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六章 麒麟怒,桃花源

“此阵生生不息,每一次死亡都会给阵法多一份邪恶,会随着麒麟的异变渐变渐强。”在王紫惊讶之时,云泽的声音再次传来。

“麒麟……”

王紫听罢,脑海中也在快速的思考着,云泽已经告诉他这是阵法,只要是在阵法上,王紫抓住重点的能力必然弱不了,云泽一说她便已经想到了,从麒麟不断走向极端的过程来看,这阵法确实邪门儿。

虽然她刚才已经解决了那些灵兽,但是麒麟再次把他们召唤起来,连带着整个森林都不对劲起来,好像别某种邪恶的力量渗透一样,越来越难缠,麒麟自身的邪化也越来越严重,这阵法果真是随着麒麟的情绪越来越往极端的方向走了。

既然是阵法,那这阵眼就只能是麒麟了!想到此,王紫的眼神顿时射向麒麟,她的对手还是他!

“既然是阵法,那阵脚在何处?”

王紫身形快速的躲闪,口中还在继续问,她竟然在真发中待了一个月,可是一点都没发现这是阵法,不得不说,紫极阵太深奥,这要是用在敌人身上,还不是糊里糊涂就丧命的下场,虽然她之前就很多次的想过,如果是她自己,被困在这样的阵法中该如何脱身,但是她也没试过自己去体验自己布的阵法,这一次倒好,云泽直接把她推阵法中了,也让她在阵法上栽了一个跟头。

“你且看好。”

云泽说道,冷漠的声音传到王紫耳中,王紫睁大了眼睛等着,不知云泽那边是怎么做的,没过多久,王紫只见周围金光升起,直直的射向天际,那金光将整片森林包围在一起,形成一个巨大的阵法,王紫放眼望去,心中计数,竟有整整八百处阵脚!

呈八边形分布,每个方向设有一百处阵脚,都是以阵旗布置,但胜在隐蔽,果然,她虽然在这森林中探过许多次,但是从来没有走出过这个范围。

“这个麒麟是怎么回事?他是真的还是假的?”

王紫紧接着又问,用麒麟做阵法的阵眼,还是如此邪恶的阵法,王紫对云泽的阵法是越来越瞠目结舌了,以后再遇到什么更邪恶的阵法她恐怕也就淡定了,云泽的阵法根本就没有正邪善恶之分。

“此阵名为麒麟怒,阵中的麒麟当然是假的,灵兽也是假的,但若有真正的灵兽,在阵法中亦会跟着阵法的变化而变化,这是麒麟的影响,太古时第一代麒麟被人类所伤,邪化之后发动了一场毁灭性的报复,直至他自己油尽灯枯才被迫停下,麒麟怒便是源于此。”

云泽的声音在王紫耳中缓缓的响起,讲述了麒麟怒的由来,王紫顿时明白,想起紫极阵内的阵法多数是云泽观天地有感才创作的阵法,这麒麟怒还真有来由。

“我没有问题了。”

半晌,王紫忽然说道,而在她说完之后,身形一闪,奔着麒麟所在的地方疾掠而去,麒麟也很快发现了王紫的动向,但是他似乎从一开始就打了消耗王紫的体力的主意,现在正在快速的指挥灵兽涌向自己身前,始终让他跟王紫之间隔着一片巨大的隔离带,让那些灵兽先对付王紫。

王紫在灵兽群中疯狂的厮杀,可不管用多久,那些灵兽好像根本杀不完一样,王紫在心里隐隐着急,这样下去不行,云泽已经说了,这个阵法会随着死亡的增加邪恶气息愈发浓郁,她现在杀的灵兽越多,之后给自己带来的麻烦回越多,要想早点结束就必须是杀了那个已经邪化的麒麟!

王紫看了看与麒麟之间的距离,集中体内的灵力,忽然间身形在原地消失!那麒麟似乎也有些警惕,却见王紫的身形在一个地方闪现之后再次消失不见,而刚才那个距离跟他只见已经很近了!

麒麟那双布满血丝的眼睛变的警惕起来,与他的预感相符,果然在下一瞬,王紫的身形诡异的出现在他身边,同时巨大的能量已经迎面轰来!又是短距离的空间穿梭!竟然被她逼近了!

麒麟口中吐出能量迎上王紫的攻击,两个能量再空中相撞,几秒钟后各自消散,王紫不作停歇的飞身去攻击麒麟,手中的双剑使的眼花缭乱,跟麒麟战在一处!

