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16 有消息了

正想着怎么进去帮忙,忽的感觉一股强劲的风劲从后面将她卷了起来,只感觉自己在空中打了个筋斗,整个人便跌落进那阵法之中。

“砰!”

一声重摔落地,身体却没感觉到半点摔向地面的疼痛,她愣了愣神低头一看,见自己居然砸晕了一头猛兽,此时正坐在那头猛兽的身上,有这么一头猛兽垫底她自然是毫无无伤了。

“还愣着干什么?快起来!”风逸带着急切的声音才一传入她的耳中,她就感觉自己被人拉了起来,身体往后退了数步,也在那一刻,见一头类似犀牛兽狠狠的撞向刚才她跌坐的那地方,地上的那头猛兽直接被那牛角顶上了天,摔向了另一边。

“嘶!这里面怎么这么多猛兽啊!”她睁大了眼睛,一脸的不可思议,不是一个阵法吗?怎么有这么多奇奇怪怪的猛兽?看那前面那头犀牛从鼻孔喷出两道气息,一双牛眼紧紧的盯着她,那后蹄还一个劲的在地上拨着土,一低头就朝这边冲来时,让她不由的瞪了瞪眼。

风逸没时间跟她解释那么多,便只简单的道:“这里面原先是个生死阵,刚才被那人转变了阵法,变成了一个兽阵,你自己小心,别受伤了。”说着,手中匕首挥切而出,将那窜上来的毒蛇切成两截掉落地面。

因这些猛兽的原因,此时他也无法凝聚天雷劈落下来,只能靠着近身的战斗对付这些凶残的猛兽。

“兽阵?我记得小姐说兽阵里的兽都是幻化出来的,只有将它们杀死或者找到破阵之法这个阵才会解除。”碧儿说着,同样不敢大意,眼见那前面的犀牛兽扑来,她当下哼了哼,卷起衣袖下盘一蹲扎下马步,稳稳的站在那里,双手微张,一副豪气万千的语气说道:“少爷,这些大家伙都归我,你对付小的。”

伴随着她的声音一落,那头犀牛兽冲上来,碧儿小小的身影就那样稳扎着马步站在那里,半空中正与那阴邪男子交手的元淳仙尊一见整个人瞬间不好了,一颗心提了起来,冲着下面的碧儿大吼着:“快避开!那是犀牛兽!力大无穷!”在他来,哪怕碧儿已达金丹修为,但怎么看也就那小孩子的模样,怎么能这样正面迎战那头犀牛兽?这不等于直接将命送上前吗?

“哼!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那阴邪的男子冷哼一声,手中骤然间凭空凝聚出一把泛着幽黑色的的灵剑,这把灵剑以灵气凝聚而起,看似无实体,却绝对的是一把足可取人性命的致命武器!

然而,就在半空中的两人动手的那一刻,却被下面的一幕看傻了眼,整个人顿觉世界都凌乱了。那眼见整个人就将被掀飞的小女孩居然就那样徒手抓住了犀牛的角,直接将那一整只犀牛兽双手就着那角的力道提了起来狠狠的转动了两圈,将那些扑上来的猛兽击飞之时,更是将那惨叫着的犀牛兽狠摔了出去。

“砰!”

更诡异的是,也不知是哪只被击飞的猛兽撞到了阵法的生门,竟是那样糊里糊涂的就将幻兽阵给破了!就那么一瞬间,整个阵法似乎有一股灵力波动瞬间散了开去,那些扑上前的猛兽们也在那一刻消失不见,只剩下那站在原地的两个小孩面面相觑的相视一眼。

“少爷,我破了阵法呢!”缓过神来的碧儿傻乎乎的笑眯了一双眼睛,小跑着来到他的身边上下看了看:“少爷,你没受伤吧?”

“没有。”风逸摇了摇头,当即便沉下脸来:“下回你一定要紧跟在我身边,听到没有!”若没苍帮忙寻找,他如何能在这陌生的地方找到她的所在?

“是是是,这回是我不对,我以后不会了。”她连忙笑盈盈的说着,继而拉着他的手道:“少爷,关着我的那个地方还关着十几个小孩呢!我们去把她们救出来吧!”

这时,苍从一旁跳了出来,来到风逸的脚边后抬头看了碧儿一眼,低呜一声,蹭了蹭风逸的脚。

风逸朝半空的两人看了一眼,这才道:“走吧!”那两人的实力远比他们强,以他们的实力自是不可能上去帮忙什么的,倒不如去做点别的。

于是,在碧儿的带领下,两人找到了那处屋子,路上,将那些出面拦阻的护卫杀了个清光,将十几个孩子救出后便让碧儿先看着她们,他则找了个地方,凝聚起雷属性灵力,在暗处帮助那人对付那个阴邪的男子。

然而,未等他出手,便见天空中御剑而来数名修士,见此,他连忙收手退开,来到碧儿和那群小孩所在的地方,对那群小孩道:“你们站在这里等着,那上面的修士会送你们回家。”说着,拉着碧儿迅速离开。

当那元淳仙尊联手后面来的几名修士杀了那阴邪的男子后一回头去寻找,却发现那两个小身影已经不知跑到哪里去了,当下旋身落地,来到那群小孩前问了下,才知那两人居然趁着刚才他分不开身时离开了。

想到那两个明明一副小孩模样,却有着不凡修为的两人,他心下很是好奇,那两人究竟是什么人?那样小的年纪,怎么会有那样的修为?

