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八章 热闹

日上三竿,当卫子谦推门进来的时候,浓重的麝香味让他的脚步顿了顿,身后传来脚步声,伴随着一声激动的“王紫殿下”,卫子楚已经飞快的冲了进来,刚走了两部也定在了原地,傻傻的看着卧室的大床上香艳的场景,忽然脖子一扬,手捂着鼻子,隐约可见手指间溢出一丝殷红。

慕千厷跟着进来,眉毛挑起,笑的耐人寻味,脚步不停的向着那张大床走去,李战也走进来,卫子谦这才关上门,一并关注了满屋子欢爱过的味道还有外面已经高高升起的太阳。

“你们可真着急……”慕千厷口中说道,已经坐在床上,也不想想,如果换作他也照样如此,手顺着王紫光滑的背摸下去,只是中途就被九幽拉过来被子挡住了,慕千厷也不伸出手,爱不释手的在那片肌肤上徘徊着。

卫子楚也磨磨蹭蹭的走了过来,主要刚才那一眼的视觉冲击太强烈了,他本来是抱着满心欢喜的心情想见他家王紫殿下的,那心情的纯洁的不能再纯洁了,可刚冲进屋子就看到光溜溜的王紫被几个不同程度裸着的男人夹在中间,青龙正拿着毛巾在王紫身上细细的擦拭。

王紫的身上的青紫和红梅在白皙的皮肤上还那么明显,怪不得他回来的时候混沌莫名其妙的跟他说要不要晚一点再进来,感情是因为这个,好啊,王紫殿下头一天醒来就被他们集体吃了,为什么他不在?!

“她累了,让她休息一会儿。”穷奇说道,说着起身穿衣,别人不碍事,可今天夏筱莲会来的,王紫说什么也不会让他们继续下去的。

“好歹也穿上衣服。”慕千厷说道,起身找到了王紫的衣服,掀开被子给要给她穿,卫子楚立马跑过来,一边说道:“我来帮忙!”

“就你笨手笨脚的样子,还是算了吧。”慕千厷把他挡开,自己把王紫半抱在怀里,轻手轻脚的给她穿起衣服,卫子谦很自然的走过来帮忙,一边说道:“顺尧师傅随我们一起来的,时间已经不早了,你们先整理好自己。”

“你们来的真快。”饕餮说道,恋恋不舍的离开那张大床,临走还在王紫脸上偷了一吻,事实上他最想说的是,良宵苦短!还没怎么做,天都大亮了……

慕千厷正给王紫穿外衣,却见王紫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面上还带着迟迟未退的红晕,那双平时深邃神秘的墨眸此时带着朦胧,无端的魅惑,慕千厷身子一紧,摸了摸王紫的脸,轻声唤了句:“小紫紫……”,一大早看到这样的情形还真是煎熬人,只能看着却不能吃。

“千厷?子谦?”王紫唤道,声音还有些沙哑,用了些时间才分辨出面前的人确实是卫子谦和慕千厷,转眸看向旁边,却见李战和卫子楚也在,其他人见王紫睁开眼睛也看了过来,却都穿戴好了,王紫又道:“李战,子楚,你们都回来了……”

王紫本想起来,可是身上酸的厉害,昨晚太疯狂,好像所有的思念都融汇在了那样原始的运动中,尝试起来无果,王紫索性软倒在慕千厷身上,不用看现在恐怕都已经大白天了,她得抓紧时间休息一会儿,否则母亲来了她还得赖在床上……

“小紫你睡,等母亲来了我叫你起来。”卫子谦说道,手放在王紫的腰上,温暖的灵力在她腰间徘徊,那酸痛的感觉顿时也减轻了不少,王紫喉咙发出一声舒服的轻吟,也顺便回应了卫子谦的话,当真放心的睡了。

