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五章 善意的接近,恶意的回馈

王紫与那麒麟对视半晌,但是对方的敌意始终都没有减弱,若不是他现在伤重,恐怕就不只是警告那么简单了,无法,王紫忽然转身离开,飞身冲出森林,本想找到云泽问清楚,可是放眼望去,空荡荡的四周哪里还有云泽的身影?

“云泽?云泽?”

王紫扬声喊了几声,诺大的森林就只有她的声音在四处回荡直至消失,王紫站在空中,摸不透云泽这是什么意思,不是说要教她阵法吗?怎么他就这么消失了?等了一会儿也没见人出现,王紫很快明白,云泽这是不会出现了,就跟她之前的预感一模一样,指不定这里有什么他提前备好的陷阱等着她呢。

半晌,王紫返回森林,找到那受伤的麒麟所在的地方,不管那麒麟是真是假,她都要想办法救他,麒麟曾给她指过路,于她有恩,于情于理她都不会放任不管的。

只是……王紫再一次站在麒麟面前,面对那双本来平和的眼中此刻满是盛怒的情绪,恨不得将她拆吃入腹的恨意,王紫颇感棘手,想要靠近他实在太难了。

“我没有恶意,是什么人伤了你?我可以帮你处理一下伤口,你的……”

王紫尽量友好的说道,那麒麟身上很多的伤口流出来的血带着黑色并且发出刺鼻的味道,不只是被喂了什么毒,如果让他自行恢复的话,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好了,王紫是真的想帮他,可她的话还没说完,那麒麟便是一声怒吼,紧绷着身体示威性的向前,呲着满嘴的獠牙,王紫的话也戛然而止。

他分明是油盐不进好坏不听,随着他这一声怒吼,身上的伤口大多都变的更加糟糕,王紫只能看着,她现在都不得不怀疑,难道云泽把她丢在这里就是来伺候这个麒麟的?

“你应该能听懂我的意思吧?不管伤害你的人是谁,我都是想要帮你的,我们也许还见过,但也可能是你的后代,是第四代麒麟,他曾帮助过我。”

半晌,王紫又道,她想表达出她不会伤害他的意图,王紫想,这个麒麟不知道是因为被之前的攻击弄的盛怒难消,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从她见到他开始,就像是一头未开灵智的野兽,听不进她说的话。

可这一次,在王紫说完之后,却见那麒麟硕大的眼中闪过片刻的疑惑,似乎是王紫的话起到了作用,王紫一直在盯着他的反应,现在见他终于有了反应,心中一喜,接着说道:

“麒麟跟巫族有关系吗?我曾受第四代麒麟的指点,在巫族苍府。”

王紫也不管她说的现在的麒麟能不能听懂,但她说的都是实话,她希望麒麟能感受到她的诚意,果然,这一次麒麟的身体有了明显的放松,王紫也稍稍放松了一点,小心的迈出脚步靠近他,墨眸还在看着他的反应,见他这一次没有像刚才那样警惕的朝她怒吼,王紫便继续往前走,一步一步的靠近他。

离的那麒麟越近,王紫便愈发清晰的看到他身上的伤势,却见王紫皱了皱眉,到底是谁想要置麒麟于死地?麒麟从不善战,他存在的地方永远都是一片和平,最起码她还从未听说过麒麟在历史上卷入过哪一场战斗中过。

麒麟是所有人都渴望契约的上古神兽,可是麒麟从来不认主人,特立独行是他的标签,在历史上也很少留下痕迹,可是现在麒麟身上的伤已经不像是为捕捉他而不得已的创伤了,而是一开始就抱着杀麒麟的目的,这样的人、还真是可恶……

王紫不由得在心中想,如果让她遇到把麒麟伤成这样的人,她也一定不会袖手旁观的!

“你身上的剑要尽快拔下来,还有伤口也要尽快处理,这些你自己做不到,你相信我好吗?”

