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14 被掳,入阵

一行三人走到镇外的山道上,顾七停下脚步看向身边的两人:“我们就在这里分道吧!”

听到这话,上官翔两人相视了一眼,李婉柔道:“也好,你自己小心一点,平阳城的李府是我家,如果你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地方可以去那里找我,只要我能帮上,一定不会推辞。”

“保重。”上官翔也对她说着。

“嗯。”顾七点了下头,似乎想起什么一般,从空间中取出一个小瓶以及一张纸递给李婉柔:“这瓶药可以修复你的身体,让你可以再度怀孕,不过要记得跟这张药方上面的药熬了一起配着吃才有效,只需服用三个月便可。”

听到这话,李婉柔和上官翔皆是一怔,尤其是李婉柔,更是愕然而惊喜的看着她:“我还可以再怀上孩子?”

顾七瞥了那一旁的上官翔一眼:“当然。”只要他还是能举的,自然会让她怀孕。虽然她体内被下了绝育散,单凭一瓶药是不无治疗好的,但是有那张药方上的药一起配着吃,不出三个月身体便能恢复过来。

这一刻,李婉柔因激动而眼眶微红,她看向身边的夫君,双手因紧张而拉着他的衣袍道,声声急切而激动的道:“你听到了吗?小七说我们还可以有孩子,还可以有孩子。”没人能体会一个女人能当母亲的那种心情,尤其还是在绝望之后又出现了希望。

“嗯,我听到了,我们还会有孩子。”上官翔深深的朝顾七看了一眼,道:“谢谢你。”

“保重。”她点了下头,便唤出飞剑一跃而上,御着飞剑往天空飞去。

“婉柔,你说她会是什么人?那只乌鸦,应该就是那只太阳神鸟吧!”上官翔看着那消失在天边云层中的小小身影,心下复杂万分。

“她是我们的恩人。”李婉柔说着,红着眼眶看着身边的他,问:“你真的不后悔跟我走吗?”这一离开,只怕是再无回上官家的一日了,至少,她是不想再回到那个地方。

“呵呵,有什么可后悔的?在家族中呆久了只会像一些富裕的普通百姓般渐渐消耗时光,倒不如就此离开,可以在外历炼一番增见一些见识。”他伸手搂紧她,道:“她不是留了药和那瓶丹给你吗?我们先到平阳城去住三个月,调养好你的身体到时想出去哪里转转再出去吧!”

“好。”李婉柔倚在他怀里点了点头,她知道,若非遇见了顾七,她的人生将是不一样的,而这一刻,她心里对顾七是满满的感激,对未来是充满了希望……

两天后,罡城主城中,两抹小小的身影走在街道上,走在前面的小男孩精致得仿佛仙童般的容颜引得路上行人频频回头看着他打量,见他年约五岁,却双手负在身后学着小大人般的模样走路,那精致的容颜也不似普通小孩般的天真无邪,而是板着脸抿着唇,那模样任谁见了都会觉得他是在装大人,让人觉得好笑,又觉得可爱得紧。

与小男孩不同的是,她身后那小女孩长得圆滚滚的,整个福娃的模样,一路笑眯眯的走着,两只手一只拿着糖人在吃着,一只还提着两盒点心,那迈开的小短腿明显已经加快了步伐,只是也不知是身体太过圆滚还是前面的小男孩走得较快,任她怎么走也只能落后在小男孩的身后几步。

“少爷少爷,你等等我啊!别走太快了,我快跟不上了。”碧儿扬着声音喊着,在见前面的人停下脚步回头后,连忙停下吃糖人的动作,迈开步伐往前小跑着去。

风逸看着整个身体圆滚滚的碧儿,见她还一路走一路吃,浑然不觉自己小小年纪已经超胖,不由叹了一声,道:“碧儿,你不能再吃了,再吃下去不长个却会一直长胖的。”虽然她看起来白白胖胖的十分可爱,就连那脸蛋也粉嫩粉嫩的让他好几次忍不住想要动手捏捏,但他实在担心她再这样吃下去会走几步路都气喘不停。

“我也不想的啊!可是,又没来这些地方,看到那些吃的我又忍不住想吃,不吃就感觉嘴巴馋馋的。”她咔嚓一声将那糖人大口咬了起来,很是委屈的皱着那张包子脸道:“谁知道跟着小姐来这里还会变回小时候的样子,估计就是小姐见了现在的我也认不出来了,少爷,我们都变成这样,小姐会不会也缩小了啊?”