无数灵兽包围着王紫和麒麟,一会儿上前一会儿后退,似乎在寻找着合适的攻击时机,可是王紫和麒麟的动作太快了,根本没有固定的位置,在他们瞄准的时候两人的位置几乎在瞬间就发生了变化,无法,众兽只能这样等着时机,只是看两人移形换影般的动作,这些灵兽迟早要被他们弄的眼晕。

这里变成了王紫和麒麟的战场,与第一次交手相比,麒麟的能量上升了不止一个档次,杀了他的难度直线上升,更别说王紫刚才连番使出天极图的大招已经耗费了她大半灵力,久战对于王紫来说绝对不利!

王紫暂时不敢用天极图的大招,现在她的魔王之眼也不能用,否则还能快速找到麒麟的弱点,所以她现在必须先摸清麒麟的底细,蓄积剩下的力量以求一击必杀!

麒麟似乎也看出王紫的力不从心,从口中哼出不屑的声音,满口的獠牙直冲王紫而来,似乎想要将王紫撕碎一样,王紫堪堪躲过,可身上还是挂了不少彩,回身再打之时,却听得一声震天之吼!

“吼吼!”

那声音在诺大的森林一圈圈的向远处散播开去,整个森林都几乎颤抖起来,周围的灵兽更有直接被这声音震晕过去的,王紫不由的也捂住耳朵,神识中一种疼痛,轮海中也跌宕不止,这是声波攻击,几乎在瞬间丧失了战力,眼中也出现眩晕的黑色。

王紫心中知道不妙,可是还没来得及做什么防御,腰间传来剧痛!好像是一种并不尖锐的钝器扎进了她的腰间,鲜血顿时滚滚的流出,王紫面上出现疼痛的神色,只来得及下意识的抓住那钝器,自己的身体一跃,生生拔了出来。

方才竟然是麒麟的声波攻击,应该是他的天赋技能,竟然能将她的神识顿时打散,包括她的灵力,所有的战力几乎在一瞬间归零,做不出任何反应,虽然受伤,但也亏得那疼痛,让王紫快速的从那片空白之中走了出来。

身体现在却在空中剧烈的摇摆,王紫这才发现刚才扎进她腰间的钝器是麒麟的鹿角,而她现在抓的也是那鹿角!而麒麟被王紫抓住鹿角,现在正在疯狂的甩着,想把王紫甩下来,王紫来不及多想,手臂猛的用力,身体一沉,稳稳的坐在麒麟背上!

双手抓着麒麟的两只鹿角,腿上紧紧的扣着麒麟的身体,任凭麒麟怎么动王紫都不移动分毫,这样的机会难得,她定然不会放开!而麒麟似乎感受到了侮辱,他的背上竟然被人类骑着,低着头发出一声愤怒的吼声,见他怎么都无法将王紫甩下来,那麒麟忽然埋着头冲向兽群。

王紫紧紧抓着麒麟的鹿角,她也必须花很大的力气才能不让自己从麒麟身上掉下来,而眼看麒麟现在的动作,似乎想拿那些灵兽对付她,只要她松手他就可以摆脱她。

王紫腰间的伤口还在汩汩的流着血,原本的白衣几乎看不出本来的眼色,满是鲜红和泛黑的血迹,麒麟在兽群中疯狂的冲撞,让王紫身上也多了不少伤口,此时的王紫心里却意外的平静。

她知道这样的情况不能维持下去了,否则她就只能被这麒麟耗死,正因为知道危险系数在不断的攀升,她才能越来越冷静,也必须冷静,她要绝杀、也就在这个时候了!

王紫看着手中握着的鹿角,虽然不知道作为阵眼的麒麟,他的弱点是不是在鹿角,但是作为麒麟本身来说,鹿角绝对是他至关重要的一部分,她现在也找不到他的弱点,不如先从这里下手!

她这么做也有赌的成分,就当是投石问路,成功了便好,若是失败了、她只能当是一次教训……

如此想着,王紫猛的将体内剩下的灵力集中在手中,带着极强的杀气涌向麒麟的鹿角!“吼!”却听一声吼叫,这一次除了怒,还有疼,麒麟狂奔的身体忽然一顿,前肢忽然跪倒,似乎被疼痛牵引,身上的黑气竟然有些淡了!