王紫停在麒麟面前,麒麟此刻的獠牙就在她头顶,那双铜铃一般的大眼睛低垂着看王紫,眼中倒影着王紫的身影,现在的状况,好像是王紫的处境更危险一点,毫无防备的站在麒麟面前,就暴露在他的獠牙之下,如果他现在暴起攻击王紫,王紫也很难逃脱。

麒麟只看着王紫,那双大眼睛当中只有野兽才有的狠戾,此刻似乎也在思考王紫说的话,半晌,却见麒麟的头低了下来,虚弱的趴在地上,身体也放松了些,偶尔因为疼痛抽搐着,眼皮也阖了起来,王紫呼出一口气,麒麟这便是允许她接近了。

王紫也不耽搁,迅速在他周围看了看,这才想起来她现在任何治伤的灵药都没有,王紫皱了皱眉,尤其是祛毒的药,如果没有的话她仍然救不了麒麟。

“你等一会儿,我需要找一些灵药,就在附近。”王紫快速说道,说完也不等麒麟回应便飞身而去,只是她没看到的,在她离去那一瞬间,麒麟的眼神变的凶狠起来。

王紫取了很多灵药回来,好在这片森林当中珍奇的灵药很多,并没有人采摘过,当她返回来的时候,却看到的眼神带着某种深深的警惕看着她,他现在的身体或许已经达到极限了,可他还是紧绷着一根神经维持着清醒。

王紫一顿,扬了扬手中满满当当的灵药,再次靠近麒麟,她想,也许她忽然之间的离开给他们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信任又增添了新的难度,好在并没有把那些信任用光。

“你嚼着这个,我必须先把那些剑拔下来。”

王紫走到麒麟面前,把一簇灵草放在麒麟嘴边,有止痛和麻醉的作用,她可不想在她拔剑的过程中麒麟暴怒起来中断了一切,麒麟半阖着眼皮,将嘴边的灵药咬住,现在似乎很配合。

王紫走到麒麟身旁,双手缓缓的握在剑柄之上,深吸一口气,看了看麒麟,却见麒麟大大的眼睛疲惫的阖上,嘴里咬着她递过去的灵草,似乎已经做好了准备,王紫也给自己做了心理准备,这样治伤还是有史以来第一次,没有炼制好的灵药就敢这么做,真的很冒险,因为即便有灵草,药效发挥起来也很慢,而面对重伤的麒麟,她必须得小心再小心。

王紫在心里给自己数着一二三,猛的将剑拔了出来!麒麟的身体重重的抖了起来,口中也发出呜呜的声音,伤口的血顿时喷溅出来,直溅的王紫满身满脸都是,她却来不及顾别的,抓起早就准备的灵药死死的按在伤口的地方,王紫就一直这么按着,期间麒麟差点把她甩开。

王紫在所有的药里都掺杂了麻醉的灵药,所以过了半晌,也许是药效起作用了,麒麟的痛苦减少了很多,也渐渐安静下来,躺在地上呼呼的喘着气,似乎脱力一般,疲惫之感不言而喻。

王紫将一片巨大的叶子包裹在伤口的地方,现在没有任何包扎的东西,只能完全用这些灵药了,只要麒麟不乱动,这些东西还是管用的。

这才解决了一处伤口,他身上还有很多像这样的伤口,王紫擦了把汗,却擦了满手的血,那血已经呈现漆黑的色泽,是染了毒的血,王紫一顿,才想到是刚才被溅上的,但是现在也顾不得这些了。

只拔出一把剑就让本来重伤的麒麟再次元气大伤,要是挨个来的话,她不敢想麒麟会变成什么样子,但是她不能不继续,任由它这样扛着才是加速要他的命,他现在自我恢复的能力已经几乎没有了。

王紫缓缓握上了另一把剑,这一次更加利索的拔了出来!同样是快速的将灵药按在伤口上,一刻都不敢耽搁,在包扎好伤口后,王紫转移到了另外一个伤口,只几次反复下来,王紫心中除了对麒麟的担心还多了对那些制造这些伤口之人的痛恨,这非得要了他的命不可!