青龙看了王紫那边一眼,转身走去打开了屋子里的窗户,当那根竹竿支起来的时候,几乎瞬间就迎来了几束探究饿视线,夹杂着浓浓的羡慕嫉妒恨,青龙朝那边的凉亭看了一眼,转身出门。

众人见那几个男人神清气爽的走出来,面上的表情各异,他们当然知道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是他们共同的默契,在昨晚自觉的把空间让给了那几个正牌夫君。

因为他们有一点很清楚,要想成功上位就不能跟这几个男人们计较,他们要功夫的地方是王紫,只要征服了王紫,在跟这几个男人抢人或者插一脚也理所当然了,只是……

虽然清楚这一点,但看着那几个人满面红光,心里还是忍不住的发酵着酸味儿,什么时候他们也能美人在怀,不羡慕这几个魂淡啊啊!

“妙绮和爵爷有消息吗?”

乐九走到顺尧身边,坐下来说道,依旧是那身空灵的气质,声音美妙的每个字都像是音符,真难想象这样一个神人在衣衫退尽的情事中该是什么样子,顺尧没有立刻回答乐九的问题,只是拿那双淡淡的视线看着乐九,好像也在钻研着某样东西。

似乎是感受到顺尧的怪异,乐九眼神也看了过来,只是依旧平静,顺尧靠着椅背,这才说道:“没有。”,两个字清清淡淡,嘴唇并没有动,眉间的金色小剑如雕刻一般,俊朗的面目也好像从未有过表情的画卷。

两人顿时无言,倒是混沌朝这里看了看,乐九七个师兄弟,现在只剩四人,爵爷和妙绮这算是要有情人终成眷属了,乐九这个神人也动了凡心,只有一心问剑的顺尧心如止水。

不过谁说乐九原来不是这样的呢,他们这些人与王紫之间的爱情算是惊世骇俗了吧,乐九认定了就跳下来了,而且义无反顾,昨夜更是六人共度的*,向来顺尧对自家师兄是好奇的吧,只是这种好奇也仅止于好奇而已。

“甜心不出来吗?”天心坐不住了,正要起来上去的时候却被饕餮一把拽了回来。

“我都说过了,不要拽我的头发!”天心几乎是怒吼着说道,揉了揉自己的头发,觉得屡教不改的饕餮简直可恶至极!

“好了,不拽就是了,你就安分点在这坐着,要不然出去溜达溜达,这山谷大的很,小丫头现在在休息,你别上去打扰。”饕餮说道,对于天心的警告并没有很在意,反正他要说的话说了就行。

“我还是在这里等甜心,等甜心醒来我们一起去溜达。”

天心重新坐了下来,就考虑了一翻的功夫,几乎酒吧刚才饕餮的‘罪行’给忘了,这熊孩子恐怕还没意识到,就他这样前脚吃亏后脚就忘的样子,才被几个坏叔叔不当回事,昨天晚上硬是被几个人扯走,本来他还想着跟甜心待在一起的,昨天晚上还一遍一遍的发誓再也不跟这些人说话了,今早起来不照样忘的干干净净。

不久后卫子谦、卫子楚、李战、慕千厷四人也出来了,只留下王紫一人休息,卫子谦还记得他刚回来的时候混沌就喊着让他做桃花酥,说是王紫昨天就在想了,便直接去了桃林,见卫子谦在桃花树上采着新绽的桃花,天心觉得好玩顿时也跑过去帮忙了,虽然他多半是‘辣手摧花’,摘下来的桃花也不适合做食材。

“啧啧……太贤惠……”

混沌在拄着头,看着桃林中的卫子谦,摇着头啧啧的说道,怪不得早就征服了王紫,常言道要征服女人的心,先征服女人的胃,巧的是这话也刚好适用于王紫,换作是他,已经不记得多少年没沾过人间烟火了,味道都快辨不全了,这招给他他还真用不上……

