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一百七四回 正名

正殿除了宇文承川和平大老爷以外的所有人都震惊忌恨于顾蕴的丰厚身家,偏殿内众女眷又何尝不是一样?

看向顾蕴的眼光都不一样了,早知道显阳侯府竟有这样一尊金娃娃,当初她们就该用尽一切手段替自家的儿孙娶回去,别说只是年纪稍稍偏大,家世稍稍弱了些,只看在将其变成自家媳妇儿后,自家岂止三代以内,三代以外一辈子都吃用不尽,这个媳妇儿便娶得大大的值了,何况顾氏生得漂亮,人也立得起来,显阳侯府门第也不低了,她又是打小儿养在显阳侯夫人跟前儿的,与亲生的也没什么差别了,——怎么当初她们就将眼睛长到了头顶上,从来没考虑过显阳侯府还有位四小姐宜聘娶呢!

却也知道如今再懊丧再悔恨都无用了,难道到了这个地步,谁还敢跟当今的太子殿下去抢人不成,于是只能酸溜溜的暗想,怎么偏就她这么好的命呢,她上辈子一定是拯救了整个天下罢!

其他人还只是暗暗羡慕妒忌,发发酸也就罢了,宗皇后婆媳与林贵妃婆媳,还有庄敏县主则早已身处十八层炼狱,上刀山下油锅浸冰水……短短瞬息之内,便已将这些滋味儿一一尝了个遍,都觉得自己快要发疯了,只恨不能大声尖叫一番,甚至冲上去挠花了顾蕴的脸,看她还怎么得意,还笑不笑得出来!

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顾氏怎么就会成为了那劳什子的便捷客栈的幕后东家,拥有了那样巨大的财富?为什么以前从来就没人听说过这事儿,为什么这事儿早不曝光,晚不曝光,偏就在这时候曝了光,阴谋,一切都是宇文承川那个婢生子与顾氏的阴谋,她们都被坑了啊!

“母妃,我、我肚子好疼……啊,我肚子真的好疼……”突如其来的一声带着哭腔的惨叫,让正陷入深深怨毒与绝望的林贵妃回过了神来。

就见二皇子妃正惨白着脸捂着肚子,额头上与脖子都是青筋迸起,还有大滴大滴的汗珠,显然正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不然她不会叫得那般凄惨。

林贵妃唬得心跳瞬间漏了一拍,大哥那边已是形式大大的不妙,还不定会有什么可怕的后果了,若萧氏腹中的胎儿再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她和儿子将痛失翘首以盼了多年的嫡孙嫡子不说,萧总兵会不会再不遗余力的支持他们母子,也说不好了,毕竟就算他们母子笑到了最后,将来的继承人身上也未必有萧家的血脉,那萧总兵凭什么再为他们肝脑涂地?

思忖间,林贵妃已扶住了二皇子妃,急声说道:“好孩子,你别急,刚有孕之初是这样的,肚子的确会时不时的抽痛一下,乃是正常反应,你别怕,母妃在这里,母妃在这里,你和孩子都一定会没事儿的……来人,快去备轿,再去把太医院该班的太医都传到关雎宫待命,快!”

她的贴身宫女忙小跑着出了正殿。

林贵妃方看向宝座上的宗皇后,语气颇有些不善的道:“皇后娘娘,老二媳妇这个样子您也看见了,臣妾也先带她回自己宫里诊治休息了,您与大家伙儿要继续留在这里,就继续留下去,臣妾就不奉陪了。”

方才三皇子没有及时出声声援二皇子,林贵妃虽不在正殿,因没有听到三皇子的声音,也能猜到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对宗皇后自然再不会客气,果然跟这对卑鄙无耻的母子做不得交易,不然指不定什么时候便会被他们反咬一口!

又因宗皇后一直不肯发话让大家先散了回后宫去,各自找地儿休息一番,等待晚上的晚宴,她不发话,其他人自然不好离开,这才会让二皇子妃惊急之下动了胎气,林贵妃自然不会怪自己,若她坚持要带二皇子妃先离开,便是宗皇后也不好拦她的,实在是她也想留下来亲耳听听正殿那边的最新进展。

但如今,她自然而然将账都算了宗皇后头上,今日若儿媳母子俱安也就罢了,若他们母子尤其是胎儿有个什么好歹,她绝不与皇后善罢甘休!

