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22 相处的时光

那林执事几人在看到这一幕后,只感觉心头一提,白衣男子身上迸射而出的杀意是那样的浓烈,他们知道,若是不做点什么,他们一定也会像那些护卫一样死在这里!

于是,四人相视了一眼,一咬牙,上前跪下:“我等愿自废修为,还请尊驾高抬贵手。”声音一落,四人深吸了口气,双手紧握成拳,只听咔嚓咔嚓的声音传出,下一刻,几声惨叫也高低不一的响起。

“嘶!啊……”

灵力气息尽散,经脉承受的痛苦,以及那数十年的一身修为付之一炬。这一幕,皆让周围的人倒抽了一口冷气。那几人可是实力非凡的强者啊!居然、居然被逼得自废修为来保命……

林家老祖看到这一幕,只是张了张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因为他清楚,现在林家能否保住就要看这白衣男子的一句话,一个心情了,他真不知道这林霸到底是怎么惹上这样的煞神的人,这样强大的人,是他们林家可以招惹的吗?自己死了不要紧,可连累了林家,就是做鬼他也不会放过他!

这一刻,周围的人们目光都落在那白衣男子身上,虽然他俊美绝尘仿若谪仙,但眼下这冷冽森寒而摄人的强大气势却让人觉得对方只是一个煞神,他们屏住了呼吸,仿佛都能听到自己心头扑通扑通的跳动声。

他会怎么做?是就此放过?还是要灭了林家一族?

冷汗,自跪在地上的林家老祖额头上渗出也不敢去拭擦,看着那汗水滴落地面化了开去,感觉着空气中的那股骇人的气息,好半响,想要再度开口都没能鼓起勇气,这是他来曾有过的惧意,从不曾有过的惧意。

“天枢。”低沉而带着磁性的声音从口中传出。

后面的天枢迅速上前:“君主。”

“林霸一脉杀无赦!至于林霸,给我吊在城门处好好的招呼着,林家的其他人……”他的声音一顿,低头看了怀中的小人儿一眼:“就等她醒来后自己决定吧!”声音一落,便迈着脚步往前走去,不去理会周围的众人。

看着他迈步离开,周围的众人自动的让出一条路来,看着他走了一段路后,进了一家客栈,没人敢开口邀请他去家中住下,因为对方气势太过强大,一个弄不好,还真怕给自家招来麻烦。

林家老祖在听到泽的话后,整个人松了口气,只是,想到他后来说的话,却又提起了心。眼下的危机是解除了,可,是否真能安然无事,最后还得看那小女孩的心情,他到底要怎么做,才能保住林家数百年的基业呢?

“林霸一脉你们去除了,一个也不要放过!至于这个林霸……”天枢看了那奄奄一息的人一眼,冷哼一声:“我亲自招呼着!”声音一落,上前便拖起他往城门处而去。

林家老祖不敢有违,当下带着其他的六位星主回到林家,将林霸一脉的人尽数交了出来,那引起这场灾难的林家小姐更是被林家老祖亲自所杀,若不是因他,林家也不会面临这样的灭族之灾,就是死一千次一万次,她也无法赎罪!

至于林霸,由天枢亲自出手折磨,那模样,看得城中众人心惊不已。他全身被钉上了尖钉整个个固定在那城墙之上,鲜血淋漓的往下滴着,整个人只剩下一口气在吊着,而在他的下方还被点起了一个火堆,用火半烤着他,生生折磨着。

另一边,客栈中,因泽的入住,那一整个客栈里的人皆自动的离开不敢与他们住在一起,毕竟那样强大而可怕的人,一般人哪有那个胆量跟他们住一起?就连客栈的掌柜和小二也战战兢兢的服侍着,不敢有一丝的怠慢之处。

厢房中,内室床上,泽坐在床边拿着湿布轻轻的给她拭擦着脸,看着熟悉的眉眼和面容变成了这五岁小儿模样,他不由的轻叹低笑着:“阿七,你怎么还缩小了?你说,好不容易找到你,现在却连半点身为人夫的福利都得不到,你以后想要怎么补偿我?”

“在这上界,你的实力还是太弱了,这样可不行。”他轻抚着她的面容,在她的额头落下一吻:“只有你的实力变强了,就算我不在你的身边,我才能放下心来,要是今天这样我再晚来一点,你说,我上哪再去找这样的一个你?”

