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十章 磨人的天心,重回花溪谷

王紫要是知道天心不胜酒力,绝对不会让他沾一滴酒,现在都不是不胜酒力了,刚开始还能挺听话的,现在完全不受控制了,看着天心东倒西歪的样子,王紫颇感无奈,平时乖乖的天心发起酒疯来也是在让人招架不住。

此时在天心的房间内,天心那熊孩子正在床上使劲儿的滚,头砰砰砰的磕在床上,可怜兮兮的说句“好疼……”然后就继续去滚,口中还哼着不知道从哪里听来的调子。

“我是抓鱼小能手,你们谁都不如我,伊呀伊呀咿……我的爪子最锋利,伊呀伊呀……咦?”

王紫坐在床边,听着天心唱含糊不清地哼,一时也走不了,不时伸出手挡在床边,怕天心就这么滚到地上,却见此时天心双出双手奇怪的放在眼前看,迷蒙的眼中满是疑惑,口中还嘟囔着:

“这不是我的爪子,这是谁的爪子?”

王紫满头黑线,抓过天心的手,口中说道:“这是你的……”

“这不是!你不用骗我,这明明不是天心的爪子!”王紫的话还没说完天心就打断了,却见天心趴在床上仰着头,很是执拗的说道。

“好……这不是你的爪子,但这是你的手。”王紫只好换了一种说法,天心却更加疑惑的了,好像在怀疑王紫说的话。

“那我的爪子去哪里了?”天心抬起头,无辜的问道。

“还在的,等你本体的时候就会出现了。”

王紫说道,见天心终于安静了点了,抓着天心的手给他传输巫元力,想帮他蒸干体内的酒精,却见天心按七色琉璃般的眼中闪过思考,身形忽然一闪,趴在床上的少年忽然消失,变成了一只毛茸茸的七色天心,却见天心抓着尾巴,匍匐着把爪子放在面前,看了好半天才嘿嘿的乐了。

“我的爪子终于出现了,你没有骗我,嘿嘿……”天心晕乎乎的笑道,抬起头看王紫,歪了歪脑袋,忽然又道:“你没骗我,跟甜心一样,甜心也不会骗我的。”

王紫抓过他的爪子,刚才刚开始就被他打断了,喝醉的天心真的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维去想,他现在要让天心快点恢复回来,连她都快不认识了。

“你不要碰我,我要去找甜心!甜心呢?甜心去哪里了?为什么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是不是被穷奇那个坏蛋给拐走了……”

甜心忽然收回了自己爪子,口中急急的说道,也许是穷奇给这熊孩子留下不好的印象太深刻了,以至于现在喝醉了想到的都是穷奇欺负人的时候,小小的身体一窜,飞快的朝着门口窜去,可是在到了门口的时候被门板挡住了,“砰”的一声传来,天心已经结结实实的掉在了地上。

“呜呜,甜心……天心摔疼了……”

那声音太解释,王紫都替他疼,这会儿天心趴在地上却不起来了,头埋在两只爪子中间,尾巴好像忧伤的在身边转来转去,后来索性盖在自己头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哭,反正那呜咽的声音一直没停下,就一会儿的功夫,哭声就有小雨转暴雨的趋势。

王紫赶紧站起来去看,想把天心的尾巴拿开,却被天心结结实实的抽了一下,还夹杂着呜咽的声音:“不要动天心的尾巴!”

现在应该感觉的无辜人是她吧!王紫如此想着,天心刚才明明还高兴的手舞足蹈,欢乐的歌声根本停不下来,现在却又哭的这么伤心,王紫双手放在天心身边,却有些不知道该如何下手了。

“别哭了,哪里摔疼了,我给你揉揉。”王紫说道,声音不由得放柔了一些,告诉自己对喝醉了人要求不要太高,同时心中一遍遍的告诉自己,以后还是不要让天心再有机会碰到酒了。

“不要!不要给你揉,我要找甜心!”天心想都没想就拒绝,继续趴在地上哭,感情他真的认不出他眼前的人就是他心心念念的‘甜心’了,王紫正在想着怎么办,却听天心有说道:“呜呜,甜心是不会管我的,她一定被那些坏男人拐跑了,天心叫不回来……”

王紫听着那哭声越来越伤心,只是心里却越来越无语,人说酒后吐真言,天心这能算吗?她什么时候被坏男人拐跑了?她怎么不知道?

