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九章 欢笑的晚餐,桃花谷

“天心不要玩了,把你手里的那两只野味儿拿小溪边杀了,你就看着它们还吃不吃了?”

见天心抓着一只兔子一只山鸡在那玩,可怜那两只马上就要成为盘中餐的动物临死前还要被天心这么戏弄着,想跑跑不了,想死也不给个痛快的,现在正在哪晕乎乎的转圈儿呢,天心倒是玩的起劲,已经忘了刚才是谁说要做大餐的,还是夏筱莲喊了他一声,天心才顿时回过神来。

“哦我马上去!”天心立马说道,抓着一只兔子一只山鸡风一样窜出去了。

“冷殇你去那边坐着吧。”

夏筱莲又回头对冷殇说道,见冷殇进门就站在门口没动,夏筱莲看了看王紫,见王紫没动,不得不她来说了,他们之间的事情她是理不清了,还得他们自己顺其自然。

“母亲,我帮你吧。”王紫走过来说道,见一群人玩的挺高兴,都在等着夏筱莲指挥,可她总觉得自己坐着不是回事,便也走过来找事情做。

“傻丫头你会做什么啊,这又不是累人的活儿,有子谦掌厨,我也就是打打下手,你还是一边代着去吧。”

夏筱莲笑道,能有这么热闹的时候她真不容易,她也乐意这么忙活,夏筱莲有些嗔怪的看了王紫一眼,她刚说了让冷殇去坐着,王紫就跑过来了,就算是巧合,也不想想会不会让冷殇心里不舒服,人家可是大老远跑来看她的。

“喔……”王紫任由夏筱莲把她推了回来,想想她也确实什么都不会,厨房那么复杂的菜式,她还真下不了手,只好任由他们去忙活了,小院里也因此热闹非凡。

“你从景天大陆过来吗?”王紫看向冷殇,见他那双雪白的瞳孔如雪花一般晶莹,眼神静静的放在她身上时,总感觉有种自己身上也覆盖了一层冰雪的味道。

“嗯。”冷殇点头,也未多言,随王紫一同回到凉亭坐下。

卫子谦是大厨,青璃因为自己就抗拒不了美食的诱惑,一提到吃就蹭到卫神厨身边了,做了最得力的下手,穷奇和饕餮清理完打来的野味儿也退回来了,剩下天心和永安哪儿需要就去哪,乖的不得了。

此时王紫、九幽、穷奇、饕餮、腾蛇、李战、黑子、简修文、冷殇、惊鸿几人坐在凉亭下,天色渐晚,腾蛇挥手将院内的火把点上,却见沿着院子的栅栏隔一段距离便插着一根高高的竹竿,竹杆顶端用横出来一截,悬挂着一个凹形的器皿,那里边放着类似干草的东西,甘草下面盛着油状的液体。

那干草名叫霜草,一年四季常绿,烧起来并无烟雾灰屑,而那油状的液体是刺熊的皮脂凝练出来的,跟烘干的霜草结合起来是绝佳的照明物件,当四处的火把都亮起来的时候,院内的气氛更加温暖,好像所有温暖的因子都被那寄出火把圈在了这座小院。

王紫左右看看,心情很放松,什么都没想,冷殇来了她欢迎,只是也没什么要说的,她倒是想问问他怎么会有编制法则的能力,但是现在也显然不适合问。

“寒巳。”

冷殇忽然唤了一声,他来时便注意到寒巳了,见他独自坐在一张藤椅上,身体和椅子看起来真像是接触在一起的,但是他知道冷殇现在的魂魄还是虚无的,只是他这番小心的样子让冷殇好奇了些,他这分明是让自己像其他人一样,以人类的形态生活。

寒巳现在是知道‘寒巳’这个名字是属于他的,因为王紫每次注意他的时候都会先说这个名字,见冷殇叫他,寒巳身形一闪,顿时飘到了寒巳面前,先是疑惑的看了看冷殇,然后站在冷殇面前,似乎变的有些期待的样子。

