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17 追,寻

一听这话,老者眼睛一亮,当下身子往前一倾,趴上前语带期待的问:“你有什么好宝贝?”

“这个。”顾七伸着手往前,在拳头摊开的那一瞬间,以着掩耳不及的速度以银针扎中了对方的穴道,在他身体一僵无法动弹的那一刻,迅速用捆仙绳将他捆住。

老者因她的动作而愕然,似乎没料到她竟敢这样对他,以至于好半响才缓过神来,瞪起了一双眼睛盯着她:“你、你这是干什么!”他在这里守了这么久,可从来没人敢这样对他的!

顾七睨了他一眼,道:“你不是看不上我的东西吗?既然这样,我那些东西还是留着自己吧!”说着,竟是上前就将桌上面的那些法器都收进自己的空间里,看得那老头直瞪眼睛。

“那是我的!”他气得胡子都翘了起来,用灵力气息想冲破穴道,却发现一运力便浑身一阵酸软,根本提不起一丝的力道,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土霸王把他的东西都装进她的空间里。

“现在是我的了。”顾七收好东西后,似笑非笑的看着他:“老头,你还不知道我是什么人吧?”

“什么人?不过就是个无名小卒,你敢盗取老夫的东西,你以为你跑得出这里吗?告诉你,从来都没人敢对老夫这样无礼放肆!你识相的赶紧放了老夫,否则,老夫定要你好……嗯!”他无法动弹,只能恶狠狠的威胁着,谁料最后一个字还没说出,就有什么东西弹进他的口中,就着那一下被他咽了下去。

一时间,老头的脸色白了又青,黑了又红,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似乎被气得不轻,好半响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是一双眼死死的盯着顾七。

“告诉你吧!我是一名药师,也是一名炼丹师,我不仅会研制药剂,还会调配毒药,你刚才吃下的东西,可是我费了不少心思炼制出来的,可以说除了我之外是无人能解的。”

小小的人儿就那样坐在桌边,以着一副悠闲的姿态看着那无法动弹面色难看的老头,似乎不惧对方的怒火一般,一边还在那里漫不经心的说着他刚咽下的那药物的效果。

而听着她的话的老者,此时可说是连杀她的心都有了,可却在听到她的话后,越发的心惊,不敢再有一丝的戏弄。他沉下了脸,道:“你只要现在放了老夫,把解毒给老夫,老夫可以保证不伤你一分,甚至,你可以拿到路线图继续往下走去。”

“呵呵……”顾七轻笑着,瞅了他一眼:“我刚才拿了那么多东西出来你都看不上,浪费了这么久的时间,现在说什么也不要就告诉我?你觉得我会相信吗?”

她的声音一顿,又带着几分的戏谑,几分的冷然的道:“而且,你似乎没弄清现在的状况?只要我给你喂下一枚失忆丸,相信你就连自己是谁都不会知道,又怎么会知道是谁对你动了手脚?再说,我要你的路线图还不容易?别说是路线图了,只要是我想要,你这里的东西又能保住多少?”

老者目光带着恶狠的光芒盯着她,似乎对栽在这样无耻的小孩手上很是气愤,他深吸了口气,目光微动,似乎在打算着什么,然,念头一起,就听那小孩的声音传来。

“我劝你还是少叫人来为好,因为……”顾七幽深的目光泛着寒意的扫向他:“在人来之前,我一定会了结了你的命。”

那样云淡风轻的话语,那样随意而淡然的声音,却透着丝丝的冷冽与杀意,让人听了不由心头一凛,竟是连一丝旁念也生不出来。

就是老头此时也毫不怀疑,若他真的敢叫人,那眼前这个诡异的小孩一定会在外面的人进来之前杀了他!

想清楚这一点,他的脸色越发的难看,最后,只能咬着牙,恶狠狠的问:“你究竟想怎么样!”该死的!从没想过有一天他居然会着了这么一个孩子的道。

听到这话,顾七嘴角微微往上一扬,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来:“很简单,我要路线条,同时,还要你立下心魔誓言,在我放了你之后,你必须当这事没发生过,不得找我麻烦。”

“我那些东西你得还给我!”老者横眉怒眼的瞪着她说着。

“东西?什么东西?我没看见有什么东西啊!”她朝周围看了看,双手一摊,一派无辜的样子。

“你、你、你……”

“如何?应还是不应?”她眸光一眯,脸上噙着诡异的笑容盯着老者,手指上的银针泛着丝丝森寒的光芒,看得那老者脸皮一紧。

“好!”老者气极,却无可奈何,只能一个劲的安慰着自己,那些东西也是从别人那里弄来的,被这小鬼拿去就拿去吧!还是保命要紧。

最后,在顾七的威胁之下,他发就心魔誓言,同时也拿出了路线图给她,直到送走顾七,他才在茅屋中破口大骂起来:“该死的臭丫头!老头记住你了!”

