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一百七八回 你来我往

顾蕴既然“病”了,自然少不了人来探病,从各宫妃嫔到五六两位皇子妃,再到几位公主,都有亲自前来,或是打发了身边得力的人来崇庆殿送药材补品。

虽然除了五六两位皇子妃和陈淑妃几个素日与自己交好的人以外,其他人顾蕴都以‘省得过了病气’为由没见,一来二去的,事情依然传开了,连带宗皇后冲众妃嫔感喟自伤的话,也一并传到了皇上的耳朵里。

皇上不由有些不悦,觉得顾蕴太小题大做,后宫和皇室众人素日的确倾轧得厉害,但宗皇后总是一国之母,是宇文承川的嫡母、顾蕴的婆婆,她这样公然的跟宗皇后打擂台,眼里还有孝义礼体吗?难道宗皇后还真能蠢到当众害她不成,传了出去,天家还有何脸面,全盛京乃至全天下的儿媳也跟着她有样学样,这天下岂非要全然乱了套?前几日还觉得顾氏挺识大体挺深明大义的,如今看来,也不过尔尔!

只这话皇上也不好公然与人说,顾蕴才高义的为国捐献了一百万两银子,相比这样的高义,偶尔恃宠而骄一下又算得了什么,根本无伤大雅不是吗?遂只在妙贵嫔跟前儿抱怨了几句,也是因为皇上知道妙贵嫔性子冷清,与宫里任何人都不交好,不会出去与人乱说。

不想妙贵嫔听了皇上的话,却冷笑起来,道:“皇上说得轻巧,当初臣妾出事前,您不也是想着她们不会蠢到公然对臣妾下手吗?结果如何,臣妾这辈子都别想有自己的孩子了,臣妾自己想不想生是一回事儿,被人害得再不能生了又是另一回事儿,太子妃敢不防着吗,一个不慎,便会落得臣妾这样的下场,太子妃虽比臣妾尊贵得多,一样比不上皇后,而且说到底儿媳妇终究是外人,一个不能生了,大不了再换一个便是,难道还能指望您为她严惩皇后不成?指不定又跟上次一样,不了了之了,她敢不小题大做吗,换了臣妾,比太子妃还要小题大做一百倍!”

皇上没想到自己不过白抱怨顾蕴几句,却恰好戳中了妙贵嫔的心头伤,愧疚之余,不免有些讪讪的,道:“那依你说,太子妃这样做还是对的,朕还该好生抚慰太子和她一下了?”

想起宇文承川早年那些遭遇,还有妙贵嫔竟然就在他眼皮子被人害了,倒是不敢再说宗皇后不至于蠢到当众害顾蕴的话了,风险虽大,回报却也大不是吗?

妙贵嫔冷然道:“皇上要怎么做,与臣妾什么相干?不过说到底,这本来就是内宅的事情,又涉及到您的儿媳妇,内外男女有别,您只装不知道便是,管那么多做什么,您若不管,过几日自然什么事都没有了,您一管了,事情指不定反而要闹得一发不可收拾。”

皇上一想,的确是这个道理,本来说穿了就是一件鸡毛蒜皮大的事,话说回来,哪家的婆婆与儿媳能不明里暗里打擂台的,便是嫡亲的婆媳都不能避免,何况宗皇后与顾氏还不是嫡亲的婆媳,且近来朝中的局势表面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地里却波诡云谲,指不定就有人借着他的态度借题发挥呢?他的确还是装不知道这事最好。

皇上遂不再多说这个话题,与妙贵嫔说起下个月去行宫的事来:“那里有一个地方三面环水,水上全是莲叶,风一吹便满屋子的清香,朕到时就把那地方拨了给你住,你一定会喜欢的……”

翌日陈淑妃去崇庆殿探望顾蕴时,便把妙贵嫔与皇上说的话大略与顾蕴转述了一遍,末了感叹道:“得亏这事儿恰好触到了妙贵嫔的心头伤,她无意为太子妃说了好话,不然皇上纵然什么都不做,哪怕只对身边的人稍稍流露出一点对太子妃此举不满的意思来,回头传到皇后耳朵里,皇后指不定就要变本加厉的折腾太子妃了。”

顾蕴一脸的诧异:“我与妙贵嫔素无交情,连面都只远远见过几回,从未说过一句话,她怎么会为我说起好话来,娘娘又是怎么知道的?”