“我就是甜心,你连我都认不出来了……”王紫无奈的说道,干脆坐在地上,天心现在不让人靠近,她说的话也听不进去,她是真有种束手无策的感觉了。

“不可能!我怎么可能认不出甜心,你根本就不是,甜心是不会不管我的……”天心又道,从爪子里抬起了头,哪双好看的眼睛溢满了泪水,王紫心中顿时一紧,本以为天心只是撒酒疯,可是现在见他真哭了,不由得想是不是他真的伤心了,顿时也紧张起来。

“我真是甜心,你仔细看看,我不会不管你的……”王紫伏低了身体,顺着天心的话说,虽然她实在不明白这指控是从何而来,还还自称甜心,王紫只能把这些细节忽略了。

“你……”天心埋头在爪子上揉了揉眼睛,似乎要把眼中的泪水揉干了,这才又去看王紫,歪着头仔细的打量,圆圆的眼睛眯起,似乎在思考,半晌,却见天心动了动,身体试探的上前,伸出舌头在王紫脸颊上舔了舔,眼睛一眯,竟然又哭了。

这鉴定方法……难道是鉴定失败了吗?王紫如此想着,却见天心哭然跃起朝她扑了过来,王紫下意识的伸手去接,可是刚要碰到的时候,那个小小的天心忽然变成了人形,在灯光下罩下一大片阴影,王紫完全没准备,就被天心扑倒在地了。

“呜呜甜心真的是你,天心好想你啊,想的好疼,这里疼,这里也疼,还有这里……”

天心呜咽着说道,好像见到王紫是件多么开心的事情,又好像隔了几百年没见的样子,手指着自己的头戳来戳去,王紫从善如流的去给他揉,虽然这些略红的地方都是他刚才在床上和门上撞的,好险跟想她没什么关系……

“甜心不要再走了,天心离不开你……你看,天心,甜心,我们一定是天生一对!”

天心不停的在王紫身上蹭,蹭的王紫越来越僵硬,还有他说的话,怎么越听越不对劲,什么天生一对?王紫的手顿住,天心却可怜巴巴的看着王紫,好像在控诉她怎么不揉了,他还在疼……

“天心,你喝醉了,乖,我帮你把酒精蒸干就不疼了。”王紫轻声说道,好像在担心天心会不会再一次嚎啕大哭,也似乎是王紫的话这次管用了,天心愣愣的点点头,王紫赶紧去抓着他手,将巫元力传入他的气血,缓缓在他的身体内循环。

“唔……好舒服。”

那温暖的气息在身体内流动,天心眯着眼睛说道,垂眸看着身下的王紫,眼神从王紫的眉毛到眼睛,到脸颊,再到嘴唇一一掠过,忽然深处舌头在王紫脸上舔了舔,王紫也不以为意,天心平时这样的动作也不少见,她早已习惯了。

天心咂了咂嘴巴,好像更享受了,眼神忽然放在了王紫微微泛着粉红的纯,凑近闻了闻,好香啊……跟他喝的桃花酿一个味道,香香的,他记的,嘿嘿,天心忽然低头,含住了那两张诱人的唇瓣。

同时动作一点没停,舌头使劲的往进钻,同时嘶嘶的吸着口中的甜蜜,好像真把那当作他喝过的桃花酿了,现在探索的不亦乐乎,感觉到那嘴怎么都不愿意张开,天心牙齿那唇瓣,磨了磨牙,但他也不敢用力,他可不想把这么美味的东西弄坏了。

嘿嘿,那个障碍物终于打开了,天心的舌头趁虚而入,在里面使劲的搅动,王紫现在却早就没了心情给天心传输巫元力,惊讶于自己竟然被天心吃豆腐了,更惊讶于那毫无章法的吻,几乎算不上吻的吻也差点让她失神。

王紫愣了片刻才想起去推天心,可触手的是一片温软的肌肤,稚嫩却仍然有着质感的肌理线条,王紫移动手掌,却仍然是光滑的触感,墨眸不由得睁大,为什么天心没有穿衣服!

忽然想到天心刚才忽然变成了本体,那一身衣服还在床上孤零零的躺着,再变出本体的时候他晕乎乎的哪知道穿衣服,这半晌那几乎与他的身高等同的长发盖住了他的身体,她竟是没看到!