“他……能表达出什么意愿吗?”冷殇看向王紫问道,雪白的瞳孔仿佛冰雪在旋转,对于寒巳的反应他还是高兴的,这是进步。

“他应该是想从你身上挖掘到什么、让他思维更顺畅的东西。”王紫说道,寒巳疑惑的应该是冷殇为什么认识他,期待的应该是既然认识,会不会让他想起什么。

“他真的进步了很多。”冷殇说道,却想不到自己有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刺激寒巳的记忆,寒巳似乎也不想等了,伸手在冷殇面前晃了晃,似乎在催促冷殇。

冷殇手腕翻转,却见手中忽然出现一对铜铃,都是核桃大小,看起来很精致,用一根很精美的绳索穿在一起,如此精美的物件,分明像是女孩子的玩意儿,冷殇将那铜铃递给寒巳。

寒巳疑惑的看了看冷殇递前来的东西,手中出现一层黑气,那是他的能量,用能量包裹着将那铜铃放在手中,似乎下意识的晃了晃,“铃铃铃……”一串清脆悦耳的声音从顿时传出,很清新,即便不规则,也像是美妙的音乐。

可寒巳听了却忽然脑海中大乱!王紫能最直接的感受到寒巳几乎瞬间扭成一团的思绪,有些挣扎,有疼痛,有很多很多的纠结,却见寒巳忽然蹲在了地上,手中的铜铃也在能量消失后穿过他的手掌落在地上。

“铃铃铃……”又是一串清脆的声音,王紫能感觉到寒巳变得更加痛苦了,似乎记忆在瞬间被强烈的刺激了,可是怎么都揭不开那层挡住的幕布,王紫闪身来到寒巳身边,本想劝他停在,可寒巳痛苦间还是伸手去够那铜铃。

许是混乱中忘了用能量,他的手掌一次次的穿过了那铜铃,始终都没有捡起来,王紫看不下去了,弯身捡起那串铜铃,放在寒巳眼前,却没看到冷殇此时眼中划过些异样。

寒巳抱着头,脑海中还是一片混乱,王紫看不到他的面目,始终笼罩在一片朦胧之中,而此刻他的眼神似乎就紧紧的盯着那铜铃,半晌又移到了王紫脸上,如此呆呆的看了半晌,身形却忽然突兀的消失了!

王紫一愣,看了看手中的铜铃,这东西对寒巳来说应该很重要,最起码承载了寒巳很多的记忆,以至于寒巳看到的时候会有如此大的反应,现在竟然直接昏睡了。

王紫站起身来,看向来说说道:“他暂时昏睡了,这个铜铃……”

“你拿着吧,若是寒巳状态好时再试试拿给他,这是他以前常带在身上的物件。”冷殇说道,便是不打算收回那铜铃了,让王紫代为保管。

“好。”

王紫点头,收回了铜铃,自己回去坐下,心中想着也不知道这一次能不能让寒巳有大的收获,惊鸿确实微微讶异,方才王紫只说那魂魄是七道内的魂魄,也没说是有名有姓的,现在看来,他不知有名有姓,还是赫赫有名的!竟是早就消失匿迹的寒巳!

当年威震六界的三位创世主已经出现其二,也不知这第三位宿雨在不久的将来是不是也会出现……

“惊鸿,三年来幽冥地狱一直不曾有动静吗?”王紫转向惊鸿问道,这个事情让她疑惑了很久,为什么冥王、连带着幽冥地狱也好像忽然间从六界中沉寂了,一点消息都没有。

“没有,我也曾去幽冥地狱看过,幽冥地狱的大门一直紧闭,用地府以前的方法已经无法打开了,也就是说,幽冥地狱现在完全跟六界隔绝了。”惊鸿说道,幽冥地狱的事情也是他无法理解的,不管是好的坏的,都不曾传出消息,好像那个神秘的地方彻底成了传说一样。

