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9 再回,解毒

顾七仿佛没听见他的话一般走上前,来到他的面前蹲下,将他身上的东西都取了下来,继而退开走到一旁淡淡的对丫丫道:“烧了。”

轻轻的两个字带着清冷的杀意,伴随着她的声音一落,丫丫爪子一按,只听咔嚓一声,那老者一身的骨头皆在那一刻被踩碎,一簇火焰从丫丫的口中喷出,窜上了他身体的同时,丫丫翅膀一收身形缩小又变成那一只黑漆漆的乌鸦回到顾七的身边。

“嘶!啊……”

看着那在火焰中打滚惨叫的身影,听着那声音渐渐的变弱,顾七收回目光,拿着那从老者身上拿来的空间戒指找了一番,没找到解药,反而毒药倒是有几种,她皱了皱眉,抿着唇便转身迈步离开。

她的身体百毒不侵,就算中毒也有自疗的能力,一般的毒药根本奈何不了她,但一些毒性厉害的毒药却会让她在一时半刻无法解开,身体也得承受那毒药带来的后果,但,每经历一次,她对毒的抵抗力也越强。

“七七,你中的毒怎么办?”丫丫站在她的肩膀上,看着她越发难看的脸色不禁担心的问着。

“没事,先去找李婉柔。”她低声说着,强忍着不适提气飞掠而行。

丫丫恢复真身动静太大,只怕不用一会便会有强者赶来,她得在此之前离开,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你回空间里呆着,没我的吩咐不要出来。”

“不行!你这样老娘怎么能回空间?老娘得在这外面看着你,要不然出了什么事怎么办?”丫丫不肯进去,因为它知道她只怕撑不了多久了,一旦她昏迷,那李婉柔又可否可靠?她又会不会有生命危险?这些都是无法预料的,因此,它得在这外面盯着才行。

听到它的话,顾七顿了一下,这才道:“留在这外面也行,不过你得小心一点,不可泄露了一丝上古神鸟的威压与气息,一个崔家的长老就让我受此重伤,若遇上真正的强者,就算是师傅给我的三道保命符也护不了我多久。”

“嗯嗯,老娘知道了。”丫丫应着,看着费力的运起体内气息掠过树林,来到那先前的那处地方,到了那里时,因灵力的消耗,封住的穴道已经再制止不住那毒性的发作,就连她的嘴唇此时也泛上了一丝紫黑色。

它虽心下担心,却只能拍着翅膀飞上枝头,站在不远处看着她撤了阵法。

“小七?”洞中的李婉柔感觉到有人靠近,抬头一看便见那站在洞边的小小身影,只是,当看到她泛着紫黑色的嘴唇以及那渐渐变黑紫色的脸色时,心头一惊,迅速从洞中出来。

“你、你这是中毒了?”她的声音带着颤抖,似乎想起什么一样连忙翻找着她的乾坤袋,从里面找出一个小瓶,倒出一枚丹药来:“快吃下,这是解毒丸。”

她的身体微晃,有些快撑不住了,朝那枚解毒丸看了一眼,见是四道丹纹的解毒丸当下便摇了摇头:“我身上的毒非同一般,这样的解毒丸解不了我的毒的,我身体灵力消耗得厉害,浑身也提不太起劲,你先带我回镇里找个地方休息吧!”说着,便朝她怀里倒去。

李婉柔连忙接住她,将她抱了起来:“我知道了,你累就先歇一会,这里离镇里也不远,现在回去一会就到了。”说话间,她已经提气带着她往回掠去,往回而去的同时,听见那趴在她怀里的顾七低声交待着。

“遇到什么人都别跟他说我们出镇后遇到的事,到了镇门不要运气掠行,尽量不要引起旁人注意。”

“嗯,我知道。”李婉柔低头看了她一眼,目光复杂,心下在猜测着,她,到底是什么人?

此时的李婉柔并不知道,在她的身后不远处,丫丫正紧紧的跟着,暗中保护着顾七……

让李婉柔没想到的是,正当她抱着顾七往回而去时,还没到镇门处就遇见上官家的等人,她一惊,想要躲已经来不及。

“三弟妹?”