“唔……”天心口中溢出一声舒服的轻吟,忽然抓着王紫想要离开的手使劲儿按在自己身上,还带着她胡乱的抚摸着。

“天心你起来……”王紫说道,嘴还被天心堵着,声音有些含糊不清,但是她有些微怒的情绪却被天心收到了,同时用力推天心,可天心的力气忽然变的非常大,身体在王紫身上蹭了蹭,面上露出很享受的样子,王紫却尴尬了,他蹭的是……

“甜心你凶我……”甜心好不容易才离开王紫的唇,眼中还有依依不舍,但是此刻再次蒙了一层水雾,虽然面上还泛着红晕,享受的神色还挂在脸上,那样子看起来有些矛盾,身体还是忍不住在王紫身上蹭,按着王紫的手不让她离开。

“天心你快起来,不然我真的生气了!”王紫说道,瞥开眼不像看到天心那朦胧的七色眼眸中蒙上的泪水,那会让她不忍心。

“不要!不要起来,甜心也不要生气,唔……给甜心摸我的尾巴,只有甜心可以摸哦……”

天心立刻拒绝,互相渐渐急促,少年还有些肥嘟嘟的脸上出现胭脂一般的红色,圆圆的眼眸微晕,嘴巴微张,露出几颗小巧的贝齿,急促的吐出热气,王紫只看了一眼便闭上了眼睛,天心现在这样,即便是她也不由得生出些想蹂躏的感觉。

王紫正进退两难时,却感觉手中忽然出现厚厚的绒毛,缓缓的在她手中轻扫,王紫瞥了一眼,却惊讶的发现天心不知何时自身后伸出一条尾巴,与他本体的很像,但是长了很多,与他现在人形的样子成比例。

天心摆动着尾巴,眼神期待的看着王紫,王紫心中想着怎么打断天心没头没脑的在她身上乱拱,七色天心也有发情期吗?不……也许是天心真的要长大了,现在忽然在懊悔,上次有机会去太古,她应该先从太古翻翻是不是有七色天心的使用手册……

也没怎么想便握住了天心的尾巴,毛茸茸的,抓在手里很舒服,王紫不由得轻轻捏了捏,却忽然听到天心发出一连串相较于他现在稚嫩的声音低沉许多的闷哼,头高高地仰起,那纤长的脖颈在她面前扬起一抹优雅的弧度,像极了脆弱无疑的白天鹅,面上的红晕更甚,身体也忍不住痉挛片刻,半晌才一头栽倒在王紫身上。

头埋在王紫颈侧,下意识的在她脖子上啃了啃,口中还哼唧哼唧的唤着“甜心甜心……”那声音别提多舒服,别提多满足了,可王紫却真是馒头黑线了,感受到腰间渐渐明显的湿濡,王紫彻底僵住了。

“怎么还没……”

更尴尬的是,身后的门毫无预兆的开启,伴随着半句戛然而止的话,王紫几乎可以想象,当门口的人现在看到屋内的情形,那想法绝对纯洁不了。

而与王紫想的没错,门口的人确实狠狠惊讶了一瞬,进门后看到的是两个交叠在地上的人影,床上一团乱,好像被人疯狂的滚过一样,天心的衣服还躺在上面,而天心的人却趴在王紫身上,虽然有那长长的头发,但还是能看到少年身上未着寸缕的样子。

更糟糕的是,本来来这里的人还不止一个,已经走到门口也就是看到这一幕的人就有穷奇、腾蛇、李战、简修文、惊鸿几人,后面还有几个人要过来,本来一顿晚餐开开心心快结束了,只是等了好半天也没见王紫再出来,之前听到屋子里乒乒乓乓的声音,众人还想许是天心喝多了在耍酒疯。

这时众人要散去,想着顺便来这里跟王紫道声晚安,可没成想打开门后见到的是这番场景!穷奇动了动鼻子,屋子里弥漫着淡淡的麝香味,再看到王紫手中握着天心的尾巴,穷奇眼神一眯,闪过些锐利。

“天心还没消停吗?就不该让他喝酒的……”夏筱莲的声音由远及近,王紫也从尴尬中猛然回神,那边已经应有人比她更快反应过来了,却见简修文扶了扶眼镜,手从口袋中拿了出来,笑着紧走几步拦住夏筱莲,口中说道:

“师母先去歇息吧,天心太闹,快把屋子拆了,您就别过去了,这里我们来收拾。”

