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一百七五回 如此亲娘

晚宴正式开始之前,皇上果然笑呵呵的问顾蕴:“太子妃,你此番如此深明大义,还坚持做了好事不留名,若不是机缘巧合,如今朕与所有人都还被你和太子蒙在骨里,说罢,你想要什么奖赏?朕自来赏罚分明,总不能让你白出那么大一笔银子,却连丝毫回报都没有。”

看起来倒是丝毫没有被白日的事影响心情,不过若皇上连这点城府与养气功夫都没有,也不能安坐御座四十载了。

顾蕴忙笑着回道:“父皇言重了,臣媳愧不敢当。父皇实在要赏臣媳,就把您老人家的福气赏臣媳一些罢,臣媳就缺那个东西。”

宇文承川笑着帮腔:“是啊,父皇,您就把您的福气赏一些与顾氏罢,也好让儿臣也跟着沾光,多寿多福。”

夫妻两个这话说得讨巧,皇上脸上的笑意就更深了,与宇文承川道:“你媳妇儿都嫁进皇家,成为当朝的太子妃了,还说自己没福气?依朕瞧,她的福气已够够的,不需要朕再额外赏她了。”

转向顾蕴,“你再想一样赏赐,也别与朕客气了,再客气朕就真不赏了,到时候你可别后悔啊!”

顾蕴这才笑道:“既然父皇坚持要赏,那,那就赏一个亲笔匾额给臣媳,挂到盛京便捷客栈的大堂去罢,也好让来来往往的客人都能就近感受一下御笔的丰姿,让大家伙儿都沾沾父皇的福气。”

说得皇上越发的喜悦,他都已做好重赏顾蕴的准备了,纵然知道她定不会开这个口,他一样会重赏她,不想顾蕴偏就开了这个口,要的还是自己的御笔匾额,这可比赏她其他东西更让他高兴,觉得这个长媳实在知情识趣,因命何福海:“取文房四宝来,朕今儿就当众写一个,唔,就写一个‘忠孝大义’的匾额,赏了太子妃,让全天下都知道太子妃的高义!”

又笑向众人道:“你们都给朕做个见证,这赏赐是太子妃自个儿要求,可不是朕要赏她的,省得她回头后悔了,觉得吃亏了,又想朕赏她别的,朕届时可不会再赏。”

顾蕴笑道:“能得父皇御笔亲题匾额,已是全天下独一份的赏赐了,臣媳还想要别的,就未免太人心不足蛇吞象了,父皇只管放心,臣媳绝不会后悔的。”

众人也纷纷笑着凑趣:“臣等日日想皇上的御笔而不得,如今皇上却单赏了太子妃,想来太子妃定然与臣等一旦如愿以偿后的心情一样,受宠若惊得紧,又怎么会后悔?臣等便不做这个见证,结果也是一样的。”

话虽说得漂亮,气氛也是大好,好些人心里却是五味杂陈思绪万千,有了皇上的亲笔匾额,以后太子妃的客栈岂非越发鹤立鸡群,银子也要越发如流水般,源源不断的流入东宫,让太子至少于银钱上,再无后顾之忧了?看来有些事,他们得从长计议了。

宗皇后母子婆媳脸上的笑容都勉强得几乎看不出来,实在是他们怎么强迫自己也笑不出来,心里更如吃了黄连般,苦不堪言,看皇上的样子,已是彻底被宇文承川那个婢生子和顾氏那个贱人给拢住了心,长此以往,大邺从后宫到前廷,哪里还有他们母子的立足之地?他们决不能眼睁睁看着那样的事情发生!

