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24 感激

看着她坏笑的神情,诡异的神色,他的额头划过几道黑线,直觉的觉得还是不要问的好。然,虽然他是不想问,却不妨碍她说早有预谋的说出来。

“瞧瞧,这是什么?”她的小手抓起他的两只大手在面前晃了晃,嘴角带着邪恶的笑意:“这是自带的泄火神器。”

听着她恶作剧般的话语,泽俊毅的谪仙容颜首次出现了裂痕,暗沉的目光扫了自己的手一眼,嘴角忍不住的抽搐了几下。自带的泄火神器?她这脑瓜子到底在想什么?

无奈的轻叹一声,双手一转将她的手握住塞回被子里,将她的脑袋按在自己的怀里,低声道:“快睡!别捣乱了,再不睡我就提前让你修炼。”

闻言,她再不敢打趣他,连忙闭上眼睡觉。而泽在见这不省心的小东西终于呼吸渐渐的均匀后,这才合上了眼,在心中默念着清心诀,直至睡去……

后半夜的时间,天枢几人可说是没再睡,而是围坐在火堆边闭目养神直至天明,他们在想着那郑成母子是否会脱险?想着他们那主子到底是怎么给郑成他们解毒的?他们几人随身带着的解毒丹本就不是一般的丹药,却仍然无法解除,只能缓解,但他们主子进去没一会那郑成的脸色却明显的好转,到底,她是怎么做到的?

不同于这边的天枢几人,在那五十米外,清晨第一缕阳光洒落大地之时,那郑成便也醒了过来,当醒来时见自己昨夜的不适已经消失,身体似乎已经恢复了原来的状况,不由怔了一下,再去看他母亲时,见她被毒蛇咬到的伤口简单的包扎着,脸色也已经恢复过来,只是仍有些苍白无血色罢了。

而旁边,他妹妹也沉沉的睡着,在看到这一幕后,他起身往外走去,招来了一名护卫,问清了昨夜在他昏迷后发生了什么事,这一问,让他有些错愕。

没想到,居然是那些人救了他们。

那些人不知是什么来历,但看着浑身气势非凡,绝非他们可随意靠近之人,看着冷漠疏离,实在不像是会伸出援手相救之人,不过,他们并没有什么可让人算计的东西,因此,倒是可以知道,对方救了他们并无所求。

想到自己和母亲两人的性命是那几人的主子救的,郑成顿了顿,朝那五十米外看去,见那七人仍坐在那里并没有动,那处小木屋也还在,见他们还没有离去的举动,心下微松了口气。

救命之恩还未言谢,也好在他们还未离开。

“哥?你没事了?娘?娘亲怎么样了?”郑珍在这时醒了过来,想到了昨夜发生的事情整个人顿时站了起来,一脸怒气的道:“昨夜他们把我打晕头!”

“阿珍!”郑成沉下脸看了她一眼:“是他们的主子救了我和母亲,你怎能用这样的语气说话?”

闻言,郑珍顿时底气不足的低下了头,小声的道:“那他们也不能把我打晕啊!我当时那么担心,要是你们出事了怎么办?我昏过去后什么事都不知道了。”

“不打晕你难道让你在旁边扰乱?”他板着脸说着,道:“你照顾好母亲就行了,话别太多。”

“知道了知道了。”她嘟哝的说了一声,回头见她娘亲的脸色虽显苍白却没昨夜那种吓人的紫黑色,不由的轻吁出口气,疑惑的道:“不过那小孩真厉害,她到底是怎么解的毒?”

正听着她说话的郑成眼尖的发现那五十米外的小木屋突然消失了,取而出现的是那一大一小的两抹白色身影,当下,他交待道:“好好守着母亲,我去去就回。”说着,便快步往前而去。

然而,当看见那个小小人儿时,一时间却不知如何称呼她为好。若称为小姑娘明显于她身份不合,若称她为小小姐,却又觉得这个小字对救命恩人不太合适,阁下?尊驾?称呼那谪仙般的男子倒是差不多,但,这明显只有五岁大的小小人儿,叫小了不礼貌,叫大了又不适合。

一时间顿了顿,他便喊道:“小姐,请等一等。”

顾七一手被泽牵着,迈着悠哉的脚步正往上坡处走去,一行人已经准备起程赶往城镇,而在这时,便听见那郑成的声音传来。迈着小短腿的顾七停下脚步朝那人看去,不多时就见他已经来到她的面前。

“在下郑成,多谢小姐昨夜的救命之恩。”他深深的鞠了个躬,感激的道谢着:“如果不是小姐,只怕我们母子必会在此丧命,小姐大恩,郑成此生定会记在心中。”