王紫眉心微皱,有些担心,也有些说不出的别的感觉,冥王再也没有消息,邪彤也不见了,他们相识一场,更相知一场,如此毫无音讯算怎么回事?不由的也生出些失望。

“幽冥地狱与六界不一样,有他自己的事,迟早会出现的。”九幽忽然说道,似乎是感受到了王紫的情绪,虽没说他是谁,但众人都知道这人是冥王,这个与王紫之间有着奇怪默契的人,王紫终究是放不下的。

“嗯。”王紫点头,见九幽看她的样子,像是安慰,王紫不由得有些涩然,她只是有些好奇而已。

正在这时,却见几个身影从桃林行来,王紫看去,却是北皇、东乾、南阙、西诀四人,刚刚进门南阙脸上就扬起笑意。

“有好消息吗?”

王紫不由地问道,见南阙笑的更大,妖精一般的脸上跟开了花似的,那一身粉色的衣衫,‘袒胸露乳’的,那白皙的长腿还若隐若现,桃花眼含情,总给人雌雄莫辨之感,反正他这一身行头王紫也习惯了,只是每每站在那桃林中的时候,总觉得这厮跟那连天的桃花有相得益彰的感觉。

“有!王上,有爵爷和妙绮的消息了!”

南阙点头,风一样闪身过来,寻了一出距离王紫近的地方坐下,北皇步履稳健,不急不缓,东乾也是儒生模样,斯斯文文,西诀的存在感则总是那么微弱,呼吸都似有若无,总是微微低着头,那张天使般的面容总是隐藏在黑暗中。

“在哪里?”王紫魔眸微亮,这果然是个好消息,眼看着他们这里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现在就等找到这两个人了。

“爵爷在凡间界,妙绮就在魔界,我已经先告诉了乐九,乐九唤了顺尧一起去抓人了。”南阙笑道,想到那两个人‘落网’时恐怕是很有趣的窘境,不由得笑了起来。

“那乐九和顺尧也许会直接回花溪谷。”王紫说道,别人去了准不管用,可乐九和顺尧两人去了肯定没问题,而抓到这两个人之后定然是要先押回花溪谷的。

“嗯,乐九也说了,叫王上这里不要等他们了。”南阙又道。

“我们还是照样后日再回去,青龙他们恐怕明天才能回来。”王紫说道。

几人聊着,晚餐也不久便好了,看着桌子上的丰盛的晚餐,许多人还真有些不知道如何下手的样子,王紫伸手去夹菜,见大家都不动的样子,也愣了一下,王紫看了看卫子谦,似乎再问这是什么情况?

“呵呵,这些人都是不食人间烟火的,小紫你先吃,恐怕他们筷子都不知道怎么拿了。”

卫子谦好笑的说道,见像冷殇、惊鸿、唐玉这样的人端端正正的坐着,与面前的菜肴还真是格格不入的样子,而穷奇他们是知道王紫偶尔会喜欢这些吃食的,早已习惯。

被卫子谦这么直接的说出来,惊鸿面上隐隐有些尴尬,这样‘不合群’的感觉的确不太好,虽然分明是王紫他们这里太特立独行了,唐玉则是笑了笑,折扇往腰后一收,拿起面前的筷子,学着王紫拿筷子的样子,还在大方的问:“是这样吗?”

“随意,夹着就算。”

穷奇则直接回了一句,唐玉挑了挑眉,把筷子拿在手中活动了半晌,感觉可以才去夹菜,他有惊鸿从小便是花溪谷长大的,出生就是渡劫期的修为,他们还真的不曾尝过世间五谷,本以为这也只是凡间界才会有的体验,没想到在这里也会尝到。

只是当院子里的人各自忙碌,期间夹着欢声笑语,那晕黄的火光将整个院子都笼罩在一层朦胧美中,这是他从来不曾有过的感受,那瞬间他竟有种强烈的想融入的感觉,人间烟火、似乎不光是代表着肤浅的柴米油盐,更是代表着修士这一生都几乎无缘的……归属。

“等等,差点忘了大事!”