后来王紫已经没勇气看麒麟了,麒麟现在几乎是奄奄一息,身体只在剧烈疼痛的时候会下意识的抽搐,其余时候已经几乎不会作出反应了,躺在地上虚弱的喘息着,王紫白净的衣服上几乎被鲜血染红,还有很多地方已经呈黑色,王紫的动作也快了很多,渐渐处理完了所有的伤口。

仔细的检查过麒麟身上的伤,已经都包扎好了,王紫才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虽然看起来并不费事,但是她全程紧绷着神经,比打一场仗都累,只缓了缓王紫便起身来到麒麟面前,见他紧紧的闭着眼睛,只有身体缓慢的起伏说明他现在还活着,只是已经用光了所有的力气。

他口中的灵草早就被他嚼的粉碎,地面上还嘀嗒着没有干涸的灵草汁液,王紫松了口气,也退后几步坐下来休息,一边看着麒麟。

到后来麒麟几乎昏睡了过去,王紫在这里等了很久,期间出去又找了一次灵药,到了该换药的时候帮麒麟换了药,虽然在昏睡中,麒麟的警惕也从来没有放松过,只是也许对王紫存了那一部分信任,便当真将他自己的身体交给了她,也许他只是赌一把,若是赌输了,他最终死在一个人类手上,若是赌赢了,他就可以活下来,但若是什么都不做,他就只能等死。

王紫看着麒麟头上那断了一截的鹿角,这个她完全没有办法,那么优雅的一对鹿角,只能等着麒麟自己痊愈,但是恐怕也要很长时间了,听说麒麟的能量很大一部分便是来自于他的鹿角。

王紫一开始还担心过这里的血腥味这么浓重会不会引来其它灵兽的攻击,但是事实上她真的想多了,这片森林中的灵兽是她见过的、前所未有的和谐,好像这片森林根本不存在食物链一样,让王紫心中满是疑问,不知道云泽到底给这片森林施加了什么法术。

照顾麒麟的时候王紫也会在森林到处晃,只是基本上没什么发现,到了后来王紫只好乖乖的待在麒麟身边,也没有了探索的热情,麒麟一直没醒来,但是气息稳定了很多,王紫知道灵兽自我恢复的时候大多都是在沉睡当中的,所以也并不意外,只是他这一睡也不知道会用多长时间,难不成她要一直等下去?

无聊的时候王紫只好用神识凝炼花草来打发时间,本想试试看能不能凝炼出稀有的灵草,但是尽管尝试了无数次,还是没有成功,那样稀有灵草大多都是千年以上的种子,她的功力还不够,不足以凝炼如此高级的都关系,但王紫想,云泽一定就可以做到。

王紫用木头做了一个简单的沙漏,时间也并不是很精准,但是好歹也能粗略的知道时间的流逝了,王紫打坐冥想外加凝炼些花花草草,时间也就那样快速的过去了,等差不多一个月过去的时候,麒麟才稍稍有些了反应。

在麒麟动了的那一刻,王紫顿时就睁开了眼睛看了过去,她当然是期待麒麟醒过来的,他身上的外伤早在五天前就已经好的差不多了,那些灵药虽然药效慢了些,但还是很管用的,现在外伤已经没有大碍,只等麒麟自己恢复他的灵力和神识了。

只是从这些天来看,麒麟的气息越来越稳定,他的内伤估计也已经大好,王紫本来就想着他也许要醒来了,还真的没让她再等很久。

只是让王紫万万没想到的是,麒麟的醒来完全跟她预想的情况不一样!