“没想到天心这小家伙一点酒都不能沾,好吧,那你们收拾,我去歇着。”夏筱莲探头看了看,虽有些疑惑,但是这些男子们向来体贴,现在天色也晚了,既然他们不愿她操心她便不去管了,说着转身下楼,回自己的房间了。

简修文看着夏筱莲,还站在原地,只回身看着透露灯光的屋子,没有再过去,眼神和整张脸一并隐在黑暗中,可总觉得,那黑暗也一并隐藏了某些心思。

惊鸿也愣住,这情形对他的冲击比其他人来的更强烈,眼神没有边际的晃了晃,虽然在这之前屋子里的画面已经清晰的传入他的脑海,只故作从容的留下一句:“天色已晚,我先告辞,明日再见。”

说完便举步离开了,只是那稳健的步伐中也隐隐有慌乱的模样,王紫这才伸手去推天心,心中已经无力再说什么了,现在根本就是百口莫辩,还被惊鸿和简修文看到,若是时间可以倒回去该多好,她一定带着天心一起隐身。

可恶的是,等王紫终于坐起来的时候,却见天心紧紧闭着眼镜,嘴角话挂着笑,满面幸福的……睡着了……

现在倒是消停了,可她这里注定消停不了了。

“就一会儿的功夫,我的主人……”穷奇抬步走进来,天心这么一翻,身体几乎毫无遮挡的呈现出来,少年的深吸纤长,却还没长开,但也有少年特有的美感,穷奇蹲在王紫身边,眼神从床上一直转到眼下,那样子好像再说,难道是床上放不下他们,从那么远的地方一直滚到这里,穷奇含着王紫的耳朵,恨恨的说道:“我的主人,我们都不够你吃吗?”竟然对这么嫩的少年下手了。

王紫瞥了一眼只用法术拿来床上的被子,先给天心遮住了身体,总这么晾着也不是回事儿,她现在没空跟穷奇解释,穷奇知道怎么回事却故意取笑她,于是说道:“你们先出去,我把他安顿好一会儿回房间。”

“我的主人,你可要快点。”

穷奇看了看王紫,也不让她为难了,虽然他并不想让王紫再留来伺候天心了,刚才没发生什么事,幸好没擦枪走火,这他当然看得出来,他还担心一会儿真发生什么事呢,不过看天心睡的死死的样子,看来也不会了,再说他也会盯着,说着便转身出门了。

腾蛇那双红白相间的大眼睛看着屋内半晌,眼中不知道翻涌着什么情绪,半晌才在穷奇离开的时候也转身跟上,只留下李战非但没走,还走进门来,顺手关上了门。

“李战?”王紫见有人进来,抬头看了看李战,疑惑他怎么没走,不过如果是李战的话,王紫的压力小了很多,最起码李战是不会问他到底对天心做了什么的。

李战走进屋内,将里屋的浴桶中放满了水,又过来一手提起天心,抽走了被子,将他浴桶,一气呵成,王紫还坐在地上,有些发愣的看着李战做完这些后又反身回来,弯腰抱起了她。

“你要洗吗?”走在床边时李战忽然问道,眼神看着王紫腰间的衣服上还展粘着的湿濡,王紫顿时就明白了,可在李战面前,她奇异的没有丝毫尴尬,口中说道:“不了,先把天心安顿好,回我的房间再洗。”

“嗯。”李战点头,把王紫放在床上,自己去把天心收拾干劲,烘干他身上的水,又将他放回床上,这时天心那毛茸茸的尾巴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一挨着床便抱着被子继续睡了,一点都没醒的意思,口中还嘟囔着“甜心”,那表情跟吃了蜜似的。

看着天心的样子,王紫隐隐叹了口气,有些无力的样子,李战却又来抱王紫,王紫本想说她自己走吧,却听李战说道:“抱你回去。”那声音低沉坚定,却也坦荡,他抱着自己的妻子,本就无可厚非,王紫便也没再说什么,把头埋在李战宽厚的肩膀上,伸手环着李战的脖子。

“不要烦,按照你想的去做。”两人走在院中,李战的步伐稳健,王紫伏在他肩膀上丝毫没有感觉都颠簸,却听李战的声音再度传来,低沉的声音落入她的心中,莫名的让人安心,王紫侧头,黑暗中李战刀削一般的侧脸在她眼中仍然很清晰,李战知道她在烦什么……