帮她拉高了被子,他在床边静静的陪着,看着她沉睡的面容。见那原本苍白无血色的容颜在服下丹药后已经渐渐恢复了血色,气息也渐渐恢复着,这才露出一抹笑意来。

当夜色渐深,天枢一行人回来时,得知自进厢房后便没再出来的君主,他们相视一眼,最后还是没有打扰,只是让两人守在门外。

直到,次日清晨

恢复意识的顾七感觉被一双大手环抱着,让她想反个身也难,想到昏迷前所见到的那个人,她脑海一个激灵,缓缓睁开眼睛来,入眼所见的便是男人那张熟悉的俊美容颜。

他的下巴抵着她的额头,双手正紧紧的环住她,将她抱在他的怀中,温热的气息,熟悉的味道,带给她无尽的安全感,整个人的心情也如同鲜花般盛开来,一抹愉悦的笑容止不住的从唇边绽放而开,只是下一刻,鼻子就被不轻不重的拧了拧。

“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还笑?”

低沉而带着沙哑的声音从上面传来,顾七抬眸看去,便见已经醒来的男人带着几分刚睡醒的慵懒神态,正挑着眉面带无奈宠溺的看着她。

“泽,我好想你!”她伸手环抱住他,把脑袋埋进他的怀里拱了拱,只是这一动,牵动了身上的伤,不由的嘶了一声。

“你伤得不轻,虽然吃了药,但一时半刻还好不了,不要乱动了。”他拍了拍那在他怀里乱拱的小脑袋,叹道:“阿七,谁给你下的绊子?你这情况我昨夜研究了一整晚,仍没办法解开,只有等你实力冲破才能恢复过来了。”

“呵呵……”她低笑着,把头埋在他的怀里道:“是我那个神秘的师傅,她给下的绊子,美其名是担心我一个人在这边会不安全,说小孩比较不招目光,危险也会小点。”

“神秘的师傅?”

“嗯,上回遇险就是她救了我,我能来这上界也是因为她,不知她没有告诉我她叫什么,只说有缘还会再见。”说着,她退出他的怀里,抬头看向他:“泽,你怎么这么快就找来了?我还以为不知得多久你才能找到我呢!”

“听到丫丫出现在罡城的消息我便知道你来了,这事且先不说,倒是你,怎么不让丫丫出来帮你?那林霸的实力不弱,就算你是仙者级别的实力也远非他的对手,若不是我来了,你说,这事如何是好?”说起这事,他沉下脸来,想到当时看到的那一幕,心中又涌起杀意。

“我这不是担心实力不行丫丫出来会更招人掂记么,再说了,我那个神秘的师傅给了我三道护身神念,可以抵挡三次的强者致命攻击,我知道顶多就是受伤,不会有事的。”她笑了笑,并不将那先前的事放在心上。

“咕噜咕噜。”

这时,她肚子的叫声突然响起,让两人都愣了一下,继而,便是一阵笑声。

守在屋外的两人听到里面传来的笑声时,只觉得不可思议,君主平日里可不曾这样笑过,当下,两人相视一眼,其中一人便恭敬的问:“君主,可是起了?”

房中的顾七听到这话,诧异的看向他:“外面是谁啊?”

泽神秘的一笑,起身穿衣,也帮她穿上衣裳,道:“等会你就知道了。”说着,便对外说着:“让摇光进来服侍你们主子洗漱。”

外面的两人一听,当即应了一声:“是。”而后,其中一人去把摇光叫了过来。

房门被推开,一名女子走了进来,脸上依旧戴着面具,掩去了她的七分容颜,她走上前行了一礼:“见过君主。”

“服侍你们主子洗漱。”泽吩咐着。

“是。”摇光应了一声,不动声色的打量了顾七一眼,上前给她行了一礼:“摇光见过主子。”

顾七怔了下,看向一旁的泽,似乎不太明白,怎么突然间她就成了别人的主子了?