就在王紫站起来等着麒麟睁开眼睛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麒麟身上的气息在快速的发生着变化,好像有什么邪恶的因子在他身体内部滋生,而那些邪恶的气息也越来越明显的从他身上散发出来!

王紫眼神一凛,几乎怀疑自己看错了,在麒麟的伤终于好的差不多的时候,她没等到那个让万物复苏的麒麟,却是等到他身上的气息在发生着诡异的变化!

王紫谨慎的退后了几步,麒麟的变化太奇怪了,这让她几乎怀疑,她一开始救的灵兽到底是不是麒麟,他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危险,夹杂着很浓重的杀欲和嗜血的味道,还没睁开眼睛那气息便快速的向四周扩散,这让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敌意的王紫分外敏感。

半晌,却见麒麟的眼睛忽然睁开!王紫看清了那双眼睛,正因为看清了,她心中才深深的怀疑着,怀疑她难道救他一命是错的?那双眼睛里满是深沉的恨意和杀戮,好像要将他能看到的所有生物都屠杀殆尽,而他身上也渐渐升腾起黑色的气息,满是邪恶!

王紫看着那双鹿角快速的生长了起来,渐渐变的完整,虽然她想过很多次这对鹿角真的很可惜,在这一点上她没有办法帮助麒麟,可现在看到他自己生长了起来,王紫心里却完全高兴不起来,因为那对鹿角也渐渐像是被墨色浸透一样,原先那一对白玉无瑕的鹿角完全变成了黑色!

不管是王紫的预感还是她眼前看到的一切都在给她传递着危险的气息,这个她不久前费了很大的力气救活的麒麟,现在要杀她!她也从未想过,她善意的接近会换来如此恶意的回馈!这样不平等的事情好像很久都没发生过了,发生在麒麟身上更是匪夷所思!

她以为她全心救麒麟一命也足够换来他的信任了,可现在才觉得,她果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麒麟,你还是麒麟吗?”

王紫沉声说道,可她没有等到麒麟的回答,只看到他缓缓的支起了前肢,然后是后肢,身上好不容易恢复起来的洁白鳞片现在也是覆盖了厚厚的黑色,高昂着头颅,裸露在外的獠牙泛着寒光,不用他回答,王紫也知道、他现在已经不是她所熟知的麒麟了。

麒麟那双铜铃大的眼睛死死的锁定着她,可是那里面满是仇恨,好像现在就想将她生吞活剥一样,王紫紧紧的皱眉,麒麟的愤怒是针对她的吗?王紫不愿意这样想,也许是他忘不了之前深山被人类留下的上,而他的仇恨恰巧在这个时候爆发,而出现在他面前的人类又恰好是她。

却见麒麟一步一步的向王紫走来,王紫再一次看到了让她惊讶的情形,却见在他的四肢踏过的地方,地面上蓬勃生长的花草灌木都在瞬间蜡黄、枯萎、颓败的倒在地上,毫无生命气息,在麒麟走过的路上,沿路都是死亡的气息,一片绿意瞬间变做一片死气。

王紫随着麒麟靠近的步伐缓缓后退,麒麟还是麒麟,只是他现在不知道为什么变了,完全变成了另一个极端,正常的麒麟代表着生命,那现在的他就是代表着死亡!

而现在麒麟的修为几乎在全盛的时候,王紫足足给了他至少一个月的恢复时间,而她守了一个与,竟然等来的就是一个要杀她的麒麟!

“我竟然不知道、麒麟还有如此嗜杀的一面。”

王紫说道,手中凝出一把长剑,现在她什么法器都召唤不出来,就只能如此跟麒麟战斗,而她更清楚,如果想要劝麒麟清醒,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现在的麒麟已经完全走到了另一个极端,最起码她想不到任何办法,现在除了战、没有别的选择。

“哼……”

王紫竟然听到麒麟喉咙中发出一声粗旷的哼声,似乎是因为看到王紫亮出了长剑,眼中的杀意也更加明显,巨大的身体一跃,猛的向王紫扑来!