那两个小孩无论是胆识还是气魄都不一般,就是上了年纪的修士只怕也做不到像两人那样,想着那两个孩子先前在幻兽阵当中的表现,他越发的按捺不住心中涌起的念头,当下,跟那几名修士交待了一番,便寻着那两个孩子而去……

与此同时,七星楼

“君主,属下有要事禀报!”匆匆而来的天枢在一处清幽的院子里停下脚步,站在门外恭敬的说着。

“何事?”房中闭目盘膝修炼的泽缓声问着,那低沉而带着磁性的声音传出外面,让人不敢有一丝的放肆。

“禀君主,数日前罡城底下所属的一个小镇出现一只上古神鸟三足金乌,与君主所说……”微垂低着头禀报着的天枢话还没说完,就见紧闭着的房门瞬间打开,一股风劲近而拂来,让他生生退了几步,本能抬眸,一抹白色的衣袍随着出现在他的眼前。

泽眯着眼,那深邃的目光中极快的掠过一丝旁人无法察觉的欣喜之情,他负着手而立,墨发随意的披散在身后,俊美而刚毅的面容自有一股不怒而威的王者气势,让那本能抬头望去的天枢见了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

“仔细说来!”

“是。”天枢应了一声,将收到的消息一一禀报给他知道,而后,静立在原地等候他的吩咐,只是,不经意间的抬眸一瞥,却见那张谪仙般的容颜如同春风拂过一般,竟让他看到了一抹的温柔与柔和,那样的神情让他看了不由心头一怔,连忙垂低下头。

那个叫顾七的主子,难道……是君主心爱的女人?

而听到天枢的话后,泽的唇角微勾,露出了一抹春回大地的温润笑容,那抹笑容淡去了他身上的冷冽以及摄人的强大气息,多了一抹的柔和以及温润。

“这么说,当时只见那只乌鸦出来了?没见到人?”

乌鸦?天枢嘴角抽了抽,很想说:那是三足金乌,不是乌鸦啊君主。但,他没那个胆,只是低着头禀报道:“没人看到那只三足金乌的主人出现,因为当时那只三足金乌就已经将那些想要争夺令牌的修士压制得死死的了。”

泽迈着不紧不慢的步伐往前走着,来到院中停下脚步,深邃的目光望着天空,也不知在想着什么,半响,便道:“通往灵境的令牌去给本君弄一块回来。”

听到这话,天枢身体一僵,忽的想到什么,当下应道:“是,君主放心,三天后属下定会带回一枚令牌。”

“嗯,下去吧!”

“是。”恭敬的应了一声后,天枢便退了下去,回到前面主楼,那里,其他的几人已经在那里等着一见他回来,当下便问着:“怎么样?君主听到消息后是什么反应?”

“君主让我们弄一块通往灵境的令牌回来。”天枢走上前说着。

“那东西不是说只有一百枚散了出来吗?这整个大陆一百枚令牌,可以拿到的都绝对是强者中的强者,有的就算拿到了也不会让人知道,我们这是要上哪去弄?”

天枢看了他们一眼,道:“我知道哪里有。”

三天后,当泽拿到那面令牌后看了看,便丢给了天枢,对着他们几人道:“准备一下,等下便出发,你们几个都跟着。”

“是。”七人应了一声,看了那转身进入房中的人一眼便收回目光,视线落在那面令牌上。

出了院子,其中一人道:“你们说,咱们主子是君主的什么人?”

“应该是君主的所爱之人。”天权沉着声音说着。

“我现在只好奇着,我们七星的主子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女子中气质温婉的摇光轻声说着,转而看向身边的天璇问:“你不好奇?”

“有什么可好奇?到时见了不就知道了。”天璇冷冷的说着,扫了他们一眼后,便迈步离开:“半柱香后前面集合。”

七星楼中的七人,名字是按他们的实力所取,因此,除了天枢之外便只有天璇的实力最强,不同的是,天枢比较沉稳内敛,而天璇则性子较冷,哪怕是对着同为七星的他们,平时也极少话语,不过熟悉她的人几人倒也没在意,因为他们知道她的性格就是那样,但,若是他们当中谁有危险,天璇一定会出手相帮。

