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七章 温馨

“睡了三年,本来还担心你会不会谁傻了,没成想非但没傻还聪明了,是谁教你这么皮的?”

几人都是一愣,青龙揉了揉王紫的头,笑着说道,王紫偶尔流露出来的淘气的样子几乎让他们看呆,总觉得以前那个呆呆的王紫越来越生动了,这让他们打从心眼里高兴,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有快乐有悲伤,他们看到的是王紫越来越开心,越来越释放自己,这样的变化让是他们都欣然看到的。

“皮?”

王紫理了理被被揉乱的头发,看着青龙疑惑的问道,但是非但没得到解答,还换来其他人忍俊不禁的笑,王紫趴在九幽肩膀上想了想,皮……许是好的意思,但是谁教她了吗?还真的没有,天极图和紫极阵大多数时间都是她自己闷着。

那种闷的感觉太难受,她不止一次的想赶紧出来见到他们,想说话,想看到他们笑,享受过被人环绕的感觉,就再也戒不掉了,在天极图内的时候忍无可忍到跟归鸿大打出手,紫极阵内,除了专注苦练神识之外,无聊的时候就差自言自语了,说起来外面过了三年,她睡着也过的也并不舒坦……

青龙是在说她变了吧,也许是的,她变了,应该说她一直都在变,而改变她的人就是他们,因为他们的出现她的生活越来越丰富,就好像原先单调的色彩在他们到来之后一笔一划的上了色。

就好比这片山谷,原来本是在她梦境中才会出现的场景,对于很久以前的她,这样的地方看似简单于她奢侈不已,然而当初的梦境在如今实现了,她当然要有与这片桃花源匹配的心境,否则怎对得起他们一路甘苦与共?

“母亲呢?”王紫忽然问道,想到这片桃花源缺的就是父亲和母亲了,想来母亲也一定在安全的地方,但还是亲自问了放心。

“在花溪谷,这些天花溪谷要有喜事,母亲本来一直守着你,前几天才被乐九请去。”混沌说道。

“哦对了,是谁要大婚啊?”王紫忽然直起身体,想起了刚才在矮树林里偷听到的,而缺席的卫子谦、李战、慕千厷、卫子楚就是去找那落跑的新郎和新娘了。

“呵呵,媳妇儿你猜猜,猜猜是哪家新郎新娘能在大婚在即之时闹脾气跑的一个比一个远?”

混沌挑眉,神秘兮兮的问道,其他人也没有要说的意思,王紫只好自己去猜,听着混沌的线索,王紫张了张口本来要说,混沌也做出洗耳恭听的样子,可见王紫忽然闭上了嘴。

要说闹脾气,花溪谷除了爵爷和妙绮还能有谁?可这个想法刚刚出现几乎就被王紫掐灭了,他们两个成亲、这也太惊悚了吧?想到两个人成亲之后花溪谷定然鸡飞狗跳永无宁日,可别人又一时想不到,乐九的弟子们她还没有都见过,但没见过的也听说过,之前并没听说谁有结婚的伴侣,莫非是这三年间他们之中谁有了归属?

最终王紫还是摇了摇头,表示自己猜不到。

“小紫别急着放弃啊,你再猜猜,就你已经猜到的,第一时间想到的,你说出来,猜错也没关系,要是都给你知道了那就不叫猜了。”腾蛇也跟着说道,反正这事儿还是让王紫亲自说出来比较有趣。

“……爵爷和、妙绮?”王紫顿了顿,看腾蛇一副鼓励的样子,只好试探着说道,虽然在说的时候就准备好了被他们笑话,而且听她说完后几人确实大笑出声,却不是在笑话她。

“哈哈,就是这两个冤家啊,我们刚开始听到的时候也以为是乐九在开玩笑,结果没想到还真是!”腾蛇笑着说道。

“爵爷和妙绮怎么会……”

王紫看向乐九,即便是知道了事实王紫也还是很不能相信,她从来没从那两人之间感受到过安静的氛围,她很怀疑成亲是不是也是两人的玩闹,而且事实证明,大婚还在准备,两人就各自消失了,害得劳师动众的派人去找,更让人头疼的是,妙绮和爵爷俩人想躲,别人找出来的概率真心很低。