可她的想法是什么?她没想法,天心也长大了,这画面隐隐有些似曾相识,黑子曾经也是这样,懵懂的*到自我折磨,好像下一步也是这个顺序,可是天心更小,他的成长很慢,事情为什么朝着这个方向发展了?说实话她并不希望如此。

天心若是也像黑子一样,她能拒绝吗?王紫脑海中忽然乱哄哄的,一抬头毫无预兆的咬在了李战棱角分明的侧脸上,李战的脚步一顿,停了停才若无其事的继续走,任王紫去咬着。

半晌王紫才松口,在自己留下的牙印上来回轻舔,李战的呼吸微微有些乱,王紫却继续热火的舔着,她只是想到,刚才天心在她身上的时候,她根本没有那个力气推开,而所谓的没有力气怎么会是真的没有,分明是她潜意识里不想……

即便那只是个少年,才十三四岁的模样,王紫的心中充斥着犯罪感,到底是天心长大了还是她邪恶了,脑海中想起天心呜咽的说着“天心离开不你”,王紫真的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想法了。

天心注定此生都是她的巫灵,若他不懂感情也罢,若他懂了,她除了回应还能做别的吗?难道还要试图让他去找别人吗?

“顺其自然,但别太早。”李战忽然又道,王紫闷闷说道:“什么意思?”,什么但别太早?王紫有些依赖的抱紧了点李战,好像要从他身上找到答案一样。

“天心的成长太慢,现在已经提前了,情事会让他的成长推迟的。”李战说道,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他在意的就只有王紫是不是开心,他想穷奇也是如此,天心还太小了,他们的阻止也都是想给天心和王紫一个更好的成长期而已。

“我没有……”王紫下意识的说道,李战却不予置评,王紫重新趴在李战肩膀上,又道:“我知道了。”

不管她到底是怎么想的,她都知道了,在天心还没有彻底长大之前,也给她一个考虑的时间……

李战抱着王紫回房间,却见卫子谦已经在房间内了,而且也已经准备好了的浴水,王紫见屋内就只有卫子谦和李战,才微微松了口气,本以为穷奇也会在,还好,穷奇也知道让她歇歇,她明天早上还想起来的。

卫子谦脱了王紫身上的衣服,将她放入水中,方才也从穷奇哪里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但是也没多说什么,看王紫现在已然轻松的样子,卫子谦看了看李战,想来是李战已经开导过她了。

“我好了。”王紫说道,说着自己去拿毛巾,随便泡泡就好,刚才也只是衣服沾上了而已,卫子谦却先她一步拿了毛巾,将她裹好放在床上,凹凸有致的身体包括在大毛巾中,似露非露的感觉更让人移不开眼,卫子谦笑了笑,把王紫交给李战,自己先走开了。

王紫侧头去看卫子谦,却见身边的人一动,衣服一层一层的落地,王紫抬头便看到古铜色的肌肤,结实的八块腹肌,在往上看,却见李战棱角分明的脸上微微带笑,那罕见的笑还是让她的眼神晃了晃,那双深沉的鹰眸中倒影着她的影子,眉间的红线混杂着庄重也妖异。

王紫起身,身上的毛巾缓缓落下,王紫的手下意识去扯,却在抓住毛巾的时候没有再动,还遮什么……李战的眼神不由的变得深沉,伸手揽过王紫的腰,两人的身体贴在一起,都感受到了彼此爬升的温度,还有渐渐稀少的空气。

李战低头吻上那双日思夜想的唇,手缓缓动着,王紫抬头搭上李战的胸膛,掌下的温度灼热,坚硬的触感与天心的身体完全不同,王紫的呼吸也有些不稳,忽然眼前一黑,屋内的灯都熄了。

不久便感觉身后贴上了一个同样灼热的身体,王紫的背脊不由得绷紧了些,卫子谦的吻却轻轻的落在她背后,似乎在缓解她的紧张一样,王紫侧头,卫子谦的唇追着王紫空闲的唇瓣而来,黑暗并不能影响王紫的视线,此时更加上窗户外泄露进来的月光,那清冷的月光洒在卫子谦身上,王紫看清了那一堆蝴蝶翅膀一样的锁骨,不由的呆了呆,抬手去摸,却引来卫子谦低沉的笑声。

……

第二天早晨,众人相继出门,清晨谷中的空气格外好,王紫也起的很早,倒是让穷奇诧异的看了看卫子谦和李战,好像在说你们昨晚没出力吗……李战自不会理他,卫子谦也只笑了笑,昨晚很美妙,这也不想要跟他解释。