夏筱莲忽然说道,王紫不由的看去,见夏筱莲忽然站起来,席间都是熟人,众人也习惯了夏筱莲偶尔于她母亲的形象不符的率真样子,也就没觉得她这忽然的动作有何失礼之处。

“怎么了母亲?”王紫问道,说着也要站起身来,可被忽然回头的夏筱莲给按住了,口中还道:“你就待在这里别动!”

王紫只好顺了夏筱莲坐下,只是见夏筱莲转身便除了院子,直奔桃林而去,饕餮和穷奇这时却站起来异口同声的说了句“我去帮忙。”便也出去了,好像本就知道夏筱莲去看什么一样。

唐玉收回筷子,本来想试试的,但是见三人先后离席,他也不好动筷子。

半晌,却见夏筱莲三人一起回来,而三人手中都提着酒坛,那酒坛上面还沾着些略湿的泥土,似乎是刚从地下取出来的,王紫眼神亮了亮,见穷奇回来直接抱着一坛酒拍开了封泥,那混合着花香的陈酿味道瞬间散发出来,引得众人不禁都吸了吸鼻子。

“这些在三年前就埋下了,师娘说等你醒来恐怕就成陈酿了,还真是,前两天师娘还未回来,我们便没告诉你,今日由师娘亲手拿给你。”

简修文说道,去了许多酒杯过来,先倒了一杯放在夏筱莲面前,这才又倒了一杯给王紫送过来,他的动作很优雅,一身剪裁合体的西服,仍旧带着那副金丝边眼睛,许是习惯了这样的遮挡,离开凡间界后也不摘下了。

手中提着诺大的酒坛,可那行云流水的动作却又像极了拿的是上了年份的红酒,那古色古香的酒樽在他手中也好像高脚杯,许是凡间界真的给他太大的影响,那种贵族公子的感觉,倒是与九幽有几分相像了

简修文给夏筱莲和王紫倒了酒之后也没放下酒坛,给众人都斟上了才罢,那动作也很习惯的样子,看来三年来的磨合真的有些效果。

“母亲,这是您亲自酿的?”王紫端起酒杯,眼中不由得带着些期待,凑上去闻了闻,还没喝就感觉口水要留下来了,她真的想这桃花酿想了太久太久了,虽然邪彤也曾陪她喝过几次,但那不一样。

她始终记得母亲还怀着她时候就在桃林中穿梭,捡那些新落的桃花,仔细挑选出来,然后装坛,然后酿酒,那时母亲说那酒酿好之后很香甜,等她出生的时候就好了,也许还能等到父亲回来一起,可是、他们都没有等到那一天……

如今,虽然这坛桃花酿是在这山谷之中酿造的,但有母亲在,味道便绝对不会错!

“呵呵,是啊……胤天,也喜欢喝桃花酿,闲时便以酒浅酌,我才学了这酿酒。”夏筱莲笑道,提到王胤天也是幸福的样子,像这样温暖的家宴,胤天也应该在,说便说了,也让他们心里都记得带上他,他也是家人,只是还没出现……

“我一定是随了父亲,我先代父亲喝一杯!”王紫看着夏筱莲,忽然说道,说罢便举杯饮尽了杯中之酒,口中传来辛辣的味道,这桃花酿还真有些陈酿的味道了。

“呵呵,你这算什么说法,不如说你的自己馋了,青龙他们也不在,我们今日人也不全,总有一日会都在的,好了,不提这些,大家常常子谦的菜!”

