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嫡女归来之盛宠太子妃

第一百七一回 哭诉

方才在景仁宫时,顾蕴虽一直在笑,但其实她的心情并不好,倒不是因为她先前无意看见了顾葭,顾葭还没那个资格影响她的心情,何况顾葭既已有建安侯夫人的诰命在身了,以后每年的四时八节,二人必定少不了打照面,她若每次都因此而不高兴,反倒是抬举顾葭,让顾葭在左右她的心情了,顾葭还不配!

她不高兴的是,明明大节下的,一家人就该高高兴兴的过节才是,可放到皇家,过节反倒比平日更糟心,这样的节还过来做什么,还不如不过呢。

却没想到,让她更糟心的事还在后头,宗皇后等人竟连一刻都多等不得,非要赶在大节与众目睽睽之下来挑事儿,那就怪不得宇文承川心狠手黑了,人无害虎心虎有伤人意,是他们自己要上赶着来作死的,怨不得任何人!

宇文承川因事先知道得比她更多些,倒是不觉得糟心,借着桌子和衣袖的遮掩,握了她的手,又假借吃茶的动作遮掩,以仅够彼此听得见的声音道:“别担心,倒霉的绝不会是我们。”

顾蕴闻言,忙也借吃茶的动作遮掩,道:“我知道,我并不担心,只是有些恶心罢了。”偏还不能将那些癞蛤蟆一次性都给打死,还得继续被他们恶心下去,叫她怎能不觉得糟心?

又听得宇文承川道:“等会儿你什么都不必说,只管低着头旁听便是,一切都交给我来处理。”

顾蕴“嗯”了一声,“李正图是皇后的人还是贵妃的人?这次过后,可得好生给他一点颜色看才是!”若不是宗皇后或是林贵妃的人,李正图怎么着也得把事情拖到大宴完了后,再私下禀了皇上才是,而不是这样闹得人尽皆知,显然他另有其主。

宇文承川道:“是贵妃的人,更准确的说,是永嘉侯的人,若不是想着他还有用处,我早处理他了。”

夫妻两个小声说话时,上首的宗皇后已惊喜得快要笑出声来了,她原本还以为那个婢生子挪用军饷的事,怎么也得过阵子才曝光,没想到稷儿他们竟把发难的时间定在了今日,早知如此,先前在自己宫里时,她也犯不着与顾氏和礼亲王妃那个老不死的一般见识,白生一场气了,就让顾氏再最后蹦跶一会儿又何妨?

三皇子妃也是高兴得恨不能大笑三声,三皇子虽不会把什么事都告诉她,此番这样的大事,她多少还是能知道几分,自然知道这次东宫是真要倒大霉了,看以后顾氏还怎么在她面前嚣张,真是太痛快太解气了!

婆媳两个的喜形于色被三皇子看在眼里,简直想大骂二人一顿,她们这是惟恐别人不知道是自家在背后弄鬼是不是,而且如今还没将那个婢生子打入地狱永世不能翻身呢,她们就算忍不住高兴,也未免高兴得太早了些,果然女人就是头发长见识短。

因先借桌子的遮掩捣了三皇子妃的腰际一拳,又狠狠瞪了上首宗皇后一眼,待二人脸上的喜色都被沉重所取代了后,才算是暂时松了一口气。

对比之下,林贵妃和二皇子妃就要沉着得多了,脸上并没有表露出任何异样来,当然也有可能是因为这婆媳两个的注意力更多都放在了二皇子妃的肚子上,反正这些事她们也管不了,就只管好自己能管的事,其他的交给男人们去操心即可。

不论是宇文承川与顾蕴说话,还是宗皇后林贵妃等人惊喜之下的各种反应,都只是发生在一瞬的事,不过这一瞬间,也足够皇上做出定夺了。

“朕记得平修之自做知府时,便已是出了名的能吏,每年考评都是优,官声也颇佳。”皇上已自宝座上站了起来,手里捏着自己惯常捏着的一串通体碧绿莹润的翡翠数珠,脸上看不出任何喜怒来,声音也是不紧不慢,“做户部侍郎这几年来,也是兢兢业业,克己奉公,从没听说过他挪用国库一两银子,如何会忽然就有人状告起他挪用军饷来?”