宗皇后见林贵妃满脸的不善,脸色就越发难看了,她正愁找不到出气筒呢,林氏这贱人就撞了上来,真当她不敢治她是不是?

然三皇子的临阵撂挑子终究还是让宗皇后有些心虚,心虚之余,更多还是后悔,早知道顾氏竟然有那么丰厚的财力,方才儿子就该声援一下老二的,反正只是白动动嘴而已,想来皇上也迁怒不到他们母子头上,何必非要做得那般绝呢,如今可好,那个婢生子越发如虎添翼了,以后自家要正面对抗东宫的同时,还要防着老二母子在背后放冷箭,真正是腹背受敌,岂非越发的举步维艰?

看来还是得设法把老二和林氏安抚好了,继续与他们同盟才是……这般一想,宗皇后到底还是强忍住了满腔的怒火,缓声与林贵妃道:“倒是本宫疏忽了,忘了老二媳妇初初有孕,最是久坐不得的,如此妹妹就先带她回关雎宫,让太医先给她好生瞧瞧罢,若是缺什么补品药材,只管打发人往内库取去,就说是本宫的话。”

林贵妃对宗皇后的示好却是冷笑于心,现在知道与我们母子同盟比敌对好了,早干嘛去了,只可惜已经迟了……不过顾念着二皇子妃腹中的胎儿,知道眼下不是打嘴仗的时候,到底还是没与宗皇后再多说,应了一句:“那臣妾就先告退了。”与二皇子妃的贴身侍女一左一右,小心翼翼的扶着二皇子妃出去了。

余下众人干坐了这么长时间,说实话也都累了,何况正殿那边的情况她们也了解得差不多了,便都不想再在偏殿干坐下去。

礼亲王妃因第一个笑向宗皇后道:“皇后娘娘,大家都已是酒足饭饱了,您看要不要散了,让大家伙儿各自找地儿逛逛去,也好消消食,不然晚上的晚宴,可就都没地儿装了。”

宗皇后犹不想离开偏殿,想继续听听正殿那边的情况,可见大家都是一脸掩饰不住的疲色与不耐,想着在座的个个儿都养尊处优惯了的,若是平常在家,这会儿早高床软枕的在歇中觉了,哪用似现下这样,穿着沉重的大衣裳顶着沉重的头饰,又累又热,再让她们坐下去她们固然不敢多说什么,可不敢言并不代表不敢怒,自己就要引起公愤了。

少不得只能点头道:“就依王婶所说,大家都散了罢,有地儿去的就自己安排,没地儿去的就去景仁宫的厢房里歇着,这会儿离晚宴少说还得一个时辰呢。”

于是大家总算可以离开交泰殿,找地儿休息,或者说是找地儿与自己交好的妯娌姐妹八卦了,方才发生在正殿的事,足够她们八卦上整一年甚至更长时间了。

顾蕴想着礼亲王妃进宫自来都是在景仁宫落脚,倒不是她与宗皇后多要好,以她的辈分和威望,除了宗皇后,其他人还不够资格款待她,她也不可能自降身份,往别的妃嫔宫里去。

然而此时此刻,相信宗皇后除了第一个不想见到自己以外,第二个不想见的人,只怕就得数礼亲王妃了,顾蕴自然不想让礼亲王妃去受宗皇后的冷眼,因笑着走到礼亲王妃身旁,冲她微微一欠身,低笑道:“前儿我得了一罐雪顶含翠,不知礼叔祖母可否赏脸去东宫坐坐,也好尝尝我烹茶的手艺?”