比之宗皇后母子婆媳的急怒于心,二皇子连坐都快要坐不稳了,最大的倚仗大舅舅眼见已是岌岌可危,好容易才盼来了的嫡子这会儿也是凶多吉少,二皇子压根儿没有心情来赴这劳什子晚宴,看那个婢生子夫妇俩出尽风头。

可他还不能不来,二皇子妃下午回到关雎宫已是见了红,太医院所有该班的太医都使劲浑身解数,才暂时保住了她腹中的胎儿,却严令她短时间内不许下床走动,更不许再劳神伤心,林贵妃既要忧心兄长和家族,又要忧心儿媳和孙子,也犯了头疾的老毛病,——这回却是真犯了病,不是如宇文承川与顾蕴新婚第二日去关雎宫拜会她时,她故意装出来的了。

母妃与妻子都不能出席晚宴,二皇子若再不出席,别人纵不想认为他们是做贼心虚,也不可能了,尤其是父皇,一旦他也认定了他们做贼心虚,他们哪还有翻身之日?何况他若不出席,他们这一派就将群龙无首,谁知道其他人会不会也临阵倒戈了,而且若晚间再有什么变故发生,他在至少也能尽可能的力挽狂澜一下,而不至于等到他们最终知道发生了变故时,后果已不堪设想了!

同样心若火烧的自然少不得四皇子和庄敏县主,夫妻两个都低着头,紧抿着嘴唇不发一语,反正他们的座位离皇上远,如今也少有人会关注他们了,他们倒是不用费心遮掩自己的情绪。

到底事情为什么会变成了今日这个样子,到底为什么?都是顾氏成为了太子妃后,他们的处境才会每况愈下,离那个位子也越来越远的,无论如何,顾氏不能再留了,只要顾氏死了,一切便都会变回原来的样子,他们就仍还有希望,所以,顾氏一定得死!

庄敏县主不由攥紧了双手,连手背上下午服侍宗皇后时,被宗皇后“无意”打翻了茶杯,叫滚茶浇在她手上,烫起的一串燎泡因受了力,而越发尖锐的痛都没有让她松开双手,也没有让她皱一下眉头,这点痛算什么,就是要痛了,她才能记住今日的憋屈与耻辱,他日才能百倍千倍的让贱人们都还回来!

彼时皇上已就着两个太监拉着的横幅,龙飞凤舞的将“忠孝大义”四个字写完了,并接过何福海双手奉上的自己的印鉴,亲手盖在了义字的左下角,方笑向顾蕴道:“太子妃,你还不上前谢赏?”

顾蕴便忙应声上前,对皇上行了大礼,说了一句:“臣媳谢父皇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然后才瞧着何福海领着那两个太监将横幅捧到了后殿去,皇上既说了是赏亲笔匾额,总不能让顾蕴自己下去装裱。

如此晚宴方得以正式开始,一直热闹到二更天,皇上害乏了,方命大家都散了。

次日,皇上的御笔匾额便一路敲锣打鼓的被送到了便捷,便捷的大掌柜与刘大事先已收到了顾蕴递出来的消息,但依然激动得不知该如何是好,领着客栈上下跪在客栈大门外,诚惶诚恐的谢了赏接了匾额,忙又指挥人将其挂在了客栈的大堂里,期间大掌柜嘴里还一直絮叨着:“这辈子能当太子妃娘娘的掌柜,能日日看到皇上的御笔匾额,值了,值了!”

惹得刘大没好气的说他:“你也给太子妃娘娘长长脸,如此上不得高台盘,果然是狗肉上不了正席。”只可惜他自己爬梯子挂匾额时,也因太激动不慎摔了一跤,惹得大掌柜好一阵反唇相讥。

匾额挂好后,二人便又开始指挥人放起炮仗摆起流水席来,弄得比以往便捷推出所有新活动时都要热闹。

民众们瞧在眼里,自然要问便捷这是有什么大喜事?

大掌柜与刘大一早便选好的几个口齿伶俐的小伙子见问,便立时口沫横飞的说起顾蕴是如何是高风亮节心系万民来,又指着大堂悬挂的匾额告诉民众,那是皇上的御笔匾额,这可是全大邺独一份儿的体面云云。

如此一传十十传百的,也就一两日功夫,盛京城便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太子妃娘娘的高义了,一时都是交口称赞,说就是要这样的女子,才配做太子妃,甚至将来母仪天下,或是说有这样的太子妃,实在是万民的福气。

普通民众们倒是不至于对顾蕴的所谓“好命”,像上流社会的人们那样打翻了醋坛子,各种羡慕妒忌恨,顾蕴就算不做太子妃,也是他们只能远观只能仰望的人物,何况她还成了太子妃,那他们就更只有仰望的份儿了,所以他们对她拥有那样巨大的财富,一点也不羡慕妒忌恨。