“我哥当年为了这个可是拆了不少厨房的。”卫子楚在一旁说道,虽然卫子谦也是玄武,但是当年傻傻为王紫做那么事情的人却只是他哥卫子谦。

“我什么时候拆过厨房?”卫子谦提着篮子走回来,那里边已经摘了足够的桃花,回来时正好听到卫子楚这么说,便接着说道。

“呵呵……虽然有点夸张了,但我表达的意思不夸张嘛,大家懂就好啦。”卫子楚尴尬的笑着,干嘛拆穿啊,虽然没那么夸张,但是想到卫子谦学厨艺那段时间,家里的厨房确实乌烟瘴气的嘛。

众人在凉亭坐了许久,多半时间是沉默的,反正三年来众人也习惯了,即使这么些人,都不是话多的人,但是偶尔互相拆台,或是说说正事儿也挺和谐,三年,也足够培养他们之间的默契,而这个默契形成的纽带,当然就是王紫。

当王紫走出门的时候,众人顿时齐齐看去,王紫站在门口的回廊上看了看,现在已经快中午了,阳光正是热烈的时候,凉亭下一片阴凉,一众男子坐在凉亭下,看起来格外惬意。

王紫走下去,却见卫子谦正好端着两个盘子走过来,身后还跟着兴致一直很高的天心,手里也端着两个盘子,王紫站定,等着卫子谦一同过来,瞧见他手中的端的正是桃花酥,金黄的外皮,一层一层看起来很有质感,中间裂开的部分像极了盛开的桃花,露出了细碎的桃花馅。

王紫顺手拿了一个放在嘴里,果然如记忆中一样好吃,嘴里的还没嚼完,又伸手拿了一个,惹的卫子谦笑了,口中说着:“怎么起来了?本想晚一点再叫你的。”

“睡不着了,等母亲来。”王紫说道,嘴里嚼着东西,声音听起来不那么真切,但卫子谦也听到了,见王紫精神还好,便也没在劝她回去。

“媳妇儿这东西很好吃吗?”王紫刚刚走过来,混沌就殷勤的扶着王紫坐在躺椅上,自己拉着椅子紧挨过来,说话时眼巴巴的看着王紫手里拿着的桃花酥。

“嗯。”

王紫点头,卫子谦做的当然好吃,见混沌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手里的桃花酥,眼神里似乎就明晃晃的写着‘渴望’俩字儿,王紫顿了顿,把手送上前,混沌面上一笑,直接就着王紫的手吃了那桃花酥,舌头还有空在王紫受伤一卷,留下点点湿润。

王紫看着手指上的口水,她还要吃东西的……可混沌却笑的很开心,一边还说:“确实很美味!”

王紫还在由于自己手上沾了某人的口水,她再吃不就间接接吻了,那边慕千厷已经若无其事的伸过来一张手帕,在王紫手上自己的擦了擦,一边说着:“小紫紫不要光顾着吃,也不管自己饱不饱,歇会儿在吃吧。”

这话说得没错,他们平时没什么机会食五谷,但每次遇到喜欢吃的东西,王紫都会不由分说的吃,也不管自己到底饱没饱,实在是让看着的他们好笑,吃东西还得他们管着。

只是这会儿王紫还没怎么吃,他这纯粹是让混沌的小心思落空了,虽然混沌那不善的气息瞬间绕过了王紫了落在慕千厷身上,可慕千厷毫无压力,只气的混沌自己磨牙。

“唔……”王紫点头,觉得这没什么,但是混沌的气息似乎不太对,想着有点尴尬,忽然在神识中唤人,很快,却见几个人影忽然在不远处出现,却是黑子、永安、青璃。

“小丫头!”

