了一声,而后抬头。

这一看,却是望进了一双湛黑的仿似夜空的眼眸。

那看似如同一潭平静的水的眼睛里,此时竟似乎是荡起微微的波澜的,而且好像…。带着点笑意?

凌蓝蓝一愣,仔细看去,却是发现眼前是一张陌生的容颜。

这是个极为俊美的少年,看起来年纪和她差不多,她自己本身就长得十分俏丽了,平时也曾经见过许多的长相上乘的人,但是却依然难免被这一张容颜吸引。

在这一刻,似乎无法控制的沉沦。

那双眼睛,似乎带着一股无法挣脱的力量,让人一旦看进去,就难以自拔。

像是初春泛着冷意的湖面,却又在弯折回环处看到一丝让人惊心动魄的温度。

她呆愣了片刻,才骤然发觉自己竟是盯着一个少年发了呆,顿时脸色绯红,连忙转开视线。

这反应,当真是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凌震天看着这一幕,清清楚楚,凌蓝蓝就是在对着凤墨发呆,顿时心中一沉。

凌木眸光微动,却是不动声色。

轩辕夜气息微凝,清冷的目光落在了凌蓝蓝的身上,顿时让她觉得脊背之上窜起一股凉意。

凌蓝蓝只觉得自己正迷迷糊糊,却忽然感觉周身的温度骤冷,而后似有所觉的抬头看去,却正看到一双泛着淡淡冷意的凤眸。

和方才看到那般的倾世容颜不同,眼前这人容色虽然不输于前者,但是在看到那双眼睛的一瞬间,在凌蓝蓝的心头闪过的,却不是惊艳,而是一股无法言说的冷。

以至于在看到那张同样清贵绝伦的脸的时候,凌蓝蓝第一时间感受到的竟不是那份摄人心魄的美,而是觉得浑身都似乎被什么禁锢住了一般,下意识的觉得敬畏。

凤长悦也觉察到了轩辕夜额异样,转眸看去。

这个男人,对一切都有着强大的掌控力,纵然那张容颜,实在是太过精致而带着几分仿佛踏着曼陀罗花缓步走来一般的致命诱惑,也可以被他周身的气质掩过。

他若是想,自身的气度风华太盛,自然可以让人忽略那容颜,只觉得贵不可言,不可亵渎。

像是高岭之花,雪山之巅,难以攀附。

似乎是觉察到她的目光,轩辕夜转眸看来,那双凤眸之中,泛起微不可查的微澜。

他微微眯了眯眼睛,凤长悦便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顿时咳嗽一声。

虽然适度的吃醋可以促进感情,但是…。连一个女人的醋都吃,还真是…。

然而这个想法刚刚浮现脑海,她心头就忽然闪过了一道白影,顿时想起其实这不算什么,毕竟之前好像阿夜连小白的醋都吃啊…。

凤长悦顿时唇角微弯,竟是忽然觉得心中微微一软。

两人眉眼交流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其他人倒是都没有怎么注意到,唯独承受着那冷意的凌蓝蓝,觉察了这微妙的气氛。

而后,她才陡然认出了眼前的男人!

这个人、这个人…。

她心头巨震,这男人,她的确见过!

一瞬间,那段几乎已经被遗忘的记忆,顿时呈现在脑海。

广阔无垠的荆棘沙漠,一望无际的紫色莲花,摇曳生姿却也致命的紫藤,以及…。漫天的紫色火焰!那一抹几乎定格的两人相拥的场景!

这个男人,不正是当时在荆棘沙漠之中的神秘男人吗?

凌蓝蓝脑子里几乎洪水一般涌现的记忆,顿时将她淹没。

她还清楚的记得,当时这个男人强势无比的出现,而后几乎将整个荆棘沙漠都翻了个底朝天,并且在最后,将下面的巨大的宫殿完全摧毁,只为从中救出那个少女将她好好的抱在怀中。

她至今仍然记得,在那一场漫天的火焰之后,地下宫殿被毁,可怕的岩浆从下面喷出来,顷刻间夺人性命,几乎让半个沙漠都成了一片凝固的死地。

那血腥凄惨的画面,时至今日,她依然无法忘记,想起的时候也无法克制心中的颤抖。

而其中,却有一个身形颀长的男人,紧紧抱着怀中的少女,冲天而出!

而眼前的这个男人…。不正是当日的那人!

而就在这时,旁边的凌木忽然往前走了一步,站在她身边,却是半遮挡住了她的身形,朝着凌震天弯腰请示:“家主,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需要向您禀告。”

凌蓝蓝顿时被凌木的声音唤醒,这才陡然想到自己之前的反应,还是有些问题的,幸好凌木站了出来,否则依照家主的眼力,是肯定可以看出她方才的动摇的。

她暗暗吐出一口气,快速的调整着自己的心绪和表情。

凌震天的注意力顿时被转移,看向了凌木:“说。”

凌木站直了身体,面色平静道:“之前调查的时候,下面的人传来消息,说是…。当时在红崖,曾经有人接到指令,要求找到机会,杀了凤墨。”

一句话出,场中的气氛顿时降到冰点!

这一次,就连凤长悦,也觉察到了轩辕夜顷刻间变化的气场!

她立刻伸出手,握住了他的,迎上他深邃的凤眸,轻轻摇了摇头:“我没事。放心,那些怎么会是我的对手。”

轩辕夜的容色却是依然冷如冰封,眸色如同冷厉锋锐的刀锋,从凌木的身上扫过,而后看向了凌震天。

“凌家主,你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个解释?”