民众们反倒庆幸是这样一位悲天悯人深明大义的女子成为了他们的太子妃,那将来他们的日子也能好过许多,——想来这便是普通民众粗茶淡饭却反而更幸福快乐的根本原因了,皆因他们的要求从来便不高,也从来太容易满足。

一时间顾蕴在盛京的声望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新高度,连带顾氏一族所有没出嫁的女孩儿都成了盛京城被人争相抢聘的对象,已经出嫁了的顾氏女也跟着沾光,在夫家的日子都比以前越发好过了。

只可惜所有跟着沾光,在夫家日子越发好过了的出嫁顾氏女里,并不包括一个人,不用说自然就是顾葭了。

顾蕴的深明大义与高风亮节不过短短一两日,便已传遍了整个盛京,又岂能传不进建安侯府去?

董太夫人当即气得两眼发直,直挺挺的便往后栽去,吓得她的贴身嬷嬷与丫鬟们忙将她扶到了床上去,又是掐虎口又是掐人中的,折腾了好半晌,才算是将她救醒了过来。

醒来后的董太夫人一开始还有些不知今夕是何夕,但也只是一瞬间,她便已什么都想起了,立时喝命贴身嬷嬷:“去把顾葭那个扫把星给我叫来,立刻去!”

本来以为太子妃的嫁妆已足够甩顾葭无数条街了,却没想到,那只是太子妃财产的零头而已,她竟还有一百家客栈,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便将一百万两银子拿给了太子殿下去治水,一百万两银子啊,不是一万两十万两,而是整整一百万两,建安侯府上下几十年都吃用不尽了,就更不必说太子妃的银子不是坐吃山空,而是源源不断一直都会有新的产生了,——这样一个坐拥金山银山的媳妇,原本该是他们建安侯府,该是他们母子的!

董太夫人光想到自己竟然错失了这样一个财神爷,心便痛得滴血,比先前的任何一次都要痛,说来说去,还不都是怪顾葭那个扫把星,若不是她,太子妃如今早已是她的儿媳,太子妃的金山银山也早已是她的了好吗?

浑然忘记了当初都是她却不过儿子的软硬兼施,主动去显阳侯府与祁夫人说要舍顾蕴而就顾葭的,也不肯怪自己的儿子鼠目寸光,被方雪柔迷得神魂颠倒,一心要为方雪柔母子的以后铺路,反正就算是错,也全是别人的错,他们母子是绝不会有错的!

顾葭很快来了,一看董太夫人气急败坏的脸,便知道她是叫自己来做什么的,董太夫人能知道外面的传闻,顾葭自然也能知道,自知道至现在,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

为什么顾蕴就那么好的命啊,她都已做好自己这辈子都只能仰望她,甚至只能仰仗她鼻息过日子的心理准备了,却没想到,没有最坏只有更坏,在她受尽亲长百般维护疼爱,已经是太子妃,成为了所有人都需要仰望的对象,太子殿下还对她万般宠爱的前提下,她竟还拥有那么巨大的财富,老天爷为什么那么不公平,为什么啊?!

顾葭因此气得几顿没吃过饭了,甚至想到了去死,反正她的存在只是为了衬托顾蕴有多幸福有多满足的不是吗?死了她便可以一了百了,再不用日日受董无忌和方雪柔那对狗男女的气,再不用受死老太婆的气,也再不用被妒恨和不甘日夜啃噬自己的心了!

所以这会儿对上董太夫人的黑脸,顾葭半点惧怕都没有,她连死都不怕了,还怕董太夫人的打骂吗,何况董太夫人还不敢打她,至多也就是翻来覆去的骂她而已,根本不痛不痒。

果然董太夫人就算已快气断了肠子气破了肚皮,除了破口大骂顾葭一顿,泼了她一裙子茶水以外,也不敢真将她怎么样,反倒将自己累了个半死,只得恨恨的打发了她,所谓“一个巴掌拍不响”,两个人吵架若你一句我一句的,还能越吵越有劲,若只一个人吵,另一个人却一直站在原地充耳不闻,甚至自己被浇了一裙子的茶也当看不见,吵的那个人也坚持不了多久。

董太夫人又大骂了顾葭一场之事自然瞒不过方雪柔,对婆媳二人龃龉的根本原因也是心知肚明,因笑着与自己的贴身丫鬟道:“我原还想着,要扳倒顾氏那贱人,少不得只能忍痛对侯爷下手,才能让太夫人痛下决心,谁曾想大好的机会就送到眼前来了,这可真是瞌睡来了就有人送枕头!”