礼亲王妃也不想去景仁宫白讨宗皇后的嫌,可不去景仁宫,她也没别的地儿可去,总不能去寿康宫与几位太妃做堆罢?是以听得顾蕴的话,她倒是正中下怀,笑道:“那敢情好,我老婆子今儿可是有口福了……”

话音未落,已被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打断:“雪顶含翠这样的茶中珍品,一年下来,连母后宫里尚且只能得个二三两呢,大皇嫂却随随便便就能拿出来待客,果然不愧为全宗室乃至全大邺数一数二的大财主,只要有银子,还怕换不来好东西?只是一点,大皇嫂既然这么阔气,当初又何必非要做出那副小家子气,又是问母后,又是问父皇要银子要庄子的,果然是应了那句话,越有越抠么,不是我说,大皇兄好歹也是大皇嫂的夫君,大皇嫂的银子舍不得给别人花也就罢了,何以连给大皇兄花都舍不得,难道银子留着,还能生儿子不成?”

顾蕴只听声音,便知道是三皇子妃了,几个皇子妃里,也就数她最沉不住气了,想是自诩腰杆硬底气足,所以半点气也受不得,伤疤未好便忘了痛罢?

抬头一看,果然就对上三皇子妃饱含冷嘲与忿恨的脸,顾蕴就笑了起来,道:“‘嫁汉嫁汉,穿衣吃饭’,难道三弟妹竟不曾听说过这样一句话不成?本宫既嫁给了太子殿下,嫁进了宇文家,那宇文家给本宫饭吃给本宫衣穿,一应吃穿用度都不能短了本宫的便是天经地义之事,不然本宫嫁人做什么,就留在自个儿家里逍遥自在的过一辈子岂不更好?听三弟话这话的意思,莫不是三皇弟府上素日花的用的,竟都是三弟妹的银子,连养珏侄儿的花销,都是靠的三弟妹的嫁妆了?那本宫回头见了父皇,可得替三皇弟也讨要一笔银子几个庄子才是,总不能让人说三皇弟连自己的妻儿都养不起罢,就怕那起子乱嚼舌根的人话说得更难听,指不定连珏侄儿不该再姓‘宇文’,该改为跟三弟妹姓这样的话也说出来了……”

“贱人,你再敢胡说八道,我就撕烂了你的嘴!”话没说完,三皇子妃已愤怒的尖叫起来,整个人都气得发抖,扑腾着要上前打顾蕴,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可恶的人,怎么会!

被她的贴身侍女死活拉住了,急得几欲哭出来:“娘娘,您息怒,皇后娘娘和众位主子都还在呢,您千万息怒……”

宗皇后也喝骂了她一顿:“你给本宫闭嘴,不会说话就不要说,没有人会把你当哑巴!”她方不再闹腾,满脸通红的倚在自己丫鬟的身上,大口喘起气来。

见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儿媳终于消停了,宗皇后方看向了顾蕴,似笑非笑道:“以前本宫一度以为太子妃只进不出,是只铁公鸡呢,没想到都是本宫误会你了,不过你也是,开客栈又不是什么丢脸的事,就算有与民争利的嫌疑,也有可能被人诟病浑身的铜臭味儿,却也犯不着藏着掖着,若不是今日之事,不止本宫,今日在座的所有人岂非都要一直误会你下去,继续诟病你小家子气,上不得台面了?”

顾蕴就当听不出宗皇后话里的嘲讽一般,笑得一脸的谦逊:“仁者见仁,淫者见淫,臣媳自来觉得,任何事只要自己问心无愧即可,嘴长在别人身上,别人要说什么都是他的自由,臣媳是既不想管也管不了,所以就由他去罢,只要太子殿下与父皇母后不觉得臣媳小家子气,上不得台面,臣媳便心满意足了。”

礼亲王妃一脸诧异的接道:“怎么皇后娘娘曾听人诟病过太子妃娘娘‘小家子气上不得台面’吗,那娘娘怎么不让人大耳巴子抽过去呢,太子妃娘娘可是您亲自为太子殿下挑选的,才德品行别人不清楚,您自己难道还能不清楚不成?便是没有今日之事,您也该维护太子妃,为太子妃张目才是,何况事实证明,太子妃是如此的深明大义高风亮节,连皇上都赞不绝口,您就更该为她张目了。”

说着攸地拔高了声音:“你们都给我老婆子听好了啊,太子妃如此深明大义高风亮节,自己和东宫上下素日简朴有加,为免江苏百万百姓再受水患折磨,家破人亡流离失所,却一次就私人支出百万巨资用于治水,这是何等的胸襟与情怀,老婆子不敢说后无来者,却敢说前无古人!所以以后谁要是再敢背后嚼太子妃的舌根,诟病太子妃小气,皇后娘娘和我老婆子第一个就饶不了她,谁要是听见旁人诟病太子妃,没有上前给那人一个大嘴巴子,皇后娘娘和我老婆子一样饶不了她,你们都记住了吗?”