“妙绮和爵爷本就是一对,只是当年出了些误会,两人才各自将感情抛置一边。”乐九见王紫欲言又止,点了点头肯定了她的猜测摘,这才说道,引的王紫不由得睁大眼睛,她并不是八卦的人,但若是爵爷和妙绮的八卦、那就另当别论了。

“还是我来说吧……”腾蛇拉着座椅靠近了王紫一些,接着乐九的话兴致勃勃的继续说道:“话说这俩人本就是一对情投意合的情侣,但是当年乐九的师傅,当然也就是爵爷、妙绮、顺尧他们共同的师傅,也就是上任的花溪谷城主。

其中一位城主是妙绮的亲爹,当初妙绮和爵爷还属于地下恋情,他们的四位师傅还并不知道,于是有一天妙绮的亲爹觉得自己的女儿该嫁人了,这无法无天的性子也该收敛收敛了。

正好当初仙界有位家世地位都不错的女子钟情于爵爷,也是门当户对啊,于是妙绮的爹与三位城主一商量,觉得可以给妙绮和爵爷各自安排亲事了,于是就把妙绮指配给他的另一位师兄,并且也为爵爷指配了那位钟情于他的女子。

爵爷和妙绮的事情四位城主不知道,可师兄弟之间是知道的,所以后来的情况就变成了,除了那位不知情的女子欢欢喜喜的待嫁,其他三人没一个乐意的,偏偏妙绮和爵爷二人没有在一开始就把两人的情投意合的事情告诉四位城主,等到定了婚期,万事具备只欠东风的时候,那位师兄看不下去了才将此事告知四位师傅。

四位师傅听了勃然大怒,爵爷和妙绮两人一直以来都是花溪谷的两个小霸王,两人都是那么尖锐的性格,他们万万想不到这两个人之间会产生感情,这一场乱点鸳鸯谱,也多是因为爵爷和妙绮两人不当回事才走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

二人本以为不愿意便不成亲了,了师兄那里好说,另外一位姑娘可还等着呢,人家在花溪谷也是有头有脸的人家,被这么愚弄了一回,妙绮的爹盛怒之下决定大婚如期进行,就算这鸳鸯谱点错了也得继续下去。

可爵爷和妙绮向来不是听话的主,见这里说不通,两人便携手私奔了,留下了红烛红幔,满堂宾客,成了一场笑话,结果当晚,那位新娘就在婚房之内自绝,满屋子的血,让欢欢喜喜的一场婚礼变得再也不能挽回。

爵爷和妙绮得到消息之后已经是几天之后的事情了,两人匆匆回来,可是满堂红已经变成了灵堂,四位城主亲自主持的丧事,妙绮的爹更是当场就跟妙绮断绝了父女关系。

此后不久,花溪谷原先的四位城主便隐退,由乐九四人继任,而爵爷和妙绮、算算都有几千万年了,两人吵吵闹闹,谁看谁都不顺眼,同为花溪谷的城主,还是无法无天的性子,但到底收敛了很多,对感情之事也闭口不谈。”

腾蛇说完感慨的摇了摇头,本来觉得两人的这么传奇的过去也挺具有戏剧性的,但是说起来中间隔了一个无辜的生命,到底不适合拿来作为妙绮和爵爷不羁过去的笑料和谈资。

但是事情已经过了这么多年,妙绮和爵爷也在用这种对感情之事一概不提的方式为当初的自己赎罪,已经够久了,逝者已矣,也许轮回之中那个死去的女子早已经历几世的幸福,他们二人用这么久的时间洗礼赎罪也够了。

“……那他们如何打破僵局的?”

王紫听了也是感慨,妙绮总以捉弄人为乐,爵爷更是玩闹至上,两人都是没心没肺的样子,但绝对都是性情中人,否则如何能这么多年隐藏了真正的感情,明明最爱的人就在对面,还要受着不能日夜相守的煎熬,还要做出你的事与我无关的姿态,对待感情之事只字不提,近乎冷漠,可那冷漠之下两个炙热的心从来没有熄灭过。

如今能破冰重提大婚之事,王紫心中也为二人开心,总有那么一个契机让两人破镜重圆的,两人能同意就好,总之打破了的僵局,就好像已经敞开的大门,怎么都挡不住阳光的走进,就算两人现在丢了,这婚事也定然能如期进行下去。