夏筱莲不由得笑的,王紫这是担心她伤感所以才用这种方式转移话题吗?见王紫微微呲牙的样子,眼中满是温婉的笑意,她已经很平静,能够平静等着王胤天出现,她知道他迟早会出现。

“这酒埋了三年,山间又是极好的环境,小紫你慢着点喝。”卫子谦说道,见王紫的暗自呲牙的样子可爱的紧,只是王紫似乎没在在意他说的,卫子谦宠溺的摇摇头,反正不会伤身,她若高兴便随她了。

“呵呵,好酒!今天本事沾了师傅的光来这里蹭假期的,没想到还有意外的待遇,这桃花酿似乎也是第一批吧,我看我今天喝了这顿日后恐怕得付出好辛苦的代价,但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管不得以后的事情了,这样,为了纪念今天,我们干一杯如何?”

唐玉端起酒杯笑着说道,眉宇间几分风流,更多大方,说起来虽然这五谷没尝过,酒却不少喝过,但也喝的多是温养的灵酒,多稀有的都喝过,但是唯独这桃花酿还不曾喝过,光闻着味儿都让人沉醉。

听他说的话,旁人不由得笑,惊鸿也笑了笑,唐玉平时在是兄弟中最野,不对他用些强制性的手段他是不会收敛的,如今他是担心强在乐九前面享用了这桃花酿,还在这谷中潇洒几天,怕是日后任务繁重,不过他本就是享受当下的人,而他说的话倒都是发自肺腑,笑也发于心底。

“呵呵,我与你作伴,你还不算孤单。”惊鸿举杯,不由得笑道。

“乐九也许不会计较这些,若是叫他听到你今天说的,怕是不想计较读不行了。”夏筱莲也笑道。

“那我还失策了是吗?那还请诸位嘴下留情了,今天这事儿不传到师傅耳中,我便无事,哈哈……”唐玉做出有些懊悔的神色,忽然又央求各位说道,引的众人忍俊不禁,却也共同举杯,饮了杯中酒,席间有酒,气氛竟也顿时数落了许多。

“小紫尝尝,这些我也许久不曾做过了。”

卫子谦夹了一筷子酱香兔肉放在王紫盘中,眼神看着王紫,似乎在等她品尝一样,莫名的专注,在他看着王紫的时候总是这番神色,温润带着宠溺,明明是个清冷的男子,在王紫面前总是能将人暖化了,雪白的衣衫在火光之下尽数披了一层暖光,让人不由得多看几眼。

“很香啊,九幽也尝尝。”

王紫夹起那块肉放在口中,不由得赞道,味道很浓郁,很入味,只是很快就夹了一块放在九幽盘中,引得众人的眼睛都有些绿了,这差别待遇太明显了,王紫这么下意识的给九幽夹菜,怎么就想不到别人呢?

众人拿起了筷子,顿时对这一桌子菜充满了期待,应该说……是对被王紫垂青夹菜这么温柔的事情充满了期待,只是现实是残酷的,众人只见九幽微微笑了笑吃了王紫夹的菜,然后漫不经心的说道:“我觉得那条清蒸鱼也不错。”

而王紫听了,竟然直接去夹了一块鱼肉,还细心的挑了那上面的鱼刺,这才送到九幽面前,本是要放在盘子里,九幽却忽然俯身过来,王紫便直接喂给了九幽!

这一系列动作看的众人心碎了一点,面上都装的淡定无比,实则快要惊的大跌眼镜了!他们何时见过王紫还有如此细腻温柔的一面!他们也想要!

“那是什么?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腾蛇忽然说道,表情微微有些期待,虽然说起来还微微有些别扭,眼巴巴的看着王紫,似乎想要得到与九幽一样的待遇。

“这是笋丝,子谦说很好吃,可我还是喜欢吃肉。”

只是现实再一次击碎了腾蛇的玻璃心,却听青璃埋头苦吃的间隙还很热情的解释道,王紫见腾蛇看着她,本想说的,见青璃说了便之点了点头,腾蛇脸上的笑僵住,缓缓转头看向青璃,那恶狠狠的眼神几乎要上去揍人了。

青璃忽然感觉到一阵寒意,莫名其妙的抬头看着腾蛇,他说错什么了吗?将自己椅子往旁边移了移,还是离腾蛇远一点好了……

“小丫头,把那个夹给我,我够不到。”那边腾蛇刚刚败北,这边饕餮紧接着出招,他就直接多了,只是要看看饕餮跟那他所指的盘子的距离……这够不到还真是不可信……

王紫停下筷子,也疑惑的看了看饕餮,见饕餮端坐着,眼神只看着她,王紫虽不理解为什么他够不到,还是指着面前的盘子问饕餮:“这个吗?”