方才宗皇后虽发了话让大家都散了,可谁敢走在她的前面,总得等她与顾蕴并几位亲王妃皇子妃都先走了,大家才好跟着出去。

所以这会儿殿内的人一个都没少,全部都将礼亲王妃的话听了个清楚分明,少不得要齐声称“是”:“谨遵皇后娘娘与礼王婶(礼叔祖母)之命。”

反正礼亲王妃的辈分摆在那里,谁敢驳她的回,何况她还时时不忘将皇后娘娘放在自己前面,皇后娘娘纵然要怪,也怪不到她们头上,且法不责众,皇后娘娘总不能将气撒到所有人头上罢?关键还有一点,眼见太子殿下的地位越发稳固了,谁知道以后会是什么情形,至现在起,她们不说着意与太子妃交好,至少也不能再与太子妃交恶,那她们就尤其需要表这样的态了。

宗皇后被礼亲王妃的装傻充愣和越俎代庖气得两肋生疼,如顾蕴所想的那样,这会儿她第一个恨的是顾蕴,第二个恨的便要数礼亲王妃了。

可礼亲王妃的话她不能反驳,她总不能在众目睽睽之下,说自己巴不得顾蕴被人骂死了才好,顾氏她又说不过,她今日才算明白,顾氏何以那般高调强势,什么都敢说什么都敢做,敢情是手握大把大把的银钱,钱是人的胆么。

于是只能将气都撒到了庄敏县主头上,若不是因为她们母女和老四母子居心叵测,她堂堂中宫皇后,又何至于一而再再而三的受庶子媳妇的气,她的一切噩梦都是从顾氏成为了太子妃后,才正式开始的,顾氏简直比那个婢生子还可恨,而这都是拜益阳母女和老四母子所赐,她不好过了,庄敏还想好过?

因看向庄敏县主,淡淡说道:“老四媳妇过来,你三嫂克撞着了,自己都还昏昏沉沉虚弱得紧,如今能服侍本宫?你来服侍本宫回景仁宫罢。”

庄敏县主混在人群里,虽然心里已是怨毒忿恨得快要麻木,面上倒是尽量克制着,没有露出什么端倪来,以为今日的打击与折磨能到此为止了。

却没想到,宗皇后却忽然点了她的名,她当然不会傻到以为宗皇后这是在抬举她,宗皇后看她的眼神分明透着毫不掩饰的狠戾,显然是打算把方才受的打击和气都洒扫她身上了。

然而庄敏县主还没有拒绝的权利,服侍婆母本就是为人媳者的本分,便是强势如顾氏,这会儿若皇后开口叫了她,她也不敢说一个“不”字,她没有顾氏的底气,自然更不敢说了,偏还连个帮她说项的人都没有,益阳长公主倒是够资格进宫参加今日的宴会,可崔驸马至今仍住在玉虚观里不肯回去,益阳长公主脸都丢到盛京城外去了,哪还有脸出门?

何况她纵然来了,除了让宗皇后多一个羞辱的人以外,根本于事无补,又何必再白搭一个人进去呢?

庄敏县主将自己的指甲都生生弄断了一根,才强迫自己堆起了一脸的笑来,上前冲宗皇后屈膝一礼,道:“早就羡慕三皇嫂能常伴母后左右,今日总算轮到臣媳了,就是臣媳不似三皇嫂那般伶俐,还请母后千万不要嫌弃才好。”说着扶住了宗皇后的左手臂。

宗皇后笑道:“你三皇嫂哪有你伶俐,以前你可是人人都交口称赞的对象,本宫怎么会嫌弃你。”一边说,一边还拍了拍庄敏县主的手,瞧在不知情人的眼里,真是好一副婆媳相得的和谐景象。

宗皇后由庄敏县主扶着出了殿门,其他人方跟着陆陆续续也出去了,不一时殿内便只剩下三皇子妃和她的贴身丫鬟了。

三皇子妃这才渐渐醒过了神来,不由深悔起自己方才的沉不住气来,明知道那顾氏尖牙利齿的,她又何必非要在大庭广众之下去要她的强,难道自己以前得到的教训还少吗?