王紫纵身跃起,躲过了麒麟那力盖千钧的猛扑,也躲过了那夺命的爪子,手中的剑却没有向麒麟砍去,因为她忽然想到,一个月前她见到麒麟的时候,他身上便是插着这样要命的重剑。

只是她心中刚刚闪过不忍,麒麟一击不成身体已经灵活的一转,再度攻来,口中吐出一个巨大的能量,那能量雄厚,外围更是包裹着一层黑色的气息,王紫持剑化解,周身灵力涌动,翻身落在地上,再度与麒麟相对。

麒麟的又前肢动了动,那动作像是蓄力,又像是已经认真了一样,好像刚才那几个来回就只是开胃菜一样,周围的花草树木也在这半晌已经变成了一片枯黄,随着麒麟的愤怒,地面上的死亡在不断的向远处扩散,周围霎时间便换了一副场景一样。

却见麒麟再度飞身去攻王紫,长长的尾巴灵活的在周围摆动着,除了那几乎锐不可当的利爪,还有是不是吐出的能量攻击,王紫从开始的躲避也开始还击起来,麒麟现在是想要她的命,她不还手难不成还把命给他不成?

“我曾受第四代麒麟的恩惠,不管是不是,我救你一命也还清了,之后、我也不会留情!”

王紫在战斗的间隙高声说道,也表明自己不会再有顾忌,麒麟并没有对她的话作出反应,只是毫不停顿的攻击,王紫也并不指望他有所回应,反正她已经能够交代自己。

一人一兽之间的战斗顿时升级,打破了本来宁静而和谐的森林,麒麟的修为不低,这么久以来,双方各有损伤,但是对于麒麟来说,想让现在的他受到致命的损伤还是太难了,王紫只能在他身上制造伤口,反倒是她背上被麒麟抓了一掌,现在正火辣辣的疼,更要命的是、她现在受伤也没有恢复的灵药!

王紫谨慎了许多,跟麒麟打不能受伤,否则会很棘手,王紫的身形猛的后退,飞离了麒麟很远一段距离,手中打出能量攻击,她最好还是避免跟他近距离打的好。

王紫使出了不久前学会的一柔掌,那一掌打出去的时候,麒麟似乎并没有很重视,直到掌法已到近前,麒麟猛的后退几步,眼睛瞪的几乎激出来,然而他也知道因为一开始的忽视现在已经没有了躲开的机会,便将周身的能量暴涨,打算化解一部分掌力。

可是一柔掌的掌力好比火山喷发,刚开始只是温吞的发热,越往后力量越大,他根本抵挡不了那么长时间,被掌法伤到是绝对的了,王紫之所以选择一柔掌就是看准了麒麟现在轻敌,尤其是被邪化的麒麟,理智更加丧失的几近于无。

麒麟口中涌出大量的鲜血,顺着那尖尖的獠牙淌了下来,王紫眼看着那双铜铃大的眼中渐渐布满了仇恨的血丝,似乎这一掌让他更加暴躁,杀气也更重,王紫的余光中,森林中漫无边际的绿都开始了褪色,死亡就在一瞬间,整片森林都蔓延着死寂的味道。

王紫心中也紧绷了些,太静了,静的太不寻常了,在这之前,她明明还能听到灵兽四散而逃的声音,现在却什么都听不到了,她没看到麒麟满身杀气的想她攻来,反倒是缓缓的后退。

可麒麟的眼神中却带着仿佛恶魔的光,他好像在期待着什么,退的越来越远,慢慢停了下来,仍然是她视线所及的地方,然而她很快便知道麒麟这么做的用意了。

就在一瞬间,王紫感觉到无数双充满杀气的视线集中在了她的身上,无数气息在接近,不用看她也知道、她竟然被包围了!