永安刚一出现就风一阵的窜了过来,紧挨着王紫的慕千厷和混沌都没防备的情况下,被永安结结实实的扑到了王紫身上,王紫也没料到永安的出现会这么激烈,她本是坐在躺椅上的,现在被永安压的躺了下去,还好下面有软垫,否则这么一下定然得让她本来就脆弱的腰再受一次折磨。

“小丫头小丫头,你终于醒了,我终于见到你了,我好想你好想你啊!”永安毫无所觉的在王紫身上乱蹭,昨天便知道王紫醒来了,只是今天才被王紫放出来,他等的好着急啊。

“永安,你先起来。”王紫说道,身上的少年一头火红的头发落在她的脸上,那张清隽又有些妖异的脸上满是兴奋,好像怎么都收不住现在心里膨胀的高兴,可是被他压在地下的王紫可并不是那么舒服。

“哦哦好……”永安连连说道,这才注意到他就这么压着王紫,她似乎不舒服,正着急的想爬起来的时候,忽然又俯下身去,那双红眸睁的老大,歪了歪头,死死的盯着王紫的脖子,口中疑惑的说道:“小丫头你脖子上是什么东西?”

说着似乎想证明自己没看错,忽然身受掀开了一些脖子上的衣服,而那纤长白皙的脖颈和上面的一串红梅就这么明晃晃的落入了所有人的视线当中。

“什么?”王紫还下意识的问了一句,手摸向脖子,可在感受到周围很多灼灼的视线时,王紫放在脖子上的手一僵,她似乎知道那是什么了。

“再不起来把你仍了信不信?”慕千厷忽然说道,打破了沉默,手抓着永安的后衣领直接把人拽了起来。

混沌手伸向王紫的脖子,王紫的手挡了一下,却别他直接掀开了,并且抓住王紫的手不让她乱动,另一只手放在她脖子上,指间附着灵力,在那串红痕上拂过,期间那双严重满是痞痞的笑意。

“没了。”很快,混沌收回手说道,王紫放松了些,整理好自己的衣服。

“我只是太想小丫头了嘛……”那边永安也觉得自己被众人鄙视了,嘴里嘟囔着说道,刚才被丢了老远,现在又蹭了回来,蹲在王紫的躺椅身边,笑眯眯的看着王紫。

“小七,你好了吗?”黑子也蹲在王紫身边问道,脸红了红,因为刚才也看到了王紫脖子上的红梅,他知道那是什么,定是昨天晚上留下的,黑子眼神灼灼的看着王紫,想从王紫口中听到她已经无恙的事情。

“嗯,我现在很好。”王紫说道,本想习惯性的伸手摸摸黑子的头,可手刚一动就停了下来,改为抬起身体在黑子额头印了一个吻,黑子是她的男人,不是那个小豹子了。

“真好,只是小七以后别睡这么久了,我很担心,也很想你……”

黑子面上顿时扬起大大的笑,旁若无人的诉说着他的担心,眼中是纯然的喜悦,从某方面来说,黑子比其他人都理智,他会担心王紫,但是从来不会因为担心失去理智,这也许是出于黑子对王紫的信任。

因为在黑子的心里,他从来都坚信,小七说的话绝对不会骗人,他也坚信小七永远不会舍得不打招呼就离开,只是三年的时间太长了,他知道王紫会醒,但也会等的着急。

“好,以后绝对不会了。”

王紫说道,眼神中也露出些笑意,众人不禁侧目,王紫和黑子之间总会有一种奇怪的气场,那感觉好像两个两小无猜的孩子,在一起互相许诺着未来,但是都带着最单纯的认真和执着,人说孩子的执念最深,他们两人就是。

许是王紫和黑子曾经共同度过童年,他们两人之间的气氛许是别人想探究都探究不了的……

“小丫头都没有亲我……”

当然,也有根本就是粗神经没有察觉到这一点的人,比如此时说话的永安,天真无邪的打碎了王紫和黑子两人之间的氛围,用那委屈又不满的声音,撅了撅嘴,让王紫一阵无奈,身边放着这样不食人间烟火又天真的像白纸一样的熊孩子,真是累人……

“好香,好久没吃到子谦做的东西了啊。”

青璃忽然说道,早就闻到一股清香的味道,见王紫身边的位置都被抢占了,青璃先是仔细看了看王紫,她看起来很好,也是,刚醒便可以做那么剧烈的运动了,现在就算有不好也是累的。

于是便一头扎在吃上面了,卫子谦也没阻止,他是知道青璃能吃的,还好他准备了很多,没有都端出来。

“什么东西?”