惊鸿不小心与王紫目光相接,王紫轻笑着点头,惊鸿眼神却闪了闪,似乎想掩饰什么一样回过头去,怕眼神泄露了他的情绪,王紫刚开始还有些疑惑,后来忽然想起,昨日晚上在天心门口的情形也被惊鸿看到了,她已经忘了,却被惊鸿这反应给勾起来了。

“你去花溪谷吗?”却听穷奇在那边问冷殇,王紫的视线也转过去。

“去。”冷殇点头,接着说道:“花溪谷邀请我了。”

穷奇却笑了笑,花溪谷当然会邀请冷殇,但是冷殇去不去也是由他自己决定的,而他这么一补充,倒有些欲盖弥彰了。

“寒巳醒了吗?”冷殇顿了顿,似乎也觉得自己刚才多言了,不过不愧是老练的人,很快就将刚才那句话忘记了,好像那句话背后的意思也不关紧要一样,又看向王紫问道。

“没有。”王紫摇了摇头,一晚上的时间寒巳还没有恢复,看来昨天那铜铃对他的冲击还真大。

直到上午太阳高高升起的时候天心才醒过来,“甜心!”天心就那么站在门口大喊,衣服还没穿整齐,王紫回头看了一眼,心想这熊孩子别喊出什么不该喊的,正要起身去拦他的时候,却听天心又喊道:“早上好!”

那声音满是开心,虽然睡意还没褪去,但是情绪已经很高昂了,天心跑着从竹楼下来,边跑边穿好衣服,还在兴致勃勃的跟众人打招呼:“穷奇早上好,饕餮早上好,永安早上好,黑子早上好……小鸟早上好,桃花早上好,桃花谷早上好!”

众人只听着天心把这里能点上名的人、物都点了一边,不厌其烦的说着早上好,说完张开双臂站在院子中间,做出一副沐浴阳光的样子,永安走过去奇怪的拍了拍天心的肩膀,红眸也满是疑惑,却听他问道:“天心有什么开心的事情吗?你怎么了?还有啊,现在已经快中午了,只有你起来这么晚。”

虽然天心本来就很能睡,因为他的成长就是在睡觉,这个永安是知道的,但是高兴成这样太不正常了,现在整个桃花谷都知道天心高兴的很,天心却是哈哈一笑,说道:“一定有,但是……我忘了。”

有些人是知道原因的,比如说王紫,比如说李战,比如说昨天晚上都在场的人,都神色各异的等着天心说,可天心揉了揉他那长长的头发,自己也是衣服苦思冥想的样子,半晌来了一句他也忘了,众人心中冷汗,却也暗自高兴,忘了好,忘了挺好……

“也对,你昨天晚上喝醉了,书上说喝醉了就容易忘记事情的。”永安了然的说道,也没在意。

“但是一定是很重要的事!可能是我做了很美的梦,睡了很香的一觉,但是我梦到什么、想不起来了,你等我想想,也许会想起来的。”天心说道,他也觉得很奇怪,但是那种很开心的感觉却怎么都拒绝不了,反正就是应该高兴!

“那你想吧……”永安说道,兴趣缺缺的说道,并没有等他,而是去找王紫了。

“诶我会想起来的!”天心说道,跟着永安走过去,在看到王紫时,天心几乎是跳着过来的,坐在椅子上,手拄着头盯着王紫,眼中的七色轮番上演,歪着头的样子很可爱,只是时间长了王紫也受不了了,眼神看向天心去,却只换来天心一个傻笑。

“天心你今天怪怪的。”永安奇怪的说道,也看向王紫,小丫头今天脸上有什么特别吗?没有啊……

“哪里怪了,我平时不也是这样吗?”天心不以为意的说道,要是怪,就只有今天看到甜心格外的开心了,他也忍不住啊……

穷奇在一旁看戏似的看了半晌,见王紫渐渐窘迫,才开口说道:“昨天不是有人说要出谷去看看吗?”