“先洗漱,等会跟你细说。”泽笑了笑,走出外间,在外坐下,又吩咐了人准备吃食送上来。

过了一会,泽起身往里间走去,将洗漱好的顾七抱了出来。看到这一幕的摇光眼中闪过一丝诧异,飞快的低下头退至一旁。

“把其他人叫进来。”泽说着,抱着顾七便在桌边坐下,浑然将她当成一个孩子一般,护在自己怀中。

“是。”摇光应了一声,出去外面将其他人都叫了进来。

一行七人来到厢房中,并非而站:“属下见过君主。”

“阿七,他们是我帮你收的人,以后有事可以吩咐他们去做就好。”泽对着怀中的小人儿说着,眸光再不见一丝的冷冽,有的只是那七人从没见过的温柔与宠溺。

“属下叩见主子。”在泽的声音落下后,七人不约而同的单膝跪地行礼。

看着单膝跪地低头行礼的七人,顾七露出了一抹笑容:“起来吧!”

“谢主子。”七人站起后,依旧站在原地,只是他们此时都不动声色的在打量着这个被君主抱在怀中的小小人儿,心中在猜测着,难道……她是君主的女儿?

“将面具取下,自己报上名来。”泽睨了七人一眼,沉着声音说着。

“是。”七人取下脸上的面具,露出了容颜,由天枢开始。

“主子,属下七星之首,天枢。”

“属下七星中排第二,天璇。”

“属下排行第三,天玑。”

“属下排第四,天权。”

“属下第五,天衡。”

“属下第六,开阳。”

“主子,属下排第七,名摇光。”

七人禀报过后,静静的看着那小小的人儿。今天他们会认她为主,全是因为君主,毕竟,这样一个小孩,又有什么资格当他们的主子呢?

饶是心中是这样想的,但,七人面上一点也不显,该恭敬的还是恭敬。

将他们神色看在眼中,顾七淡笑不语,又岂会不知这七人心中的想法?毕竟,这七人的实力皆不弱,认她这么个五岁模样的小孩为主确实是诡异了些,不过,眼下她也没什么心思收人,既然是泽帮她收下的,那便且收着吧!日后若真觉得这七人可重用,再说也不迟。

“把事情说一下。”泽拿着怀中人儿的小手贴着他的大手把玩着,看着那一大一小差别太大的手,无声的又在心里一叹,有种无力的感觉,就像……娘子养着养着变成了女儿一样,有种想要将她那神秘师傅收拾一顿的冲动。

“是。”天枢沉声道:“林霸一脉没有一个活口,至于林霸则用一百零七根尖钉钉在城墙上,下面放着一把火在烤着,由林家的人看守着没让他死去,林家的其他人留守在林家中没有出门,只等主子最后的决定。”

听着这话,顾七挑了下眉,看了泽一眼。

“要不要将林家灭族?由你来说。”泽温声说着,抱着她只觉得她小小的,仿佛一用力就会将她抱坏了一般。

天枢七人此时也看向顾七,等着她最后的命令。

然,出乎众人意料的,顾七却没有说其他,只是道:“我饿了,吃的可准备好了?”

七人一怔,摇光第一个反应过来,温声道:“主子,属下去楼下看看。”说着,便恭身退了出去,重新将面具戴上。

“你们且先退下吧!”泽拂了拂手,示意着他们几人退下。

“是。”几人应了一声,这才退了出去。

不多时,摇光将吃食端了上来,放在桌面上后便又再度退了出去。房中只剩下泽与顾七两人。

“怎么是白粥?咸菜白粥?看着就没什么胃口。”看到桌上的粥后,顾七连动都不想动一下了,然,当见到他面前的那份早膳时,却是眼睛一亮。

“我要吃你那份。”

“不行。”泽直接拒绝,将自己的那份推到一边,将她的那份移到面前:“你身体有伤,不能乱吃,先吃清淡点的白粥,等你身体好些了再吃别的。”

“但我不想吃白粥。”口中淡淡的,确实是不想吃这个。

“多少吃点,来,我喂你。”他语带温柔的说着,对上他那宠溺的目光,以及那温柔的话语,饶是顾七不想吃,此时看着美色在前,也乖乖的张口。

至于外面……

“你们说主子是君主的什么人?君主原先让我们找的,似乎跟主子这样的不太像啊!”天权疑惑的说着。

天衡点了点头,也道:“君主那时让我们找的是是成年的女子,而此时屋中的却是五岁的小孩。”

“不过君主很疼主子,他望着主子时,那目光温柔得能滴出水来。”摇光露出笑容,道:“也许是君主的女儿。”