王紫心中一喜,最起码给麒麟造成了重创,可正在此时,麒麟的身体忽然跃起,几乎是人立而起,身上浓重的阴邪之气爆发,震的那些灵兽也远远退后逃离,王紫刚刚几乎用尽了全身的灵力,现在的体力也在急剧消耗,又被麒麟的气势冲击,身体被麒麟甩出,只一只手还在紧紧的抓着他的鹿角。

王紫的身体飘在空中,心想她赌输了吗?她确实给麒麟造成了重创,却也因此激发了他更邪恶的杀气,在周旋下去她几乎没有胜算……

王紫眼看着麒麟那双铜铃大的眼睛,那里面布满了血丝,纵横交错犹如他现在理不清的杀意,有那么一瞬间短暂的对视,见王紫还不松手,麒麟张开巨口一声大吼,那声波几乎就在王紫面前传出,比上一次更加剧烈的攻击,王紫的耳中几乎立刻流出了鲜血,可眼中却闪过一丝坚毅的光。

“我还没输!”

王紫忽然说道,手臂用力,身体猛的向前,竟然直直的送进了麒麟那张怒张的血盆大口之中!此时王紫正站在麒麟口中,一首裹着能量支在麒麟的上颚,那麒麟现在暴躁不已,他恨不得就这么吞了王紫,可是无论他如何用力都咬不下去!

王紫的墨眸确实沉沉的看着前方,几乎顺着麒麟怒张的口中看到他的肚子里,王紫一手凝结出一把长剑,用了最大的力气将那长剑扔进了麒麟的喉咙,而此刻,麒麟的吼声和挣扎也戛然而止!

紧接着,却见麒麟体内一阵金光闪现,麒麟巨大的身体忽然消失,连带着周围无数的灵兽也瞬间消失!王紫的身形自空中落下,几乎用光了所有的力气,在闭上眼睛的前一刻,她似乎看到一个金色的物件也从原本麒麟的体内废除然后落下。

一抹淡蓝色划过,那干净的身影在这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的战场上对比是那么强烈,云泽飞身接住王紫,抱着那个已经昏迷不醒的人,身形缓缓落地,眼神落在那张沾了血迹的脸上,同时动作快速的止住了她腰间还在流血的伤口。

森林四周阵阵金光闪现,还是那八角形的阵法,八百多阵脚毁于一旦,阵法已经破了,云泽身手接住那个从麒麟体内掉出来的东西,却件是一盏金色的壶,壶身四面,高约十寸,外形考究,云泽将其拢如袖中,抱着王紫身形一闪,去了另外一片空间。

……

王紫感觉自己昏迷了很久,想来经过跟麒麟一战之后也不是一时半刻能缓过来的,只是这一次睡的并不安稳,脑海中反复的回放着跟麒麟战斗时的场景,还有麒麟那双仇恨的眼睛,好像要杀光所有的人类,还有那句凝聚了不知多少恨意的“罪恶的人类”也不断的字啊脑海中回放。

还有那阵法,睡梦中她还在反复的钻研着麒麟怒,想到最后昏迷时看到的那金色的物件,是从麒麟体内掉出来的,总觉得那才是麒麟怒的核心,它才是真正的阵眼,可无论她怎么想都没想到那是什么,想着醒来后云泽一定会告诉她的,可是越是想醒就越是醒不来。

直到后来,不知是谁不断的在她耳边念着什么,那清冷的声音落入耳中,渗透进她的心里,竟也让她渐渐安静下来。

不知何时,王紫渐渐清醒了过来,鼻端环绕着清醒的味道,像是花香,很多种花的花香,王紫的意识渐渐归位,这味道有点熟悉,好像南阙身上就是这个味道,可又不太像,王紫心想自己是不是太想见到九幽他们了,竟然出现了这样的幻觉。

身边很安静,不知道云泽在干什么,王紫缓缓睁开眼睛,适应了一下明媚的光线,缓缓坐起来,她身上的上都好了,眼神在四处看了看,却见这是一座竹屋,修建的很是宽大,她所在的是卧室,外面还有两个外间,一间是茶室,另外一间似乎是书房。

屋内的陈列和装饰都很考究,看起来很是赏心悦目,她躺着的床是一座梨花暮大床,身上盖着一个薄被,床前右手边是一架屏风,上面绘的是一幅很清新的山水图。

屋内留着一面窗户,用竹竿支起,从窗户望去,却见远处是一片花开正好的桃花林,阳光也正好,千枝万树的桃花在阳光下格外耀眼,刚刚醒来的王紫心情不由得大好,她不知道在洪泽的鸿蒙空间和云泽的森林山水中待了多久了。

久到她都快忘了睡在舒服的床上是感觉了,王紫还在想,是不是她破麒麟怒的时候重伤,云泽善心大发才带她到了这么美的地方,不得不说,这里每一个摆件都甚合她意!