“我才不是说了吗,她并不是特意为太子妃说好话,想是物伤其类所以多嘴说了两句罢。”陈淑妃道,“至于我是怎么知道的,不止我知道,如今宫里好些人都知道,想是妙贵嫔特意让人传出来的也未可知,不然她与皇上说的体己话儿,别人怎么能知晓?她恨着皇后呢,能动动嘴皮子就给皇后添堵,何乐而不为呢。”

顾蕴恍然道:“原来是这样,娘娘不知道,我心里这几日一直忐忑着,就怕事情传扬开来,我会被人说恃宠而骄,可我们殿下坚持不让我出门,我也没办法。说来也怪不得我们殿下,那日皇后娘娘赐我那套杯子,事后太医说,紫衫木造就的杯子的确能强身健体祛除百病,却也天然让人生不了孩子,男女都一样,我们殿下也是怕了……如今听了娘娘的话,我总算可以放心了,只要父皇不说什么,我就没什么可怕的。”

陈淑妃惊道:“那套杯子果真有问题?这可真是……她这胆子也未免太大了,真以为她可以在整个宫里只手遮天不成?”

顾蕴冷哼道:“如今贵妃眼看就要失势,娘娘素来不管事,贤妃娘娘与韵妃娘娘虽有个协理六宫的名头,也是看她的脸色行事,她可不是要在整个后宫里只手遮天了?便是事后太子殿下和我真不能生了,她来一句她不知道那杯子其实是害人的东西,不就可以一推六二五了?所以我才要装病,不然她可以逼我吃一次她宫里的茶,就能逼我二次三次,万一她在茶里加了什么慢性的毒药,我一时间又觉不出不适来,将来岂非连说理都无从说起?”

顿了顿,正色道:“娘娘自我进宫之日起,就一直待我好,我本不想给娘娘添麻烦的,可这事儿不方便经东宫之口传出去,我与其他人又没有那么深的交情,少不得只能请娘娘替我传一下话了,若娘娘愿意,我自然感激不尽,若娘娘有为难之处,我也能理解,再找其他人帮这个忙也是一样。”

话音未落,陈淑妃已道:“太子妃难得开口一次让我帮忙,我高兴还来不及,可见太子妃心里是真的将我当自己人,又怎么会不愿意?太子妃只管放心,我会尽快把这事儿传开的,太子妃又不是冤枉她,我又不是信口开河,怕她做什么?”

就算将来三皇子上位,轻易奈何不得他们母子,可得脸的太妃王爷与不得脸的相比,差距还是很大的,陈淑妃又不是傻子,自然不会白放着更好的日子不过,反去过不那么好的,何况她是真心与顾蕴交好,就算不为将来,她也愿意帮顾蕴这个忙。

顾蕴便向陈淑妃道了谢,又陪着陈淑妃说了一会儿话,眼见已快到传午膳的时间了,才亲自送了她出崇庆殿。

陈淑妃前脚刚走,宇文承川后脚便回来了,顾蕴少不得要把妙贵嫔替她说好话的事告诉宇文承川,末了笑道:“如今看来,我当初的决定是多么的明智啊,啧,我怎么就这么高瞻远瞩呢,你竟然能娶到这么好的媳妇儿,我都忍不住羡慕你了,你上辈子一定拯救了全天下罢?”

宇文承川原本板着一张脸,虽不至于人人都瞧得出来他心情不好,却也知道他心情一定不佳的,听得这话,到底还是绷不住翘起了嘴角,撇嘴道:“还说我脸皮厚,你这脸皮,分明比我还要厚出几个等级来好吗。”

说得顾蕴不乐意了:“你这话的意思,是说我不明智,不高瞻远瞩,不是个好媳妇儿,不值得人羡慕你了?”

宇文承川听她一个‘不’比一个的音调拔得更高,立刻堆了满脸的笑,道:“我可没有那个意思啊,是你自己说的……好了好了,你的确明智又高瞻远瞩,的确是值得人人称羡的好媳妇儿,我能娶到你,简直就是修了八辈子的福气。”

顾蕴娇嗔的看了他一眼:“这还差不多。”见他连眼角眉梢都轻松了下来,知道他心情已好了许多,方命人摆饭。

一时饭毕,顾蕴说起她之前托陈淑妃替她传话的事来:“虽然以前皇后对东宫居心叵测也是人尽皆知的事,但到底没有实事可以供大家摆到台面上说,如今不一样了,那套紫衫木杯子可是她当众赏给我的,皇上的态度也已经妙贵嫔之口摆到大家面前了,让大家有了底气,既有底气,又有实事可说,不但宫里,只怕很快宫外该知道的也都知道了,我倒要看看,她狐狸没打着,反惹一身骚后,还敢不敢再为难我!”