天璇见他们在说着这事,便冷冷的道:“君主和主子是什么关系不是我们可以猜测的,这个话题不要聊了。”

听她这么说,其他几人便也闭上了嘴,确实,心中好奇是一回事,但若是让他们知道他们在背后议论着,估计会受罚的。

“那不是林家老祖?他来做什么?”开阳看向下方,那正从外面走进来的老者,正正是那林家的老祖。

“肯定是来求情的。”

说话间,那林家老祖便已经来到上面,见他们几人都站在那楼梯口处,便上前露出抹笑容拱着手道:“几位,不知那位小小姐可醒了?”

“醒了又如何?没醒又如何?”天衡睨了他一眼说着。

“如果醒了,请几位代为通传一下,老叟有事想要见见那位小小姐。”哪怕对方态度不好,此时林家老祖也不敢计较,因为对方的主子实力实在太强,他惹不起啊!

“嗤!我们主子是你想见就能见的?”天衡嗤笑一声,道:“你到楼下等着吧!现在就是醒了也没空见你。”

闻言,林家老祖拿出了一个空间戒指递上前:“既然如此,那就麻烦将这空间戒指转交给那位小小姐,这里面是我林家一半的家产,另有奇珍异宝上百样,只求小小姐可以高抬贵手。”

这话一出,天衡没接,而是看向天枢,这东西要接还是不接?

一旁的天枢看了老者一眼,接过那枚戒指,道:“我会将你的话转达的。”

“多谢,多谢。”老者连连拱手道谢着,这才转身离开。

也在这时,厢房里传出了泽的声音。

“东西拿进来。”

外面的天枢闻言朝厢房走去,进了厢房,将东西呈上,同时将那林家老祖的话重复了一遍,而后静立在一旁。

“这林家老头倒是个聪明人,知道什么应该舍。”顾七拿着那枚空间戒指在把玩着,神识探查到空间戒指里面的东西后,露出了一抹笑容:“这礼送得真不错,我喜欢。”

天枢神色不动,心下却有些诧异,要知道,若是灭了那林家,那林家的所有东西都将是她的,不过,由这也可以看出,她并没有想要赶尽杀绝。

“既然林霸一脉已死,林家那里就算了吧!留他们一条活路。”顾七缓声说着,将那枚空间戒指收了起来,窝在泽的怀中,看着眼前站着的天枢:“给我放出消息,就说我在七星楼中,到时,若是有两个叫顾风逸和碧儿的人寻去,就留下他们好生招待着。”

“是。”天枢应着,这才转身往外走去。

看着天枢离开,泽低头看向怀中的小人儿:“他们两个你不用担心,不会有事的。”

“两人若是在一起还好,有个照应,若是分开了走,就有些不放心了。”顾七倚在他怀里说着,忽的,似乎想到了什么一般,坐直了身体面带诡异笑意的看着他:“你看我现在这样,实力没得到突破也冲不破这封印的,以后尽管两年,三年,甚至更久你都要对着这样一个五岁模样的我,有没种很糟心的感觉?”

“你说呢?”他伸手捏了捏她有些婴儿肥的小脸,无力的道:“能看不能吃,何止糟心。”说着,见她忍不住的偷笑出声,他便用双手环抱着她,道:“所以,为了能尽快结束这种苦行僧的吃素日子,为夫决定,从今天开始,亲自带你修炼。”

然而,正轻笑着的顾七却突然一怔,诧异的看着他:“我好像才发现,这回见你你好像变了不少?”

“嗯?变成什么样了?”他挑着眉,深邃的目光带着邪肆的看着她。

“以前虽说你两魂溶合,但也没这么明显,似乎,现在轩辕睿泽的性格更为明显了。”她眨着眼睛后知后觉的说着。

“傻瓜。”他轻刮了下她的鼻尖,低笑道:“我从来都是我,从来都是你认识,你熟悉的那个我,一直都没变过。”

在客栈休息了三天,这三天,顾七连房门都没能走出一步,不,应该说是连地面都没踏到一下,几乎她的一切都由泽全包了,照顾她的起居饮食,给她疗伤,让她休息,一样样都被他规划好。