“嗯。”饕餮笑了笑,淡定的点头,实则心中期待不已。

“唔,都给你吧。”王紫点头,直接端起面前的盘子,站起来放在饕餮面前。

“噗……”唐玉忍不住把头转开笑出了声,这些人真是太有趣了,桌面上流动着小小的暗流,暗流中隐隐飘着酸酸的味道,只是看着王紫如此呆萌的反应,是在忍不住便笑了,不用看饕餮的脸色现在也好不了。

见王紫没有给他夹菜就算了,直接把盘子给他送过来,再加上旁人明里暗里幸灾乐祸的笑,饕餮的脸黑了黑,为什么王紫在九幽面前那么开窍,隔别人身上就呆了!

饕餮的眼神直接射向九幽,似乎想从他那知道是怎么回事,可九幽只浅尝着杯中的桃花酿,高深莫测的样子,并没有任何表示。

“这是什么?甜心不爱吃吗?”天心犹不知众人暗中的较劲儿,夹起就饕餮面前拿盘子里盛着的东西,常在嘴里软乎乎的不失筋道,味道还不错啊。

“可以吃。”王紫只道,并不算爱吃,她没什么特别爱吃的,除了糕点之外,像这些菜肴,只要卫子谦做的她都会吃。

“我知道,这个是那只大野猪,全身上下就只取了他的猪蹄。”永安说道,对于认出了这菜肴的出处似乎还挺傲娇,饕餮正要硬着头皮去夹,听到这是猪蹄的时候顿时停了下来。

“对啊,饕餮你多吃点,这东西营养足着,而且野猪的猪蹄也难得,子谦挑的又都是长承的肉,那里边都是胶原蛋白,美容养颜还丰胸,在凡间的养身之道中这道卤猪蹄可是很受欢迎的。”

简修文笑了笑,似乎好心的解释,金丝边眼镜的镜框在火光之下泛着些金属的冷光,让那张优雅的面上平添了几分腹黑,果然,他不解释还好,解释完之后饕餮的脸更黑了。

旁人多是听不懂所谓的胶原蛋白是什么意思的,但美容养颜丰胸这个肯定是能听懂的,顿时忍不住又笑了,都戏谑的看向饕餮,尤其是看向饕餮的……胸。

“这个还是小丫头吃比较适合。”饕餮黑着脸说道,夹了一筷子放在王紫盘中,若是没有简修文那一番解释,王紫吃了也没什么,可是现在却叫她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

“这些凉了,小紫不必再吃了,再说,小紫现在就挺好。”卫子谦将王紫盘中的猪蹄夹走,本是为王紫解围的,只是后面那句话让她更僵硬,什么叫‘小紫现在就挺好?!’。

众人的眼神下意识的看向王紫的……胸,其中有人是清楚的,旁人却不由的暗暗红了脸,好在火光映在脸上,也分辨不出来,夏筱莲咳嗽了一声,本是听着众人玩闹也挺有趣的,只是这话题怎么就越来越跑偏了?