宇文承川冷然道:“明里她自然是不敢来了,暗地里会不会使坏,可就说不准了,我已吩咐了冬至和于焕,以后东宫尤其是崇庆殿的一应供给,送进来之前都得越发加倍的经心,断不会再给她哪怕一丝一毫的机会对你不利,对我们将来的孩儿不利。”

一想到宗皇后想害顾蕴,想害他们将来的孩子,而他竟然没有十足的把握能时时护好她们母子,他就愤怒得无以复加,自责得无以复加,这还是宗皇后至今没有得逞,她若侥幸得逞了,后果岂非不堪设想……也就不怪宇文承川这几日走到哪里都板着脸了,他实在笑不出来。

顾蕴一看宇文承川的样子,就知道他又不高兴了,所以她才会时不时的插科打诨一下,来逗他开怀,可同样的招数用多了效果也要打折扣,只得忙忙转移话题:“对了,我听说孟先生他们已经正式入职了,其他人也入职得差不多了,你为他们设的接风宴打算安排在什么时候?也是时候准备起来了。”

宇文承川皱眉道:“我哪有心情为他们接风洗尘,以后再说罢……”

话没说完,顾蕴已道:“怎么能以后再说,以后就不叫接风洗尘了,他们初来乍到东宫,你却什么表示都没有,也不怕他们寒心?寒心不说,只怕也不能安心的为你办差,毕竟你连基本的肯定和善意都没有对他们表达出来,他们定然会想,太子殿下一定是对我们不满意,那我们就算做得再好又有什么用?以致不自觉的就要消极怠工起来,如此让那些本就不忠于东宫的人越发有了理由不忠不说,就怕我们的人也跟着动摇了,可就真是亏大发了。”

顿了顿,又道:“我知道你这两日的不高兴其实更多还是因为自责,我不是早就跟你说了,我没你想象的那么脆弱,也不是那等任人宰割之人,我这不是马上就回敬了皇后一壶,让宫里宫外都知道她不慈,将来自然也就不会有人说我们不孝了吗?所以,你只管按你原定的计划来行事,我就算在这些事上暂时帮不上你什么忙,却也绝不会拖你的后腿!”

好说歹说,总算说得宇文承川改变了主意,将为东宫所有属臣的接风宴定在了明晚,又让冬至吩咐下去后,眼见时辰已经不早,这才吻了下顾蕴的额头,往崇政殿去了,一边走,一边还在想着,这么好的媳妇儿,他连句重话都舍不得说的,皇后竟敢那样对她,这口气他一定要为她出了才痛快!

下午四公主再次来探望顾蕴,与昨儿来时一样,依然药材补品吃的喝的带了一大包,顾蕴见状,忙笑道:“福柔你既已知道我不是真病了,干嘛又带这么多东西来,没的白破费了,你以后用银子的地方且多着呢,况下个月就是你的大喜之日了,你要忙的事且多着呢,就别老是往我这里跑了。”

四公主的驸马是勤谨伯府何家的长子,勤谨伯府到未来的四驸马一辈,爵位便到头了,能尚主将爵位再承袭一代,将来的儿孙还能受公主的荫恩,至少还能荣及三代,简直就跟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一般,欢喜得什么似的,打去年四公主及笄以来,便一直上折子希望四公主能早些下降,所以四公主的婚期才会定在下个月,不然公主们十*岁甚至上了二十岁才下降都司空见惯,像四公主这样,十六岁就嫁的,寥寥无几。

顾蕴过去几个月因四公主是个宁和简单的性子,与四公主也算是有几分真感情了,少不得要替她打听一下勤谨伯府的具体情况,官面上的话是花团锦簇,把四公主与何大公子说得天作之合一般,但谁都知道,官面上的话恰是最不可信的,四公主又没有母妃替她筹划,母族更是远在千里之外,顾蕴这个长嫂可不得暂代母职了?