听到青璃说吃的,永安好奇的说道,好像忘了刚才自己还在委屈什么,探头朝桌子那看去,看到那一盘盘卖相极佳的糕点,顿时也想尝尝了,刚一起身便停了下来,好像想起来什么极重要的事情,返身又在王紫额头上亲了一口,似乎太用力,还发出一声响亮的‘啵’。

看的旁人一阵无语,这熊孩子看似没头没脑的,怎么总是突然袭击……永安则满意了,笑着说了句:“我亲小丫头也是一样的。”,说完便冲向那放着许多糕点的桌子了。

“这是……”永安连续吃了几块也没尝到什么味道,有些失望,看了看青璃,为什么他吃的那么香?看着手中漂亮的糕点,永安觉得自己恐怕这辈子都没口福了,他没有味觉……正失望的想说什么,却被人打断了。

“有人来谷中了。”饕餮说道。

“应该是母亲大人,我们去迎母亲大人吧。”混沌也说道,顿时站起身来,这个时间也差不多了。

“走吧。”

王紫说道,也站起身来,率先向前走去,永安紧紧跟在王紫身边,出了门,走过那条潺潺的小溪,穿过诺大的桃花林,一路上永安东张西望,不停的赞叹着这里太美了。

就在河边的八角亭那里,王紫遇到了迎面走来的人,正是夏筱莲、幻影、机械兽,惊鸿和唐玉也一同前来。

“母亲……”王紫紧走几步,与夏筱莲拥抱在一起,王紫很开心,在夏筱莲面前从来都很放松,好像再也没有空想别的事情,眼中只有那个温婉的女子。

“小紫,你可算醒了,我们都在等你。”夏筱莲抱着王紫,欣慰的说道,面上满是笑意,她的宝贝女儿,从来没有让她失望过。

“让母亲久等了,我现在醒了,不会再这样了。”王紫说道,她更欣慰看到的夏筱莲仍然如此明媚而温婉,她最不希望的就是自己的沉睡让她过度操心。

“你说的话母亲相信,但是以后得有九幽他们监督着,母亲才能真的放心。”夏筱莲笑道,改为牵着王紫的手,只是她说的话却让王紫一愣。

“母亲大人劳累了,咱们快回去歇着,子谦大厨已经备好甜点,就等您鉴赏了。”混沌这才凑上来,笑着说道,那声音仍然带着些痞气,可就这不正经的样子却让夏筱莲忍不住笑,口中也道:“子谦做的东西一定不会错的,哪需要我鉴赏。”

“那不一样,好不好您吃了才可以说。”混沌说道,说着便搀着夏筱莲往回走。

“你这是真要把我当老太婆伺候了。”夏筱莲说道,看着混沌就这么搀着她,忍不住好笑。

“那不能,您永远都是皎若秋月、艳色绝世的奇女子,我这是尊敬您,跟什么老太婆那一点关系都没有!”

混沌立马说道,听着挺贫,但说的确实是实话,夏筱莲虽是王紫的母亲,但是面上看去最多也就是三十岁的模样,月貌花容、端丽冠绝,当年也是另世外域数不清男子倾倒的对象,只是在与王殷天相爱之后经历了太多的事情。

当年出水芙蓉般的清丽多了几分冷静和淡漠,而在生下王紫之后更多了几分温婉,如今在王紫这些人面前,夏筱莲能够露出她真实的一面,若是面对旁人,可没这么好说话。

王紫看着混沌就这么拉着夏筱莲从她身边走过去,把她这个亲生闺女的晾在这里了,忽然间还有些楞,还是一旁的声音拉回了她的神智。

“王紫,身体可是彻底无恙了?”王紫回头,却见唐玉,还是那般潇洒的模样,手中握着一把折扇,几分斯文,更多风流,面上带笑,亲疏得宜,让人很有亲近的感觉。

“嗯,本就无碍,只是沉睡了些时日,一起进去吧。”