闻言,风逸拧着眉头,精致而俊美的小脸沉了沉,道:“那道传送符应该是被动了手脚,我们都这样了,估计姐姐我们也是一样的。”说着,却又松开拧着的眉头露出了一抹期待的笑容来:“我小时候就是自己一个人住,有时很好奇姐姐小时候是长什么样子的,说不定,只要能找到姐姐,我就能见到小时候的姐姐了。”

他的心理很简单,童年于他只有痛苦,没有一丝美好的回忆,但,他现在是童年时的模样,如果他姐姐也变成了童年时的模样,那他就有了一个和姐姐在一起的美好童年了。

想到这个念头,他脸上的笑意不禁加深了,让在那里笑着出神,因他的这一笑,让他那张精致俊美的小脸看起来更加的迷人,引得那些母爱大发的妇人们纷纷掩不住的赞了起来。

“瞧,那个小男孩长得真俊,笑起来更俊了,真不知是谁家的孩子,这么小怎么没个大人跟着?”

“是啊!我见过城里几个家族的小公子,也没瞧见谁家的小公子长跟比这小男孩好看的。”

“他家大人也真是放得下心,怎么这么小的孩子都没让人跟着点?要是出了意外怎么办?”

“旁边那个小女孩也长得有趣,你们瞧,她吃得肚也都圆圆的了手里还拿着东西在吃,呵呵,怎么这么可爱呢?”一妇人看到旁边的碧儿,见她声音一落那小女孩便朝她看来,眯着眼睛一笑,更是不由上前,放柔着声音道:“你们俩怎么只有自己出来?这大街上人多,你们快回家里去,再不然找人大人陪着也好,知道不?”

碧儿笑眯着一双眼睛,脆着声音道:“我们会照顾自己的,谢谢婶子关心。”

见小小孩子这么懂礼貌,那妇人更是忍不住的往自己手里提着的篮子里的掏了掏,拿出了两个大梨子塞到她手里:“来来来,这梨子是婶子家自己种的可甜了,给你们吃。”

碧儿朝旁边的风逸看了一眼,见他没反对,便笑盈盈的道:“谢谢婶子。”接过那两个梨子后见风逸已经往前面走去,便甜甜的道:“婶子,我们要走了。”说着腾出一只手朝她挥了挥,快步的跟上前面的风逸。

“少爷,你看,这梨子好大,给你一个。”她把糖人吃完了,手里还提着糕点,现在又多了两个大梨子,似乎,一路上吃的总是不会断的。

风逸瞅了她一眼,道:“碧儿,陌生人给的东西你就敢接啊?你就不怕出什么事情?”

“嘻嘻,那婶子一看就是个农家人,朴实着呢!再说了,咱们又不是真的只有五岁,没事没事。”她笑眯眯的摆了摆手毫不在意的说着。她虽喜欢吃的东西,但也有点眼色的,也知道她家少爷是担心她随便接人东西会中了别人的招,但她们又不是真的小孩,心理以及思想自然与一般小孩是不一样的。

听到这话,风逸连说她都不知说什么好了,正好经过一处酒楼,见一楼处坐满了人,而且那些人三五成群的似乎在说着什么事情,便顿了一下,侧耳一听。

“就是这样的,据说当时感觉到有神兽出现的强者都赶去了,不过最后却没人敢出手,因为那是只上古神鸟三足金乌,而且还是有主的了,神鸟的主子没瞧见出现,但那只神鸟却是出现了,巨大的一只,浑身都是金色的,那光芒跟太阳光芒一样耀眼得让人无法直视,听说当时小镇上的人都看呆了。”

“咱们罡城主城这边都没出现什么神兽,那只附属罡城底下的小镇居然还有那样的强者?上古神鸟三足金乌?太不可思议了。”

“那上官家到底是什么来历?怎么会引得崔家的人动手对付他们?最后连那三足金乌都引出来了?”

原本站在酒楼外面的风逸一听,当下迈步走了进去,问:“你们说的是上古神鸟三足金乌?是通体金色的?”

那些正说话的人们见是个粉雕玉琢般的小男孩,看一身衣着装扮很是贵气,便以为是哪个家族里面逃跑出来的玩的小公子,当下便笑道:“那是,据说那上古神鸟三足金乌就是通体金色的,而且全身还会燃烧着火焰。”

闻言,风逸心头微动,隐隐涌上欣喜:是姐姐!姐姐也在这罡城中?正想开口问后来怎么样了,就听一名汉子接着问着。“那上官家到底怎么惹的崔家人的?这事情是怎么样的?你还没说呢!”