所以顾蕴知道勤谨伯府早已是寅吃卯粮,日子着实算不得好过,话说回来,盛京城内真正面子也有里子也有的勋贵之家,只怕两只手都数得过来,也所以顾蕴才会说四公主以后用银子的地方多着呢,让她别破费,——以四公主的性子,想也知道定然做不出就她自己和驸马两人吃香的喝辣的,却罔顾其他人死活的事,必然是要心甘情愿养着一大家子人的。

四公主却笑了起来:“我知道大皇嫂都是为了我好,更知道大皇嫂怕我破费、怕我忙不过来只是一方面的原因,更主要的原因却是怕我此举惹了某些人的厌。可我下个月就要出嫁了,惹了她的厌又如何,公主大婚自有定制,嫁妆也自有规格,她至多也就是不额外贴补我而已,我本来也没有指望,所以大皇嫂再不要说什么让我别白破费的话,也别赶我走,我在宫里长了十六年,也就是大皇嫂嫁进来后,才终于知道自己是有亲人的,我舍不得大皇嫂,想趁这段最后的时间,与大皇嫂多相处几次……”说到最后,脸上依然在笑,眼里却有了泪花。

一席话,说得顾蕴眼眶也发起热来,若宇文承川是个公主而不是皇子,四公主这些年的处境,便极有可能是他的真实写照罢?

片刻,顾蕴方笑道:“你既舍不得我,那得了闲就过来,小姑子爱亲近长嫂也是人之常情,谅谁也不敢有二话。”心里则想着,宗皇后不给四公主额外补贴没关系,她来补贴便是,反正宇文承川有的是银子,给自己的妹妹几万两压箱银子并不是什么难事,却能让四公主以后的日子更好过,何乐而不为呢?

陈淑妃办事极是利索,不过才短短半日的时间,宫里便好些人都知道皇后娘娘先前赏太子妃的那套紫衫木茶具,听说十有*能让男女都不孕了。

一时所有人都在偷偷的议论此事,舆论几乎是一边倒的偏向东宫,因顾蕴“病倒”而引得人说她恃宠而骄,目无尊长的流言,也一下子销声匿迹了,都变成了说宗皇后心肠歹毒,居心叵测的,宗皇后“贤后”的美名一下子大打折扣。

消息传到景仁宫,宗皇后气得当场便将手里的茶盅砸了出去,砸湿了进来禀报的吴贵喜半幅袍角,还溅了好些水星在他的手上,烫得他一阵钻心的痛,却连眉头都不敢皱一下,忙忙跪了下去:“娘娘息怒,娘娘息怒……”

她的奶嬷嬷则忙忙使眼色让殿内服侍的人都退了出去,才赔笑上前也劝起她来:“娘娘,不过是那起子烂了舌根的混帐东西在胡说八道罢了,回头让慎刑司的人抓几个人去好生教训一通,杀鸡儆猴,自然一切就都迎刃而解了,娘娘实在犯不着生气,您若是气坏了身子,才真是让亲者痛仇者快了。”

宗皇后却仍一脸的扭曲,咬牙切齿道:“嬷嬷难道不知道历来防民之口,都甚于防川吗,这宫里上上下下上万张嘴,本宫堵得住十个百个乃至千个人的嘴,难道还能把所有人的嘴都堵上不成?何况本宫若真这么做了,反倒显得本宫是做贼心虚了,可本宫若什么都不做,又只能任这瓢脏水泼在本宫身上,实在是可恨至极!”

关键还有一点,那个紫衫木的秘密明明就鲜为人知,可东宫却借题发挥,可见她自以为是秘密的所谓秘密,东宫其实也知道,那他们以后还要怎么对那个婢生子下手,且不说他们一时未必能找到更好的法子,就算能找到,已经打草惊蛇了,以后他们成功的几率岂非更低?