这三天里,因天枢的传话回去,林家人也总算是松了口气,也因此,其他家族的人也在这三天里以着探望为名送着不少补品过来,为的就是想攀上他们,只不过,他们的补品倒是被天枢等人收下了,却是连泽一面也没见着,就更别说顾七了。

三天后的清晨,他们一行人便悄然无声的离开了,因泽不想顾七刚恢复的身体太过劳累,便让天枢备了马车,一路上在马车上休息,天璇和摇光两个女的则跟着坐在马车里侍候着。

马车里,泽和顾七两人正在小茶几上对弈,天璇静坐在顾七的旁边看着他们下棋,而摇光则坐在另一边切了一些水果,摆放在小盘子里后端上小茶几。

“君主,主子,吃点水果吧!”

顾七抬眸看了摇光一眼,笑了笑,拿起一块切好的吃了起来,一边对泽道:“你快点,别想太久了。”

泽落下一子,抬眸看了她一眼,笑道:“阿七,你快没路走了。”

闻言,顾七低头一看棋盘,见他落下的那一子阻挡了她的好几条路,原本还看不出的棋局,在他那一子落下后,胜负已明。

“我又输了?这是第几盘了?”她吃着水果问着。

“连这一盘,主子输了六盘了。”一旁的天璇冷淡的声音响起。没有女性的轻柔也没有温柔,有的只是淡漠与冷然,若不是几人都知她性格本就如此,真会以为她对谁不耐烦。

顾七嘴角抽了抽,朝一旁面无表情的天璇看了一眼:“你这也太诚实了,好歹给我留点面子吧!”说着,自己摇了摇头,倒是先笑了起来。

“再来?这回让你如何?”泽低笑着,扬了扬手中的棋子宠溺的看着她。

“不要,老是输太无聊了。”她把棋子往前一推:“收起来吧!不玩了。”拿着水果继续吃着,又挑起车帘往外一看,道:“我们也走了好些路了,到前面停下走动走动吧!坐了一整天的马车浑身都不舒服。”

“天枢,前面找个地方休息。”泽的声音从马车里传出。

“是。”驾着马车的天枢应着,在前面找了个地方停了下来。

马车一停,顾七便先从里面出来,见路的下坡处有条小河,便往那边走去。天璇在顾七后面下马车,便跟着前面的小小身影,不过她并没有跟得太近,而是隔着三步的距离。

“君主,天色也不早了,是不是要在这里歇上一晚,明天再起程?”摇光问着下了马车的泽,目光落在他那张俊美如谪仙的容颜上时微微移开。

“这里景色还不错,就在这里休息一晚吧!”泽点了下头,迈开步伐往下坡处走去。

天枢驾着马车停好,便让天权等人分工合作,有的去小树林里捡些干树枝回来,有的则去看看周围有没野味可打,其他的几人则往下坡走去,打算寻一处地方好搭晚上休息防露水的小帐。

“阿七,我们今晚在这里休息吧!明天一早再走。”泽来到她的身后,见她正探着头往河中望去,便问:“你在看什么?别靠太近免得脏了裙摆。”河边上的是湿泥,一脚踩上去不小心连鞋面都会弄脏,那盖着鞋子的裙角就更不用说了。

“我要看看有没鱼。”顾七头也没回的说着,见那河水浑浊,便回头对他笑道:“这下面一定有鱼,现在天色还没暗,我们来试试钓鱼吧!”也许是因为有他在身边,此时心情很是轻松愉悦,看到这条小河便生出了垂钓的念头。

“钓鱼?”泽怔了一下,俊美的容颜带着一丝的疑惑道:“想吃鱼的话直接一掌下去下面的鱼就会飞起来了,又何必麻烦?而且,这钓鱼……我还真没试过。”

闻言,顾七笑眯了一双眼睛,对他道:“你去一旁等着,好了我再叫你。”说着,对三步之外的天璇招了招手喊着:“天璇,快过来,我有事要让你做。”

“主子,什么事?”天璇走上前,来到她的面前问着。

“你去找找看这附近有没细竹子,有就砍两根回来,要是没有就砍两条树枝,手指这般大就好,不要太粗,还有叫开阳一起去,砍几截木头回来当凳子。”

“是。”天璇应了一声,这才转身离开,去另一边的小树林里找找有没竹子之类的东西。

“摇光,你给我掀开这下面的草丛,往湿泥底下挖,看看有没蚯蚓。”她朝那站在泽身后不远处的摇光喊着,示意她过来。

而听到她的话的摇光身形僵了一下,最后才硬着头皮应了一声:“是。”走上前去草丛湿地下挖着那些在她看来极为恶心的蚯蚓。

“主子,要蚯蚓做什么?”她一边挖着,一边问着,很是不解,那玩意人又不能吃,她怎么会想挖那东西?