然后附耳如此这般吩咐了自己的贴身丫鬟一通。

于是到了晚间,方雪柔和董无忌的次子董松就开始上吐下泻起来,小小的婴儿哭闹着抽搐着,瞧得人好生心疼。

方雪柔哭了个肝肠寸断,董无忌也是大急,忙忙遣人去请了大夫来。

大夫来了一看,孩子却不是病了,而是中了毒,再给孩子的奶娘一探脉,也中了毒,显然那毒是下给奶娘,通过奶娘的乳汁传到董松身上的,只不过奶娘是成人,剂量浅些一时还不至有什么明显的中毒症状显现出来,董松却仅只五个月,根本抗不住那药性,即刻便发作起来。

董无忌当即勃然大怒,适逢董太夫人也闻讯过来了,母子两个忍怒一商量,都说要立刻彻查此事,不然今日中毒的是董松,明日指不定就是董柏,甚至是他们母子了!

董太夫人遂打发了自己的贴身嬷嬷领着人亲自去查,首先要查的自然是厨房,毒从口入,董松奶娘的吃食与其他下人的都不一样,有心人要下手的机会自然也更多。

不想这一查,便查到了顾葭头上,就在昨儿,她屋里一个二等丫鬟便在非饭点悄悄儿去了大厨房,据大夫的说法,董松中的是夹竹桃花粉的毒,顾葭院里也的确有两株夹竹桃。

董太夫人听了贴身嬷嬷的回复,气得浑身直打颤:“那个贱人,自进我董家门以来,上不孝婆婆不敬夫君,下不对庶子慈爱不对姬妾宽容,我想着到底她已是董家的媳妇儿了,指不定年纪大些就好了,所以都容了她,谁知道她竟敢毒害起我的孙子来,今日我若再饶了她,我再不活着!”

董无忌也是怒不可遏,一拳砸在桌子上怒吼道:“毒妇,今日我一定要休了你!”一阵风似的卷去顾葭的院子,亲自动手将顾葭给揪到了方雪柔屋里来,问她认不认罪?

顾葭被董无忌大力掼在地上,摔得眼冒金星,好半晌才挣扎着爬了起来,怒声道:“我何罪之有,你要发疯是你的事,别来招惹我,惹急了我,我一把火把建安侯府烧了,大家都去死!”

本只是一句气话,听在董太夫人和董无忌眼里,却是彻底坐实了顾葭的罪名,不管她认不认,连自己的婆婆和夫君都敢说烧死就烧死了,何况是她素日就恨之入骨的庶子?

董太夫人原本还有些不赞成董无忌休妻的,这会儿也不再犹豫了,直接与儿子道:“你与贱人废话那么多做什么,就算没有证据,也只会是她对松儿下手,这家里拢共就这么几个人,我是孩子的亲祖母,你是孩子的亲爹,方氏是孩子的亲娘,柏儿是亲哥哥且年纪还小,又养在我屋里,素日根本没离开过我的视线,不是贱人,还能是谁?何况如今人证物证俱全,她认与不认,都是一个样!来人,取文房四宝来,这样的毒妇,我们董家岂能容她,便是官司打到御前,理亏的也绝不是我们!”

顾葭至此方约莫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当即怒声反驳起来:“什么人证物证俱全,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里又是建安侯府,素日管事的还是方雪柔这个贱人,要栽赃陷害我根本易如反掌,昔年武则天为了陷害王皇后,连自己亲生的女儿都能掐死,方雪柔只是给自己的儿子下点根本死不了的小毒而已,她岂会做不出来?可你们若是想以此莫须有的罪名休我,却是打错了主意,我父亲与大伯父就算只是为了太子妃的声誉,也绝不会与你们善罢甘休!”