王紫掀起被子下床,捞起屏风上挂的衣服穿上,随即看着身上干净的衣服顿了顿,她可是记得她战斗过后身上的衣服不成样子的,许是又被云泽换了……

王紫摇了摇头,算了,不必在意这个了,径直走到窗户边上,眼看着那篇望不到边的桃林,嘴角不由的露出些笑意,真美,真的很美。

原来她所在的这个主楼是两层,视野很好,而且也不是这里唯一的主楼,右侧还有一组,两组主楼被一圈栅栏围在一起,形成一个古色古香的小院子,院子里还有两座凉亭,都适用清新的绿竹搭建的,院外不远处就是一条潺潺的小溪,迎着阳光泛着波光。

王紫深深吸了一口气,这里似乎是一直宽阔的山谷,但是山谷中的每一处景色都巧夺天工,更巧的是每个角度与王紫的心境都那么契合,若是让她来布置这片山谷,恐怕就是这番情景。

不知是不是因为这让她陶醉的景色,这里的空气似乎也莫名的美妙起来,王紫起身出门,沿着小楼往下走,迫不及待的想出去看看,心中还在想着云泽的空间里竟然藏着这样一处美妙的地方。

有这样的待遇,跟麒麟大战的时候受的伤似乎也值了,王紫摸了摸腰间,她的伤倒是好全了,脚步渐渐接近院门,却忽然停了下来!王紫摸了摸自己的脸,想起身来似的,忽然去运转巫元力,手中出现黑色的巫元力,王紫面上几乎闪过惊喜!

她醒了!她真的醒了!刚才竟然一直以为还在紫极阵,现在是她的身体,她从沉睡中醒来了!

“天心……”

王紫唤了一声,只觉黑影一闪,怀中出现那胖嘟嘟的天心,摇着毛茸茸的尾巴,一双七色琉璃一般的眼睛现在正绽放着华彩,但那琉璃似乎噙泪,水光闪闪的看着王紫,张嘴就是一声嚎哭:

“嗷呜,甜心!甜心甜心甜心甜心甜心……”

甜心探着身体蹭上王紫的脸,口中不停的喊着甜心,好像又回到了他还不会说话的时候,就只会说这两个字了,伸出小小的舌头在王紫脸上乱舔,口水几乎瞬间沾了王紫一脸,王紫扯着天心的腿好不容易才把执着的天心拽开。

两只手紧紧的抓着天心两只前肢出,天心晃动着身体想继续扑向王紫,可那小小的身体怎么都扑腾不出来,最后只能可怜兮兮的睁着那双圆溜溜的气色眼睛看着王紫,语言功能也瞬间恢复了,几乎呜咽着说道:

“甜心你怎么睡了那么久,天心怎么叫你你都不醒,你吓死天心了!”

“别哭了,我这不是醒了吗?”王紫一顿,语气放软了一些说道,她知道她沉睡了很久,一定让他们担心坏了,王紫把天心抱回来,摸了摸天心的头,又道:“我们去找其他人。”

“甜心……”

天心却仰起头去舔王紫的手,王紫沉睡期间,他也睡睡醒醒,可是不管他睡多久、醒多少次都没有等到王紫醒来,天心心里很失落,他忽然觉得保护王紫这件事情根本不是嘴上说说就可以的,在她沉睡的时候,他还是什么都做不了。

他只能每天修炼修炼再修炼,希望能靠自己的力量快点长大,终于等到王紫醒来,天心以为自己会有好多话想对王紫说,可是真的见到她时,除了想靠近她一点,多余的话竟然什么都说不出来,没有什么比跟甜心待在一起更幸福了!