“给鱼吃的。”顾七笑盈盈的说着,在空间里找了两条细细的线,又取出两根银针将它给弯成钩形,准备好后就等着天璇他们的东西回来了。

约莫一柱香的时间后,天璇带着东西回来交给顾七,便见她自己在那里捣弄着,她帮不上忙,便去另一边帮天枢他们点好火堆,准备烤野味。

“泽,快过来。”顾七坐在木头桩上回头朝后方的泽喊着,自己则已经将吊着鱼饵的钩子撒下水中。

来到她身边的泽见她坐在木头桩上,脚下还踩着一块木头,便也学着她的模样在旁边坐下,拿起一旁放着的鱼杆学着她的样子撒下鱼钩。

“瞧着,说话别太大声,有动静了便提起来。”她嘴角噙着笑意的说着,目光专注的盯着那沉在水中的鱼钩。

而泽却只是笑了笑,他的目光注意力并不是那小河上,而是放在她身上。见她一脸的愉悦之色,脸上洋溢着欣喜与轻松,那种自然而然从内心深处散发出来的开心感染了他,看着她愉悦的模样,他的唇角也不由的跟着往上扬起。

似乎,只要看到她开心,她快乐,他也自然而然的感觉到开心,幸福。

就在他目光含着温柔宠溺的看着她时,忽见她的神情微变,脸上有了一丝的兴奋与期待,下一刻,便听她欣喜的叫了一声,同时将垂落在河水中的鱼钩扯了起来。

“快看!我钓到一条了。”她兴奋的喊着,看着那尾巴掌大的鱼被鱼钩钩住在水面上挣扎着,她扯过鱼线,将鱼抓了下来往后一丢:“天璇,这鱼处理后烤了。”

天璇看着那在草地上蹦跳着的鱼僵了僵身子,好半响也没上前去抓,因为,她都不知怎么处理这鱼。且不说她在七星楼的地位用不上她弄这些,就是在家族中她也是十指不沾阳春水,顶多就是兴趣来时做做小点心之类的,但这种宰鱼之类的却是极少碰的。

“我来吧!”天权笑了笑,上前将那尾鱼抓起,走到河的下流去宰杀,清洗干净后便拿到火堆去烤。

泽学东西很快,不一会,也钓到了不少鱼,且不说他们还有一只烤野兔,就是他们两人钓上来的鱼也够他们几人吃的了。

不过,就在他们一行人享受着这一刻的悠哉宁静时,一道男子的声音便从上坡处传来。

“诸位,我等也是过路了,见诸位在此歇息,想跟诸位借火凑个伴可好?”

天枢看了看河边的两人,见他们皆没反应,好似没听见一般,便朝那上坡处看去,见那也是一辆马车,旁边还有随行的八名护卫,马车里没瞧见是什么人,不过那站在上坡喊话的男子衣着不凡,看起来似乎也不是一般人。

“我主喜欢清静,你们还是不要打扰的好。”天枢沉着声音说着,收回目光便不再去理会他们。

而这时,马车的车帘被掀开,一个娇俏的女子探出头来,好奇的朝外面看了看,见到下坡处的几人围坐在火堆边烤着野味和鱼,便一下从马车跑了出来,跳到那男子的身边:“哥,我们也去下边休息吧!你们他们在烤野味,闻着味道好香啊!我也想吃呢!”

“那几位说他们主子喜欢清静,不想被打扰。”男子说着,似乎并没打算下去。

“不嘛不嘛,我也想跟他们一样围着火堆烤野味,哥,我们去上面也一样,不跟他们一起不就行了吗?”娇俏的女子摇着男子的手臂说着,未了,又跑回马车边探着头对马车里面的人说着:“娘,我们就在这里休息吧!天色也快暗了,这地方又前不见村后不着店的,就在这里休息吧!”