两日后,当茅屋中的老头正把玩着桌上的两三件法器时,忽听有人连门也没敲的便走了进来,抬头一看,眼睛不由一亮。

来人是一位年轻的男子,身着白色衣袍,举止优雅气质飘逸绝尘,就连那周身的气息也是那样的清绝,尤其是,对方那如谪仙般的容颜,让见惯了形形色色各种人的老者也不由的想要暗赞一声。

好个俊美绝尘的谪仙男子!那气度,那气息,那气质,当真是只应天上有,不应落凡尘啊!

而这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寻着顾七而来的泽。他进了这里面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便将视线落在那老者的身上,直接开口道:“一张通往下个地点的地图。”

然,这直白的话却让老者一不喜了,尤其是两天前他还被一个小丫头给坑了一回,现在见这气度不凡的男子这样开口就是直接要地图,当下便摆起谱来。

“地图?没有。”他翘起二郞腿双手环胸的坐着,侧过了脸看向另一边,没去盯着那前面的白衣男子看。

“没有?”剑眉微挑,某人眼中划过一抹危险的寒光,而那老者却还不自知,依旧在那里哼着。

“没错,没有了。”他随口便应着,只是,声音一落,却忽觉周围的空气似乎冷了几分,更有一股让他毛骨悚然的目光落在他的身上让他坐立不安时,当下迅速回头,这一看,险些吓得跌坐落地。

只见那先前还一脸温和谪仙模样的俊美男子,在这会儿的时间已经冷下脸来,他的唇边依旧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可偏偏这抹笑意不入眼底,莫名的,让人多了几分的心惊胆战。

这到底是什么人啊?怎么这两天净来些变态一样的人物?

老者在心下暗骂着,见感觉不对,当下悦露出笑脸带着一丝的讨好的道:“我想起来了,还有一张,还有一张路线图。”说着,连忙从空间中取了一张地图给他。

泽接过瞥了他一眼,随意的打开一看,同时漫不经心的问:“两天前来到这里的顾七也拿到地图了?”

一听这话,老者眼皮跳了跳,脸上的笑容也僵硬了几分,但仍扯着笑容道:“呵呵,来过了,也拿到了地图,已经去往下个点了。”未了,又加多了一句:“公子认识她?”

“我娘子。”听到顾七的消息,泽很是好心情的回了老头一句,便拿着地图转身往外走去,只留下那一脸呆滞模样的老头一脸错愕的站在原地发着呆。

他娘子?那、那不是个小丫头吗?还没成年吧?这莫非是……童养媳?

想到那样气度出色的男子居然弄了那样一个诡计多端的童养媳,老头的脸皮顿时抽了抽,只觉得不可思议……

“君主,可有我们主子的消息?”在看到那抹白色身影走了出来后,在枢几人围上前去问着。

“她来过了,又走了,差了两天的时间,加快点脚步,应该可以在下一个点找到她。”泽的声音淡漠中带着一丝的温柔,那是只有在提起顾七时才会出现的,他将那地图丢给了天枢,道:“一路派人查一下,我要知道她现在的消息,抵达下个点时,我要能见到她。”

“是!”天枢沉声应着,接过那地图路线看了看,便将之收了起来迅速跟上前面几人的脚步。

而已经往下个地点而去的顾七却不知道,在她的后方,泽正寻着她而来,此时的她坐在飞行法器中往着路线而去,不用走路,甚至连灵力气息也无法运用那法器便带着她往前而去。

然,在进入一个地界之时,坐在法器上的顾七却突然间被什么东西猛击了一下,飞行法器一晃,就连她也整个人毫无防备的从上面栽了下来。

她在身体栽落的那一刻睁开眼睛朝下面扫去,这一看,目光一冷,只因,下方一道利箭瞄准了她射来,她顺着那箭的方向看向那射箭之人,下一刻,身体一旋,小小的身影如同旋风一般的朝那射箭的人袭卷而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