说话的那人喝了口酒,率性站了起来,一脚站在椅子上,一手端着酒杯撑在腿上,道:“这你们不知道了吧?我告诉你们,这原有还是因为那上官家不知怎么的得了一块通往灵境的令牌,也就是这块令牌惹的祸,说实在的,这一回那上官家要不是碰上那三足金乌太阳神鸟的主人拿去了那面令牌,落在别人手中可就没那么好运了,他上官估计也会被趁此机会满门被除,好在,现在是保住了。”

“这么说,那面可以通往灵境的令牌是被那三足金乌的主人拿去了?”

“当然,要不然你们以为当时那么多的强者在周围,为何没人敢抢?”

“那到后来那太阳神鸟的主人也没现身?真好奇那到底是男是女。”

“肯定是男的,一个女人怎么可能收服得了那样的神鸟?再说了,女人的实力怎么比得上男人?”

“那可不一定,有的女人也极有本事,只不过我们平时所遇到的那些都是较为普通得依附我们男人活着的罢了,别人就不说了,就我家中少少也有三个女人,一个赛一个漂亮,哈哈哈……”一名汉子说着,便是仰头大笑着,似乎为自己能有三个女人而骄傲。

正当风逸想着事情之时,忽觉衣袖被人扯了一下,回过神一看,只见一脸笑盈盈的碧儿冲着他压低声音说着:“少爷,走,外面来。”仅用一手提着那点心和托着两个梨子便腾出一手拉着他往外走。

跟着她来到外面角落处,风逸便道:“刚才的话你也听见了吧?有姐姐的消息了,只是,现在估计姐姐不一定还会在这罡城中了。”

“嘻嘻,少爷,我刚才都打听了。”碧儿邀功般的看着他,说:“那些人说灵境是一个很好的修炼之地,里面从没有人走得完过,而且,里面有很多珍贵的药材,甚至听说有的修士还会在里面得到什么机遇,他们说小姐拿了那令牌我想小姐一定是准备去灵境的,小姐一直叫丫丫低调点,这会来了才几天时间就让丫丫现出真身,一定是想告诉我们这个消息,少爷,咱们也去弄两块令牌进灵境吧!”

听到这话,风逸笑着摇了摇头,带着一丝叹气的口吻无奈的道:“你以为那令牌那么容易就得到啊?别说我们俩人的实力在这里就如同孩童,就是实力再强一两个阶段也无法跟这里的强者相比,更何况是弄到那样珍贵的令牌?这罡城主城的强者不少,令牌落在姐姐手里他们因忌惮丫丫而不敢明抢,可我们不一样,我们若敢抢夺那令牌,只怕下场只有死路一条。”

“啊?那我们不找那令牌吗?如果不这样的话,我们怎么找到小姐?”碧儿一听他这么说,心情不由的有些低落。想来想去都是实力惹的祸,若是他们能再强一些那就不会有这么多的顾虑了。

然,风逸却是微微一笑,他清澈的目光中泛过一丝精光,道:“不,正因为我们实力弱,因此,我们不能明着抢,但,可以暗着来。”

一听这话,碧儿当下道:“刚才那些人说,那令牌总共有一百枚。”

“不管怎样,我们先打听一下到底什么人的手中有那令牌再想办法,走吧!”他说着,便迈着步伐走出角落处。

碧儿一见前面的少爷已经走出角落处,当下便迈着小短腿准备跟上,谁知走没几步忽觉身后有危险,迅速回头一看,却只见一个麻袋就地样兜头套了下来。

“嗯!”

颈后一疼,整个人瞬间失去了知觉的倒向地面,手中的东西也应声掉落。

走出角落处的风逸听到后面的动静瞬间回头,就见一名汉子提起一个麻袋往肩上一甩扛了起来,而旁边还有三人手里还拿着一个麻袋朝他而来,见此情景,他抿了抿唇,冷声厉喝:“把人给我放下!”声音一落,小小的身影已经如同旋风一般的掠出,手掌一翻,似有一股肉眼可见的灵力气息弥漫在其中。

凌厉的掌风扑面而来,迅速而猛烈,带着骇人的杀机与凛冽让那几名汉子心头一惊:“别理这小子,快走!”说着,竟是将麻袋一收迅速退回,然,这三人并没马上就离开,而是拦住了风逸拖延着时间,待那扛着麻袋里的小女孩离开后这才迅速从三个方向逃去。