“甜心你现在还疼吗?”天心问道,不断的在王紫怀里蹭,小豆腐吃着的光明正大,王紫却没在意天心这点小动作,依旧抱着他,只当他太高兴了,听到天心这么问,王紫微微愣了一下,才说道:“不疼了,我现在很好。”

“都是天心没用……”天心的声音闷闷的,也低低的,含在喉咙里只能听到咕噜咕噜的声音,王紫没听清天心说了什么,便反问了一句,可天心只笑着说:“没什么。”

“天心……”王紫唤了一声,虽然没听到天心刚才说了什么,但是他低落的情绪确实让她感觉到了,王紫将天心抱在面前,看着那双七色眼睛,天心眼里都是笑意,却听王紫接着说道:“你好像又长大了。”

既然天心不愿意说出来她便不去追问了,其实他不说王紫也能猜到一些,定是忍不住为她沉睡的事情在自责了,即便这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他也会怨自己没出力。

“甜心你看出来了!是啊,我一直在努力长大呢!”

天心开心都说道,蹬了蹬四只小短腿,王紫会意的放开他,却见天心飞身窜出去,身形在空中一变,便做一个翩翩少年郎,看起来有十二三岁的模样,还有些肥嘟嘟的脸,七色眼眸在那张可爱的脸上很是灵动,而那一头长长的墨发更引人注目,直落在脚跟!

天心的人行的头发代表着他的巫元力,还是婴儿模样时那头发便拖在了地上,现在个头拔高了这么多,也能让那头发不落在地上了,天心扬着笑脸走进,这一次穿了一身银白色长衫,竟也知道自己穿衣服了。

“甜心,我是不是长大很多!”

天心走上来直接抱住了王紫,个头还在王紫肩膀,虽然他早就暗下决心等到长到穷奇那么大的时候再化出人行,可是没忍住,被王紫一说便忍不住跟她展示自己的成果了。

“是,长大了太多。”

王紫说道,双手放在天心肩膀上,仔细看了半晌,似乎想在现在这张脸上找到些之前天心婴儿模样时的影子,可他的变化真的很大,几乎看不出来,忽然间王紫竟也有种吾家有儿初长成的感觉,随即就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

“甜心你笑什么?我现在的样子很好笑吗?”

天心见王紫面上的忍俊不禁的笑,忽然睁大了眼睛,似乎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事情,放开王紫四处看了看,看到不远处那条小溪,飞速跑过去,蹲在溪边仔细瞧着水中的倒影,还好啊,脸上的肉有点多了。

天心揉了揉自己的脸颊,似乎想把那些多余的肉揉没了,话说脸可是很重要的……

“别揉了,你这样很好,再长大一些这些肉就没了。”王紫好笑的拽起了天心,本来也想捏一捏那张肉嘟嘟的脸,可见那白皙的脸被天心自己揉的一片红,便改为摸了摸说道。

“真的吗?”天心急切的问道,可是再长大一些是要多久?

“真的,小初之前也是这样。”

王紫说道,小溪中安放着一些大石块,似乎是专门放在这里的,王紫拉着天心走上那些大石块,心里想着赶紧去找九幽他们,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也不知道九幽他们去了哪里,她醒来竟然一个人都没见到。

天心跟在王紫身后想了想腾蛇的样子,现在也是棱角分明的大帅哥一枚,这么说他长大也会变成那样咯?想到这点顿时就高兴了,紧走两步跟王紫同步,跟甜心手牵手走的感觉真不是一般的好啊!

“这里真漂亮!”天心忍不住说道,这个时候才注意到周围的美景,却见两人现在走在一条小路上,两边都是桃花树,天心接住飘下来的桃花,面上笑的很开心。

王紫看了看天心,是啊,这里很漂亮,是她一直梦寐以求的场景,安逸、舒适,是她心目中的桃花源。

这条小路似乎是专门留出来的,王紫沿着小路一直走,许久才走出那片桃林,山谷内蜿蜒着一条大河,王紫看着河中分出来的一条小溪,几乎立刻明白,方才那主楼小院外的小溪便是从这里引去的活水。

难怪这里的一切看上去都那么舒适,这定是九幽他们精心设计的,给她的桃花源……

王紫停下脚步看了看,天心也跟着停下,不远处几座亭子映入眼帘,亭子周围是一些观赏用的矮树,王紫顿了顿,忽然间有些激动,甚至有些紧张,转头看向天心,轻声说道:“天心,收敛气息,我们悄悄过去。”

