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19 杀!围攻!

“你带人暗中注意着,我们别掺和这事,不过,却可以暗中关注。”章家主沉着声音说着,他负着手走下厅,道:“林家人当中修为强的有不少,更有好几位实力非凡的客卿,如果那小女孩没什么背景倒一回事,若真有,呵,我倒也要看看林家人如何善尾。”

各大世家表面和睦,可谁又不知道暗地里都是盼着对方的势力削弱?有的世家交好的会以结亲方式来稳住地方,增强两家的势力,也有的暗自招入能人强者为之所用,为的也就是哪一天不被旁人吞并罢了。

于是,章家三少奉了他父亲的命令带着人出门暗中注意着。而与此同时,因林家的突然出动,也惊动了其他的一些家族,他们让人打听了下消息,才知道原来还出了这事情,便也让人暗中注意着。

而此时的顾七正在城中丹药铺中逛着,看着里面摆着的一些丹药,见级别都不是太高,便也没什么兴趣,转而问起了一些灵药来,倒是让她没想到的是,这城中丹药铺卖的丹药级别并不高,但灵药的品阶却不低。

“小姑娘,这是你要的那些灵药,你看一下。”掌柜的将顾七要的灵药拿出摆放在她的面前,笑眯着一双眼睛看着她。心下很是好奇,这是打哪来的小孩?这么小居然就自己出来买灵药了,而且看她的举止作派还不一般,倒是让他不敢有一丝怠慢。

顾七的目光从那上面的灵药扫过,只是看了一眼,眉头便是轻挑:“你们外面不是挂着百年老店的牌子吗?”

听到这话,那掌柜的眼皮一跳,脸上的笑容更是一僵,只见他讪讪的笑着:“没想到小姑娘是行家,你稍等,我给你拿上好的货来。”说着,将其中的几株灵药拿到里面去换,又拿出几株放在她的面前。

“小姑娘,你看看这个如何?”掌柜的心头微提着,没想到这么点的小孩居然一眼就识出了那药材的作假,真是不简单呐!要知道那样高仿的药材就算是一些普通的炼丹师都无法分辨出来,却不想……

顾七看了那些灵药一眼,这才点了点头:“嗯,就这些吧!帮我包起来。”

“好的,你稍等一下。”那掌柜见她没再追究,终是松了口气,最后,还给她送了一小株灵药,才将她送出了门外。

看着那迈着小短腿离去的小孩,站在门口的掌柜轻呼出一口气,低声昵喃着:“这么好的眼力,难道,这小孩会是炼丹宗师?”

灵药早已收入在空间中,顾七迈着脚步寻了一处客栈歇息着,进了里面,让小二备了热水沐浴。

客栈的二楼厢房中,飘浮着花瓣的大浴桶里,她小小的身子沉在了里面,只露出一张小脸在水面上,发梢上滴着水,小脸因水温而微微泛红着,温热的热水让她全身的筋骨都舒展了开来,于是,忍不住的在里面多泡了一会。

半眯着眼靠着木桶休息着,直到,听见一阵杂乱的脚步朝匆匆跑上二楼时眉心微拧了一下,神识释放而出,当察觉到那些上楼的人是往她这里而来时,骤然睁开泛着冷光的眼睛,也就在她眼睛睁开的那一瞬间,紧闭着的房门被人从外面大力的踢开。

“进去把人给我抓出来!”

一声厉喝声传出,众名护卫便涌了进去。浴桶中,顾七眸光泛着冷意,看着那些涌进来的护卫们,她坐直了身体,下一刻,手掌凝聚灵力气息往水面一拍,瞬间溅起水花无数。

那些溅起的水花在她的掌风之下化为道道凌厉的利刃朝那些人射去,而她也趁着那一瞬间旋身飞身,衣袍一抖,不过眨眼的时间便将衣服穿好。

只不过因为时间有限,她的里衣并没穿,只穿了外袍用腰间带子系上,松松垮垮的套在身上,隐隐还能见她脖子处露出的一大片雪白肌肤。

小脸因热水的水气而泛着淡淡的红晕,发梢滴着水珠,松垮的衣袍,沉静淡定的冷冽气息,这样出现在一个小女孩的身上,让那些护卫见了都不由的有些怔愣,觉得对方身上的气息以及那股气质甚是古怪。