“哈哈,这事儿跟小紫你还有点关系,就在十几天前吧,爵爷、妙绮、顺尧三人同来看你,见你迟迟不醒来,妙绮当时对着你说、你是你再不醒来她就把弟子都嫁给别人……哦是娶了别人,爵爷说她乱点鸳鸯谱,谁会听她的,妙绮说师命不可违,顺尧在一旁说当初不知是谁在师命和父命面前照样我行我素。

然后这话题就一发不可收拾了,两人当着所有人的面把当初的事情几乎吵了一遍,我们听的云里雾里但也大概听懂了,妙绮说若不是爵爷没担当也不会变成最后那样,爵爷说要不是妙绮感情不坚定他也不会不跟师傅承认。

然后……让我想想是怎么回事来着……哦,顺尧趁机说再给你们一次机会两人还是缩头乌龟,然后两人就急了,异口同声的说‘本姑娘才不会’‘爷才不是缩头乌龟’!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腾蛇说道,想到当初那个场景还是觉得很好笑,两人吵红了脸,不知不觉就把所有的事情说开了,而顺尧那激将法才用的妙,至今爵爷和妙绮两人在说完最后那句话后很长时间的呆楞表情让他想起来就乐。

“既然这样,我也得出点力,北皇,你派影子去找人。”王紫听罢很快说道,虽然是开玩笑,但是还把她的男人指给别人,王紫觉得自己不做点什么真不合适了。

“好。”北皇点头。

“顺尧莫不是就是当初被指婚妙绮的师兄?”王紫又道。

“赫!小紫你太聪明了!你怎么知道的?”腾蛇一拍大腿,惊奇的说道。

“是你太笨,顺尧心如止水,任妙绮和爵爷掀翻了天他都不会多说一句,这会儿倒是主动引导两人说出了当年的事情,而且两人一旦答应下来,这事情便是没有回旋的余地了,顺尧对这件事情这么关心,当然很有可能就是当年的另一位当事人,怕是这么多年这件事情也是顺尧心里放不下的吧,正好借此机会了了。”

青龙在一旁说道,惹的腾蛇一记白眼,虽然青龙说的头头是道,腾蛇还是怒囊了一句“就你聪明,闷骚龙”。

“日子定在什么时候?”王紫问道,眼睛眨了眨,似乎计算着什么。

“就在五日后,当时怕他们两个反悔,当天回去就把这事儿安排下去了,没想到中间还是除了岔子。”青龙说道。

“五天……全力找人,到时候我们也去凑热闹。”王紫说道,妙绮和爵爷的婚礼,怎么说都得去啊,一定会相当热闹的。

“呵呵,小丫头好像很感兴趣。”饕餮笑道,总觉得王紫还在算计着别的,那双漆黑的墨眸中闪过某种狡黠的光,快得让人几乎抓不住。

“蒽,这算是我们家的喜事,当然高兴。”王紫点头说道,不管是出于卫子谦几人的关系,或者是乐九的关系,抑或是她自己与爵爷和妙绮的关系,她都认为他们是一家人,妙绮和爵爷的婚事,算是家里的第一件喜事了,值得大肆操办一回。

“必须找到妙绮和爵爷,否则怎么对得起小紫这句话。”腾蛇说道,刚才还都不愿意去找人,现在得了王紫的话,几人都是一反常态,掘地三尺也要把两人挖出来。

“这里是什么地方?”说完了妙绮的事情,王紫四处看着,心思才再次回到这座山谷。

“我们专门找的一个位面,与仙界的层次内,怎么样,这里是不是很美?”穷奇说道。

“是,我很喜欢,这就是我想象中的样子。”王紫点头,嘴角带起些笑。

“带你去转转。”九幽说道,在这里也坐了很长时间,王紫刚醒,想着带她看看这里的景色,放松放松。

“唔。”

王紫点头,站起来打算走,一只手却被一人抓住了,那手掌也有些肉嘟嘟的,王紫回头一看,却见天心睁着那双七色琉璃一般的眼睛有些可怜兮兮的看着她,好像在控诉她忽略了他这么长时间,王紫自然的拉着天心的手走,天心这才眉开眼笑。

“我当时谁,你这奶娃娃怎么长大了?”穷奇在身后拽了拽天心那长长的头发,直拽的天心一个趔趄,顿时怒目回头,张口就喊:“你才是奶娃娃!你们全家都是奶娃娃!”