“嗯嗯嗯!”天心睁大眼睛,使劲儿点头,觉得这样很好玩,立刻收敛了气息,跟这王紫绕到那片矮树当中,轻手轻脚的向着那基座亭子靠近,时不时看看王紫。

渐渐看到了人影,人竟然还不少,九幽,穷奇,饕餮,梼杌,混沌,青龙,乐九,腾蛇,简修文,东乾,南阙,西诀,北皇,几乎都在了,可是竟然没看到卫子谦、卫子楚、慕千厷三人。

王紫心跳竟然快了几拍,她在天极图和紫极阵中的时候,不知道多少次的想过赶紧出来,她真的很想他们,现在真的见到了,她能不高心吗……

王紫做了个停下的手势,拽着天心躲在一棵树后面,天心也看到了那些人,觉得好玩,更不敢露出一丝一毫气息了,王紫凝神去听他们在说什么,不敢再接近了,不然他们一定会察觉的。

“人到底跑哪去了?怎么忽然间不见了?”青龙说道,语气中满是奇怪,王紫一听,还以为青龙说的是她,可是又等了一会儿,便知道青龙说的另有其人了。

“谁知道,本来一切都计划好了,请帖都发了,新郎新娘却失踪了,现在花溪谷所有弟子都在到处找人了了,大婚还能不能如此进行还不一定。”腾蛇送了耸肩说道,王紫听的更加疑惑,天心也满脑子问号,他怎么听到有人要大婚了?

“子谦和李战已经去找了,该不会我们也要去找人?”穷奇说道,眼神看向乐九,虽然是这么说,但那语气却显然不愿意,王紫心中想了想,既然劳驾了花溪谷四三找人,难道是花溪谷有人要大婚?是乐九的哪个弟子吗?

“我媳妇儿还没醒,我自己的媳妇儿都操心不过来,管别人的新娘和新郎干什么?”

混沌懒懒的说道,压根就不会去,身体靠着八角亭的柱子,双腿放平了,坐的很随意,王紫看了看混沌,还是那样随意的样子,懒洋洋的样子什么时候都带着些痞气,听着那句媳妇儿,王紫不由得想到跟混沌那个赌约。

本来是很认真订立的赌约,可是还没等她怎么执行就失效了,应该说、是她输了,在莲生的消息传来的时候,她怎么都接受不了莲生会背叛她的事实,可事实上确实是莲生把六界支柱的位置通知了影族。

她想不到莲生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影族退回了界面漩涡,连带着这个秘密一起离开,也许等她知道真相的时候就是再次跟影族相见的时候吧,而那时候、又是一场针锋相对吧……

王紫忽略掉心中的阴暗,就在苍岚城的城楼上,她清晰的记得自己的心境,混沌对于她来说、远比她想象中的要重要,既然认清了她就不会回避,不管那是不是爱情,她都会给混沌机会,也给自己机会,即便这个机会一出现,最后输干净的估计还是她。

“我们只负责策划,现在新郎新娘丢了,这样的事情也不必我们包揽吧?乐九不还坐在这里纹丝不动吗?千厷也去支援了,我们等消息吧,他们两个大活人,除了闹脾气不会有别的事。”南阙说道。

“千厷也去了?”一直安静的九幽却忽然开口,眼神也瞬间看向南阙。

“嗯,惊鸿叫走的……”南阙下意识的回答,可刚说完身体就猛的站了起来,九幽也站起来转身就要离开凉亭。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腾蛇见几人陆续都走了,也跟着往回要走,可还没明白怎么回事。

“千厷什么时候走的?你怎么不早说?”青龙问南阙。

“我没看到他走,我只看到惊鸿来叫他,竟然忽略了这一点,快回去看看王上吧。”南阙说道,语气有点急,腾蛇也是这才想起来,他们都在这里,慕千厷又走了,那王紫那里就没人守着了,顿时也着急了。

“甜心,他们要去找你……”天心在神识中说道,没有王紫的吩咐还是不敢说出声音。

王紫看着几人匆匆离开,拉着天心走了出去,天心乖乖的跟着王紫往出走。

“谁?”

饕餮很快便发现了矮树林当中的声响,身形猛的停下,沉声问道,那双狂肆的眼中有些厉色,许是在想谁敢在这里藏匿?可看清那渐渐走出来的人影时,饕餮高大的身躯一震,眼中闪过惊喜,身形一闪,再出现时便看到王紫被饕餮抱在了怀中,而且是跟抱小孩一样放在手臂上。

“小丫头,你醒了!”