带着人匆匆往这边而来的是上官家的家主,也是上官翔的嫡亲兄长。此时,他正惊讶的看着那怀中抱着一个小孩的李婉柔,没想到他三弟带着人在镇里四处寻找,她却会在这里。

“三弟妹,三弟带着人到处找你,你不在,他都急疯了。”上官家主上官讳看着她,眼底划过一丝愧疚,叹了一声道:“三弟妹,你别怪三弟,这事他也是迫不得已。”

李婉柔抿着唇没说话,只是敛下了眼眸静立着。

“三弟妹,这事回头我再跟你细说,对了,你从那边来可有见到什么异样?或者什么面生的修士?”上官讳他们一行人匆匆而来为的并不是找她,而是为了那突然出现的强大气息,那股上古神兽的气息,也许,那位强者还在这周围没走,如果,如果他们能请那位强者到他们上官家,那眼下的难题也就不再会是难题了。

“没有,我带小七先进镇,她身体有些不适需要休息。”她抱着怀中的顾七,将她已经泛紫黑色的脸掩藏在宽大的衣袖之下。

“那你先回去吧!因三弟取消了婚礼,母亲在家大发雷霆,你进镇后最好先找三弟,免得母亲冲你发火,好了,我们还有要事在身,回头再说。”说着,便一扬手,带着身后上官家的人迅速往前而去。

李婉柔回头朝他们看了一眼,便继续迈步进镇,她并没有回上官家,也没有去找客栈住下,而是寻了一处民宅,将一处院子租下,抱着顾七进了房放到床上,可当看到床上的顾七那难受的神情,以及陷入昏迷的状态,不由的心头一紧。

“小七?小七你怎么样?”

李婉柔焦急的唤着,看着她的脸色变得黑紫,就连指甲的颜色也变了,整个小脸甚是吓人,她一时也顾不得她说那解毒丹对她没用,连忙从乾坤袋中的取出喂给她吃。

外面,停落在院子外面树上的丫丫透过窗口看着那里面的一幕,见李婉柔确实可信,这才放下心来。七七的身体就算可以将那毒素转化消失,但也得经历那毒的痛苦,只怕,她这一时半会都不会好受。

“嗯……啊!”

因毒而昏迷的顾七额头渗出了冷汗,整张小脸都皱了起来,她双手无意识的紧握成拳,一声压抑却仍溢出的痛苦哼声从她口中发出,因体内流窜而开的毒,她的身体时而抽搐,时而卷缩在一起,一声声的痛哼让人听了心头紧紧揪在一起。

“小七,小七……啊!”

李婉柔见她那般痛苦,又见瓶子里还剩下一枚解毒丹,便想着将那枚解毒丹也喂下,可就在她靠近她身体想要将她扶起的那一刻,原本汗湿衣裳的她突然间全身涌起了一簇熊熊的赤红火焰,那火焰从她的身体喷发而出,像是有生命一般的弥漫在她的身上,将她整个人都包裹在赤红色的火焰当中,她也被那突然窜出的火焰吓了一跳,身体往后一退,被自己的脚拌了一下,整个人跌坐在床边,怔怔的看着那床上全身被火焰燃烧着的小小人儿。

“这、这怎么回事?”

她惨白着脸,在那一刻想要扑上前将火扑灭,却在见到那火焰虽将她整个人包裹在其中却没烧伤她,就像是有生命一般的被极好的控制着,就连她身上的衣裳也没有被烧毁。

一时间,她愣愣的看着,只觉得很是不可思议。

而火焰中,顾七脸上的神情也在火焰的窜出后渐渐的没再那样的痛苦,火焰的燃烧似乎将她体内的毒素焚为汗水流出一般,在火焰之下,她没有半点伤害,只是一个劲的流着汗水,那汗水湿透了衣裳又被火焰烘干,汗珠也被极高的温度所蒸发,消散在空气之中。

外面树上的丫丫轻松了口气,这会才算放下心来。原本还担心她不知得吃多少苦头,现在这样看,应该不用多久她身上的毒就可以化解了。

正想着,忽见一队人快步往这边而来,它眯关眼一瞧,居然是那个上官翔。想到它家七七还在房间里面周身涌动着的火焰,如果让其他人看到,只怕会引起麻烦。

怎么办?要不要进去提醒那李婉柔?