王紫眼神在四处扫过,看到了弓着庞大的身体以战斗的姿态缓缓逼近的群兽,之前她还不止一次的想过,这片森林的灵兽和谐的有些过分了,完全没有灵兽当中该有的食物链,后来她也习惯了,渐渐将这些灵兽当成了完全没有攻击性的动物,只是比那些小动物个头大了几百倍而已。

可是现在、她竟然看到了他们的战意,而且是站死方休的战意,可不巧的是,这些战意都是针对她的!

王紫看了看远处的麒麟,现在的他只看几乎是悠闲的站着,等着他面前即将上演的一场大戏,王紫这才明白,现在的麒麟不仅能控制这些花草树木的生死,还能控制这里所有的灵兽,或者说,这片森林中所有的生命,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不等那些灵兽逼近,王紫的身形在空中一旋,幻化出的长剑空中飞速的舞动着,猛的朝着一个方向劈下,“次元斩!”随着一声清喝,剑气激荡着冲向兽群,却见那片兽群之中突兀的出现一个领域,困住了大批的灵兽,领域之中眼花缭乱的下着剑雨!

那些灵兽虽然修为很高,但是应对的办法都很直接,直接的笨拙,最多用防护罩保护自己,再不然许多堂堂掌神境的灵兽都撑不到最后死在领域之中!

暂时安静的环境被王紫率先打破,其它方向的灵兽见王紫动手,都怒吼着扑了上来,四面八方都是灵兽,王紫几乎无处可躲!瞬间在兽群中厮杀起来,左右前后不断有灵兽猛攻上来,王紫的双剑使的密不透风,竟也能兼顾了所有的方向,但这明显不是长久之计!

灵兽前赴后继根本没有尽头,而她就只身一人!王紫心中快速的想着解决的办法,她倒是想用阵法,可是大地隐需要上古八灵和轩辕剑才能布阵,千竹藏所需要的一千根竹箭她也没有事先准备。

却见王紫身上的灵力忽然暴涨!身形跃起,双剑在周身划过一个满满的圆弧形状,剑气扫去了周围扑上来的灵兽,兽群像是被炸开一样不由自主的四下飞去!

只趁着这短暂的时间,王紫周身的气息暴涨到了极致,从水天幻开始,寒湮掌、紫微轰先后环环相扣般紧凑的使出!天地间激荡着浩瀚的灵力,风雷骤起,冰寒骤将!神龙穿梭,竟也瞬间将那数不清的灵兽悉数镇压!

紫微轰、寒湮掌都是具有大规模杀伤力的招式,水天幻也可支撑一段时间,这样的间隙很难的,王紫也很清楚,又幻化出九条一模一样的龙!现在是金木水火土、冰暗风雷光始终属性的龙全部聚齐,而他们的战力与真正的上古神兽青龙几乎没有差别!

只是水天幻维持的时间有限,王紫命冰暗风雷光五种属性的龙扑向麒麟,其它五条冲向兽群,自己却身形一闪,掠向远处。

“吼!”麒麟怒吼一声,似乎没想到区区一个王紫竟然这么棘手,而且现在看到王紫竟然得了空往远处跑去,他心中大怒,可五条龙在他身边挡着,他竟也一时半会儿追不上王紫,只发狠的与五条龙厮杀。

麒麟本以为王紫要趁机逃跑,可怎么可能?就算逃能逃到哪里去,还是这片森林,早晚还会跟麒麟遭遇,也许这才是云泽预想的结果,更或者,云泽现在就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王紫寻了一处地方盘膝坐下,给自己身边设下保护结界,双手快速的掐诀,半晌,却见王紫双手做拈花状放在膝盖上,安静的犹如入定了一般,然而很快,却见几个身影从王紫身上闪出,速度极快的冲入战场,待看清时,却见时七个一模一样的王紫!

麒麟也注意到了这里的变化,他看到王紫回来了,但是却以为自己眼花了,因为他分明看到了七个人!一模一样的七个王紫!