“我的主人,给我夹那个,要你亲自夹的我才会吃。”穷奇打破安静说道,他更直接,王紫看了看他,见他反复着重强调由她来‘夹’菜,王紫虽疑惑,但也拿起筷子去夹了,而继腾蛇和饕餮的惨败之后,穷奇顺利如愿以偿,吃起来还颇享受的样子。

“小七我也要。”

黑子说道,眼神看着王紫筷子,却没说要吃什么,王紫一顿,忽然就有些明白了,看了看现在还哀怨的腾蛇和脸色并不好的饕餮,王紫夹了菜给黑子,又重新给腾蛇和饕餮夹,后来王紫索性站起来,给众人都夹了一轮。

“前世在凡间界,我跟九幽都不会做菜,都是出去吃的,后来我说想吃华夏的菜是什么样的,九幽买来菜谱做,结果烧了整座房子,后来就再也没尝试过。”

王紫说道,这些琐事都是很久以前的记忆了,凡间界的生活与现在真的是天壤之别,那时她每天都要吃东西,可现在也有了不吃的习惯,那时九幽也会陪她吃,但到底他也从未沾过阳春水,所以做一次菜都那么囧,如今他们坐在一起,想起以前的事情,她才不由得想九幽也尝尝正宗的华夏菜肴是这样的。

“哈哈,九幽烧过房子吗?真的吗?”永安顿时笑道,不敢置信的说道,他以为九幽是无所不能的啊!

“唔,真的。”王紫看了看九幽,见他一点都没有为过去都丑事而窘迫,倒是嘴角带笑,王紫顿时也明白了,九幽笑的是他们曾一起度过的点滴,那时她成天躲着他,可如今回忆起来,竟也有那么多温暖的过去。

“哈哈,好好笑,以后不能让九幽接近厨房,不然要烧了我们的家的……”永安似乎觉得这件事情格外好笑,捧着肚子笑个不停。

听到永安无意识的说道“我们的家”,众人心中好像都被什么柔软的东西划过,整个人都静谧下来,是啊,这是他们的家……

很少听到王紫讲过去的事,这次醒来后王紫似乎话多了许多,应该说她那片封印的心田渐渐完全开放了,不论大小事,不论重不重要,王紫也都愿意跟众人分享了,可事实上,只要是王紫说的,众人怎么可能不愿意听?

而且,若不是王紫说,他们也不知道王紫有过这样丰富的过去,那里面充斥着平凡却温馨的味道,忽然间众人觉得,方才对九幽的羡慕也没什么意思了。

九幽之所以能在王紫心中刻下那么深的烙印,是因为他从始至终都以最忠诚和最温柔的姿态守护着王紫,她是凡人,他便陪她做凡人,她回修真界,他便继承了血族之王的力量远赴东方,他是最了解王紫的人,用尽力量在王紫身边编织一层守护的网。

这网不能紧,紧了怕伤了王紫想要飞的羽翼,也不能松,松了怕一不小心就看不到她,他爱的痴心,爱的深沉,爱的轰轰烈烈,却也爱的小心翼翼。

如此,还有什么羡慕的,他们对现下的一切已然欣慰不已,曾几何时他们也曾认为得到王紫的爱是奢侈,能守护她是奢侈,现在、真当珍惜。

“对了,这山谷可有名字?”

唐玉问道,不着痕迹的打破了众人之间流动的沉默,其实他心中也更加好奇,他不必惊鸿,惊鸿当年跟着乐九师傅处理王紫的事情,对王紫的事情是很了解的,他倒是知道的很少。

因此听王紫说她有前世的时候,才顿时觉得原来这个好像无所不能的女子也有那么丰富的过去,只是这其中的甘苦、也只有她知道了……

“若你不说,我们恐怕忘了,三年来这位面、这山谷还真没有名字,如今小紫醒了,不如小紫来想名字吧。”

夏筱莲说道,笑容掩盖了她的低落,王紫的前世是历劫而去,不用想也充满了苦难,这会是她心中永远的遗憾,可是一切都过去了,他们都要珍惜现在拥有的,以后也不分开,所以也让自己甩去那些低落,她和她的宝贝女儿还有很长的路可以走……

“……”王紫一时无语,为什么又是她想名字?她真的看起来很像是会起名字的人吗?可是见众人衣服期待的样子,她也不得不绞尽脑汁想了,眼神瞥过在暗夜中悄悄沉睡的桃林,王紫几乎脱口而出:“就叫桃花谷吧。”