看天心的样子,就好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炸毛的样子很是可爱,怒瞪着那双好看的眼睛,呲着牙,估计是习惯了自己在本体时总这样示威了,没料到自己这样更添滑稽,惹的穷奇更加开心的笑,之事那笑在天心的眼中是在恶劣。

“以前、我们全家就我一个,现在嘛……”穷奇面上还带着笑,漫不经心的说道,话停在了关键的时候,眼神在王紫和其他人身上扫过,天心本来还疑惑,顿时也有些明白了,穷奇把他带沟里了!

“天心,穷奇再跟你开玩笑。”

王紫拉着天心的手往前走,看天心磨牙的样子只好出言安慰,天心回头,一秒钟变的软萌,都怪那个恶劣的穷奇,总跟他过不去,穷奇耸耸肩,率先走到了前面,可天心刚走两步,头发又被拽了一下,天心愤怒的回头,几乎气的跳起来了。

“刚才是谁拽了我的头发!”天心怒道,瞪圆的眼睛在身后几人身上扫过,可是几人都是一副‘不关我事’的样子,没人承认,天心怕是气急了,忽然说道:“敢做不敢当,你们不男人!”

几人好笑的看着天心,这奶娃娃好像还真的长大了,只是如果这些早就修炼的老狐狸们会被他这么小儿科的激将法激怒的话,那才是不对劲了,青龙上前,以身高的绝对优势摸了摸天心的头,又用大人的口吻说道:“小天心,我们是不是男人小主人知道就行了,好了不要气了。”

青龙说完还意有所指的看了看王紫,看他说话的样子多正经,那表情几乎都把天心唬住了,说完便施施然从甜心身边走过去了,只留天心一个人楞了楞。

“不要摸我的头!你们都不准!”忽然间回神,天心跳起来冲着青龙的背影说道,显然把他没听懂的忽略了,见他炸毛的样子,王紫刚刚抬起的手僵在了半空,天心瞥见了,马上收回了视线,抓起王紫的手放在自己头上,眯了眯眼好像这才得到点安慰,嘟囔着说道:“只有甜心可以!”

“你们不要欺负天心了。”

王紫冲着几人说道,几人点头的点头,耸肩的耸肩,反正没什么诚意,王紫看了看天心,她已经说了,但显然没什么效果,这是他们开玩笑的方式,也是因为他们真心把天心当成了自己人,否则定然不会如此,只是天心要能应付的了成长过程中这些坏叔叔们三天两头的玩笑,恐怕还需要很长时间吧……

……

从王紫醒来这片美丽的山谷便充满了欢声笑语,整座山谷都飘着温馨的味道,王紫随众人在山谷内外看了看,发现这里真是无处不美,想来这三年他们定然花费了不少心思打造这里。

王紫醒来的消息已经通知夏筱莲和卫子谦还有慧远他们,但魔界以及妖界,还有其他界面,因为之前大肆为王紫收集信仰之力,三年来外界关于王紫的热度并没有因为王紫的沉睡而沉寂下来。

反而三年来愈演愈烈,六界内的‘王紫热’一刻都未曾停下,王紫从即人口中得知,六界三年来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最大的变化当然是鬼界,一切都在重新整顿中,鬼界的界主一直都没有合适的人选担任,因此三年来都是花溪谷搭理鬼界的事情,鬼界当初被英足搅的乌烟瘴气,可想而知接受之后麻烦事情有多少,以惊鸿为首的几个弟子几乎两年多没离开鬼界,今年才稍稍进入轨道。

仙界恢复起来很快,展现了他们战后强大的生命里,长天派的演阵院现在几乎成了门派最热闹的院派,与三年前的冷清完全是两个极端,现在去长天派求学的人有一半人几乎都是报名了演阵院。

当初苍岚城时王紫临时组建的阵法小组,以司空长歌和池天翰为首的十五人现在更是已经升任演阵院的十五位授课先生,司空长歌前段时间还打破纪录成了长天派最年轻的副院长!

