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11 弄点动静出来

一出外面,就见老夫人一手握着拐杖在一名老妇的搀扶下走来,见她打开门便在院中停下脚步,黑沉着脸看着她:“怎么不走了?既然敢走就别回来,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了!”

“见过母亲。”她曲膝行了一礼,脸色淡淡没去理会她的话。

“给我跪下!”老夫人厉喝着,手里的拐杖往地上一柱,发出重重的一声声响。

李婉柔顿了一会,看着盛怒的她,终是低下头跪了下去。

“嫁进我上官家这么多年连个儿子都生不出,就连一个女儿也养死了,自己不能生也就罢了,还不允许我儿子娶妻纳妾?你倒是好本事!还摆上谱了!”

尖酸刻薄的话语从那老夫人口中而出,刺得跪在地上的李婉柔脸色一白,身形微晃了下,衣袖下手掌紧紧的拧在一起,身体止不住的颤抖着,她骤然抬起头朝那老夫人看去。

谁也没料到在外人面前一派和蔼贵妇模样的老夫人会对自己的儿媳说出这样的话,院中的下人听到她的话后更是连头也不敢抬一下。

“你那是什么眼神?难道我说得不对吗?不过就是一个不能生的女人,还拿乔了!我告诉你,就算你不走我也会让我儿子休了你!你最好识相一点赶紧带着那个来历不明的孩子滚出我们上官家!”她怒骂着,见她还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她看,更是怒火上升,拿起手中的拐杖便朝她打去。

“敢用那样的眼神看我,看我不打死你这个不会下蛋的母鸡!”极为难听的话从那老夫人的口中骂出,就连一旁扶着她的那老妇也不由的退了一步,就更别说院中的一些小丫环了。

“母亲!”

一声怒喝从后面传来,匆匆赶来的上官翔愤怒而悲痛的怒视着他的母亲声声质问着:“你怎么能这样说婉柔!她是我的娘子,是我最爱的女人,是你的儿媳妇!那样的话你怎么说得出口!”

他的身体气得颤抖,拳头紧紧的拧在一起,若不是因为眼前这人是他的生母,他一定不会轻饶是她!可,偏偏这是他的母亲,生他养他的母亲。

“你、你、好啊!有了女人就忘了娘了是吧?为了这么一个女人,你居然这样对我说话?你、你……”老夫人被他这一质问,一时下不了台,又觉被儿子吼脸上无光,连话都气得快说不出来。

“我今天就打死这个女人!看你还能怎么护着她!”恼羞成怒的老夫人上前几步就要将拐杖往李婉柔身上打去,却被上官翔夺了过去扔在了一旁。

“母亲,你不要逼我!”

“好好!好!长大了是吧?翅膀硬了是吧?知道跟母亲对着干了是吧?”老夫人被夺了拐杖身体也因此踉跄了几步,幸好身后的老妇扶住了她。

只见她一连说了几个好,一副恨不得吃了李婉柔的模样,她后退了几步,忽的厉声大喝着:“暗卫在哪!给老身出来!”

这边的动静惊动了上官讳,他连忙放下手头上的事情赶了过来,当来到这边时,这见院中数名暗卫正围着老三夫妇俩,而他母亲则站在那一旁一脸的怒容,直喊着打杀了那个女人,见此,他连忙上前。

“怎么回事!”他沉着脸,低沉的声音带着上位者的威仪。那些暗卫一见他来到,纷纷暗松了口气。

“讳儿,你来得正好,这个女人,这个女人你下令给我打死她!我今天就要她死!就要她死!”似乎被气疯了的老夫人怒指着被上官翔护在身后的李婉柔,声声尖锐,句句狠厉。

“家主,不好了,罡城主城崔家的人将我们团团围住了!”一名护卫匆匆进来禀报,他带来的这个消息,也打破了这院中的闹剧。

院中众人脸色一变,当下也顾不得其他,上官讳沉着声音厉目扫向他的母亲,喝道:“母亲!家族中的事情已经够我烦的了,这后院的事你就别再搅乱了!三弟妹哪点做得不好了?这般不得你眼?难道非要他们两人分开了你才开心吗?”说着,也不等她开口便对暗卫喝道:“送老夫人回去!”