王紫说道,冲着惊鸿点了点头,倒是惊鸿的神色似乎有些不妥,虽然还是那般仙姿玉貌,一身越白色的长衫,挺直的背脊,但是眉间偶尔的疲色还是没瞒过她的眼睛。

“你们这两日便在谷中歇息,我派人去找爵爷和妙绮,过两日再一同回花溪谷。”

王紫接着说道,虽然想直接说让惊鸿这就去休息,但是她来说似乎也不妥,便换了个方式,想来惊鸿也是累的,乐九多数时间待在谷中,爵爷和妙绮又要打昏,只有顺尧坐镇花溪谷,惊鸿要兼顾花溪谷、鬼界和凡简介。

现在爵爷和妙绮还闹失踪,惊鸿作为乐九四人的大徒弟,再好的精力都会累,王紫本来还有些事情想问他,见他这样便也不打算问了。

“这样最好不过了,虽然来过几次,但每次都是匆匆而来急忙归去,还不曾欣赏过这里的美景,能停两日求之不得啊。”唐玉说道,这里的环境很美,气氛和奇异的好,像极了世外桃源,真是个好地方,正合了他爱美的心境,看了看一旁一直默不作声的惊鸿,唐玉笑道:

“大师兄,难得有两日歇息,你莫不是还想回去劳碌?”,其实心想惊鸿虽然本就少言,但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便越来越少了,平时琐事缠身,又有师傅的命令,现在王紫都说话了,几位师傅定然会听王紫的,难得偷闲,惊鸿不该偷着乐吗?

“叨扰了。”惊鸿这才看向王紫的说道,只是说了三个字后再无别的,唐玉摇着折扇,如他的心里一样无语,他家大师兄似乎越来越闷了,暗自摇了摇头,转头去看美景了。

王紫也有些怪异的看了看惊鸿,她与惊鸿许久不见了,后来惊鸿负责的事情很多,渐渐独当一面,再加上三年前大战在即,没什么碰面的几乎,虽然隔了三年,她倒是不觉得,只是从惊鸿的话中多少听出些生疏。

王紫也没说什么,许是三年来惊鸿身上的重担让这个仙人一般的男子更多了几分讳莫如深。

……

迎回了夏筱莲,众人在一起多了几分热闹,因为有几个善于活跃气氛的人存在,比如说卫子楚,什么话题都插上嘴,比如说永安,对什么都好奇,比如说天心,也喜欢凑热闹,比如说唐玉,健谈的很。

王紫终于认清了一个事实,她沉睡了三年,倒是九幽他们跟夏筱莲的关系直线上升,都快好过她这个亲生女儿了,仔细算算,也用不着仔细算,她跟夏筱莲在一起的时间都没有三年……的三分之一!

他么之间说起来热络,王紫也体会了一把被冷落的感觉……

“爵爷和妙绮的婚事都准备好了吗?”王紫问道。

“只要他们两个出现,现在就可以成亲。”唐玉说道。

“那我们……就三日后再动身前往花溪谷。”王紫想了想说道,既然都准备妥当了,那就不用太早去了。

“当然好,这里这么美,我恨不得就在这里安家啊。”唐玉说道,虽是有感而发,可是瞬间感受到不同方向的视线放在他身上,那视线带着些预警,唐玉挑眉,几乎瞬间就明白了怎么回事,手中的折扇一摇,又道:“但我这人自由惯了,脚步停不下来,看遍了这里的美景,许就想去别处了。”

感受到那视线这才一开,唐玉心中不由得暗笑,虽然说的是实话,但是隐隐被逼迫着说出来的感觉怎么就那么不舒服呢……不过,话说这里哪个人不是自有惯了的人?到最后不还是停靠在王紫身边再也离不开了?