他并没有许下什么需要他赴汤蹈火之类的诺言,因为他知道他们这一行人都不是普通人,而他,也仅仅只是一个普通小家族的公子罢了,根本无法帮到他们什么的,他唯一能做的便是表达他的感激之情。

不过,郑成怎么也不会想到,就因他的这一举动,这一番话,却是让顾七另眼相看,原本不打算开口的她在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后,出乎众人意外的开口了。

“你是应该记住,出门在外露宿就应该防着蛇虫鼠蚁,这种最基本的安全意识不仅是你没有,就连你随行带着的护卫也没有这种安全意识,遇事冲动不顾后果,若不是你们碰见的是我,这会一定是在阎王殿游荡了。”她睨了他一眼,继续道:“就算是小家族出来的,也应该知道培养心腹和左右手,像那种遇事根本没有主见和解决能力的人,还是少带为妙。”

说着,便也不再看他,牵着泽的手继续往前走去。

站在原地的郑成怔怔的看着那抹身影走远,好半响才回过神来,他眼睛泛动着亮光,再度深深的鞠了个躬:“小姐教诲,郑成必当谨记在心!”

马车缓缓的往前驶去,泽斜倚在马车的榻上看着书,一派的慵懒悠哉,而顾七则窝在他的怀里,手里也拿着一破旧的本子在翻看着。

同坐在马车里侍候着的天璇和摇光则各端坐一边,同样的没开口,只是时不时的给他们两人煮茶倒水。

马车走了好长一段路也没人说话,天璇本来话就不多,平时也很少开口,此时端坐着感受着这静得慌的马车倒也显得极为正常,倒是摇光静得慌,时而打量着顾七,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似乎想问什么,又不敢问一般。

顾七自然是察觉到她地时而看来的打量目光,不过,她懒得开口,便当没发现,自顾着翻看着手中的破书。

这是她那神秘师傅给她的那本,里面记载着的大部份都是她从没见过的丹药,其中的一味员还魂丹的丹药药效与她的九转金丹倒是挺像的,不过,那还魂丹是死了三天内的人还能救活,她的九转丹药却没那个神效了。

于是,带着好奇与不信她仔细的看了看,才发现里面的药材多数都极为难寻,而且,有不少药材珍贵是一回事,那个年份才是最难弄到的。

啧啧,这么多几百年上千年的灵药,上哪去弄啊?

她暗自摇头在心中说着,心下却是一叹。随着丹药品阶的提升,越是珍贵的丹药它的年份就要越高,这也正是珍贵的丹药难寻的其中一点,别一点,自然就是品阶越高的丹药炼制的手法也越发的复杂,一般的炼丹师根本炼制不出来。

突然间,马车的轮子像是压到了什么一般,整个马车车厢晃动了一下,窝在泽怀里的顾七冷不防的就被这晃动摇下软榻,眼见就要撞向马车的车板时,一只大手搂住了她的小腰,将她往回一带。

“躺进来一点。”泽一手圈着她的腰,低沉而带着磁性的声音带着笑意的道:“别等会滚下马车了。”

然,顾七却是从软榻上坐了起来,将破书往空间里一收:“不躺了不躺了,再躺下去我就快成没骨头的了。”她走到左边车窗口处坐下,双往往窗口处一趴,探出头去瞧了瞧。

“主子,是不是坐腻了马车?要不要出来骑马?”天衡一见她探出头来,便咧着嘴笑问着。

“好啊!”顾七应了一声,就要起身之时却被拉住了。

“我带你骑。”泽放下书,也跟着坐起,让天枢停下马车后,便带着顾七下了马车,让天衡腾出那匹马来给他们,让他进去坐着马车。

天衡内心深处还是很怕这看似慵懒无害的泽的,毕竟第一次见面时他带给他们的感觉和威摄力太过强大,都让他至今难忘,此时见君主说要骑马,让他去坐马车,他只感觉头皮一麻,不敢拒绝,只能应了声是后让出马匹。

这主子们骑马,护卫坐马车的估计还真是少见。

“吁!”

突然间从道边窜出的一后身影撞上了马车,天枢第一时间拉停了马车,黑沉着脸往前看去。实不怪他黑沉着脸,毕竟换谁碰到这样的情况估计心下都不爽,更何况,那前方的路还被那窜出的人给挡住了。

“什么人啊?”顾七骑坐在马背上,身后是她最信任深爱的人,此时看着那前方跳口疑似被撞飞的人影,好似……是名女子?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