半个月后

费了不少时间打听路线,顾七终于来到一处可以得到下一个点所在地的根据地。看着前面那在两悬崖间牵起的一根粗麻绳,她不由顿下了脚步打量起周围。

这里据说是可以得到下一个地点名的地方,每一个前来的人都得有令牌在手才能得到下一个地方名,她一路走上来,偶尔见到几个修士从身边而过之外,倒没见着其他人。

至于那些从她身边而过的修士,几乎每一个看到她时眼中都划过惊讶与愕然,一一的用神识在她身上打了一遍想探查她的实力修为,只可惜,她的实力隐藏得极好,那些人根本探查不到,也因此,他们只从她身边过,并没对她蓦然出手惹麻烦。

毕竟,能来到这里的又怎么会是弱者?一百枚的令牌可不是谁都有本事拿到的,既然拿到了,那就证明着那人的实力不弱,蓦然动手只会让他们得不偿失。

“对面的,走过这边来登记。”麻绳的另一边,一名老者朝这边的顾七喊着。

听到声音,顾七回过神,走到那边上一看,这两崖间的距离约百米,没有可扶手的地方,只有这么一条麻绳,至于下面,只见一些迷雾弥漫着,显然,深不见底。

顾七身体提起一丝灵力息,稳住身体后便踏着轻快的脚步往那麻绳的另一端走去,有灵力气息提着身体,她只需借着一点力道便可轻松通过。

“叫什么?”老者说着,手里拿着本子和笔在记着,却在不经意抬头时,注意到了顾七的奇怪之处。

“老夫还以为是一位返老回童的强者,这会看着似乎……不太像?”因为骨龄看不出来,着实是诡异。

“我叫顾七。”她缓声说着,目光则盯着她的本子,问:“可有一个叫顾风逸或者碧儿的人来过?”

“顾风逸和碧儿?”老者想了想,道:“没有。”

“那轩辕睿泽呢?”

“也没有。”

“沐泽呢?”

老者微斜了她一眼:“你这是来找人还是来要下一个点的路线的?”

顾七抬眸看了他一眼,道:“找人也要,下个点的路线也要。”

“啧啧,真是贪心。”老者摇了摇头半侧过身指着一侧道:“往这里走去,路线图在里面另一个老头的手里。”

“你不没告诉我,沐泽这名字有登记过没?”顾七站着没动的问着。

“没有没有,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随便的人就能来得了的?”老者哼了一声,道:“快进去快进去,别妨碍老夫做事。”

见状,顾七也没再停留,按着老者指的路线走去,约莫于一个时辰的时间,来到了一处茅屋前,见那里站着几名修士,那几人此时正拧着眉思索着。

“都站在这里做什么?”她有些奇怪的问着,看向那茅屋,不是说在这里拿路线图?

“咦?怎么这么小的孩子也来了?莫不是跟着哪个修士一起来的?”没见过顾七的两名修士看到她不由诧异的说着。

而那些在路上遇见过她的修士则看了顾七一眼后,便道:“人不可貌相,这孩子可是自己一人上的山。”

“竟有这事?”那修士似乎不信,打量了顾七一会,便问:“小孩,你手中莫非也有令牌?”

听着这样白痴的问话,顾七连瞅他一眼的兴趣也没有,她的注意力很快的就被前面的一名修士给吸引了。只见,茅屋里走出一名面带喜色的修士后,另一名修士便从空间中取出了一件法器,上前敲门,不多时门一开便进了去,再过一会,便又面带喜色的出来。

“拿路线图还得拿东西去换?”她小声的嘀咕着,脑海已经在想着她空间有什么好东西可换?太好的东西她可不舍得拿出来,不过,想想她空间的东西倒是不少,至少,大半是从别人那里弄来的。

一个个换完拿到路线图,有的两三个便上前打算结伴同行,有的则推却旁人打算独行。

顾七看了那些在套关系的修士一眼,便推开房门走了进去,一进里面,便见那桌边坐着一名老者手里正拿着一件法器在细看着,而桌面上还有二十几件法器摆放着。

“嗯?怎么是个小孩?”老者不经意的一瞥,顿时一脸的愕然,毕竟,来到这里的可没小孩。

“什么东西都可以换路线图吗?”她没去理会他的话,而是直接问着。

“嘿嘿,当然不是什么东西都可以,得要老头看得入眼。”老者笑眯着眼,放下手中的法器双手往桌上一趴,看着顾七道:“你要知道,那灵境之地可是什么宝贝都有,就算是没找到宝贝的,里面也是一处极佳的修炼之地,这样的好地方,自然不是什么都不用做就能平白无故的进去的。”

“想要法器?”她想了想,从空间中掏出一件法器来:“这件怎么样?”

“不要不要,太差劲了。”老头只瞥了一眼便一脸嫌弃的摇了摇头。

“这件呢?”顾七再度拿出另外的一件。

“也不行,太难看了。”老头伸出食指在面前移了移,依旧看不上。

“这件?”顾七再度拿出一件,对方依旧看不上眼,一连再拿出十几件,在见老头仍是一脸嫌弃后,她眸中划过一抹暗光,唇角微勾,露出了一抹不同于此刻年龄的诡异笑容……

“既然都看不上我的法器,那,我拿别的给你看怎么样?”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