如今可好,自取其辱不说,还惹得母后厌弃了她,本来母后就不是多喜欢她了,只因为自家她这一辈就她一个嫡女,没的选所以才选中了她为媳,她嫁妆又远不如顾氏那般丰厚,指不定母后心里这会儿正多么懊恼当初没抢先一步为自家殿下聘了顾氏为媳呢,本来顾氏的嫁妆那般丰厚,已够让人眼红妒恨了,谁知道那嫁妆只是她财产的冰山一角而已,她怎么就那么好的命?

还有殿下,不知道会不会也这样想,——说来说去,都怪顾氏那个贱人,她怎么还不去死,怎么还不去死啊!

三皇子妃越想越懊丧,越想越屈辱,终于忍不住趴在自己丫鬟的肩膀上,嘤嘤嘤的哭了起来,直哭了一盏茶的时间,觉得心里好受多了,才渐渐停了下来,一面拭泪,一面离了交泰殿,往景仁宫去了,母后已然厌了她了,她再不设法尽快讨回母后的欢心,难道真等着以后三皇子府和景仁宫都再没了她的立足之地不成?

彼时崇庆殿内,顾蕴与礼亲王妃已对坐在靠窗的榻上,在品着雪顶含翠了。

礼亲王妃先看了茶色,又闻了茶香,再含了一口在嘴里,闭上眼睛细细的品了片刻,才咽下笑道:“果然不愧为茶中至宝,的确较之其他茶有独到之处。”

顾蕴笑道:“礼叔祖母喜欢就好,锦瑟,给礼叔祖母包二两雪顶含翠带回去。这还是我前儿去给许太妃娘娘请安,兼送五毒荷包时,太妃娘娘听说那荷包是我亲手做的,高兴之下赏我的,说她上了年纪本就觉轻,再吃了茶越发不用睡了,可这样的好茶总不能白放着白糟蹋了,索性都赏了我,一共才半斤,前儿还包了一两送去前面太子殿下的书房里,不然我就多给礼叔祖母包一些了。”

礼亲王妃闻言,忙道:“许太妃上了年纪的人觉轻,我何尝不是一样,太子妃且不用包了,我今儿在您这里尝过就足够了。”

顿了顿,又道:“既是许太妃赏太子妃的,方才三皇子妃挤兑您时,您怎么不以此来驳回她?谁不知道皇上侍许太妃至孝,好些东西连皇上自己都没有的,许太妃宫里却从未短过,您只要说是许太妃赏您的,凭是谁也不敢再有半句二话。”

顾蕴啜了一口茶,才笑道:“我懒得与她一般见识,而且让她知道了,万一回头她闹太妃娘娘去怎么办?您还不知道她吗,自来都以为自己是妯娌里的头一份儿,自然在长辈们跟前儿也该是头一份才好就,太妃娘娘清净惯了的,我不想给她老人家添麻烦,反正今日连父皇都称赞我了,以后想来也没谁再敢说我的淡话了。您老也别跟我推辞了,您不吃,难道礼叔祖也不吃,叔叔婶婶和哥哥嫂嫂们也不吃不成?只可惜太少了,不能让大家都尽兴。”

话说到这个地步,礼亲王妃不好再推辞,只得谢了顾蕴,让自己的丫鬟收了茶叶,方继续笑道:“早前听得坊间时不时就有诟病太子妃的话时,我虽生气,却也知道生气无用,防民之口甚于防川,你越是堵,它指不定泄得越厉害,所以我更多还是担心,怕久而久之,太子妃的声誉就被她们诋毁殆尽了。所幸太子妃只用短短几日的功夫,便扭转了局面,倒是个漂亮的翻身仗,我老婆子这颗心哪,总算是可以放回肚里了。”