就连他师傅乐九都包括其中,唐玉心中啧啧赞叹,当日总觉得乐九师傅与王紫只见有些怪,他一直当是自己的错觉,没想到是真的,他本以为乐九师傅这辈子都不会近女色啊……

……

第二天,已经是下午的时候,惊鸿从房间走出来,却见院子里就只有王紫和九幽在,惊鸿顿了顿走下来,他当真是累了,往日又休息的时间也不曾睡的这么沉,从昨晚睡下之后竟是一直到现在才醒来。

走进时才看到除了王紫和九幽之外还有一人,准确说是还有一个魂魄,却见那魂魄也像模像样的坐在椅子上,面目很模糊,并不清晰,整个人的身影也有些朦胧,这个魂魄倒是有些怪,学着王紫的样子拄着头。

“你醒了。”王紫跟惊鸿打招呼。

“嗯,其他人呢?”惊鸿点头,坐下来问道。就剩王紫和九幽在,多少有些怪。

“母亲他们就在河边,应该快回来了,还有些人去准备给爵爷和妙绮的礼物,应该会晚点回来。”王紫如是说道。

“什么礼物?”

似乎是王紫那么自然的语气让惊鸿侧目,本来维持的疏远似乎也有些维持不下去,惊鸿看着不远处的女子,这个女子、他很久没见了,三年间她沉睡的时候他也只来看过一次,他以为就像他们很久没见一样,两人之间的距离也会自然书疏远,虽然他们之前也并未很亲近过。

只是,再见面那一刻,他才发现,王紫对他的看法从未变过,在她的角度,他们之间的距离也从未变过,反倒是他,他想划开两人之间的牵连,却很快发现自己的举动幼稚的可笑,因为在王紫心里,也许他们之间从来就没有过牵连……

九幽抬眸看了看惊鸿,惊鸿礼貌的点头,面上平静,可那洞穿的视线却好像看到了他心里……

“他们大婚的礼物,是什么我还不能说。”王紫说道,听到爵爷和妙绮要成亲的时候她就想过给他们备什么大礼了,今天方才让人去准备。

“这么神秘,我倒是有些想见识了。”惊鸿不由得说道,能让王紫去准备的礼物,定然不简单啊。

“也许你见到会失望……对了,凡间界的阴司也是你在管理吗?”王紫说道,昨天就想问这件事,但一直留到了今天,果然今天惊鸿的气色好了很多。

“嗯,你想去看吗?”惊鸿点头,想到凡间界的轮回是王紫创造的,她刚醒来,想看看现在的凡间界是什么样子也在情理之中。

“这个不急,只是我要推荐你一个人,帮你分担一下。”王紫说道,说着唤出了司马戍,看向惊鸿,又道:“这是司马戍,他懂很多,你可以交给他一部分事情。”

司马戍现在已经是黄阴二阶的修士了,再加上他史官的过去,心思缜密,本身又是鬼修,再放在她身边倒是有些屈才了,她没说让司马戍做什么,只说让惊鸿去安排,他一手将凡间界的阴司打理到现在基本上进入正轨的程度,她并不打算插手。

“见过惊鸿公子。”司马戍向惊鸿点头,其实本人已经与人类无异,惊鸿看了看,见司马戍眼中沉稳老练,四平八稳,又是与王紫之间有契约关系,可信任,当即便觉得此人不错,正适合打理阴司的事务。

“司马戍,你会些什么?”惊鸿点头,接着问道。

“老夫会的比较杂,惊鸿公子可以吩咐一些事情给老夫做,然后再定夺交给老夫什么指责,不过老夫曾是史官,若是与撰记有关,老夫定然能够胜任。”

司马戍说道,之前王紫已经跟他说过让他去阴司了,他倒是很愿意,王紫现在身边已经没有什么闲人了,司马戍也不愿一直无所事事,不如去阴司掌握一股力量,日后也好为王紫献上微薄之力。