“是啊,今天要出谷的,天心你还去不去了?”经穷奇以提醒,永安忽然想起来了,便问天心。

“啊?去,去啊!”天心下意识的应了一声,反应过来永安说的是什么之后立马说道,随即依依不舍的看了王紫一眼,才起身离开。

“呵呵……”穷奇不由得笑,王紫却松了口气,她不会承认她在担心天心想起昨天晚上的事情的,虽然她并没有做什么……

……

下午的时候青龙他们都回来了,乐九那边也传来消息,妙绮和爵爷已经被他们“押”回去了,现在已经在花溪谷了,一切有条不紊的准备中,保证不会出岔子了。

王紫一行则在花溪谷又停留了一晚,第二天的时候一同前去花溪谷。

三年了,外面过了三年,王紫在紫极阵和天极图内过的时间也不短,再次踏上花溪谷时已经是一片热闹沸腾的景象,不同于前几次,每次来都是为了紧张的六界局势。

惊鸿绕道去了凡间界,趁此先将司马戍送去熟悉阴司的事情,王紫一行到了花溪谷的时候正是中午,烈日当空,在花溪谷尤为热烈,刚踏入花溪谷的地界便是扑面而来的喜庆氛围。

这么盛大的婚事在花溪谷已经很久没有过了,而且是城主大婚,更加不凡!城门上悬挂着喜庆的红绸,来往的人还真多,大婚就在明日,这两天宾客便陆续前来了。

因了三年前六界共同对敌的事情,这一次花溪谷邀请的人也不少,当然也不能为此泄露了花溪谷的神秘,来的宾客都是花溪谷的人亲自去接的。

“五公子你回来了!刚才半凝小姐还在到处找你,说是你再偷懒小心她揍你!”城门口一人看到王紫一行,当然最先认出唐玉,笑嘻嘻的凑上来说道,虽然是士兵,但是一点都没惧怕唐玉的样子,反而有些幸灾乐祸的样子。

“呵呵,若是她知道我为何晚来,定然不会说什么的,你就闪开吧,却接客!”唐玉伸出折扇,将那人凑上来的头挡开,笑着说道。

“什么接客!五公子你用词要恰当好吗?”那人不满的说道,接着又哼哼道:“能为什么事情,半凝小姐才不会管那些呢……”

说着便瞥向唐玉身后的一行人,想着唐玉最多也就是去接了些人而已,可一看之下,那人却立马不淡定了,眼睛几乎瞬间黏在了王紫身上,动都动不了,眼看着那人身穿一袭白衣,绝色的面容透着些清冷,深沉的墨眸带着神秘。

那人好不容易才解开了自动上锁的关节,身形一闪,风一样卷到了王紫身边,口中说道:“你……你你你你……”,可是开口却怎么都说不完整他想要说的话,那人狠狠的的摇了摇自己嘴,怎么在关键时刻这么笨了!

“你什么你,不去接客在这里碍事什么?我还要赶紧带着人进去,好去半凝师妹那领罚呢。”唐玉拿着折扇在那人头上一敲,一边说道。

“领什么罚啊!五公子看您说着,根本没有的事儿!半凝小姐从来没说过这样的话,一定是我这几天接的客太多,脑子都反应迟钝了,半凝小姐这些天绝对都没空跟我说话,真是对不住了!”

那人顿时说道,语气那个诚恳,根本就是他见唐玉这些天都不在花溪谷,所以自己瞎说的,再说平时老跟他开玩笑也习惯了,这次就吓吓他嘛,口中这么说着,身体却转都没转,眼神也始终放在王紫身上,连唐玉打了他一下似乎都没注意到,只是这会儿说话也溜了。

“你是王紫啊!你醒了啊,真是万幸!我每天都在为你祈祷啊,虽然不知道管不管用,看着你好好的我真是太高兴了!”

那人这才看着王紫说道,认出了王紫,话说王紫现在可是他的偶像!他说的话也句句属实,前两天还在跟其他人争论迎宾这事儿,又被他揽上了,本是个苦差事,但是现在能在第一时间看到王紫驾到,他只想说、值!超值!

“你是……乘风?”王紫看着眼前的男子,个字不高,只有一米七多一点,身形也偏瘦,但是精神很好,很机灵的人,王紫记的这个人,以前每次来都会见,也与她交谈过几次。

“你竟然记得我!”乘风不敢置信的说道,眼睛几乎要放光了,这世上自幸福的事情也许就是、他最最敬佩和崇拜的人竟然知道他的名字了!本以为王紫日理万机,他这样的小人物定然也是不足挂齿的,但幸福来得太快,他已经在考虑,以后要怎么雄赳赳气昂昂的跟弟兄们炫耀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