对建安侯府这个地方,顾葭早已是厌恶至极,可她还不能就这样离开,因为离了这里,她根本不知道自己还能去哪里,天大地大,却从来没有她的容身之所。

董太夫人本就因顾蕴身家丰厚之事恨毒了顾葭,谁知道顾葭哪壶不开提哪壶,偏又抬出顾蕴来压她,气得脸都扭曲了,尖声道:“你口口声声太子妃太子妃的,怎么没见太子妃赏过你什么东西,没见太子妃问过你一句?还有你那父亲和伯父,谁又真正在意过你的死活了?何况你毒杀庶子,这样的丑事显阳侯与云阳伯敢声张吗,不但不敢声张,我还要他们赔偿我们家的损失呢!”

董无忌也道:“以前你扯了太子妃的虎皮做大旗,你当我们都不知道你是在狐假虎威么,不过就是懒得与你一般见识而已,你倒变本加厉起来,我今儿就休了你又如何,我倒要看看太子妃能把我怎么样,云阳伯与显阳侯又能把我怎么样!”说着,几步走到桌前便提笔写起休书来。

今日以前,董无忌一直不曾后悔过当初的舍顾蕴而就顾葭,哪怕之后顾蕴抬了那么多嫁妆进东宫,他也不曾后悔过,在他看来,他与方雪柔的爱情是多少银子也换不来的,何况方雪柔还为他生了两个儿子,那更是无价之宝。

然而今日,在一大早就得知了顾蕴拥有巨大财富的消息后,董无忌终于还是没忍住后悔了,明明他就可以财富也得到,爱情也得到的,当初他到底是被什么鬼给迷了心窍,竟然白放着嫁妆丰厚的嫡女不要,偏要去屈就一个一无所有一无是处的庶女?

他当然不会怪自己,也舍不得太怪方雪柔,她想为自己和两个孩子谋一条好些的出路也是人之常情不是吗,那便只能将账都算到顾葭头上了。

所以一日夫妻百日恩什么的,在董无忌这里从来行不通,顾葭当初哪怕只嫁个普通的人家甚至是商户,日子也绝不会过得如今这般凄惨,只可惜她醒悟得太迟了。

眼见董无忌笔走游龙,不一时便洋洋洒洒写了半张纸,顾葭心里的绝望与怨毒也达到了顶点,浑身颤抖个不住之余,满脑子只余下一个念头在疯狂的叫嚣,今夜她一定说什么也要找借口留在建安侯府,然后放一把火,把董无忌和董太夫人,还有方雪柔母子全部活活烧死,一定要让建安侯府被烧得干干净净,片甲不留!

“侯爷且慢,就算夫人有千错万错,您也不能休了她!”千钧一发之际,一个声音叫住了董无忌,说话之人却让所有人都意外至极,因为说话之人不是别个,正是方雪柔。

顾葭先就冷笑起来:“贱人,不用你假惺惺,你日日夜夜不都做着我被休了,你好取而代之的美梦吗?只可惜就算我被休了,也轮不到你一个罪臣之女来做这个建安侯夫人!”何况今夜过后,这世上便再没有建安侯董无忌这个人了,你要做建安侯夫人,且去黄泉路上做罢!

方雪柔仍是一脸的娇弱,看也不看顾葭,继续用哭过后略带嘶哑的声音与董无忌道:“侯爷,您真不能休了夫人,就算此番理亏的是她又如何,可就像她说的那样,云阳伯府与显阳侯府哪怕只为了太子妃的声誉,也必定不会让您休了她的,显阳侯府势大,又有太子殿下和太子妃撑腰,妾身说句您和太夫人都不爱听的话,要对付我们建安侯府根本易如反掌,就算我们争赢了一时,将来呢,将来他们要报复我们,我们又该怎么办?好在发现得及时,松儿什么事都没有,侯爷就大人大量,别与她一般见识了罢,啊?”

心里却在骂着顾葭,蠢货,真以为我是在替你求情呢,我是在为我们母子的将来打算,真任侯爷把你休了,我又不能扶正,届时我该上哪儿再找一个像你这样爹不疼娘不爱,娘家说起来强势,却根本不在乎你死活的续弦人选去?