显然皇上对平大老爷印象还是颇好的。

宇文承川就应声站了起来,抱拳道:“启禀父皇,儿臣也从未听说过平侍郎挪用国库一两银子,而且若平侍郎果真挪用了军饷,不是该当地总兵府上折子禀告父皇,由父皇查明事实真相后再做定夺吗,怎么如今总兵府没有动静,反倒是下面的兵士千里迢迢进京来状告平侍郎?可见此事大有蹊跷,父皇一定要彻查此事,不放过一个坏人,不冤枉一个好人才是!”

皇上闻言,点头道:“嗯,太子言之有理,此事的确该彻查才是,来人!”

片刻之后,便见一身大红蟒袍的宇文策一脸沉着的走了进来,跪地行礼后道:“臣宇文策听旨。”

皇上道:“你先去把午门外敲登闻鼓的人都关到天牢里,明日早朝后,再着刑部、大理寺与督查院三司会审。”

“臣遵旨!”宇文策朗声应毕,干净利落的站起来便要却行退出去。

“且慢!”却被三皇子忽然出声叫住了,起身看向皇上抱拳道:“启禀父皇,儿臣方才听了大皇兄的话,深以为然,兹事体大,我们决不能放过一个坏人,也决不能冤枉了一个好人,可本朝自开国以来,从不乏犯人在天牢里无缘无故身亡,以致死无对证之事,所以儿臣以为,不该等到明日早朝后再审理此事,该即刻审理才可保万无一失,还请父皇定夺。”

二皇子忙也起身接道:“儿臣附议,儿臣虽年轻不知事,太祖时期胡庸贪墨案却也是耳闻过的,一开始案发时,不就是因为告发胡庸之人离奇身死,才致案情短时间内无有进展,耗费了大量人力物力才将其绳之以法的吗?儿臣也是听说过平侍郎为人的,打心眼儿里不相信平侍郎会做出这样的事来,所以我们更要即刻查明事情的真相,还平侍郎一个清白才是,也不至于大皇兄的声誉有损,还请父皇早做定夺。”

兄弟两个说话间,眼神飞快的在空中交汇了一瞬,都从彼此眼里看到了一击即中势在必得的决心,平修之这些日子一直在焦头烂额的忙着平账,可那不是几百两几千两银子,而是整整一百万两,就算把他甚至整个平家卖了都凑不出来,而他何以会挪用那么多银子?说到底还不是为了帮自己的外甥女婿解围立功,——这一次,他们甥舅二人就等着好好喝一壶罢,等婢生子再无翻身之日后,就该轮到他们彼此巅峰对决了!

皇上听了二皇子与三皇子的话,终于微微皱起了眉头:“可今日大节下的,宗室本家们都在,宴席也才刚过半,怎么好扫大家伙儿的兴?”

宇文承川再次开了口:“父皇,宗室本家们都不是外人,何况事无不可对人言,儿臣觉得二弟三弟都言之有理,殿内只怕半数以上的人这会儿都在想着,平侍郎既然高风亮节了几十年,怎么会忽然就犯了糊涂,挪用军饷以致晚节不保?定然与前番儿臣能圆满的完成河工之事脱不了干系,所以儿臣恳请父皇就在此时此刻,当着宇文家这么多长辈的面儿,亲审此事,还平侍郎与儿臣一个清白。”

这番话说得铿锵有力,大公无私,还把所有人的那点小心思都摆到了台面上来,摆明了问心无愧,让皇上十分的赞赏,点头道:“既然你们兄弟三人都劝朕早做定夺,宇文策,你去午门将击鼓的兵士都带来,朕即刻亲审他们!”