她看着涌进来的那些人,那些护卫将厢房里外重重包围住,而后,三名中年男子和一名老者拥着一名身着华服衣袍的中年男子进来,对方来势汹汹,明显的便是不怀好意。

她初到这里,不曾与人结仇,唯一的麻烦就是那不久前遇到的那几个男女,这些人,大约也就是因那事而来的吧!只是,没想到她已经放了那些人一马,他们却不肯就此罢手。

想到沐浴被扰,她的心情阴鸷到了极点,尤其还是这些上门来招惹她的人,更是让她的脸色极为的难看。但,她也知道,眼前这些人是有备而来,那些护卫不足为惧,而那华服的中年男子身边的那几人的实力却非同一般,以她之力,只怕无法与之抗衡。

“好个狂妄小儿!竟敢将我女儿打成重伤,如此不将我林家放在眼里,今天,势必要让你好看!”

蕴含强大威压的厉喝声自那华服中年男子口中而出,那声音中的威压形成一股气流向她袭来,凌厉而刺骨,又似一面大山从上压了下来,生生要将她压倒在地。

察觉到对方强大的威压,顾七暗暗提气,以灵力气息护住自己,同时搞动体内的威压抵挡着对方的威压。她冷着一张精致而绝美的小脸,清幽的眼中尽是鄙夷与轻蔑。

“你们还真是看得起我,居然出动了这么多人来寻我一个,我的面子还真不是一般的人大呀!”轻蔑的语气带着冷然,生生的鄙夷刺得那些人老脸一红,有的暗自羞愧,因为对方确实只是一个小娃儿,而他们却是这样的一大群人。

且不说还出动了这么多人,就是他们当中随便一个也能将这小孩抓了回去,如今这样一大队人马出现在这里,而且当中还有实力非凡的修士,这怎么看都让人觉得以大欺小,恃强凌弱,实在是让他们羞愧万分。

此时,那跟在华服中年男子身边的几人看了那五岁小女孩一眼,便道:“家主,这只是个小孩,我们是不是应该先回去了?”

“既然来了,不将人带回去又怎么行?这小孩重伤了我女儿,这是在赤果果的打我们林家的脸!我岂能轻易便饶了她!”林霸沉声哼着,锐利如刀的目光落在那冷静自如的顾七身上,当下对周围的护卫喝着:“把人拿下!”

“是!”护卫得令围了上去,其中两人上前想将顾七扣住押回,谁料,还没近她的身边就被一股掌风击飞。

“咻!”

“砰砰!”

“嘶!啊!”

一时间,厢房内的气氛随着那两名护卫砸毁了厢房的门而冷肃了下来,因房门被毁,那外面围在走栏好奇探着头看着的修士和一些住客们也看清了里面的一幕。

见那些人将一个小女孩围住,众人不由的低声议论着。毕竟在他们看来,出动这么多人对付一个小女孩实在是有些小题大做了,更何况对方还是这城中的世家,这样的举动,实在是有失风范。

“愣着干什么!给我抓起来!”沉声怒喝的林霸锐利的目光紧盯着顾七,当见她丝毫不惧他所袭出的威压时,心下暗暗猜测,这小女孩身上一定是有什么宝贝,要不然不可能不惧他的威压!

而且,一个小小的五岁小孩能将一身修为隐藏起来,说没法器在身那是谁也不相信的,如今再见她不惧威压,想要将她抓起的念头便更甚了,因为他知道,这个孩子身上一定带了不少宝贝!