顾蕴忙感激道:“若不是您老人家那样维护我,我这个翻身仗也不能打得这般漂亮,不但我,太子殿下也很是感激您和叔祖父,常说若没有您二位公平公正的维护,如今他还不知是何情形呢,等将来……总之,太子殿下和我都会将您二老的情谊永铭于心的。”

这话已等同于是承诺了,礼亲王妃人老成精,又岂能听不出来,他们老两口儿之所以那般维护东宫,维护宇文承川和顾蕴,固然是出于对大道正统的维护,要说一丁点儿私心都没有,却是骗人的,他们老两口儿大半截身子埋进土里的人了,倒是可以谁的面子都不卖,可他们的儿孙日子还长着呢,他们不可能一点也不为儿孙考虑,如今能得顾蕴这样一句话,他们所做的一切总算没有白费!

祖孙两个又说了一会儿话,胡向安小跑着进来了:“太子妃娘娘,太子殿下回来了,已经过了崇政殿了。”

礼亲王妃情知宇文承川这会儿回来,必定有话与顾蕴说,遂笑向顾蕴道:“早上五更就起了,一直到现在还没歇息过,我这把老骨头可是快要撑不住了,太子妃且打发个人引我不拘去哪间厢房躺一会儿罢,不然晚上的晚宴我铁定坐着都能睡着。”

顾蕴也的确有话想单独与宇文承川说,闻及此言,倒是正中下怀,也越发感佩起礼亲王夫妇来,二人在宗室里的高声望,果然不是白得来的!

遂打发卷碧服侍礼亲王妃去了后面的配殿里歇息。

礼亲王妃前脚出了崇庆殿,宇文承川后脚便回来了,一进来便叫人:“快斟茶来,我喉咙都快冒烟儿了!”

顾蕴闻言,忙亲自动手斟了一杯温茶递给他,他仰头一气饮尽,把杯子递还给顾蕴:“再来一杯。”

待顾蕴又斟满递给他吃尽了,还是觉得渴,索性直接提起茶壶对准壶口牛饮了一气,才终于觉得痛快了,半身歪到了榻上。

顾蕴忙道:“怎么就渴成这样,累成这样?那这会子情形如何了,永嘉侯克扣军饷的罪名坐实了吗,你早前不是说他还吃空饷呢,吃空饷的事又怎么说?”

宇文承川道:“我一个人说的话,差点儿顶上其他所有人说的话了,你说我能不渴不累吗?永嘉侯克扣军饷的罪名,如今到底只是那四个士兵的一面之词,还不能坐实,不过皇上已派了钦差立刻动身前往辽东了,届时有了真凭实据,自然就能坐实了,至于他吃空饷的事么,纸难道还能包得住火?你只等着瞧好戏便是。”

开弓没有回头箭,他既开了弓,自然就要正中靶心!

顾蕴这才松了一口气,道:“那四个士兵究竟是你的人,还是永嘉侯的人?我瞧当时皇后和贵妃的脸色,笑容满得都要溢出来了,可见她们一早就知道那四个人的存在,那他们怎么就会临阵倒了戈呢?”

“一开始的确是永嘉侯的人。”宇文承川勾唇道,“如今却是我的人了,永嘉侯只能决定他们的生死,我却能决定他们家人的生死,你说他们敢不临阵倒戈吗?好了,回头再细说这个不迟,你且先想想待会儿晚宴时皇上若问你想要什么奖赏,你该怎么说罢,你如此深明大义,皇上肯定是要赏你的。”

顾蕴想了想,笑道:“我既这般深明大义高风亮节,自然不能要金银黄白之物,虽然这才是我真正想要的,那就请皇上赐便捷一块亲笔匾额罢,如此以后除了皇上,任谁也休想打便捷的主意了,而皇上坐拥四海,何况你不是替我说了,我已提前将未来十年,甚至二十年三十年的分红都预支了吗,想来皇上越发不会打便捷的主意了。”

银子倒还是次要的,关键是她这些年对便捷所倾注的心血,所以以后无论是谁,都休想打便捷的主意!

------题外话------

总算慢慢的将状态找回来了,不过,我的状态好像是跟票子成正比的?所以,乃们懂的,O(∩_∩)O~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