又吩咐宗皇后:“将女眷们都带到偏殿里,重新开席去,总不能为了几个兵士的一面之词,就把所有人过节的兴致都扫了。”

宗皇后正发怔,还是她的贴身宫女不着痕迹拉了一下她的衣袖,她才回过神来,忙笑道:“皇上放心,臣妾这便将大家都带到偏殿重新开席去,本来后宫就不得干政么,何况臣妾们也什么都听不懂,臣妾们且乐呵自个儿的去。”

说完,冲皇上屈膝一礼,便笑着招呼起众女眷们:“我们且去偏殿乐呵自个儿的去,本宫让人准备了好看的歌舞,还让内务府新近训练了一班杂耍,本想让大家伙儿都乐呵一下的,如今可全部便宜我们了。”

话说得漂亮,脸上的笑也看不出任何异样来,却只有她自己才知道,自己的心到底跳得有多快,那个婢生子听得人状告平侍郎,怎么竟丝毫慌乱之色都没有?不但不慌乱,甚至还主动请求皇上即刻亲审击鼓的士兵,一点也不怕将事情闹大……难道他事先已知道他们的意图,提前已想好了应对之策,就跟上次一样,只等着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吗?

可这怎么可能,就算他知悉了他们的意图,他奉旨治水时多花了整整一百万两银子却是事实,就凭他的身家,甚至加上顾氏和顾平两家的全部身家,要在短时间内凑足这么多银子还不被他们知道一丝半点风声,比登天容易不到哪里去,他能有什么万全之策?

自己一定是还没从上次之事的阴影里走出来,但凡有点风吹草动,都会如惊弓之鸟般,往最坏的方向想去,事实却是,老天爷总不能次次都眷顾同一个人,便是皇上号称天子,不也不能事事顺心吗?这一次他们一定能成功,一定能的!

如此这般宽慰了自己一番,宗皇后心里总算安稳了些,领着一众女眷去了偏殿里重新开宴。

余下二皇子与三皇子瞧得宇文承川一脸的从容自若,心里也是直打鼓,可他们到底要比宗皇后有底气得多,何况开弓没有回头箭,如今纵然知道有异,也只能继续走下去了,是以很快便已冷静了下来,静待事情的进一步发展。

不一时,宇文策带着几个击鼓的兵士进了交泰殿的正殿,一共四个人,每一个都衣衫褴褛,又黑又瘦,因为天气热,身上还都带着一股子莫可名状的难闻气味,让殿内在座自来华服美食的皇室宗室们如何受得了,都纷纷皱起了眉头遮住了鼻子,同时庆幸方才皇上已命人将酒菜都撤了去,不然他们哪里还吃得下去?

四人一进来便抖抖索索的跪下了,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也说得磕磕绊绊的,显然都被眼前这一切从未见过的阵仗给唬住了。

皇上倒是没有因他们的卑琐皱眉,只淡淡道:“朕听说你们千里迢迢的进京,是为了状告户部侍郎平修之挪用军饷,你们可知道,自来民告官,下告上都要先打上四十大棒的杀威棒,如今你们告的还是御状,更是要廷杖一百的?来人,先每个人廷杖一百,朕再问话不迟!”

皇上语气虽淡,却不怒自威,自有一股久居上位者无形间就要流露出来的气势与威压,连文武百官在这样的气势与威压下,都少有能经得住的,何况只是几个草芥子一样卑微的下等兵士?