想拍着翅膀飞下去,却又想起七七的交待,只能硬生生的忍住,继续站在那树枝上盯着。

“婉柔?婉柔我知道你在里面,婉柔,你听我解释,婉柔……”

房中的李婉柔要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时迅速回过神来,她看了看床上浑身冒火的顾七,又想到外面出现的人,咬了咬牙,连忙上前将纱帐和外面的那层布放了下来,整理好一切以防里面的一幕被人看见后,这才整了整神情,走到门边打开一看,这一看,心不由一提,本能的回头看了一眼。

原来,上官翔怕她走了便命人将这周围围住,他自己则翻墙进了这里,此时就站在院中,当她打开一条门缝往外看去时,分明能看见他朝她望来的神情。

“婉柔,开门,我有话跟你说。”上官翔见她就在那门后,不由放轻了声音说着。因找不到她的焦急神情,也终于在这一刻得到了缓解。

“不回去娶你的表妹跑来找我做什么?”李婉柔说着,声音带着冷淡,她用背抵着房门,目光则看向里间的床。

“婉柔,对不起,我错了,就算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我也不应该那样做,婉柔,你知道吗?我们上官家正面临着灭亡的可能,罡城主城那边的崔家盯上了我们,你也知道,我们上官家虽说是数百年前也是大世家,可渐渐的没落到现在家族中连个可以支撑的人也没有,要不然,也不会有今天的这一幕发生。”

本没什么心思在听他说话的李婉柔一听,不由一怔,问:“崔家?”就是那个在半道截杀她们的崔家?到底那崔家想干什么?又为什么盯上了他们上官家?

“没错,就是那主城的崔家,他们想要我们上官家的炼器之术,没有办法之下,大哥和几位长老对我说,郭家主动提出,只要我娶了表妹他们身后护着的那股势力了会将我们上官家纳入保护的范围内,因此,才……”

“你走吧!就算你有不得已的理由,我现在也不想见你。”李婉柔说着,身体死死的抵着房门,一心担忧着顾七的安危,那样的毒,她真能挺得过去么?

“婉柔……”

“走!我叫你走!”

听着房中传来的声音,上官翔面露痛苦之色,却没再开口,只是垂低下了头道:“我会在外面等你,直到你原谅我为止。”说着,便转身走了出去。

悄悄打开房门的门缝往外看,见他已经离开,李婉柔连忙跑到里间掀开床帐一看,这一看,终于松了口气。

床上的顾七浑身湿透,身上的那股紫黑色的颜色已经淡去,只剩下苍白与虚弱,她仍闭着眼睛昏迷着没有醒来,她仔细看了看,见她连手指甲也恢复了正常的颜色,这才出去让宅子的妇人给好送来一盆热水。

她将她身上的衣裳脱下,给她擦拭了下身体,又换上干净的衣服,这才坐在床边歇息着。

树上的丫丫看着李婉柔在照顾着它家七七,满意的点了点头嘎嘎的叫了两声。

“乌鸦的叫声?”李婉柔一怔,起身来到窗户看去,见院子的树上停留着一只乌鸦,浑身漆黑的颜色让她见了隐隐感觉到一股不好的预感。

“怎么此地会有乌鸦?”上官翔原本就糟糕的心情在听见乌鸦的叫声后更显得低落,当下便喝道:“将那乌鸦射下来!”丫丫还不知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就见已经很低调的停落在树上的它忽的见一箭咻的一声朝它射来,吓得它差点就破口大骂:老娘又没惹你们,你们到底想干嘛!

拍着翅膀又跃了几处地方,仍有箭进它这边射来,躲得恼火的它正想着要不要给下面那人一点颜色瞧瞧,便想起七七的交待,只能硬生生的忍住了,忍到最后憋不住了,只听噗的一声,一股无色气流冲了出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