王紫听了当真是有些惊讶的,但是惊讶之余却免不了欣喜,打从心眼里开心,从很久以前她就发誓,要将阵法带入这个世界,让六界重新为阵法的魅力这幅,现在看来,她已经做到了。

“乐九,玄乙到底是谁?”王紫问道,在齐恒大陆时关于逍遥四散人的传言多数是假,但是玄乙此人定是乐九四人认识的,因为她清楚的记得在得知她得到了玄乙绝学的时候,死人当时的重视。

听到王紫如此问,乐九并没有立刻回答,王紫看着乐九那美好的侧脸,隐约觉得这里边也有故事,想起妙绮当初得知玄乙绝学在她手里时似悲似喜的样子,玄乙许是他们共同在意的人吧。

“我们师兄弟七人,一人远走云游,一人与凡间界的女子相恋,毁去一身修为留在凡间,另外一人痴迷于阵法,六界之内寻找阵学遗迹,自创玄乙绝学,只是后来死于一个前人遗迹当中,他的玄乙绝学也不知去向,也是你与阵法有缘,也是玄乙一辈子执着没有白费,玄乙绝学到了你手中,他始终可以安息了。”

半晌,乐九才缓缓说道,王紫顿了顿,这些她竟然不曾听说过,也是啊,这些都是乐九的过往,她不曾问过,这些事情也算不得美好的过去,乐九也不会拿这些来给她讲,徒添沉重罢了。

王紫握住了乐九的手,那手心的温度很暖,乐九反握住王紫,自然的牵着,却听王紫说道:“等我将玄乙绝学补充一下,还有五行圣人的阵法,将阵学传承下去。”

虽然从他们的口中得知现在仙界的修士学习阵法的热情很高,完全没有了以前提到阵法就鄙夷的状况,这是她也清楚,就算是演阵院,阵学的系统也并不完善,还没有能长远传承下去的能力,没有系统的真学知识,这一场阵学热,还会跟五行圣人任职演阵院院长时一样,长久不了。

玄乙绝学已经很系统了,囊括了阵学最扎实的基础,再加上五行圣人高深的阵法,定然会收到很好的效果,她在传承玄乙绝学的时候就发誓,绝不让玄乙绝学在她这里中断,所以她如此做绝对不是因为玄乙是乐九的同门师弟,也是她迟早要做的事情。

“玄乙一生将阵法看的比他自己的生命都重要,我们劝不得,但身后有你的这番作为,他定不会有遗憾了。”乐九垂眸看了看王紫,那双冰蓝色的眼睛迎着黄昏的霞光,映上了一层暖黄,如他此刻的心里,始终弥漫着温暖。

“小主人你要收徒吗?”青龙在一旁问道。

“收徒?”王紫反问,这个她倒是没想。

“当然,莫不是你打算把玄乙绝学和五行圣人的阵法白送给世人,让他们自己去琢磨?”青龙笑道。

“这个……我本打算交给司空的。”

王紫说道,收徒的事情她可从来都没想过,收徒的事情太慎重,她拜过的师傅就只有慧远一人,也是因为慧远在她新生的时候给她的帮助太多,她打从心眼里尊敬他,而至于她修炼到现在这个地步,从来都是自己钻研,所以她对师徒的关系向来很慎重,让她收徒、这不太可能。

她并不认为自己有耐心去全心教一个徒弟,收徒代表着收责任,这一点她还是很清楚的,想到此,王紫又摇了摇头,她可以指点,但不会收徒的。

“你就将玄乙绝学和五行圣人的阵法交给司空长歌?”青龙确认一般的问了一遍。

王紫看了看青龙,那样子好像在说‘有什么问题吗?’,见王紫还没明白青龙的意思,东乾在一旁为她解释道:“王上,司空长歌是你信任之人,你要将这两样以后一定是阵学宝典的书交给他也没问题,但是王上你要的是将玄乙绝学传承下去,将阵法传承下去。

可仙界的修士良莠不齐,你交给司空长歌,只能成就他一个人,阵法会发展成什么样子你不能预知,但可以肯定的是,不会按照完全顺利的情形发展,仙界的人学习阵法是冲着你来的,如果阵法迟迟不再创辉煌,这个热度迟早会降。

既然如此,最好的做法是用你的名义令立门派,门派以阵法为尊,独树一帜,这样你大可放心将玄乙绝学、五行圣人的阵法,当然还有你自行编撰的阵法投入门派,以此传承。”

青龙点了点头,东乾说的真是他的意思,王紫这才茅塞顿开,当机立断的说道:“就这么办,等爵爷和妙绮两人的大婚过后就筹办门派的事情,但是这个门派要在魔界开设。”

“呵呵……”东乾不由得笑了,其他人也笑,王紫真是越来越护短了,有好事情都要先给魔界,恐怕要让那些望眼欲穿的仙界修士眼红了。

“这样,我这就吩咐手下去选地方,其余的事情等爵爷和妙绮的大婚结束后王上再行定夺。”南阙也道。

“嗯……”王紫点头,脑海中已经在想具体要怎么安排了,比如谁来担任教学的重任,比如招收多少弟子,真要安排的话,阻碍也不少啊……

“对了,凡间界现在如何了?”