四人瞬间都抖得越发厉害了,好半晌,其中一个方带着哭腔颤声道:“小人们也不想进京来告御状的,小人是辽东总兵府东乐卫的一名总旗,手下五十个士兵都出身赤贫之家,家里全都指着小人们省吃俭用送回去的军饷过活,可自去年秋冬以来至今,已大半年了,上面一直没发过一文钱的军饷,平时小人们也是吃不饱穿不暖,小人虽只是个总旗,人言卑微,却不能眼睁睁看着底下的士兵们又过回以前未从军时三餐不继的日子。”

“所以小人找到了自己的百户,百户却说,他也好长时间没领过军饷了,小人偷偷去问了其他要好的同乡同僚们,也是好些人都长时间未领过,可也有人领到了,小人自不服气,一层层申诉到了总兵府,总兵府的文书说,是京中一直未发军饷下来,他们也没有办法;还说京中主管军饷辎重的户部侍郎平大人是太子妃的娘家舅舅,太子殿下还未出正月便奉旨去了江苏治水,需要大量的银子,也许平大人只是挪用一时,等有了银子,立刻就会给大家补上呢?让小人不要再揪着此事不放了。可小人家中还有老母幼子,其他兄弟家中也是一样,再不拿银子回家,老母幼子就要活活饿死了啊……小人四人这才在与其他兄弟商量过后,由大家掩护着离了军营,一路辗转进了盛京,求皇上千万要为小人们做主,只要小人们的老母幼子能有一口饱饭吃,小人们死就死罢,没什么大不了的!”

说完四人都捣蒜般给皇上磕起头来。

皇上却微眯着双眼一直没说话,他不说话,其他人自然也不敢开口,挪大的交泰殿一时寂静得连谁的呼吸声稍稍重了都能听见。

在这样的寂静中,二皇子与三皇子就越发觉得自己的心跳如擂鼓般,不知道什么时候便会跳出胸腔以外,又怕旁人瞧出他们的异样来,二皇子因忙端起了面前的茶盅,想喝点茶来平复一下狂跳的心,事情已朝着不可预知的方向在发展了,果真事情最后脱了轨,首当其冲受到责难的就是大舅舅,一旦没有了大舅舅,他还有什么实力去与那个婢生子和老三争?

不想却差点儿将茶被洒了,惹得旁边的人纷纷侧目,连皇上都居高临下看了他一眼,这下他连喝茶也不敢了,只能借着衣袖的遮掩,将拳头捏得死紧,方强迫自己稍稍平静了下来,脑中却仍是一片混乱。

那个总旗怎么会说‘自去年秋冬以来至今,已大半年了,上面一直没发过一文钱的军饷’,那个婢生子奉旨治水根本就是今年的事,平修之总不可能有先见之明,自去年起就开始给外甥女婿留治水的银子罢?

而且舅舅不是说找的人根本大字不识一个,就是个再普通不过的粗野汉子,如此才能更取信于人吗,可听这人说话,却有条有理,还知道说‘人言卑微’、‘一路辗转’之类的字眼,哪像是个大字不识的人?

相较于二人的慌乱,宇文承川则一直保持着气定神闲,他早就说过,都想做黄雀,那该由谁来做螳螂谁做蝉呢,总得有人做不是吗?!

彼时偏殿内众女眷也是神色各异,皇上是吩咐了宗皇后领着大家至偏殿内重新开席,宗皇后也说了还有歌舞杂耍等消遣,可自宗皇后以下,谁有那个心思吃喝玩乐?

待酒菜上来后,几乎都没动过筷子,更不要说传歌舞杂耍了,都状似无意的竖着耳朵,在听正殿那边的情形,拜两厢里都落针可闻所赐,倒是将那自称是总旗的男子的话听了个七七八八。

宗皇后与林贵妃后妃二人都是瞬间面白如纸,三皇子妃与其他人倒是一时还没意识到不妥,三皇子妃还向自来与自己交好的庄亲王世子妃使了个眼色,示意她挤兑顾蕴。

后者接收到眼色,就故意以压低了却刚好够所有人都听见的声音与旁边庄亲王府的二少夫人嘀咕道:“怪道当初太子妃娘娘的嫁妆丰厚到那个地步呢,敢情是这样来的……”

------题外话------

累得连题外话都没力气了,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