“成儿,既然你妹妹都这么说了,我们就在这里休息一晚吧!”马车的车帘被掀开,一衣着简单却不失华贵的中年妇人看了下坡处一眼,道:“我们可以离那几位稍远一点,这样就不会打扰到人家了。”

闻言,男子顿了一下,这才点了点头:“好,母亲,那我们就去下坡处吧!”他选的是坡下的下流处,不占上流的地方也不会打扰到那一伙人。

于是,他们往下坡处走了一段距离,选地与顾七等人隔了约有五十米远,就算是说话也不会吵到他们。到了坡下的下方河流,男子也让护卫去捡了些树枝和看看周围有没野味。

只不过,那些护卫没有天枢等人的本事,只找到了干树枝,野味却是什么也没打到,最后,他们只能将主意打到面前的河流上。

“你们几个下去抓鱼吧!烤鱼填填肚子,明日到了镇里再好好吃一顿。”男子说着,自己则扶着他的母亲在火堆边坐下,而后,朝周围一看,见他妹妹正探头探脑的看着上游处的那些人,不由唤道:“阿珍,回来!”

“哥,那上游处那穿白衣的男子长得真好看,我从没见过那么好看的人,你快看看,快看看。”娇俏的少女跑回她兄长的身边,指着五十米外的那抹白色身影。

“女孩子家家的怎么能这般盯着男子瞧?”妇人皱着眉,不赞同的看了自家女儿一眼,轻声教导着:“出门在外,行为举止都要自己多注意些,不可失礼于人。”

“娘,你不要一逮到机会就说我,在家里是这样,出了门还这样,你烦不烦啊!”娇俏的女子嘟哝着,双手背在身后,脚步却是有一下没一下的往前走着,目光不时偷偷的瞅着前方那抹白色的身影,少女含春的神情,让那坐在草地上的妇人见了直摇头。

上游处,顾七似笑非笑的睨了旁边的泽一眼,道:“招蜂引蝶。”

闻言,泽无奈的一笑:“哪有?我可是什么也没做。”

“君主,吃个兔腿。”摇光将一个兔腿送上前给泽后,便又来到顾七的身边:“主子,尝尝这兔腿肉烤得怎么样。”

顾七看了她一眼,笑了笑,接过咬了一口:“淡了,给我再加点调料。”

“好。”摇光应着,走回火堆边将调料拿了过来给她再洒上一些。

“你去吃吧!”她示意着,让候在一旁的摇光去火堆边坐着。

“好的,主子如果还有什么吩咐便喊属下吧!”摇光说着这才退了开去,回到火堆边跟其他的几人坐在一起。

“我空间有酒,咱进屋吃怎么样?”顾七朝泽眨了眨眼,将兔腿递给他拿着,自己则走到河边洗了洗手,而后拂了拂身上的衣裙,见裙角处果然沾上了一些湿泥。

泽的唇角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没开口,却是直接站了起来,跟着她往火堆的不远处走去,看着她从空间中拿出一间小屋子往空草地一放,顿时,一处简单温馨的小木屋便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天枢等人看到这一幕也不由怔了怔,他们怔愕的看着那抹小小的身影,这宝贝,似乎是他们的主子拿出来的?这样珍贵的东西她居然会有?真是不可思议!要知道,就是他们的家族当中也不一定能找到一件这样的东西。

看着原本在她掌心中的小木屋被放大,泽只是挑了下眉,勾了勾唇角跟着她走了进去,进了屋里才发现,这小屋里一切应有尽有,一般用得到的东西,都在这里面能找到。

“这间屋子怎么来的?”泽也忍不住的好奇,这样的东西就是在这上界也不常见,更何况,这间木屋看似普通而平凡,但这里面的每一处都标示着它的不同寻常。

“我那神秘的师傅给我的,怎么样?还不错吧?”她笑盈盈的说着,在桌边坐下,从空间中取出了酒往桌上一放:“坐啊!愣着做什么?这间屋子还施了阵法,这里面的声音传不出去,外面的人没有我的允许也闯不进来,看不见这里面的一切。”

“我似乎觉得这木屋有几分熟悉,好像……曾在什么地方见过?”泽看着这间小木屋,总觉得有些熟悉感,却又想不起来在何时见过,在何人手中见过。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