饕餮在王紫额头印了一个吻,声音几乎是颤抖的,怀中真实的温度和触感才让他相信眼前的人真的是王紫,那声音惊喜,却也有种久别重逢的感觉,王紫沉睡了这么久,对于两人再次相见,激动、却也平淡,激动的是王紫终于醒来,他终于不必每天担心,平淡的是,他始终坚信王紫会醒来,始终坚信某天清晨便会看到王紫,在他心里,他跟王紫从未分开过。

“唔,醒了。”

王紫低头也亲了亲饕餮的额头,换来饕餮低沉的笑声,天心始终抓着王紫的手,这会儿心里不平衡了,刚才王紫都没有主动亲他的说……

“媳妇儿你终于舍得醒来了!你知不知道在你沉睡的时候为夫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人都消瘦了不少,你要是再不醒来,为夫都怕等不到你了……”

混沌扑过来说道,愣是把王紫从饕餮的手里抢了过来,饕餮怕弄疼了王紫才松手,只是听着混沌一口一个媳妇儿、为夫的,心里的鄙视也毫不掩饰的表示在脸上。

“没看出来你瘦了。”

王紫推开混沌凑上来的脸,口中说道,混沌的笑声从王紫的手掌下传来,虽然没能一亲芳泽,但是亲到小手也不错,最重要的是,王紫没纠正他媳妇儿的称呼。

“媳妇儿你以后得多关心关心我,我真的瘦了,瞧我这衣服,瘦的可以把你也装进来了。”

混沌笑道,他也想过王紫醒来后他得有多激动,多开心,可事实上,他心里溢满了无处安放的温馨,在看见王紫那一刻的激动不可置信渐渐平息之后,那些温馨渐渐落在了心底,也许这就叫幸福、有朝一日,他也会尝到……

“如果你把衣服穿好,就不会了。”

穷奇推开混沌,当然顺便把王紫抢了过来,那厮穿衣服总是吊儿郎当的样子,这也能拿来说事儿,口中虽然这样说,眼神却始终看着王紫。

“我回来了,让你们久等了。”王紫捧着穷奇那张妖孽脸亲吻他的额头,然后抬头跟众人说道。

“你也知道让我们久等了……”

穷奇面上笑着,手却忽然惩罚性的在王紫屁股上打了一下,虽然不疼,可王紫的身体却是一僵,那声音停在耳中,却惹的王紫面上飞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穷奇竟然这么打她、打她的屁股……

“那个……我睡了多久了?”王紫尴尬,眼神晃了晃,随便找话题问道。

“很久了,醒来不直接来找我们,还躲在那里干什么?”

穷奇看穿了王紫的尴尬,见她挣扎着向从他怀里下去,穷奇又是一掌拍下去,王紫顿时就安静了,穷奇抱着王紫返回凉亭,反正王紫现在醒来了,他们也不必再回去了。

“我醒来没有看到人,所以出来找。”

王紫说道,看到其他人都在忍住笑,王紫很无辜,怎么还是她错了?眼神看向九幽,见他那安静的样子,只拿那双红眸静静的看着她,王紫朝九幽伸出手,屁股上却又挨了穷奇一巴掌。

“小没良心的,我怀里不舒服吗?”

穷奇口中说着,却还是把王紫送进了九幽手中,王紫看了看穷奇,听得出他是在开玩笑,但是她继续在穷奇怀里待着,指不定会出什么丑,穷奇的脾气真是越来越怪了。

“小公主,我们等了三年,你可真能睡,罚你未来几天都不许睡觉了。”九幽抱着王紫坐下,亲吻着王紫的唇说道。

“三年?”王紫惊讶的说道,虽然她想过她这一睡肯定很久了,可三年也真的太久了!她本以为一年就是极限了。

“对啊,三年,我们都做好跟你在这里安家落户的准备了,这些矮树从树苗开始长,到现在已经整整三年了。”青龙在一旁说道。

“我竟然睡了三年,对不起……”王紫说道,三年这么久,他们一直在等她,可是刚刚说完脸上就一疼,是九幽咬了她一口,在离开的时候脸颊上多了两派浅浅的牙印。

“小公主,不需要你说对不起,你还有一辈子要赔给我们。”九幽说道,显然并不愿意听到王紫这样的话。

“三年换一辈子,好像不公平……”王紫摸了摸脸上的牙印默默的说道,迎着那么多视线,她能感受到那些眼神顿时变的‘不善’起来,话音一转又道:“不过我愿意!”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