风逸冷着一张精致的小脸,抿着唇站在原地并没有追着,只是,此时他那双平时清澈而纯净的眸子却染上了凌厉的杀机与寒意,他并没有去理会那三个逃走的汉子是往哪个方向去了,他只盯着那个扛走碧儿的那汉子所逃去的方向,半响,这才唤道:“苍,找碧儿。”

随着他的声音一落下,一非狗似狮的黑色动物咻的一声从他的空间里窜了出来,稳稳的落在他的身边低吼了一声,继而便往寻着气味往前跃去。

有苍在前面带路,风逸便不紧不慢的跟着,一路跟着苍往前寻去,一路在想着那些人到底是什么人?为何突然掳人?刚才近身的攻击那几人身手皆不弱,如果前面遇到还有实力再强的人,他要如何将碧儿安然救出?

约莫半个时辰,苍带着他来到一处院子前,正欲走近时却发现,这处院子没人把守,而且,那院门还是半敞开着的,他顿了一下,迈着脚步走了进去,一进里面,才知道为何这里无人把守,连院门也没关,原来,这里面被人布下了生死阵法。

“走错步便是万劫不复,这里面的人,看来极为精通阵法。”他低语着,拧着眉头站在原地没动,因为,从脚步迈进来那一刻开始,这周围的景物便已经发生了变化,原本敞开着的路也随着周围景物的变化而消失,光线变得略暗,同样周围也出现了一些致命的危险,苍也因气味的消失而无法分辨出碧儿被带往哪个方向,只能紧跟在他的身边。

而周围就好比,左侧方是一小片竹林,可那每一根竹子上都盘着不下七八条的细细的青眼毒蛇,那些毒蛇吐着蛇信子发出咝咝的声音,听起来极为的骇人。

又好比,正面前有的只是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就仿佛,只要踏错进去一步整个人便会被那黑洞吞噬一样,还有那另一旁看着是一处清幽的梅花园,但,那样看似平静的地方又岂会真的平静?

他对阵法并不是很精通,除了姐姐指点过他的阵法之外,也就只有师傅教过一些,因此,他是知道这个阵为生死阵的,只要踏错一步,走错一个方向,那,任你实力再强也无法躲过生死阵的扼杀,因为,从入阵开始,便已经身不由己。

如果是姐姐在这里,她一定会有办法解开这生死阵的。

想到这,他心头一凛,衣袖下的拳头紧紧的拧在一起。他怎么能这样!怎么能一遇到难题就想到姐姐,姐姐不能护住他一辈子的,相反的,他要变强,他要强到可以保护姐姐,守护家人!区区生死阵,岂能就这样让他心生退缩之意?更何况,碧儿还在里面!

心,在这一刻定了下来,也静了下来,少了慌乱与紧张,恢复了平日里的冷静。他依旧站着没动,却是微敛下眼眸,在心中思忖着,眼下,他要怎么做才能破了这阵法?

与此同时,被带进院中的碧儿在被扛着晃动中便醒了过来,她恢复了意识后知道自己被人给弄晕了,因不知眼下地方与所要面对的危险,只能假装昏迷,直到,她被人从麻袋中解了出来,关进了一处屋子里,耳边听着隐隐的声音哭泣声响起,稚嫩而带着无助,她微怔,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这一看,不由怔了怔。

这间地上堆着干草的小小仓库里抱膝蹲坐着约十几个五六岁大的孩子,皆为女孩,而且,这些女孩身上有的衣裳破烂浑乱,身上也似乎许久没洗澡似的黑乎乎的很是脏兮兮,就跟一个小乞丐一样。

其中也有几个似是普通百姓家的孩子,衣裳带着补丁,却比那些小乞丐要整洁,只是,他们一个个都低着头哭泣着,在颤抖着。

“喂,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怎么也被抓来了?”碧儿看着这十几个五六岁大的小孩子有些不太明白,干嘛抓这些人啊?而且还都是小孩,能干什么?

十几个孩子没人开口,只是哭泣中的几个抬头看了一下她后便又抱着膝盖低下了头,倒是碧儿注意到,那角落处有一个小小的身影隐藏在那在,低着头,散着发,脸上略脏,身上露出来的皮肤也是黑乎乎的,跟那几个乞丐没什么区别,却又似乎有哪里不太一样。

------题外话------

妹纸们,偶回来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