宗皇后为此气得连晚膳都没用,还是她的奶嬷嬷好说歹说的劝她:“笑到最后的,才是笑得最好的,娘娘很不必为一时的得失乱了方寸,本来咱们殿下就是中宫嫡子,天命所归,又有国公爷首辅大人等尽心辅佐,如今还得了万大人这个强有力的助力,越发的如虎添翼,就算让东宫那个婢生子有了小崽子又如何,一样改变不了他即将沦为阶下囚的命运。”

又夸那位即将成为三皇子侧妃的万小姐:“奴婢听说不但生得好模样儿,人更是出了名的柔中带刚,精明能干,将来有了她服侍咱们殿下,帮着三皇子妃打理府内府外的事,娘娘和殿下就可以越发的没有后顾之忧了。”

宗皇后却是见过那位万小姐的,的确生得一副娇柔的模样儿,说话行事却柔中带刚,大有分寸,闻言总算脸色好看了几分,道:“除了出身比柯氏差以外,不是本宫偏心,其他的真是样样都比柯氏强一百倍。”

更重要的是,万鹏春已透过音给三皇子,届时给女儿的嫁妆明里暗里加起来,绝不会少于十万两,将来还会继续贴补女儿和未来的外孙,虽及不上顾蕴财大气粗,也算是一尊金娃娃了,——那个婢生子以为就他能娶到有钱的老婆吗,她儿子还不是一样,而且只是做小也多的是人上赶着来,真把自己当一盘菜了!

好在柯氏也已承诺过待新人进门后,一定会好生与之相处,断不会让儿子和她有后顾之忧了,还算她懂事,她若能一直这般懂事,他们母子将来自然也不会亏待了她,毕竟她娘家的势力摆在那里,她又为他们生了长子长孙……宗皇后就这样一时气一时高兴的,折腾到快三更天,约莫有了挽回自己名声的主意后,才总算迷迷糊糊睡着了。

次日,宫里又出了新闻儿,却是宗皇后命吴贵喜跑了一趟三皇子府和万府,分别赐了一串紫衫木的数珠和一套紫衫木的梳蓖给三皇子和万小姐,尤其是给三皇子的那串数珠,还特地当着人的面儿嘱咐吴贵喜:“这东西最是强身健体祛除百病的,记得让稷儿务必日日戴着,只可惜如今珏儿太小,不适合戴这些珠子什么的,以免不慎吞进了肚子里,不然本宫就要再赏一串儿给珏儿了。”

让宫里的风向再次为之一变。

皇后娘娘若只是赏了紫衫木的梳篦给三皇子即将过门的新侧妃也就罢了,反正一个女人不能生了,其他女人还能生,于皇后娘娘和三皇子根本不会有任何影响,可皇后娘娘还赏了紫衫木的数珠给三皇子,并且让三皇子务必日日戴着,也就是说,以后三皇子到底有没有经常戴着那串数珠,大家都可以看见,这便不存在皇后娘娘只是在装相,以此证明自己的清白了,毕竟皇后娘娘就算害谁,也不可能害自己唯一的亲生儿子,乃至自己至今唯一的嫡孙不是吗?

由此可见,紫衫木造就的东西用久了,能让男女都再生不出孩子来的说话不可尽信,想想也是,紫衫木虽不像花梨木酸枝木等在大户人家广泛使用,哪户人家又找不出一件半件紫衫木所造的家俱用具来,却从未听谁说起过紫衫木能避孕,或许是东宫误会了皇后娘娘也未可知?

顾蕴知道后,因与宇文承川感叹道:“你前儿还说皇后没我一半聪明呢,你看她这么快便想出了如此委婉却有效的方法来证明自己的清白,哪里才止我一半聪明了,根本就快与我不相上下了好吗?”

所以宗皇后能稳坐后位几十载,绝不是没有道理的呢。

宇文承川却只是勾唇冷笑:“她就算证明了自己的清白又如何,这些事情本来说穿了就无伤大雅,我还从没听说过谁单靠使不入流的手段,就能坐上天下至尊位子的,不过来而不往非礼也,她且等着瞧罢!”

因为宗皇后小时候总养过他两年,那两年的事他虽不能全然记得,一些她待他好的温情片段他还是恍惚有印象的,原本为了这点印象,他从未想过对他们母子赶尽杀绝,但既然他们无情在先,就不能怪他狠心在后了!

------题外话------

昨天下午让婆婆劝着跟邻居的大妈们打了半天麻将,她们三缺一,我实在没办法不上,于是,晚上九点还在加班,哭瞎……

至于今天,隔壁大妈家就是我们这里郊区的,早就给我们种了一畦花生,之前因为每天下雨,一直没去拔,再不去拔就要迟了,所以今天我跟老公婆婆和儿子一起拔花生去也,如果明天更新迟了少了,请亲们见谅哈,么么哒,O(∩_∩)O~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