王紫又问,暂时将成立门派的事情压下,等她日后慢慢想,她当初只来得及编制了凡间界的法则,可是最重要的轮回并没有人去执行,王紫眉心皱了起来,这可是大事,若是三年来都没有人完成她后续的事情,她就不算拯救了凡间界,反而带来了一场毁灭。

“放心放心,你将凡间界与六界的轮回分开,独设轮回,这在惊鸿接收鬼界后就知道了,凡间界的轮回是冷殇一手完成的,现在运转的很好,慧远将佛门的灵钵带来,由混沌将弱水的源头之水分去凡间界的阴司一部分,包括黄泉,包括黑水,三年来已经发展的很完善了,呵呵,现在凡间界的阴司也是花溪谷在管着。”

梼杌说道,似乎想到了花溪谷成为三年来最忙的人,觉得有些好笑,随即又道:

“凡间界现在变了很多,当初界面支柱的动荡给凡间界带来毁灭性的打击,但是凡间界好像浴火重生,一切都变了,竟也有了适合修炼的氛围,灵气浓郁,凡间界的人类也出现很多异变,在不修炼的情况下出现超能力,许是灵根的另一种表现形式吧,总之凡间界要完善的还有很多,以后你定要去看看,毕竟这是你一手创造出的新世界,为此你还沉睡了三年。”

“嗯,我倒是有合适的人选,帮花溪谷分担一下重担。”

王紫点头说道,听来也很想好奇了,不过既然是冷殇做了后续的事情,她便真的可以放心了,既然她开了头,定然不希望之后都是一团遭,还好,冷殇既然能在当初传授给她编制法则的能力,他所拥有的能力一定是比她想象中更夸张的,这些由他来做定然没什么难度。

“是谁?”腾蛇问道。

“司马戍吧。”青龙几乎是跟腾蛇同时开口的,腾蛇听了一愣,还真是,他怎么就没想到,如此*裸的对比之下,腾蛇撇了撇嘴,不服气。

“嗯,改日就让司马戍随惊鸿一同前往凡间界。”王紫说道,不管是修为还是个人能力,司马戍做凡间界阴司之主也够格了,这些还在完备当中,若是日后由更合适的人选,司马戍当然也可以让贤。

……

此时天色渐晚,众人惬意的在谷中走走停停,傍晚时候正好回到了小院当中,王紫坐在竹亭下,觉得这样的生活真实惬意不已,只是一天就让她如此沉醉了,望着那片落日的余晖下绽放着别样美的桃林,王紫开口说道:

“从小我便很喜欢桃花,因为母亲很喜欢,那时我与母亲的院外就是一片桃林,那时觉得桃花酥与桃花酿定时人间美味,只是我还没尝过母亲做的。”

“呵呵,媳妇儿你这话要是让母亲大人听到,就是星夜兼程也要赶来给你做满桌的桃花酥,喝不完的桃花酿啊。”

混沌坐在摇椅上,惬意的晃着,听了王紫的话不由得笑道,但心里却很柔软,如此平静的听着王紫讲述自己的事情,这也是他梦境里才出现过的场景。

“子谦做的就很好吃。”王紫又道。

“母亲大人明早动身,子谦现在应该应该就在路上,这个靠谱儿,只要媳妇儿你能吃得下,要多少都有。”混沌又道。

王紫笑了笑,被混沌逗乐了,其实她馋的不是桃花酥和桃花酿,只是那梦寐以求的味道终于尝到了,是有家的味道,现在、就只有父亲还没消息了……

众人就这样有的没的闲聊一通,那迟迟不肯落下的太阳也渐渐隐去了,山谷中很安静,偶尔有虫鸣之声,听起来也格外悦耳了,王紫回到自己醒来时那个竹楼,其他人则人各自回到各自的房间,这里房间的归属许是早就划分好了,就长期分配的,当然也有临时的客房。