而后,对上官翔和李婉柔道:“三弟,三弟妹,母亲这人你们也知道的,别跟她一般见识,我要去前面看看,三弟,你随我一起去吧!如果真是崔家要对面我们动手,只怕,今天我们上官家是在劫难逃了。”

见此,上官翔此时也不好说别的,只是拍了拍李婉柔的手:“婉柔,你回房中照顾小七,等我回来,如果你不想呆在这里,等家族的事情处理好了,我跟你一起离开吧!”

闻言,李婉柔怔怔的看着他,想要开口,却又不知说什么,最后,只好微敛下眼眸不去看他。

一旁的老夫人见此更是气得发抖,却来不及说什么就被几名暗卫送回院中。而上官讳听了他的话心下也是一叹,却也只能道:“三弟,我们走吧!”

李婉柔怔怔的在房外站了好一会,可,当她推门回房时,却见原本躺在床上的顾七此时已经醒了,正坐在桌边喝着水,这一看,不由一喜:“小七,你醒了?”

顾七放下水杯看了她一眼,点了下头:“醒了。”她的毒解了,在那老夫人来院子时她就苏醒过来了,从空间中取出恢复灵力气息和体力的丹药服下后,也将那外面的话听了个遍,对那老夫人可说是极为的不喜,因此,闲下来的心又不由的有些蠢蠢欲动,又开始算计着人了。

“当时你昏迷了,又遇到一些事情我就将你带回上官家了。”李婉柔说着,也在桌边坐了下来。

“我听上官翔说要跟你一起离开?你原谅他了?”她一手托着脸颊,半侧着脸看着她。

“上官家我是不会再呆的了,以后也不会,只是他……”她脸上划过一丝黯然:“我已经无法再生孩子,他若再跟我在一起,我们也不会有孩子,我不想连累他一生无子,也许,他是应该再娶的。”

顾七笑笑,忽的,开口道:“你在这里呆着,我出去一会。”说着,便起身往而去。

李婉柔还没回过神就已经见她的身影消失在院外,不由起身想要跟去,告诉她外面现在被人包围着,有危险,但又想到她的实力深不可测,于是,又回到房中发着呆。

出了院的顾七悄然无声的来到那老夫人所在的院落中,本来是不想收拾这老太婆的,不过,谁让她句句骂得那样难听,让她听了都不舒服,那李婉柔不理会她是因为她不能对她动手,但她可不一样。

她做事全凭心情,对付厌恶的人可不会心软。

“该死的小贱人!早知道当初她生产时就直接让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弄死她!本以为她绝了育生不出孩子就翻不了天了,谁知还弄出这样的事想要让老三跟她一起走!真是不要脸的小贱人!”

顾七听着房中的恶毒的话目光一眯,眼中划过一抹冷光。她早就猜到是这个老太婆了,如今亲耳听见更是证明她的直觉不错。这老太婆一回院便将其他人支开,在里面砸着东西怒骂,嗤!她这是觉得这个时候不会有人来吧?

倒是那侍候着的老妇听到她的话后一惊,连忙开门往外看了看,又迅速道:“主子,这话可不能说,若是让人听了去,只怕三爷也要跟你反目。”

“反目?你没看见今天老三那要吃了我的模样吗?他就为了那个女人居然跟我叫板!”