而那七个王紫分散在不同的地方,麒麟心中正是暴躁的时候,别说是七个,就算是来一百个他都要杀干净,好不容易解决了五条龙,倒也不是他解决了,而是水天幻能够维持的时间已经到了极致。

除了寒淹掌所冻住的灵兽再也没有逃脱的可能外,紫微轰的效果也渐渐消散,天空中密布的雷云散去,而正在麒麟和群兽瞄准那七个王紫的身影时,迎面却忽然逼来浓重的杀气!

七个巨型的掌印从天而降,带着让人难以躲避的威慑力,麒麟知道这一掌所蕴含的能量又多大,不能硬碰硬,闪身躲过,兽群却遭了殃,即便它们中很多灵兽出于本能知道躲避,但是成千上万的灵兽扎堆,想要逃离时滑稽的撞到了一起,竟是自己把自己搞的一团乱,结果就是让王紫的掌法准准的打中!重伤和死亡的灵兽随处可见,受伤的更是难免!

还不等麒麟返身归来,紧接着便又是一掌!这一掌的威力更大!况且是七个人同时使出!兽群中的尸体几乎堆积了起来,麒麟远远的飞身离开战圈,只在那双布满血丝的大眼睛中翻滚着浓烈的情绪,而那情绪愈发的在向着极端的方向走。

剩下的七掌接踵而至,一掌更比一掌强!王紫先是用了佛心变,化出七个分身,再是使出九重纵云掌,九掌下来几乎摧毁了整片森林!而那成千上万的兽群也几乎无一幸免,巨大的灵兽尸体几乎铺的满地都是!

王紫立刻收回了七个分身,结束了佛心变,在没有人给她护法的时候用这一招是很危险的,因为一旦麒麟攻击她的真正的身体,她几乎没有躲避的机会!而就在几乎一刻钟这么短的时间内,王紫将天极图内学会的招式轮番上演了一次,尤其是最后用佛心变和九重纵云掌,几乎瞬间将她的灵力耗去了大半!

天极图内的招式还是太刚猛了,每一招需要的灵力和神识都是巨大的,虽然解决了那些烦人的灵兽群,但是她知道、麒麟不可能这么轻易的解决,接下来她要面对的也并不轻松。

果然,就在她刚刚调整好气息的时候,麒麟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她面前,在看到麒麟的瞬间,王紫墨眸一沉,麒麟的情况好像又变了,变的更糟了。

却见麒麟周身的黑气几乎成为了实质,已经从单纯的杀戮上升到了毁灭!王紫握紧了手,手中习惯性的凝结出长剑,不管现在的麒麟多棘手,她都必须得打。

“罪恶的人类……”

一个粗旷而沙哑的声音响起,带着无尽的恨意,是从麒麟口中说出来的,王紫只看着那麒麟,嘴角轻扯,勾起一道并不明显的弧度,但那弧度抒写着她的不屑。

麒麟这样说是因为她杀了那么多灵兽吗?且不说这些灵兽是不是真实的,就算是,麒麟要指挥它们杀她,结果没有成功,罪恶的人就变成了她吗?这样的指控她不会接受,但她也不会多解释,她早就说了,现在对面那个满身黑气的大家伙已经不能算是麒麟了,那是一个被杀戮和毁灭占据的躯壳。

王紫本以为麒麟会冲上来再次跟她战,可没想到,她看到的却是麒麟一步一步的后退,脚下踩着高高低低的尸体,在一片相对空旷的地方停了下来,王紫只看到他周身的黑气越来越浓郁,甚至以极快的速度向远处蔓延开来!