顾七在他命令一落时,便已经跃向窗户往下跑去,然,在她身影窜出的那一刻,后方的那些人也没停半步的紧追而来,尤其是那四名站在林霸身边的修士,更是身形一闪,瞬间便消失在原地。

“你逃不掉的,乖乖跟我们回去,方免受皮肉之苦。”其中一名修士的声音传出,生生挡住了顾七逃去的道路。

她停下脚步,抬眸扫了四周一眼,这一看,眸光微眯,眼底暗光流动。只是那样一瞬间的时间,这几人便堵住了她可以逃走的几个方向,还是赶在她的前面挡住了她的去路,可见,这几人的实力远远在她之上。

心下暗暗盘算着,正面战斗她绝对打不过这四人,那么,只能趁机逃走为上,只是,想要逃走,又将怎么做?若将丫丫唤出,这战斗的局面又将如何?

想到这些人性的贪婪,她定了定心,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她不想把丫丫叫出来,将它暴露出来只怕会引来无尽的麻烦,毕竟,一只上古神鸟的契约者若只是一个看起来五岁的小孩,实力还远在这些人之下,只怕,抢夺追杀是不会少的。

也是因为这一点,她在上官家那边时让丫丫出来,自己却没现身就是因为这个顾虑。

看着那些追出来的护卫将她团团围住,看着四周有那几名强者堵住去路,她冷着一张小脸,拔出了靴子里的匕首握在手中,全身的灵力气息在这一刻涌动起来,目光凌厉而冰冷的直视着那缓步走出来的林霸。

既然无法避免这一场战斗,那就战吧!

“你们是想单打独斗?还是想群战?”握着匕首的手往前一指,下巴一抬,带着轻蔑与挑衅的目光扫向那林霸。

她清楚自己的优势,只有单打独斗才能削减对方的战斗力,而这些人也是极为好面子,若是对战同龄的修士也许一起上不会有人多说什么,然,现在的她只是一个五岁小孩,他们想要一起上却得再三思量了。

果然,被她那轻蔑的眼光一扫,又听她语带挑衅,林霸的脸色沉了沉,变得极为的难看:“哼!区区一个小孩,对付你还用群战吗?我林府随便派出一人便能将你拿下!”

他的声音一落,目光便朝那四名强者之一扫去:“林执事,就由你来教训教训这个狂妄小儿吧!让她见识见识,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那四强之一的中年男子倒没想到家主会让他来对付一个小孩,但见在这么多人的面前,他也不好驳了家主的面子,当下只能拱手应着:“是。”身形一闪,瞬间便来到顾七的前方三米之外处。

“小丫头,你不是我的对手,还是乖乖束手就擒吧!”那林执事劝说着,若能不动手对付一个小孩,他还真不想动手。

顾七清眸一扫,带着鄙夷的道:“见过不要脸的,没见过像你们林家这样不要脸的,你们林家仗势欺人,以大欺小,看中了我的东西就想强抢,还敢带着这么多人打着寻仇的名号来找我,呵呵,真够恶心人的。”

被她这话一说,那林执事的脸色也变得极为的难看,就连周围的那三名修士的脸色也难看起来,就更不用说那林霸了。

而那周围的人在听到她的话后,也纷纷用着有色的眼光看着那林家的众人,那种种的眼光与低声的议论鄙夷,让那林家的众人有些恼羞成怒,于是,便准备拿那顾七出气。

“小丫头,你太放肆了!”那林执事沉着声音厉喝着,下一刻,身形旋身而出,一手擒成爪状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便朝顾七袭去。

顾七站着没动,却是进入了高度警戒的状态,她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前面的那人,注意着他的一举一动,以及灵力气息和气流的走向,从而捕抓到了他的身法闪动。

当看到那朝她而来准备扣住她的喉咙往上一提的大手时,她体内的灵力气息也在这一刻伴随着强大的威压迸射而出,强大的威压攻击让对方出现了一丝的愕然以及不可置信,而她就趁着对方的那一瞬间愕然迅速出手。

只见,凛冽的寒光如同一道光线般闪过,以着极快的速度刺向对方胸口的致命之处,看着这一幕的周围众人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气,似乎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那一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