外面,顾七透过窗口盯着那老夫人,手指间,一道由风刃凝聚而起如同发丝一般的气刃在她的手指间缠绕着,只见她手一弹,那丝气刃如同一道细线般射了出去,精准的刺入了她的颈椎处的穴道。

“气死我了!都是那个女人!要不是她老三怎么会这样,都是那个祸……嗯!”害字还没说出来,她整个人的身体便一僵,直挺挺的站着抽搐了一会,身体便倒了下去。

“主子?主子!”惊得那侍候的老妇大慌,连忙将人扶住,却见她浑身僵硬,舌头紧紧的抵着上颚双目瞪着却说不出话来,随着身体的抽搐,她的嘴微歪,口水也止不住的从那嘴角流了出来。

“主子!快来人啊!快来人……”

这时的顾七已经转身离开,身影掠着往厨房而去,拿了两盘点心后便回院中。

而丫丫则在顾七醒来的那一刻就被叫去盯着前面的动静了,那崔家的人选择在这个时候动手,也有几成是因为想逼她出来。毕竟,只要细想那崔家的主事便能猜到那些人会死也是因为被派来盯着上官家的人。

此时的上官家是乱成一团,前面有敌来袭,后面老夫人又查不出毛病的瘫了,身体无法动弹,就连话也说不出,只剩下一双眼睛会转动。

回到院中,见李婉柔坐在那里发呆,她将点心往桌上一放:“我的身体没事了,这上官家我也不想呆了,明天就走吧!”

“嗯。”李婉柔应了一声,目光有些迷离,有些担忧。

“担心上官家会被灭?”顾七拿了块点心咬了一口。

“崔家的人是不是……”她有些迟疑的看着她,话没说完,但她知道顾七一定知道她的意思。

“崔家应该早就想对上官家出手了,不过不知碍于什么原因一直没动手罢手了,对了,你们上官家有附属哪个势力和家族吗?真出了强敌也没人出来顶着?”她漫不经心的问着,想着这上官家是有什么好东西不成?要不然怎么会引来别人的觊觎?

闻言,李婉柔想了想,道:“外面的人应该主是不知道才对。”

“哦?还真有宝贝?”她有些诧异,只不过随便一问,没想到这上官家还真的藏有好东西?

“说起来也不是什么宝贝,只是一面可以通往灵境的令牌。”

“灵境?”顾七愕然,这是第二次听到这个地方了,第一次是从她师傅口中得知那可以治疗赤虎的再生果就长在灵境之中,只是,这地方却极为难寻,更不是谁想进都能进得了的。

一时间,她的心思动了起来,进灵境还要令牌?能让一个主城的势力盯上只为可以通往的东西,足可说明灵境这个地方的不凡。

“嗯,是灵境之地,那面令牌据说是偶然所得,不过那面令牌在上官家也只有几个人知道,真不知那崔家的人是怎么知道的这一消息的。”李婉柔也有些纳闷,就连镇中的各大个家族也不知道,那远在主城的崔家又是如何得知的?难道,上官家中出了什么奸细?

想到奸细,李婉柔轻叹一声:“各个地方的势力和家族都在暗斗,个个想着吞掉别的家族壮大自己的家族,上官家近几十年来也没什么极为杰出的人物出现,也难怪会被各方的人盯上。”

顾七没去注意听她的话,此时,她脑海里尽是那灵境之地以及那令牌,当下,回过神来后又向李婉柔打听灵境之地,却被告知,她也不知灵境之地在哪。

只有拿着那块令牌经过重重考验,方可以可知进入灵境之地的办法,这也是为何那崔家不惜负出极大的代价也要得到那地位令牌的原因,因为,那灵境之地中的天材地宝数之不尽,又是极佳的修炼之地,哪个家族不希望他们最为杰出的子弟可以走进那里?

“轰隆!咻!砰砰!”

外面传来的打斗声连这后面都能听见。坐在桌边的李婉柔在听到外面的战斗声后本能刷的一声站了起来,眼中隐隐有着担忧。

“走吧!出去看看。”顾七又拿起一块点心吃着,拍了拍手站了起来,既然打定了主意,那么,那块令牌可无论如何也不能落到别人的手中去。

“可你这样出去,不怕崔家那些人知道吗?”她有些迟疑,虽然担心她夫君,但也不希望她就此让崔家的人盯上。

然,顾七却是一笑,那清眸看向了天空,笑意点点:“也许我就应该弄点动静出来,要不然,他会不知道我在哪里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