“哈哈那就叫桃花谷了,这名字贴切,也美。”腾蛇说道,正合了这以大片美丽的桃花,还有众人心中的桃花源。

“那这个位面呢?叫桃花位面吗?”天心说道,这才一会儿的功夫,却见天心再说话的时候已经有些大舌头了,含糊不清,众人一瞧,却见那张肉嘟嘟的少年脸上染了两团红晕,眼睛也微晕,再瞧他怀里抱着的酒坛,酒杯空了就满上,竟然喝醉了!

“天心,这个不能喝了。”王紫不由得说道,伸手取出天心怀里的酒坛,不敢让他继续了,他喝了酒也不会自己蒸干了酒精,晚一些恐怕会难受。

“嗷呜,甜心!天心还想喝,香香的!”天心顿时扑过来,想挽回他的酒坛,可终究还是被王紫无情的拿走了,天心撅着嘴,似乎有些委屈。

“天心喝醉了。”永安说道,预期有些不解,也有些……羡慕?说着自己端起面前的酒杯仰头喝下,他喝多少都不会醉,他没有味觉,也很少有东西能让他的身体有所感觉,这酒再烈他也不会喝醉的,虽然准备晚餐时玩闹的很热闹,可结果他却享受不了。

“这个不可以喝了,乖。”见天心委屈的样子,王紫不由得放软了些声音,摸了摸天心的头顶。

“喔……”天心蹭了蹭王紫的手,感受到王紫的安抚,顿时迷迷糊糊的点头,不喝就不喝了,七色琉璃般的眼珠转了转,作出苦思冥想的样子,忽然似乎终于想起了什么,口齿还是有些不清晰的说道:“我们的位面叫桃花位面吗?是不是不霸气?”,原来这半晌还惦记着这个呢。

“我看就叫桃花谷罢,花溪谷名曰谷,实则是一座城,桃花谷也叫做谷,确实有这山谷,但也可做这个位面的名字,这里都是自己人,位面如何叫也无甚大关系了。”

东乾说道,众人不由的点头,这倒是在理,即便是位面,将来来这里的也肯定是自己人了,如此便就叫桃花谷了。

“桃花谷……”

王紫呢喃了一声,越来越觉得这个名字有味道了,竟也有些满意起来自己的想法,端起酒杯饮了一口,却隐隐觉有视线放在她身上,王紫抬头去看,却见是冷殇,冷殇还披着那狐裘,手中也端着酒杯,见王紫看过来只淡淡的抬起酒杯示意,那酒顺着喉咙缓缓流入胃中,竟也觉得暖了些。

王紫也饮了一口回礼,只是忽然觉得方才的视线熟悉,像是与冷殇初见时,那双淡淡的视线总是从暗中落在她身上,叫她不由得去深思……

“砰……”忽然一声响,却见是天心好好的竟然不知怎么摔到了桌子底下,而他本人还坐在地上,呆头呆脑的分不清状况,似乎也在想为什么忽然间他就坐在了地上,众人摇头失笑,天心是真的喝醉了,酒劲儿上来他自己都不知道。

“甜心,我掉地上了。”天心坐在地上动都没动,仰着头,眼神很无辜的看着王紫,穷奇要拉他起来的时候却被他两手乱挥着拍开,穷奇直起身,这熊孩子喝醉了胆子倒是变大了。

见穷奇躲开了天心才继续看向王紫,刚才对穷奇那凶狠的小眼神也一瞬间又变得无辜,王紫只好绕过去把他拽起来,可天心似乎把他当做本体的时候了,站起来还不消停,不停的在王紫身上蹭,虽然还是十三四岁的模样,可是也不轻了,全身的重量都要压在王紫身上,王紫用了些灵力才支撑住他。

“送天心去休息吧,不然他不知道还要怎么闹。”夏筱莲说道,王紫看了看天心那样子便也点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