一席话没说得董无忌动摇,却说得董太夫人动摇了,建安侯府的确惹不起云阳伯府与显阳侯府,更惹不起太子妃,不然她昔日也不会明知顾葭只是在狐假虎威,依然不敢对顾葭怎么样了,一时的痛快却要用一世的安稳来换,这代价也未免忒大了些!

董太夫人不由皱起了眉头,压低声音与董无忌道:“方氏说得也有道理,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贱人就算被休了,于太子妃的声誉也造不成太大的影响,皇上都对太子妃称赞有加,谁还敢说太子妃的不是?反倒是我们若与云阳伯府显阳侯府反目成仇了,那顾准可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岂会与你善罢甘休,我们家自你父亲去世时,便大不如前了,可再经不起任何折腾了。”

说完见儿子默不作声,知道儿子也有所动摇了,于是看向方雪柔,道:“那依你说,贱人该如何处置?她差点儿害死了我的孙子,总不能就这样让她什么惩罚都不受,白白便宜了她!”

方雪柔等的就是这句话,故意思忖了片刻,才道:“要不,自明儿起,就让夫人称病,其实却将她送去家庙里,日日与青灯古佛相伴,以修身养性,想来假以时日,她必定就知道悔改了。”

等顾氏称病的时间长了,盛京城内都知道其身体常年不好,内不能主持中馈,外不能交际应酬后,她再说服侯爷为柏儿请封了世子,她这个世子的生母自然可以也跟着请封一个诰命,然后她便可以光明正大的在外面行走,与寻常人家的当家主母也没什么差别了。

至于顾氏,只要她在家庙里能安分守己,她倒也不介意白养她一辈子。

方雪柔此言一出,顾葭立时便知道她打的什么主意了,冷笑着尖声道:“贱人,想让我有名无实的替你占着建安侯夫人的位子,你好无名却有实,你倒是打得好算盘,只可惜这世上没有这么便宜的事!”

她说了,贱人要做建安侯夫人,只能是上了黄泉路之后的事!

董太夫人与董无忌却对顾葭的话充耳不闻,而是认真思索起方雪柔建议的可行性来,尤其是董无忌,他自然是想给方雪柔尊荣的,他是被顾葭使手段引得与她有了几次床笫之欢,顾葭也的确比方雪柔年轻些,他心里最爱的,依然还是方雪柔,当然不想一直委屈她下去。

思忖片刻后,董无忌开了口:“雪柔,你这主意甚好,就按你说的办!佟嬷嬷,劳烦你去叫几个护院,立时把顾氏院里的人都给我堵住嘴捆了,关到柴房里去,回头再一个一个的处置,也省得她们出去胡说八道!”

哼,他素日不去顾葭计较,顾葭就真以为他奈何不得她了,别忘了这里始终是建安侯府,她那两个会武的婆子,对上侯府的护院,根本就是以卵击石。

顾葭自然不能眼睁睁看着董无忌动她的人,她还指着她们替她弄火油什么的来,好让自己的计划一击成功了,便要去拦佟妈妈,跟着她过来的青柳见状,也忙上前帮忙。

奈何在方雪柔的院子里,丫头婆子都是方雪柔的人,她们主仆双拳难敌四手,岂是对手?很快顾葭便被不知道谁推倒在地,晕了过去。

唬得青柳大哭起来,叫了半天“夫人”,也不见顾葭醒过来。

青柳因满脸泪痕的看向了董太夫人和董无忌,道:“你们害死了我家小姐,我要回去告诉我们老爷,我们老爷绝不会饶过你们!”

说得董太夫人与董无忌都慌了,他们是厌恶顾葭,却没想过闹出人命,也不敢闹出人命。

因忙叫人去把在厢房里守着董松的大夫叫了过来,所幸顾葭并没有死,只是晕了过去,但糟糕的是,大夫说她有身孕了……

------题外话------

感冒了,头晕眼花胸闷气短,变天了,亲们都注意增减衣服啊,么么哒,O(∩_∩)O~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