“好,后日我们绕路前去凡间界,我先送你去阴司,轮回册至今无人长官,此事又是至关重要的大事,此番正好交由你做。”惊鸿说道,当即决定了让司马戍做什么。

“听从公子安排。”司马戍拱了拱手,其实心中也有些惊讶,掌管轮回册,那就是生死簿啊!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心中更加谨慎,他必须做好。

正在这时,却见一直坐在另一边的魂魄忽然飘了过来,围绕着司马戍转了两圈,而这魂魄当然就是寒巳了,王紫看着寒巳,寒巳传回来的情绪似乎是疑惑,他在疑惑什么?

司马戍也没明白寒巳为什么围着他转,却见寒巳很快离开了司马戍身边,飘回了王紫身边,双手拄着头端详着王紫。

“你怎么了?”王紫不由得问,这两天寒巳总是在疑惑,好像一点小事都能让他苦思冥想很久,可是王紫又猜不准他在想什么,所以大多数时候也帮不上忙,只能看着寒巳像是走到死胡同的孩子,自己迷路很久然后遗忘或者自己想通……

寒巳看了看司马戍,忽然伸手去抓王紫的手,在靠近的时候很小心,似乎怕再出现以前那样,一不了心就让自己的手掌穿过去,直到两人的手重叠在一起,寒巳的手握起,两人的手还真像是牵着的,只是两人都不会有感觉而已。

感觉到寒巳传来低落的情绪,王紫也看了看两人似乎交握的手,瞬间有些明白,难道寒巳知道司马戍本也是魂魄,只是现在已经脱离了魂魄的形态,所以他再失落?

“你也会的,你已经进步了。”

王紫说道,不管寒巳能不能听懂都像是跟正常人说话一样跟他交流,事实上寒巳真的进步了很多,他回对周围的事情作出思考了,他越来越多的疑惑就是证明,不像是以前眼中什么都没有,他对周围的感知已经从单纯的直觉转变到了主动去观察了,这也让王紫心中欣喜。

寒巳似乎知道王紫在夸他,方才的低落的情绪瞬间变得喜悦起来。

“他莫不是……是七道内的魂魄?”

这时,惊鸿有些不确定的说道,这般虚幻却强大的魂魄,不是鬼修,只是一具魂魄,而没有修行却能有这么强大的力量的魂魄、就还有七道内的魂魄了,虽然身死,但是魂魄会保留生前强大的力量,本以为七道这么飘渺的地方,也只存在在传说中,却不想今天被他看到了。

“嗯,是。”王紫点头,惊鸿竟也知道,不过有乐九他们做师傅,知道这些似乎也不意外了。

惊鸿见王紫点头,不由得多看了几眼寒巳,正在这时,外面笑闹的声音传来,听起来很热闹,几人看去,却见是夏筱莲他们回来了,收获不少,每人手里都拿着一个竹篓,都是今天下午的战利品。

“甜心你没去可惜,不过我们捕了很多野味儿和鱼,今天晚上有大餐吃了!”

天心拎着一只野兔和一只山鸡跑过来炫耀,虽然这玩意儿这里随便一个人出马都能吓死整个山谷的走兽,但那样就不好玩了,非得自己亲自去抓来才行,还是不带用灵力的。

“真的有大餐吃了。”

王紫点头说道,都说是做给她吃,分明是他们玩嗨了,眼神看向新来的人,随众人一同进来,现在太阳还没落山,谷中也很暖和,可他仍是披着一身厚厚的狐裘,手拢在狐裘内,像是极怕冷一样,此人正是冷殇,今日谷中倒真是热闹了,故友都聚齐了。

------题外话------

你们动手吧,我不还手,但是别打脸,我靠这个吃饭的,也别打手,我还码字的(咬手绢ing……)哥好爽的再签一张欠条肿么样,肉肉真的不敢写咩(T_T)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