只是,别人都回去了,剩下的这几个人……

那边青龙刚刚掌了灯,屋内顿时充斥着温暖的灯光,王紫则坐在椅子上,看着跟进来的几人,各自找地方做好,而且看样子便没有走的打算了,王紫顿了顿,她不傻,留下的人是九幽、穷奇、饕餮、青龙、乐九,这五人都是她的正牌夫君……

“我们……我们要秉烛夜谈吗?”王紫开口,眼神扫过五人,停顿了一下让自己淡定一点。

“小主人是这样想的吗?”青龙也走过来坐下,挑眉反问王紫。

“嗯……”王紫硬着头皮点头,见五人的视线都放在她身上,微微清了清嗓子又道:“夜深了,不如……”

“不如我们睡吧,也好,夜晚的时间那么短,我们又这么多人,还是闲话少说为妙。”饕餮直接接过王紫的话说道,那强硬的样子好像王紫多说一句都不行了,说着便站起身朝王紫走过来。

“不是,刚入夜,时间还很早,不用睡了,我一点都不困。”

王紫抓着椅子的扶手,身体下意识的往后坐了坐,饕餮的话让她汗毛都竖起来了,她真的要跟五个人……吗,上一次有妙绮的魅药,过程她并不清醒,但是事后她可是休息了很久才缓过来的!

混沌他们什么时候这么自觉了,把空间完全留给了他们,现在她说这些还有用吗?怎么感觉自己说什么都那么无力……

饕餮面上带着笑,好像在笑王紫别再做无谓的挣扎了,要抱王紫起来的时候,却发现王紫的手紧紧的抓着扶手,差点给他连带椅子也一起抱起来。

“呵呵……”饕餮不由得笑出了声,放开王紫的腰,改为握住王紫紧紧抓着扶手的手,口中说道:“乖,放开吧,这椅子救不了你,还是……你想就在这里做,本来我们心疼你,要抱你回床上的,不过这里、我一点都不介意的。”

‘轰……’王紫脸上瞬间充血,看着饕餮,整个人几乎呈现呆滞的状态,他说的这么直接,王紫几乎不知道怎么反应了,下意识的看了看九幽,却见九幽背着光,一副不发表意见的样子,上一次九幽也不曾反对,眼神飘向乐九,那个不占凡尘的神人,此时仍然空灵的几斤圣洁,可对她透过去的视线也不予理睬,好像在默许,不,他也是参与者……

“哎,是谁说会乖乖听我们的话,是谁说我们最重要,是谁说为了我们可以做任何事情的……”青龙就坐在旁边,翘着二郎腿,摇了摇头似乎感慨又似乎难过失望的说道,那幽怨的声音飘进王紫呆滞的脑海中,引的王紫而中嗡嗡的响。

这些话是她说过的,可是、可是这也包括这些吗?

“小丫头,你迟早得习惯,你的夫君不能是一个人,你忍心看着我们忍耐吗?傻瓜,我们不是在逼迫你,也没什么难为情的,在我们面前完全敞开你自己,把自己交给我们,你不放心吗?”

饕餮声音放软了一些说道,那声音蛊惑一般轻轻的钻进王紫的耳中,然后在她心里一点点扎根,让她清晰的认识到,没错,她的男人不只一个,她躲得了一次可以后呢?总不能一直这样躲着吧?

最重要的是,如饕餮所说,既然是爱,在他们面前敞开所有得自己又有什么不妥?不管是害羞得、难为情得、甚至是羞耻的,那都是她,有什么可回避的,他们,值得她分享所有私密的一面……

却见王紫渐渐松开了紧抓着椅子的手,抬起胳膊环上饕餮的脖子,饕餮一笑,轻松的抱起王紫,如此把王紫裹在他宽大的身躯里,看起来还真像是在抱小孩。

饕餮把王紫的放床上,自己也脱了外衣上去,王紫看了看这张梨花木的大床,醒来时还在想这床真的大的有点离谱,够她在这上面滚好几个来回了,而且这间卧室也很大,到现在她才明白了这其中的深意。

看着陆续脱掉外衣上床的几人,满屋子侵略的味道,还是让王紫紧张了,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王紫想着,忽然跪坐着扑向青龙,那吻直直的落在青龙嘴上,几乎让他楞了一瞬,感受到王紫的小舌一直在往他口里钻,青龙才笑了笑,丫头挺聪明啊,知道龙涎能让她轻松一点。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