王紫心中有不妙的预感,还有阴森的气息渐渐侵袭她的身体,王紫奇怪的看着麒麟,他在做什么?为什么这里的阴气越来越重?还有很多杂乱的邪恶气息?王紫接触的阴邪之气不少,因此对这样的气息并不陌生。

麒麟将能够指挥这里所有的灵兽已经是意外了,他还能做出什么事情?然而没有多久,这些疑问便自动解开了……

视线中缓缓动了的身影,越来越多,王紫眼神一凛,看向那些早已死透的灵兽尸体,竟然渐渐动了起来,从僵硬渐渐到与生前无异到灵活,王紫眼睁睁的看着她好不容易杀死的灵兽群一批一批的复活,像是从地狱中爬出来的僵尸,只是比那东西高级多了。

现在让王紫震惊的不是这些再次站起来的灵兽群,而是麒麟,他是如何走向如此可怕的极端的?

然而这还不够,王紫手中的剑忽然向脚下砍去,敏锐的察觉到了不对,一片树枝被王紫砍成了几段,然而即便如此,那些被砍断的树枝还在不停的蠕动着爬向她!

王紫的眼神在四处扫过,才发现除了那些灵兽之外,那些早已没有生命气息的树枝藤蔓也像是触手一般动了起来,像是有思维一般绕过了那些灵兽,只瞄准王紫而来!

当真是四面楚歌!退无可退!王紫再度斩断了周围的爬过来的树枝,被包围的水泄不通,这些树枝都是普通的树枝,除了难缠之外并没有别的危险性,不像是藤七寸的藤蔓和玉骨蚕的蚕丝,若是有真身的王紫,对付这些轻而易举,可是偏偏是现在这种情况,即便是这些几乎没有杀伤力的树枝藤蔓也够她烦的!

再加上已经朝她逼近的灵兽,王紫忽然飞身攻向灵兽,她的身影快速的在灵兽群中穿梭,那些灵兽虽然被再次召唤起来,但是终究已经不是活物,也没有生前那样的修为,只知道撕咬和猛扑,对于王紫这样飞来飞去的诡异速度,它们根本没有任何办法。

而那些追着王紫跑的树枝藤蔓之类的没有成功缠住王紫,倒是将兽群缠的一团糟,虽然能撑一会儿,但是那些灵兽有的是蛮力,那些树枝和藤蔓也奈何不了她们,而这其中王紫消耗的可是有限的灵力!

王紫的脑海中飞速的想着办法,逃不出也赢不了,王紫看向麒麟,都是因为他,她现在已经不想追究到底是什么人让本来的麒麟变成了现在这样,她现在想的就只有怎么才能离开这个鬼地方!

“云泽你真的不管我了!”

王紫仰头喊了一声,她不会畏战,但也不会白白流血,现在她打不过那只已经邪化甚至狂化的麒麟,也不能在这灵兽堆里一直绕下去,最快捷的办法当然是找云泽。

喊出这句话时王紫都没发现她几乎有些咬牙切齿,云泽一定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或者这些就是他安排的,可现在还不够吗,他到底要看到什么样的程度才肯出手?

而在另一片空间的云泽忽然睁开了眼睛,眼前几乎就是王紫在喊出这句话时的表情,云泽顿了顿,忽然抬手在身前拂过,却见哪里突兀的出现一个画面,那画面中的情形便是现在王紫所在的处境!

王紫的此时的表情清晰可见,那张沾了血的脸上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冷静,但是恨的牙痒痒却在极力忍耐的样子也隐约可见,云泽那双冷漠的眼中划过柔软的光,口中说道:“你在阵中,我早说了要你学阵。”

王紫的耳中忽然传来云泽的声音,那一刻王紫是有些兴奋的,这家伙还是听到了,可仔细一听云泽的话,王紫不相信的反问了一声:“我在阵中?为什么我不知道?”

王紫真的不相信,难道从云泽将他推入森林中的那一刻,她就已经在阵中了?感情她在阵法中耗了一个月?而她竟然一点都没意识到?

------题外话------

嗷目测明天王紫会离开紫极阵然后醒来,妞儿们不要捉急=。=

上一章
下一章