凌震天顿时心头一震。

他看的出来,这位是真的生气了!而且分明有着不得到一个完美的解决办法,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打算!

他心中顿时烦躁起来,暗暗责怪凌木居然在这个时候将这个事情说出来,面上却是一派诚恳的抱歉之色。

“这、这我当真是不知道,但是你放心,这个事情,我肯定会给出一个满意的结果的!这些年我也不怎么管家族之中的事情,却是没想到,居然有人胆敢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他陡然看向凌木,沉声道:“那这件事,可是有什么结果了吗?”

凌木微微躬身:“家主息怒,已经找到了那人。”

凌震天神色怒意不减:“说!是谁!既然查出来了,那么就势必不可姑息!”

“回家主,下达这个命令的,是前几年选入凌家的一个人,姓云。此事的起因,想必凤公子也能够猜到一二。之前凤公子在龙山城,和容家交好,并且几次三番成出手相助几乎落败的容家,然而却因此遭受云家的嫉恨,并且在一同进入红崖之后,遭到了云家人的暗杀。”

“那人虽然在凌家的身份极为卑微,但是在外面却也是狐假虎威,原本是因为云家今年有出色的天才被选出,所以他下令,让下面进入红崖的一些人注意着一些,照顾云家的人。但是在遇到云家的人之后,却似乎是受到了云家的人的求助,并且最后趁势准备暗杀凤公子。”

凌木顿了顿,才道:“不过似乎凤公子实力卓群,将那些人都解决了。”

“但是此事,我们也肯定要追究到底,那人做出这等事情,我也就不说名字污了家主的耳,而且人也已经控制起来,只等家主做决定。”

说完,就再次静静的站在那里,等着凌震天发话。

当然,其实也是等轩辕夜说话。

凌震天只好看向轩辕夜:“你看这…。”

轩辕夜眉色微冷,便要开口,凤长悦却是忽然伸出手,拉了他一下,而后看向凌震天。

“凌家主,人是你们的,你们想怎么处置都无所谓,至于下面的云家…其实也只有云澜搀和其中,不过这是我和他们的恩怨,也请你们不要介入。”

这话说的很直白,意思也很明确,但是却着实出乎几人的预料。

轩辕夜眸子紧紧的盯着她,缓缓问道:“你想好了?”

凤长悦点点头:“放心,我有分寸。”

轩辕夜也不再多问。

凌震天等人倒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毕竟是暗杀自己的这等大事,这凤墨居然…。

不过他们也未曾过多过问,交代了下去也就解决了。

而这么一闹,凌震天自然是没有什么心思继续想着凌蓝蓝的事情。

凌蓝蓝眼观鼻,鼻观心,努力的降低存在感,只在凌木似是无意看过来的时候,冲他露出了感激的笑容。

凌木神色不变,看了她一瞬,便转过头去。

……

“你不想问,我为什么会选择这么做?”

回去的路上,两人沉默着走了一段时间,凤长悦终于开口。

轩辕夜脚步不停,目色深深。

“我相信你有你的理由,若是你想,自然会告诉我。”

凤长悦顿了顿,才道:“阿夜,其实,我这样做,理由很简单。那一次的暗杀,其实罪魁祸首就是云澜,我已经打定主意亲手了解了他,所以再平白让凌家插手,其实没有必要。而且,我之前和云擎立下过约定,若是再次见面我们肯定会彻底交手,但是在那之前,我们都彼此各退后了一步。”

她想了想,嘴角微勾:“毕竟,当时我没有想过,会在这里遇到你。那时候我孤身一人,当然要小心行事。我当时已经没有把握胜过云擎,所以就和他做了个交易,暂且休战,等着下一次的决斗。”

“所以,阿夜,你不要生气了。”

轩辕夜脚步忽然停下来,看着她,语气平静。

“悦儿,我没有生气。我只是…。”

他忽然停住,胸口像是有什么东西死死的堵住,似乎在这一刻,连呼吸都是困难的。

“怎么了?”

凤长悦微微仰头,看着他,黑曜石一般的眸子里,只有他的身影,清澈干净。

他忽然伸出手,将她一把抱在怀中,紧的几乎将她的身体都镶嵌到他的骨血里,和他完全融合在一起,才安心。

唯有这样,才能感觉到她的存在,才能平复那无法控制的心跳。

他一言不发,只是这样抱着,凤长悦先是一愣,而后感觉到他的力道,听到他剧烈的心跳,忽然就了然了。

心脏像是被什么紧紧的抓住,连想一下都觉得疼痛。

她伸出手,抱住他精瘦的腰身。

“阿夜,我保证过,绝对会变得强大来找你,并且站在你身边,让那些人都闭嘴。所以我一定会保证,我会平安的活着。我会信守诺言。”

他沉默不语,微微合上眼眸,掩去了那里面的惊涛骇浪。

“好。”

…。

晚间,轩辕夜看着凤长悦一身黑色劲装,道:“你要去做什么?”

凤长悦目光灼灼:“阿夜,你还记得杨溯吗?他是凌家的人。所以这一次,我来,也是为了查找当年的线索。你放心,我去去就会。”

轩辕夜眸色微闪:“既然如此,你小心行事。”

凤长悦点点头,身形随即消失在原地。

一片沉静。

而后,一抹阴影,忽然浅浅浮现。

“君上,有何吩咐?”

轩辕夜眉色之间,闪过杀伐之意,声音冷淡的像是冰。

“云家的人,除了云擎和云澜,其他,一个不留。”

“是!”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